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9節

周舒桐囁嚅道:“那都太……輕鬆了,沒挑戰性。”

關宏峰笑了:“一線刑警倒真是夠吃力,也夠危險。”周舒桐抬起頭,似想要說些什麽,但欲言又止。

關宏峰的目光垂下來,看著她的左手手腕。她的手腕上戴著手表,但仍遮不住脈門上一條猙獰的疤痕。關宏峰微微一哂,歎了口氣:“也是,你就不是個惜命的人。”

周舒桐不知道怎麽反駁,下意識地把手腕往袖子裏縮,掩飾住自己的情緒,輕聲道:“在一線工作,才有機會和優秀的刑警前輩們接觸學習嘛。”

關宏峰自嘲地笑了笑:“可惜我已經不是刑警了。”

周舒桐馬上激動了起來,道:“誰說的?!本來我以為周隊、亞楠姐,就很優秀了,這兩天我才知道什麽叫小巫見大巫,關老師,你比他們厲害多啦!”

關宏峰敏銳地注視著周舒桐,笑而不語。

這個時候,周巡的電話又來了。關宏峰一邊接聽,一邊皺眉:“什麽情況……暫時還沒有……總不至於這 29 個人都養貓吧?……好,我知道了。”他掛了電話,神色嚴峻。

周舒桐小心翼翼地問:“是排查不順利嗎?”

關宏峰點點頭:“範圍太大了,特征的針對性還是不夠強。吃好了麽?”

周舒桐立刻抹嘴、點頭,準備起身:“好了!接下來咱們去哪兒?”

下午兩點半。工地上,工人們正熱火朝天地幹活。

原來屍坑的位置已開始修建地基。周舒桐皺著眉,站在旁邊看:“這……都建了地基了,咱能找著什麽呀?”

關宏峰略顯焦慮地看著周圍,同時注意到太陽的位置,本能地看了下手表,接著對周舒桐伸手:“地圖拿來。”周舒桐連忙遞上地圖,關宏峰通過地圖勘察周圍的小區數量。

兩個人在工地上走動,關宏峰問:“知道為什麽勸你放棄做一線刑警麽?”

周舒桐想了一會兒,偏著頭道:“壓力山大?”

關宏峰搖搖頭:“每天麵對無數的現場勘驗、屍檢報告、監控錄像、指紋和足跡、書證、物證、目擊證言……而你必須運用自己的刑偵知識與辦案經驗,不停地做出選擇與判斷。隻要其中一個判斷出了問題,那整個偵查方向就會被你誤導。”

周舒桐連忙道:“關老師是不會出錯的。”

關宏峰苦笑了下:“不,我不是神。如果是我判斷錯了凶手的心理安全區,不隻是抓不到凶手,還可能有個人得為我的錯誤和拖延而送命。所以,一線的刑偵人員手裏把握的不單單是真相和正義,有的時候,更可能是一條條的人命。”

周舒桐顯然有些被嚇到了:“不……不會的……我們這麽努力,一定能抓到他!”

關宏峰不置可否,過了一會兒,才低聲道:“這世界不總是善惡有報的。做刑警的時間越長,破不了的懸案就會越多。時間長了你大約就懂了……”

周舒桐聽出了他話裏的意思,試探著道:“關老師也會遇到破不了的案子麽?”

關宏峰的臉色不大好,似乎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他避而不答,生硬地轉移開話題:“這周邊一共有多少個小區?”

周舒桐查看隨身帶的案卷,答道:“八個。周隊他們正在南邊的兩個小區裏走訪呢。”

關宏峰轉而環視周圍的房屋與道路情況,喃喃自語:“為什麽會選在這兒拋屍?”

周舒桐隨著關宏峰的視線,也注意著四周,慢慢摸到了關宏峰的思路。隱隱約約,好似有什麽觸動了某根神經。兩人眼中同時露出震驚的神色,看著對方,脫口而出:“他能看得到這兒!”

一分鍾後,周巡聽著電話,一邊回頭喊:“進一步縮小範圍!優先排查能看到工地的小區住戶!”他快步向前走,臉上是掩不住的興奮之色,對著電話道:“幹得漂亮!這就把範圍縮小到原來的四分之一了。剛才從 90 人裏剩 29 人,現在隻有……”

小汪接道:“18 人!隻找看得見工地的,就隻剩……”

“5 個!”周巡吼,“馬上摸排!”

技術隊迅速地行動起來,不停地將核查比對信息發到第一線。小汪拿到核查名單,不斷與物業公司的人提供的住戶信息進行交叉比對,報呈給周巡,周巡從上麵勾畫出優先進行排查的對象,然後親自帶隊上下樓逐一排查。

同一時間,關宏峰和周舒桐在周巡他們排查過的小區進行重複走訪物業公司。

日漸西斜,關宏峰漸漸地開始有些焦急了,他坐在小區的花壇邊,在排查記錄和地圖上勾勾畫畫。周舒桐從旁邊一家小賣部店裏買了點東西,走到他身邊,撕開一根火腿腸吃。關宏峰抬頭看她,周舒桐搖搖頭,表示毫無進展。

兩人聽到一聲貓叫,回頭一看,一隻髒兮兮的貓躲在花叢裏。周舒桐顯然是喜歡小動物的,也起了玩心,用火腿腸引那貓來。這隻貓估計是餓慘了,完全經不起勾引,一逗就出來了。周舒桐趕緊伸手把貓抱起來,小貓窩在她懷裏舔火腿腸,十分可愛乖順。

周舒桐摸了摸它脖子上的毛,道:“可憐的小野貓。”

關宏峰看一眼那貓,一驚:“把貓給我。”

周舒桐不明所以:“啊?”

關宏峰嚴肅地道:“把貓給我。”周舒桐把貓遞了過去。

關宏峰接過來,撥開貓的毛仔細聞了聞,又看了看貓肉墊裏的爪子,正色道:“這是隻英國短毛貓,市場價格上萬,不可能是野貓。”

周舒桐傻了眼,訥訥道:“關老師對貓還有研究啊……”她忽然反應了過來,也湊上去看貓爪子,接著大吃一驚:“它的爪子剛被修剪過。該不會是……吧?!”

關宏峰低聲補充道:“對,而且毛根有浴液的味兒。”

這簡直是神展開。周舒桐完全呆住了,原地轉了幾圈,雙手合十對著上天拜拜,興奮地道:“關老師您看!我就說我們努力肯定會有用的!”她興奮了一小會兒,又有些失落,“隻可惜貓不像狗那麽認家,不然就能直接帶我們去找它的主人了,唉……”

關宏峰卻笑了笑,抱著貓,站了起來:“沒關係,這種‘美短’在小區裏跟手排擋的汽車一樣,不會太常見的——我們去找一下保安吧。”

五分鍾之後,在保安的帶領下,兩個人找到了一輛香檳色富康車。關宏峰在機器蓋子上抹了一把,上麵有一層土,他又跪到地上,看了下車底。車底明顯很幹淨,跟車底之外滿是落葉塵土截然不同。

周舒桐也跟著蹲下身來:“您怎麽知道他把車停在院子裏呀?”

關宏峰道:“長期不出門的話,應該會把車停在安全穩妥的地方,這兒不是更可靠麽?”他說完站起身來,把貓從周舒桐手上接過來,很自然地問:“會撬車麽?”

周舒桐一時語塞:“呃……”

兩人隻顧著查看車子,誰都沒注意到,拐角處一個身著紅色製服的男人在觀察他們。此人慢慢從隨身的背包裏,抽出一把斧子。

正在此時,周巡帶著一隊刑警,匆匆趕來,老遠就叫:“老關——”

持斧人吃了一驚,縮回角落。

下午 6 點,周巡用鐵絲伸進富康車窗和門的縫隙間,找到門鎖的撥擋開關,用力一提,車門開了。

關宏峰把貓遞回給周舒桐,坐進駕駛席。剛一落座,關宏峰就笑了。他拉開車載煙灰缸,發現裏麵很幹淨,又看了眼車頂的內襯,看到厚厚一層焦油的痕跡粘在車頂篷上,用手抹了一把,放到鼻子跟前聞了聞。然後他動作不停,開始翻動車裏的遮陽板、手套箱、儲物箱等等,還找出了車輛行駛證,翻開看到,車主的名字叫李晨。

他把打開的證件拋給周巡。周巡看了眼上麵的名字,回頭對了對自己手上的排查記錄。這個名字,赫然在列。

下午 6 點 10 分,曙光隱現。

李晨家的門一開,周舒桐懷裏的貓就掙紮著跑進了屋。關宏峰笑道:“這不是也認家麽。”除了關宏峰和周巡兩人,其他人聞到房間裏的異味,反應各異。

周舒桐追著貓進屋,貓衝著冰箱喵喵叫。

這是一套兩室一廳的房間,進門就是李晨屋子,典型的宅男住所,電腦、遊戲機、方便食品、垃圾堆、貓的食盆屎盆等等。窗戶開了條縫,顯然貓就是從這裏溜出去的。

周巡四處看了看,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老關,這貓你給我解釋清楚是為什麽了,車你怎麽確定是死者的還沒說呢。”

關宏峰一麵在屋子裏走動,一邊解釋道:“死者跟我差不多高,我坐進去的時候駕駛席座椅調的位置正好,可方向盤和座椅距離挺遠,肯定是車主比我胖不少。雖然煙灰缸很幹淨,但是車頂內襯有煙味。”

他說著走到窗前。窗外,天色已暗,他忙抬手看表,與關宏宇換班的時間快到了。

樓下,穿紅色製服的人騎著電瓶車無聲地離開了,但關宏峰和眾人卻並未注意到。

忽然,房間裏響起了一聲尖叫,是周舒桐。眾人連忙轉頭去看。

客廳裏,冰箱門大敞著。冷凍室裏的其中一個格子裏,赫然是一個頭顱和一條右臂。

那頭顱正對著外麵,兩隻眼睛圓睜。周舒桐癱坐在地上,強壓驚恐,連眼淚都快嚇出來了。高亞楠輕車熟路地上前,一邊嫻熟地戴上手套,一邊衝關宏峰點頭。關宏峰也戴上手套,拿起那條右臂,右臂的小臂外側,有一個鱷魚的刺青。

周巡湊過來看了看,罵了句:“媽的,還真是。那孫子是怕臉和刺青暴露死者身份。丫肯定是李晨室友。”

關宏峰放下屍塊,歎了口氣:“也怪我,還以為他一個人住……如果早點查兩個人合租的,說不定……”

此刻有了重大突破,周巡心情大好,安慰他:“那範圍更大了去了,說不定更難找。”

關宏峰點點頭,回過頭去問技術隊:“找到什麽線索?”

小汪忙道:“李晨是個遊戲測試員,平日足不出戶,在家工作,工資也都是網銀支付。物業公司的人說,和李晨合租的人叫高遠, 26 歲,好像在一個快餐店打工。目前正在積極聯絡快餐店。”

周巡問:“指紋呢?”

裏屋技術隊的民警衝外喊話。民警立刻高聲回話:“取到高遠指紋了!還來不及做精確比對,但從鬥箕的大致分布來看,與凶手的指紋基本吻合!”

周巡精神一振,站起身來,果斷地道:“發緝捕通告!別聯係什麽快餐店了,直接派兩隊人去抓,人要是不在,就原地布控,我們給他來一個守株待兔!”

“等等!”關宏峰腦中頓時出現了第二拋屍現場的車轍,他深吸了口氣,也站了起來,急促地道,“他是給那家快餐店送外賣的!他應該騎的是電動自行車,車上配備了外賣箱,用外賣箱來裝屍袋,根本就不會引人注意!”

他簡短地停頓了一下,又道:“我們進來的時候,瞥見謝靜家小區門口的物業公告,上麵寫著:為配合小區進行人車分流管理,所有快遞、外賣等相關送達業務車輛,一律不準進入小區!所以高遠擺著門不進,卻從小區圍欄的缺口處鑽進小區垃圾站,因為那個小區禁止外賣車輛開進小區內!”他在原地來回又走了幾圈,繼續道,“高遠並沒有鑰匙,但謝靜的哥哥很可能叫了外賣,這才給高遠開了門。就在殺害謝靜哥哥並準備分屍的時候,不巧謝靜回家了,所以高遠就在門廳的位置活活砍死了她。”

“小周從保安那兒得來的證言並非完全虛構,凶手確實戴著豔色的頭盔,但不是摩托車頭盔,而是自行車的安全頭盔!隻有在大型連鎖的快餐企業,才會給外賣員工統一配發這種頭盔。”周巡鐵青著臉,邊聽邊用步話機下布控命令:“轄區派出所便衣備勤,封鎖小區所有出入口,調監控錄像,看高遠都什麽時間進出過小區!其他各探組在快餐店到他住的小區沿途布控。”

周舒桐拿來地圖,輕聲提醒道:“快餐店送餐是有業務範圍的,是不是從……”

周巡正忙著,沒好氣地問:“什麽範圍?”

周舒桐肯定地道:“應該是以快餐店為中心,半徑兩公裏的範圍內!”

周舒桐在地圖上圈出範圍,周巡眼中閃過一絲驚異,隨即點頭讚許,吩咐小汪:“讓留在支隊待命的探組立刻去這一帶搜捕。”

大家各司其職,忙得格外有勁頭。

關宏峰卻平靜了下來,來回打量房間,隔了一會兒,推門進了高遠的屋子。與李晨的房間相反,高遠屋裏整潔有序且極其簡單。一個可作寫字台也可作餐桌的桌子,一把椅子,一台冰箱,鍛煉用的啞鈴,兩隻旅行箱,地上直接鋪著一個床墊,完全是斯巴達風格。技術隊的人進來,打開旅行箱,從裏麵翻出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

周巡在外屋喊:“找到凶器沒?”技術隊刑警道:“還沒……”

周舒桐也進了屋,見關宏峰凝神審視著屋裏,忙問:“關老師有什麽發現麽?”關宏峰搖了搖頭:“沒書、沒電腦、沒電視、沒音響,甚至連點裝飾品都沒有,沒什麽能看出性格痕跡的東西。不過反過來說,這種布置,說明高遠有點苦行僧的意思,甚至帶有點兒自虐傾向——他與正常社會應該存在明顯的隔閡感。”

技術隊在一旁搜尋凶器,兩名刑警把床墊掀起來,下麵空無一物。一個刑警從靠近牆根處撿起一個小東西,疑惑地問:“這是什麽?”另一個刑警湊上前來看了一眼:“哦,好像是高遠的工牌吧, 17655 號……”

關宏峰正踱步到門口,忽然反應過來,僵硬地回過頭來。他拿出手機,快速按了幾下,翻到了昨天的通話記錄。

他想起昨天當著周巡的麵,掛斷的那個電話。對方也是個外賣員……他說了什麽來著?

“您好,我是剛才往您家送外賣的,我的工牌是不是落在您家裏了……”

關宏峰愣在當地,不知該說什麽,冷汗幾乎立刻從額頭滲了出來。他緩慢地回過頭,茫然無措地望向技術隊刑警手裏拿的工牌,整個人似乎站成了一尊塑像。

周舒桐看著關宏峰出神發呆的樣子,手機在響卻不去接聽,忍不住提醒道:“關老師,您的電話……”關宏峰幾乎夢遊似地掏出手機,低頭看,鈴聲一直在響。

他忍不住又想起離家前,關宏宇那一刻的欲言又止。

“沒事,我就是在想那保安昨天說的……總覺著好像什麽東西,特熟悉,是什麽呢……”

關宏峰忽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他低頭看著手機屏幕,發現來電顯示是一串零,正是自己和關宏宇用來聯絡的號碼。

關宏峰盯著號碼看了片刻,強迫自己平靜下來,邊走向門外,邊接通了電話:“喂?”

電話另一側是長久的沉默。關宏峰意識到情況不妙,臉部肌肉漸漸繃緊。

隔了大約一兩秒,昨天那個外賣員的聲音響了起來,“咯咯”地在笑,顯得有些神經質:“牛啊,發現了我的秘密……”

關宏峰強作鎮定,咬住嘴唇:“高遠?”

對方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關宏峰換了隻手拿電話,順便在褲子上蹭掉了一手的冷汗,沉聲道:“知道我們已經發現了,還不趕緊自首?”

高遠“咯咯”地笑了起來。“先不談這個。”隔了一小會兒,他的聲音又幽幽響起,“不如先猜猜我現在在哪兒吧,警官?”

下午 6 點 30 分。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