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55節

趙茜也看到了他的黑色轎車,很有眼色地說自己先去停車,讓周舒桐先下車。

周舒桐依言下了車,葉方舟笑著迎向她,同時往警車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看你心情好像不太好,要不我帶你去吃你最喜歡的煲仔飯吧!”

警車裏的趙茜看到了葉方舟,兩人短暫地對視後,警車駛入院內。

關宏宇坐在副駕駛座上,手機震動,接到了一個電話。他掏出來看了一眼,猶豫了會兒,還是接通了:“喂?”

周舒桐的聲音有些低落:“關老師,是我。”

關宏宇不動聲色地“嗯”了一聲。

周舒桐道:“是這樣,有些事兒我也不知道該對誰講……上午,周隊讓我和趙茜一起去搜查安廷的住所,在安廷的住所裏,沒有發現什麽特別的線索。不過他的居室異常整潔,就好像在我們來之前,有人特意來清理過一樣。再就是……”

關宏宇微微皺眉:“什麽?”

車慢了下來,似乎想靠邊停靠,關宏宇邊聽電話邊往駕駛席的方向瞪了一眼,車又慢慢提速,匯入了車流。

周舒桐小聲道:“趙茜她……很奇怪。開門的時候,安廷的那串鑰匙上有好幾把鑰匙,但趙茜直接就選中了房門鑰匙開的門。而且進屋之後,趙茜讓我搜查客廳,自己說去搜查臥室和房……”

關宏宇不解:“這怎麽了?”

周舒桐聲音大了一些:“可問題是,從進門的位置,根本看不到走廊拐角處有臥室甚至書房啊。趙茜怎麽知道這是個兩室一廳的屋子呢?”

關宏宇玩味著周舒桐的話,情不自禁地微微點頭:“知道了。”

周舒桐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掙紮了一下,最後還是問:“那關老師……您是真的要離開支隊麽?”

關宏宇沉默了一會兒,最後隻回了三個字:“再聯係。”

他掛斷電話,一扭頭,望向駕駛席,駕駛席上是正在開車的立川。

這胖子左邊的眼鏡已經被打碎了,鼻子上還有血跡,腫著的腮幫子導致整張嘴都有些歪斜,一副哭喪臉的表情。

關宏宇看著他,語氣關懷地說:“我給你個誠懇的建議,你要是實在覺得那半顆牙活動著別扭,幹脆掰下來算了,不然你老這樣歪著嘴,多別扭……”

車子順著環路開了下去,後麵不遠處,劉音駕駛的橘紅色polo轎車在不疾不徐地跟著。

周舒桐看著被關宏宇掛斷的電話,有些茫然無措地歎了口氣,把手機揣在兜裏,對著鏡子整了整頭發,走出洗手間,回到餐桌旁。

對麵,葉方舟笑盈盈地看著她坐下:“還不開心呐?”

周舒桐鬱鬱地道:“周隊就這麽莫名其妙地把關老師趕走了,這……這簡直沒道理啊!”

葉方舟用寬慰的語氣道:“嗨,你要這麽說,之前我到火車站送你,出來沒多久就被你爹帶回支隊一通審,豈不更沒道理?”

周舒桐明顯對這件事情並不知情,一愣:“啊?為什麽啊?”

葉方舟大度地擺了擺手:“大概是劉隊一直看我不順眼吧……不過話說回來,我倒覺得,周隊對關隊利用的成分更大一些。真把關隊轟走,對他也沒好處。會不會……是另有什麽其他的原因?”

周舒桐喝了一口飲料:“我也不知道,他們好像就是為了關老師弟弟的案子吵起來的……不過更誇張的是,關老師走了之後,周隊整個人都好像失控了,變得像個恐怖的大魔頭,派人去監控關老師的行蹤和住所,還停了高法醫的職……”

周舒桐還在不停地說著,始終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她越說越激動,後來甚至還加上了手勢。葉方舟笑著聽著周舒桐叨叨念念的傾訴,若有所思。

這一邊,立川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一手托著腫脹的右腮,一手捏著半顆牙,駕駛席上換了一個留著寸頭的瘦高個。瘦高個左邊眼眶被打成了熊貓,也是哭喪著臉在開車。

關宏宇四仰八叉坐在後座上,抽著煙,說:“立川啊,這回他帶我去見的要還是飯桶,你小子可得吃不了兜著走。”

立川托著腮幫子,含糊不清地說:“不會,這個金山是三哥手下的二當家。幹這行的都知道,錯不了,錯不了……”

車子行駛了兩個多小時,最後停在了百望山旁一處偏僻的平房區。

立川和瘦高個兩人在前麵走著,關宏宇慢悠悠跟在後麵,手裏拿了瓶礦泉水,邊喝邊督促兩人。三人推門走進了一處院落,剛一進門,院門從後麵就關上了,原來在門旁站著兩名彪形大漢,其中一人正關上院門,另外一人握著一把手槍,指著關宏宇。

關宏宇很自然隨意地轉身到一半,突然變得動若脫兔,抬手就摁在對方手槍的滑套上。對方立刻發現扳機扣不下去了。關宏宇緊接著一腳把他踹倒。關門的另一名彪形大漢剛頂上門,正要從腰上拔槍,關宏宇從麵前這個人手上奪下手槍,把大半瓶礦泉水往槍口上一頂,衝著門旁的那人扣動扳機開了一槍,隨著一聲低沉的悶響,礦泉水瓶子炸開,門旁的那人腿上中槍,倒在地上。

關宏宇端著槍猛地回身,隻見院裏不知何時已經站著四五個人。而立川和那個瘦高個都已經嚇得趴在了地上。院裏的人紛紛持槍在手,和關宏宇形成了對峙的局麵。

這時從對方走出一名四十出頭的黑胖中年男子,身高至少得有一米九,他叼著雪茄,肆無忌憚地向前走了幾步,看了看門旁被打倒的兩名手下與趴在地上的立川和瘦高個,朝關宏宇一挑眉毛:“你就是那個姓關的?有兩下子。”

關宏宇拿槍指著他:“你是金山?”?

金山中文很流利,裝模作樣地一攤手:“找我幹嗎?”

關宏宇舉槍對著他停了一會兒,突然褪下手槍的彈匣,把槍往地上一扔,說:“我是來找你合作的。”邊說,邊伸手往後腰上摸。

對麵持槍的幾人一陣騷動,金山抬手製止了他們。

關宏宇從後腰上摸出一把手槍,就是他當初從辣頭那兒買的那支槍,他反手握著手槍套筒,把握柄的方向遞向金山:“我這兒有條發財的路。”

金山有些困惑,又有些好奇地歪著頭,看著關宏宇,沒有動。

不知什麽時候,從金山身後走出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這人一言不發地走到關宏宇麵前,接過關宏宇遞過來的槍,退出彈匣確認了一下裏麵填滿的子彈,又把彈匣推回去,拉動套筒,打開保險。在檢查槍支的過程中,她抬眼看了眼關宏宇,不冷不熱地笑了一下,說:“瞧你這張階級鬥爭臉……”

關宏宇微微一愣:“什麽?”

女人看到他的反應,似乎微微動了下嘴角,踱步到他身側,看著金山:“他不是來找你合作的。”

金山一挑眉毛:“哦?”?

那女人繼續說道:“他是來找‘編輯’的。”

關宏宇微微一驚,故作鎮定:“什麽編輯?”

女人向後退了半步,對金山說:“他是長豐刑偵支隊的前支隊長,叫關宏峰。”

說完,她又看著關宏宇,笑了笑:“‘編輯’就是我,你來這裏找我,是為了讓市局的臥底行動能夠重新回到正軌,對嗎?”

說完,她抬起手,用槍指著一臉震驚的關宏宇。

第十七章 變節

關宏宇被綁在一把椅子上,頭上罩著個黑色的布套,布套被摘掉,陰暗的倉庫裏,一盞刺眼的照燈正對著他。他的眼睛睜不開,稍微適應了一會兒光線環境之後,慢慢抬起頭環顧四周,發現這似乎是一個廢棄的倉庫。

他的麵前是一張桌子,桌子後麵站著金山以及他的數名手下,還有代號“編輯”的臥底探員林嘉茵。他醒來的時候,林嘉茵正對金山說:“我不明白把他轉移到這裏還有什麽意義,直接幹掉他就是了。”

金山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胳膊:“再怎麽說,他都是個前任的刑偵隊長。就算殺了他,也得在下手之前讓他把知道的全抖落出來,對不對?”

關宏宇毫不客氣地笑出了聲。

金山繞過桌子,走到他身旁:“怎麽?關隊長,臨死之前想擺擺大義凜然的姿態?”

關宏宇一斜眼,不屑地看著他:“如果我是代表警方來打入你們內部的,你怎麽可能還好端端地站在這兒?稍微動動腦子就該知道,警方的任何滲透或臥底行動,都會安排布控。何況你把我渾身上下搜了個遍,找到任何監聽或定位裝置了麽?”

金山舉起關宏宇的手機:“有這個就夠了吧?手機定位以為我不懂?”

關宏宇又笑了:“你拆開電話看看,或者找個懂技術的,試試定位我的手機。”

金山有些意外地一皺眉,林嘉茵走了過來,拿起關宏宇的手機,熟練地拆開後蓋,檢查了一下手機的電路板,又裝上後蓋,撥了個號,掏出自己正在響的手機看了看。她掛上電話,把關宏宇的手機扔回到桌子上,沒說話。

金山扭頭看著問:“怎麽?”

林嘉茵似乎有些不情願:“電話確實被改裝過,信號回路上安裝了反定位的幹擾裝置。”

關宏宇抬頭,看了看林嘉茵,對金山說:“金老二,我關宏峰是堂堂正正拍門子來找你談生意的,姑且不論你這算哪門子待客之道,這娘們是怎麽回事?什麽‘編輯’?什麽臥底?”

金山扭頭看著林嘉茵一樂:“你不知道她?林嘉茵小姐是你們市局專案小組派來的臥底。隻不過她實在是厭倦了繼續給公安當狗而已。”

林嘉茵打斷他:“別信他。他不可能不知道臥底行動。”

金山笑道:“可你不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麽?如果他真是潛伏進來的公安,咱們剛才恐怕就都被端了。”

林嘉茵上前伸手一扒拉他的肩膀,盯著他的眼睛,咬牙道:“你要搞明白一件事,他是關宏峰。”

金山似乎沒覺得這名字對他有什麽特別的意義,有些疑惑地皺著眉道:“那又怎樣?”

林嘉茵一字一頓地說:“全津港,知道這個名字的警察,都很清楚一件事,如果整個公安係統隻有一個人不會變節的話,就一定是關宏峰。”她過分認真的態度讓金山有些不安,他又看了看關宏宇。

關宏宇也盯著他:“該說的我都說了,你要就是不信,我也沒辦法。我不明白這個姓林的娘們怎麽就和你穿了一條褲子,不過……自從我找上你,就是報著真名實姓來的,我也沒有避諱過自己曾經是警察的身份,憑什麽這個幹臥底的就比我更可信?”

金山看了看林嘉茵,又看了看關宏宇,似乎話裏有話:“她當然是已經用行動向我證明了一些東西……”

話音未落,林嘉茵突然從身旁金山一名手下的腰上拔出手槍,指著關宏宇,對金山說:“之前的不算,拿他做投名狀也沒問題。”

關宏宇盯著麵前的槍口,額頭上沁出了汗。兩人四目相對,關宏宇仿佛從林嘉茵的目光中看明白了什麽,臉色逐漸變了,金山在一旁饒有興致地看著兩人,有點坐山觀虎鬥的意思。

突然,手槍的擊錘一響,林嘉茵扣下了扳機。千鈞一發的時刻,金山猛地推開林嘉茵持槍的手,子彈打偏了,射進了旁邊的編織袋內,發出悶響。林嘉茵先是有些驚惱地看了金山一眼,隨即又要抬手向關宏宇射擊。金山上前,一把奪下她的槍,林嘉茵惱羞成怒地對他喊道:“你幹嗎!”

金山攔在她和關宏宇之間,把槍遞還給手下:“我又沒說不信任你。可我也沒說讓你殺他。別忘了這裏誰說了算。”

這時候,他的電話響了,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指著關宏宇對手下的人說:“看住他。”

他往外走了一步,回過頭來,指著林嘉茵對手下說:“也看著點嘉茵,別讓她再胡來。”

刺眼的燈光下,關宏宇和林嘉茵困獸一樣地對視著。

半晌沉默。關宏宇終於搖搖頭,歎了口氣,說:“在支隊幹了那麽多年,到頭來,讓自己人把我整下來了。想試試另一條道吧,還碰上了臥底公安,我上輩子和幹這行的結了多大梁子?真是陰魂不散。”

林嘉茵盯著關宏宇,冷笑著說:“隨你怎麽說,你騙不了我。”

關宏宇不屑地“嗤”了一聲:“別扯淡了,你根本不是因為懷疑我的目的才這樣做,你隻是想殺了我。我不明白什麽時候得罪過你,但我看得出來,這是個人恩怨。”

林嘉茵聽了這話,似乎有些動容,但隨即又恢複了一臉冷酷:“公事公辦也好,個人恩怨也罷,我現在活動自由,而你被捆著,你覺得咱倆誰橫著出去的概率更大一些?”

關宏宇一點也沒服軟,望著她一撇嘴:“別得意太早……不過我確實很好奇,你似乎都不想給我任何說話的機會,咱倆哪來的這麽大仇?”

林嘉茵琢磨了會兒,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又似乎是對關宏宇說:“你死有餘辜……”

她俯身到關宏宇耳旁小聲說地說:“而且,你不是關宏峰。”

關宏宇愣住,他想開口問些什麽,嘴唇微微張開,又什麽都說不出來,隻能呆呆看著林嘉茵往倉庫門口走去的背影。

地鐵站附近,周巡把自己的越野車停到地鐵站旁後下了車,他警惕地觀察了一下周圍,下樓梯到了地鐵站,一路走到站台上,在一把長椅上坐了下來,坐在他身旁正在看雜誌的女人合上雜誌,居然是高亞楠。

周巡一邊繼續警覺地觀察著周圍,一邊不動聲色地低聲問:“情況怎麽樣?”

高亞楠不動聲色地說:“關隊已經打進去了。”

她邊說邊把一張紙條遞給周巡:“現在在這個位置,裏麵的情況還不清楚。中間他們進行過一次轉移,過程中發現‘編輯’和金山他們在一起。孟仲謀和槍的下落都還不知道——按照專案小組的說法,這次臥底行動破獲孟仲謀的軍火販賣組織還在其次,最主要的是要能促成那兩百多支槍的交易,起獲那批失槍。如果我們不能確定那批武器在哪兒,很可能無法達成行動的目標。”

周巡語氣有些焦慮:“但放任這樣下去,老關的生命安全會越來越沒有保證。”

高亞楠歎了口氣:“嗨,知道麽?既然哥倆都長得一樣,我為什麽不選關宏峰,卻選他弟?”

周巡被這個無厘頭的問題問得一愣,扭頭問高亞楠:“啥意思?”

高亞楠苦笑著攤開報紙,邊把報紙卷起來邊說:“幹了這些年,我早就看明白了,你們這群在刑偵跑外勤的,個個都是把腦袋栓褲腰帶上,死不死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兒。找個當刑警的男朋友,我可受不了這刺激。”

周巡笑了笑:“你是說,老關既然也是幹這個的,冒險屬於理所當然的事兒嘍?”

高亞楠“哼”了一聲:“我是覺得,刑警,尤其還是你們這幫男的,個個都不要命,而且還不聽勸。”

周巡挑了挑眉毛,站起身說:“保持聯係,但記住,盡量見麵說。”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