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71節

  關宏峰一驚。

  2013年2月12日22點37分。

  關宏峰走下出租車,快步移動到小區門口的路燈下,用圍巾遮住臉上的疤。

  手機響了。他接起來:“我到了。你在哪兒?”

  對麵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你遲到了。關隊長。”

  關宏峰冷冷地道:“今天交通本來就不方便,你要真有重要線索就趕緊說。再賣關子,我就不奉陪了。”

  電話那頭的人說:“向前走一個十字路口,我得確保你沒被跟蹤。”

  關宏峰看著昏暗的路,罵道:“你滾蛋吧!”

  電話那頭的人咯咯笑了起來:“伍玲玲一共中了兩刀。一刀在脖子上,一刀在後腰……”

  關宏峰聽不下去了,咬著牙:“你到底是誰?”

  電話那頭說:“往前走一個路口,你就能知道凶手的名字。”

  掛斷電話,關宏峰硬著頭皮向前走,很快就在弱光下爆發了黑暗恐懼症,倒地昏迷。

  兩個模糊的人影站在他身旁,其中一個人說:“這家夥怎麽了?羊癲瘋?”

  另一人說:“管他呢,倒是省事兒了。你那邊……”

  同伴答道:“輕鬆搞定。怎麽處理他?”

  另一人說:“等消息。先把他扛過去吧。”

  其中一人把關宏峰背了起來。恍惚中,關宏峰眼睛睜開條縫兒,隱約看到背著自己那個人耳後有個黑色的紋身。

  2013年2月12日23點31分,曙光四號院。

  關宏峰邊走邊看著吳征全家遇害的屍體,表情木然。

  他渾身都沾滿了血,手上還拿著一把血跡斑斑的尖刀。

  2013年2月13日0點58分,洗浴中心包房。

  燈光明亮的包房裏,洗淨身上血跡的關宏峰圍著浴巾,赤裸著上身,坐在梳妝台前,麵前擺著一個透明膠帶和一盒爽身粉。他把自己的十個手指沾了點爽身粉,在膠帶上印出指紋。又從錢包裏拿出兄弟二人和母親在病床前的拍立得合影。關宏宇那部分被折了起來。

  關宏峰用紙巾墊著手,小心翼翼展開照片,放在桌子上。

  用爽身粉和化妝刷,在照片上掃出指紋,比對後,找出了關宏宇的指紋。

  他用膠帶把關宏宇的指紋粘下來,從物證袋裏拿出帶血的刀,把指紋貼在了刀柄上端的血跡上。

  他收拾好,來到前台,出示證件,要走了洗浴中心監控的硬盤,又用自己從吳征家裏拿的小手電換走了前台的大手電。

  他走到門口,打開大手電,舉到耳旁,讓雙眼感光,走了出去。

  關宏峰回過神,麵前的小高還在等他回答,他低聲道:“行,你給我吧,我轉交給她。”走了沒幾步,發現周舒桐正迎麵走來,臉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關宏峰回過頭,一群市局刑警圍了上來,他們對關宏峰簡單搜身後,給他戴上了手銬。他剛才拿的那頁紙,掉在了地上。

  周舒桐撿起地上那張紙,看到上麵的信息後,似有所悟。

  關宏峰被拷走的時候,關宏宇正隔著玻璃逗在無菌育嬰艙裏的孩子。

  高亞楠靠在床邊,放下剛接聽的手機,默默傳達了這個消息。

  關宏宇戴著帽子和口罩,似乎沒有任何反應。高亞楠歎了口氣:“你還是過不去這個坎兒。”關宏宇別開目光。

  高亞楠柔聲道:“你有沒有想過,既然你倆長得一模一樣,我又是先認識的你哥,為什麽卻會偏偏喜歡你,而不是和他交往?”

  關宏宇苦笑道:“因為……不管白天黑夜,至少我還都能站著做人。”

  高亞楠溫婉地笑了笑:“宏宇,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像我也不知道為什麽喜歡你一樣。但我想,就因為你是獨一無二的、與任何人都不一樣的、我卻怎麽看怎麽順眼的那個人。”

  她握住關宏宇的手:“咱們的孩子,遲早需要一個能堂堂正正見人的父親。對我而言,那個人隻能是你。”

  關宏宇沉默片刻,起身,摘下口罩,深情地吻了她的額頭。

  依維柯警車在隧道中行駛,四名刑警在後車廂看著麵色陰沉、一語不發的關宏峰。交通信號燈一直是紅燈,路口堵了很多車。

  由於前方擁堵,隧道裏的車也堵在一起。隧道內的照明燈光突然滅了。

  警車裏,關宏峰抬起頭,由於對黑暗的恐懼,嘴唇微微顫抖。

  押運車內的刑警聽到隧道某處傳來“乒乒乓乓”的爆炸聲,手扶武器,敲了敲駕駛席的刑警。開車的刑警,拿起步話機:“總隊,總隊,B07呼叫。我們行駛到環線路封閉隧道中段,前方車輛擁堵。隧道的燈還跳閘了。現在隧道裏傳來不明的異響,無法判斷是什麽聲音。是否需要應對處置?”

  總隊:“B07,前方道路是完全擁堵麽?”

  押運刑警:“沒堵死,已經在動了。就是很慢。”總隊:“B07,按常規處置預案,引導車流,盡快駛離無照明路段。”

  “B07收到。”押運刑警拉開隔板上的小窗,對後麵說,“正常預案處置,下車引導,趕緊開出去。”

  後麵的四名刑警下車,反鎖上車門。兩人來到車頭,攔截、引導周圍的車輛。另外兩人守在車尾,車也拉響了警笛。

  旁邊車道,一輛小轎車突然轉向攔住車頭。

  警車刹車,四名刑警手扶配槍,上前拍了拍小轎車,示意女司機倒回,讓路。突然,隻聽車後門傳來“咣當”一聲。車右側的刑警忙一回頭,見戴著手銬的關宏峰癲狂地跑了過來,把他撞了個趔趄,瘋狂跑向前方隧道口的那片光亮。

  四名刑警緊追幾十米,把他摁倒在地。關宏峰掙紮著,嘴裏念叨“黑”“太黑了”“開燈啊”。

  四人麵麵相覷,把他押回後車廂。一個刑警近距離看著關宏峰的臉:“他怎麽了?你看這汗出的。”

  另個一刑警在旁邊關切地道:“關隊,總隊拘傳你去調查也不見得是什麽大事兒。別讓我們哥兒幾個為難,老實呆著。”

  他說完拍了拍隔板:“歸位了,開車。”

  刑警帶上後車門時,看了一眼外側損壞的鎖插:“還真有勁兒,這都能撞斷。”押運警車駛離隧道。

  押運車駛過長長的立交橋,隨著陽光從車窗裏照進來,關宏峰似乎逐漸擺脫了黑暗恐懼症的折磨,平靜下來。

  押運車輛駛入刑偵總隊停車場,兩名刑警押著關宏峰下了車,穿過院落,走向刑偵總隊大樓,一路上進出的警員紛紛側目。

  兩名刑警押著關宏峰,穿過長長的走廊。往來辦公的刑警、甚至是在辦公室裏辦公的刑警紛紛側目,大家交頭接耳地議論著。

  關宏峰被押進了審訊室。過了不多久,周巡來了。

  門口看守的市局刑警抬眼看他:“就兩分鍾,不許談論任何與調查有關的事,全程有監控。周隊,你應該懂的。”

  周巡擺手:“我明白,放心放心,多謝。”他推門進了審訊室,坐在關宏峰對麵,他的目光落到關宏峰的脖子上。他沒有戴圍巾。

  兩人沉默對視了片刻後,周巡微微一笑。

  對麵,關宏峰的麵孔沒有被燈光照到,看不到表情,但嘴角似乎微微上揚。

  幾個小時前。

  關宏峰從酒吧後門走了出來,一抬頭,就看到了等在那兒的關宏宇。

  兩人相視無語,關宏宇看了他一會兒,歎氣:“自己一個人還敢去支隊,你就不怕天黑了回不來?”

  關宏峰僵硬了一下:“做人走人路,撞鬼踏鬼途。我也該蹚蹚晚上的道兒了。”

  說完,他大步往前走,錯肩而過時,對關宏宇沉聲說:“津港銀行,8272號。”

  關宏宇轉過身:“等等。”關宏峰遲疑了一下,還是停下了腳步。

  關宏宇望著他,目光甚至可以說是柔和的:“你知道一個人來到世間,能有個孿生兄弟的幾率有多渺茫麽?”

  關宏峰沒有說話。

  關宏宇又笑了笑:“我現在才發現,從小到大,雖然我們有著相同的外表,能發出同樣的聲音,甚至身上流著同一個血型的血,但我們之間的關聯從來沒有這麽緊密過。如果說一母同胞是緣分的話,能並肩走到現在,可以說得上是造化了。”

  關宏峰轉身:“你說得對,造化弄人啊。”

  關宏宇低聲道:“你聽著,我不知道你對我做了什麽,更不知道你對自己做了什麽,我甚至不明白你為什麽要這樣做。但我可以告訴你,如果換我是你,或是假如有一天你淪落到我這般田地——”

  他上前兩步,摘下圍巾,戴在關宏峰身上:“哥,任何時候我都不會拋下你,就像你從沒拋下我一樣。”

  關宏峰沒有再說話,他將圍巾裹得緊了些,緩緩走遠。

  在追尋真相的道路上,白天和黑夜,從來都同等長久。

  完

  

本書由 明朗 整理 請手機用戶輸入(網五個首寫字母)直接訪問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