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67節

  關宏宇一臉莫名其妙:“你說什麽?”

  周巡苦笑:“當然不是你,你下不去這個手。這也是我終於明白了自己的盲區在哪兒。”

  關宏宇還是聽得有些不明就裏,沒說話。

  周巡看著他:“你被通緝,是因為涉嫌殺害了吳征一家五口。你知道吳征是誰麽?”

  關宏宇搖搖頭:“我一直不明白,我怎麽能殺了一個我根本不認識的人的全家。”

  周巡不自覺地點點頭:“你們哥兒倆信息不對稱的地方看來不止一處。我告訴你吧——吳征是我們的人,他是市局的臥底。遇害那天早上,我們還通過電話。他說他有一個不得了的發現,長豐支隊被犯罪組織滲透了,而且延伸到了級別很高的程度。”

  關宏宇略一思忖,道:“你說吳征是市局的臥底。那你倆為什麽會通電話?”

  周巡微微一笑:“你越來越像你哥了,問得好。因為我是他的‘牧羊犬’——就像趙馨誠之於林嘉茵,出於行動保密的需要,市局經常會從各分院局抽調人手參與滲透行動的外圍保護或聯絡工作。因為這行兒裏經常開玩笑說,當臥底的是披著狼皮的羊,所以我們這種人被稱作‘牧羊犬’。我的‘羊’死了,而且死了一窩。從現場證據上看,殺他的人可能是你。但從其他方麵,我不得不重新考慮這個問題。”

  關宏宇盯著他:“是麽?我還以為你能串聯出來的線索,會是我哥其實就是吳征所說的那個被犯罪組織滲透的高職級警官呢。而我是為了我哥,所以殺掉吳征全家滅口。”

  周巡煞有其事地點點頭:“這麽關聯也算合理。但吳征那早跟我通話的時候還提到,支隊被滲透的這件事兒和當年伍玲玲遇害也有關。這樣一來,就有個解釋不通的地方。玲玲不可能是你殺的,自然也不會是你哥殺的。有人因為吳征掌握這些線索而殺了他,要說凶手是你,怎麽都覺得有點兒牽強。”

  關宏宇毫不客氣地冷笑:“是我也牽強,不是我也牽強。你這個支隊長當得還真挺糾結的。”

  周巡聳聳肩:“這是其中一方麵。還有另一方麵,就是你們哥兒倆冒了這麽大的險,回到支隊調查這事兒。所以我想,要麽這事兒不是你幹的,要麽就是這事兒裏,有你倆也沒搞明白的地方。”

  關宏宇正要接著往下說什麽,街道另一端突然傳來了警笛聲。他往身後看了看,回過身,試探地問道:“那現在,我們之間該怎麽辦?”

  周巡冷笑著反問道:“你說呢?”

  就在這時,警笛聲由遠及近。就在他們身後不遠處,一輛急救車衝進了支隊院內。緊接著,兩輛警車來到周巡和關宏宇身旁,停了下來,從車上下來七八名海港支隊的刑警。關宏宇有些絕望地瞪了眼周巡,卻發現周巡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隨即,這些刑警繞過關宏宇,圍住了周巡。正在二人詫異間,海港支隊的主管副局長白局下了車。

  白局陰沉著臉,對周巡宣布道:“周巡,你因為被舉報涉嫌謀害劉長永副支隊長,現在市局指派海港支隊調查此案,決定對你采取拘留措施。”

  就在刑警要給周巡戴手銬的時候,周巡突然掙紮著擠開身旁的人,湊到關宏宇耳旁低聲說了句話,但隨即就被戴上手銬,押上了警車。隻剩下關宏宇表情複雜地愣在原地。

  入夜,關宏宇急匆匆跑進醫院。急救室外站著小汪和幾名刑警,他衝上去,急切地問:“怎麽樣了?”

  小汪有些驚慌失措地搖搖頭,看了眼急救室大門的方向。

  關宏宇又問:“是什麽症狀?心髒病?腦溢血?還是……中風?”

  小汪也顯得手足無措:“那個……我就……看到的時候已經……”

  關宏宇不耐煩地追問道:“你看到他的時候有什麽症狀?當時他意識還清醒麽?”小汪還來不及回答,急救室的門開了,裏麵傳出周舒桐的一聲哀鳴。

  關宏峰聽到消息的時候,整個人也懵了。

  “我知道了,你現在……不對,應該我去……你……那,小周她……我現在也沒想好,這太突然了,總之你盡快回來吧。”他掛斷電話,劉音在一旁關注地看著他的表情,一臉疑惑。

  關宏峰深呼吸了幾口氣,低聲道:“不到一個小時以前,劉長永在辦公室門口突然倒地休克,送到醫院搶救……”

  他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劉音在一旁看著他的表情,小聲說:“我的天,不會吧……”

  “人已經死透了。”關宏峰歎著氣微微搖了下頭,“現在不知為什麽,市局認定周巡有重大作案嫌疑,責成海港支隊把他給抓了。”

  劉音聽得雲裏霧裏:“等等,是說劉長永的意外,周巡要承擔責任?”

  關宏峰沉聲道:“不,市局認為,劉長永死於謀殺。而周巡是最大的嫌疑人。”

  關宏宇從醫院出來,急匆匆趕回長豐支隊。外頭把門的成了市局的刑警,好說歹說,就是不肯放他進去。

  “關宏峰是吧?”其中一名刑警看了下手中的記錄,道,“你的顧問身份解除了,現在立刻離開這裏。如果你有私人物品需要拿走,我們會另行通知你時間。”

  關宏宇無計可施,正在這時,隻見趙馨誠帶著幾名刑警正往支隊門口走來。關宏宇一見他,剛要開口說話,趙馨誠衝他遞了個眼色,微微搖了下頭。市局刑警仔細看了看趙馨誠的證件,衝他點點頭,放他們幾個進了支隊大樓。

  趙馨誠進去之後,回過頭看了眼關宏宇,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動作。關宏宇心領神會,扭頭向支隊院外走去。

  音素酒吧。關家兄弟、劉音、崔虎、高亞楠和林嘉茵已經都聚集在吧台前,關宏峰手機開著免提放在吧台上,眾人正在聽趙馨誠傳回來的消息。

  “劉長永今天值班,整座樓裏裏外外人不多,但好幾個都看到周巡去了劉長永辦公室,然後兩個人就吵起來了,吵得很厲害,一樓關上門都聽見了。有個槍庫刑警聽到周巡說了一句‘你這是找死’,很可能是氣話。

  “人是你們技術隊小高發現的,他去交個報告,發現劉長永麵朝下栽倒在門口,當時已經陷入昏迷。據當時協助送醫的法醫小徐說,劉長永當時指尖顏色發青,口鼻中有刺鼻的辛辣味,牙床和舌尖出現密集的小水泡,屬於非常明顯的中毒症狀。他當時瞳孔渙散,沒有任何感光反應,在頸動脈上感覺不到脈搏……

  “我們所接到的報告,說十八點三十七分總隊接到長豐支隊的緊急舉報,副支隊長劉長永在和原支隊長周巡爆發衝突後不久中毒昏迷,人已經送去搶救。毒源鎖定為他辦公桌上放置的一杯花生奶茶,同時,監控證實劉長永與周巡爆發衝突後,周巡離開去了三樓自己的辦公室,幾分鍾後,劉長永離開。隨後,周巡獨自一人又回到劉長永辦公室內,並在裏麵停留了一兩分鍾後離開,離開後步行走出了刑偵支隊的院落,與此同時,劉長永回到辦公室,幾分鍾後,他開門向外走時昏迷倒地。

  “在毒源的紙杯上,發現了三組新近的指紋,一組是劉長永的,一組是長豐支隊的刑警周舒桐的,還有一組是周巡的。核實後,我們得知劉長永與周舒桐是父女關係,這杯花生奶茶也是她買給劉長永的,但她顯然不具備作案動機。另外,周舒桐的指紋隻在紙杯的杯身上有。而劉長永和周巡的指紋不僅在杯身上有,杯蓋上也有。換句話說,除非是劉長永給自己下毒,否則打開杯蓋做手腳的,應該隻有周巡。”

  ???

  趙馨誠說得很詳細,顯然對此十分上心,關宏峰對著手機,感激地道:“那多謝了,要是有什麽進展……”

  趙馨誠道:“隨時電聯。”

  關宏峰掛斷電話,沉吟了半晌,恨恨地說:“葉方舟,肯定是葉方舟!”

  劉音舉了下手:“你這麽快就確定這事兒必定和周巡無關嗎?”

  關宏峰聽到這兒,情不自禁地訕笑了一聲:“周巡這種老粗,你說他把誰活活打死我信,但他絕不可能用下毒這種宵小伎倆。何況還是在自家支隊大樓,樓道裏有監控,他又不是不知道。你還真當他胸大無腦啊!”

  關宏宇也讚同:“沒錯兒。這件事兒有太多疑點,尤其是,劉長永前腳被推上急救車,市局立刻就接到舉報,而且指向異常明確……”

  關宏峰想了想:“事關分院局支隊領導的生死,市局反應迅速也算合理……但宏宇跟我描述了現場的情形,別的不說了,周巡正和宏宇在支隊門口了解長春追查到的線索,而且據說,整個兒過程的表情、語態都非常流暢自然,不像是剛投毒害人的樣子。對吧?”

  說著,他望向關宏宇。

  關宏宇垂下目光,想到周巡被帶走前低聲說的那句“別告訴你哥”,點了點頭。

  關宏峰卻沒留意到他的反常,繼續道:“從遭遇兩次‘意外’開始,周巡一直暗自在調查長豐支隊內部有沒有被犯罪分子腐蝕滲透的刑警。從現在的情況來判斷,周巡調查的方向是對的。”

  劉音道:“要說你們內部有可能被滲透的刑警,嫌疑最大的不應該是那個叫趙茜的?畢竟她和……”

  關宏峰打斷她:“據我之前和周巡共同調查了解到的情況來看,安廷和趙茜來到北京後,並沒有在一起生活,而趙茜就讀警校雖然受安廷的資助,但她對安廷的所作所為知道得很有限。安廷襲擊周巡反遭擊斃後,趙茜隱瞞她和安廷的親屬關係,可能更多地是擔心影響自己從警的仕途……這麽說吧,看上去多年輕純良的凶手我都見過,但趙茜不是這種人。這孩子最多耍個心眼兒,摻和摻和辦公室政治。下手殺人,她做不來。”

  劉音也奇了:“那假設周巡是被冤枉的話,咱們現在又能做什麽?”

  關宏峰想了想:“既然市局已經查出毒源是那杯花生奶茶,而監控又顯示在劉長永飲用那杯奶茶前後,除了周巡之外沒有人出入,那剩下的可能性當中,最值得跟進的,就是這杯奶茶是什麽時候被投的毒……”

  劉音提醒道:“可市局不還查到了杯子上有周舒桐的指紋?”

  關宏峰點點頭:“你說到點兒上了。在支隊這麽多年,我從不記得劉長永是那種會自己去買杯花生奶茶喝的人。我們最好找機會問一問小周,這杯奶茶是不是她買給劉長永的。“

  關宏宇扭頭對崔虎說:“如果我們能核實這杯奶茶是從哪兒買的,你有把握調取沿途的所有監控錄像麽?”

  崔虎托著下巴,表情木然地點點頭:“那要看是交,交通監控還是安,安……安防……算了,虱子多了不,不怕咬,要,要黑一,一塊兒黑吧。”

  關宏峰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對崔虎說:“你先想辦法搞定機票。”

  所有人都是一愣,關宏峰扭頭對林嘉茵說:“你馬上飛長春,務必要確保樸森的安全。他是我們手上最有價值的證人。”

  商討結束後,眾人各自忙碌。林嘉茵正往外走,關宏峰緊趕兩步,叮囑道:“從眼下的情況推斷,葉方舟一夥兒已經喪心病狂了。你要準備好隨時有可能陷入最凶險的境地。”

  林嘉茵笑了笑:“那倒無所謂,如果陷入你所說的境地,交戰規則是什麽?”

  關宏峰稍微愣了一下,有些躊躇地答道:“你自己看著處置吧。”

  林嘉茵搖了搖頭:“我當然會自己看著辦,但我想知道,你能承受的底線是什麽。”

  關宏峰咬著牙想了想:“你知道我的底線。”

  林嘉茵道:“也許吧。但我要你親口說出來。”

  關宏峰臉色沉下來:“為了保護目標,你應當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

  林嘉茵冷笑:“主動攻擊也好,為了保護目標進行防衛也罷,遇到危機情況,都得下得去手,我看不出來這二者有什麽分別。”

  關宏峰垂下目光:“到了正麵交鋒的階段,容不得咱們手軟。”

  林嘉茵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會兒,低聲道:“就算是為了對抗他們,你最好也不要變得和他們一樣喪心病狂。”

  關宏峰琢磨著她的話,陰沉著臉,低頭不語。

  在他身後不遠處,關宏宇顯然也聽到了這番對話,他看著關宏峰的背影,若有所思。

  關宏宇順著樓道正往太平間的方向走,趙馨誠和兩名海港支隊的刑警迎麵拐了過來,雙方走了個照麵。

  關宏宇低聲問:“她……怎麽樣了?”

  趙馨誠歎了口氣:“這孩子還挺堅強的,腦子也清楚,一遍就說明白了——她是在支隊南側的85°C麵包店買了兩個麵包和兩杯飲料。兩杯飲料一杯是咖啡,一杯是花生奶茶,然後她直接開車回了支隊,上樓把麵包和花生奶茶給劉長永,自己回辦公室收拾了一下,在食堂喝了半碗粥,就去配樓的宿舍休息了。”

  關宏宇聽完問:“確定老劉喝的那杯花生奶茶裏確實被投毒了?”

  趙馨誠點點頭:“技術隊那邊初步驗出來好像是種砷汞混合物,和劉隊中毒是不是對症還得等驗屍結果……”她看了下樓道口拐角的方向,補充道,“我們法醫隊的正在征詢她和劉隊家屬的意見。”

  關宏宇聽完,嘬著牙花子:“就是說……那杯花生奶茶自從小周買來之後,直到送給劉長永,中間就沒易過手,是麽?”

  趙馨誠點點頭:“我把整個監控篩了一遍,從周舒桐送完奶茶離開,到劉隊中毒昏迷,隻有老周曾兩次出入他的辦公室。這可對他不怎麽有利。”

  關宏宇思索了片刻後:“小周那杯咖啡呢?”

  趙馨誠挑了挑眉毛:“她說她喝了,外賣杯扔在食堂門口的垃圾桶……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應該把那個杯子翻出來驗一驗……”

  關宏宇搖頭:“那杯咖啡肯定是安全的,凶手隻在花生奶茶裏下了毒。否則像砷汞混合物這樣的劇毒,小周根本不可能還能接受你的詢問。”

  趙馨誠皺眉:“難道凶手就認定劉隊一定會喝花生奶茶?”

  關宏宇扶著趙馨誠肩膀的那隻手用力拍了兩下,說:“或者說,凶手很確定,小周不會喝那杯花生奶茶。”

  說完,他撂下一句“保持聯係”,便往樓道拐角處走去。

  音素酒吧裏,崔虎對著一台筆記本電腦忙碌著,身旁站著關宏峰和劉音。

  劉音在一旁不停地催促:“離了你那個狗窩,效率怎麽變得這麽差啊?!”

  崔虎一邊敲打著鍵盤一邊申辯:“怎麽不,不說你這兒的破,破,破網速……”他隨口抱怨了幾句,很快就調出了85℃麵包店門口的監控錄像。往回倒了一段之後,終於看到了周舒桐進麵包店裏買完麵包和飲料後離開的畫麵。

  她的車停在了監控視角外麵沒有拍到,但她自己買奶茶的過程很清晰,看上去沒有任何可疑。

  關宏峰思忖著:“花生奶茶這類熱飲,我記得麵包店都是現調現賣……”

  崔虎接道:“對,對啊……難不成你懷疑是麵,麵包店的店員投,投毒?”

  關宏峰沒再說話,繼續盯著屏幕上的監控視頻,微微皺眉。

  崔虎也回過頭,隻見監控畫麵上,周舒桐手裏沒有拿著飲料和麵包,隻身急匆匆地跑進了麵包店。過了幾分鍾,她又從麵包店裏出來了,手上拿著移動電話,摁了兩下,收進兜裏,走開了。

  崔虎有些詫異地看著屏幕:“她怎麽又回去一趟?手機落了?”

  關宏峰咬著牙:“不管是因為什麽,她回麵包店的時候手裏可沒拿著飲料……能找到別的角度的監控嗎?咱們得想辦法看到她的車。”

  崔虎指著電腦屏幕上顯示的一幅規劃圖:“我仔細查,查過了,這這,這周圍無論是交通監控還是安防監控,沒有哪個能拍到她的車。”

  崔虎在電腦上打開了多張監控畫麵的截圖:“我,我查過這周圍的交,交通監控和安防,防監控,包括老關在她車上的時候,你看,就,就是麵包店門口路旁有盲區,能,能,能怎麽辦?”

  關宏峰湊近電腦屏幕,看著上麵九宮格一樣分布的監控截圖,指著其中幾張截圖問道:“這輛本田車,好像在機場高速的時候,就跟在我們後麵。”

  崔虎聽罷,又打開了幾個監控畫麵,都調出了葉方舟那輛本田車的截圖。

  關宏峰輕輕敲了下桌子:“查車牌!”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