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60節

  林嘉茵道:“對。”

  關宏峰扭頭提醒她:“你最好趕緊教他們如何輪班跟蹤,省得被發現。這要是露了馬腳,事兒就大了。”

  金山趕緊給手下打電話,抬起頭,朝後麵指了指:“這輛車也是他們的人?

  關宏峰看著不遠處的一輛別克商務艙說:“從剛才辛怡出現在廣場開始,這輛車就一直停在西出口。”

  林嘉茵也看向那輛別克商務艙。

  關宏峰低聲補充:“那裏是機關大院的禁停區。”

  周巡從禁停區將車開了出來,快速跟上前麵的車,一邊對著手機念叨。“我剛才覺得還覺得自己像個三明治,現在覺得這哪裏是三明治啊,分明是千層餅!”他停頓了一下,繪聲繪色地描述,“我前麵大概有兩三輛車都是金山的人,他們跟蹤的是一輛豐田的越野車,可能是這批軍火的買家。然後我後麵跟著葉方舟,葉方舟後麵是咱們的劉副隊長——怎麽樣?餡料豐富吧?”

  高亞楠也被逗樂了:“你現在什麽位置?”

  周巡道:“長寧街自東向西,剛開過長寧中學,這裏紅綠燈多,我試試能不能看清買家車輛的號牌,有結果發給你。”說完,周巡掛上電話,加速開了上去。

  高亞楠手機放在桌子上,開著免提,她掛上電話,崔虎和關宏宇正在電腦桌前,關宏宇站著,崔虎坐著操作電腦,已經調出了長寧街沿線的交通監控畫麵。

  這時,關宏宇指著監控畫麵說:“應該就是這輛車吧?”

  高亞楠掃了眼監控畫麵說:“有可能——不過我們還是要等周巡把車牌號發過來。否則就顯得咱們這邊太神通廣大了。”

  劉音很有技術性地端著幾個咖啡杯,來到寫字台旁,把咖啡遞給關宏宇和崔虎,又把另外一杯飲料遞給高亞楠,笑著道:“咖啡你就別想了,你現在飲食需要盡可能健康。”

  這時,高亞楠的手機響了一聲,她打開手機,看了眼短信,然後把手機遞給關宏宇,關宏宇掃了一眼,嘴裏念叨著:“嗯,沒錯,就是這輛。”

  崔虎也沒閑著,端著咖啡喝了一口,開始熟練地操作電腦,很快查詢到了這兩輛車的信息。

  “那輛越野車是在安迪信公司名下的公務用車,倒也正常,不過後麵這,這輛,是輛套牌車。”

  關宏宇一皺眉:“套牌?套的什麽車?”

  崔虎敲了兩下鍵盤,說:“這輛。”

  隻見屏幕上顯示出一輛一模一樣的別克商務艙。

  他又敲了兩下鍵盤說:“還有這輛。”屏幕上又是一輛別克商務車。他手上“啪啪啪”沒停,又是接連兩輛一模一樣的車顯示在屏幕上。

  關宏宇和高亞楠都愣了,劉音在一旁笑了:“會不會是信息重複登記了?都是一輛車吧?”

  崔虎搖搖頭,指著顯示器上車輛資料的排序清單:“不是,車輛的發動機號可都不一樣。”

  關宏宇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一記:“支隊不聘你去技術隊,真是一大損失。”

  周巡拿著手機,嗓門抬高,問道:“你說什麽?套牌?”

  高亞楠肯定地道:“我找交管局的同學查了一下,那輛別克商務艙是重複掛套牌使用的社會租賃車輛。同樣的牌照,目前至少有五輛車在使用,都是同一個車型。”

  周巡聽完一驚,立刻反應過來:“我說老關之前為什麽讓我們去查封那些銀行賬號,這個資金背景……我早該想到,這批軍火的買家看來已經被國安局盯上了。”

  高亞楠低聲問:“那現在怎麽辦?”

  周巡看了看前麵幾輛車,熟練地打著方向盤:“國安局要是也盯上了他們,大概找到買家的落腳點之後,就會下手實施抓捕了吧。老關肯定是提前發現了這點,所以才指揮金山他們跟在這兩輛車後麵——他是指望咱們能有辦法來應付這個局麵呢。”

  高亞楠問道:“葉方舟為什麽會跟著你?”

  周巡邊開車邊答道:“隻是猜測的話,既然我們已經知道這批槍支很有可能出自安騰監守自盜的那批失槍,那麽葉方舟肯定也知道。甚至有可能就是葉方舟賣給金山他們的。而他之所以現在尾隨我,相當於是在變相地跟進金山這次在津港的交易,以便掌握情況。”

  高亞楠有點不大明白:“他掌握這些情況有什麽用?”

  周巡琢磨了會兒,道:“這部分我也沒太想明白,隻是有個模糊的感覺,孟仲謀似乎對金山這次來津港交易並不知情,而事實上,這次交易過程中的麻煩接二連三。林嘉茵也好,老關也罷,再加上那個死了的線人紀傑……買賣現在還沒做成,人反倒死了一大堆。孟仲謀來津港很可能是找金山興師問罪的,不想反倒被金山趁機篡了位。那麽又是誰把金山的所作所為通知給孟仲謀的呢?葉方舟嗎?”

  “現在情況倒是比較明朗了,不過我很好奇……”高亞楠想了想,“你打算怎麽在不驚動金山和買家、不暴露關隊的身份、不讓林嘉茵起疑、不會嚇跑葉方舟以及對劉長永繼續保密專案行動的情況下攔下國安局呢?”

  周巡被問懵了,放下手機,滿臉愁容地撓著頭。

  青山區,刑偵支隊的刑警們正在現場拉警戒線、做勘驗以及搬運屍體。趙茜圍著現場在做記錄。小汪正和青山刑偵支隊的現場負責刑警交談,周舒桐則顯得有些無所事事,圍著現場周圍溜達。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接通電話:“喂,是我,怎麽了?我正在……什麽?可為什麽……那我怎麽跟他說?”又聽了一會兒之後,她掛上電話,一臉的為難。

  她調整了一會兒情緒,深呼吸了一下,邊往現場外走,邊撥通電話。

  葉方舟手機響了,他看了眼手機上顯示的號碼,皺了皺眉,若有所思地接通電話:“哎,舒桐?”

  周舒桐小聲道:“方舟,你現在方便嗎?

  葉方舟遲疑了片刻:“呃……沒事兒,你說。”

  周舒桐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我這邊出了點事兒,你能不能來接我一趟?”

  葉方舟一皺眉:“出什麽事兒了?”

  周舒桐略顯焦急地道:“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和我趙茜有關,就是趙茜,我和你提過的。”

  葉方舟看了看前方周巡的車,說:“行,你現在在哪?”

  周舒桐很快地道:“港成高速入口收費站。”

  葉方舟咬了咬牙:“好,我這就過去。”他掛斷電話一打方向盤,離開了跟蹤的車隊。

  周巡在反光鏡裏看到他的車駛向別的方向,對著步話機說:“老劉,不用跟著他了。直接去港成高速入口收費站。”

  辛怡的車停在了沙雁酒店外的一片平房院落附近,她和另外兩名手下下車朝四周觀望了一下,確認安全後,走進了其中一間平房。在相距近百米的路口處,金山一行三輛車正停靠在路邊。

  金山看著前方五十米處停著的那輛豐田越野車,扭頭對關宏峰和林嘉茵說:“就是這兒?”正說話間,周巡的車從旁邊駛過,在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他拉開車門下了車,一邊看著手機一邊溜達著,四下張望著,似乎在等人,目光若有若無地掃過金山的車。

  金山沒留意他,剛要下車,關宏峰伸手作勢一攔:“等等。那是周巡。”

  金山一愣:“誰?”

  林嘉茵探著身子,透過前車窗也看到了周巡,解釋道:“長豐支隊現任支隊長。”

  金山一驚,問道:他怎麽會在這兒?

  關宏峰搖搖頭:“我也不清楚,不過既然他在這兒,難保周圍不會有更多的警察,也許辛怡他們早就被盯上了。”

  金山有些無措,看著路邊溜溜達達的周巡:“那……”

  關宏峰說:“反正我們已經知道辛怡他們安全屋的位置了,先離開這兒,等到證實可以繼續安全交易下去的時候再行動不遲。”金山聽完,扭頭看林嘉茵,林嘉茵也衝他點點頭。

  金山靠回到駕駛席,懊惱地長歎了口氣,衝林嘉茵遞了個眼色,林嘉茵給關宏峰戴上了頭套。

  車子駛離了路邊。

  刑偵支隊的院子裏,周巡下了車,看到施廣陵從一輛警車上走了下來,兩人對視一眼,一同走向院裏停著的兩輛別克車。其中一輛車的車門打開了,走下了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三人寒暄握手後,那名中年男子道:“我是行動負責人仇曉強。看來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的,隻是沒想到差點大水衝了龍王廟。”

  周巡的表情嚴肅了一些:“老施,你也別端著。現在好不容易有眉目了,隻要大家精誠合作,鐵定能把他們包個圓!”

  仇曉強笑了笑,說:“周隊是直性子人,我喜歡。其實咱們各司其職,但都是為了抓這幫混蛋。辛怡他們那夥人我們盯了很久。我們之所以一直沒有下手抓人,也是得知辛怡這次來津港是為了購買一批軍火,我們想等她完成交易的時候再多端掉一批槍支,就算錦上添花了。想不到這批槍原來是咱們市局專案組一直盯著的。也好,我們拿買家,你們拿賣家,大家通力合作,行動起來也更有把握。”

  施廣陵聽完之後點點頭,表情也放鬆了一些,說:“感謝咱們國安同誌們的理解和支持,既然話說到這個份子上了,我也沒什麽意見,現在在賣家內部潛伏著一名我們的同誌,由於之前發生了一係列狀況,導致這筆交易遲遲沒有進行。我們的臥底正在盡可能促成這次交易。到時候就能把他們一網打盡。”

  周巡衝他一斜眼,說:“那老關那個協查通告……”

  施廣陵笑了笑:“你可真會挑時候揭短啊。協查通告會撤掉的,但你,可得給關宏峰提供擔保,他要出了問題,你就可以下去派出所了。”

  “沒問題!”周巡哈哈大笑,繼而又皺起了眉,“現下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

  仇曉強和施廣陵都看著他。

  周巡摸了摸鼻子道:“剛才那一路上前前後後的混亂狀況,導致我們又失去金山的蹤跡了,不過好在辛怡他們現在處於咱們的監視之下,另一方麵,老關在金山他們內部明顯還沒有獲得完全的信任,所以對外傳達消息很困難。世紀廣場這個地址都是他用一名遊客的手機給我發的短信。我相信以他的能力,肯定還能繼續找到應對的辦法。”

  施廣陵問:“你們支隊都有誰知道這次行動?”

  周巡想了想,說:“隻有我和老關。”

  施廣陵立刻道:“我讓小孫帶專案組和你們共同行動,特警防暴隊隨時可以調遣。”

  此刻的青山金屬加工廠內,金山等人滿麵嚴肅地圍在桌旁,桌子上擺著關宏峰的手機,正開著免提,裏頭傳來辛怡的聲音:“你們到底是什麽意思?”

  關宏峰看了眼金山和林嘉茵,主動答道:“說得直白一些吧,我們很懷疑你們繼續交易的誠意。不過沒關係,就像之前承諾過的,如果你們還想買這批貨,就按我們定的方法來。如果不,我會親自把定金給你送回沙雁去。”他最後一句話透露出對他們落腳點的掌握,讓辛怡明顯沉默了一會兒。

  過了好一會,她才冷笑道:“官匪勾結,層次確實有所提高啊!關隊長,你說的話能代表金山麽?”

  金山在一旁開口道:“這個你放心,關隊長的話就是我的意思。關於交易部分,盡可以聽他的安排。”

  辛怡道:“除了定金之外,剩下的錢我們不可能用現金付。”

  林嘉茵插口道:“我們會給你指定一個境外賬戶,交易的時候你隻要在網上完成電子轉賬就可以了。”

  辛怡那邊似乎和人低聲商量了幾句什麽,然後問:“時間和地點呢?”

  金山道:“一小時之後,在西環白市口橋下,我會派人去接你。你們最多來三個人。你,加上兩個會開貨車的。貨已經裝好了,車算是我送你們的。你們可以帶槍,雖然我認為這沒什麽意義,不過隨你們便吧!”

  辛怡那邊似乎笑了笑:“確實,就算我們三個人都帶槍,也打不過你那邊的幾百支槍。”

  關宏峰冷冷說了一句:“你放心,要沒打算誠心交易,你早沒機會跟我們講電話了。”

  電話掛斷,林嘉茵似乎長出了一口氣,金山叼著雪茄,衝關宏峰拍著巴掌:“關隊長這招確實厲害。事兒一下就順多了。不過……那個長豐的刑偵隊長到底是什麽情況?”

  林嘉茵偷眼瞄著關宏峰,關宏峰很放鬆地一拍手:“這個簡單。”

  他從桌上拿起手機,摁了幾下,打開免提往桌上一扔:“直接問他不就得了?”

  電話響了兩聲之後,周巡的聲音傳來:“喂?”

  關宏峰笑著道:“是我!怎麽,還置氣呢?”

  周巡毫無停頓地接話道:“就沒你丫這樣的,全隊上下的人都在,讓我怎麽下得來台啊?”

  關宏峰無所謂地道:“大家各有各的原則而已,對我而言,我弟的事兒就是原則問題。再說了,我走也走了,你還不肯放過我?”

  周巡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沒聽懂:“說什麽呢?”

  關宏峰也沒好氣:“得了吧!別裝孫子,我今天都看見你了。我去趟八角那邊的電器城買東西,還得勞你親自跟蹤我?”

  “你有病!”周巡莫名其妙,“誰跟蹤你了?”

  關宏峰道:“就在沙雁旁邊,我都看見你了!”

  周巡似乎了然:“嗨,是我一大學同學要考拍賣師,正在沙雁培訓呢!我跟他也好多年沒見了,約了一塊吃個飯,誰知道你也在那兒啊!哎對啊,你跑那麽偏的電器城去買什麽啊?”

  關宏峰撓了撓頭,看了眼林嘉茵和金山,金山似乎放心下來,點了點頭。

  關宏峰隨口答道:“呃……就是想再買個電水壺,原來那個是電鍍的,特別愛髒,就在離那兒不遠的地兒買的。我就想去直接換個拋光麵兒的。”

  周巡在那頭“哼”了一聲:“真有閑心。怎麽?買著了沒有?”

  “怎麽著你還報銷呢?”關宏峰笑罵,“用不著你瞎操心。”他說完率先掛斷了電話,衝金山一攤手。

  金山長吐了一口煙,說:“衙門有人就是好辦事兒啊。嘉茵,辛怡那邊要是還被國安的人盯著怎麽辦?”

  林嘉茵笑了笑:“這個你放心,別忘了我當初是幹什麽的。擺脫他們易如反掌。”

  她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起身說:“差不多了,我帶人準備過去接他們。”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