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57節

  外頭的關宏宇拿著望遠鏡,顯得有些坐立不安。高亞楠在駕駛席上回過頭,有些好笑地看著他:“你就算望眼欲穿,也不可能知道裏麵正在發生什麽。”

  關宏宇放下望遠鏡,苦笑著道:“那個金山沒什麽腦子,我倒是不擔心他,可林嘉茵實在難纏,而且怎麽說她都是個已經變節的臥底,這……這完全無法預測啊!”

  高亞楠幽幽地歎了口氣:“你真的不認識她?”

  關宏宇看了她一眼:“聽我哥的意思,他們倆原來認識?”

  高亞楠說:“何止是認識,她原來就是我們隊的,你沒印象?”

  關宏宇皺著眉想了半天,還是搖搖頭,嬉皮笑臉地道:“全支隊上下我就看得見你一個女的。”他笑容展開一半,忽然卻想起了什麽,“啊”了一聲。

  高亞楠一愣,關宏宇神色有些不對,自言自語地道:“如果我是金山,關宏峰和林嘉茵隻能留一個的話,我會選擇誰?現在金山是要在北京完成交易,一個針對他的專案小組的變節探員,顯然比半路殺出來的前刑偵隊長更有利用價值!何況他現在進去是為了阻止金山殺了林嘉茵,這種出爾反爾的態度,更是策略上的大忌……壞了!”

  他拿著望遠鏡的手微微顫抖,愣了兩秒鍾,忽然推開車門要往外走。高亞楠慌忙叫他:“你去哪兒!”

  關宏宇俯身探頭回車裏對她說:“我哥有危險!你立刻通知周巡,讓他趕緊帶人過來收網!”

  他放慢呼吸,很快地潛入,悄無聲息地貼著牆一路向裏走,拐了一道彎之後,發現一扇門外站著金山的兩名手下,昏暗的燈光下,隱約能分辨出兩人腰上都別著槍。

  他人隱在暗處,咬了咬牙,掏出一把折刀,摁住刀背的鎖扣,輕輕一甩刀頭,無聲地打開了刀。就在他預備衝過去拚死一搏的時候,身後的樓道裏響起了紛亂的腳步聲。關宏宇一驚,左右張望了一下,閃身躲進樓道的水房裏,通過門的縫隙偷偷向外看,隻見一女兩男從樓道裏走了過去。

  地下室內,關宏峰頭發淩亂,嘴角淌血,跪在地上,身旁圍著金山的一幹手下,林嘉茵站在他對麵,目光複雜地看著他。

  這時,金山拿著關宏宇“賣”給他的那支手槍,對林嘉茵說:“三哥說過,反複無常即為小人,合作這種事,最怕的就是小人。他真是個官匪也好,是警方派來的細作也罷……津港又如何?刑偵隊長了不起麽?槍在我手上,想崩了誰就崩了誰!”

  他說著走到林嘉茵身旁,把槍遞了過去:“你既幫過我大忙,除了這單買賣裏你應得的那份之外,姓關的算是我額外還你的人情。”

  林嘉茵接過槍,舔了下嘴唇:“沒搞錯吧?剛才在倉庫的時候你怎麽不讓我下手?在這兒開槍的話,整棟樓都聽得見……”

  金山一擺手:“管他呢!斃了他,我擔保今後在三哥麵前,你至少能跟我平起平坐。”

  林嘉茵看了他一眼,握住槍,猶豫著向關宏峰走去,站在了離他不到一米的地方。

  她抬頭望著麵前的關宏峰,眼圈微微發紅,臉上的冷笑透露出一絲淒涼,她冷冷地對關宏峰說:“瞧你這張階級鬥爭臉……”

  聽到這句話,關宏峰抬起頭,有些動容,微微張嘴,似乎想說什麽,但欲言又止,隻緩緩地眨了下眼,代替點頭,隨後閉上了雙眼。

  林嘉茵暗自長吸一口氣,舉起槍,扣動扳機。槍膛發出一聲輕響,槍裏沒有子彈——她一時愣住了,沒搞清楚到底是槍裏沒有子彈,還是手槍有了故障,臉上的表情驚疑不定。而關宏峰則睜開眼,目光顯得很冷靜。一旁的金山突然迸發出一陣大笑。

  門也在這時開了,金山的手下引著一女兩男走了進來。其中那個女人手裏拎著一個手提箱,幾人看到房間內行刑現場般的場麵,都是一愣。

  金山一看這幾人,笑著招呼道:“Cindy小姐,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他邊說邊走到林嘉茵和關宏峰身旁,先是一指林嘉茵,說:“嘉茵你是認識的……”隨後,他從地上攙起關宏峰,還殷勤地替關宏峰撣了撣膝蓋上的土,一摟關宏峰的肩膀,“這是關宏峰關隊長,和嘉茵一樣,都是我新的合作夥伴。”

  高亞楠在車裏緊張地觀望著地下室入口的方向,忽然有人敲了敲車門,高亞楠扭頭,才發現不知什麽時候,周巡已經蹲在了車門外。高亞楠又看了眼四周,從裏麵搖下車窗,有些納悶:“就你一個人?”

  周巡依然蹲著,往車邊湊了湊:“再怎麽說這也是專案小組臥底行動的一部分,一旦我從支隊帶人過來,保密範圍可就控製不住了。”

  高亞楠看了眼地下室的方向:“通知市局沒有?”

  周巡沉吟了一下:“我還在考慮。這裏麵到底是什麽情況?”

  高亞楠麵色沉重地道:“目前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編輯’林嘉茵已經變節了。她不但投靠了二當家金山,更對關隊產生了直接威脅。這也怪專案小組,光給了個代號,一上來直接就告訴咱們臥底探員的名字,就不至於這樣了。”

  周巡皺了皺眉:“你們認識這人?”

  高亞楠思索了一會兒,“哦”了一聲:“也難怪你不知道,林嘉茵是關隊徒弟……那時你還沒調來和關隊搭檔。她跟過關隊兩三年,也不知是什麽時候就突然消失了,她在隊裏的時候好像也不起眼,跟大家都不太熟。”

  周巡點點頭:“說她變節是怎麽回事兒?”

  高亞楠沉默了一會兒才答道:“這是林嘉茵親口承認的。而且關隊剛滲透進去的時候,她第一個站出來試圖戳穿,還險些開槍殺了關隊。”

  周巡明顯沒想到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一驚:“這娘們……好歹也算他鄉遇故知了不是,一上來就要滅口?”

  高亞楠歎了口氣道:“大概是基於過去的了解吧,她一再向金山強調,關隊是絕不可能投身犯罪的。”

  高亞楠停頓了一下,看向周巡:“但關隊也堅稱,林嘉茵不會真正變節……當然,我個人認為他這麽說多少有些情緒化,你想……拋開她怎麽對待關隊不說,如果她沒有變節的話,為什麽會和專案小組中斷聯係?現在關隊凶多吉少,還是趕緊通知市局,把他們都拿下吧!”

  周巡下意識答道:“可那批槍的下落……”

  說到一半,他意識到了什麽,改口道:“也對,不管市局搞什麽專案行動,咱們都犯不上把老關搭進去。再說,要是林嘉茵真的變節了,趙馨誠又何必為她跟專案指揮較勁?”

  他一邊說一邊掏手機,高亞楠輕輕拍了一下車門,笑道:“上車來打吧,蹲了這麽半天,腿不麻麽?”

  地下室的水房內,關宏峰打開水龍頭,正在清洗臉上的血跡。林嘉茵在一旁給他遞上毛巾,壓低了聲音:“你們倆怎麽會……糾纏進來?”

  關宏峰用毛巾擦臉的動作一下停了下來,警覺地斜眼看著她。

  林嘉茵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水房門口的方向,繼續說道:“先是你弟,然後又換了你,這是搞什麽?”

  關宏峰沒回答她,反問道:“三天前的行動布控,到底出了什麽事兒?你為什麽和專案小組中斷聯係了?”

  林嘉茵沒回答,反而輕輕歎了口氣:“趕緊找機會脫身吧,我知道你不是真的來和金山合作的。”

  關宏峰不置可否,林嘉茵就繼續說道:“但我是。”

  關宏峰吃驚地站直了身子,盯著她的雙眼:“你……是不是有什麽苦衷?”

  林嘉茵不屑地笑了笑:“苦衷?如果你指的是身份記錄完全被消除,幾年如一日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以及身邊的同伴一個個因公殉職卻得不到承認的話,沒錯……”

  她話鋒一轉,語氣也變得決絕:“但你知道麽?人都是習慣的奴隸,我很快就適應了這個身份,也適應了這種生活。隻是我漸漸發現這種生活可能本就是我想要的。我不想再回去做警察了。”

  關宏峰瞳孔猛然收縮,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壓低了聲音:“你在胡說些什麽?你……不可能……”

  林嘉茵諷刺地回望著他:“不可能變節投敵?就因為當初你教過我什麽是理想?什麽是正義?關隊,你那些形而上的崇高思想,根本是行不通的。無論是我們這邊,還是在公安隊伍裏。在這個世界的現實麵前,你想去堅持的那些東西,全都脆弱得不堪一擊。”

  關宏峰徹底愣住。

  林嘉茵輕輕掙脫他的手:“專案小組關心的其實是這兩百多支槍,買家已經帶著定金來了,我要的是完成這次交易,拿到我那份錢,至於之後你們怎麽去追繳這批槍,或是想抓孟仲謀和金山,我管不著。就是說,我也沒必要非戳穿你不可。但如果你要打算破壞這次交易……關隊,下次我開槍的時候,絕不會再猶豫的。”她說完,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過了半晌,留在原地的關宏峰深深地歎了口氣,在水房淋浴間的牆後,關宏宇閃出身,輕輕搭上了他的肩膀,安撫地拍了兩拍:“其實她說的都沒錯。人各有誌。”

  關宏峰扭頭看了眼弟弟,不知是因為早已察覺還是剛剛蒙受打擊,他的表情顯得有些茫然,似乎並不吃驚。他囁嚅了一會兒才開口:“我要留下繼續跟進。”

  關宏宇低聲道:“別傻了,我已經讓亞楠通知周巡收網了,走吧。”

  關宏峰沮喪地閉上雙眼,猛地又睜開:“讓周巡他們別輕舉妄動。那批槍還沒有露麵,孟仲謀也還沒出現,隻抓個金山,沒意義。”

  關宏宇又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背:“開弓沒有回頭箭。眼下要麽你脫身離開,親自去和周巡說,要麽周巡或市局專案小組下手抓人。我現在沒法出去見周巡,否則咱倆的事兒很容易徹底暴露。別再固執了,就因為怕你有個三長兩短,我不但冒險衝進來,還讓亞楠招來周巡斷了自己的後路,再說了,專案小組一到,收不收網,恐怕都不是周巡說了算的。”

  關宏峰思索了會兒,點點頭,對他說:“你隱藏好,我來想辦法……”

  他擦幹淨臉,回到先前金山等人所在的房間,幾個人都抬頭看他。

  那叫Cindy的女人明顯有些不悅,瞪了一眼關宏峰,就要站起來。關宏峰斜眼看了下她,問金山:“這又是誰?”

  金山笑了笑:“哦,一個來付定金的朋友。”?

  Cindy聽完臉色一變,立刻說:“我說了,有外人在,交易中止。”

  金山臉一沉,上前兩步,看了眼她手裏拿的手提箱,嘬了口雪茄,往她臉上噴了一口煙:“Cindy小姐,就因為你們已經定了這批貨,我才推掉了其他買家。現在你翻臉就要毀約,耍我?”他話音剛落,他的一幹手下紛紛拔出槍來。

  Cindy冷笑,她身後的兩名男子也掏出了槍,房間內,雙方舉槍對峙,一時間劍拔弩張。

  關宏峰掃了一眼屋內的眾人,反倒不緊不慢地走到金山身旁,一臉為難地看著他,說:“你們怎麽會和這些人搭上?”

  金山微微一愣,關宏峰扭頭,看著Cindy等三人,皺起了眉頭,道:“你們來的路上有沒有被跟蹤?”

  這話一出,大家都皺眉,麵麵相覷。

  關宏峰又看了眼她手上提的箱子,說:“這裏麵是現金嗎?是直接提過來的還是到了津港之後現籌措的?什麽渠道籌措的?”

  這話問出之後,金山等人顯得更加疑惑,林嘉茵麵色有些焦急,而Cindy則有些驚慌,微微往後退了一步,兩名手下則將槍口指向了關宏峰。

  Cindy急道:“我就說他很可能是公安派來的……”

  關宏峰根本沒理會她,扭頭對金山說:“你擺我這一道,咱們回頭再算賬。合作的事兒我也不想再談了,但我不想跟你們一塊死。”

  他往前走了兩步,坐在了沙發上,抬手一指Cindy身旁的兩個男人:“你跟孟老三都是搞軍火生意的,沒注意到這兩人拿的是什麽槍麽?我告訴你,是M92F的一個改版,英文翻譯過來應該叫“戰術大師”,這類槍主要是配備給南美洲,特別是巴西軍警的。近年來,從南美流出來的這類槍,隻有很少的一部分出現在亞洲,就公安部掌握的情況來看,基本都是被巴基斯坦一帶的恐怖組織持有。而他們這撥人不但身上有這種槍,還給你帶來一筆數額不菲的定金——”

  Cindy滿臉驚恐,關宏峰一指她手裏的提箱,說:“從容積上看,裏麵至少應該有兩百萬以上的現金,有財力向你成批量購買軍火的,絕不是一般的江洋大盜。所以他們所代表的買家到底是什麽人,猜都能猜得到。”

  金山作勢鼓掌:“不愧是老刑警,關隊長眼真毒。不過……生意隻是生意,我們就是賣東西,至於誰買,或是買來之後去幹什麽用,好像不用操心吧?”

  關宏峰無可奈何地作勢歎了口氣,搖搖頭:“國際範圍內的恐怖組織及其骨幹成員,不光在公安機構,在國安機構和國際反恐機構那兒也是標名掛號的。你們來津港做交易,不見得會引起多大注意,就算有,頂多是市局某個專案小組之類。可他們就不同了,盯著他們的人,比盯著你的人至少要多十倍。和他們做生意,後患無窮就不用提了,你很可能都活不到成交那一天!”

  關宏峰的話語和態度完全吸引了Cindy的注意力,隻有林嘉茵在一旁冷眼打量著這幾人。

  金山似乎有些擔憂,問道:“怎麽講?”

  關宏峰攤攤手:“很簡單,他們這些人,就算是組織中下遊成員,也有可能隨時處於監控之下,國安局甚至可能是聯合反恐……先不說他們拿什麽來向你買貨,但就這筆定金而言,如果是在津港籌措的,籌措途徑總會有警方早就知曉的。現在這三個人就這麽大搖大擺地拎著箱錢來到這兒和你見麵,你知不知道他們屁股後麵可能跟了多少當差的?”

  金山總算搞明白了他的意思,明顯有些緊張,故作輕鬆地攤了攤手:“不過這兒並沒有貨,就算警方跟蹤了他們,也不至於……”

  關宏峰“嗤”了一聲:“你太瞧得起自己了。跟他們比起來,你和孟老三都隻算毛賊。在國家安全麵前,你們那幾把破槍根本不值得一提。”

  金山雖然麵色有些不悅,但還是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說:“鬧了半天,他們可能會引來警方,而我們倒成了吃掛落的。”

  說完,他扭頭看著林嘉茵,林嘉茵微微皺眉,幅度很輕地點了點頭。

  金山於是轉過頭來,誠懇地問:“那現在怎麽辦?你覺得警方已經有人在外麵了麽?”

  關宏峰道:“說不準,但我不願意冒險。看在買賣不成仁義在的份上,我勸你們現在立刻轉移。”金山聽完倒抽了口涼氣,掃了一圈屋裏的所有人,林嘉茵看著金山的表情,默不作聲地悄悄移動到Cindy等人的身後。

  金山扭頭,吩咐手下:“收拾東西,撤!”然後他抬起頭,看了眼Cindy,“大家分開走,要是都僥幸沒栽,到時候再聯係吧。”

  他話音未落,林嘉茵突然從Cindy等三人後方竄出來,反手一肘打倒其中一名男子,順勢從他腰上拔出手槍,用槍頂住了Cindy的頭。

  剩下的一名男子和金山的手下又再度紛紛舉起槍,但明顯金山一方人多勢眾。Cindy咬著下嘴唇,沒有動。金山走到她麵前,笑了笑,直接伸手從她手上拿過手提箱,放到桌子上,打開箱子看了一眼,裏麵整整齊齊碼放著現金。

  關宏峰在旁說道:“我要是你,會換掉這個箱子,並且查一下每摞錢裏有沒有夾定位芯片。”

  金山點點頭,把這箱錢推給手下去處理,扭頭對Cindy說:“你放心,三哥和我從來不幹黑吃黑的事兒,但做買賣嘛,總該有點契約精神。定金我收下了,如果大家都平安無事,交易就繼續進行,如果你們真有個三長兩短,我們的麻煩也少不了,這筆錢就轉作精神補償吧!”

  Cindy咬牙切齒地說:“你還不明白你惹的是什麽人……”

  金山很放肆地笑了兩聲:“你們這些搞恐怖活動的,到頭了也就開個飛機撞大樓,隻敢對平頭老百姓下手,我們可不吃這套。我說了,買賣可以做,你們要想玩狠的,就讓你們知道什麽叫魚死網破。”

  這時,他的手下已經把箱子裏的錢塞進了一個包裏,並且檢查了每一遝錢,示意他已經準備完畢。

  金山衝周圍人一擺手,林嘉茵垂下手中的槍,退下彈匣,又拉開套筒,卸掉了槍裏的所有子彈後,把槍往身後的地上一扔,跟著金山、關宏峰等人一同走了出去。

  外麵剛剛破曉,一群人先後上了幾輛越野車。關宏峰站在車前,看了眼小區院外高亞楠車子的方向,不易察覺地朝著那個車的方向做了個手掌下壓橫著一抹的動作,隨後上車與金山等人離開。

  不多時,Cindy和兩名手下也走了出來,兩名手下警覺地打量著周圍,而Cindy一路在拿著手機通話。三人鑽進一輛轎車,駛離小區。

  高亞楠目送著這兩撥人先後離開,轉過頭問周巡:“跟哪撥?”

  周巡琢磨了一會兒,推門下了車,轉身對高亞楠說:“你跟著老關他們,我留下來等市局的增援。既然老關示意咱們不要收網,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你千萬盯緊了。”

  高亞楠點點頭開車離開。周巡下了車,一邊警覺地掃視著周圍,一邊走到自己臨時替換的一輛捷達轎車旁,從副駕的儲物箱裏拿出槍,別在了腰上。隨後,周巡關上車門,看了眼小區地下室的入口方向,走了過去。

  他順著地下室的樓道往裏走,邊走邊東張西望,因為是淩晨,地下室走廊的燈已經滅了,而透過半接地的窗戶射進來的晨曦少得可憐,所以樓道裏昏暗不堪。走著走著,他聽到前方似乎有什麽動靜,忙停下改變行動方式,拔出手槍,躡手躡腳地向前搜索。

  到了水房,他舉槍走進去看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麽,他又端著槍搜索了兩個淋浴隔間,都是空的。見到水房裏並沒有人,他似乎鬆了口氣,槍口也垂了下來。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