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61節

  她轉身出去了,金山向後一靠,大喇喇地把一隻手放在桌子上,衝關宏峰一擠眼:“單打獨鬥永遠比不了團隊合作啊!說真的,我跟著三哥做了這麽些年買賣,從沒像今天這麽得心應手過。”

  關宏峰衝他樂了一下,說:“嘉茵去接人,那貨怎麽安排?”

  金山一咧嘴:“放心吧,貨已經在這兒了。”

  周巡一邊把槍別到腰上,一邊走到支隊院兒門外,警覺地左右張望了一下,確認沒有任何可疑的車輛或人在周圍,上了一輛停在路邊的越野車,車裏坐著孫警官和市局的另外兩名刑警。周巡低聲道:“老關剛和我聯係過,他應該還處於金山的監視之下,但從他透露的情況來看,他們所在的位置應該離孟仲謀被殺的地方並不遠,很可能沒出青山區。金屬拋光大概是個什麽工序?”

  孫警官一邊琢磨著一邊說:“要看是機械拋光還是化學拋光了……”

  周巡道:“老關特意提到這個,應該是某種金屬加工廠,趕緊查!”

  孫警官示意另外一名刑警趕緊在電腦上查詢。周巡拿出手機,按了幾下,發了一條短信出去。

  高亞楠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崔虎,崔虎根據周巡發來的信息,在電腦上搜索著。一旁,關宏宇從劉音手裏接過車鑰匙,一邊往外走一邊說:“我先往那邊趕,查到更具體的位置隨時通知我。”

  高亞楠在後麵叫了一聲:“宏宇!”

  關宏宇一扭頭,高亞楠看到關宏宇臉上堅毅的表情,欲言又止。關宏宇似乎也看出了她的擔心,笑了笑:“你也知道,動起手來,他就是個棒槌。總得有人過去照顧他那條小命。”

  高亞楠沒再說什麽,關宏宇衝她笑了笑,拉開卷簾門鑽了出去。

  周巡和孫警官一邊看著筆記本電腦的顯示器,一邊打電話給施廣陵:“我們現在從青山區一共找到了十一家金屬加工廠,其中四家應該是不需要走訪就可以排查掉的。我們已經分配人手,正在奔赴另外那幾家,你看……你們能不能也抽出一部分人手……”

  施廣陵沉吟:“應該不用了吧?我們這邊正跟著辛怡,剛才在白市口橋下,他們剛換了車,是金山那邊一個女的帶人來接的他們。跟蹤很順利,他們似乎一點都沒察覺。”

  周巡聽到施廣陵的話之後,一臉疑惑。

  他和孫警官共同布控,下午的時候,鎖定了市郊的青山金屬加工廠。院外,隔了一條街的樓後,橫七豎八停著十幾輛車,其中兩輛車上,有著明顯的特警標識。

  廠內地圖已經到手,周巡、特警隊長和施廣陵三人仔細研究後製定了追捕方案,特警隊長收起地圖,周巡動了動胳膊,從腰間的槍套裏掏出手槍來檢查。

  施廣陵注意到他的動作,不忘提醒:“周巡,特警的人都在,這回是甕中捉鱉,你就沒必要進去了。”

  周巡笑了笑,脫掉便裝的外套,套上一件製服:“老關在裏頭,這要是我不衝進去救他,後半輩子我的耳朵要遭殃了。”

  施廣陵拍了下他的肩膀說:“你參加抓捕我不反對,隻有一個條件。”他從旁邊的人手上接過一件防彈衣,遞了過去。周巡看著防彈衣皺了皺眉,施廣陵故意擺出一副毫不妥協的表情,周巡歎了口氣,還是接了過來。

  特警和國安的行動人員正借助周圍建築物的掩護,不斷縮小包圍圈。

  院外一角的路旁,一隊特警經過之後,關宏宇從劉音的車裏走了出來,看著離去的那隊特警,順著牆根走了幾步,確認四周無人之後,猛地連躥兩步,從牆上翻了過去。

  一牆之隔的院內,林嘉茵帶著辛怡等三人下了車,金山、關宏峰以及十數名手下迎了過來。

  金山叼著雪茄,敞開雙手,笑著衝辛怡做了個歡迎的姿勢,又斜眼看著林嘉茵。林嘉茵點點頭,確認無人跟蹤。

  關宏峰看到這動作,盯著她看了會兒,林嘉茵像是沒有注意到他的目光,走上前遞給金山兩支手槍:“他們身上搜到的。”

  金山接過手槍,走到辛怡等人麵前,把兩支槍還給她的兩名手下,大度地說:“大家都是禮尚往來嘛!既然你們有誠意,我金山也絕對是有誠意的。來,驗貨吧!”說完,他領著辛怡等人來到院內停著的兩輛大貨車旁,打開了貨車的後門。辛怡衝兩名手下遞了個眼色,兩人上車打開箱子,檢查各類槍支和彈藥。過了會兒,一名手下探出車來,手裏托著一隻單兵火箭筒,疑惑地看著辛怡。

  金山笑了笑:“十支R7,算我金某給你們賠不是了。”

  辛怡聽完,一直繃得很緊的表情也放鬆不少,笑著點了下頭。檢查完貨,她在貨車車廂上打開筆記本電腦,進行電子轉賬。關宏峰在一旁看著,注意到林嘉茵不時偷瞄著院門口的方向。而在院內的一摞鋼材後,關宏宇俯著身,密切地注意著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正在此時,門口的方向突然傳來車輛行駛的聲音,眾人紛紛望向門口的方向,此時,院子的鐵門直接被拽了出去。隨後,特警魚貫而入。金山等人俱是大驚,院子後門也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明顯也是有特警突入了進來。?

  金山咬了咬牙,大喊一聲:“幹!”他從腰上拔出手槍,就衝麵前一名特警開了火,手下人也紛紛拿出武器反抗。

  槍戰發生,一時間子彈橫飛,金山一邊開槍,一邊後撤,與林嘉茵、關宏峰、辛怡等人在槍林彈雨中一路跑進了廠房。金山一邊往裏跑,一邊說:“警察怎麽會找到這兒來?!”他猛地站定,死死盯住辛怡,辛怡的兩名手下立刻舉槍對著金山。金山又扭頭看林嘉茵,林嘉茵平靜地回望他。

  金山的目光最後落在關宏峰身上,兩眼一眯,恨恨地開口:“姓關的!是你……”他剛舉起槍,林嘉茵突然撲了過去,一拳將槍打飛,趁著金山驚愕的當兒,反手握住他拿槍那隻手的關節,腳下一絆把他肥碩的身軀壓在地上。

  辛怡顯然也沒想趟渾水,見狀衝兩名手下遞了個眼色,三人往廠房的另一側跑去。

  但金山體格魁梧,勢大力沉,林嘉茵根本壓不住他。他一弓身,就把林嘉茵摔了出去。林嘉茵一翻身起來,去撿金山掉在地上的槍,被金山抓住腳踝拖了過去。關宏峰衝上前去撿起槍,瞄著扭打在一起的兩人,卻不敢扣動扳機。林嘉茵一邊和金山扭打著,一邊衝著關宏峰喊:“去追辛怡!別讓他們跑了!”關宏峰愣了一秒鍾,咬了咬牙,轉身追了出去。

  兩人又扭打了片刻,金山弓身上肩,把林嘉茵整個人扛起來,重重地摔到牆上,隨後奪路而逃。

  辛怡等三人衝進了酸洗車間的廊橋,酸洗池裏的化學品熏得三人幾乎睜不開眼。忽然,關宏峰冷冷的聲音傳來:“站住!”

  三人都是一愣,辛怡一甩手,把裝著筆記本電腦的手提箱扔進了酸洗池裏,然後蹲下身。兩名手下回身舉槍便射,關宏峰立刻趴在地上,開槍還擊。由於受化學品對感官的影響,再加上雙方槍法都不太好,這一陣互射,誰都沒有打到對方。

  很快,關宏峰就打空了彈匣。辛怡的兩名手下意識到關宏峰沒子彈了,立刻站起身舉槍朝這邊逼近。這時林嘉茵從兩人身後躥了出來,先是從後麵勒住一個人的脖子,然後右手從後麵抓住那人拿槍的那隻手,一槍擊倒了另一個人。隨後,她抓著他持槍的手往廊橋的護欄上猛砸,砸了兩下之後,槍飛了出去。

  這名手下回過頭來,腿往後別,絆住林嘉茵的腳,借助男性在力量上的優勢,一個過肩摔把林嘉茵摔在了地上,然後翻身騎在了她身上,揮拳剛要打,關宏峰撲了過來,把這名手下撲倒在地。

  林嘉茵顯然被摔得很重,艱難地從廊橋上爬起來,關宏峰已經被那名手下掀翻了,林嘉茵又衝上去,那名手下揮拳就打,林嘉茵一俯身,鑽進他的腋窩,抬肩頂著他的腋窩,卻由於力量弱勢,扛不動,反倒被對方鎖住了脖子。

  林嘉茵伸左手護住喉嚨,防止窒息,右手重重一拳打在他的襠下。對方一聲悶哼,林嘉茵立刻掙脫脖鎖,用頭頂頂住對方的下頜,兩手摟住他的後脖頸,猛地向後一撤,把對方拉倒,同時自己蹲下身,一抬膝蓋,讓對方下頜重重地砸在自己的膝蓋上,一身脆響,對方的脖子斷了。

  林嘉茵撒手推開那人的屍體,跪在地上喘了會兒氣,用力揉了兩下被化學品熏得紅腫的雙眼,剛要站起身,在廊橋的一側,一隻手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槍。她有些艱難地站起身,聽到身後一聲輕響,扭頭一看,隻見辛怡一手扶著廊橋的護欄,舉槍對著她。

  兩人女人無言對視,辛怡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居然是你……”林嘉茵身後,關宏峰艱難地爬起身,看到辛怡正要開槍,奮不顧身卻又踉踉蹌蹌地衝了過去。酸洗車間內,傳出一聲槍響。

  後門處,借助幾堆鋼材的掩護,謝頂的加工廠主管正帶人持槍負隅頑抗,但很快被特警逐一擊倒。金山繞過幾堆鋼材,在拐角處和周巡撞了個滿懷。由於距離太近,周巡還來不及抬起手上的槍,就被金山一手夾住雙臂,橫著推到了鋼材堆上,隨即,周巡的槍脫了手,但他反應奇快,上前一腿掃在金山的膝窩上,金山單腿還沒來得及跪在地上,就被周巡一肘掄到了腦袋上。

  周巡正揮左拳要再打的時候,卻被金山一把抓住手腕,隨後,金山上前一摟周巡的腰,借著自己魁梧的身材,把周巡整個人抱了起來,兩臂一鎖。

  被夾抱在半空中的周巡咬牙堅持了片刻,突然橫左肘頂住金山的左眼眼窩,右肘往自己左肘的肘窩裏一砸,金山左眼立刻變成了一個血窟窿,他一聲慘叫,鬆開了手。周巡雙腳剛一著地,立刻順勢單膝跪地,右腳繞進金山左腿後別住,左手一抱抄金山的右腿,整個人往金山的身上一枕,一記標準的得合勒摔法,把金山撲倒在地。

  金山左手捂著自己冒血的左眼,一側頭,恰巧看到周巡掉在地上的手槍,伸右手撿起手槍。周巡見狀忙向前撲,躥到一半,金山鬆開原本捂著左眼的左手一摟周巡的脖子,把他摟到了麵前。周巡情急之下,抓住他持槍的右手,往自己胸口上一壓。金山完全忽略了周巡穿著防彈衣,扣動了扳機。

  不料,一聲爆響,手槍炸膛了。周巡哼了一聲,滾到一旁,半晌他才敢睜開眼,用胳膊肘支起身子,發現自己胸口的防彈衣的外層已經被炸開了,槍械零件的碎片插滿了防彈衣,還有幾片紮在了上臂上。

  他再抬頭看金山,發現他握槍的手已經被炸得血肉模糊,胸口也是一片重傷,有半截炸飛的槍管甚至已經插進了他的胸口。周巡看了看金山,又看了看自己,最後,心有餘悸地把目光停留在炸膛的槍支碎片上。

  幾分鍾後,局麵已經徹底被控製,金山的手下悉數被抓,特警開始清場。關宏峰坐在一輛警車的前機器蓋子上,拿下一直敷在眼睛上的濕毛巾,兩眼紅腫不堪。

  周巡穿著一件短袖T恤,上臂裹著紗布,踱到關宏峰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開始查看他雙眼的情況。

  關宏峰低聲問:“金山……”

  周巡一撇嘴:“搶救著呢,看那小子運氣了。”

  關宏峰看著他上臂裹著的紗布,說:“你受傷了?”

  周巡搖搖頭,自嘲地笑了下,說:“被自己的槍弄的。說起來我比金山命還硬。誰想到會有炸膛這種事兒啊……”

  此時候,施廣陵指揮著一幹刑警從廠房裏推出幾個擔架,每個擔架上都是一個裹屍袋。他朝這邊看了一眼,隨一具擔架來到了兩人麵前,拉開裹屍袋上的拉鎖,裏麵露出一具被強酸嚴重腐蝕的女性屍骸。

  關宏峰垂下目光,沉痛地點點頭。連周巡都別開了目光,小聲說:“她其實沒有變節,對吧?”

  關宏峰咬著牙,點點頭,抬眼看著施廣陵,施廣陵歎了口氣,說:“嘉茵不會白白犧牲的。對辛怡的通緝已經發出去了,一定會抓到她。”

  說完,施廣陵衝手下的刑警點了下頭,刑警封上裹屍袋,推走了擔架。

  夜,關宏宇戴著帽子和口罩,從酒吧走出來,上了高亞楠的車。

  高亞楠坐在駕駛席上,扭頭看了眼他,發現他的兩眼有些紅腫,驚訝又有些心疼地伸出手卻又不敢碰。

  關宏宇衝她擺擺手,歎了口氣:“不管怎麽說,行動總算成功了,大家也都安然無恙。”

  他停頓了一會兒,說道:“對了,你知道麽?林嘉茵其實……沒有變節。要不是她刻意引著國安的人跟蹤到加工廠,可能根本趕不上去截獲他們的交易……”他說到這裏,忽然停了下來,若有所思。

  高亞楠想了想,也有些不解:“那她為什麽一開始非要殺你?”

  關宏宇沒回答,愣愣地出神,高亞楠伸手一扶他肩膀,他才回過神來:“啊?”?

  高亞楠笑問:“瞎想什麽呢?”

  關宏宇倒吸了一口氣,說:“我突然覺得很奇怪,既然也沒打算讓你參與抓捕行動,周巡為什麽會把我哥透露出來的加工廠大致位置通知你呢?”

  高亞楠琢磨著關宏宇的話,也是一愣。

  林嘉茵的骨灰安放儀式在月底舉行,趙馨誠站在儀式隊列的外圍,不等儀式結束,就沮喪地轉身離去。在遠處山坡上的墓碑群裏,關宏峰遙望著這一切,表情很是複雜,他很清楚,林嘉茵並沒有死。

  當日,林嘉茵和辛怡對峙的時候,關宏宇恰好趕到,迅速從後麵靠近,就在辛怡即將開槍的一瞬間,一槍將她擊倒。兩人短暫地對視之後,關宏宇扔下槍繞過她,一攙正往這邊跑的關宏峰,關切地問道:“你怎麽樣?”

  關宏峰使勁揉著雙眼,對他微微搖頭。這時,他忽然發現林嘉茵正費力地把辛怡的屍體抱起來,翻過護欄,推進酸洗池裏。隨後,她從地上撿起關宏宇剛開過的那支槍,把槍也扔進了酸洗池,做完這一切之後,她扭頭望著關氏兄弟,說:“你從什麽時候知道的?”

  關宏峰低聲道:“從一開始,你要殺宏宇的時候。”

  關宏宇有些費解地看著兩人。

  關宏峰繼續說道:“你認出宏宇不是我,就堅持要殺他,是因為你和絕大部分人一樣,相信他是殺了吳征一家五口的在逃通緝犯,你殺他,是為了給吳征一家報仇,對不對?”

  關宏宇很是不解地看著關宏峰,又看了看林嘉茵,說:“吳征?可……為什麽?”

  關宏峰沒回答他的話,隻是看著林嘉茵,低聲道:“因為吳征是你的戰友,和你一樣,是專案小組的臥底探員,對不對?”

  關宏宇明顯對這個信息感到驚愕,死死盯著關宏峰,過了一會兒,又探詢地望向林嘉茵。林嘉茵點點頭,對關宏宇說:“你哥和你還在一起,那是不是代表可以相信,吳征不是你殺的?”

  關宏宇愕然道:“我甚至不認識他……”

  林嘉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你最好能證實自己的清白。”

  她轉身要走,關宏峰在後麵叫住她:“嘉茵!”

  林嘉茵站定回頭,關宏峰看了眼酸洗池裏辛怡的屍骸:“你這是……”

  林嘉茵語氣堅定地說:“我不會再回去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專案組的臥底行動總出問題,當初我和吳征都覺得,專案行動已經遭到了滲透。”

  關宏峰點點頭:“所以你之前會和專案小組中斷聯係,單獨行動。”

  關宏宇也明白過來,衝酸洗池的方向一揚下巴,說:“那你是打算……”

  林嘉茵露出一個有些艱澀的笑容:“我已經死在辛怡的槍下了,今後世上再沒林嘉茵這個人,無論是作為臥底探員,還是作為變節投敵的犯罪分子。”

  關宏峰沉吟了片刻,道:“可專案行動保密範圍那麽窄,又是自上而下的分級保密製度……”

  林嘉茵道:“不一定是專案行動內部的人,滲透進來的內奸是行動外圍的某個人也說不定。”她退後兩步,轉身消失在廊橋的遠端。

  關宏峰望著林嘉茵的背影,歎了口氣。關宏宇對林嘉茵的處境有些感同身受,目光中流露出了一絲同情和欽佩。

  已經是深夜,周巡的辦公室內隻亮著一盞台燈,光線昏暗。

  周巡自己坐在角落裏,靠著牆邊,抽著煙,隻能看見煙頭上的火苗一閃一閃。周舒桐坐在辦公桌前,借著台燈的光線正在工作。

  她麵前攤放著從技術隊拿來的工具箱裏的各種工具,以及周巡炸膛的手槍碎片,她小心翼翼地拿著鑷子在碎片裏分揀,從碎裂的槍管內側,夾出了一塊口香糖。她拿起一個電吹風,另一手拿鑷子夾著這塊口香糖,用電吹風吹口香糖,然後把口香糖放在一張紙上,用鑷子輕輕抵住,另一隻手拿著手術刀,順著口香糖褶皺的痕跡塞進去,輕輕一掰。幹裂的口香糖很容易就被她掰去了一塊,褶皺的內側露了出來。她放下口香糖,拿起一個指紋貼,仔細地粘在口香糖褶皺內側的橫截麵上,用力摁了摁,又把指紋貼翻過來,把口香糖夾了下去。最後,她舉起指紋貼,對著燈光可以看到指紋貼上印下了半枚清晰的指紋。

  辦公桌對麵,劉長永伸過來,接過了指紋貼,扭頭對周巡說:“應該足夠拿到網上作比對了吧?”

  周巡沒有答話,從他手上拿過指紋貼,收進了自己兜裏,劉長永見狀臉色微微一變,周舒桐更是一臉的疑惑不解。

  兩人都望向周巡,而周巡隱身在暗處,看不清表情。

第十九章 情報

  關宏峰拖著行李箱,大步走向安檢通道,周舒桐跟在後麵,不停地追問:“關老師,您真的就這樣離開支隊了嗎?”

  關宏峰站定,既無可奈何又有些不耐煩地歎了口氣,扭頭答道:“這個問題你問了太多遍了,我也回答你太多遍了。”

  周舒桐囁嚅地道:“可是……支隊需要您。”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