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68節

  崔虎得令,也來了精神頭兒,很快開始了動作。

  海港支隊法醫隊的兩名法醫站在太平間門口。

  周舒桐坐在一側樓道的凳子上低頭出神,關宏宇走上前,一名身高體闊、五官端正、戴著眼鏡的法醫見到關宏宇,忙低聲打招呼:“關隊,好久不見……”

  關宏宇一愣,驚覺這一定是某個關宏峰很熟絡、但自己卻並不認識的法醫人員,索性也做出一副很熟識的樣子低聲說:“你怎麽還在這兒?”

  海港隊的何法醫低聲說:“劉隊的愛人現在還在裏麵。”

  說著,他指了一下太平間:“能否做屍檢我們得征得家屬同意。周警官這邊倒是沒有問題……但是授權書上還需要劉隊的配偶簽字。”

  關宏宇會意,拍了下何法醫的肩膀,隨後走到周舒桐身旁坐下。

  周舒桐意識到身邊有人,扭過頭。關宏宇看到她雖然雙眼紅腫,但眉宇間卻透著堅強,便微微朝她點了下頭,兩人並肩坐著,好一陣沉默無言。

  過了好一會兒,周舒桐才輕輕開了口:“記得和關老師一起辦過的一個案子裏,被害人叫齊衛東,我當時在法醫隊辦公室見到了他女兒……跟關老師學習這一年來,我已經知道了人在麵臨巨大噩耗時,會經曆否定、抵觸、悲痛和接受這幾個不同的階段。那個女孩沒比我小幾歲,但現在想起來,她似乎不處於任何一個階段,或是更像每個階段的狀態都有一點兒。她很多年來一直盼著能和父親團聚,最後盼到的,卻是陰陽兩世永隔的一個結果。而我呢,父親每天就在身邊,我卻從不把他當爸爸看。”

  關宏宇安慰她:“你不是給他買了吃的和飲料麽?我想你倆關係肯定已經比原來要好很多了……”

  周舒桐苦笑:“對啊,這麽多年來唯一一次,還給了人下毒的機會。”

  關宏宇微微一驚,周舒桐看著他:“我在支隊也呆了快一年了。負責搶救的醫生說,是中毒導致的器官衰竭。剛才海港支隊的來問我去麵包店買東西前後的情況,再加上現在何法醫他們還在等著屍檢的許可文件……我還是能想明白的。”

  關宏宇想了想:“現在還不能確定……何況如果真有人故意投毒,總會找到機會的。這類情況,有很大的偶然性。”

  周舒桐歎了口氣,一翻手腕,撫摸著自己手腕上自殺留下的傷疤:“當初他倆離婚,他又重新組建家庭,媽媽病重,沒多久就走了,接著方舟被他開除出支隊,繼而和我分手……我一直認定都是他的錯,所有的一切。當時我以為自己最後能做的,就是……拿自己的命換他後悔一輩子。”

  關宏宇不知道該怎麽安慰她,隻能笨拙地道:“他其實一直很牽掛你。”

  周舒桐歎了口氣:“對啊,長大一點兒,就能想明白,其實不過都是簡單的因果。在我小時候,他倆就總在不停地爭吵,他不願意繼續不幸福的婚姻,重新做了一次選擇,開除方舟也是因為他違反紀律甚至觸犯法律……我原來根本就不去探究事情的原因是什麽,隻在乎自己對結果的感受,這很幼稚、很自私,或者說,很蠢。”

  關宏宇點點頭:“那,看來我不用太擔心你了,對吧?”

  周舒桐長出了口氣:“我不知道他算不算是個好警察,不過我想,做警察和做人一樣,都是有長有短。我也不確定他是不是個好父親,但我現在能理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他是我爸爸……”

  她說著站起身:“當初齊衛東的女兒懇求我,讓我找到殺死她父親的凶手。我跟她不一樣,我是刑警,我要自己把凶手找出來。”

  關宏宇能看出她絕不是說說就算了,微微皺眉:“按照規定……”

  周舒桐打斷他:“我知道作為家屬需要回避,不單是我,既然一直是海港支隊在做調查,肯定是咱們整個支隊都要回避。這個我想找周隊商量……”

  關宏宇皺起眉頭:“周巡現在幫不了你。”

  周舒桐不解地眨眨眼:“什麽意思?”

  關宏宇歎了口氣:“不光是周巡,我的顧問身份也被解除了。不管是誰搞的鬼,但現在整個支隊確實已經癱瘓。”

  此刻的周巡,正坐在海港刑偵支隊審訊室裏,預審員上前拿鑰匙去解他的手銬。

  周巡伸手一攔:“按規定這會兒不能解除戒具,心領了。該問就問吧。”

  正說著,審訊室的門開了,趙馨誠直愣愣闖了進來,旁若無人地衝周巡打了個招呼說:“哎老周。”

  他走到辦公桌旁,一把拿過筆錄看了看,預審員有些無措地站起來說:“趙隊,我們這兒正……”

  趙馨誠一邊翻看筆錄,一邊頭也不抬地說:“我問他,你自己看著整理筆錄就是了。”

  他大刺刺坐到桌子上,回頭一看周巡,發現周巡還戴著手銬,扭頭問預審員:“銬子都不給摘,有點沒麵兒吧?”

  預審員正要開口分辯,周巡衝他一擺手:“你這麽搞,我可能就更摘不幹淨了。”

  趙馨誠想了想,語氣略顯正式地問道:“你昨天晚上都幹什麽了?”

  周巡想了想,道:“昨晚老劉出差回來,直接到隊裏替我帶夜裏的值班探組,我頭六點前去找他商量了點事兒,六點前後出了支隊,在門口碰上了老關,我倆邊走邊聊了幾句。大概說了一下希望他回支隊繼續擔任顧問的事兒,再然後,你們就開車過來直接把我抓了。我當時甚至都不知道老劉出事兒了。就這些。”

  趙馨誠點點頭,扭頭瞟了眼書記員,繼續問:“你和劉長永見麵的時候,說什麽了?”

  周巡道:“就是商量他去長春調查到的線索該怎麽匯報。”

  趙馨誠道:“你們隊當時在樓裏的其他人都聽到你和劉長永有爭吵,是因為對工作匯報的意見不合麽?”

  周巡一撇嘴:“我也忘了是因為什麽了,反正我倆一向合不來。”

  趙馨誠聽得直愣,忙扭頭對書記員說:“這句不用記!”

  周巡反倒笑了笑:“該怎麽記怎麽記,全隊上下都知道我跟老劉不和,但他好歹是我們隊的人。我周巡向來槍口朝外,不會衝自己人來。”

  趙馨誠道:“那你和劉長永見麵的時候,注意到他屋子裏有杯奶茶麽?”

  周巡道:“當時沒注意,我是後來第二次去辦公室找他的時候,才發現他桌上有杯喝的。我折騰了一天,困得要死,還以為是咖啡,打開一聞發現是奶兮兮的東西,就扣上蓋兒放那了。”

  預審員在一旁道:“就是說你承認在和劉長永發生口角後,又在劉長永不在的情況下,單獨進過他的辦公室,對麽?”

  周巡攤了攤手:“監控裏你們也能看得到,我去的時候又不知道他不在辦公室。”

  趙馨誠道:“你倆剛吵完,你又回去找他,為什麽?”

  周巡道:“還能為啥,事兒沒說完唄。”

  預審員:“然後你就離開支隊了?”

  周巡道:“是。”

  趙馨誠挑了挑眉毛,扭頭對預審員和書記員說:“你們倆出去一下,我跟老周單聊幾句。”

  預審員有些不滿:“趙隊,這可……”

  趙馨誠轉身雙手一撐桌子,身子向前探,一字一頓地說:“出去!”

  預審員、書記員兩人對視一眼,明顯都不大敢撩虎須,乖乖出了審訊室。

  趙馨誠拎起一把椅子,走到周巡麵前,和他促膝而坐,表情嚴肅地問道:“這麽多年兄弟,我就不繞彎子了。劉長永的死跟你有關麽?”

  周巡琢磨了一下,沉聲答道:“有。”

  聽到周巡的回答,趙馨誠愣住了。

  隻聽周巡又低聲道:“確切地說,從一開始,從2月13號那天開始……所有與那件事有關的人,都和劉長永的死有關。”

  2013年2月12日23點45分。

  周巡“嘩啦”一聲把車隊的門拉下。由於已經臨近大年夜的午夜,冰天雪地裏到處都是嘈雜的鞭炮和煙火聲。

  他那會兒還不是隊長,和隊員共享一個辦公室,值班就光忙著接各種各樣的報案電話……縱火的、把豬腿當人腿報凶殺的,花樣不斷。

  好不容易又處理掉一通,他轉身正要出門,在門口和小汪碰上了。

  小汪手裏拿著幾頁紙說:“哎,周哥,市局剛發過來通告……哦對,還有剛才110中心轉過來一個報案……”

  正說著,屋裏一張辦公桌上的電話又響了。周巡伸手一摁小汪的肩膀,說:“先幫我接個電話,剩下的待會兒再說,我得下樓去收個案子。”

  周巡正要往外走,一側頭,看見小汪的腰上別著步話機,順手摘下來,說:“台子我用一下。”

  不等小汪有反應,他就跑出了辦公室,順著樓梯一邊跑一邊對著話台說:“二探組,二探組回話!遠洋山水小區對麵的洗浴中心剛接到縱火報案。派出所已經過去了,你們去現場勘查一下,看看到底又是哪個缺心眼的把二踢腳崩到人房頂上了。到現場之後跟我說一聲,辛苦了哥兒幾個。”

  說完,他把話台別在腰後,跑出樓。這時,一輛警車剛好駛入院內,車子停在院內之後,車門開了,幾名幹警押著幺雞和另外兩人從車裏出來,周巡迎上前,看了眼幺雞,幺雞明顯喝多了,下車的時候跟身旁的幹警不斷地掙紮、謾罵,一見著周巡,卻又立刻老老實實地低下頭,戰戰兢兢地小聲說:“喲,周,周哥……”

  周巡從幹警手裏接過交接單,一邊簽著字,一邊看了眼手表,對幺雞一樂:“這十二點還沒過,你小子好樣的。今年三進宮,破了去年紀錄啦。”

  幺雞忙道:“周哥,您聽我說,這是誤會。他放那兒的手表,我以為是沒主的,就順手撿走……”旁邊的幹警一掐他脖子:“那事後毆打事主又算怎麽回事兒?!”

  周巡則壓根沒理幺雞在說什麽,扯著嗓子衝門口喊:“值班室!把傳真送到樓上去!”

  說完,他又看了眼正在震動的手機,轉身往支隊大樓裏走,在門口和劉長永打了個照麵。隻見劉長永手裏拿著個塑料袋,滿腹心思地正往外走,周巡把剛接聽的手機搭到肩膀上,對劉長永說:“哎,劉隊,小汪正找你,說市局剛下來通告……”

  劉長永瞥了眼周巡,擺擺手說:“待會兒回來再說。”

  周巡皺著眉,看著他一路往院門口走去,搖搖頭,又接起電話:“是我,你急什麽?我還沒看到傳真呢!就算看見,我也不可能馬上給你結果啊,技術隊當值的都撤出去了……放心,踏實等我電話吧!”

  說著,他已經來到三樓,小汪正從辦公室裏出來,周巡摘下腰裏的步話機,迎麵扔還給他:“劉隊剛出去,一會兒回來,你把通告給我吧,我轉交他。過會兒要是二探組在台子裏說到了一個縱火報案的現場,你就通知我一聲。”

  說完不等小汪答話,他就從小汪手上接過那一遝資料,翻了翻停在最後一頁,問:“這是什麽?”

  小汪湊過去看了一眼說:“哦,這就我剛跟你說110中心轉過來的那個報案,說是曙光四號院發生了入室暴力犯罪案件。”

  周巡看著接警記錄:“匿名報案?靠譜麽?”小汪搖搖頭,沒答話。

  周巡琢磨了一秒鍾,說:“沒事兒,我打電話問一下關隊吧。你下樓的時候幫我跟暫看那邊喊一聲,把剛送來那仨人分別單獨關押,過幾分鍾我下去問口供。”

  說完,周巡進了屋,用手機撥通關宏峰的電話。

  電話撥通了,卻一直無人接聽。周巡看了看手機屏幕,掛斷又撥了一遍,一邊聽著手機裏的等待音,一邊靠在窗台旁,翻看著手裏的幾頁資料,同時掏出一根煙叼在嘴上。正要點煙,他突然停住了,原來是從窗戶的位置,可以看到在刑偵支隊院門口,劉長永正打開塑料袋,從裏麵掏出一條圍巾遞給一個女孩,而那個女孩似乎並不領情,根本沒有伸手去接,隻是態度強硬地對劉長永在說什麽。

  周巡放下手機,從嘴裏拿下煙,仔細盯著那個女孩看,發現那個女孩身上穿著警校學生的製服。那女孩對劉長永說了幾句後之後,轉身憤憤離去,把劉長永一個人扔在了門口。女孩轉身的瞬間,周巡看到了她的麵孔,很年輕,麵生。他重新又把煙叼在嘴裏,點上火,若有所思地眯著眼。

  2013年2月13日0點30分,曙光四號院4號樓1301室。

  周巡表情沉重地從臥室裏走出來。客廳裏兩名正在檢查工具箱的技術隊刑警偷偷議論。

  技術隊一個刑警低聲道:“凶器不會是這裏的東西,不用翻了。”

  另一個刑警道:“哎?這少了的一件是什麽?”

  之前那個刑警看了一眼:“哦,好像是手電之類的東西吧。”

  這時,一名跑進跑出的技術隊刑警問周巡:“周哥,還沒聯係到關隊?”

  周巡有些出神地走到吳征的屍體旁,兩眼發直,沒答話。

  技術隊刑警看到他的表情,好奇地問:“怎麽?認識的?”

  周巡咬著牙,悲憤地微微搖頭:“不,不認識。”

  2013年2月13日2點35分,曙光四號院4號樓1301室。

  關宏峰正在現場有條不紊地指揮現場勘查。周巡從外麵急匆匆地走了進來:“嘿,老關!你這神出鬼沒的……”

  關宏峰鎮靜地瞟了他一眼,從容答道:“放鞭炮的聲音太吵了,沒聽見手機響。你怎麽不留在現場盯著?”

  周巡撓了撓腦袋:“一直聯係不上你,我看現場勘查得差不多了,就趕緊回隊裏找劉長永了。”

  關宏峰冷哼一聲:“連凶器都漏了,怎麽就勘查得差不多了?”

  周巡一驚:“找到凶器了?”

  關宏峰點點頭:“剛才小高在樓道垃圾桶裏找到的。運氣不錯,上麵有一枚血漬指紋。”

  周巡想了想:“剛才技術隊說,現場還找到了帶有毛囊的頭發。如果是凶手的,DNA證據再加上指紋,應該是鐵證。隻要能找到人,他抵賴也沒用。”

  關宏峰吸了口氣:“如果運氣能更好一些,嫌疑人有前科的話,通過指紋比對,就能篩選出……”

  話沒說完,一名技術隊刑警拿著筆記本電腦走過來,吞吞吐吐地說:“關隊,比對結果……呃……比對結果出來了。”

  周巡眼睛一亮,搶著問道:“是誰?”

  技術隊刑警舔了下嘴唇,偷瞄著關宏峰,又看著周巡,沒吭聲。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