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64節

  關宏宇也笑:“這兒既沒逃犯,也沒命案,肯定沒什麽值得你發揮的。再說了,別那麽悲觀,咱們離文明世界的直線距離並不遠。隻要繞過這座該死的山,就有熱騰騰的酸菜白肉鍋在等咱們了。”

  關宏峰猶豫道:“可劉長永……”

  關宏宇擺了擺手:“先甭考慮那麽多,就算劉長永真的已經來了長春,等咱們出去之後,自然有辦法應對。”

  關宏峰看著他在火堆前的背影,歎了口氣,說:“說實話,如果沒有我這個累贅,你早就走出去了吧?”

  關宏宇愣了一下,也挺感慨:“這都一年了,真說不好咱倆誰是誰的累贅。”

  關宏峰舒展眉頭,把手裏的士力架掰成兩截,遞給關宏宇一半。關宏宇接過來,一邊啃著一邊說:“咦?好像你那一半比較大哎……”

  外頭風依舊很大,洞裏頭也算不上暖和,但不知道為什麽,兩個人都覺得現在這情況,也算不上多糟糕——好像無論到了什麽地步,都有人跟你站在一起。

第二十章 白夜

  平壤館和一般會所裏奢華典雅、昏暗曖昧的氛圍不同,全部是一派紅黃相間的豔色裝飾,而裝修格調仿佛像建國三十年內的人民大會堂。一名身著朝鮮傳統服裝、身材高挑的朝鮮女服務員正俯身為一名客人點煙,手上拿著的一次性打火機正是平壤館自己定製的紅黃相間的那款。不遠處,劉長永手上攥著樸森丟在銀行的那個打火機,看著服務員手裏的打火機,暗自比對著,兩者一模一樣,一麵用中文印著“平壤館”的照片,另外一麵用朝鮮語寫著“友誼地久天長”。

  這時,一名身著朝鮮傳統服裝的女經理走了過來,對劉長永微微鞠躬,用有些生硬的漢語說:“對不起,先生,這裏隻對會員開放。”

  劉長永把打火機收回兜裏,抽出一張監控視頻的放大截圖,上麵是樸森的照片,他向女經理展示了一下照片,問道:“請問一下,這個人最近來過嗎?”

  女經理匆匆瞟了一眼照片,看著劉長永的目光多了幾分戒備,繼續用生硬的漢語問:“對不起,您是會員嗎?”

  劉長永歎了口氣,搖搖頭,掏出了證件。

  雪洞外的曠野中,天已經黑了下來。野外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遠方不時傳來一兩聲類似於狼嚎的獸吠。

  關宏峰一直很緊張地看著洞外的黑暗。關宏宇剛在洞口處挖了一道雪溝,爬回洞裏,探出雙手靠近洞口的火堆取暖,低聲道:“估計到後半夜的時候,氣溫會再下降十度左右,就算咱們通宵都生著火,也得盡可能讓下沉的冷空氣順著這道溝往外走,把暖空氣留住。”

  他扭頭看了看,發現關宏峰滿臉的不安,笑道:“你睡吧,放心,我會一直看著火。”

  關宏峰立刻反對:“那怎麽行?你也不能一宿不睡啊!”

  關宏宇笑道:“一宿不睡是小事兒,火要是滅了,你的黑暗恐懼症肯定會爆發——說起來我一直很好奇,你睡覺的時候一閉眼不也黑咕隆咚的?恐懼症不會爆發嗎?”

  關宏峰笑了笑,說:“你沒注意到我從來都是開著燈睡覺嗎?透過眼瞼,同樣可以感光的。”

  關宏宇聽完,似乎放下心來,點點頭,露出一絲頑皮的笑容,拿起根樹枝,在雪洞的牆上捅了個小洞,對關宏峰說:“起夜的話就對著裏麵尿吧!尿完之後拿團雪塞上,尿酸分子揮發不出來,所以不會有什麽味道的。出了這個小窩去解手,保證瞬間凍得你一柱擎天。”

  關宏峰也笑了,說:“你這德行真不像是個要當爹的。”

  關宏宇也笑:“沒有啊,我是打算等孩子大點兒的時候,可以拿他大伯在雪地冰屋裏鑿壁小便當做枕邊故事講。”

  關宏峰樂了,說:“預產期知道了嗎?”

  關宏宇道:“還有不到倆月。”

  關宏峰又問:“男孩女孩?”

  關宏宇一攤手:“沒錢塞紅包,不知道。無所謂啦,都說男孩是建設銀行,女孩是招商銀行。隻要是銀行我都愛。”

  關宏峰道:“想好名字了嗎?”

  關宏宇搖搖頭,顯然還沒考慮過這事兒,說:“呃……咱們家是排字兒的吧?我記得從爸那兒開始是……”關宏峰在旁提醒:“廣、圖、宏、韜。”

  關宏宇聽完一挑眉毛:“那叫關饕餮?”

  關宏峰哭笑不得:“不是那個字兒!”

  關宏宇擺擺手:“唉……我肚子裏墨水沒你多,這活兒就交給你了啊。”他略微頓了頓,似乎忽然有些感慨,“哥,其實我很高興知道自己有孩子,甚至還能有機會親眼看到他出生。真的。”

  關宏峰聽完之後,微微有些動容,沒說話。

  幾名當地派出所的幹警跟女經理在交談,過了一會兒,一名幹警走到劉長永身旁,說:“不好意思劉隊長,一場誤會。快到年根兒底下了,拿著咱們證件冒充警察到處詐騙的事情時有發生。這裏又是中朝貿易的合作企業,警惕性比較高,也請你理解。”

  他把劉長永剛才出示給女經理的那張樸森的照片還給劉長永,說:“我剛才問過她了,她也查了一下,這個樸森既不是這裏的會員,也沒人對他最近是不是來過有印象。”

  劉長永一挑眉毛:“你知道他叫樸森?”

  幹警笑了笑:“樸老狗嘛,都知道他。就是個情報販子。不過做事比較講究,為人也還算厚道,沒摻和過什麽犯法的事兒。”

  劉長永道:“這個人失蹤好幾天了。我倒是沒發現他有什麽被人劫持或加害的跡象。本想找他問點兒事,但卻找不到他,他常去的那個酒鋪和他家裏都沒有人。”

  幹警想了想,一攤手:“算不上稀奇,他們這類人,經常會說沒就沒。等到大家都忘得差不多了,整不好自己就蹦出來了。再說,他要真失蹤了,家屬肯定會來報案。”

  劉長永看著幹警無所謂的樣子,皺了皺眉:“他好像沒有什麽家人,唯一的兒子也在國外。”

  幹警笑了笑:“那還沒準兒是出國去看兒子去了呢!嗨,沒關係劉隊長,實在不行你留個聯係方式,什麽時候他在這邊露頭了我通知你。”

  劉長永看著那名幹警,目光顯得有些暗淡,又掃了眼正在和另一名幹警說話的女經理,注意到她手上拿著一個大本,低聲道:“能讓我看一眼這裏的會員名冊嗎?”

  幹警顯然已經有點兒不耐煩了,但還是點點頭,走過去跟女經理說了幾句,把名冊拿了過來遞給劉長永,同時叮囑道:“看看就得了,人家說了得保護客戶隱私,別拍照,也別複印啊。”

  劉長永邊點頭,邊翻看會員名冊。會員名冊做得非常豪華,裏麵不但有各會員的登記信息,居然還附著會員的照片。

  劉長永順著名冊一頁頁往下翻,沒翻出幾頁就愣住了。隻見名冊上第0119號,一個名叫“葉曉丹”的會員,照片赫然是葉方舟。

  他不動聲色地關上冊子,跟那幹警打了個招呼,回了酒店。

  關宏峰的電話仍舊無法接通。

  在酒店大堂經理的帶領下,劉長永打開了關宏峰入住的5206房間,裏麵沒有人,也沒有任何關宏峰遭遇意外的痕跡。他多少鬆了口氣,但仍舊不放心,還是去了一趟租車行。

  這一趟還算有些收獲——他得到了一個地名兒,那工作人員說,客人走的時候,的確是問了道兒的,說要去個叫“後三家子”的地方。

  他一打聽,地頭遠得很,已近淩晨,天還黑著,這會兒是過不去了。他在附近兜來兜去,最後還是去了那個小酒館。

  酒鋪裏隻有兩個客人趴在桌子上睡覺,老板正在給屋裏的爐子添煤。看到劉長永一臉疲憊,老板愣了一下,隨後搬了把椅子放在火爐旁,向他指了指。

  劉長永步履沉重地走到火爐旁坐了下來。老板從櫃台裏拿了一小壺燙好的酒和半盤餃子,走過來,把酒壺和餃子都放在爐台上,給劉長永倒了杯酒,然後遞給他一雙筷子,說:“你這是擱馬路上凍了一宿啊?”

  劉長永放下筷子,拿過酒杯喝了一口,勉強地笑了笑:“我從沒想到北方可以冷到這種程度。”

  老板給自己也倒了杯酒,一邊倒酒一邊問劉長永:“沒找著人啊?”

  劉長永目光黯淡地搖了搖頭:“我查到了你們這兒一家叫平壤館的飯店,線索就斷了。”

  老板點點頭:“我知道那兒。你查得已經挺深了,外地人一般都不知道那兒。”

  劉長永舉起酒杯的動作停了下來,看著老板思索了一會兒:“外地人……你是說,要是我自己去……”

  老板喝了口酒,從懷裏掏出那隻玄鳳鳥,把籠子放在離火爐不遠的地方,看著小鳥說:“自己去?沒人告訴你你上哪兒找去?”

  劉長永聽完之後,似乎想起了什麽,忙放下酒杯,掏出手機,說:“喂?平壤館嗎?不好意思這麽早。我是咱們的會員,我姓葉。哦是這樣,剛和朋友聊天提起你們那地兒,挺不錯的,他們有機會也想過去看能不能辦個會員什麽的……對,我想問一下,咱們的會員卡號碼可以挑嗎?還是……哦,隻能按順序是吧?好的,謝謝!”

  他掛上電話,若有所思。

  葉方舟的那一頁,登記的名字是葉曉丹,向後翻一頁,是個麵部帶有明顯朝鮮族特征的女性,而前一頁,則是一個五十歲上下的中年男子,名字叫郝亦加。他一抬眼皮,看著老板說,低聲問:“郝亦加這個人……”

  老板疑惑地“嗯”了一聲,說道:“你認識郝哥?”

  劉長永來了精神:“談不上,你認識?”

  老板想了想:“郝哥啊,從外地來的,老有錢了。他原來好像是沈陽那邊的,幾年前到我們這邊開礦,一下就發財了。說起來去年的時候,他也來找過老樸買消息。”

  劉長永拿起酒杯,把裏麵的酒一飲而盡,放下杯子說:“我該去哪兒找他?”

  曙色初露,連夜的大雪幾乎已經把雪洞都埋上了,關宏宇踩滅洞口火堆裏的遺燼,一邊收拾好行裝,一邊對關宏峰說:“加油!今天再要走不出去,我真得冒險去逮隻狼給咱們倆吃了。”

  關宏峰從雪洞裏鑽出來,明顯休息得不是很好,一臉的疲憊:“狼是國家保護動物,你不想罪上加罪吧?”

  關宏宇無所謂地聳聳肩:“虱子多了不怕癢……出發吧!”

  劉長永在一名赤膊、紋身、腰上纏著浴巾的彪形大漢的帶領下,走進一間洗浴包房。隻見包房內的景致頗為壯觀,這名彪形大漢走到一個溫泉瀑布後麵,不一會兒,從溫泉瀑布後麵鑽出一個光著身子的中年人,正是郝亦加。

  郝亦加接過手下遞來的浴巾擦了擦頭發和臉,一路淌著水走過來,伸出手和池子外頭站著的劉長永握了握,說:“我是郝亦加,你就是劉警官吧?找我啥事兒?”

  劉長永蹲下身,說:“很抱歉打擾你,郝總,我不是來查你的,隻是想找你問點兒事。”

  郝亦加從浴池裏爬出來,接過浴巾圍在腰間,又接過手下遞給他的雪茄,往浴池邊一坐,說:“啥查不查的!咱都是本分做生意的,有啥要問的老哥你盡管說。”

  他回手招呼手下:“去,給劉警官搬個椅子,這到處都濕了吧唧的,人家不得坐!”

  劉長永掏出手機,按了幾下,調出葉方舟的照片,給郝亦加看,問道:“你認識這個人嗎?”

  郝亦加看了一眼,眼睛眯了一下,說:“哦,小葉啊,認識。”

  這時,郝亦加的手下給劉長永搬來一把椅子,劉長永點頭致謝,坐在椅子上,脫下外套,順手把懷裏“小莊”的籠子掏出來放在腿上,繼續問道:“你們是……”

  郝亦加看到劉長永居然從懷裏掏出一隻玄鳳鳥,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毛,不等劉長永的話說完,就接著說:“嗨,前兩年我在這邊多拿了兩個礦,靠雙陽縣那邊的。但咱不是外來戶麽,本地人不買賬,都是一群坐地炮,就是死活不讓開,方方麵麵的關係我都找了,也整不了他們,可我這開采權也是花錢買的,手下這麽多工人,人吃馬喂的天天都在賠錢。後來我也沒招了,聽說道上有個叫樸森的,想找什麽人都可以去問他,價錢也算公道。我這也是病急亂投醫,就找人去打聽他在哪兒,然後親自去拜會了他,把事兒跟他一說,他就讓我找這個姓葉的,說這個人好像很擅長處理這種事兒。”

  劉長永點點頭:“然後你就聯係到了他。”

  郝亦加道:“對啊,這個姓葉的在津港,我去把他接到這兒來,一路好吃好喝,也跟他說清楚了我的情況,不過我看不上這小子——心眼太多,做人不場麵……說白了就是不對路唄!不過看不上歸看不上,他確實挺有一套。擱我這兒沒待兩天就走了,過了一個禮拜,礦脈地頭上挑事兒的那撥人裏,幾個領頭的據說都沒了。沒有牽頭的,剩下的那些也就鬧不起來了。”

  劉長永聽完一眯眼,說:“這麽好使,價格不便宜吧?”

  郝亦加笑了一下:“看跟什麽比,單說數是有點兒嚇人,不過要跟礦裏的出產比,那都不叫事兒。”

  劉長永又問:“失蹤了好幾個人,你就沒想過出了什麽事兒?”

  郝亦加笑著道:“不用想,警察都來找過我。”

  劉長永道:“然後呢?”

  郝亦加擺了擺手:“然後?沒然後啦。我哪知道他們怎麽沒的!我是花錢找了這個姓葉的幫忙平事兒,可他也沒跟我說怎麽平啊!再說了,不就失蹤了幾個人麽?誰知道他們是不是自個兒跑丟了?”

  劉長永聽完之後,琢磨著:“可畢竟失蹤了幾個人,這事兒就這麽過去了?”

  郝亦加咧開嘴笑了笑:“劉警官,你們大城市來的可能還不大適應。東北這種地兒,天吃人,地吃人,何況有時候還有人吃人。有了沒了的,都很正常,算不上事兒。”

  劉長永長吸了口氣,說:“這個姓葉的,後來還跟你有來往嗎?”

  郝亦加搖搖頭:“沒啦,年關的時候本來我還想打個電話跟他客氣客氣,結果發現他的電話已經停機了。嗨,想來也正常,他這種人,怎麽可能總抱著一個號碼用?”

  劉長永不死心:“那……他近期來過這裏嗎?”

  郝亦加有些無奈,仍是搖頭:“就算來過,我肯定也不知道。你要非得找他,不如像我當初一樣去問樸森更靠譜。”

  劉長永歎了口氣:“其實我要找的就是樸森。”

  郝亦加有些詫異地一抬頭:“樸森?他不就在那個……”

  劉長永搖搖頭:“他不在那個酒鋪。事實上,他已經一個多禮拜沒出現了。”

  郝亦如皺眉:“啊?可是……我前兩天還聽……”

  他一扭頭,對身旁描龍畫鳳的手下說:“小東,你前兩天跟我說不是在哪兒見著樸森來著?”

  那手下走近兩步,恭恭敬敬地接著道:“就在紅旗街那邊,跟湖西路交匯的那口兒,我就看著個背影,但應該是他。”

  劉長永聽完,扭頭看著那名手下,說:“能不能把時間說具體一點兒?”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