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59節

  關宏宇苦笑著摟了下她肩膀:“哪像個要當媽的人……聽話,回去休息,我讓崔虎提供技術支持,會找到他的。”

  高亞楠在關宏宇的懷裏靠了一會兒,抬頭說:“那我把車留給你。”

  關宏宇道:“不用,你的車太顯眼,何況雖然現在大家是一致對外,但周巡難保不會還打著其他算盤,萬一他定位你的車就糟了。”說完,他吻了一下高亞楠的額頭,迅速戴上了口罩和帽子,下了車。

第十八章 交易

  青山區金屬加工區的一間廠房內,金山、關宏峰和林嘉茵正圍坐在一起。

  林嘉茵冷冷看著關宏峰:“咱們醜話說在前麵,百分之五也好,百分之五十也罷,你們倆之間的約定,別影響到屬於我的那份。”

  金山很大度地一擺手:“這你放心,我的意思是說,你覺得關隊長的擔心有道理麽?”

  林嘉茵想了想:“單從事情上來講,他們對這批武器的需求很可能比我們要賣掉這批武器的需求更迫切,交易會繼續進行下去。更何況,辛怡丟了兩百多萬定金,回去向組織也交代不了。所以即便是從她個人立場出發,也會努力促成這件事兒。”

  關宏峰在一旁提醒道:“話是不錯,可你要搞清楚,她向組織交代定金被劫走這件事的時候,會歸咎於誰?這個‘組織’不是什麽一般的幫派團夥,他們的思維方式往往很極端。”

  林嘉茵思考著關宏峰的話,道:“這部分我拿不準。不過你提的方案倒也沒有壞處。即便是為了繼續交易,爭取主動,也對咱們更有利。何況長豐支隊應該已經發現紀傑的屍體,孟仲謀和那兩個替死鬼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兒,其他人還好說,孟仲謀畢竟是有江湖地位的大佬,他的死訊一旦傳開,不光警方,在道上也會引起很大震動。這對我們都會造成壓力。越早完成交易,大家就能越早離開這些是非——哪怕隻是為了暫避風頭。”

  金山從嘴裏拿下雪茄,嘬著牙花子想了想:“那好,就按關隊長說的辦。”

  關宏峰輕蔑地笑了笑,看著他:“那咱們說好的……”

  金山笑道:“百分之五,你放心,既然我金某人打算別開天地,今後還少不了要和關隊長通力合作。那麽關隊長打算如何找到辛怡這夥人?”

  關宏峰沉聲道:“首先,我需要錢。”

  金山有些不悅地一皺眉:“錢?”

  關宏峰肯定地道:“對,那筆定金。”

  幾分鍾後,兩名小弟拿來了一個旅行袋,把從辛怡那裏取得的定金全都倒在了一張桌子上,一捆捆的鈔票頓時堆成一座小山。金山在一旁抱著肩膀,斜眼睨著他們,摸不透關宏峰葫蘆裏賣的什麽藥。

  林嘉茵則拿起幾捆錢看了看,對關宏峰說:“不是連號新鈔票,去銀行那邊也沒法查。”

  關宏峰搖搖頭,說:“即便是連號鈔票,要查也得到人民銀行總行去查。動靜太大了。”他一邊說,一邊翻揀著鈔票,並把其中幾捆挑了出來。林嘉茵看著關宏峰選出的鈔票,似乎恍然大悟,和關宏峰一同挑選。

  過了一會兒,金山實在按捺不住,上前一步問道:“你們這是……?”

  林嘉茵拿起一捆鈔票,對金山說:“但凡鈔票打捆的封條上蓋有名章的,應該都是從銀行提取的現金。而名章上的名字,一定是銀行經手櫃員的名字。通過查詢這些名字,就有可能找到這筆錢是從哪幾家銀行的哪家支行或分理處提取的,進而查到資金的來源賬戶。

  金山聽完,愣了半晌才琢磨明白,繼續問道:“那……怎麽查?”

  關宏峰一抬眼,對金山說:“辛怡這夥人的巨額資金大多是通過一個複雜的洗錢過程進入某些有境外投資或合資背景的企業賬戶,存在個人名下的可能性極低。而通過這些企業資金往來記錄,以及賬目明細當中體現出的一些特點,我們就能掌握更確鑿的信息來證實這家企業的背景。我們也許無從尋找辛怡的下落,但如果將這些賬戶凍結——自然會有人與我們聯係。”

  與此同時,平安銀行某支行內,周舒桐站在一名銀行櫃員的身後,一手拿著手機,同時盯著銀行櫃員麵前的電腦顯示器說:“周隊,那個叫王鑫的櫃員今天休息,不過櫃台主管幫我們調到了他近一周的工作記錄。其中有兩筆是提前一天預約的大額提款,第一筆是個人,名字叫……啊?第二筆是……安迪信投資谘詢股份有限公司……好的。”

  她把電話夾在肩膀上,對櫃台的銀行主管說:“調一下這個安迪信公司所有的存取款和轉賬記錄。”

  電腦屏幕上,企業資金的明細閃過,顯示的支票用途有技術谘詢費、居間傭金等服務性項目,數額從一百萬到三四百萬不等,但都不牽扯任何實物性交易。

  周舒桐早有準備,向工作人員出示公安機關的一份查封申請,在經辦人員聯係方式一欄裏,赫然寫著關宏峰的名字和手機號碼。

  長豐刑偵支隊。

  周巡從周舒桐手上接過查封清單,掃了一遍。周舒桐正在做匯報:“四家銀行的賬戶全部做了查封……周隊,這是哪個案子啊?”

  周巡壓根沒搭理她的詢問,頭也不抬地擺擺手,說:“這件事不要聲張,有需要我會再叫你。”

  正說著,小汪忽然推門而入,一進門就對周巡說:“周隊,市局來了很多人,他們……”

  話還沒說完,市局的孫警官和兩名刑警就跟了進來。不顧小汪的阻攔,一行人直接走到了周巡的辦公桌對麵。孫警官手裏亮出一張協查通告函:“周隊長,我們代表市局專案組來這裏開展工作,這是對關宏峰的協查通告,現在需要你協助我們查封關宏峰的辦公場所以及他所有的辦公以及私人物品。”

  周巡眼皮一抬,伸手接過協查通告,仔細地讀著。孫警官明顯感覺到周巡不合作的態度,挑釁式地問道:“有什麽問題嗎?”

  周巡一抬眼:“問題嘛……第一,關宏峰之前一直是以顧問身份參與工作,所以他在這裏既沒有辦公室,也沒有什麽私人物品,除非你要把他昨天吃剩下的半桶方便麵也算上。”

  他停頓了一會兒,語氣更加嚴厲:“第二,事實上,他的顧問身份都已經被解除了,所以我不知道還能為你們提供什麽配合。第三,我會親自給老施打電話問一問,就算是要翻臉,也應該先發個內部協查通告,畢竟關宏峰在協助專案工作,隻是暫時失去了聯係。怎麽就能直接把他定性為壞人了呢?”

  孫警官說:“既然是專案行動人員,就應該服從命令,保持和專案指揮中心的聯係。像你和關宏峰這樣專行擅斷,甚至搞體外循環,完全是無組織無紀律性,甚至會導致整個專案行動的失敗!”

  周巡聽到這裏也怒了,拍案而起,指著對方的鼻子說:“你們的專案行動早就失敗了!是我和老關在拚了命地挽回!現在你們覺得不爽,就想把屎盆子往我們身上扣?”

  說著,他把協查通告函揉成一團,扔了出去:“告訴施廣陵,我周巡是長豐支隊的一把手,關宏峰的行動始終在我們的控製範圍內。這協查通告我不收,你們的工作我也沒什麽可配合的!老關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你們這幫廢物善後,協查他?有本事叫施廣陵先拿下我!滾!”

  孫警官被周巡的氣勢駭住,指著周巡卻說不出話來,雙方僵持了半晌之後,隻聽旁邊周舒桐怯生生地問:“那個……關老師參與了什麽行動啊?”

  大家的目光都轉向周舒桐,孫警官看著這個不知所謂的年輕女警,有些莫名其妙,而周巡意識到周舒桐還沒離開,頗感為難地皺起了眉頭。

  此刻,關宏峰、金山和林嘉茵三人圍坐在堆滿了鈔票的桌子旁,金山噴雲吐霧地抽著雪茄,關宏峰則斜眼瞟著林嘉茵,而林嘉茵隻是直直盯著桌子上的這堆鈔票。

  正在這時,桌子上關宏峰的手機震動起來,三人不約而同向前探了下身子。

  關宏峰拿起手機看了看,接通電話,打開了免提。

  電話裏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喂您好,請問是關警官麽?”

  關宏峰:“我是,你哪位?”

  男人道:“我姓滿,是安迪信公司的經理,請問咱們長豐分局為什麽凍結了……”金山和林嘉茵對視了一下。

  關宏峰打斷他說:“滿經理是吧?你聽清楚,我隻說一遍。第一,要另外幾家公司不用再給我打電話了,因為我要跟你們說的話都是一樣的;第二,告訴辛怡,打這個電話和我聯係。”

  滿經理停頓了片刻:“我不明白您說的這個辛怡是什麽人……”

  關宏峰再一次打斷他,說:“讓她跟我聯係,否則你們損失的絕不止是兩百七十萬。”

  他說完掛斷電話,金山有些迷糊地來回打量著他和林嘉茵,咋舌:“這樣就成了?”

  關宏峰低聲道:“雖說還會等些時候,但我建議從現在就開始做準備工作。”

  金山傻眼:“準備什麽?”

  林嘉茵接道:“人,還有槍。”

  關宏宇正走下一輛出租車。

  崔虎黑進高速出口監控看過,那個時段前後,恰好有兩輛雲南牌照的奔馳進入這個路段,這兩輛車登記的車主,一個是孟仲謀的前妻聞靜,另一個是他的女兒孟瀟。兩部車都是進入了這個路段後,就沒有再另一頭的監控中再出現過。

  他在電話那頭說:“這兩,兩部車肯定是孟仲謀的,肯,肯定停在了中間的某個地方,找到這老頭,大概離金山他們也就不遠了。”

  關宏宇掛了電話,順著車轍印走到山穀旁,仔細地觀察了一會兒,很快發現了泥土地麵上的血跡,血跡已經幹涸——他拉下口罩放到鼻子旁邊聞了聞,剛要起身,手機震動起來,他邊接通電話邊繼續往山穀深處走。

  電話裏傳來高亞楠的聲音:“是我。”

  關宏宇有些無奈:“怎麽沒休息啊?而且咱們打電話得小心,萬一……”

  高亞楠笑道:“放心,這個號碼是安全的。剛才周巡聯係我,說和你哥聯係上了。從通話的內容上判斷,他已經成功打入孟仲謀集團的內部,並且正通過一些手段來盡快促成孟仲謀和辛怡的交易。隻是現在還無從得知他們所在的位置。你在哪兒?”

  關宏宇邊四下張望,邊說道:“我還在找金山他們。不過金山沒找到,倒是發現了孟仲謀進入津港的行蹤。”正說著,山穀下麵停著的兩輛奔馳車躍入眼簾,他暗自一驚,忙伏身在灌木叢中,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兩輛車。

  高亞楠問:“孟仲謀終於還是親自來了?”

  關宏宇移動到離兩輛車比較近的一叢灌木後,一邊觀察著車輛情況,一邊低聲對電話說:“想來應該是很重視這次交易,親臨指導工作……你先等一下。”他把手機收進兜裏,起身走到車旁,發現孟仲謀陳屍在一輛奔馳車中,而另外一輛車中,是他兩名手下的屍體。

  關宏宇注視著這幾句屍體,情不自禁地嘀咕了一句:“不妙啊……”

  愣了一會兒之後,他舉起手機,說:“你可以編個借口,想辦法轉告周巡,孟仲謀不會再參與這次交易了。”

  在一輛商務艙轎車裏,金山的一名手下解開了蒙在關宏峰眼睛上的黑布,關宏峰眯著眼適應了一下光線,抬眼看到副駕駛席上的金山。

  金山對他抱歉地笑了笑:“關隊長,兄弟我對你多少還是有所保留的,畢竟交往不深嘛!出來之前不想讓你知道家在哪兒,關隊長也請體諒。”

  關宏峰沒理會他,從車窗看著馬路對麵的世紀廣場。

  林嘉茵在一旁說:“剛才辛怡在電話裏和咱們約好的應該就是這裏,她要求一對一會麵,還有不到十五分鍾。”

  金山聞言,似乎也很困擾,關宏峰一擺手,說:“幾個人見麵不是問題。要不要見麵還兩說呢!”

  金山和林嘉茵兩人都是一愣,異口同聲問:“什麽?”

  關宏峰看著人來人往的世紀廣場,沉聲道:“這個地點臨近古文博物館和長寧街主路,而且到處都是人,想來恐怕現在是竹竿打狼兩頭怕。咱們擔心他們報複,他們也擔心咱們真的黑吃黑,所以才特意挑了這麽一個誰都不敢輕舉妄動的場所。隻在這裏跟她見麵,是聊不出個所以然的。就算談出了結果,估計也沒什麽用。”

  金山聽完一皺眉,說:“那咱們還來這兒幹嗎?”

  關宏峰笑了笑:“我們要在廣場的周圍進行……按我們的行話講,就是布控。然後我會找個辦法驚走他們,那樣就可以跟蹤到他們的落腳點——應該是某個安全屋。然後再拍門找她。”

  金山也笑了:“聽著是不錯,但我不明白這麽幹有什麽意義?”

  關宏峰道:“跟這夥危險人物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要把主動權把握在自己手上,或至少讓他們認為我們把握著主動權,否則就算交易還能繼續,我們都會處處受製於人——現在,讓你的人開兩輛車在廣場東西兩側出口來回兜,這裏毗鄰長寧街主路,不好停車,更何況停車的話也容易被他們發現。”

  金山琢磨了一會兒,一拍大腿:“行。那還需要做什麽?”

  關宏峰揮了揮手。“幹這個,你的人都不專業。”他抬手一指林嘉茵,“有她就夠了。”

  長豐刑偵支隊,周巡一路順著樓梯向樓下飛奔,在一樓見到了周舒桐和趙茜。周巡伸手一指趙茜,說:“剛接到匿名報警電話,說在青山馬家溝發現了三具屍體,馬上去找小汪報道。”?

  趙茜和周舒桐聽了都是一臉疑惑,趙茜追了上去:“可周隊,那不是咱們轄區啊……”

  周巡擺了一下手:“青山支隊的人已經過去了,案子歸他們,你們不用插手。我跟那邊打過招呼,你們去配合他們做一下現場勘驗,回來向我匯報。”

  周舒桐還待說什麽,周巡已經直接跑出了樓,來到院子裏上了車,打開手機,隻見手機上有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上麵隻有五個字:“世紀廣場。”

  他迅速刪掉短信,開車出了院。

  支隊北側的路旁,一輛黑色轎車裏,葉方舟看著周巡駕車駛離支隊,立刻跟了過去。又過了一會兒,一輛依維柯警車緩緩地從支隊駛了出來,車裏,劉長永正對著步話機說:“我們會離遠一點,他上鉤了。”

  林嘉茵沉默著跟在關宏峰後麵下了車,兩人穿梭在廣場北側的人流中。邊走,關宏峰邊低聲對她說:“我在這邊監視,你去東南角……就是對角線的位置,應該能把廣場所有的情況都觀察到。一旦發現辛怡……”

  林嘉茵點點頭:“我知道,打個電話報警,說這裏有人打架。”

  關宏峰讚許地看了她一眼,一伸手:“總得把手機還給我吧?”

  林嘉茵盯著他,笑了笑:“不用了吧,電話我會打。”

  關宏峰看著她,長長地歎了口氣:“你到底……算了,趕緊就位吧。”

  兩個人很快分開。關宏峰緩緩在人潮中踱步,邊走邊觀察著周圍來這裏參觀遊覽的人。走著走著,他注意到一對正在拿手機自拍的情侶。這對情侶頭靠著頭,以世紀廣場地標為背景正在拍照,男的努力舉著手機,盡可能地對焦距。

  關宏峰走到他倆身旁,很隨意地提醒道:“這個位置有點逆光,可別拍出陰陽臉。”

  那個女孩眨了眨眼,看了眼男朋友,把手機遞了過來:“對哦,那能不能麻煩您幫我們照一下?”

  關宏峰故意猶豫了一下,勉為其難接過手機,指揮這對情侶說:“你們往右站一點。”然後,他刻意退後兩步,還蹲在地上,趁機用手裏的手機,發了一條短信。

  發送出短信之後,他迅速拍了幾張照片,起身把手機遞還給這對情侶。他剛站起來,一回頭,隻見廣場的東南角,林嘉茵正冷冷盯著他。

  關宏峰似笑非笑地瞄了她一眼,隨即,他看到了正在匆匆走向廣場雕塑的辛怡。

  關宏峰立刻開始觀察廣場周圍,試圖從人流中分辨出辛怡的同黨,而斜對麵的林嘉茵,已經在拿起手機打電話了。

  他皺了皺眉,沒說什麽,急匆匆地走了過去,和林嘉茵先後上了金山的車,金山扭頭看著他們,低聲問:“看到了,是那輛銀色的豐田嗎?”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