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1節

━━━━━━━━━━━━━━━━━━━━━━━━━━━━━━

被子,一邊隨口道:“你不都收在那盒子裏嗎?”

“少了一顆。”長生委屈的道。

荷花不甚在意的道:“我當什麽大不了的,不就少了一顆嗎,至於把屋裏折騰成這樣?”

長生有些生氣,衝著荷花大聲道:“不見了,我的花生不見了一顆!我數好的!我都記得!”

荷花不緊不慢的道:“哦……我剛想吃花生,就去你那盒子裏拿了一顆……”

……

荷花愣了一會兒未得長生反應,轉過頭去,但見他瞪著自己,一臉的憤怒,那模樣竟似隨時要撲過來打人似地。荷花不禁有些害怕,她下意識往後縮了縮,隨即壯了壯膽一咬牙,又故意激道:“吃了你一個花生而已,犯得著跟我瞪眼嗎!”

長生忽的怒了,大聲道:“誰讓你拿我花生的!”

荷花道:“反正我要你也給我,我看你不在就自己拿了,有什麽大不了的。”

長生紅著臉大喊:“不一樣!你是賊!偷花生的賊!”

荷花也大著聲音喊回去:“你說誰是賊?!我是你媳婦兒吃你一顆花生怎麽了?!”

長生大喊:“你是偷花生的賊!不要你做媳婦兒了!”

荷花她沒想到長生竟能說出這話,一怔之後也生了氣,瞪著長生道:“你再說一遍!”

長生不管不顧的梗著脖子吼道:“不要你做媳婦兒了!你是偷花生的賊!”

荷花氣得冒火,明知道不該,可就是忍不住的喊回去:“誰願意給你做媳婦兒!你個大傻子!”

長生臉上憋得更紅了,攥著拳頭大喊:“我不是傻子!不是傻子!不是傻子!”

“喊什麽呢!”一聲冷喝,四奶奶進了屋來。隻說這幾日她吃藥調養,暫且把病症壓了下去,適才她才要上床歇著,便聽長生在屋裏不知折騰什麽,她沒理,想著不管是怎麽個狀況,荷花一會兒回去總能治了他,可未料沒一會兒卻聽得屋裏他二人起了爭執,越吵越厲害,她坐不住過來看看,到門口的時候竟聽得二人都說了傷人的狠話,才下去的病又要複發似的,腦仁兒疼。

她冷著臉對二人喝道:“大晚上不睡覺,打什麽呢?都嫌日子過得好怎的?”

長生理直氣壯的道:“她偷我的花生!她是偷花生的賊!不要她做媳婦兒了!”

四奶奶轉望向荷花,荷花嘴一撅別過頭去,沒有否認。

四奶奶蹙了眉頭,轉對長生道:“別胡說,她是你媳婦兒,何時也變不了……我腦袋疼,你來我屋給我掐掐。”說完也沒看荷花轉身出屋。

長生衝荷花狠狠的哼了一聲,跟著四奶奶出去了。

荷花一個人在屋裏坐了好久,期間好幾次趴到炕上掀開窗子往外望,四奶奶那屋亮著燈,很安靜,她想他們祖孫相依為命這麽多年,四奶奶終歸會是有辦法安撫長生。

快到午夜的時候,長生回來了,明顯還在氣她,可已經不複了剛剛的激動,隻嘟囔了一句道:“奶奶叫你過去。”

荷花穿鞋下地,才走到門口,又聽長生賭氣似的補了一句,“叫你過去挨罵!哼!”

荷花衝他瞥了下嘴,有些忐忑的去了四奶奶的屋裏,見四奶奶盤腿坐在炕上,便蹭到炕邊上,低著頭等著挨罵。

“你偷吃他花生了?”四奶奶開口問道。

荷花點了點頭。

“你知道那是他的寶貝命根子,幹什麽還要偷吃?”

“想吃就吃了……”荷花小聲嘟囔道。

“想吃就吃了?”四奶奶不置可否的哼笑一聲,又道,“想吃你可以問他要,你知道他肯定會給你的,何必偷偷拿了一顆?”

荷花咬著嘴唇沒言語,其實她都想好說辭了,可不知怎的,每一麵對四奶奶,那種打心眼兒裏生的敬畏之心便總讓她心虛沒底氣,明明想好的話這會兒卻也一句說不出了。

沉默了片刻,四奶奶歎了口氣,道:“你這是何苦呢,何必非要尋了由頭與他吵架……故意做給我看的?”

荷花沒想到她的小把戲一下就把四奶奶看破了,她抬眼看了四奶奶一眼,又低了頭,也不知該說什麽了。

四奶奶道:“是他教給你這麽做的?”

荷花知她是說周夫子,連忙抬頭道:“不是不是!是我自己想的,周夫子什麽都沒說,他隻是擔心您的病,隻是請我來勸勸您,今兒這事兒不關他的事。”說完又覺自己大概是說漏了,搞砸了,泄氣的耷拉了腦袋。

四奶奶道:“你就是這麽勸我的?拉著長生吵架給我看?”

荷花坦誠的道:“我不知道該怎麽跟您說,我想您若是鐵了心思不想看病,不管旁人怎麽勸也是沒用……我隻想著您當日用家裏所有的地做聘禮娶了我給長生做媳婦兒,又不許我跟著您去采藥,定要我日日守著長生,想來就是想讓我能快著點兒學會照顧長生,將來有一日能放心的把長生交給我……我想,如果讓您看到我和長生吵架,讓您覺得我根本照顧不好長生,您就不能放心把他交給我了……您就就不敢不好好看病……就不敢……不敢……死了……”

四奶奶心口有些發顫,但聞荷花又道:“奶奶……您別對我放心……我還不能給長生做個好媳婦兒呢,我上次還帶著他出去放火,還害的他尿褲子了……我還很愛闖禍……就像上次我當街和陳寡婦打架,又半夜裏去燒她家柴禾垛,我下次沒準兒就點她房子,拿刀砍人了!真的!我真的很愛闖禍……沒您看著不行……”

四奶奶看著荷花認真又急切的眼神,心酸的有些想笑,隻沒甚表情的道:“你這麽愛闖禍,那我更不能去看病了,必須要時時看著你們才放心。”

“……”

荷花臉上的神情瞬間變了幾遍,最後有些欲哭無淚的道:“呃……其實……其實我也沒那麽愛闖禍……大概半年闖一次……”

四奶奶被她的神情言語逗樂了,無奈的搖了搖頭。

荷花覺得自己好像一個無賴,但看四奶奶露了笑容大概算是答應了?。

若隻這一晚上四奶奶就能變了自己的心意,那她就不是四奶奶了。但荷花從四奶奶的表情言語中看到了希望,由是那晚上說了那些話,卻似和四奶奶更親近了些似的,往後的日子她便徹底纏上了四奶奶,時而認真,時而無賴,總之是不把四奶奶的耳朵磨出繭子來不罷休。

周夫子也是日日過來,每次荷花都知情識趣的讓他二人單獨說話,她經常能看著周夫子紅著眼眶從四奶奶那屋離開,然後四奶奶就會整整半天不說話,好像陷入了怎樣的回憶之中。

在荷花的軟磨硬泡和周夫子的眼淚攻勢下,四奶奶終於繳械投降鬆了口,周夫子歡喜得當著荷花的麵兒就掉了淚。

至於長生,荷花不知道四奶奶怎麽安撫他的,他到底沒再為那顆花生的事兒跟她幹仗。隻是他那個收藏花生盒子的櫃門上多了一把小鎖,每次他拿出來的時候也是很小心的背著她,好像生怕她偷摸不成改了生搶。

而且,他也不再給她花生吃了。荷花試探的要過兩次,每次他都像攥了她把柄似的,趾高氣揚的道:“不給你了!你都偷吃一個了!”

荷花從他的神情中看到了幾分得意甚或開心,因為從此以後他有足夠的理由不給她花生吃了。



隻說那事之後的一天晚上,長生照常去數他的花生,待把所有花生全數進盒子裏之後,他又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情:花生……多了一個……

他又反複數了幾遍,真是多了一顆。待把夠數的花生放在盒子裏收好之後,他就開始盯著那顆多出來的花生發呆,怎麽辦啊!多出一顆!。

他把花生放在桌子上假裝不理沒看到,可圍著屋子轉了兩圈兒,不論走到哪兒都能看到那顆花生明晃晃的擺在桌麵上礙眼。他又把花生藏在茶碗裏,用蓋子蓋上,自己鑽進被窩蒙上被子,這樣就看不到了……可是翻來覆去睡不著,總也覺得不安……

最後他半夜爬起來,在房後頭刨了個坑,把那個多出來的花生埋了起來,才算徹底安心了。

第十六章

四奶奶終於答應和周夫子一起回鄉,最讓她放心不下的自然是長生。自從嫁進霍家,長生就成了她的小尾巴,從個需要她擦鼻涕提褲子的小毛頭,到如今娶了媳婦兒的大小夥子,這麽多年祖孫倆從沒分開過,雖說如今有了荷花在他身邊照顧著,可到底不如看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放心。

長生又哪兒離得了四奶奶,才聽說奶奶要走,他便急得緊忙把大門全上了鎖,又把四奶奶的鞋子全都收了起來,任憑荷花和周夫子怎麽勸就隻管搖頭。後來還是四奶奶把他叫到跟前兒說話。跟他說自己得了很嚴重很嚴重的病,必須要去看大夫,否則就要像他爺爺那樣死掉,再也不能陪著他了。

長生聽了很害怕,他還記得爺爺死掉時的光景。好像是忽然有一天爺爺就病倒了,躺在炕上下不了地,他趴在炕沿兒上呆呆的望著他,他就抬手摸摸他的頭,手上一點兒力氣也沒有,明明不久前還和他很大力氣的掰腕子,他兩隻手都掰不過……再後來爺爺連抬手摸他腦袋的力氣都沒有了,爺爺跟他說他要去找他奶奶了,他很奇怪,明明奶奶就在炕邊兒坐著呢,要去哪兒找呢……然後……爺爺就睡著了……奶奶說再也醒不過來了,果然,爺爺再沒醒來與他掰腕子。

長生跑出去把四奶奶的鞋找出來,整齊的擺在地上,道:“我也去,我和奶奶一塊兒。”

四奶奶道:“你留下看家,別讓偷兒摸了咱家的東西。”

長生搖頭:“讓荷花看家。”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那村那人那傻瓜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管家,小娘子不許人間見白頭為何偏偏喜歡你我的極品同居男友好久不見,秦先生我和你來日方長愛你,別躲我不懂浪漫的男朋友新婚,老公有貓膩我在迪拜的這些年蜜婚(蜜語)我的巴赫先生空留一人,心照一生親愛的拍賣師(出書版)打火機與公主裙·長明燈我在愛情裏等你親愛的路人伴娘喜歡你該怎麽治予婚歡喜溺寵:嬌妻愛刺激池先生,你失寵了請妻入甕婚癢(虐戀)心悅君兮情深不知歸處一寵到底,愛上男閨蜜野生未來——因你而在喜歡你喜歡我的樣子
  作者:福寶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