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54節

  他說得其實有道理,關宏峰低頭想了想,道:“但不管怎麽樣,兩百多支槍,還是值得冒險的——再說了,從目前掌握的情報分析,這很可能是當年安廷監守自盜的那批報廢槍支。”

  周巡琢磨了一下,還是不情願地搖著頭:“要這麽說的話,安廷的線索剛有了進展,這還不算那具從長興路拉回來的屍體……你一甩手把這些都扔給我,我很難兼顧所有的工作,同時還保障你的安全。”

  關宏峰道:“放心,我的安全不是問題。”

  周巡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搖了搖頭:“你這是西伯利亞吹來的自信啊……”

  崔虎、關宏宇和劉音三人圍在電腦桌前監聽,聽見這句,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劉音上下打量著崔虎,“咯咯”地笑不停:“他要真打算這麽幹,自信的資本估計就隻有你這兩百來斤了。西伯利亞的風來了也吹不走,牢靠得很,哈哈哈。”

  崔虎明顯對這誇獎很受用,但還是謙虛地揮了揮手:“嗨,大家群策群力嘛……看樣子關隊長也,也不,不光是想找人,主要還是想調查安廷那把槍,咱們這麽做,不都是為了幫宏,宏宇證,證明清白麽,不過這個叫孟什麽的……”

  關宏宇掏出手機,說:“孟仲謀是雲南人,偷渡到緬甸之後,就做起了軍火買賣,是東南亞一帶著名的軍火商,上麵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大哥因為在雲南一帶以販養吸,被緝毒武警打成了篩子。二姐因為經營偷渡生意判了無期,據說現在已經從監獄轉去精神病院了。”

  他短暫地停頓,在手機上點了幾下,接著說:“相比之下,孟仲謀應該算是最‘出息’的一個,在道上混的,但凡涉槍涉爆,都聽過‘三哥’的名號。就是不知道他是怎麽跑北京來的。”

  崔虎聽得心驚肉跳:“我去啊……這種人怎麽能接近?”

  關宏宇撥通電話,放在耳邊,道:“想找東海龍王借金箍棒,先找蝦兵蟹將開始打聽唄。”

  周舒桐和趙茜兩人各自抱著案卷材料,正從樓道裏往會議室走。

  會議室的門忽然開了,關宏峰怒氣衝衝地走了出來,周巡緊跟在後麵喊道:“老關,兄弟做到這份上,我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你弟的案子是板上釘釘的事兒,這是原則性問題!”

  關宏峰扭頭,惡狠狠地盯著他:“周巡,你升官發財的路我不攔著,可你以為我圖什麽?這都多長時間了,案卷呢?”

  周巡試圖安撫他,上前一步:“老關,你別激動……”

  關宏峰打斷他:“甭廢話!從現在開始,沒我弟的案卷,什麽都免談!”

  周巡似乎也來氣了:“我說你也差不多點兒,真當全支隊沒你就破不了案?”

  關宏峰嗓門越來越大:“你撒泡尿照照自己,沒我姓關的,你周巡今年的結案率會是倒數第幾?”

  周巡被他的惡語相向罵得一愣,臉色變得很難看:“老關,你這話可就壞交情了……”

  關宏峰冷冷地說:“周隊長,咱倆本來就沒什麽交情。”

  他說完拂袖而去,從周舒桐身邊走過的時候,周舒桐怯生生地叫了一聲:“關老師……”

  關宏峰理都沒理她,直接下樓了。樓道裏,眾多刑警紛紛從辦公室裏探出頭來看,其中自然包括劉長永。

  劉長永小心翼翼地走到周巡身旁,看著關宏峰憤而離去的背影,試探性地問周巡:“周隊,怎麽搞成這樣?”

  周巡明顯憋了一肚子的火,扭頭對劉長永吼道:“怎麽搞成這樣?我出去一趟,副支隊長連最起碼的工作都不會安排,能怪他姓關的臭顯擺麽?!”

  他說完,又一扭頭,看著樓道裏各辦公室探頭的刑警,大聲吼道:“看什麽看!都給我幹活兒去!”

  隨後又伸手一指周舒桐和趙茜,厲聲道:“你們倆!”

  兩個被點了名的小姑娘觸電一樣抱著文件想扭頭往回走,周巡在後麵又喝:“去我辦公室等著!”

  他說完,怒氣衝衝上了樓,留下整樓道的刑警們麵麵相覷。趙茜和周舒桐兩人戰戰兢兢跟上去,進了辦公室。

  周巡站在辦公桌邊,拿著電話正在布置任務:“小汪,帶兩個探組,監控關宏峰的住所。包括關宏峰所有的出入情況,隨時向我匯報。給我盯緊了!”

  他放下電話,抬起眼,一言不發地看著趙茜和周舒桐,看得兩人直發毛。

  過了一會兒,他拿起筆,在一張紙上寫了兩行字,扯下這張紙,又拉開抽屜,拿出個透明的物證袋,裏麵是一串鑰匙,他把紙張和物證袋一起隔著寫字台遞給了趙茜。

  “手上的事情先放一放,你倆去這個地址搜查一下。詳細向我匯報搜查結果,記住,要保密。再就是……”他一指周舒桐,“關宏峰的顧問身份已經解除了,你暫時歸技術隊調遣,等過了這陣,我再給你重新安排。”

  靜默了一分鍾,周舒桐和趙茜兩人同時開口。

  趙茜看著手裏的紙條和鑰匙:“這裏是……”

  周舒桐:“關老師怎麽會……”

  正在這時,高亞楠推門進來,看了眼屋裏的三個人,皺了皺眉。

  周巡抬眼看她:“怎麽不敲門?”

  高亞楠顯然從未聽過周巡用這種口氣對自己說話,想了想,伸手在打開的門上敲了兩下,走到辦公桌前,把手裏的案卷往桌上一扔:“紀傑的驗屍報告。”

  周巡一挑眉毛:“誰教你跟領導匯報工作是用扔的?”

  高亞楠剛扶著腰回身走了沒兩步,被他的話惹毛了,一皺眉,轉過身來:“周巡,你在樓道裏嚷嚷得二裏地都聽得見,是為什麽我管不著,我高亞楠是主任法醫師,級別上跟你平級,拿我撒氣,你找錯人了!”

  周巡冷哼了一聲:“跟現職的支隊長講平級?聽好了,從今天起,誰也別跟我的隊裏擺老資格!”

  高亞楠很是莫名其妙,滿臉的不可思議,兩手抱住胳膊:“你吃錯藥了?”

  周巡臉色一陰:“再說一遍?!”

  高亞楠的聲音提高了一度:“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打算今後靠耍官威統率咱們隊?”

  周巡抬手把驗屍報告扔到地上:“叫小徐重新做屍檢。高法醫,你被停職了,即刻生效。”

  高亞楠愣了片刻,咬著嘴唇冷笑著說:“我正好不想伺候了,你自己去通知小徐吧!”她連驗屍報告也沒撿,摔門而出,身形不便,但氣勢強悍。

  周舒桐徹底嚇懵了,連趙茜也被眼前的劇變搞得有些六神無主。

  周巡從桌上拿起電話,通知了法醫隊高亞楠停職以及讓小徐接替工作的事情之後,掛上電話一抬眼皮,衝周、趙二人吼:“還站著?”

  周舒桐和趙茜慌慌張張奪門而出。

  周巡這場戲演得很盡興,關宏峰自此沒再踏進市局門。

  下午,橘紅色的Polo車裏,劉音坐在駕駛席上,兄弟倆坐在後座上,關宏宇戴著口罩和帽子,微微蜷縮著。

  關宏峰觀察著車外的情況,關宏宇拿著手機,裏麵傳來崔虎的聲音:“從交通監控上來看,周圍沒有什麽異常,應該是安全的。”他掛上電話,關宏峰朝他投來探尋的目光,他點點頭。

  關宏峰正要下車,他又擔心地問:“你確定自己去沒問題?”

  關宏峰似乎也有點緊張,舔了下嘴唇,說:“不過是幾個最底層的混混……沒什麽應付不來的。確認周圍的情況了嗎?”

  關宏宇道:“不是剛確認過了麽?怎麽?你真的擔心周巡打算將計就計,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說著,微微直起身體,環視周圍,車周圍並沒有什麽可疑的人員和車輛。

  關宏峰也掃視車外,思索了一會兒,道:“如果我已經成功接近了孟仲謀,想來周巡應該不會讓我處於腹背受敵的情況。但現在這個階段,我也說不好。”

  關宏宇攤了一下手:“我以為你倆已經定好了會怎麽演這出戲。”

  關宏峰皺眉:“劇本裏可不包括高亞楠停職這部分。”

  關宏宇一下睜大了眼睛:“什麽?”

  關宏峰道:“我也是剛聽說的。不僅如此,周巡還對我的住處上了監控。”

  關宏宇坐直了身子:“姓周的不會是設計讓咱們自己挖坑埋自己吧?”

  關宏峰哭笑不得地“嗤”了一聲,說:“現在是勢成騎虎……唉,作孽啊!”

  他不再多話,聳聳肩膀下了車,往路旁的一家小門臉房走去。從門口的燈箱上看,那裏似乎是銷售鋁合金建材的。他走到門口,猶豫了一下,抬頭看了眼燈箱,推門走了進去。

  櫃台前,一個抱著孩子的中年婦女抬頭看了眼關宏峰,沒說話。關宏峰插著兜,環視了一圈店鋪內的陳設,走到櫃台前,問道:“立川在嗎?”

  中年婦女有些狐疑地打量著他,一挑身後的門簾,衝裏麵用方言喊了句什麽,不一會兒,從裏麵走出個光頭戴眼鏡的胖子。

  這叫立川的胖子來到櫃台前,笑眯眯地看著關宏峰:“喲,您是……”

  關宏峰一臉嚴肅:“找你買點兒東西。”

  立川很是熱情地問:“您是給單位采購還是自家裝修用啊?”

  關宏峰愣了一下,說:“不是,找你買點兒特別的東西。”

  立川一皺眉,但臉上還是掛著笑容:“您……什麽意思?”

  關宏峰明顯不太自在,猶豫了一下,他伸手做了個扣扳機的樣子。立川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警覺,臉上的笑容卻更熱情了。

  幾分鍾後,關宏峰罕見地臊眉耷眼地從門臉房裏出來,過了馬路,拉開後車門,進了車。

  關宏宇坐在後座上端詳著關宏峰,他的臉被口罩遮住,看不出表情,但眼神裏似乎有些偷笑的意味,劉音也從駕駛席上半轉過身來看著關宏峰。

  關宏峰顯得有些窘迫,一言不發。關宏宇也沒說話。

  過了半晌,劉音終於忍不住問道:“大功告成?”

  關宏峰答話的時候沒抬眼:“那個立川似乎完全不懂我在說什麽,我觀察到他的表情和動作有布謊的跡象,但任憑我怎麽說,那家夥都跟我裝良民。”

  劉音挑了下眉毛,又看了眼關宏宇,坐正身子,說:“那接下來怎麽辦?”

  關宏峰嚴肅地部署道:“我們可以對這個小型銷贓窩點進行監控……”他剛說了這一句,關宏宇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關宏峰沒理會他,繼續說道:“一旦找到人贓並獲的機會,就對立川實施抓捕,爭取把他變成特情人員,供我們向更深的層次摸查……”

  正說著,一頂帽子扣到了他頭上。關宏峰一扭頭,關宏宇摘了口罩遞給他,關宏峰愣愣地接過來。

  關宏宇看他還在發呆,長歎了口氣,一伸手:“手機呢?”

  關宏峰警覺起來:“你要幹嗎?”

  關宏宇歎了口氣,直接上手,從關宏峰的兜裏掏出手機,揣到了自己兜裏。

  關宏峰這會兒懂了,一邊帶上口罩,一邊說:“你別盲目行動,像這種滲透工作……”

  關宏宇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像這種工作,我比你在行。”

  說完他轉身拉開車門,關宏峰明顯措手不及,想要伸手拉他:“那也得換衣服……”

  關宏宇一擺手:“放心吧,換個馬甲他也認得這張臉。”

  建材店內,立川正和中年婦女在櫃台後麵竊竊私語。門開了,關宏宇大搖大擺走了進來。

  立川臉上警覺和厭惡的神色一閃而過,他又擺出一副彌勒佛一樣的笑容。

  對麵,關宏宇笑得比他更燦爛,笑著笑著,立川笑不出來了。

  那一頭,周舒桐和趙茜兩個人幾乎是逃一樣地從支隊跑了出來,一路也不敢停,按照周巡給的地址,去了叫榮旭家園的小區,進了3號樓,順著樓梯走到四層。趙茜戴上手套,從物證袋裏拿出鑰匙,打開402的房門。她邊開門邊說:“我還說這串鑰匙怎麽看著眼熟呢……好像就是從安廷屍體上發現的物證之一。”

  周舒桐點點頭:“那這麽說,這是他的住處?”

  趙茜邊推開門邊回答道:“也許吧。”她轉身遞給周舒桐一副手套,兩人進屋,關了門。

  周舒桐往手上戴著手套,但明顯注意力並不集中。

  趙茜看了看她,低聲道:“領導之間的矛盾鬥爭誰都說不清楚。咱們就是聽命令幹活的。你也別多想了。”

  周舒桐輕輕地歎了口氣:“可周隊和關老師怎麽會鬧到這個地步……太不可思議了。”

  趙茜琢磨了會兒,敷衍地朝周舒桐笑著點點頭:“好啦,你來搜查客廳和衛生間,我去搜書房和臥室。”說完,她徑直朝裏屋走了過去。

  周舒桐看著她的背影,忽然意識到了什麽,一愣,她一邊往客廳裏走,一邊看著趙茜的背影,微微皺眉。

  這地方幹淨得有些蹊蹺,她倆很快搜查完畢,卻一無所獲。回支隊的時候,周舒桐發現葉方舟來了。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