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47節

  周舒桐道:“打了很多遍了,他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關宏宇從她手裏接過案卷,隨手翻了幾下,從上麵取下一根曲別針,道:“你下樓看看,樓梯間和樓門口有沒有監控探頭。”

  周舒桐應了一聲,往樓梯間的方向跑去。觀望一圈之後,她跑回門口:“都沒有,小區好像隻有在大門和幾個主要安全以及消防通道的地方有監控。”

  這時,關宏宇轉過身,輕輕巧巧地推開了麵前201的門。

  周舒桐一愣,關宏宇衝她笑了笑,說:“嗨……叫了半天門,原來人家忘鎖門了。咱們進去看看吧!”說罷他就進了屋。

  周舒桐滿臉狐疑,但也隻得跟了進去。進屋之後,她站在客廳中央,四下張望了一番,屋裏一切擺設如常。

  關宏宇卻顯然沒她這麽規矩,已經開始不停地翻箱倒櫃。周舒桐露出有些擔憂的神色:“關老師,我們是不是應該……聯係一下淮揚區分局的……”

  這時,關宏宇在一扇敞開的衣櫃門前站定,一臉專注地往裏看,周舒桐湊過去,衣櫃裏衣物碼放得整整齊齊。兩人裏裏外外搜了個遍。

  周舒桐看著四處被拉開的抽屜和櫃子,對關宏宇說:“什麽都沒少,抽屜裏還有現金……衣帽鞋物,衛生間的洗漱用品包括剃須刀都還在。不像是去旅行或出差的樣子。”

  關宏宇嘴角微微翹起,雙手插兜,立定在酒架前:“不,還是少了點東西的,你再看看?”

  周舒桐隨著關宏宇指的方向看了眼酒架。酒架收拾得很幹淨,看得是出門時打掃的,董乾收藏的那一排拉菲紅酒,仍舊整整齊齊地排列著。

  一個位子突兀地空了出來——年份最早的那一瓶1961,已經不見了。

  兩輛警車在路上飛馳著,關宏宇坐在其中一輛警車裏,略微顯得有些疲憊。車子比較老,引擎嗓音大,晚上的風聲也大,他握著電話,不得不提高了聲音:“江州市局已經知會宏陽分局全力支持我們的工作了,我們查過所有火車站和機場的出票記錄,沒有發現董乾離開江州的跡象。經過調取監控,我們發現董乾在昨晚六點駕車駛過了寧通高速的蔣王收費站。現在宏陽分局的弟兄們正在和我們一起沿著這個方向搜查。”

  那頭的周巡顯然有些猶豫:“有任何證據顯示董乾涉嫌犯罪嗎?如果沒有的話,直接把案子移交給江州方麵不是更好?畢竟那是人家的地頭。”

  關宏宇看了眼身旁正在翻閱資料的周舒桐:“恐怕沒那麽簡單!雖然還沒掌握任何直接證據,但是走訪董乾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的疑點,以及他隨後無緣無故的失蹤,完全值得我們繼續跟進調查。”

  周巡在那頭短暫地沉默了一小會兒:“那需要隊裏提供什麽支持?”

  關宏宇低聲道:“我需要你把胡強押送到江州來。”

  周巡的聲音一下子大了起來:“什麽?!你……”

  關宏宇道:“我認為胡強沒有說謊,你把他帶來這邊指認現場,還原案發時的情形。”

  “我知道了,會盡快安排的。”周巡掛了電話,抬起頭,麵前是坐在電腦前的趙茜和站在辦公桌旁的劉長永。他沒有理會兩人探詢的目光,對趙茜說:“你接著說。”

  趙茜看了眼電腦屏幕,道:“您昨天在二手車交易市場找到的那支五四式手槍,是一支批準報廢的槍支。我在銷毀清單上也核實了序列號。”

  周巡一皺眉頭:“序列號還在?”

  趙茜:“序列號被挫掉了。但是彈道記錄有備案,槍上沒有背案子,看上去隻是沒有像清單上記錄的那樣被銷毀掉——換句話說,跟之前李鵬程夜襲警局拿的那把,還有安騰死前用的那把情況很類似。”

  周巡看了看劉長永,劉長永也是滿臉的疑惑。“背地裏搞支槍,直接從邊境或者其他地下渠道去買,應該更容易些,很少聽說報廢槍支會流到社會上——除非瞞報槍支銷毀記錄,對他們來說很容易?”他說到這裏,話頭驟然停下,驚訝地望著周巡,“你說……公安內部?”

  周巡點點頭,補充道:“但這槍和關宏宇應該無關。”

  趙茜和劉長永都是一愣,趙茜問:“可這支槍就是在關宏宇逃跑的路線上找到的啊。”

  周巡沉聲道:“如果關宏宇自己有槍,他又何必在公交車上去搶我的槍?如果他不在乎隨身持槍的話,又怎麽可能一下車就把我的槍拆散了扔進綠化帶?”這推理略顯牽強,對麵兩人聽完都沒有講話,劉長永不動聲色地低下了頭。

  周巡道:“昨天跟著我和關宏宇的,恐怕不止葉方舟一個,還有另一夥兒人。”

  劉長永一撇嘴:“葉方舟這小子到底牽扯了什麽事兒我說不準,但我堅持認為,關宏宇跟他們是一夥兒的。關宏宇在逃脫之前把槍扔掉可能另有原因。”

  周巡聽完劉長永的一番分析,直接嗤笑出了聲。

  趙茜敲擊鍵盤,屏幕上顯示出一組指紋,她有些尷尬地在一旁小聲補充:“這個……從槍上調取到的指紋確實不是關宏宇的。”

  劉長永一怔:“那……這人是誰?”

  趙茜道:“還在篩查。”

  周巡運了運氣:“老關在江州那邊的案子情況有些異常。我可能得過去一趟。至於這邊,現在基本上能確定,確實存在一夥人也和我們一樣在找、甚至有可能是在追殺關宏宇。再就是,這把槍不會無緣無故地扔在那裏。關宏宇能在重重包圍下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封鎖,他也不是一個人。”

  聽完這話,劉長永和趙茜麵麵相覷。

  隔了好一會兒,劉長永低聲道:“從昨天開始,我們一直有兩組人在二十四小時輪流監視葉方舟,而從圍捕行動開始,高亞楠也一直處於被監控的狀態。關隊又和桐桐一起在江州,那還有誰……”

  周巡咬了咬牙:“不清楚,但確實有人在幫他。而且,這人還是個高手。”

  路邊,周舒桐和宏陽分局的兩名刑警正在車前對著一張攤開的地圖規劃著路線,幾人不時指著地圖交換意見。關宏宇則站在一旁,看著安山出口的方向若有所思。安山是個規劃中的旅遊景點,但其實就是座周邊有茶葉種植的山,可玩性低,因此開發也不給力。往那個方向本來是要修路的,但最後隻修了幾公裏,是個廢棄路段,因此也沒有收費站。關宏宇問分局的人要了一輛車,決定兵分兩路,去這條廢道上看看。

  他心裏有種感覺,具體說不上來,不過總覺得像董乾這樣既不收拾行李,也沒帶上金銀細軟,單單隻拎著瓶酒……有些奇怪。

  周舒桐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也隨之看向了遠方——那裏,薄霧籠罩的安山,正靜靜地佇立著。

  關宏宇的第六感簡直比女人還準。他們開著車,循著輪胎印,開了沒多少工夫,就看到了董乾的那輛奧迪A4,十分驚險地停在懸崖邊上。周舒桐原來對“關宏峰”的感情還是崇拜,現在簡直快上升到信仰了,甭管這人平時逛酒吧玩失蹤有多神神叨叨,追蹤線索的時候堪比人肉GPS。

  不出所料的,車內早已沒有人。周舒桐戴著手套,小心翼翼地檢查著車內外的情況,關宏宇則站在懸崖邊,遙望著山穀裏一片鬱鬱蔥蔥。車裏並沒有像他們預料的那樣有什麽不尋常的地方,沒有凶器,沒有血跡,沒有毒品,當然,也沒有那瓶貴得離譜的紅酒……看上去就像是主人特意把車停在這裏,然後暫時離開了一樣。

  周舒桐從車裏鑽出來,朝關宏宇搖了搖頭。關宏宇示意她靠邊,從口袋裏掏出手套戴上,自己鑽了進去,坐在了駕駛席上。他試著握了握方向盤,又伸手去摁座位調節的記憶按鈕,發現沒電,四下檢查了一下,發現鑰匙就插在點火開關上。他再伸手一擰車鑰匙,意外的是,車沒有發動。

  周舒桐在旁也是一愣:“咦?沒油啦?”

  “不是。”關宏宇又擰了兩下車鑰匙,搖搖頭,“儀表盤也沒亮。”他又看了眼儀表盤左側車燈的控製開關,自言自語道,“燈光一直開著,鑰匙停在通電的位置上,電瓶的電耗光了?”嘀咕完之後,他低下頭,看了眼駕駛席下方,伸手拉動駕駛席下方的鎖定杆,車前機器蓋響了一聲,解鎖了。他從車裏出來,繞到車頭,掀起機器蓋,看了看電瓶,望向旁邊一臉不知所雲的周舒桐,說道:“有試電筆嗎?”

  周舒桐完全楞了:“啊?”

  關宏宇笑著歎了口氣,走到了副駕駛的位置,拉開車門,蹲下身仔細檢查著副駕的腳墊,又用手在腳墊上抹了一把,看了眼幹淨的手套。很明顯,副駕並沒有人坐過。於是他抬手,拉開副駕前的儲物箱。

  這時,周舒桐也繞到了關宏宇的背後,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隻見關宏宇從儲物箱裏拿出幾張CD,朝周舒桐晃了兩下:“莫紮特哦……後備箱你查過了麽?”

  周舒桐接過CD,莫名其妙地看著CD封麵,但還是很老實地答道:“查過了,後備箱很空,隻有一些隨車配送的簡易工具包和急救包什麽的……還有兩瓶礦泉水。”

  關宏宇從儲物箱裏拿出一個通體黑色的圓筒,好奇地在手裏翻看著。

  周舒桐在一旁看到,解釋說:“哦,這個我看過了,是個望遠鏡。”

  關宏宇拿著望遠鏡從車裏出來,瞥了眼周舒桐,說:“以後記得描述這種東西的時候,叫它‘具備測距功能的單筒望遠鏡’。”

  周舒桐正目瞪口呆,手機響了,她愣了會兒才反應過來,跑去接電話了。趁她接電話的功夫,關宏宇拿著單筒望遠鏡走到山崖邊,向山穀的方向望去。

  周舒桐很快掛上電話,跑了過來:“馬隊長他們很快就到。您看是不是……”

  關宏宇把望遠鏡放到陽光下轉了一圈,觀察鏡筒表麵,然後把望遠鏡遞給了周舒桐。

  周舒桐接過望遠鏡,顯得有些疑惑。關宏宇望著腳下的山穀說:“別碰焦距,現在調焦的位置,大概是在八百米左右。”

  周舒桐想了想,又看了看山穀,恍然大悟:“哦……您的意思是說,董乾站在這個位置,拿著這個焦距調整到八百米的‘具備測距功能的單筒望遠鏡’,肯定是在山穀裏八百米的某個位置上能看到些什麽,對麽?”

  關宏宇笑了笑:“警校不教數學的麽?我們現在所處的高度至少有個一百米,你如果把八百米當做三角形的斜邊,那麽實際上底邊的距離大概是七百三十米左右。”

  周舒桐聽完,邊點頭邊舉起望遠鏡四下觀望:“可是……就算這樣,也不說明在咱們前方山穀裏七百三十米距離這條線上就一定會有什麽呀。”

  關宏宇低頭看了眼山崖下方,說道:“沒錯,也不排除他在這兒直接玩了一次不帶保險鎖的蹦極……總之,要搜山是一定的。”

  周舒桐眨眨眼:“啊?搜山?”

  後方這時有響聲傳來,兩人扭頭看了眼,隻見路口處,宏陽分局的另一輛警車正朝著這邊開過來。

  關宏宇扭頭對周舒桐說:“當然,他既然棄了車,那就隻剩下跳崖和徒步跋涉兩種選擇了。而且連後備箱裏的礦泉水都沒拿,他肯定走不遠。”

  排查和搜索很快開始。

  江州總隊的孫超副隊長正拿著地圖和一旁的刑警商量著什麽,隨即,孫超抬頭指揮眾人往各個方向搜查,眾人領命散開。孫超掏出電話,呼叫增援,身著消防、武警製服的警務人員趕到,協助搜索,眾人有的走進草叢,有的則進了樹林。兩名訓犬員牽著兩隻警犬,來到董乾車旁,警犬在車輛駕駛席上聞了一陣子之後,調轉方向往懸崖下方跑去。

  關宏宇和周舒桐自然也加入了這支可以算得上龐大的隊伍,但山林很大,走著走著,這一方向最後也隻剩下了他們兩個人。關宏宇人高,步子也大,走得不緊不慢,但始終沒停下來過,周舒桐勉力跟著,走到後來,就有些力不從心起來。她剛喘了幾口氣,關宏宇卻停了下來,喝了口水,回頭看了眼她,從包裏拿出甁水,遞了過去。

  周舒桐接過水瓶,抹了抹汗,喘著氣說:“關老師您……您身體素質真好。”

  此時已是夕陽西下,關宏宇看了眼天色,念叨著:“再過不了一會兒天就該黑了,咱們沒有充足的照明工具,沒法連夜搜。往前再走走,要是沒發現什麽,幹脆趁早折回去。”話音未落,頭頂傳來兩聲鳥叫,他抬頭一看,頭頂上,居然有個鳥窩。

  關宏宇後退了兩步,仰頭看著鳥窩,皺了下眉。周舒桐也隨著他的目光往上看,嘴裏嘟囔著:“這是什麽鳥啊……”

  關宏宇沒答話,忽然靠近,雙腳一蹬樹幹,三躥兩蹦爬到了鳥巢旁。周舒桐沒料到這一出,站在樹下整個人都呆住了。隻見關宏宇扒著樹幹,近距離盯著鳥巢看了會兒,伸手從鳥巢裏拿了個什麽東西,隨後,一蹬腿就從樹上蹦了下來。

  周舒桐還沒從震驚中恢複過來,瞪大了眼睛看著他。關宏宇朝周舒桐攤開手心,說:“也不曉得它從哪兒找到這麽高級的材料來築巢。”

  周舒桐低頭一看,關宏宇手裏竟然是一小段布料。

  夜,餐廳。

  高亞楠私心並不想赴今天這個約——憑良心講,她同周巡隻是一般的同事關係,算不上敵對,也絕對算不上熟悉,本來,單獨吃飯這種事,是萬萬不可能發生的。但現在,偏偏它就是這樣發生了。

  昨天送走“關宏峰”後,周巡似乎表現得有些奇怪,今天下班後,突如其來的邀約也特別不合情理。但她不敢不來——她也害怕,她此刻的拒絕,會成為關宏峰兄弟的一個漏洞。

  她就這麽沉默地坐著,看著對麵的周巡狼吞虎咽,隻覺得胃裏一陣陣翻騰。

  周巡賣力地吃了半天,想是忽然想起了什麽:“能問你個問題麽。”

  他說完,似乎自己也覺得有些突兀,喝了口湯,補充了一句:“你要是願意,就當是純八卦聽,不願意,就當我放屁。”

  高亞楠忍不住笑了笑:“行,那你先放著,我看看臭不臭。”

  周巡也不客氣,問:“你覺得關宏宇是被冤枉的麽?”

  高亞楠正要開口,周巡趕緊說道:“哦不,這不是個問題,我知道你相信他是被冤枉的。我想問的是,你之所以會認為他是被冤枉的,除了感情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原因?”

  高亞楠心頭一跳,反問道:“為什麽問這個?”

  周巡拿了張紙巾,一抹嘴,習慣性地伸手掏煙,掏到一半又停了下來,把手揣回兜裏:“當初調查的時候,你說和關宏宇早就分手了,但這和你懷孕的事兒又是矛盾的——哎,你別瞪我,這事兒局裏差不多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你看,肚子也漸漸大出來了,遲早是瞞不下去的——亞楠,你就告訴我,案卷的第十頁是你拿走的麽?”

  高亞楠抿著唇,沒說話。

  周巡看著高亞楠變換不定的表情,低頭又去扒飯,一邊含混不清地道:“我不能說你就一定是在包庇關宏宇,但我想知道的是,你也好,老關也罷,你們固然是他身邊比較親近的人,但同時你們是刑偵人員,而你們如此堅定地確信關宏宇是清白的,我希望你們能給我一些除了情感和直覺之外的,實打實的理由。說來也可笑,在所有喊冤枉的人裏,唯一向我提供了某種可能性或線索的竟然是關宏宇本人——你說這我是信還是不信呢?”

  高亞楠也怔住了:“本人?你見過宏宇?”

  周巡正要回答,電話適時地響起,他拿出手機看了眼,接通電話:“哎,老關!你那邊怎麽樣?找到姓董的了麽?”

  關宏宇的語氣不是太好:“你怎麽還在津港呢?”

  周巡也無奈,擦了擦嘴:“審批得有時間啊老兄。”

  關宏宇的語氣很是嚴峻:“胡強早到晚到不吃緊了,讓亞楠聽電話。”

  周巡一愣:“呃……你怎麽知道她和我……”

  關宏宇沒好氣地道:“我打去實驗室的,小徐說你們高主任下班之後去赴你的宴了,我有重要情況得直接問她,你動作快。”

  周巡一邊“哎哎”答應著,一邊把手機遞給高亞楠。

  高亞楠強作鎮定地接過電話:“喂,關隊?你……”

  關宏宇那頭沉默了一會兒:“你還好麽?”

  高亞楠壓抑住情緒,“嗯”了一聲。

  關宏宇的聲音驟然變得輕柔:“沒事兒。就是想聽聽你說話。希望你倆都好。”

  高亞楠聽完,看著對麵的周巡,使勁抿著嘴,控製住臉上幾乎快要綻放出來的笑容。

  關宏宇在那頭笑了:“而且我估摸著周巡再雞賊,也不至於連自己的電話都監聽吧?我這邊一切都好。不過案子確實出狀況了。你待會兒可以告訴周巡我打電話找你就是為這件事情。”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