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62節

關宏峰笑了:“打我入行兒起,支隊前前後後換了不知道多少領導了,也沒說換了誰就破不了案了。你回吧。”

他繼續向前走,周舒桐在後頭緊追不舍:“就算是這樣,我……我們也需要繼續跟您學習啊。”

關宏峰這次既沒停下也沒回頭,邊走邊道:“如果想學習,跟著周巡或者你爸,隻要上心一樣能學到東西。”

周舒桐急了:“那如果,如果是我需要您留下呢?”

關宏峰似乎愣了一下,腳步略一停頓,但沒做任何回應,頭也不回地徑直走進了安檢通道。周舒桐望著他的背影,神情惆悵。

長豐醫院重症監護室內,失去左眼的金山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病床周圍布置著各類生命維持裝置和監測儀器,在病房門口,劉長永遠遠看著金山的狀況,扭頭問主治醫師:“他還要多久才能醒過來?”

醫生道:“不好說。三五天?一兩周?下一秒或者十年後?爆炸使得許多金屬碎片刺入了他的身體,其中的兩塊碎片一塊傷到了他的頸椎,另一塊穿過顱骨傷到了腦葉,他如果身體不是這麽強壯的話,甚至很難扛過手術,現在還有生命體征已經是奇跡。”

劉長永點點頭:“這人至少與兩百多支槍支的交易和三起謀殺案有直接關聯,這也算他罪有應得……不過他一旦醒過來,立刻通知我,我需要盡快對他進行訊問。”

劉長永走出病房,門口值守的刑警立刻站了起來,劉長永衝他點了一下頭,正要往外走,醫生追了過來:“對了,劉隊長……”劉長永扭頭,醫生指了指金山的病床,隻見金山的手上還戴著手銬,手銬另一端銬在病床的金屬扶手欄上。

醫生有些為難地道:“他這種狀況,就算醒過來,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行動能力,還有必要非戴著手銬嗎?護工幫他換衣服的時候會很麻煩。況且讓別的病患或家屬看到,影響也不大好。”

劉長永微微搖頭:“將就著吧,我不想他和第四起謀殺有關。”

他扭頭拍了下值守刑警的肩膀,說:“辛苦了兄弟,你就盼著他早點醒吧。”

劉長永回到支隊,在一二樓都逛了一圈,沒有看到關宏峰的身影,打聽了一下,才知道長春有個技偵的高級培訓講座,關宏峰去那兒講課了。

他本能地覺得有問題。那支忽然炸膛的槍,諱莫如深的周巡,加上一直若隱若現的葉方舟,都很有問題——這裏麵有事兒,有太多他不知道的事。周巡明顯在查,關宏峰也在查。

如今他們的心思顯然都被這些事攪亂了,於是金山那些小弟們的審訊工作,也落到了他的頭上。

這些小弟接觸的東西不多,金山顯然不是什麽事都會和他們說。槍的來源,他們說不清楚,葉方舟沒人能指認,紀傑倒是有人認出來了,不過他們隻知道他是個掮客,倒黴被大哥殺了,其他一問三不知。

問到最後,有個小弟實在沒什麽好交代了,又挖空心思想表現,撓著頭說:“不過這個姓紀的進門的時候,金哥讓我收走了他的電話,後來人掛了,就……就沒還。”

劉長永聽完,“哐啷”一下從凳子上站了起來,那小弟一驚,劉長永揪住他的脖領:“那部手機呢?”

長春,亞泰酒店。

關宏峰回到房間,把包放下,脫下外套,走進洗手間,洗了把臉,略顯疲憊地長出了口氣——這時,床頭的電話響了。

關宏峰直接拿起廁所內的分機,接通電話。關宏宇在那頭笑著調侃:“半天兒聽下來,就你的課最精彩。”

關宏峰有些無語:“膽子太肥了你,連技偵的培訓課堂都敢往裏混。”

關宏宇在那頭笑了笑:“那個階梯教室冷得跟冰窖一樣,大家都裹得嚴嚴實實,誰認得出我來啊。不過說真的,你講得確實好,等回去有機會多給我開開小灶唄!”

關宏峰隱約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笑意,拿著無繩電話走回床邊坐下:“你又何苦冒險跑這麽大老遠跟過來……”

關宏宇有些憂心地說道:“整個事情的感覺越來越不對了,你跑來跟進林嘉茵提供的線索我不反對,可為什麽不告訴周巡呢?”

關宏峰沉默了一下,答道:“嘉茵提到的這個情報掮客,黑白兩道都很關注。如果周巡知道,就算他不親自來,也會派其他刑警跟著。有穿官衣的出麵,問什麽都不太方便。再說了,如果是我一個人,肯定得夜伏晝出。加上你的話還得交接,周圍跟著個隊裏的也不方便,對吧。”

關宏宇道:“你是說那個二道區的酒鋪?我替你去吧!”

關宏峰笑了:“別搞得跟我生活不能自理似的,離天黑還早著呢。”

這天下午,市局物證科。

值班的幹警領著劉長永走到了一個物證架前,看著手裏的登記表:“從z07920到08044都是這一案的物證。”

劉長永湊過去看了一下物證,問:“手機都放在哪個箱子裏?”

幹警翻著登記表看了看,從架子上拉開一個箱子,裏麵放著二十多部電話。

劉長永接過登記表,看了眼那箱手機,發現大部分都是孟仲謀和金山為保密派發給手下用的款式老舊、功能單一、僅可以接打電話的手機。他對著登記單篩選了一遍手機後,皺著眉:“怎麽沒有紀傑的手機?”

幹警聽完眨了眨眼,仿佛壓根不知道紀傑這個名字,說道:“所有的物證都在登記表上了。”劉長永低頭,又反複看了兩遍,發現確實沒有紀傑的手機,他用手逐行翻著,找到金山的手機,從箱子裏拿出金山的電話,是一部黑莓。

他打開這部黑莓手機,一邊查閱著通話記錄,一邊掏出手機撥通電話:“喂?小趙嗎?哦……叫小高接個電話。”

在等待小高接電話的時候,有幾個號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翻動通話記錄的動作慢了下來。他用金山的手機挨個撥了一遍,放在另一側耳朵上聽,每次聽到的都是“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這時,小高的聲音從劉長永手機上傳來:“劉隊,您找我?”

劉長永壓低了聲音:“我需要你在保密的情況下,單獨幫我查一個電話號碼。”

小高那邊似乎疑惑了一下,隨即答道:“好的,什麽號碼?您說。”

劉長永道:“你等一下……”他將自己的手機放在一邊,繼續用金山的手機按通話記錄撥打,又撥了兩個之後,他聽到有一個號碼撥打後的提示音是“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

他心中一凜,翻回去看了眼號碼,重新拿起了手機:“13426049636。”

電話裏,小高應了一聲。過了一會兒,他壓低聲音說:“劉隊,這個機主叫紀傑,不就是之前……”

劉長永道:“我問你,如果這個號碼已經不存在了,還能做三角定位麽?”

小高想了想,道:“現有技術很難實現。”

劉長永低聲道:“那好,把這個號碼近一個月以來的通話記錄都給我調出來。”

小高很快去操作,過了一會兒,報了一連串的時間和號碼出來。

劉長永仔細聽著,聽到其中一條記錄,忽然打斷了他:“這個時間,是紀傑遇害那天嗎?”

小高那邊給出了肯定的答複。劉長永鄭重地將數字記錄了下來,拿在手裏看了會兒,沉吟道:“0431,這個區號是哪兒的?”

下午時分,二道區。

關宏峰走進酒鋪,目光銳利地四下打量了一圈。店裏三三兩兩喝酒的人看到他臉上的疤,目光都變得不甚友好。老板坐在櫃台旁瞟了他一眼,微微皺眉。

關宏峰大步走上近前,開口問道:“老板,有個叫樸森的,是你們這兒的熟客吧?”

老板沒答,抬了下眼皮,把櫃台上一張簡陋的菜單推過來:“想整點兒啥?”

關宏峰看都沒看菜單,直接掏出兩百塊錢放在櫃台上:“告訴我,怎麽能找到這個樸森?算我請你。”老板看了看錢,臉色變得有些陰沉,從櫃台後麵站了起來。

關宏峰一臉大義凜然地看著老板,全然不知身後的酒客中已經有好幾個人目露凶光,手往後腰上摸,各個蠢蠢欲動。老板見情勢不妙,佯裝不悅,大嗓門轟道:“老樸早就不擱俺家喝酒了,要找他上後三家子那旮去!”

關宏峰也察覺老板的態度有些奇怪,他怔了怔,低聲說了句:“謝謝。”

關宏峰轉身剛要走,被對方一把抓住袖子,他愕然回頭,老板把桌上的兩百塊錢往他兜裏一塞:“老子這兒隻賣酒!裝什麽大款,滾犢子!”

關宏峰有些尷尬,但看著老板一臉怒氣衝衝,也沒再說什麽,轉身出了酒鋪。

後三家子離這兒有一段距離,他在附近轉了一圈兒,找了個租車公司,挑挑揀揀,租了輛小麵包車。工作人員跟在後麵叮囑他:“擱這去後三家子不好走啊,剛下過雪,慢點兒整著。記著點兒,一天五十,過了晚上10點算第二天的啊。”關宏峰連連擺手,示意對方放心。他上了車,擰了好幾下鑰匙才把車打著,吃力地掛擋把車開起來。

那工作人員見狀,還跟在車旁不停地喊:“涼的時候長了,油兒噴不上來,多踹幾腳離合,踹深著點兒啊……”

車子駛離了租車公司的院落,關宏峰邊開著車,邊撥通手機。

關宏宇很快接起了電話,語氣輕快:“還挺快。找著樸森了?”

關宏峰低聲道:“他不在嘉茵提供的地點,那兒的老板說,要找樸森得去後三家子,好像是城區東北方向幾十公裏的一個村兒,我現在租了個車,打算過去看看。”

關宏宇在那頭“哎哎”地叫了起來:“你等會兒。什麽不著調的人告訴你的地名兒,就把你給釣過去了。你這支隊長當初是怎麽幹的,消息來源靠譜麽?那地兒有多大麵積?多少戶人?路好走麽?gps能不能定位得到?你這倆眼兒一摸黑就往那兒跑,徒勞無功也就算了,出危險怎麽辦?”

關宏峰鮮少有被人數落的經曆,很是不習慣道:“行了行了,咱倆在這兒都是人生地不熟,不管有什麽線索,先摸摸看。我已經在路上了,有什麽情況再聯係。”

關宏宇這邊還在絮絮叨叨呢,他已經直接掛斷了電話。

“什麽?去長春?”

飛機準備起飛了,空姐正在檢查乘客的安全帶,劉長永拿著手機,慢條斯理地對著那頭的周巡解釋:“我從紀傑的通話記錄裏,找到一個長春的座機號。我聯係吉林那邊的特情人員了解了一下,這個號碼是長春二道區的一個破酒鋪,而那個酒鋪在整個東三省都很有名。說是東三省有一個著名的情報掮客,叫樸森,這個人以中立、刻板、情報可靠而著稱,他的信息從來都是一口價——一萬。而他自己從不參與任何形式的違法交易,所以說在官私兩道上都很有口碑。紀傑背後的買家不出意外,就是樸森提供的。這個樸森從來不用手機,但每天都會固定出現在那個酒鋪。我打算去會會他。”

這時,一個空姐走過來,小聲提醒他關掉手機,劉長永匆匆說了句“到了再聯係”,關機了。

關宏峰正開著車,手機響了,他接通電話,手機信號非常不好,斷斷續續傳出周巡的聲音:“老關……劉長……過去……兩個小時……你……”

關宏峰大聲地說:“喂?喂?你等等,這兒信號不好。”他低頭看了眼手機,發現信號幾乎沒有了。等再抬起頭,迎麵一輛運木材的小卡車摁著喇叭開了過來。

他一驚,忙打方向盤閃過了卡車,右後輪卻不慎滑下了路肩。車身傾斜,他猛踩油門,前輪不斷地在冰雪路麵上打滑,車輛還是沒能控製得住,順著路肩的斜坡失控衝了下去。

周巡衝著電話又“喂”了幾聲之後,一看電話已經斷了,又撥打了一遍,電話裏傳出“您所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他看著手機,皺著眉頭琢磨著。

這時,小汪從警車裏走出來,手裏拿著瓶礦泉水,對他說:“周隊,過來衝衝手吧!”周巡抬頭看了眼他,把手機揣進兜裏,走了過去。

關宏宇打了那個電話後,心裏總是不踏實,兜兜轉轉,還是去了先前那個酒鋪子。他走到門口,恰逢老板從酒鋪裏出來,拎著根火通條繞到屋後,從牆邊兒插了幾塊兒蜂窩煤,剛一轉身,隻見關宏宇站在後麵,愣了愣,大約以為是關宏峰,不耐煩地道:“你小子怎麽四六不懂,讓你滾,就坡兒下唄!非得在俺家鋪麵兒裏整出事兒來咋地?”

關宏宇琢磨著老板的話,嘴裏試探著念叨:“後三家子……”

老板沒好氣兒地望向別處:“老樸擱哪兒,我說了又不算。我隻賣酒。”

關宏宇冷冷地盯著他:“樸森到底在不在後三家子?”

老板嗤笑一聲:“要是不在,你想幹啥?”

關宏宇往前迎了半步:“在不在無所謂,但是如果你不回答我上一個問題,就趕緊把煤撂下。”老板看了看銅條上栓著的煤,又看了看關宏宇,有些不解。

關宏宇陰惻惻地接道:“你會用得著手裏那根鐵棍兒的。”

老板也瞧著他,冷笑:“我就耍你了,能咋的?”關宏宇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下一驚,什麽都沒再說,轉身離去。

老板在後麵,拎著一通條的蜂窩煤,邊往回走,邊嘴裏罵罵咧咧地念叨:“就這兩下子還跟我倆這兒嗚嗚喳喳的……”

關宏宇顧不得這許多,邊走邊拿手機開始打關宏峰的電話。

手機裏重複著“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始終無人接聽。

此刻,長春亞泰酒店。劉長永下了出租車,抬頭看了眼酒店的大門。一陣寒風吹過,劉長永猛地縮了縮脖子,快步走進酒店。

大堂裏比較暖和,他長出了口氣,拿出手機,撥通關宏峰的電話,手機裏傳出“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他有些意外,想了想,走到酒店前台,向服務員出示證件後,說:“我之前打過電話,就是津港來的關姓客人住在你們這兒,對吧。那是我的同事,他住在哪個房間?”

服務員查了下電腦上的登記信息,說:“5206。”

劉長永說:“我一直聯係不上他,給他房間打個電話好嗎?”

服務員道:“哦,關先生出去了。”

劉長永一皺眉:“什麽時候?”

服務員回憶了一下:“得有好一陣了,他讓我們幫他查了附近的車輛出租公司。”

劉長永聽完,追問道:“他一個人走的?”

服務員點頭,說:“入住的也隻有他自己。您需要留言麽?”

劉長永琢磨了一下,點點頭正要離開,看了眼門外的冰天雪地,歎了口氣,回身對服務員說:“麻煩你幫我叫輛出租車吧……”

出租車停在酒鋪門口,劉長永掏出三百塊錢遞給司機,同時朝司機出示了一下證件,說:“師傅,停在這兒等我吧,我包你車。”司機扭頭看了眼證件,又看了眼錢,沒說什麽,接過了錢。

劉長永下車走進了酒鋪,酒鋪子雖然地方不大,擺設簡陋,但卻很暖和,裏頭稀稀落落坐著七八個人,老板就坐在一個櫃台後麵,腳底下還攏著個火盆。劉長永注意到櫃台上放著一部老舊的黑色座機,他邊走邊脫下外套,走到櫃台前,老板一抬眼皮,看著他,懶洋洋地道:“想整點兒啊?”

劉長永拉了把凳子,在櫃台對麵坐了下來,仿佛自言自語地道:“既然來了,整一口吧!”

老板笑了笑,從身旁的爐子上架的鍋裏撈出一個小瓷杯,用櫃台上的毛巾擦了擦杯底兒,把這杯酒放到櫃台上,推給劉長永:“先整一口暖和暖和。”

隨後,他又把櫃台上一個裝著花生的小簸簍拉到劉長永麵前說:“這個不要錢,酸菜和蒜瓣兒一塊錢一盤。”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