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51節

周巡被問得一愣。

周舒桐垂下了頭,低聲道:“自從我們來了之後,關老師完全是一心撲在案子上,尤其是在一開始,我……或許任何一個普通刑警都會忽略、甚至是放棄的情況下,關老師卻一直堅持。如果沒有關老師這種執著,我們根本不可能發現這些……我不知道關老師是不是最優秀的刑警,但他確實是我見到過最敬業的。如果我們整個支隊是為了破案同舟共濟的話,能不能少一些牽製和猜忌?周隊,是您把我從警校要到隊裏的,我很感激您,也很敬重您,但我隻想學習如何好好做一名刑偵工作人員,而不是被您當做用來監視關老師的間諜或者牽製我父親的棋子。”

周巡沒有想到她會這麽直接地說出這種話,一時間愣住了。

周舒桐一口氣說了這許多,似乎也舒了一口氣,目光堅定地看著周巡:“周隊,我不會再做這種事情了。”周巡打量著她,似乎不太知道如何回答的樣子。

這時,房門開了,已經與關宏宇穿戴一樣的關宏峰走了進來,他很快注意到到周巡和周舒桐之間尷尬的氣氛,有些疑惑地左瞧瞧右看看。

周舒桐朝周巡微微一點頭,扭頭往外走去。

周巡開口攔下她。“等一下。”他說著拿出了一張紙和一盒印台,“剛才江州總隊的技術人員說,需要在搜集的指紋當中排查掉你倆的指紋,就是前幾天你們第一次來走訪的時候……”

周舒桐轉過身,停下來,看了看關宏峰,關宏峰警覺地一眯眼,說:“我們的指紋……不是隊裏都有備案麽?”

周巡揚了揚手裏的東西:“嗨,那不還得從津港調麽?你倆既然人都在這兒,直接摁一個不就完了?”

周舒桐眨眨眼,沒再說什麽,上前留了指紋,關宏峰卻站在一旁沒有動。

周巡扭頭看了眼他:“哎,老關,麻利兒的!”

關宏峰想了想,緩步走上前,在印台上按了一下,留下了指紋。隨後,他接過周舒桐遞來的紙巾,邊擦著手往外走,邊對周巡說:“完事兒就回江州總隊的會議室碰頭吧!我大概想明白這案子是怎麽回事兒了。”

周巡目送著兩人出了門之後,轉身把留有他們指紋的紙張遞給了身旁江州總隊的技術人員。隨後,他又向房間的另一側打了個響指,趙茜快步走了過來。周巡指了一下技術人員拿走的那張留有指紋的紙,趙茜點點頭。

關宏峰和周舒桐正出了樓往外走去,迎麵又碰到了那名帥氣的管道維修人員和物業人員正往樓裏走,那人看見關宏峰和周舒桐,衝他倆笑了笑,周舒桐有些尷尬地低下頭,然後又偷眼看關宏峰,卻發現關宏峰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更沒有要調侃她的意思,隻是自顧自地大步向外走,周舒桐跟在後麵,兩人往小區門外走去。

走著走著,周舒桐囁嚅著開口:“關老師,對不起。”關宏峰似乎對這句道歉沒什麽特別的反應,隻淡淡“嗯”了一聲。

周舒桐咬著唇,似乎在斟酌字句:“之前和這次其實都是因為……”

關宏峰忽然站住,扭頭對周舒桐說:“我隻是個編外的顧問。周巡才是你領導。作為一名刑警,應該懂得服從命令。做你該做的事,隻要不幹擾到破案,就是你盡到了本分。”

周舒桐愣住了:“關老師,難道說您一直都……”

關宏峰衝她搖搖頭,語氣和緩地道:“我一直覺得你沒必要向我道歉。”

周舒桐低下頭,“哦”了一聲,向前走了兩步之後,又抬起頭看著關宏峰道:“那天晚上你問我更喜歡你哪個樣子。”

關宏峰明顯有些措手不及,好在周舒桐這時低下了頭,說:“我……不管你是哪個樣子,我最喜歡的都是你破案時候的樣子。”

她話衝口而出,說完,自己也覺得有些局促,短暫的停頓之後,她慌慌張張地說:“我……我去開車了。”

不等關宏峰有回應,她就慌亂地一溜小跑離開了——她走得太慌張,沒有看到馬路對麵,停著一輛津港牌照的橘黃色polo轎車,車裏坐著一個年輕女孩,和一個戴著帽子、口罩的人。

關宏峰衝那兩個人點了下頭,緩步跟上了周舒桐。

商討決定後,市局的兩位隊長加上周巡,一同參加了這次的案情分析會議。關宏峰扭頭衝周舒桐擺了一下手,周舒桐關上了會議室的門。李隊長看著他倆,疑惑地問道:“不需要讓大家都參加會議嗎?”

關宏峰擺了擺手:“接下來我要跟大家說的雖然都有直接或間接證據的依托,但大體上屬於推測。是為了讓幾位領導們對案件事實有個輪廓。當然,之後我會給出排查和搜捕的方向,而這部分,主要還得依靠咱們江州的同誌們努力。我跟周隊也商量了一下,無論公安部最後對本案的管轄權是否做出書麵指定,一旦偵查終結,我們隊會全部撤出去。”

周巡點了下頭,扭頭對江州市局的兩人說:“整個案件都是由咱們江州這邊的同誌們獨立偵辦的,而且還對我們在津港逮捕的人犯胡強的案情核實提供了大力協助。真的很感謝!”

兩位隊長有些不好意思,想說什麽,關宏峰揮手攔下他們的話頭,開口說道:“之前我們依據所有掌握的線索,認定董乾對本案中所涉的五名被害人實施了侵害,乃至是謀殺,這個方向是正確的。而在董乾背後,還有一名凶手。我現在基本可以認定這名凶手是董乾的同案。而無論他參與過董乾實施的五起謀殺中的幾起,董乾都一定是他殺的。”

聽到這裏,江州市局的兩位隊長對視了一下,麵色嚴峻起來,周巡雖然之前已有準備,但聽到關宏峰如此確定地說出來,也是一驚。

隻聽關宏峰繼續說道:“昨天我跟小周經過實測,發現了那個本不應該沒有電的電瓶。那麽這個疑點該如何解釋?我推測在我們走訪過董乾的當晚,一個不知名的凶手將另一輛車開到山崖邊。然後,以電瓶沒電需要董乾過來幫忙拖車為由將董乾引到了這裏。而在這個時候,他應當已經計劃好了要除掉董乾。當然,為了防止董乾起疑,凶手應該確實放空了電瓶裏的電。

而為什麽董乾被發現時,是用拖車繩上吊的,而且死亡特征符合上吊死亡的情形?那是因為他確實是被拖車繩吊死的。凶手車頭麵向懸崖,把拖車繩掛在車頭,董乾抵達之後,肯定會來到車頭位置,也就是懸崖邊和凶手協商如何讓車輛掉頭,才能把車拖走的問題。我不知道這與凶手事先的策劃是否吻合,但在步驟上,很可能出現了偏差,因為實施謀殺的時機往往稍縱即逝,就在董乾來到懸崖邊的時候,機會出現了,而凶手也沒有錯過。他應該是一邊故意和董乾說話引開他的注意,一邊逼近董乾背後,然後把繩索套在了董乾的脖子上,接著把他推下了山崖。”

關宏峰說到這裏,頓了一頓:“不過……凶手雖然順利地吊死了董乾,但是步驟上的偏差,卻導致了一個尷尬的局麵——他一個人是拖不走自己的車的。不過很快他就發現,鑒於所有轎車的電瓶規格基本都是統一的,所以他可以把董乾車上的電瓶換到自己車上。然後他把董乾的車熄了火,鑰匙轉到通電位置,又打開車燈,那樣等到這輛車被發現的時候,大家會理所當然地認為是由於忘關車燈導致電瓶電量耗盡。

“凶手自以為很巧妙的設置卻恰恰成為了他致命的紕漏。那是因為,他沒有想到董乾駕駛的那款a4l轎車,搭載了更為先進的行車電腦係統,這部行車電腦具備低電量斷電保護功能,使這個電量耗盡的電瓶成為了本案中一個無法自圓其說的重大疑點:那就是斷電保護裝置。也就是說,董乾的車,在這種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沒電。另外……凶手在攜帶董乾屍體離開山崖之前可能還做過一件事……我們在複查中發現董乾車上那個單筒望遠鏡上沒有留下任何指紋,這個單筒望遠鏡極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而他將望遠鏡測距定焦的位置,恰恰是董乾之前拋屍的位置——他之所以這樣做,應該是為了便於那些屍體盡早被發現。”

李隊長皺眉:“那他是如何偽裝董乾上吊自殺的現場的呢?”

關宏峰道:“一旦確認董乾是被凶手所殺這個前提,我們再來看董乾上吊的現場,就不難還原出凶手偽造現場的方法。而這個‘自殺現場’中,凶手還是百密一疏,留下了線索,因為被害人的掙紮,繩索應當在樹幹上留下多次摩擦的痕跡,但董乾的自殺現場,痕跡卻非常幹淨。”

周巡插口道:“不過老關,之前我也問過你,就算是換我,把個百十來斤的死人掛到樹上,恐怕也不是那麽輕鬆的事兒,這個……”

關宏峰看了他一眼:“這個也很簡單。隻要有點基本物理或者機械常識的,都不難解決。”

周巡立刻掛上了沒有常識的白癡臉:“啊?”

關宏峰笑了笑:“滑輪——凶手會在樹上臨時設置一個滑輪,再用滑輪把屍體吊上樹幹。最後隻需要拆掉這個滑輪就可以了。如果我們再回到現場勘察,應該不難在樹上找到安裝滑輪時的鑽孔痕跡。”

眾人聽完,都是有些驚訝,久久不語,但是各自想了想,互相對視了一番,也紛紛點頭。

孫超道:“關隊您的推測雖然比較大膽,但確實合乎邏輯,那麽您認定凶手很可能是董乾的同案也是因為……”

關宏峰沉聲道:“從董乾車輛被遺棄的位置,使用車內留下的調校好焦距的望遠鏡恰好指向拋屍現場,而從拋屍現場,回望那個山崖,雖然看不清山崖,但卻又恰好能看到董乾‘上吊自殺’的所在。凶手這樣做,無非是為了將這一連環凶殺案以董乾畏罪自殺的方式了結。”

他說到這裏頓了一下:“剛才高法醫找到我,提供了一些驗屍的新進展,值得注意的是,四號被害人是從背後被勒殺的。但是頸椎錯位卻是自左向右的。”

聽完這個,大家都是一頭霧水,麵麵相覷,隻能等著關宏峰繼續往下說。

關宏峰瞟了眼周巡:“背後鎖喉,你通常會怎麽做?”

周巡本能地想拿身邊的某個人做示範,先是看了看李、孫兩位隊長,覺得不太合適,又看了看周舒桐,覺得也不妥。最後他看向關宏峰,關宏峰無奈地笑了笑。

周巡“嘿嘿”笑了兩聲,繞到他身後,右臂伸到他喉嚨的位置,左手在後麵抵住他後頸,鬆開手。

關宏峰點頭:“按照你的動作,頸椎脫臼的角度應該是自右向左的。這樣才符合從背後鎖喉的發力點位置。”

周巡想了想,點頭:“明白了,就是說四號被害人是被個左撇子從背後勒死的。”

孫超脫口而出:“董乾是慣用右手的!”

關宏峰沉著臉點頭:“所以從屍檢證據上,我們也可以推測出凶手應該是董乾的同案。雖然從犯罪地位上來講,我更傾向於他是一名從犯,甚至有可能是脅從犯。”

周巡琢磨了一會兒,衝關宏峰攤開手:“那……說好的排查方向呢?”

關宏峰沒答,一扭頭,看著周舒桐說:“看看那個傳真發完沒。”周舒桐點頭出門。

同一時間,長豐分局。

技術隊的小高將材料放在劉長永的辦公桌上,轉身離開,關上了門,劉長永拿起桌上的材料,翻了翻,目光定格在某一頁,似乎發現了什麽,撥通了手機,打給周巡:“情況倒是一切正常,不過姓葉的那小子很可能猜到或是已經發現自己被監控了,一直無所事事地東遊西逛。他肯定換了新的手機號碼,不過我們還沒查出來。”

周巡停頓了一會兒,說道:“那好,我們這邊估計也快完事兒了。等回去之後咱們再當麵聊吧。”

劉長永聽出他有掛電話的意思,趕忙說:“等等。根據我們之前獲取的葉方舟的手機號,技術隊調到了通話記錄。從這上麵看,除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號碼以外,還有兩個已經被停用的號碼。”

周巡:“哦,能猜得到!那倆號碼也沒法繼續查了吧?”

劉長永苦笑道:“對,那兩個號碼不是實名注冊的。另外……他曾經用網絡撥號軟件打過很多次偽裝成國外座機號碼的電話,也全都查無痕跡。”

周巡似乎提起了興趣:“這小子在跟我們玩貓鼠遊戲呢……嚴格控製這件事調查的保密範圍,葉方舟以前畢竟是我們隊裏的人,不要打草驚蛇。”

劉長永問:“保密範圍縮小到什麽程度?”

周巡打斷他:“除了你和我,還有……關宏峰。”

劉長永愣了下:“你說什麽?他!?”

周巡在那頭笑了笑:“如果葉方舟跟關宏峰、關宏宇沒關係的話,關宏峰破這個案子對我們有幫助,如果他們是一夥的,那這件事剛好可以讓關宏峰露出馬腳……何樂而不為呢?”

這邊周巡挖空心思找關宏峰的馬腳,而關宏峰真正的“馬腳”卻優哉遊哉地坐在包間裏,一邊抽煙,一邊吃薯片,劉音則在一旁玩著ipad。

過了一會,劉音的手機響了一聲,是條短信。她發出“哎”的一聲,起身出門。沒過一會兒,她帶著關宏峰進了門。

舒舒服服在沙發上躺著的關宏宇見哥哥進門,一驚,忙掐滅煙站了起來。

關宏峰仍舊是那副冷眉冷眼的樣子,目光卻很柔和,帶著安慰的意思:“我確認過了,沒人跟蹤我。在津港那麽多人都沒把我圍下來,到這邊,他們和我一樣人生地不熟。”

關宏宇苦笑了一下:“可我聽說的是,要沒韓彬幫忙,‘2.13滅門案’的通緝犯前天就該落網了。”

關宏峰皺了下眉,一笑,點點頭:“周巡和江州警方都撒出去追捕凶手了。現在也顧不上再監視我。”

關宏宇剛要坐下,又站了起來:“找到凶手了?”

關宏峰上前兩步,坐下,擺手示意關宏宇也坐下,劉音在一旁替他們兩人倒上茶。關宏峰從懷裏掏出一張紙,遞給關宏宇:“說起來還差點穿幫。這個細節你沒告訴我,不過還好小周認出了他。”

關宏宇接過那張紙,看到上麵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個清秀俊朗的年輕人:“這不那是搞維修的小帥哥嗎?怎麽是他?”

關宏峰道:“經過向沈陽方麵核實,我們得知當年董乾在沈陽友旺化工廠任職期間,有過多次對男性青少年的猥褻、乃至性侵行為。這當中鬧得比較厲害的一次,被害人就是他。而他也是後來化工廠發生事故時當值的人員之一。哦對,他叫馮琨,今年剛滿二十七歲。更多的細節我不清楚,可以猜想是在那起事故當中某個不為人知的情節導致了董乾抓到了馮琨的把柄,把他變成了一個類似於奴仆性質的脅從犯。”

關宏宇半信半疑:“可你怎麽能確定他就是……?”

關宏峰道:“因為你找到了他的紕漏。馮琨那天開到懸崖上的是物業公司的一輛大眾車。我們找到那輛車了,在車上也找到了董乾的電瓶。他自以為設置得天衣無縫,隨即而來的懈怠致使他沒有徹底清除掉這個證據。董乾的車剛買兩年,他車上配置的電瓶是奧迪原廠電瓶。也就是進口的瓦爾塔agm電瓶,獨一無二。”

關宏宇點點頭,尋思著:“是他一直協助董乾殺了那些人。”

關宏峰:“應該是。而且不出意外的話,拋屍工作都是由他完成的。那天你們走訪,驚動了他和董乾。而他晚上開車到那個地方,並且把董乾約過去,很可能是以商討轉移並重新掩埋之前拋棄的屍骸為由。”

關宏宇點點頭:“這麽說來,他是怕案發後牽連到自己,所以才……幹掉董乾並且偽造了畏罪自殺的現場,同時引導我們找到了所有屍體?”

關宏峰:“恐怕不僅僅是因為這個。之前我提到他類似奴仆式的身份性質,董乾不但迫使他一次次地協助自己實施謀殺、拋屍善後,他甚至不得不用自己的一切來負擔董乾的生活。”

關宏宇一驚:“負擔董乾的生活?”一旁的劉音也在認真地聽關宏峰講解案情。

關宏峰道:“你和小周不是曾經注意到董乾入不敷出麽?而馮琨,至今還住在物業公司的集體宿舍裏,個人名下沒有存款,出逃的時候,甚至連可收拾的細軟都沒有。所以說……他對董乾的這種脅迫恐怕早已忍受到極點了。而你和小周找上門來,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關宏宇也忍不住歎了口氣:“他跑了?”

關宏峰到:“大概是看到那麽多警察頻繁地出入董乾的住所,他還是擔心紙裏包不住火。目前在逃。”

關宏宇脫口而出:“那你還不趕緊幫著周巡去抓人啊!”

關宏峰似乎有些欣慰,拍了拍關宏宇的肩膀,起身開始脫外套,同時回頭看向劉音:“不好意思,你回避一下。”劉音起身出門。

關宏峰對關宏宇說:“咱們交接吧。”

關宏宇一愣,本能地看了眼窗外燦爛的陽光:“可……這不還沒有到……”

關宏峰摘下手表,放在關宏宇手裏,又把兜裏的東西一樣樣掏出來往桌上放:“從‘查無此案’開始,就是因為你的堅持才揭開了案件事實。偵查過程中,每個步驟、每個疑點、每一條線索,都是你在沒有得到我任何支持的情況下獨立跟進的。我想,最後的抓捕,你比我更有資格去完成。”

關宏宇聽完之後,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也開始脫衣服,和關宏峰交接。關宏峰把手機放在桌子上:“抓捕方向手機的備忘錄裏都有。你照上麵應該就能摸個八九不離十。”

他忽然轉移了話題,斜眼瞄著關宏宇:“話說回來,你去南山那天晚上,跟小周都說過什麽?”

關宏宇被問了個措手不及:“啊?”

關宏峰一扯嘴角:“結案之後你們恐怕還得一塊兒回去,這個她剛表白過的‘關老師’還是由你來繼續扮演吧,加油。”

關宏宇正脫了一半的褲子,聽到這話,手一下停了,整個人微微呆住,褲腰帶墜著褲子,掉在地上。

馮琨邊走邊啃著左手拿著的麵包,走到旅店門口的時候,他注意到門邊停著幾輛車,這幾輛車大多是蘇北、安徽牌照的麵包車或者小貨車,其中一輛看上去相對有些不協調的帕薩特轎車引起了馮琨的注意。他盯著那輛車看了一會兒,又發現那輛車沒有掛車牌。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悶頭進了旅店,三步並作兩步地小跑過走廊,一進屋,馮琨就愣住了。

隻見關宏宇坐在床邊,手上托著那瓶1961年的拉菲。

就在他愣神的當兒,身後的門關上了。周舒桐堵住門,右手扶在腰間的佩槍上,低聲道:“關老師……幸虧你提醒我要卸掉車牌,他還真盯著咱們的車看了好一會兒呢。”

關宏宇抬眼看了看馮琨,伸手指了下麵前放著的一把椅子。

馮琨身體僵直地站了一會兒之後,忽然整個人放鬆下來,走到關宏宇麵前坐下:“想不到你們這麽快。”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