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52節

  關宏宇笑了笑。“小夥子,現如今火車、飛機、正規的長途客運大巴都得實名出票,留給你的選擇本來就不多,你以為騎著摩托車跑路不會被發現,結果有一點你疏忽了。我們對你家做了布控,發現你往家裏打了一個電話,我們追蹤到你用的是一個加油站的公用電話打過去的,而離這個加油站最近的又不需要身份證登記的旅店也就這一家了。”他說到這裏環顧了一下酒店房間的環境,“這條路是通往沈陽的方向吧。你是沈陽人,往家的方向跑,大概也是一種本能吧。”

  他把那瓶拉菲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這瓶酒並不是董乾帶走的,而是你殺了董乾之後返回他房間裏拿走的。不低於三十萬,放在五六年前,至少也得二十多萬。董乾就是用你在友旺化工廠事故中得到的賠償買的這瓶酒吧?”

  馮琨低下頭:“那次事故,原料車間的門……警報響了以後,是我鎖死了安全密封門,可是……被他看見了。”

  關宏宇:“可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沒有及時鎖上安全門,在崗的所有人都會死。我看過事故報告,那兩個遇難的工人一開始就已經直接暴露在致命的化工原料下,他們本就無法生還,你當時的選擇是對的。”

  馮琨依然低著頭:“可他一直說……是我害死了他們……還要我……”

  關宏宇:“還要你拿出所有的財產供養他,幫他殺人,替他拋屍麽?”

  馮琨低頭不語,默認了。

  關宏宇有些惋惜地歎了口氣:“這些,你可都選錯了。”

  說完,他站起來走到桌子旁,從兜裏掏出把折刀,撬開了拉菲的瓶蓋,拿起瓶塞聞了聞:“六一年的啊……就是不一樣。”

  他從桌上拿起兩個玻璃茶杯,往裏杯子裏倒了酒,走到馮琨身旁,把其中一個杯子遞給了他:“可惜沒有像樣的酒具。”

  馮琨木然接過杯子,舉到嘴邊,定定看著杯中的血紅色液體,關宏宇跟他碰了一下杯,仰頭喝著酒。

  馮琨看著紅色的液體,手微微有點顫抖,眼眶裏,慢慢浸出一滴眼淚來。

  江州警方很快趕到,把戴著手銬的馮琨押上警車,周巡在一旁抱著肩膀看著,扭頭對關宏宇說:“六一年的拉菲?你怎麽沒記得給我留一杯?”

  關宏宇斜了他一眼:“為了你不被公安部五條禁令殺個現行。”

  周舒桐在一旁眨了眨眼,扭頭道:“怎麽說董乾也算死有餘辜。江州警方破獲了案件,抓到了馮琨,胡強也可以把傷害致死的罪名減輕為故意傷害了,忙活了半天……好像到頭來,就咱們一無所獲啊。”

  周巡挑了下眉毛:“幹的是這行,有什麽可抱怨的?不過老關,這回可真是辛苦你當了回義工……”

  關宏宇點點頭:“也不算是白幹。”

  周巡一愣:“啊?”

  關宏宇朝兩個人眨眨眼:“六一年的拉菲,真是不大一樣,哈哈……”

  莫名其妙的周舒桐和咬牙切齒的周巡一同看著他離去的背影。

  江州一行圓滿結束,一切好像終於平靜下來。

  趙茜大腿上放著筆記本電腦,手上還拿著一堆材料,她邊處理著文件,邊不停地對旁邊的周舒桐說這說那。周舒桐靠在椅子背上,皺著眉頭,心事重重。

  高亞楠在窗邊坐著,出神地看著窗外,疲倦地合上了雙眼。這時,一件外套蓋在了她身上,她睜眼一看,關宏宇笑著坐在了她身旁。座位下麵,兩個人的手悄悄握到了一起。

  劉長永坐在桌邊,拿著一摞摞的材料翻閱著,翻著翻著,似乎發現了什麽,整個人的動作都停滯下來。他掏出手機似乎想打電話,但猶豫了一下,又把手機收了起來。

  葉方舟正在開車,一邊分神看著後視鏡裏不遠處跟蹤他的車輛,他掏出手機,摁下了長豐支隊的總機號83371128,把電話舉到了耳邊。

  辦公室內,周巡將所有安廷和葉方舟遺留以及暴露的所有線索裝在信封裏,推給了關宏峰。

  關宏峰接過來在手裏掂量著,笑了:“你信得過我?”

  “我相信你。”周巡意味深長地琢磨了會兒,堅定地說,“因為你是個好警察。”

第十六章 臥底

  又是一個雨夜。趙馨誠感覺到自己的手心在冒汗,他放下夜視望遠鏡,一手扶在耳機上,一手拿起步話機,語氣急切:“指揮中心!監聽被破壞了,行動人員的身份可能暴露。從外麵觀測不到,請求執行營救!”步話機中沒有回應。

  過了兩秒,他再次呼叫:“指揮中心!情況危急,請求營救!”

  一片寂靜的步話機這次響起了“沙沙”的雜音,卻是冰冷無比的語調:“原地待命!”

  趙馨誠一愣,幾乎是在怒吼:“什麽?!”

  “現在事態不明確,貿然行動會破壞整個計劃。我命令你原地待命!”

  趙馨誠還想說些什麽,倉庫方向傳出一聲槍響。他猛然一驚,抬頭從車裏望向倉庫的方向,就在此時,倉庫又傳來第二聲槍響。

  趙馨誠臉色變了,低聲咒罵了一句,對步話機匆匆道:“二號觀察哨突入。完畢!”他把步話機一扔,摘下耳機,推門下了車,伏身快速穿過馬路。在倉庫外圍的鐵柵欄外,蹲下身觀察了一下院內的情況,敏捷地兩步翻過柵欄,繞過倉庫的側麵,往倉庫後門的方向迅速移動。

  此時,旁邊的集裝箱過道裏衝出一個人,從後麵一把勒住趙馨誠的脖子。趙馨誠反手一肘打在那人的頭上,掙脫桎梏,轉身一腳踢中他的膝蓋,把對方麵朝下踢倒在泥濘的地麵。又有兩人躥了出來,一左一右包抄上來。趙馨誠抬腿踹倒一人,回身左手撥開另外一人打過來的拳,順手握住他的手腕,躥起一步,把膝蓋壓在這條胳膊的肘關節上,右臂一摟對方的脖子,用體重和慣性把對方整個人壓倒在地。他向前順勢翻滾,剛一起身,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出現在麵前,雨水落下,細細密密地覆在槍管上。

  關宏宇是被雨聲吵醒的,之前淺眠的那段時間裏,他居然還抓緊時間做了一個夢,夢到了不太愉快的過去。那個時候,他想要多賺點錢積累資本以後自己跑快遞,跑去打擦邊球販黃,很是發了一筆財。因為自己能給母親提供比較好的醫療條件,還常常自鳴得意。隻不過後來……關宏峰帶著周巡,親自把他給抓了。

  他捫心自問,當時是怨恨過這個哥哥的——關宏峰把家裏唯一能賺錢的那個給弄進局子裏去了,於是老母親隻能從高級病房裏搬出來,去和別人擠一個房間,又吵鬧,又不方便照顧。

  關宏峰自己那個時候也不好過,抓了他,還要想各種方法在老母親麵前為他開脫,今天是出差,明天是跑貨。等他要出來了,他自己也不去接,叫高亞楠去接,直接送到醫院、送到重症監護病房裏。

  關宏宇還記得那是最後一次,他喂母親吃了兩顆葡萄之後,開始給母親擦嘴、塗唇膏、喝水,然後替母親蓋好被子,走到床尾,探手去摸母親的腳。他發現她的腳有些涼,便坐在床頭,從她腳上脫下襪子,把腳塞進衣服裏捂。

  母親慈愛地看著關宏宇道:“真是兄弟,剛才阿峰來,也這麽給我捂腳呢。”

  關宏宇有些別扭地“嗯”了一聲。

  母親大約是瞧了他一會兒,忽然低聲道:“說是哥哥,其實他隻是比你早出生那麽幾秒鍾。

  “小宇,他不是萬能的,你要多……照顧他。”

  關宏宇睜開眼,母親最後的叮囑經過六年的時間原本已有些模糊,在這個夜晚,卻仿佛忽然表麵的汙垢被洗淨一樣,重新清晰起來。他轉過身,關宏峰的位子空著,天已經蒙蒙亮,崔虎正在工具台前擺弄著一個電磁裝置。

  關宏宇揉了揉腦袋,坐下來,縮在倉庫角落的沙發上,開始看書。崔虎摁下電磁裝置的開關,燈泡亮了起來,他得意地吹了一聲口哨,扭頭對角落裏的關宏宇說:“磁力發電的萬,萬年燈怎麽樣?等哪天你下葬的時候要不要在墳坑裏安,安幾盞?”

  關宏宇兩眼盯著書,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

  崔虎意識到他的注意力不在自己這裏,停下手裏的活,一皺眉道:“我打算憑這盞燈申請諾貝爾獎。”

  關宏宇依舊頭也沒抬,“嗯”了一聲。

  崔虎“嘿嘿”了兩聲,繼續說道:“等我拿到獎金之後就跟高亞楠結婚,而且你可能不知道吧?她懷的孩子其實是我的。”

  關宏宇還是“嗯”了一聲,過了一秒,終於抬起頭:“啊?”

  崔虎上前,一把將書從他的手裏抽走,看了眼封麵上的書名,語氣誇張地說道:“《犯罪預防案例解析》?拜,拜托,你最近到底怎,怎麽了?跟你哥唱雙簧把腦子唱壞了?”

  關宏宇抬手把書搶了回來:“我既然沒有能造出萬年燈的本事,就隻能苦學刑偵知識,好把你這個去諾獎詐騙的逮回來,順便維護我的家庭完整。”

  崔虎正想說什麽,電腦發出了輕微的警報聲,他幾步來到電腦桌前,看了眼監視器上的畫麵,一愣:“喲,稀客啊。”

  他在鍵盤上敲了一下,倉庫的門開了,劉音斜背著個單肩包,一矮身鑽了進來。

  崔虎迎上去:“怎麽了,美女?給你酒吧安的新,新監控係統可滿意?”

  劉音斜了眼他,似乎還有點不適應倉庫內昏暗的光線,眯著眼睛掃視了一番,問:“人呢?”

  崔虎往角落的沙發方向一指,劉音注意到了關宏宇,走上前,從包裏掏出一個布包扔了過去:“昨晚上盤貨的時候居然找到這個。你也太會找地方藏了吧?”

  關宏宇接過布包打開一看,包裏是那支他從地痞辣頭那兒買的手槍。在他們的身後,崔虎發出一聲起哄式的驚呼,關宏宇拿起槍,怔怔地看著。

  此刻的關宏峰自然不知道弟弟突發的懷舊小情緒與槍支事件,他一早去周巡那報道,還沒進門呢,就被拉著往外走,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坐在周巡副駕的位置上了。

  “我們到底去海港支隊幹嗎?”

  周巡沒立刻答話,手裏拿著步話機,步話機裏傳來小汪的聲音:“長豐長興路發現無名男屍,法醫隊、技術隊到車庫集合!15分鍾內出發。”

  他摁下步話機,說:“劉隊負責現場指揮。法醫隊那邊看一下情況,如果沒必要的話,可以把屍體拉回隊裏再做屍檢,現場勘驗部分由技術隊和助理法醫去完成。”

  說完,他把步話機放到一邊,發動車子,駛出了支隊:“你剛說啥?”

  關宏峰微微一皺眉:“有命案都不出現場,還非要帶上我,別告訴我你是要去海港支隊找白局打架的——要打架你找我也沒用。”

  周巡一臉“你怎麽知道”的表情:“很過分嗎?”

  關宏峰嗤笑:“你大部分時候都很過分,不過至少得告訴我開戰的導火索是什麽吧?”

  周巡想了想,長出了口氣,把車子開得飛快。

  白局坐在辦公桌前,周巡和關宏峰兩人坐在對麵,白局顯然也挺無奈,衝二人一攤手:“我已經派弟兄去安撫他母親……”

  周巡毫不客氣地打斷了白局的話:“是他女朋友找的我,他已經失蹤快48小時了。”

  白局向前探了探身子,兩肘支在寫字台上,臉上是一副很關切的表情:“這個狀況我也很擔憂,而且專門布置了人手去找他。畢竟小趙幹了這麽些年,也是老刑警了,應該出不了什麽大事。沒想到還把你們哥倆也驚動了。”

  關宏峰一直盯著白局,問道:“白局,他是什麽時候不見的?”

  白局思索著:“唔……前天晚上。”

  關宏峰接著問:“下班以後?”

  白局回憶了一下:“當晚他和東部地區隊的兩個探組是去雙榆樹摸排一個入室盜竊團夥,行動結束他就沒歸隊,一開始還以為他回家了……”

  周巡打斷白局,緊接著問道:“那咱們隊最後見過他的是誰?”

  白局一怔:“呃……好像是,好像是東部隊的小曹?”

  周巡正想接著開口,關宏峰又插進來問道:“他出任務的時候配槍了麽?”

  白局又是明顯一愣:“這個……我還真不清楚,不過你們放心,我們肯定會盡快找到他。畢竟是隊裏自己的兄弟,大家也都很擔心。”

  周巡還想說什麽,關宏峰站起身,說:“那就勞您多費心了,要是有他的消息……”

  白局也站起身和他握手:“肯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你們。”

  周巡心有不甘地看了看關宏峰,沒說什麽,也起身跟白局握手,兩個人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白局看著兩人離開後,一邊嘬著牙花子,一邊用手指輕輕敲打著寫字台,拿起桌上的電話聽筒,按下內線的撥號,說:“喂?劉強?叫曹伐聽個電話。”

  關宏峰拔腿在前頭走,周巡從後麵緊趕幾步到他身旁,說:“老關,咱們不應該去找那個姓曹的問問當晚的情況麽?”

  關宏峰邊走邊說:“不用,問不出什麽來。老白很可能已經叮囑他幫著圓謊了。”

  周巡聽完一愣,幹脆上前兩步攔到他身前:“等等,你的意思是……”

  關宏峰停下步子,避開身旁穿梭的刑警:“且不說他被咱倆問愣了幾次,就說最明顯的,一名支隊刑警在出任務的時候失蹤了,而主管局長連這名失蹤刑警身上有沒有配槍都不關心?這正常麽?”

  周巡恍然大悟:“對啊!這要是丟了槍,可比丟個趙馨誠嚴重……可老白幹嗎蒙咱倆?”

  關宏峰出了門,往周巡的車邊走去:“確切地說,他一開始可能隻想敷衍過去,但沒想到咱們問得這麽具體深入。撒謊顯然是臨時應變現編的。從他的表現來看,我覺得趙馨誠並沒有失蹤,而且老白也知道他的下落。”

  周巡在車邊停了下來:“那隻有一種可能,是趙馨誠在執行支隊的某種涉密任務。但如果是這樣,老白直接說就好,沒必要製造出這樣一個刑警失蹤的局麵吧?”

  關宏峰點頭:“嗯,更悲觀點兒的推測,就是老趙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受了傷,而且傷得不輕,由於怕家人擔心,所以讓支隊以他失蹤為說辭來打掩護……”

  周巡一邊開車門坐進車裏,一邊說:“哎?這也說不通啊,就算是要瞞著家屬,總沒必要瞞咱倆吧?再說了,萬一遇到重大醫療處置方案,他們哪兒去找家屬簽字啊?”

  關宏峰點點頭:“如果這兩種可能性都不存在的話,那……就更簡單了吧?估計是趙馨誠參與了某種涉密行動,而這個行動或涉密級別不是老白能做得了主的。”

  周巡沒發動車子,側頭看著關宏峰點點頭:“你是說……市局?”

  關宏峰冷靜地分析道:“這種情況原來也不是沒有過。市局常年以來從未停止過對各類有組織的犯罪團夥開展滲透工作。為了盡可能縮小保密範圍,這類專案小組連行動指揮和臥底探員在內,一般不超過三到五個人,連局長和主管副局長都不清楚具體的專案內容。而在需要進行布控的行動中,專案小組會從各分院局抽調骨幹負責行動的外圍工作。”

  周巡頓覺了然:“要這麽說,那小子是被市局臨時借調了?”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