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24節

院門被推開,荷花和杏花在屋裏聽著,卻聽來人的聲音竟是大寶,兩人麵麵相覷,心下都有些著慌,隻怕是家中出了什麽事兒,連忙披了衣裳出去。

兩人出了屋,大寶正拉著王福根急著問話,見她們出來,忙跑了過來,急著對荷花道:“我姐夫在這兒呢嗎?”

荷花一愣之後,心口忽的一揪,沒說出話來。卻是杏花在旁不安的接話道:“沒啊,怎麽了?”

大寶臉色一暗,擰著眉頭望著荷花,慌道:“我姐夫丟了。”

第三十三章

“我姐夫丟了。”

大寶說完這話,隻看荷花瞪著眼愣在那兒,一時竟說不出話來,便也沒等她問,一五一十把事情原委從頭說了一遍。

隻說長生這些日子時常往李家地裏去幹活兒賣力氣,很多時候中午都不回家吃飯,隻一人坐在田埂上等著。四奶奶知他的心思,也由著他,每日中午過了時辰若不見長生回家,她便去地裏遠遠地望他一會兒,然後又不聲不響的回去。今兒中午四奶奶沒見長生回來,便去地裏尋人,見長生不在,以為是去了李家,又來李家問了問,見長生也不在,再一問才知荷花去了杏花家。四奶奶這才起了憂心,急忙又去別處找。

四奶奶走後荷花娘左右不放心,也撂了手跟著出去找,在村子裏尋了一大圈兒,待到村口的時候,正見了一個從外回來的村裏人,說是看見長生一人站在出村的那條路上發呆。荷花娘趕緊出村尋去,果見了長生一人站在路上,可她上去說話,長生也不理,整個人失了魂兒似的。荷花娘猜想長生大抵是追著荷花到這兒的,便又勸說了一番,隻告訴說荷花是去了杏花家,住個兩三天就回來,還說已跟荷花說好了,等回來就跟他家去,再不氣了。荷花娘說了半天,長生卻沒聽見似地不吭聲,荷花娘沒奈何,隻得回村去尋四奶奶。可等她把四奶奶找到,一塊兒再來的時候,長生卻不見了蹤影。

長生不見了,李家上下、四奶奶、再加上周夫子,一眾人圍著村子附近,把能找到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到了天色擦黑也沒尋著長生。眾人著了慌,荷花娘再想白日見到長生的情景,隻說怕是長生聽荷花去了杏花家,心實追了去。眾人想著可能,也是都盼著是這個緣故。因長生之前與荷花繞小道去過一次王家莊,眾人猜想他若是去了,也必定是循著原路去的。如此,大寶便讓眾人放心在家,自己一人沿著後山的小路一路尋來了王家莊。他是隻怕長生腦子慢記錯迷路,一路上邊走邊喊,沿著來路細細尋了一便,等到了王家莊已經是深夜了,這會兒聽了長生不在,才是徹底沒了主意。

荷花聽完大寶的話,心下越來越寒,也顧不得回屋收拾包袱,拉了大寶便道:“回家。”

杏花緊對王福根道:“你快去錢二叔家,借他家的馬車用用”

王福根愣了愣,不情不願的道:“這大半夜的……人家都睡覺了,怎麽借啊……”

杏花又急又氣。大寶聽了更是上火,隻見荷花全不理他們自己跑了出去,也顧不得發火,衝王福根恨恨的指了指,緊忙追了出去。見兩人先後走了,杏花衝王福根氣道:“你這心還是不是人心啊!”

王福根窩窩囊囊的撇了撇嘴,見杏花跟他瞪了眼,又橫了臉道:“咋了,又不是你男人丟了,你跟著操哪門子心……知道自個兒男人是個傻子就該在家好好守著,沒事兒老來人家管閑事兒……看她下回還管不管了……”

杏花聽完愣了,心口窩得能流出血來,咬牙哭道:“我上輩子作了孽了,這輩子嫁你這麽個畜生王八蛋!”

隻說荷花和大寶沿著小路往回跑,一路上荷花也是一邊跑一邊喊,心裏隻盼著長生窩在哪個角落裏,聽見她的聲音就出來了,可直到二人滿身大汗,氣喘籲籲的回了村子,也始終沒見長生的影子。

進了村,荷花沒回娘家,直奔了自己家,一推門見自己和長生那屋黑著燈,心口登時涼了半截。四奶奶在屋裏聽了動靜,緊忙出屋來看,見了荷花和大寶這神色,身子也是軟了軟,話也不會問了。

周夫子在四奶奶身邊陪了一晚上,這會兒緊忙上前問情況,荷花呼呼地喘著粗氣,眼神兒都直了,卻是大寶在身後搖頭急道:“沒有……沒去……我姐夫沒去……”

荷花心神恍惚的晃了晃,喃喃開口道:“我去找去……他大概是迷了路了……我去找去……”說完便遊魂似的轉身往外走。

四奶奶待要跟著一塊兒去,卻是腦袋一暈,險些栽倒。周夫子忙把她扶了,急道:“你這樣子怎麽去找?”說著又對大寶道,“你趕緊跟著你姐姐,這大半夜的她一個女人上哪兒找去?一會兒招呼上村裏的男人一起去找才是。”大寶聽了趕緊追著荷花出去。

周夫子又拉著四奶奶,見她執意起來出去,便道:“你哪兒也不許去,隻在家待著,萬一長生回來了,見家裏一人沒有可不更糟了。”

周夫子把四奶奶勸在家裏陪著,大寶則死活拉著荷花先回了李家。李家全家也一直等著消息,聽說長生根本沒去王家莊,全都愁了臉。荷花娘更是掉了眼淚,不住的自責:“怨我,怨我,我當時見了他就該把他拉回來的,要拉了回來就什麽事兒沒有了……我也不該跟他說你去了杏花家……這可怎麽好……”

荷花爹不耐煩地道:“哭啥哭,人沒死呢你就哭上喪了,不會幹點兒別的了。”

荷花原就六神無主,被她娘哭得更是心慌,聽他爹說什麽“人死”“哭喪”的話,哪兒還坐的住,站起來便往外走。

“你幹啥去!”荷花爹喝道。

一晚上魂不守舍的荷花似被她爹這聲冷喝喊回了神,眼淚終於撲撲的掉了下來:“我找他去……他沒丟……他就是迷路了,肯定在哪兒坐著等我呢……”

荷花毫無征兆的哭泣讓屋裏的氣氛一下子更沉了幾分。

胖丫兒怯生生的上前,拉了荷花小聲道:“姐,我跟你一塊兒去吧……”

荷花娘也道:“我也跟你們一塊兒去,人多好找。”

三個女人說著就要往外走,荷花爹拉著臉吼道:“都給我站住!”

荷花娘和胖丫兒嚇得一哆嗦,不安的回頭望著荷花爹。荷花也站在了門口,卻並未回頭。

荷花爹道:“一群不讓人省心的,找了一白天沒找著,你們仨娘兒們大半夜的出去就能找著了?”

“能找著。”荷花流著淚執拗的道,“他沒丟,肯定是藏在哪兒等著我去找他呢……我去叫他,他聽見我來了肯定出來,他就是故意藏著呢……我一人去就能能把他找著……”

荷花爹擰著眉頭瞪了荷花一會兒,沉著臉對荷花娘道:“去屋裏把我的衣裳拿來。”

荷花娘愣了一下,緊忙回了裏屋。荷花爹又對大寶道:“去你三叔家,叫上他和他家那倆小子,再叫上金祿他們哥兒倆,帶上家夥過來。”

大寶應聲出屋,小寶這會兒也從屋裏鑽了出來,自己早早的穿戴好了,上前道:“爹,我也去。”

荷花爹道:“你幹啥去,不夠添亂的。”

小寶道:“我去管用,我姐夫跟我最好了,我一叫他就出來。”

荷花擰眉瞪眼欲要發火兒,一旁的胖丫兒趕緊把小寶拉到了一邊兒。沒多會兒,大寶帶了人來,除了荷花爹讓叫的,還叫上了自己從小玩兒到大的幾個兄弟,加上他們爺兒倆,十來個男人,點了火把,拿了鋤頭棍棒頗有些陣仗。

荷花一直低著頭站在門口默默掉淚,這會兒隻管跟著眾人往外走。荷花爹想要喝她回去,想了想沒開口,隻歎了口氣,帶了幾個人沿著村口的小路一直往外尋。荷花則帶著大寶和四五個小夥子往村後的山上去尋。

深更半夜,幾個人縱是揚了火把,卻也照不了多遠。荷花出了村就開始喊,一路喊進了山裏:

“長生!長生!我是荷花!你在哪兒呢?!”

“長生!你應話啊!長生!”

“長生!我不生氣了!我跟你回家!長生!你出來吧!”

“長生!你別躲著了!你出來!長生!”

“長生!長生!!長生!!!”

荷花一路尋一路喊,總覺得長生就在哪兒躲著,好像下一刻他就會走出來,垂著腦袋翻著眼皮,委屈又生氣的望著她,可不論她如何聲嘶力竭,是哭是喊,是罵是求,直到天邊泛起了晨光,長生也始終沒有出現。

跟著來尋人的小夥子全都疲憊又沮喪,越來越覺得希望渺茫,可看著荷花失了魂的樣子又不忍心回去,一眾人尋了整整一夜才有人無可奈何的上前說話:“荷花姐……天都亮了……這片兒咱們都找了一宿了,我看……”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