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58節

然而這時,在他身後的水池旁,一個蹲伏的黑影正迅速地往門口方向移動。雖然悄無聲息,但周巡仿佛感覺到背後空氣的流動有異常,猛地轉身舉槍往門口的方向跑,槍口剛探出門口,槍就被一拳打飛了。

關宏宇從暗處躥出來,俯身一抱周巡的腰,把他猛地頂在門框上。

周巡抬手去抓關宏宇的後領口,卻被關宏宇腳下使絆,兩人一同滾倒在地上。兩人快速分開,周巡在黑暗中敏捷地翻身起來,伸手一探牆壁,隨後就聽到寂靜的樓道中,身後傳來一聲金屬的摩擦聲,槍口頂在了周巡後心上。兩人都沒有說話,靜靜地僵持了好一會兒。

半晌,周巡似乎放鬆下來:“沒想到你也在這兒。”

關宏宇在他身後有些輕蔑地說:“你更沒想到會有被我用槍指著的這天吧?”

周巡道:“你來這兒幹嗎?”

關宏宇冷笑道:“姓周的!你抓我是職責所在,我不怨你,但你不能總讓我哥為你賣命。”

周巡也報以冷笑,道:“你要肯投案,你哥也就不用再為支隊做事了。”

關宏宇緩緩地呼出了一口氣,似乎無奈地意識到這是一個無解的局麵,邊向後退邊緩緩地說:“保護好我哥,別讓他出事兒。等我找到陷害我的家夥,自然會帶他來找你投案。”

說完,他消失在黑暗的樓道中。過了一會兒,樓道裏傳出手槍扔在地上的聲音。周巡一手扶牆站在原地,久久未動,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

關宏峰與金山、林嘉茵上了同一輛車,開車的是金山的一名手下。金山不停地看著反光鏡,而關宏峰不經意地側身回頭看,發現高亞楠的車就跟在後麵。他眼神一凜,暗自心驚。

這時,林嘉茵忽然說道:“後麵那輛淩誌好像一直跟著咱們。”

關宏峰和金山都是一驚,金山湊到反光鏡旁,仔細看著後麵的車。

關宏峰也作勢回頭看了看:“警方跟蹤似乎不會用這麽高檔又引人注目的車……”

林嘉茵觀察著關宏峰的反應。“讓另外兩輛車繼續往前開,到前麵靠邊停一下。”她轉過頭,對金山道,“你可以下車方便方便。”

金山聽完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點點頭,遞給林嘉茵一支槍,自己又抽出另一支,打開了保險,他隨後又掏出手機,吩咐另外兩輛車的手下繼續往前開,然後衝開車的手下點點頭,車子減速靠在了路邊。他下車之後,走到路邊一棵樹旁,做出小便的樣子,實際上手裏握著槍。

林嘉茵也從車裏出來,把槍別在腰後,站在車旁盯著高亞楠的車。高亞楠的車慢慢駛近,所有人都因為不同的原因各自緊張著。高亞楠在駕駛席上側著頭,和林嘉茵短暫地對視之後,絲毫沒有減速,開了過去。?

金山回過身,問林嘉茵:“是跟蹤的麽?”

林嘉茵笑了:“幹公安的再不人道,好像也不至於派個孕婦來盯梢。”

她看了一眼駕駛席上金山的手下,那名手下剛才也看到了高亞楠懷孕的樣子,跟著笑了一下。隻有關宏峰直愣愣地看著林嘉茵,很是費解。

金山似乎鬆了口氣,招呼林嘉茵等人上車,剛一上車,手機響了。他接通電話:“三哥,是……沒有啊……我這也是……您聽我解釋……什麽?您什麽時候知道的……好。”掛上電話,他滿臉焦慮不安的表情再也藏不住。

關宏峰從倒車鏡觀察他的表情,微微一眯眼,一扭頭,發現林嘉茵正盯著自己,他趕緊偏轉頭,去看外麵。

車開得很平穩,慢慢駛入山穀。山穀的一側停著兩輛浙江牌照的奔馳車,金山等人的三輛車到了這裏,都停了下來。

眾人下車,金山低眉順眼地走到奔馳車前,站在車旁的幾名保鏢中的一人拉開車門,從後座上緩緩走下一名六十歲上下的男子,滿頭銀發,戴著老花鏡,體態臃腫。

金山一見這人,忙低頭小聲說:“三哥,您這還大老遠的……”

“三哥”孟仲謀向前走了兩步,拿眼睨著金山,歎了口氣,說:“心氣兒夠高的啊,怎麽?東南亞都容不下你了?”

金山戰戰兢兢地想要開口,孟仲謀一擺手,緩緩道:“情況我已經了解了,你想把咱們壓箱底兒的那批貨一次性兜售掉,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啊!來津港賣軍火,是不是嫌我活得太長了?”

金山哭喪著臉還要解釋,孟仲謀已經反手一個耳光狠狠地打在他臉上,把這身材魁梧的漢子打得一震。“混蛋!我打聽過了,和你接頭交易的那個女的,真名叫辛怡,她在中東促成過多筆交易,每一次貨物的流向都會被國家安全部門盯死。咱們混這碗飯吃的,按說不用講什麽良心,但規矩總得有。把貨出給這類人,無異於自取滅亡。他們不是為了去押個毒品或殺個仇家,那些都是小事,他們的所作所為,會招致警方、國家乃至整個東南亞的仇恨。而我們,就是為他們提供殺戮工具的!你覺得會有什麽好下場?到時候偌大個東南亞不會再有咱們這夥兄弟的立錐之地。”說完,他扭頭正眼看著體似篩糠的金山,歎了口氣,“枉費我這些年苦心教你……”

隨即,他看了眼手下的人,兩名手下上前一踹金山的膝窩,架著肩膀把他摁跪在地上,金山已經嚇出了眼淚,不斷地喊:“三哥……三哥……”

孟仲謀上前從金山的腰裏抽出手槍,走到林嘉茵身旁,說:“這位林小姐,放著好好的公安不做,上我們這條道,有今天沒明天,又是何苦呢?”

林嘉茵似乎開口想說什麽,但明顯也很是恐懼,說不出話來。

孟仲謀歎道:“說句心裏話,你還不如踏踏實實做你的臥底,把這個廢物抓回去算了。至於關隊長……”

他說著轉向關宏峰:“你來得實在不湊巧,這也讓我很懷疑你的目的。不過都無所謂了。”

關宏峰冷冷地看著他,平靜地問道:“你打算把我們都殺了?”

孟仲謀和藹地笑了:“關隊長哪裏話。孟某就是個買賣人,殺人?我怎麽能殺警察呢?壞警察也殺不得啊。”

聽完這話,林嘉茵偷偷瞄了眼關宏峰,隻見孟仲謀又衝手下遞了個眼色,兩名手下一架關宏峰,把關宏峰也摁跪在地上。

孟仲謀看著林嘉茵,從西裝的上兜裏拽出一塊手絹,一邊擦拭著手槍,一邊對林嘉茵說:“女人嘛,總是弱者,得到優待,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兒。”

說著他把擦幹淨的手槍墊著手絹反手拿住,遞給林嘉茵,說:“清理掉他們倆,我走我的路,你過你的橋。想來手上再多了這兩條人命,林小姐就算想再回頭去做公安,恐怕也會三思了吧!”

林嘉茵咬了咬牙道:“三哥,金山確實是一片好意,這一單的規模,是值得冒險的……況且再怎麽說,金山也跟了你這麽多年……”

孟仲謀微笑著看著她,眼神卻格外陰狠:“我自然是下不去手,所以才拜托你。殺人總比被殺好,你說呢?殺了他們。”

林嘉茵眼淚都快掉出來了,顫抖著從孟仲謀手上接過槍,似乎覺得手上的槍有千斤之重,怎麽努力也抬不起槍口,眼淚終於還是流了下來。

孟仲謀在一旁安慰似的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別想太多了,孩子,很快就能結束的……”

沒等他這句話說完,林嘉茵突然整個人都變了,身體也不抖了,眼神也變得異常淩厲,翻手舉槍對著孟仲謀的雙眉之間扣動扳機,把孟仲謀整個人向後打飛出去。

不等在場所有的持槍者反應過來,林嘉茵把手上的槍往地上一扔,高舉雙手,大聲喊道:“都別開槍!聽我說!”所有的槍都指向林嘉茵,但大家麵麵相覷,都被這個猝不及防的變故駭住,奇跡般的,沒有任何人開槍。

林嘉茵仍然高舉著雙手,緩緩跪在地上,說:“你們要殺了我,為三哥報仇,隨時都可以,但聽我把話說完。現在姓孟的死了,還要不要按他的話辦?你們該聽誰的?”

眾人麵麵相覷地想了想,似乎都逐漸被點醒,一直架著金山的兩人也悄悄地鬆開了手,其中一人甚至伸手把金山攙了起來。金山驚魂未定地站起身,走到孟仲謀的屍體旁,低頭看著孟仲謀頭上的彈孔,臉上浮現出慌亂和喜悅的混合表情。

金山一扭頭,看著林嘉茵,衝周圍的所有人擺了一下手,眾人都垂下了槍口,金山笑道:“真有你的。”

他有些得意地環顧周圍,高聲道:“三哥既然不在了,我金山向弟兄們承諾,第一,今後跟著我,人人有肉吃。第二,殺三哥的凶手,我絕不會放過的。”

說完,他從地上撿起林嘉茵扔下的那支槍。關宏峰猛地扭頭,驚恐地看著金山和林嘉茵。林嘉茵此時也正好望向關宏峰,同樣緩緩地眨了一下眼,代替點頭。

金山回身看了一眼林嘉茵,抬手一槍,將剛才摁著自己的其中一名手下擊斃,另一名剛才摁著他的手下嚇得立刻跪在地上,不住求饒。金山掂了掂手裏的槍,衝摁著關宏峰的手下一擺手,兩人鬆手扶起關宏峰。

金山走到林嘉茵身旁,把林嘉茵攙起來,衝周圍的手下問道:“誰殺的三哥?”

手下人的目光先是看著林嘉茵,注意到金山陰沉的臉色,便都聚焦在剛被金山擊斃的那人身上,再看金山,依舊是沉著臉。這時,一名顯得似乎聰明些的手下站出來,一槍把那名正在求饒的手下擊斃了,然後指著兩具屍體說:“他倆!”其他人紛紛應聲附和。

金山聞言,一把摟住林嘉茵,放肆地笑了起來。

清晨。青山區某金屬加工廠。林嘉茵背靠著防護鐵柵欄,坐在地上,身後不遠處,酸洗池噴發著刺鼻的化學蒸汽。

她呆呆地望著手裏的手槍,這把槍剛剛殺了一個人,但這不是她殺死的第一個人——三天前,她在那場交易中,借金山的手弄死了那個線人紀傑,這個時候,他的屍體也應該已經被發現了吧?她顯得有些魂不守舍。

關宏峰走到她身旁,盯著她看了會兒,低聲說:“你既沒有戳穿負責跟蹤的高亞楠,又冒著生命危險殺了孟仲謀,救下我。我不明白……”

林嘉茵盯著他:“殺了孟仲謀,是我和金山早就想做的事情,至於高亞楠,要不是看在她懷了孩子的份上,你真以為我會放過她?”

說完,她繞開關宏峰走開了,走出沒兩步,她又停下來,回過頭道:“我倒是很奇怪……像你這種人,怎麽還能活到今天?”

這時,不遠處,金山走過來,看了眼林嘉茵的背影,斟酌著對關宏峰說:“關隊長,發生了這麽多事兒,你也暫時再陪陪我。走完這單買賣,我就撤。今後嘉茵會留在津港和你交接。而且就依你說的,你這邊來的貨,我絕對不在本地撒。大家一起發財嘛!”

關宏峰看著他:“這地兒安全麽?”

金山笑道:“這你放心,這方麵我比你謹慎。”

關宏峰沉聲道:“陪著你倒是無所謂,不過你很快會發現,讓我出去對你才更有利。”

金山好奇地皺了皺眉。關宏峰接著道:“你要明白,辛怡被你吃了這筆定金,絕不會忍氣吞聲。”

金山咧嘴一樂:“我又不是沒打算和他們正常交易。再說了,真要硬碰硬,誰贏誰輸還不好說呢。”

關宏峰嚴肅地看著他:“不要光想著交易,這是個立場問題。”

金山不屑地一笑:“你們這些當差的,張嘴閉嘴就談什麽原則立場……”

關宏峰搖搖頭:“你好好想想,如果一個恐怖組織能隨便被倒賣槍支的欺負,今後還有誰會追隨他們?不錯,他們可能需要這批武器,甚至不排除會繼續和你交易,但在這之前,他們會先實施某種報複行動。”

金山聽完之後舔了下嘴唇,說:“那——依關隊長之見呢?”

關宏峰似乎不經意地瞟了一眼林嘉茵走開的方向,道:“給我百分之五,我就告訴你。”

此刻,小區內外停著好幾輛車,有警車,也有民用牌照的。十幾名便衣刑警正在進進出出地下室。市局孫警官領著周巡來到一輛黑色切諾基越野車前,車門打開,施廣陵在裏麵沉著臉看著他。周巡上了車,孫警官從外麵關上車門。

周巡還沒坐定,施廣陵就嚴厲地問道:“人呢?”

周巡左右看了看:“大概是覺察到了什麽風吹草動,溜了。”

施廣陵立刻又問:“去哪兒了?”周巡搖搖頭。

施廣陵明顯有些不悅:“車牌呢?”

周巡皺著眉假裝想了一下:“光線太暗,沒看清。”

施廣陵深呼吸,壓抑住怒火:“那你怎麽沒跟著他們?”

周巡一攤手:“還不是為了等你們?”

施廣陵壓製住怒氣,盯著周巡的眼睛,沉聲道:“周巡,我破例允許你們參與這次行動,不是為了讓你們徹底搞砸它。”

周巡歎了口氣,臉上一副很遺憾的表情。

施廣陵語速放慢:“在我決定向你追責之前,你最好跟我說實話。”

兩人對視了一眼,過了好一會兒,周巡才開口:“林嘉茵是否變節我拿不準,但老關堅信她沒有,而我相信老關。既然如此,如果老關認為現在不是收網的時機,我們就應該再等一等。”

施廣陵冷哼一聲:“關宏峰當初還一直嚷嚷著他弟弟是被冤枉的,你也相信?”

周巡表情有些複雜,未置可否,轉開了目光。

施廣陵則向前探了探身子,氣勢逼人:“而且你最好搞清楚,專案行動的總指揮是我,不是他關宏峰!”

周巡硬著頭皮挨了一頓訓,一回到自己的車裏,就撥通了高亞楠的電話。高亞楠的聲音從那頭傳來,略微有些抱歉:“對不起,我跟丟了。那個時間路上的車太少,他們肯定是注意到了我,而且下車一直在盯著我,我隻能硬著頭皮直接開過去。”

周巡沉吟了一會兒:“金山有這麽聰明麽?”

高亞楠沉默了一小會兒:“可能是林嘉茵。她站在最外圍一直監視我,身上似乎還攜帶著武器。”

周巡“嗤”了一聲:“就這還叫沒變節呢?”

高亞楠語速略微放慢了些:“這部分……說來也有古怪——我開車經過的時候,林嘉茵看到我,但卻沒做出什麽特別的反應。“

周巡思索了會兒,點了根煙:“也許是沒認出你。不怕你傷心,你比原來可胖了不少。”

高亞楠冷冷道:“謝謝你這會兒還不忘戳我痛處,不過林嘉茵是關隊調教出來的精英,就算我胖成一頭豬,她也能一眼認出來。”

周巡也無奈:“那我真琢磨不透了。她到底是怎麽想的?”

高亞楠低聲道:“瞎猜也沒用。我是在港成高速方向跟丟他們的,可以沿著這個方向繼續找一找。專案組那邊你怎麽交代?”

周巡歎氣:“怎麽交代都沒用。施廣陵剛把我批了一頓。他要我盡快和老關取得聯係,確認金山和林嘉茵的位置,實施抓捕行動,否則的話,老關和林嘉茵會被一同視為變節。我給他打過很多次了,都是直接轉到語音信箱,三角定位定不到,老關手機改裝過。”

高亞楠十分敏銳地察覺到了其中的問題,語氣諷刺地道:“呦,調查得很細致嘛……”

周巡自知失言,不耐煩地轉移話題說:“好了,先別管這些,大家都盡力而為吧。”

車停在路邊,高亞楠手機平攤在手上,開著免提,聽到周巡掛上電話後,她合上手機,扭頭看著副駕駛席上的關宏宇。

關宏宇摸了摸她的臉頰:“都熬了一宿了,先回去休息吧!我去找人就行。”

高亞楠輕輕地攏了攏額頭的碎發,說:“沒關係,在支隊幹了這麽多年,早就習慣了。”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