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65節

手下回憶著,說:“不是三天就是四天前,晚上,10點11點吧……”

劉長永聽完之後,合上手機,站起身。郝亦加意識到劉長永要離開了,也禮貌地站起身:“應該不用擔心,聽說這個姓樸的在整個東北都很有名,而且是拿著免死金牌的,哪條道上的人都說不準什麽時候就用得上他,肯定當寶貝一樣供著。”

劉長永聽完之後,看著郝亦加,歎了口氣:“但願如此吧。”

這會兒日頭出來了,氣溫卻仍舊很低,關宏峰凍得哆哆嗦嗦,關宏宇架著他往公路方向走,邊走邊說:“你在刑偵支隊的時候看上去無所不能,到了這兒還真是慫得出奇。前麵就是公路了,堅持一下,肯定能搭上進城的車。”

關宏峰凍得快出說不話了。關宏宇把他架到路旁放下,往路兩邊看了看,看到遠處一輛卡車正朝這個方向駛來。他忙蹲下身,兩手扶著關宏峰的肩膀說道:“搭上車,你先回酒店休息。既然劉長永有可能已經來長春了,咱倆就別冒險一塊兒出現在城裏。樸森我去找。”說完,他不等關宏峰有任何異議,就跑到路中間揮動雙臂攔下了車,和司機簡單交涉後,他跑回來把關宏峰架到車上。朝司機和關宏峰揮了揮手,目送卡車開走。

劉長永進了酒鋪,往櫃台旁一坐。老板這次連問都沒問,直接上來給他倒好了酒。

劉長永摘下帽子,笑道:“照這麽喝,壓櫃的錢肯定不夠了。”

老板一樂:“見著人啦?”

劉長永點點頭:“他手下的人說,三四天前在紅旗街那邊好像看到過樸森。”

老板琢磨著:“紅旗街那邊老亂了,老樸去那兒幹嗎?”

劉長永喝了口酒:“甭管亂不亂,好歹人家沒一竿子把我支到後三家子去。”說完,他抬眼瞟著老板。

老板有點兒不好意思地摸著後腦勺:“嗨,那小子忒不講究。連人話都不會好好說,加上當時屋裏有幾個背了案子的,看他那做派,像公安,都準備掏家夥。我趕緊給他打發走,也算是救了他。再說,他後來……”正在這時,店門開了,關宏宇風塵仆仆、氣勢洶洶地走了進來。

劉長永回頭一看關宏宇,關宏宇也看到了吧台旁的劉長永和老板,三個人都是一愣。

老板見關宏宇來了,接著剛才的話茬繼續說道:“呃……他,他這不是來了麽……”

關宏宇飛快地思索了一下,隨後很自然地走到櫃台前,摘下帽子往櫃台上一摔,大刺刺地坐下來,扭頭問劉長永:“老劉,你大老遠跟著我跑到這兒來,不是為了跟這老哥合夥耍我吧?”

劉長永莫名其妙地看看老板,又看看關宏宇:“甭急著給我扣帽子,我還要問你呢!你借這次講課的機會跑來查樸森,為什麽不直說?”

關宏宇斜著眼:“直說?然後讓你們帶著探組大馬金刀地來這兒走訪,還有人肯開口麽?”

劉長永挖苦道:“不好說,但至少不用你跑去後三家子那麽老遠。你還是不相信支隊。”

關宏宇哼了一聲:“沒,我隻是不相信你。”

老板左看看右看看,打斷他們:“等等,我說二位,你倆還真是公安啊。”

二人一回頭,同時用“關你毛事”的目光瞪了眼他,他頓時不吭聲了。

兩個人躲到一邊,小聲交換了情況,劉長永把麵前剩的半杯酒喝完,又掏出五十塊錢壓在酒杯下麵,同時對關宏宇說:“我這會兒打算去紅旗街那邊轉轉。關隊有沒有興趣一起啊?”他也不等關宏宇回答,一推酒杯,朝老板點了下頭,起身離開了。

關宏宇運了運氣,站起身,剛要跟著劉長永出門,隨即又轉回頭,抄起桌上自己那杯酒一飲而盡,惡狠狠地指了下老板,把他剛要出口的話懟了回去,然後離開了酒鋪。

紅旗街那邊,胡同裏,兩個男的正在爭吵,沒吵幾句就變成互毆。關、劉從街邊走過,看著胡同裏的景象,互相看了看,沒做什麽,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他們就逐漸發現紅旗街這邊像個城中村,仿佛是另外一個世界。無論是過往的行人還是從兩邊平房裏進出的住家,都用警覺和不友好的目光盯著他倆。

他們走到一家小賣部,進門後,劉長永和氣地和店主打招呼,然後掏出樸森的照片,問道:“請問……您見過這個人嗎?”

店主似乎瞟了眼照片,卻沒有回答,隻是冷冷地盯著他們。他們接連詢問了很多人,運煤的工人、路過的老人、帶著小孩的大嬸、留著朋克頭的小青年,每個人都和店主的反應一樣,一言不發,隻是冷冷地盯著他倆看。

劉長永敲開了街邊的一扇門,門一打開,劉長永就愣住了,隻見門裏站著三四個相貌凶狠的彪形大漢,房間深處,傳來一個男人的慘叫聲。幾名彪形大漢都沒說話,隻是惡狠狠地盯著劉長永,而麵前的見聞似乎也讓劉長永有些失措,不知該開口說什麽。這時,從屋裏走出一個瘦小的中年人,長相倒還算秀氣。這人兩手都戴著塑膠手套,手套上和衣服上全沾著血。他走到門口,幾名彪形大漢主動側過身給他讓開了路。

中年男子走到門口,看著劉長永問道:“找我?”

劉長永正要開口,房間深處又傳來一聲慘叫,把劉長永的話咽回去了。中年男子意識到劉長永緊張的情緒,又低頭看了看自己手套上的血跡,安撫道:“哦,別怕,我是個大夫。”

劉長永暗自出了口氣,掏出樸森的照片說:“我在找這個人,不知道你有沒有見過他?”

中年男人盯著照片看了會兒,然後衝劉長永搖搖頭說:“沒有,從沒見過。”

關、劉二人觀察著他的表情,似乎覺得有什麽異樣,但又沒說出口。

三人相視沉默了片刻後,中年男子說:“你可以去寬平大路那邊瞅瞅,這邊都是住家,那……不好意思,我還得……”中年男子擺手指了一下屋裏。

劉長永忙說:“哦,不好意思,耽誤您了。”他把打印著照片的紙疊起來收回懷裏。就在他收起那張紙的時候,懷裏的玄鳳鳥叫了兩聲。劉長永忙把拉鎖拉大了一點兒,調整了一下籠子在懷裏的位置,把紙揣進兜裏。

玄鳳鳥的叫聲似乎引起了醫生的注意,他半轉身看著劉長永在懷裏調整鳥籠的位置,神情顯得有些舉棋不定。關宏宇看在眼中,不動聲色地往前跨了一步,攔住了門。旁邊的幾名大漢立刻迎了上來。醫生伸手一攔,問劉長永:“這是……小莊?”

關宏宇和劉長永被請進了一間空屋子裏,旁邊房間傳來的哀號聲逐漸弱了下去,最後安靜了。醫生走進屋裏,對跟在身旁的兩名大漢低聲說:“麻藥現在有效果了,你們盯著點兒他的心率和血壓。就是左邊第一個和第二個數兒,如果數字變紅了,就趕緊來找我。”隨後,他在房間裏坐了下來,摘下手套。

劉長永伸手指了下隔壁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問:“你的病人……?”

醫生盯著劉長永看了一會兒:“運氣還不錯,大部分送到我這兒的,運氣都不如他。”他從劉長永手上,接過鳥籠,打開了門。玄鳳鳥蹦到醫生的手上,他低聲道,“很多人來我這兒求的不是活命,隻是好死。一開始我還覺得照這麽幹下去,我跟賣麻藥的還有什麽兩樣?時間長了才發現,比起能緩解疼痛的藥物,他們更希望在這個世界上停留的最後一段時間裏,能有一個人陪在他身邊,哪怕是像我這樣的陌生人。”

關宏宇這時開口問道:“樸森還活著麽?”

醫生反問道:“你們為什麽要找他?”

關宏宇正要開口,劉長永伸手一攔他,答道:“一開始是想問他點兒事兒。現在問什麽,好像也不太重要了。就是想看看他。總覺得一個大活人不能莫名其妙地就沒了。”

醫生沉吟半晌,問道:“你是公安,沒錯兒吧?”

劉長永掏出證件,同時扭頭去看關宏宇。關宏宇表情自然地笑了一下:“我早就不是公安編製了。再說,這玩意兒偽造起來容易得很,你拿出來,人家也不一定信。”

劉長永還在琢磨關宏宇的話,醫生已經從他手上接過了證件。關宏宇在一旁補充:“他是津港市長豐刑偵支隊的,你可以現在打電話過去核實他的身份。”

醫生想了想,把證件還給劉長永:“你們看他也不會讓他變得更好。”

劉長永點點頭,表示理解:“也許吧,但有時候,你明明做不了什麽,卻總會想做點兒什麽。”醫生抬起頭,盯著他看了許久,把手上的玄鳳鳥還給了他,隨後站起身,示意他們跟上。

兩人進了屋,看到屋角的一張床榻上,樸森蜷坐在角落裏,雙眼裹著厚厚的紗布。過了半晌,劉長永聲音有些顫抖地問道:“他的眼睛……”

醫生在一旁歎了口氣,說:“不光是眼睛,連耳膜和舌頭都……他能一路僅憑著直覺摸到我這裏,簡直是奇跡。”

劉長永向前走了兩步:“可不是說……在東三省,沒有人……”

醫生諷刺地笑:“是啊,不管是誰幹的,他們確實沒有傷他性命。”

他邊說邊把兩隻手插進兜裏,看著劉長永,又看了看關宏宇:“在‘殘忍’這個命題上,我們總是格外地有創造力,對吧……”

劉長永看著樸森現在的樣子,滿臉的慘然。他回頭望著關宏宇,關宏宇走上前,坐在床沿旁,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握住了樸森的一隻手。樸森的身體微微抖動了一下,但沒有做出其他反應。關宏宇輕輕掰開他的手掌,伸手在他的手掌上寫字:誰把你弄成這樣的?

樸森一動不動地想了一會兒,摸索著伸手在關宏宇的手上寫字:你是誰?

關宏宇扭頭看著劉長永。劉長永走上前,接過樸森的手,在上麵寫字:你的朋友。樸森愣了愣,但很快在劉長永的手上寫:我沒有朋友。

劉長永盯著樸森看了會兒,從懷裏掏出鳥籠,打開籠子,把“小莊”放到了樸森的手上。“小莊”一蹦到樸森手上,樸森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他一手托著“小莊”,另一手撫摸著它,臉上浮現出驚愕的表情,隨即又逐漸變成了帶有某種喜悅的安心。

這時,劉長永在樸森手上又寫了起來:到底是誰?

樸森輕輕歎了口氣,抓過劉長永的手寫到:我自己。

劉長永既震驚又疑惑,看了看關宏宇。關宏宇遞了個眼神,示意樸森還在繼續寫:是我壞了規矩,才會遭到這種處置。

劉長永在樸森手上寫:你代理了一單生意,和津港有關的,對麽?

樸森點了點頭,在劉長永的手上寫著:到老還是貪心了一次。是我自己活該。

劉長永在他手上寫道:你的委托人是誰?

樸森在劉長永的手上寫了三個字。劉長永盯著他寫完這三個字之後,扭頭看著關宏宇,隻見關宏宇眯著眼,顯然也看清了這三個字寫的是什麽。

關、劉二人辭別了醫生,走了出來。關宏宇邊走邊在手機上偷偷發短信給關宏峰,短信內容“劉很可能要和我一起回酒店。你趕緊離開。”這時,兩人走到馬路旁,劉長永伸手攔下一輛出租車。

關宏宇正緊張地想找點兒借口拖延時間,劉長永卻對他說:“老關,你先回酒店休息吧!我自己走走。”

關宏宇愣了,試探地問道:“這天寒地凍的,你還瞎溜達什麽呀!你住哪個酒店?咱倆一車走唄。”

劉長永微微搖頭:“我想去那個酒鋪再喝兩杯,你先回去吧。”

關宏宇見好就收,上了車。

劉長永兩手插著兜,沿著街道繼續向前走。這時,迎麵走來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男人,頭上還戴了一頂厚實的狗皮帽子,劉長永問道:“請問……二道區是往這個方向走吧?”

男人聽到劉長永的問話,抬起頭看著劉長永,露出一張娃娃臉,但實際上他的年紀已經有四十上下了。他往劉長永正在走的方向看了看,說:“好像是走到頭往左拐吧。我也不太清楚,到那兒找不著您可以再問問。”

劉長永點頭說:“謝謝。”

往前走了兩步,劉長永回過頭說:“哎?聽口音您不像這裏人。”

“娃娃臉”回頭看著劉長永,笑了一下:“老哥,你口音也不是本地的。”

兩人相視一笑,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晚上,關宏峰和劉長永兩人托著餐盤,在櫃台結了賬,兩人落座後,都沉默無言地吃著飯。

過了半晌,劉長永似乎在自言自語地說道:“你大概會覺得,我連自己的女兒都處不好關係,怎麽總還有閑心來幹涉你。老實說,桐桐那邊,我也愁啊……不錯,我是反對她在一線做刑偵工作。不是因為給你做助理,而是咱們這行兒太過危險。從後三家子到紅旗街,隨時可能把任何一個人吃進去,連骨頭都不會吐,甭管你是不是公安。”

關宏峰略一思忖,平靜地對他說:“你就沒想過,小周之所以走上這條戰線,也是因為你麽?”

劉長永自嘲地笑了一下,抬眼瞟著關宏峰:“能拿這話給我當寬心丸兒,你當初怎麽不多影響影響你弟,讓他也幹公安不就沒事兒了。”

關宏峰被這一句戳中心事,神情有些尷尬。

劉長永則以為是自己把話說重了,也略顯尷尬。兩人相視片刻,不約而同地都笑了。

劉長永輕歎一聲:“老關,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在這件事兒上,我現在願意相信你了。”

關宏峰抬眼看著他,沒說話。劉長永把餐盤往前一推,歎了口氣:“幹了半輩子刑偵,我就沒見過下手這麽黑的。不管是你還是你弟,你們不可能做出這種事兒來。”

聽到這兒,關宏峰把餐盤往前一推,也不吃了。他兩手揣在兜裏,目光望向別處,出神了片刻後,他從兜裏掏出一條士力架,撕開包裝,掰下一半遞給劉長永。

診所門口,醫生正把樸森的照片遞還給戴著狗皮帽子的“娃娃臉”,搖了搖頭。“娃娃臉”道謝後走開了。醫生盯著“娃娃臉”的背影看了會兒,關上門,走回最裏麵的房間,隻見樸森坐在床頭,一手拿著帶殼小米,正在喂“小莊”。

他坐在那裏,沐浴著陽光,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就在關家兄弟和劉長永回到津港的那天,金山終於醒了。他躺在病床上,艱難地嘬著護工遞過來的一根吸管,喝了點兒水,又費力地喘了兩口氣,扭過頭,看著床前站著的劉長永。

劉長永盯著他,過了會兒,金山緩緩開口:“那批槍,是很早以前三哥收的一單大買賣。但聽說出貨的人跟三哥定過,這批槍不許往長江以北賣。三哥後來趕過來,也是為了攔著我出這批貨。”

劉長永沉默了一會兒,道:“知道當初把這批武器出給孟仲謀的那個賣家是誰麽?”

金山搖搖頭:“不知道。不過喝酒的時候,聽三哥念叨過兩句,賣家是津港的,好像……是個警察。”劉長永聽完,瞳孔立時收縮,雙眼一眯。

他無可避免地想起了在長春紅旗街的那間診所內,樸森最後在他手上寫的名字。

葉方舟。

此刻的葉方舟,正坐在一輛銀色本田轎車內。他邊盯著收費口的方向,邊焦躁不安地對著手機說:“你幫我跟大哥解釋一下,長春那邊,我也沒想到他們能查到這一步。但請大哥放心,我肯定會及時補救,挽回這個局麵……你就幫我轉告大哥,這次不管搞出多大動靜兒,我都會收拾幹淨……別跟我提這個,要不是因為他那套無厘頭的執念……這都什麽時候了,姓關的必須死!怎麽死不是死啊……我知道,事後我會跟大哥交代……”就在這時,周舒桐和關宏峰所駕駛的警車開過,駛向停車場收費口。

葉方舟見狀,立刻掛斷電話,開車跟了上去。

坐在副駕席上的關宏峰一邊拿手機發著信息,一邊有些心不在焉地道:“我已經不是隊裏的顧問了,你總不能把我送回隊裏吧。”

周舒桐笑了笑:“等下了高速,關老師要去哪兒我就開去哪兒。”

關宏峰消息已經發出,微微側頭笑了一下:“既然大家都認可我不在支隊兼任任何職務,你開警車來接我,違反紀律吧?”

周舒桐聽了這話,也有些不高興:“關老師說話的口氣真是越來越像劉隊了。”

關宏峰似乎感覺到周舒桐的不悅,微微一怔,順勢引開話題:“說起你父親,這次我倆在長春,終於有機會坐下來聊了聊。他不想你做刑警或是一線刑警,並不是因為覺得和你待在同一個支隊有什麽尷尬,也不是因為周巡把你指派給我做助手——你的父親從基層公安一路做到副支隊長,真的都是靠混上來的麽?從我剛進支隊起,他就是老刑警了。我看到的,和他這麽多年親身經曆的,都說明了一樣的道理,那就是——刑偵是份非常危險的工作,外勤人員尤甚。”

周舒桐想要反駁:“可……”

關宏峰抬了下手,打斷她:“好好想一想,就你自己來支隊這段時間經曆過的案子,危險還少麽?”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