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63節

  劉長永微笑著點點頭,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很烈,他皺著眉頭一抽鼻子,老板衝他一樂:“自己釀的頭鍋,有點衝,是吧?”

  劉長永揉了揉眼睛,掏出手機撥了個號。隨即,櫃台上的黑色座機響了起來。老板臉色微微一變,盯著劉長永又看了看,緩緩走到櫃台的另一邊,接通電話。

  劉長永低聲對著手機說:“老板,找一下樸森。”

  老板沉著臉。“他不在。”說完,他緩緩掛斷電話,走回到劉長永對麵,琢磨著問道,“你跟臉上有疤那小子是一夥兒的?”

  劉長永微微一愣,隨即和善地笑了笑:“也是,也不是。得說就嘮嘮,不得說,我喝我的酒。”

  老板坐了下來,拿袖子擦了兩下櫃台,也笑了:“上點兒歲數的,就是比小年輕兒講究。”隨後,他又拿出一個酒杯,給自己也倒上酒,邊喝邊對劉長永說:“老樸擱我家喝了得快二十年了……那陣子還是俺家老爺子在這兒管店呢!老樸那陣兒剛離婚,窮困潦倒,俺家老爺子經常賒酒給他。來俺家店喝酒的人,都是下九流的,啥能耐沒有,可個個都知道外麵四道兒上的小道消息。你說這老樸也確實能耐,就他能聽出來這幫酒鬼說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慢慢地有的人開始發現到老樸的消息越來越準確,從他這兒打聽到的消息,肯定準秤兒,就都願意找他打聽事兒。從免費到收費,從五塊八塊的酒錢到一條消息上萬,老樸就這麽混出來了。因為他這能耐讓俺家店一直維持到現在。”

  劉長永點點頭,一邊小口嘬著杯子裏的酒,一邊打趣說:“受你家兩輩人的照顧,他每筆生意不該給你提成嗎?”

  老板正色道:“我喜歡老樸這個人兒,講究,隻賣消息,不摻和什麽事兒,所以咱也得講究,隻收他酒錢,不摻和他賣消息。”

  他停頓了一會兒,也換上調侃的語氣:“而且你知道嗎?光借著給你這類人講他的故事,我都賣出去多少缸酒了……”

  劉長永攢著眉說:“他有多久沒來了?”

  老板歎了口氣:“個把禮拜了吧。這些年來,他除了生病,天天都來,隻不過呢,這次病的時間確實有點長。我打算這幾天找個日子提前關店去看看他呢。”

  劉長永聽完一揚眉毛:“哦?你知道他住哪?”

  老板樂了一下:“老樸住的地兒誰都知道,就陶家窩堡長青磚廠馬路對麵,有一座臨路建的二層小樓,他就在二樓上樓梯之後左手第二個門。”

  劉長永覺得頗有些詫異,問道:“像他這種身份,誰都知道他住哪兒,不會有危險嗎?”

  老板也一咧嘴:“你放一百個心吧!知道有多少人指著老樸的消息吃飯麽?道上早有人放過話,誰敢傷老樸性命,那就是跟整個東三省作對。”

  批發市場裏人來人往。關宏宇穿梭在人流中,操著非常不標準的東北口音,不停地到處問:“哥,姐,是不是後三家子來的,是不是要回後三家子?”

  繞了一大圈,總算有個男的扭頭打量他:“幹啥啊?”

  關宏宇喜出望外,拿出五十塊錢和一瓶酒,往那人懷裏一塞,誠懇無比地道:“搭車。”

  農用三輪車在小路上行駛,關宏宇坐在後麵的拖鬥裏,盡管凍得哆哆嗦嗦,還是來回觀察著路兩側的情況。經過一個路段時,路肩側有一片明顯衝下坡的車轍痕跡。他連忙拍了拍駕駛室的鐵皮殼子,三輪車停了下來。關宏宇跳下車,隔著玻璃對駕駛室裏的人大聲喊:“稍微停一下!我很快就回來。”駕駛室裏的人一手扶著方向盤一手拎著酒瓶子往嘴裏又送了一口,滿臉醉意,也搞不清是不是聽清了他的話。

  關宏宇顧不上許多,跑到路肩處,跪到地上探頭往雪坡下麵張望,依稀辨認出陡坡底端有一輛撞進雪堆裏的麵包車,車旁邊,還躺著個人。他掏出手機看了看,發現這個地方沒有信號,連忙起身跑向農用三輪車,邊跑邊對車裏人喊:“有人開車滑到坡下麵去了!趕緊……”

  不等他說完,農用三輪車已經發動開走了。

  關宏宇站在雪地裏愣了半晌,低聲咒罵了一句,跑回到路肩處,又往下看了看,隨後站起身,把渾身上下收拾利落,順著雪坡滑了下去。

  關宏峰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已經坐到了車裏。他揉了揉腦袋,怎麽也想不起自己是怎麽上來的,正疑惑間,駕駛室的門開了,關宏宇探頭進來:“醒啦?真有你的,渾身上下沒受什麽傷,非跑車外麵躺著,我要晚來會兒,你就成冰雕了。”

  關宏峰微微起身,這才意識到車子已經發動了,車子內部變得很暖和。

  關宏宇關上車門,繞了半圈,坐進副駕駛席裏:“防凍液差不多已經漏光了,不知道這車還能發動多久,不過我剛才檢查了一下,前輪的半軸都折了,開肯定是開不動。這兒又沒手機信號。你看咱倆是趁天亮一起往外走,還是我出去找救援?”

  關宏峰活動了下略微僵硬的手腳,抹了把臉:“出事兒之前周巡給我打電話,信號雖然不好,但印象裏他好像說是劉長永也過來了。”

  關宏宇聽完一愣:“劉長永,他來湊什麽熱鬧?”

  關宏峰搖搖頭:“不知道,電話斷了。但劉長永要是來長春,肯定會想辦法聯係我,咱們最好能在天黑之前回去。後三家子那邊,可以另找……”

  “得了,你歇歇吧。”關宏宇趕緊拍著他的肩膀打斷了,“後三家子你就甭想了,那是酒鋪老板為了把你支走隨口瞎說的。”

  他擦了擦車玻璃上的水汽,指著他們滑下來的那個雪坡,問道:“這個坡你爬得上去麽?”

  關宏峰探著身子看了看,發現那個雪坡非常陡,而且也沒有什麽枯萎的植被類的可供攀抓,搖了搖頭。

  關宏宇打開車門:“那咱們就得抓緊沿山穀走出去。再有幾個小時,天就該黑了,這地兒可不能再待了。”

  關宏峰點點頭,跟著他下了車,走了幾步之後又回頭望了望那輛麵包車,和他們滑下來的那個雪坡,遲疑地問:“如果沒有我,你自己是不是就能爬上去了?”

  關宏宇正從車裏拿出工具箱,邊把工具箱擺在地上看,邊朝關宏峰翻了翻白眼:“開什麽玩笑,這陡坡誰爬得上去啊!”

  兩個人沿著山路,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關宏峰邊走邊看著周圍的景色,感歎道:“幹刑偵這麽多年,全國差不多都走遍了。可別說,還真是第一次來長春。”

  關宏宇笑道:“哎,我記得咱爸不是48年在這兒出生的麽?”他忽然認真起來,低聲道,“哥,你比我孝順。真的,其實從十年前爸病重開始就一直是你在支持這個家。”

  關宏峰微微搖了搖頭,低著頭說:“隻是咱倆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關宏宇一挑眉毛:“說得也對。這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可都快當爹了,你還是老光棍一條呢,哈哈。”關宏峰無奈又好笑地搖了搖頭。

  兩個人又走了一會兒,天開始黑了。關宏宇叫了停,從工具箱裏拿了把除冰鏟,在一個雪坡的位置挖洞,低聲囑咐:“再有一兩個小時天就該黑了。你去那邊兒撿點樹枝兒,咱們恐怕得在外麵忍一宿了。”

  關宏峰想說點兒什麽,但是又沒主意,隻能轉身去撿樹枝兒。

  關宏宇在後麵喊住他,指了指工具箱:“帶上手鋸。要是碰上狼的話,別慌,別躲眼神兒,也別背身兒逃跑。”

  他不說還好,一說,關宏峰臉色都白了,他看了看手裏的那把小鋸子:“真碰上了,這東西……管用?”

  關宏宇回頭瞟了他一眼:“想什麽呢,那個是拿來鋸樹枝兒的。打狼不好使。”

  隨即,他看到關宏峰臉上的表情,笑了,安慰道:“不用擔心,沒那麽邪乎。對於狼來講,咱們都算體型龐大的不速之客,誰怕誰還不好說呢。”

  關宏峰忐忑不安地走出去,回過頭又問關宏宇:“可你……一個人……萬一碰到它們……”

  關宏宇滿不在乎地朝他眨了眨眼:“那我晚上就請你吃狼肉。”

  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劉長永到了酒館老板提過的長青磚廠。地方算得上偏僻,他順著樓梯來到二樓,站在二樓的走廊上看了眼外麵,隻見四下一片棚戶區的景象,在陰鬱的雪天中顯得格外破敗。劉長永皺皺眉,走到樸森家門口,敲了敲門,沒有人應門。他又敲了幾次,貼著鐵門聽了聽,屋裏沒有動靜,自己的耳朵和臉倒險些被凍在門上。他心裏覺得納悶,一手揉著臉,伸手試探性一擰門把手,門竟然開了。

  劉長永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推開門,在門口喊了一句:“有人嗎?樸森?”

  屋裏一片漆黑,無人應聲。他邁步進門,捋著牆邊摸了半天,沒找到燈的開關,隻摸到一根繩。劉長永輕輕拽了拽,意識到是燈繩,拉了一下,燈亮了。

  劉長永這才看清,樸森的家就是個十幾平米的小屋。一張單人床,兩個小櫃子,近門的位置有個爐子,但沒生火。爐子上放著個茶缸,裏麵的水已經凍成了冰坨。

  劉長永隨手帶上門,看了一眼,發現門上壓根就沒有鎖,隻在內側有一個簡易的插鎖。也就是說,隻有主人在家的時候,才能從裏麵插上這道門,如果主人不在家,屋門就是不設防的。劉長永小心翼翼地在屋子裏邊走邊檢查,發現樸森的住所一無長物,床腳和床底下碼放著很多空酒瓶。小櫃子裏麵放的也多是禦寒的衣物和被褥。床頭位置的牆上,貼著一張照片,顯然是樸森離婚之前一家三口的合影。

  劉長永從床頭輕輕揭下照片,收進懷裏,又環視了一圈屋內,發現也找不到什麽有用的線索,便轉身向外走。

  他關上燈,帶上門,又觀察了一下門把手,想看看有沒有破門而入的痕跡。隨即意識到這扇門連鎖都沒有,無需破門。自嘲地笑了一下,直起身,看到門口走道裏堆的各種破爛中有一個塑料袋,他把手伸進塑料袋抓了一把,發現是帶殼的小米。他愣了一下,把小米舉在眼前看了看,思索片刻之後,把小米扔回袋裏,又匆匆推門進了樸森的房間。

  劉長永打開燈,一邊在房間裏四下觀望,一邊東翻西翻。最後,在床上胡亂擺放的被褥和衣服下麵,找到了一隻黃色的鸚鵡類小鳥,是隻玄鳳。玄鳳鳥顯然又冷又餓,縮在被褥裏虛弱地微微睜眼,看著麵前忽然出現的人類。

  劉長永愣了愣,將它捧了起來,又在房間裏轉了一圈,仍舊一無所獲。

  他回到酒店,也不急著回房,坐在一樓大堂的沙發裏,膝蓋上站著那隻玄鳳鳥。小鳥顯然已經恢複了精神,正在吃劉長永右手手掌裏的帶殼小米。他看著小鳥吃食,麵上罕見地露出了笑容,過了會兒,想起了什麽,開始撥打關宏峰的手機——仍舊無人接聽。

  他拎著手機,想了想,隻能再打給周巡。

  周巡倒是很快接起:“你在哪兒呢?”

  劉長永笑道:“長春。我就在關隊下榻的酒店裏,不過我還沒見著他。我來了之後,走訪了樸森的事兒,他常去的那家酒鋪說,他已經有一周沒露麵了。我去了他家裏找,也沒有人。”

  周巡似乎歎了口氣:“你這人啊,非要做這無用功。這下踏實了吧?”

  劉長永苦笑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還是覺得這事處處透著古怪,等關隊回來我想跟他商量商量……不過,我今天打關隊的電話,好像一直不在服務區。”

  周巡那邊突然傳來小汪的一聲驚呼,周巡罵了一聲。

  劉長永愣了一下,緊接著,周巡在電話裏語速飛快地說:“人家沒準去會老相好了……就你仨鼻子眼多出一口氣,你管老關幹嗎去了呢!完事兒早點回來吧!”

  劉長永疑惑地問:“你那兒怎麽了?”

  “跟你講電話沒留神,蹭著輛夏利!”周巡沒好氣地說,“我懷疑我最近犯太歲!開哪輛車哪輛就出事兒!”

  周巡那邊掛了電話,劉長永思索了片刻,把腿上的玄鳳鳥收進一個小籠子裏,把籠子揣進懷中,走到酒店前台,低聲詢問:“還是那個姓關的客人,你們幫他查詢的是哪家租車公司?方便幫我問一下嗎?”

  他搜集完了信息,沒急著去車行,還是順路先去了先前那酒館。

  黃色的玄鳳鳥在櫃台上蹦蹦跳跳,啄食著散落在桌上的帶殼小米,酒吧老板坐在櫃台後,疑惑地看著這小家夥,低聲道:“老樸就算有事兒出門,也不會把‘小莊’扔家裏。”

  劉長永握著溫熱的酒杯,看著老板說:“這鳥叫‘小莊’?”

  老板點點頭:“好像是他兒子的名兒,他養著可有些年了,從來都是同吃同睡,從不離身。有一回有個老太太從他這兒買消息卻給不起錢,就把這一對兒鳥送給他了,但是其中一隻沒過兩天就死了,所以他對剩下這隻格外照顧,從不離身……他家裏裏外外都看過了?會不會是……”

  劉長永搖了搖頭:“我沒看出有什麽打鬥的痕跡,不過他家連門鎖都沒有,似乎也不需要使用什麽暴力就可以破門而入。哎對,既然眾所周知他是開口值萬金的人,怎麽會住得那麽……”

  老板一笑:“你咋不問他那麽趁錢,為啥還來我這兒喝酒呢?唉……老樸重情義,做人也講究,離婚之後他老婆孩子去加拿大了,這些年他一直往那邊寄錢供養,自己基本沒啥開銷。”

  劉長永聽完之後,思索了片刻,掏出五十塊錢放在櫃台上:“一半天兒的,暫時幫我照顧一下這隻……叫小莊對吧?”

  老板點點頭,把五十塊錢推了回來,說:“我就收酒錢。”

  劉長永沒碰錢,笑道:“先押櫃吧,我還會再來。”

  他站起身往外走,老板在後麵叫住他:“你為啥那麽著急找他?老樸不一定知道你想問的事兒。”

  “這和消息沒關係。”劉長永低聲道,“這麽個大活人,總不能憑空就沒了,是吧?”

  老板略微譏誚地搖了搖頭:“每年入冬一場大雪,總有些人就此消失。等到開春兒,有的會自己出現,有的會被找著,也總有一些找不著。”

  劉長永看櫃台上的“小莊”,輕聲道:“如果是這樣,那誰都沒辦法。但如果他像這隻鳥一樣,正奄奄一息地躺在某個角落裏,我想趁還來得及,伸把手。”外頭寒風淩冽,他裹緊了衣服,毫不猶豫地鑽入了風雪中。

  他首先想到的,是金錢交易,第一個去的地方,就是附近的銀行。

  銀行經理從一名職員的手上接過兩張紙,看了看,遞給劉長永,有些為難:“這麽做真的違反規定啊,回頭你可千萬得把介紹信給我補回來。”

  劉長永點點頭,接過那兩頁紙,上麵是樸森向境外轉賬的流水單。他翻著單據看了看,發現樸森基本上每個月都會往一個境外賬戶上轉賬幾萬元人民幣,心中一動,問道:“對方賬戶是哪裏的?”

  銀行經理說:“溫哥華。”

  劉長永沒說話,繼續往下看,一直看到最後一筆是在一周以前發生的,而這筆轉賬有兩百萬人民幣。他敲著單據上兩百萬的數字,琢磨了會兒,抬頭對銀行經理說:“我需要看一下監控錄像。”

  錄像很快被調出,五十歲上下的樸森正坐在銀行服務窗口,辦理轉賬業務。

  劉長永仔細觀察著樸森的坐姿,並沒有看出他有什麽緊張或不安的表現。這時,銀行經理帶著一名櫃員走進監控室:“這位就是當天給樸森辦理業務的櫃員。”

  劉長永扭頭看著那名銀行櫃員,指著監控錄像裏的樸森問道:“這個人那天辦理業務的時候,有沒有什麽奇怪的表現?”

  銀行櫃員努力地回憶了一會兒,搖頭道:“沒有,隻不過因為數額比較大,而且還是境外的跨行轉賬,所以辦理的時間稍微有點兒長了。顧客可能等得稍微有點不耐煩了,我記得他吃了兩塊外麵放著的免費水果糖,喝了一杯水,啊對,走的時候還不小心把一個在手上擺弄的一次性打火機落窗口了。”

  劉長永想了想:“打火機?現在在哪兒?”

  這要求有點奇怪,銀行櫃員愣了愣,下意識道:“按規定交給當班兒的業務經理了。雖然是個一次性打火機,但我們有規定,客人遺失的任何物品都得交由業務經理保管……這種小東西一般客人不會再回來找吧?”

  劉長永又扭頭看監控視頻,注意到在監控裏,樸森確實在手上把玩著一個紅黃相間、顏色鮮豔的一次性打火機。他一指監控畫麵,說:“就是這個打火機嗎?”

  櫃員看了眼監控畫麵,點頭說:“對,是平壤館的一次性打火機。我印象還挺深。不過客戶一次性辦了兩百萬的轉賬,有能力去平壤館這種地方消費也很正常。”

  劉長永重複道:“平壤館?什麽地方?”

  銀行經理接過話來,說:“哦,其實平壤館在咱們東三省挺常見的,是中朝貿易合作的老傳統了——算是高檔會所吧!服務員全是朝鮮那邊的高幹子女。長春這邊一年多以前也開了一家。我沒去過,不過聽說消費不低,而且還是會員製的。”

  劉長永自言自語地嘀咕著:“消費不低?”

  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麽,扭頭看著監控畫麵裏的樸森,說:“把那個打火機給我找出來。”

  天色終於真正暗了下來,洞口的火堆把雪洞照得很明亮。

  關宏宇一邊往火堆裏添著柴,一邊掏出塊兒士力架扔給關宏峰。

  關宏峰接過士力架不好意思地笑了:“沒想到在這種地方,我成了廢物一個。”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