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10節

四奶娘道:“她是個女人家,你是這家的男人,你爺爺不在了,你就是咱家的頂梁柱,奶奶和荷花都靠著你呢,你可忘了你爺爺與你說的話了?”

爺爺說讓他聽奶奶的話,他記得。

長生耷拉著腦袋點了點頭,喃喃道:“不許去太久。”

四奶奶道:“明年夏天就回來,山上那片地開得也差不多了,明年開春你把地種上,夏天的時候我回來看。”

“嗯。”長生點頭,有些不安的道,“奶奶好好看病……不許死……”

四奶奶受不住心酸,又怕掉淚惹長生難受,掐著手心兒忍了回去,柔聲安慰道:“放心,奶奶不死。”

四奶奶和周夫子自然不會說走就走,因一走就要小半年,有許多需要準備的。四奶奶這邊安撫好了長生,便是有一大堆要交代荷花的。她把家裏幾個重要箱櫃的鑰匙都給了荷花,其中有鎖在她炕櫃裏的一個小箱子,裏麵是四奶奶這麽多年的攢下來的積蓄,也算是這個家的家底了。

荷花跟四奶奶說用不到,她不過走半年,這鑰匙還是她自己收著的好。四奶奶隻說這家早晚有交給她的一日,趁這機會讓她早早學著當家也是好事,再者半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平安無事自是好的,萬一有個什麽事兒,她有錢傍身也好處理。

荷花誠惶誠恐的接過鑰匙,手裏跟捧著金子似的,隻拍著胸脯子保證一定會盡心照顧長生,即便自己有個什麽不好把握的事兒,好歹娘家也在村裏,總有個商量幫襯的地方。四奶奶又樁樁件件事無巨細的囑咐了許多才算稍稍放了心。

另一邊,周夫子原打算回鄉探親一個來月,那小學堂的課停些日子也不妨礙,這回帶著四奶奶一起回去看病,一去就要半年,雖說學堂裏也沒幾個學生,可都是一心向學,父母又寄了希望的,到底不能耽誤人家。是以他隻去縣城的書齋請在那裏當夫子的一位友人幫忙,恰巧有幾個遊學的書生寄住在那兒,其中有位名喚孫行舟的年輕後生應承幫忙暫待代課半年。

隻說這日晌午荷花正準備去灶房做飯,忽聽有人敲門,沒等她過去,外麵的人自己便推門進了院兒,來的卻是大寶,手裏還提了條魚。

大寶晃悠著手裏的魚道:“姐,給你送魚吃。”

荷花奇道:“河都封了冰,你哪兒弄的魚?”

大寶撓著後腦勺兒嘿嘿的樂,原是昨天他不知從哪兒打聽道他未來老丈人與人閑話家常時提到想吃魚,於是今兒個一大早他就拿了家什去河上鑿了個冰窟窿捉魚去了。

荷花聽了又好氣又好笑,扳著臉道:“你倒是上趕著孝順,看你這倆手爪子凍的,娘得心疼死。再說了,這天兒還不到大寒的時候,那冰都薄著呢,我打小兒就跟你說,讓你別往那兒去,你總不當回事,回不留神掉冰窟窿裏誰撈你去?你要是有個好歹的,咱家都別活了!”

大寶仍是嘻嘻傻笑,紅著臉道:“不去了,再不去了,剛我送魚時秀兒看見心疼我了,說再不讓我去。”

荷花噗嗤一笑,瞪他道:“敢情你隻聽媳婦兒的話,正經還沒進門兒呢就把你管服帖了,我這做姐姐的說一萬句也不頂她一句。”

大寶笑道:“哪兒啊,我也疼你,這不給你留了條,可是大的啊。”

荷花道:“你別走了,我把這魚收拾了,晌午就在這兒吃。”

大寶道:“不用,我弄了五條,秀兒家兩條,咱家兩條,咱娘現正燉著呢,這條給特意留給你和四奶奶他們吃的。”

荷花接過魚道:“行,你等會兒。”

荷花回屋裝了點兒山棗,出來拿給大寶,道,“這是頭先我和你姐夫在山上順便摘的,給咱家拿去那些娘說吃完了,我這兒也吃不完,你拿回去吧,爹喜歡放粥裏吃。”說著又從口袋裏抓了兩把掖在大寶兜裏,道,“你和小寶一人一把,偷著點兒,讓爹看見又罵你們跟大姑娘似地吃零嘴兒。”

大寶樂了,拉著荷花的胳膊玩笑道:“回你做了魚把魚頭給我姐夫吃,人說吃哪兒補哪兒,明兒沒準兒就精明了。”

荷花錘了他一拳,道:“臭小子!討打!”

大寶正嘿嘿的笑,忽聽屋裏一聲咳嗽:“是大寶嗎?”

大寶原還當四奶奶出去采藥了,這會兒猛聽見她的聲音嚇了一跳。要說大寶這個年歲的孩子其實並沒挨過四奶奶的打,但自小兒都見大孩子們跟老鼠避貓似地怕四奶奶,對四奶奶也是敬畏得很。才他那話可是明顯玩笑長生傻,一想必被四奶奶聽了去,不免心虛,忙收了玩笑之意,衝屋內應道:“是,四奶奶,我是大寶,我給你們送魚來了。”

“哦,好,謝謝你了,中午別走,留下吃飯吧。”四奶奶從屋中隔著窗子道。

“不用了,我家中午也吃魚,我娘正做著呢,我先走了,不擾您歇著。”大寶道。

四奶奶也不多留,隻道:“替我問你娘好,改天帶著小寶來玩兒。”

“唉,您歇著吧,我走了。”大寶衝荷花吐了下舌頭,跑走了。

荷花搖頭笑了笑,提起魚晃了晃,想今兒能吃頓好的。家裏還有點兒白麵,回蒸點兒白麵餑餑,燉上一條魚,想想都流口水,再把周夫子也叫來,過兩日他和四奶奶就走了,這頓就算給他們餞行了。

荷花美滋滋的把魚拿到灶房裏,一邊兒哼著小曲兒一邊兒收拾,沒多會兒忽聽有人在身後道:“什麽美事兒啊,這麽高興?”

荷花一回頭,正是周夫子。隻說他這些日子天天往她家跑,快成半個自家人了,進院倒也不用敲門。荷花見了他一樂,道:“您來得正好,我還要去叫您呢,才大寶送了條魚來,我一會兒頓了,您就在這兒吃吧,您和我奶奶走前咱們也吃頓好的。”

周夫子笑了笑,道:“那敢情好,我帶了個客人,不知能不能一塊兒嚐嚐。”

荷花道:“瞧您說的,您的朋友就是咱們自己人,來了嗎?快去屋裏坐。”說著便連忙起身,四下看了看也沒見水盆,隻隨手在身上抹了抹手,跟著迎出去。

出了灶房,荷花一怔,但見院中站著一個年輕後生。莊稼漢荷花見得多了,眼前這個卻不是,而是一位斯斯文文的書生,見她風風火火的迎出來也是一怔,打量了她一下,又覺失禮似地,忙恭敬的拱手行禮道:“這位大嫂有禮,晚生孫行舟。”

除了周夫子荷花從沒跟讀書人打過交道,這會兒臉上一紅,也不知怎麽回話了。

周夫子介紹道:“行舟是我請來代課的,我這一走小半年,不能把那幾個孩子耽誤了。今兒帶他過來看看。他人生地不熟,我想往後請你多照應一下,就先帶他過來認識認識。”

“哦,好,好。”荷花有些局促的點頭。素日裏她也不是個嘴拙的,這會兒卻是什麽也不會說了。隻因她才收拾著魚,身上沾了好多汙物,又有股子腥氣味兒,再看人家書生整整齊齊,幹幹淨淨的樣子,愈發顯得她邋遢似地,讓她不免有些臉臊。

三人正說著話,長生忽地從屋裏出來。自打四奶奶說要走,他就一心幫她收拾,什麽好東西都要給她帶上,這會兒不知又在屋裏搗鼓出什麽,包成個包袱往四奶奶那屋送。

若平日隻周夫子在荷花並不覺什麽,因已把周夫子當了自己人,隻這會兒有個客人在,長生這樣愣嗬嗬的不理人,她卻覺有些不好意思了,忙喚道:“長生,來客人了。”

長生聞聲回了頭。

孫行舟聽周夫子提過,忙行禮道:“這位是霍大哥吧,在下孫行舟……”然他這話還沒說完,長生已然扭頭走了,孫行舟被晾在當場,不明所以,尷尬得很。

荷花愈發覺得臉臊,也不知該說什麽,卻是周夫子道:“長生性子內向,不太愛說話,你別介意。”

孫行舟忙道:“沒什麽。”

周夫子轉對荷花道:“你先忙著,我先帶行舟去我那兒看看。”

“哦。”荷花點頭應了,目送著周夫子和孫行舟離開,又望了望四奶奶那屋,想想剛剛那情景仍覺尷尬得很,不免歎了口氣,心裏琢磨著是不是真該給長生補補腦子。

待做得了飯,荷花特意換了身幹淨的衣裳,待周夫子過來時卻未見孫行舟,說是城中還有事,急著趕回去了。荷花暗暗鬆了口氣,想著有那麽個斯文人在跟前兒,她這身子老根繃著弦兒似地不能舒服,吃飯也吃得不爽快。

午飯時候,荷花給四奶奶和周夫子一人夾了一大塊魚腹肉,待到給長生夾的時候筷子頓了一下,轉把一整個兒大魚頭夾到長生碗裏,殷切的望著他叮囑道:“多吃點兒。”

第十七章

長生奶奶和周夫子私奔了!

四奶奶和周夫子離開的第二日,這個傳言便如涼水潑進滾油裏在村中炸開了。

“你看見了嗎?大清早他們倆一塊兒走!”

“是啊是啊!看得真真的!長生和他媳婦兒還去送了呢!”

“胡說!哪兒有送奶奶私奔的!你必是看差了!”

“哦……是,是……那肯定是我看差了,他倆就是偷偷走的。”

“你知道嗎?長生奶奶和周夫子早就好上了!”

“那是!我能不知道嗎?自從霍老四死了,他倆就勾搭上了,那個眉來眼去的!”

“我倒是沒看出來……”

“你那眼睛是瞎的,這都看不出?我看霍老四活著時他倆就好上了,沒準兒霍老四是生生給他倆氣死的!”

“還真是……要不那麽壯實的人咋的說病就病,說沒就沒了?必是這個緣故了。”

“不是說要回鄉探親嗎?我家小六子在那兒念書,周夫子還特意上我家說了,說先請人幫著教一陣兒,他還回來。”

“這是給自己尋個體麵地借口吧,不過讀書人也算有良心,還想著再給找個先生,沒把這幫孩子耽誤了。”

“是啊……隻他這一走,回有個頭疼腦熱的也不知找誰看去……”

“你們說這周夫子怎的就看上長生奶奶了?一個寡婦,歲數又不小了,那性子也是夠嗆……真不知他是怎麽個心思。”

“呦,怎的,你不樂意了?可是你看上人家夫子了不是?”

“呸!我是替他不值,怎麽著是個有學問的讀書人,長得又周正,雖說奔四十的人了,可正經還沒討過媳婦兒呢,咋的也得說個大姑娘啊!我頭先還想著把我妹妹說給他呢,唉……”

“我昨兒見了荷花娘了,我聽她說不是私奔,說是長生奶奶病了,拖周夫子尋好大夫去了。”

“這話你也信?要說別人也便罷了,這附近懂醫通藥的不過他倆,有個什麽病還要往外麵找人去?就算真有個什麽大病,大不了去趟縣城,哪兒能就這麽走了?再者說了,你看她那樣子哪兒像個生病的,我看著可比我結實呢……”

“可也是……不過荷花娘確實……”

“唉,她說什麽你也就聽著,你想啊,老李家這回算是被人家給算計了,憑白扔了個大傻子過去,就荷花爹那種人,可能承認自己吃了虧上了當嗎?還不得打碎了牙往肚子裏咽。”

“哼哼,我還記得荷花嫁過去第二天荷花爹就和長生在地裏幹上仗了,這有小半年了吧,你看長生去過老李家幾次?等著吧,往後有的瞧嘍!”

“說起來,這荷花也夠命苦的,長生奶奶一走,那傻子可不就扔給她了?”

“可不是嗎!我說長生奶奶當初怎麽舍得把霍家的半畝地全做了聘禮?原來是想換個媳婦兒回來,自己好撒手不管,與男人私奔去!”

“要我說最慘的還是長生,從小兒死了爹媽,有個爺爺也沒能看著他長起來,如今奶奶也走了……不過人家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又不是親奶奶,養了他這麽多年,走前還給他說個媳婦兒,這要是連媳婦兒都沒有,他可怎麽活啊……”

“唉……是啊……可憐見的……”

村口,穀場,井邊,荷花幾乎是一出門就能聽見這樣的議論,村裏人看她的眼神也變了幾變,先是吃驚鄙夷,接著看熱鬧看笑話的,最後更多的卻都變了同情。因陳寡婦家著火那事兒而遠著她的人也開始跟她露了笑臉兒,說上幾句意味不明的話,叫她有啥難處盡管開口,能幫襯的一定幫襯。荷花覺得如今自己就算長了一百張嘴也解釋不清四奶奶和周夫子的突然離開,也隻含含糊糊的應了,隻任別人愛怎麽想怎麽想了。

不過村民們對四奶奶和周夫子的事兒沒多久就失了興趣,隻因又有別的人物轉移了大家的視線,便是新來的夫子孫行舟。

因這村子離縣城遠,往返不便,是以在周夫子走後孫行舟幹脆搬到周夫子的房子裏住,一來幫著代課,二來也算暫且幫他照看房子。孫行舟一在村中住下,一下成了炙手可熱的人物,用村裏三姑六婆們的話說:這孫相公長得俊,學問好,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兒,白白淨淨一看就不是凡人,這等人物拎出來怕要把知縣大人都要比下去嘍!

荷花沒見過知縣大人,但也覺得這孫相公的確是個不錯的人物,倒不是長得多俊或是學問多高,隻他舉手投足間的氣度就讓人自慚形穢。荷花不知別人是不是有這種感覺,反正她每每近了他,和他說話時,就覺渾身不自在,總覺得臉臊抬不起頭,若他對她笑,她還覺得心口撲撲亂跳,更覺手腳無措不敢看人了。

因為這樣,荷花總是想法躲著孫行舟,可偏生周夫子走前有囑咐,這孫行舟認準了她似的,有事隻管來問她。荷花頗有些無措,平日裏幹活兒也不敢穿髒舊的衣裳,僅有的兩件好衣裳來回穿,有兩次弄髒了袖口,讓她心疼得夠嗆。

這日她正在灶房收拾柴禾,孫行舟又來找她,說是入了寒冬,晚上想要把炕燒熱,可從沒弄過,也不知如何動手,請她過去幫忙看看。荷花有些為難,可到底沒拒絕,隻請他先回去,說自己晚些時候過去。

荷花打發走了孫行舟便回了屋,想著叫長生一塊兒去。孫行舟到底和周夫子不一樣,她一個小媳婦兒家家的不好單獨去他那兒,叫著長生一塊兒免得遭人閑話。

傍晚的時候孫行舟聽見敲門,開了門見了荷花先是一笑,隨後見了荷花後頭跟著的長生又有些吃驚似地一怔,隨即也衝長生笑了笑,道,“一點小事麻煩大哥大嫂一塊兒過來幫忙,真是過意不去。”

荷花抿了抿嘴角,道:“應該的。”

孫行舟側身請荷花和長生進院,待長生從他眼前走過時著意打量了一番。

三人進了屋,荷花囑咐長生在屋裏坐坐等著,自己與孫行舟去外屋的清理炕眼。荷花蹲在地上悶聲忙活,孫行舟就在一旁俯身看著,不時笑道:“人道百無一用是書生,果真不錯,枉我讀了這麽多年聖賢書,連這點兒生活的本事都沒有,讓大嫂見笑了。”

荷花也不抬頭,邊通灶邊道:“您是斯文人,自然不會弄這個。你們城裏人都睡雕花兒的木床,隻我們鄉下人才睡這種土炕,倒是委屈您了。”

孫行舟道:“哪兒是委屈了?我這也不是頭回睡這種熱炕,早些年倒睡過一次,我卻說這比什麽雕花木床要好得多,由是冬天,又暖和又舒服,我今兒跟大嫂學學這燒炕的本事,趕明兒也學周夫子在這小山村覓一處僻靜之所住下來,倒是我的造化了。”

荷花仍是低著頭,淺淺的笑了笑,道:“這窮鄉僻壤的沒甚好,您住久了就沒這話了。”

孫行舟道:“比起城裏倒是清苦些,可鄉鄰們卻是熱情,我來這些日子少不得靠大夥兒幫忙,由是沒少麻煩您。”

荷花道:“您別總這麽客套,周夫子讓我多幫襯著您些,這也是我應該做的。”

孫行舟笑道:“話雖如此,我心中總也過意不去。這樣,我明兒要回趟縣城,大嫂有什麽喜歡的隻管跟我說,我買來送給大嫂,也算略表心意。”

荷花忙道:“這卻使不得,我哪兒能要您的東西!”

孫行舟才要說話,忽聽屋裏咣啷一聲,似有東西啊掉在地上摔碎了。兩人忙進屋去看,但見長生站在屋子中間,手裏抱著一大堆壇壇罐罐,一個泥陶筆筒滾在他腳邊,已經摔成了幾片。

長生低著頭呆呆的望著地上的碎片,隨又慢悠悠的抬起頭望著荷花,無辜的道:“我不是有意的。”

荷花大感窘迫,湊到長生跟前低聲道:“不是讓你坐著嗎,你怎麽隨便拿人家的東西。”

長生道:“不是人家的,是周夫子的東西,我幫他收著。”

荷花極小聲的道:“周夫子不在,現孫相公住在這兒,咱們不能亂動別人家的東西。”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見空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