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25節

被折磨了一晚上的荷花已然沒了精神,隻漫無目的的四下亂走,聽有人跟她說話,隻似無意識的應道:“是……你們回吧……我再找找……還差得遠呢,那邊兒還沒找呢……”說著便扒了高草想要紮裏去。

大寶一把她拉了,急道:“那邊兒全是水坑子,陷進去不是鬧著玩兒的。”

荷花聽了非但沒回,反而更加慌神的往裏走,緊張的嘟囔:“你姐夫不知道……他不知道這兒有水坑子……要陷進去咋辦……我不往裏走,我就去看看……就看一眼……”

大寶一邊抱著荷花往外拖,一邊道:“我姐夫又不是瞎子,縱是不認識路也不能自己往這深草坑裏紮啊。”

荷花回身住抓了大寶,顫巍巍的道:“那你說他去哪兒了?他一人能跑哪兒去啊?我想著天黑他尋不見家,咋的也得找個地方兒歇著不是?可這山上能藏人的地方都找遍了,怎麽就沒有呢?你說他能往哪兒走呢?他自小到大也沒怎麽出過村子,他能去哪兒啊?啊?你說他能去哪兒?”

大寶見荷花這模樣直害怕,前樹林子村有個瘋寡婦,就是男人一日出去辦事再沒回來,她急得瘋了,整日裏隻會拉著人嘟囔“你說他去哪兒了,早晨走時還說晚上要喝棗粥呢,怎麽就沒回來啊,你說他能去哪兒呢。”大寶看荷花眼神兒發直,來來回回就是這幾句話,不由得不讓人想起那瘋寡婦,緊著拉著荷花勸道:“放心,我姐夫那麽大個人了,縱是沒出過遠門兒也不能丟了……我看,咱們先回家,也許咱爹那兒找著了也說不準,或是我姐夫自己回了家……咱先回家看看,沒有咱再去別處找。”

其他幾人也從旁附和勸慰,隻說十有八九是回去了。荷花已經完全沒了主意,這會兒隻剩下這最後一絲希望,不住的點頭:“是,回去看看,許是回去了,我說他也不能一晚上不回家……你姐夫那人一根筋,啥時候幹啥心裏都算計得好著呢,你拿刀子逼著他都改不了……不能一晚上不回家,指定是回去了……”

荷花在大寶幾個人連勸帶哄之下的回了家,然而出來迎她的卻不是長生,而是同樣一臉憔悴的四奶奶。

長生真的不見了,心口一直緊繃著的一根弦啪的斷了,荷花眼前一黑,徹底支持不住的軟了身子。

長生不見四天了,李家、霍家、連帶著村裏關係近的、熱心的,一直沒斷過四下去找,始終沒有結果。荷花想著兩人分開時說的話,隻怕是長生一根筋的信以為真跑去了縣城,可大寶跑了一趟回來,說是孫雪梅那兒也沒見長生去過,她聽了這事兒也挺擔心,還捎話說讓荷花別著急,他男人在衙門裏當差,請些衙役跟著一塊兒去找肯定得力。荷花這會兒也不管長生和孫雪梅是個怎樣的關係了,隻想著若是孫雪梅的男人能幫著把長生找回來,就是讓她跪在地上給她磕一百個響頭她也心甘。

四奶奶卻沒有荷花那麽失魂落魄,這幾日眼淚也沒掉一顆,荷花跪在她麵前嗚嗚的自責時,她也沒說半句埋怨的話,隻拍著她的手,道:“哭啥哭,你男人沒死呢。他爹他娘,他爺爺他奶奶全在天上保佑著他呢,不能讓他有事兒!”隻她話雖這麽說,到底不可能不苦不急,每日裏不是山前山後的找,就是一個人走到霍家的祖墳前,對著長生爹娘和爺爺奶奶的墳頭發怔,一站就是兩三個時辰。

而荷花則徹底沒了主心骨,每日裏什麽也不幹,隻四處找人,嗓子早就喊啞了,根本說不出話來,人前人後的掉眼淚,兩隻眼睛就沒消過腫,終日吃不下睡不著,有時累極了能眯個盹兒,可不到一刻就從夢中驚醒,愣一會兒又掉了眼淚,幾天下來,人瘦了一大圈兒。

娘家人看了全跟著心疼,她娘和胖丫兒輪流在她身邊陪著安慰,隻連荷花爹這硬脾氣的都說了寬慰的軟話,可不管怎樣都不管用,荷花還是一日比一日憔悴,眼裏一點神采都沒了。她這模樣別說家裏人,隻連不相幹的外人看著都覺得不忍。村裏最愛嚼舌根子的人這回全不言語了,能找的都幫著去找,又四下裏知會住在別村的親戚,若見了個高高壯壯,傻傻嗬嗬的漢子千萬拉著別讓走,我們村兒他媳婦兒都快瘋了。

荷花不知自己瘋沒瘋,隻覺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她娘原跟她說過一句話:男人是家裏頂梁柱,撐著天呢,若沒了他,這日子就沒法過了。她雖明白這個理,可一直沒太放在心上。如今她明白了,長生是她家的柱子,她把心拴在上麵了,這柱子要是沒了,也不等天塌下來把她砸死,隻這剜心似地疼,就能要了她的命去。

這幾日她總是想著和長生最後一次見麵時的場景,每一次都把自己罵了千遍萬遍,甚至夜半無人之時愣愣的坐在炕上,會忽然抬手抽自己幾個大嘴巴。是她把長生罵走了,她明知道他傻了吧唧的一根筋,還偏要說那些狠話,她隻顧自己痛快,全沒考慮他聽了會是怎樣的感受。她不配給人家做媳婦兒,不配給長生做媳婦兒。

他對她其實已經很好了,她說什麽他都聽,讓他做什麽他都依,心裏隻知道傻傻的疼著媳婦兒護著媳婦兒,是她貪心不知道滿足。其實現在想來,他到底是疼“李荷花”還是疼“媳婦兒”有什麽緊要的?她李荷花就是霍長生的媳婦兒,什麽時候也變不了。她甚至不在乎他是不是喜歡孫雪梅了,隻要能讓她天天看見他,守著他,就是他一輩子不把她放心坎兒上也無所謂……隻要他平平安安的……

第三十四章

荷花昏睡著,隱約聽見雞在打鳴,她習慣性的扯了扯被子。好奇怪的感覺,她明明是閉著眼,可卻看見長生跪在炕上,把被子用力抖開鋪平,繡花似的仔細疊著,疊完了自己的,又來扯她的。她冷得她蜷了蜷了身子,想要去扯,可身子沉得很,根本動不了。身上一涼,被子被他扯走了。她很生氣,為了找他,她已經很多天沒睡覺了,如今尋了他回來,自己才得心眯個盹兒,咋的就不能讓她安穩睡一會兒。她不滿的哼了一聲,長生似是沒聽到,又或者聽到了故意不理。她真的生氣了,伸手去拉,可手上灌了鉛似的太不起來,身上也似幫了繩子似的動不了,這讓她愈發的煩躁,一邊難受的呻吟一邊用力扭動身子掙紮……

荷花揮著胳膊從夢魘中驚醒,像是才擔了幾桶水似的,累得呼呼喘著粗氣。她有些發懵,扭扭頭四下看了看……被子都整整齊齊的疊在炕頭,她自己則遠遠地蜷在炕角,長生不在,也沒人跟她爭被子,外麵日頭掛得老高,早過了晌午了,哪兒來的什麽雞叫……

荷花一時分不清哪個是夢境,哪個是現實,長生不見六天了,她現在完全不記得自己這六天是怎麽過來的,真的就似是一場噩夢。她爬起來穿了鞋下地,想著再去後山找一回,雖然找過無數次了,可她總覺得肯定是落下什麽地方,又或者之前他迷路走遠了,這兩天自己又繞回來了,他不相信長生就這麽沒了。

咚!咚!兩聲敲門聲,有人站在敞開的院門口高喊:“是霍大嫂家嗎?”

荷花聽人喚她“霍大嫂”,心一下提了起來,連忙跑了出去。

門口站著個二十來歲的後生,她沒見過,看模樣不是他們附近村子的。來人見了荷花通身的憔悴,似是一下得了肯定,也不用她答,便道:“您就是霍大嫂吧,我在縣衙門裏當差,我們頭兒讓我接您進城,您家大哥找著了……”

那人又繼續說了什麽,荷花卻全似聽不見了,呆了一瞬之後,隻覺整個人都輕了輕,笑也不會了,哭也不會了,隻愣愣的點頭。

送信兒的衙役隻覺這村婦大概是個呆傻的,小心的提醒道:“那個,您家還有別人嗎?要不要再叫個人一塊兒進城去?我駕了馬車來的。”

荷花回了神,連忙往四奶奶屋裏跑,一邊跑一邊大喊:“奶奶,長生找著了,長生找著了。”

屋裏沒人應,荷花跑進屋去才想起四奶奶出去了,又忙跑出去對送信人道:“您等等我,我馬上就來,馬上就來。”說完便往外跑,一邊跑一邊回頭,隻怕來人跑了似的叮囑求道,“您別走,我叫個人,馬上就來!”

荷花跑回家叫了大寶,又讓家人趕緊去尋四奶奶,李家人聽說長生找著了全都鬆了口氣,一連幾日的陰霾一下子散去,一家子卻全都累得過了頭似的,連笑都不會了,隻催著荷花和大寶趕緊去縣城接人,別忘了好好謝謝人家捕頭老爺。

隻說送信的衙役趕著馬車帶上荷花和大寶往縣城趕,他知走丟的那位是個傻子,才看荷花那樣子也覺她腦子大概也不大好使,隻想著大概是兩個傻子被湊了對兒,是以這一路上也隻跟大寶說話。大寶隻管一個勁兒的道謝,那衙役道:“別這麽說,我們在衙門裏當差的可不就是幹這個的,再說您這兒也算是我們嫂子的娘家人了……不過說起來我們雖是四處尋了,可您家大哥還真不是我們找著的,是他自己尋到衙門的……就今兒一大早,我們兄弟幾個才到衙門就見個人在門口蹲著,看樣子得蹲了半宿了,我們上前問話他也不搭理,我還當是哪兒來的叫花子呢……”

大概是覺得自己的話不太合適,衙役頓了一下,揚了揚馬鞭,又道:“後來我們頭兒來了,您家大哥許是認識我們頭兒,上去抓了就不撒手,好麽,嚇我們哥兒幾個這一跳,又當是來滋事的……後來我也沒聽清他說了什麽,反正我們頭兒算是把他給認出來了,趕緊著領家去了……”

“我們頭兒原說是請您家大哥在家歇歇,吃個飯直接給送回來,可您家大哥衣裳也不換,飯也不吃,隻管抓著我們頭兒不撒手,嘟嘟囔囔的也不知說的啥。我們嫂子過來勸也不行,他現在是誰也不理,跟我們頭兒耗上了……沒轍,我們頭兒這才叫我趕緊過來請人來。”

“那個,我多嘴問一句,您家大哥……是不是跟我們頭兒有啥恩怨啊?”

大寶聽得一頭霧水,想著長生那樣的能和縣衙捕頭有啥恩怨啊,隻不解的道:“不能啊……”說完又扭頭看了看荷花。

荷花才聽著長生叫花子似的在縣衙門口蹲了一宿,心疼得不行,再往後聽,也覺得奇怪,愣愣的呆了一刻,似是想出了什麽,不自覺的掐著自己的手心,心口澀澀的低了頭,一路上沒言語。

從荷花家到縣城,快馬加鞭兩個多時辰。荷花一路上想著長生現在會是怎樣的狼狽模樣,可下了車進了門,真真見了堂中坐著的長生時,還是驚得愣住了。

堂中,長生低著頭靜靜地坐在椅子上,一手攥著自己的褲子,另一隻手死死的拉著旁邊椅子上坐著的人。荷花沒心思去看旁人,隻凝著長生,但見他身上髒得不像話,頭發也亂了,衣裳也破了,豁了好幾個大口子,露出汙兮兮皮肉來,有幾處似是幹了血跡,大概是受了傷。他這模樣別說人家說他是叫花子,隻連她一眼看了也認不出原模樣。

堂中的人聽見有人進院,都抬頭往外看過來,唯獨長生仍是低著頭,好像怕抓著的人跑了似的,忙又伸了另一隻手把他抓住。

“荷花!”待孫雪梅歡喜的喊出荷花的名字,長生才是被敲了一棍子似的猛的抬頭看過來,不待所有人反應,扔了身邊的人直接衝了出去,一下子把荷花抱住了。

在場所有的人,包括荷花,全呆住了。

四周靜得出奇,靜得她隻能聽到自己和長生的呼吸。片刻之後,荷花感到自己的肩膀好像是濕了。

長生在哭,哭得很傷心。

從小到大,她第一次看到長生哭。

一時間,荷花心裏五味俱全,固然心疼難受,可腦子裏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卻不是抱著他溫柔的安慰,而是想狠狠捶他幾拳:王八蛋!你還好意思哭!我快被你急死了你知不知道!你這要人命的混蛋!我上回打輕了你了!就該把你腿打折了!我看你以後還往哪兒跑!臭混蛋!

荷花吸了口氣,抬手想要推開他,長生緊張的愈發抱緊了她,在她耳邊不住的低喃:“不換……我不換……不許換……不許換……”

荷花感到自己被長生用力的抱著,五髒六腑好像都快被擠出來了,那些罵人的話也一塊兒被擠沒了似的,剩下的隻是眼淚,說不清是喜是悲是欣慰是委屈,大概都有一點點,亂七八糟的繞在一塊兒,直讓眼淚止也止不住。

旁邊的人看了也跟著心酸,好半晌,孫雪梅方往前湊了湊,道:“找著就好,你們倆這幾天都不好過,趕緊著屋裏歇歇,我弄點吃的去……”

一直抱著荷花不撒手的長生歪頭看孫雪梅靠了過來,隻怕她把荷花換走似的,緊忙拉著荷花往後躲了躲。

孫雪梅無奈的歎了口氣,道:“這是怎麽了,今兒一來就這樣,話也不跟我說一句,我靠近些都不行……”說著又看了看自己相公,不明所以的笑道,“倒是拉著他不撒手,隻說什麽‘不許換’‘不許換’的話,還一個勁兒的喚你的名字,倒像是我們把你藏起來了似的……”

荷花忙抹了眼淚,聽人家說了這些,臉上臊得不知如何答話,隻心下慶幸這長生愣嗬嗬的沒說明白。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見空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