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50節

  胡強向前走了兩步:“大概是這裏。”

  關宏宇看著他,忽然命令:“躺下。”胡強又是一愣。

  關宏宇有些不大耐煩地補充:“他當時是什麽姿勢躺在這裏的?頭朝哪兒?腳朝哪兒?照樣子躺在這兒。”胡強恍然,趕緊照做。

  周巡和關宏宇兩人都蹲了下來。

  周巡敲了敲地磚,扭頭看關宏宇:“你覺得這地磚換過麽?”

  關宏宇也低頭觀察地磚:“你看磚縫之間的顏色,都差不太多,應該是沒有單獨換過。”

  周巡點點頭,衝小汪打了個響指:“叫技術隊帶家夥過來。把所有地磚都給我撬了!”

  當天下午,長豐支隊的刑警和江州市局刑偵總隊的刑警都在會議室內匯總情況,總隊的李隊長和副隊長孫超以及周巡都坐在主位。

  孫超正指揮手下刑警向與會者分發材料,一邊道:“我們沿著江州職業技術學院的方向跟進調查,發現遇害時間最近的四號和五號被害人,都是從技校輟學的學生。兩名被害人生前都或多或少受家庭影響,導致耽誤學業,並且平日裏結交了許多社會閑散人員。”

  他說著,將材料翻到被害人資料的那一頁,可以看見兩份附有照片的被害人簡介:“從東花園小區保存的監控裏,我們已經找到了最後一名被害人與董乾共同進入東花園小區的記錄,時間與驗屍後得知的死亡時間也基本是吻合的。此外,我們也在對近些年來這個範圍特征的失蹤人口報案進一步篩查,相信很快就能鎖定所有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周隊長,您這邊……”

  周巡朝趙茜點點頭,趙茜站起來,拿著一堆物證袋,勘驗結果,走到會議桌前。

  周巡沉聲道:“我們從胡強指認位置的地磚下麵采集到了血跡樣本以及紅酒的殘留。他在兩年前九月十五號入室行竊,並且傷害屋內一名男青年的犯罪事實已經被證實了。再聯係咱們兩方法醫對三號被害人勘驗的情況來看,這名男青年和三號被害人很可能是同一個人。”

  趙茜隨著他的話,把血跡樣本和紅酒殘留的勘驗結果遞給孫超和李隊長翻閱。

  周巡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但三號被害人是死於舌骨斷裂,換句話說,他是被人勒死的。這並非胡強所為,應該是其他人、或者可以說很可能是董乾幹的。”

  會議室安靜了下來,孫超也放下勘驗結果,聽周巡講下去。周巡揮揮手,示意趙茜發言。

  趙茜清了清嗓子,匯報道:“目前勾勒出的案件大致情況是,董乾作為一個在沈陽有過多次猥褻甚至性侵男性青少年記錄的潛在犯罪分子,移居江州後,他曾多次誘騙輟學、無業或身處類似境遇的男性青少年到自己家中實施性侵害。而本案中出現的五名被害人,應該隻是其中一部分,我們有理由相信,有更多的被害人並沒有遭到殺害,隻是沒有報案。”

  周巡點點頭,揮手示意趙茜可以坐下,接過趙茜的話頭,繼續說道:“希望咱們江州方麵能夠多配合開展走訪調查,找到一些活著的被害人,證實並且固定董乾的犯罪事實——另外,我們關隊認為本案還存在一些特殊的疑點。”他說完,環視了一周,衝關宏宇攤了一下手。

  關宏宇適時站了起來:“目前我是覺得有兩個地方稍顯蹊蹺,第一是從董乾車內發現的那個單筒望遠鏡,在望遠鏡上並沒有發現任何指紋。”周舒桐在一旁將裝在物證袋裏的望遠鏡遞給他。

  關宏宇舉起望遠鏡,展示給眾人看:“鏡筒表麵是由碳化的複合橡膠製成的,我們試了一下,跟指紋收集器差不多。雖然不能排除董乾在每次使用之後都將鏡筒擦拭幹淨,但這未免也太古怪了些……再者就是,我和周警官第一次走訪董乾的時候在他的酒架上陳列著數瓶拉菲紅酒,而其中年份最早的一瓶,也是價格最昂貴的一瓶,與董乾一並失蹤了。董乾的驗屍結果表明,董乾胃裏、食道、口腔裏都沒有任何紅酒殘留。在所有案發地點,也都沒有發現這瓶紅酒。這是一瓶價值不低於三十萬元的紅酒,憑空消失總有些說不通。”

  現場立刻還有人提出了疑問:“關隊提的這兩處疑點有什麽建議性的推測或偵查方向麽?”

  關宏宇一愣,他一旁的周舒桐皺著眉,擔心地看著關宏宇,顯然是也被問住了。

  見狀,高亞楠很自然地接過話頭:“像這種名貴的紅酒,流通範圍應該也是比較窄的吧?”

  關宏宇在心裏擦了把汗,順勢接著道:“對,應該可以尋找並監控一下這種高檔紅酒的流通渠道,看近期會不會有人出手六一年的拉菲。”

  孫超斟酌著開口問道:“關隊的意思是說,本案除了董乾之外,還有可能存在其他同案?”

  關宏宇語氣沉重地道:“我確實懷疑這起案件中除了董乾與被害人以外,還可能牽扯到其他人,但至於這個‘其他人’是不是董乾的同案,不好說。就像周隊剛才說過的,既然本案中很可能存在更多活著的被害人,也就不能排除是某名被害人所為。”

  孫超道:“您的意思是……董乾有可能被某個被害人出於報複目的殺害?”

  關宏宇也答不出個所以然,與眾人麵麵相覷,周巡想了想,瞄了眼趙茜:“技術隊那邊對董乾上吊現場的勘驗有什麽進展?”

  趙茜搖搖頭:沒有。從現場的勘查情況來看,完全符合上吊自殺的特征。我們特別還注意了一下董乾在腳下壘的石塊數量,通過還原現場,我們確認石塊堆壘的高度完全足夠董乾把繩索先係在樹幹上,製造絞索。不過現場的地質情況不是很理想,對足跡的采樣也很困難。總之,我們還沒有發現任何能顯示出除董乾外另有人在場的證據。”

  總隊的李隊長跟周巡對視了一下,向前探了探身子:“那好,大家繼續按這個方向查下去,盡快核實所有被害人的身份。也按關隊的建議調查一下本市高檔的紅酒市場,爭取早日完善所有的案件細節,圓滿結案。”

  關宏宇聽到“結案”二字,皺了皺眉,默不作聲地離席,走出了會議室。

  周舒桐看了看李隊長和周巡,又看了看關宏宇的背影,起身跟了出去,發現他又去了現場,就站在樹下,呆呆地望著董乾上吊的那棵樹。

  周舒桐走到在他身旁,也依樣學樣地仰著頭,過了好一會兒,她終於忍不住扭頭看關宏宇:“關老師,您在看什麽?”

  關宏宇自言自語般地:“驗屍結果和現場勘驗全都符合上吊自殺?怎麽符合?”

  周舒桐也傻了:“高姐說……”

  關宏宇看了一眼她:“所謂的符合,是我們通過所有的證據推測出來的對麽?但我們僅從推測就可以認定他符合上吊自殺?我覺得不是。”

  他忽然往回走,從車上抗下來一卷拖車繩,回到樹下,又搬起幾個石塊,堆到一起,這些都做完之後,他站到了石堆上,抬頭看董乾自殺的那跟樹枝。

  周舒桐遞給他拖車繩的一頭,他接過來,在樹幹上打了一個結,用力拽了拽,又向下量了量高度,朝樹下的周舒桐點了點頭。周舒桐掏出一把折刀,遞給關宏宇。關宏宇打開折刀,將拖車繩從中間割斷,然後……忽然把腦袋伸進套實的絞索裏。

  周舒桐在下麵嚇得臉色都白了,驚恐地睜大了眼睛:“關……關老師……咱們是不是應該再叫些人過來?這沒有任何保護措施……”

  關宏宇居高臨下地衝她晃了晃兩隻手,說:“我用兩隻手撐住絞索,而且發得上力,看情形不對就掙出來了,不會有危險的。”

  周舒桐依舊很是不安的樣子:“可……萬一關老師您、您沒掙脫出來怎麽辦?”

  關宏宇似乎完全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歪著頭想了會兒,說道:“上策是你趕緊過來抱住我的腿把我往上舉,當然,這是在假設我的脖子沒被勒斷的情況下。中策是你先撥打電話呼救,再過來抱住我的腿,雖然這樣我死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不過多少能讓你在堅持個把小時之後得到救援。”

  周舒桐帶著哭腔問:“那,那下策呢?”

  關宏宇居然還衝她眨眨眼:“那就拿出電話給我拍段錄像,然後再把咱們隊的人都叫來,比對一下我拿生命換來的實驗結果是不是跟董乾上吊自殺的情況完全一致嘍。”

  周舒桐完全被關宏宇“下策”的可能性駭住了,表情很是驚恐,她伸出手,正要說什麽,她膽大包天的“關老師”已經一腳踹開了石堆,整個人懸在了絞索上。

  周舒桐瞬間就崩潰了,大叫著上前抱住關宏宇的腿,使勁往上扛,急得眼淚都出來了。

  隔了十幾秒鍾,隻聽見上麵傳來關宏宇無奈的聲音:“拜托,你一直抱著我的腿,怎麽觀察實驗結果啊?”

  周舒桐淚眼蒙矓地抬起頭看著他,戰戰兢兢地鬆開了手,隻見他兩手伸在絞索裏,盡管腦袋完全套了進去,但是脖頸幾乎完全沒有接觸絞索,還能說話:“好了,現在我已經上吊了,按照高法醫他們的說法,上吊的人會有什麽反應?”

  周舒桐抹了把眼淚,向後退了幾步:“呃……應該……會因為窒息而掙紮吧?”

  關宏宇“嗯”了一聲,開始聽話地在繩索裏掙紮起來,周舒桐看得觸目驚心,忍不住抽抽搭搭,但也感覺到一切都還在關宏宇的掌控之下,情緒倒也慢慢安定了下來。

  關宏宇一邊撐著絞索掙紮著,一邊遊刃有餘地問:“高亞楠有沒有說過會掙紮多久?”

  周舒桐想了想:“大概是一兩分鍾,到三五分鍾不等。”

  關宏宇一邊作勢來回掙紮著,一邊笑:“愣著?趕緊掐表啊!”

  周舒桐忙掏出手機,慌亂地摁了幾下。

  幾分鍾後,關宏宇非常利落地雙手撐住絞索,把腦袋從絞索裏鑽了出來,一撒手,輕盈地落在了地上。周舒桐隨著他的落地長出了一口氣,心力交悴般地靠在了樹幹上。

  關宏宇看著腳下被自己踢翻的石堆,周舒桐湊過來,也看了看,說:“嗯……這個也和現場石堆散落的樣子很接近。”

  關宏宇點點頭,轉身三躥兩爬又上了樹,周舒桐反應過來,眼眶頓時紅了——今天她是不是來體驗平地過山車來了。

  她眼見關宏宇順著樹幹爬了幾步,來到絞索懸掛的位置,看著樹幹上的痕跡皺起了眉,然後拿出手機,摁了幾下,對周舒桐喊了一句:“哎!”

  她一愣,關宏宇一鬆手已經把手機扔給了她。周舒桐忙接住,拿起來一看,隻見屏幕上顯示的關宏宇剛拍下來的樹幹上繩索痕跡的圖片。可以看到關宏宇剛剛實驗用的那條繩索係的位置由於他身體來回掙紮扭動,造成了一片不規律的磨損痕跡。她有些不明所以,抬起頭看關宏宇。

  關宏宇在樹上衝她喊:“再看下一張!”周舒桐滑了一下屏幕,看到下一張照片,樹幹上隻有一條明顯的磨損痕跡。

  關宏宇在樹上喊道:“這是吊死董乾那根繩子留下來的!”

  周舒桐恍然大悟,睜大了眼睛,抬起頭,看著關宏宇。

  董乾的那輛奧迪A4L就停在停車場裏,關宏宇一把扯開車門上的封條,打開車門,拉動儀表盤左下方的控製杆,將前車機器蓋解鎖。周舒桐在不遠處一手拎著個電瓶,另外一手拎著個塑料袋,吃力地一路小跑著過來。關宏宇打開前車機器蓋,扭頭招呼著她:“快點兒。”

  關宏宇拿起扳手,卸下了車裏的電瓶,又把周舒桐手裏拿著的電瓶安在車上,關上機器蓋,嘴裏念叨著:“現在4S店銷售人員的專業培訓水平實在也太差了,本來也就是一個電話能搞明白的事兒,害我還得買個電瓶,也不知道周巡給不給報銷……”他一邊說著,一邊坐進了駕駛室。

  周舒桐走到車旁,一臉不解地看著關宏宇。

  ???

  關宏宇衝副駕一擺手:“上車!”周舒桐忙繞過車頭,坐進了副駕的位置。

  關宏宇拿了張CD,開始放音樂,還順手遞了瓶飲料給周舒桐,連眼睛都沒睜開,懶洋洋地說:“把座椅調個舒服的姿勢,好好休息休息,這馬不停蹄地忙活了好幾天,也該咱們倆放鬆放鬆了,對吧?”

  周舒桐呆呆地看著關宏宇,想了想,似乎想通了什麽,也打開飲料喝了兩口,放倒座椅,和關宏宇一樣後仰著躺在副駕的座位上。

  他隨手拿的這張CD是梁靜茹的《愛久見人心》,循環播放。兩個人就在車裏靜靜地半躺著,從日上三竿直到夕陽西下。車載音響屏幕上一直顯示著循環播放。突然,屏幕滅了,歌聲也停了下來,關宏宇雙眼猛地睜開,一下子坐了起來,周舒桐顯然是快要睡著了,她被關宏宇的突然動作嚇了一跳,也忙坐直了身體,疑惑地“哎”了一聲。

  隻見關宏宇盯著儀表盤微微點點頭,似乎是自言自語道:“就是這個。”

  周舒桐有些不解地看著關宏宇:“電瓶沒電了麽?”關宏宇微笑著看了眼周舒桐,一擰車鑰匙,車子發動了,歌聲又傳了出來,周舒桐愣了。

  關宏宇笑道:“是斷電保護,近幾年出產的中高端車型裏,行車電腦都會設置電瓶的低電量斷電保護。也就是說,在車子沒有發動,但卻接通車輛電源的情況下,一旦行車電腦監測到電瓶電量低於某個百分比,就會自動切斷整車電路,以防止車主陷入電瓶電量耗盡,無法發動汽車的尷尬境地。”

  周舒桐恍然大悟:“可咱們找到這輛車時……它的電瓶已經完全沒有電了!這是……”

  關宏宇點點頭,接著說了下去:“這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

  此刻,董乾的家中已經是一片狼藉,地磚全都被撬開了,現在屋子裏又多了很多技術人員在拿著指紋刷到處收集指紋。

  周巡雙手叉在褲子口袋裏走到關宏宇身邊,低聲道:“我查過安廷服役記錄了,那支五四,的確是他當時負責押送的報廢槍支裏的其中一支。”

  他說完,扭頭又看著關宏宇:“說說這裏的事吧,你們確定還有一個人?”

  關宏宇衝周舒桐點點頭,周舒桐道:“是這樣,我和關老師昨天重新勘察了董乾上吊的現場以及董乾的車,經過實地測試,基本可以確認董乾無論是不是自殺,但我們看到的現場都是被某個人特別安置出來的。”周巡抱起胳膊,邊聽邊思索著什麽。

  周舒桐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此外,那瓶消失的拉菲紅酒、董乾入不敷出的經濟狀況、以及他車上莫名其妙就耗光電量的電瓶,也都可以從側麵佐證我們的推測。”

  周巡如有所思:“那……這個人是董乾的同夥,還是他的仇家呢?”

  周舒桐一愣,望向關宏宇求助,關宏宇沉著地微微搖頭:“還不好說。但無論這個人的真實身份以及他在之前案件當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麽,董乾都有可能是死在他手上的。”

  周巡想了想,道:“這個董乾有多重?一百四五十斤?”

  周舒桐點點頭:“差不多吧,怎麽啦?”

  周巡道:“你們昨天實地勘測的時候……沒想過他怎麽能把一個一百多斤的人吊到樹上去麽?”關宏宇微微一怔,他還真沒想過這個。

  一旁的周舒桐插話道:“隻要把他係在繩子上往上拉就可以了吧?”

  周巡不屑地嗤笑一聲。“一百多斤,直接拉上去?你試試?”他看了眼因為想當然而有些不好意思的周舒桐,繼續說道,“你知道為什麽會有‘死沉死沉’這個詞嗎?別說一百多斤,你找個樹幹搭根繩子,拽個和你等重的東西試試?”他說完就看向關宏宇,關宏宇正低頭看手機,並沒有注意他探尋的目光。

  周巡見狀,隻得自己歎了口氣:“不過這都是技術上的小事兒,既然你們這麽確定案子裏還存在另一名凶手,就先沿這個方向好好排查一下吧!”

  這時,一名江州市局刑偵總隊的技術人員,從屋裏走過來,叫了聲:“周隊長!”

  周巡走上前,兩人交談起來。幾乎是與此同時,身後的門開了,助理法醫小徐探進頭來叫了一聲:“關隊!”

  關宏宇一扭頭。小徐輕聲道:“高主任在樓下車裏說驗屍有新發現,想跟您當麵溝通一下。”關宏宇挑了挑眉,收起手機,跟著小徐走了出去。

  等周巡走回來,發現隻剩周舒桐一人,問道:“哎,老關呢?”

  周舒桐小聲答:“剛被高法醫叫下去了——說是驗屍有新進展。”

  周巡看了眼門口的方向,壓低聲音對周舒桐說:“之前那兩天你一直24小時沒離開他麽?”

  周舒桐點頭:“是,我跟關老師一直在一起。”

  周巡又問:“晚上也一塊兒睡的?”周舒桐臉一紅,沒回答。

  周巡愣了一下,自知失言,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你倆是睡在一間客房……哎,你明白的。”

  周舒桐愣著糾結了片刻,有些勉強地點了點頭:“對。一直在同一間。”

  周巡道:“他有沒有過某種同外界不尋常的聯係?”周舒桐有些出神地想了想,搖搖頭。

  周巡皺著眉,思索了片刻,歎了口氣。周舒桐看著他的樣子,小聲問:“周隊,您為什麽一直不信任關老師呢?”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