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46節

  關宏峰忙舉著電話俯下身,躲在了一輛切諾基越野車的左側。這輛車的右側,周巡掛上電話,一邊左右張望著,一邊走了過去。

  窗前,那個男人對電話道:“起來吧,掉頭向回走。地上有很多石頭吧?撿一塊大點兒的。”

  關宏峰邊走邊看著坑坑窪窪的地麵上散落著的碎石,他撿起一塊比較大的,捏在手裏。

  男子對著電話,沉聲說道:“現在站住,用手裏的石頭往左邊扔,盡量砸到左邊和你隔一排的車上。”

  關宏峰站定,扭頭看了眼左側,把石頭用力丟了過去。石頭越過他左側的車,砸在了對麵一排車的前擋玻璃上,把前擋玻璃砸裂了。立刻,交易市場的人一陣騷動。下麵的三個人當中,周巡和其中一名男子都被騷動吸引了過去,隻有後方的那名男子還在繼續跟進,而且看到了關宏峰的背影。

  男子對著電話說:“現在隻有一個人在跟著你,順著右邊的大路,一直走,進交易大廳……”

  關宏峰轉身順著二樓樓道往樓梯的方向走:“進了大廳之後左拐,一直走到寫著‘代辦驗車’的那個牌子的位置,再右拐。走到頭,你會看到安全出口的門。從那裏可以出去。出去之後沿街向東走,一路上都不要回頭。”

  然後,電話被掛斷了。

  關宏峰依言筆直穿過交易大廳,而在交易市場另一側,周巡看著被砸壞擋風玻璃的車輛以及圍觀的人群,皺著眉咬了咬牙,又掏出手機,一邊撥打電話,一邊環顧著四周走開了。

  另外一名男子看到周巡離開,神情開始有些緊張。與此同時,他發現數名身著製服的警察已經從門口衝進交易市場,這名男子皺著眉,低頭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此時的關宏峰已進入交易大廳,按照電話指示的路線左拐再右拐,在他身後,那名男子跟得越來越近。關宏峰聽到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並沒有回頭,一路走到安全出口的位置,推門走了出去,身後那名男子跟了過來,撥開外套的下擺,伸手握住了腰上別著的一把手槍。他一把推開安全出口的門,剛一腳邁出門,突然,從後麵伸出一條手臂,勒住他的脖子,把他拽了回去。

  聽到響聲的關宏峰還是情不自禁地回頭看了一眼,隻見到緩緩關上的安全出口大門,關宏峰愣了片刻,繼續向外走去。

  安全出口大門的另一邊,持槍男子已被打暈在地。一名身著黑衣的男子把掉在地上的手槍踢出老遠,隨後迅速離去。

  關宏峰沿著牆根一路悶頭向東走。這時,一輛白色的SUV平穩地從他身邊駛過,在他前麵不遠處靠邊停下。關宏峰走到車旁,駕駛席上,一名身著黑衣的男子衝他眨了眨眼。

  “謝謝你。”關宏峰朝他點了點頭,“韓彬。”

  韓彬笑了笑,示意他趕緊上車,車子很快駛離路旁,絕塵而去。

  關宏宇跟著周舒桐從小區出來,一道去了宏陽區分局,好說歹說,搬出了周巡,才算把董乾的背景資料給挖了出來。此刻,酒店房間內,各類資料和案卷攤了一床。

  周舒桐在兩張床之間的狹小過道裏走來走去,手裏舉著幾頁資料邊走邊說:“這個董乾實際上是沈陽鐵西區的人,曾經在沈陽友旺化工廠工作了近十年,六年前才移居江州……”

  關宏宇靠在床頭,低頭也在看案卷,問:“他為什麽離開沈陽?”

  周舒桐翻了翻手裏的東西,道:“這就不知道了,不過在他離職前一年,化工廠發生了一起化學品泄露事故,死了兩名工人,事後除了死者的家屬之外,當值的其他工人也都獲得了賠償,包括董乾,事故報告上說,他當時是車間主任。”

  關宏宇一抬眼皮:“能讓他來江州安居落戶,外帶收藏頂級紅酒,這筆賠償的數額一定很可觀。”

  周舒桐道:“當初我舍友跟我說,這裏的房價不是很貴,六年前應該更便宜。沒準兒從酒架上拿瓶紅酒就能換一套了。”

  關宏宇問:“他結婚了麽?”

  周舒桐:“結過,但在離開沈陽那年離了,沒有孩子。父母還都健在,前年遷到了渾南新區。”

  關宏宇:“有過前科或者違法記錄嗎?”

  “嗯……好像沒有。”周舒桐把手裏的資料扔在了床上,“從背景資料看,都還蠻正常的。”

  關宏宇不置可否:“絕大部分人從檔案上看都是安善良民。”

  周舒桐來到關宏宇對麵的床上坐下,思索著:“也許胡強進門之後用酒瓶子打的就是董乾……”

  關宏宇笑道:“然後他就失憶了?”

  周舒桐眨了眨眼,一拍手:“我知道了!胡強入室行竊,遇到的那個人其實是另外一個也入室行竊的賊。他打倒了那個賊之後跑掉了,那個賊醒來之後清理掉了現場,也跑掉了。所以董乾到現在也一無所知!”

  關宏宇歎了口氣:“你是個刑警,我們在辦案。嚴肅點兒。”

  周舒桐有些委屈地撅了撅嘴。這時,她的手機響了一聲,她拿起來看了一眼,見是葉方舟發來的短信,於是看也沒看,就放下了。

  關宏峰頭也不抬地說:“男朋友查崗?要不要我先出去一下,你好打個電話什麽的。”

  周舒桐有些難為情,解釋道:“不是啦,是那個……”

  關宏宇道:“葉方舟吧?”

  周舒桐愣了一會兒,恍然大悟:“哦對,關老師,您之前是他領導。”

  關宏宇放下案卷,站起身,說:“沒錯兒,而且就是我簽字批準開除了他。”

  周舒桐臉色有些黯淡:“您當時的處理是正確的……”

  關宏宇脫下外套,一邊解襯衫扣子,一邊對周舒桐說:“我感覺你跟他完全不是一類人,你們當初是怎麽走在一起的?”

  周舒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似乎一點兒也不想回憶從前。

  關宏宇看了看她的表情,搖搖頭:“總之你還是離他遠一點吧,這個人不簡單。”

  周舒桐急忙辯解:“我沒有……”

  關宏宇擺擺手:“行啦,收攤兒吧。我洗個澡,今天早點休息,明天一早咱們再去趟東花園小區,好好問問這個董乾。”

  此時他已經解完了襯衫扣子,正要脫襯衫,隨即意識到和周舒桐男女有別,無奈地歎了口氣,穿著衣服進了衛生間。他將浴室的噴頭開到了最大,整個房間裏都是嘩嘩的水聲,接著坐到馬桶蓋上,按照約定發送了一條空白短信。

  一分鍾後,關宏峰的電話進來了。

  關宏宇極快地接起來,壓低聲音,關切地問道:“你怎麽樣?還好麽?”

  關宏峰道:“暫時安全了。我在崔虎這兒。你那邊的案子什麽情況?”

  關宏宇苦笑了一下:“你還有心思問這個?這邊的事情我會處理。你照顧好自己就行。倒是周舒桐……”

  關宏峰對此有些意外:“周舒桐?她怎麽了?”

  關宏宇往衛生間門的方向看了一眼:“周巡肯定授意她24小時盯著我,以至於我倆現在住在同一間客房裏。你說……我是自費另開一間房,名正言順地擺脫她,還是將計就計,出賣色相換取片刻自由?”

  關宏峰也笑了:“另開房隻會進一步加深周巡的懷疑。至於第二個方案,我建議你向亞楠請示。”

  關宏宇一揚眉毛:“別的都無所謂,但我確實需要時間去一趟南山軍區。如果包輛車的話,幾個小時就夠打來回的。”

  關宏峰道:“別急,我今晚動身過去,咱們到那邊正常交接。”

  關宏宇打斷了他:“我說了,你先不用操心這邊的事。而且就算你冒險來江州,人生地不熟,風險反倒更大——放心吧,一個小丫頭片子,我能搞定。那咱們之後的聯係方式……”

  關宏峰低聲道:“暫時沿用現在的空白短信,然後我們這邊會用安全線路給你打過去。”

  此刻,支隊裏,葉方舟百無聊賴地坐在談話室裏,抽著煙,麵前的煙灰缸裏滿是煙頭。門開了,劉長永和趙茜走了進來,在對麵坐下。趙茜攤開筆錄紙,拿起筆。

  劉長永看了眼葉方舟,問道:“叫什麽名字?”

  葉方舟一笑:“劉隊,都是幹這行的,別走這些形式了。想知道什麽,您直接問。”

  劉長永盯著葉方舟,厭惡地說:“你也有臉跟我說‘都是幹這行的’?當初因為什麽被刑偵支隊掃地出門大家都心知肚明,恐怕我跟你‘幹的’,不一樣。”

  葉方舟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猙獰的神色一閃而過,但很快又換上了笑臉:“不論如何,刑偵的程序我總是懂的。您要是沒什麽事兒好問,我就走了。”

  劉長永盯著他看了會兒,往桌上扔了張照片,照片上,是安騰的屍體。他死死盯著葉方舟,不放過他的任何反應:“認識麽?”

  葉方舟看到照片,略微思索了一下:“這不是安哥麽?這……什麽情況?”

  劉長永問:“你們怎麽認識的?”

  葉方舟道:“生意上的朋友。”

  劉長永立刻問道:“什麽生意?”

  葉方舟不慌不忙地道:“這些年來我一直為城西邊幾個區的超市供應進口食品。安哥在食品檢疫方麵有些關係……你懂的。”

  他的笑容貌似誠懇,劉長永卻皺起了眉:“你知道他叫什麽名字麽?”

  葉方舟想了想:“安騰?”

  劉長永:“這是他真名兒麽?”

  葉方舟一攤手:“應該是吧,不過我又沒查過他身份證,誰知道真的假的呢。”

  劉長永:“你最後一次在哪見到他的?”

  葉方舟道:“就……香溪路那個夜總會。好像是五六天前吧,我跟倆哥們在那兒唱歌,中間安哥來坐了會兒。”

  劉長永問:“有他電話麽?”

  “有啊。”葉方舟邊說邊掏出手機,按了幾下,“你要記麽?”

  劉長永看著他,沒拿紙筆,反而伸出手:“手機給我看一下。”

  葉方舟瞬間緊繃,表情變得警覺起來,他抬眼盯著劉長永,臉一沉,把手機收回兜裏。

  劉長永伸出食指,一指葉方舟:“我告訴你……”

  葉方舟冷冷地打斷他:“不用告訴我,我知道,你們沒權力查沒我的手機。”

  劉長永盯著葉方舟看了會兒,緩緩地說道:“你今天為什麽跟蹤周隊?”

  葉方舟突然又露出笑容:“我?”

  劉長永也火了,站起來指著他鼻子:“別跟我裝糊塗,從津港站到寧遠門,你一直在跟著他。”

  葉方舟想了想,真誠地說:“也沒什麽特別的原因,我碰巧看到周隊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煩,怕他遇到什麽突發狀況應付不來,好歹都是當初刑偵的弟兄,實在不行我還能搭把手不是?”

  劉長永拍案而起:“碰巧?我告訴你,這裏麵都有你的事兒,別以為我們不知道!”

  葉方舟向後一靠,冷冷地盯著劉長永看了一會兒:“知道舒桐為什麽討厭你麽?”

  劉長永臉色變了,葉方舟放慢語速,直視劉長永的眼睛,仿佛在享受對方的無措:“不僅僅是因為你為了重新成家生子,拋棄了她和她母親。也不光是因為你當初一意孤行,把她的男朋友從刑偵支隊掃地出門……”

  劉長永被說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手微微發抖。葉方舟仍舊不肯放過他:“而是因為,骨子裏,你是一個乖張、暴戾,根本無法正常溝通的老家夥。有時候我都有些同情你,無論是在私人生活中,還是日常工作裏,你都顯得很無能。女兒的怨恨,你無法化解,而麵對一個遵紀守法的良好公民,你也隻會拍桌子。聽我句勸,早點退休吧。也省得在刑偵支隊丟人現眼,遭人討厭。”

  劉長永愣了良久,猛地站起來,恨恨地拂袖離去。趙茜看著摔門而出的劉長永,有些不知所措。

  葉方舟微笑地著看著趙茜:“得,師妹,領導都走了,要沒什麽別的可問,我也撤了。”

  趙茜低頭看了眼筆錄:“哦……那……留一下您的聯係方式,如果有什麽要問的,我們再跟您聯係,還有就是……最近一段時間,希望您最好不要離開津港。”

  葉方舟不屑地笑了笑,報了遍手機號,大搖大擺地出了談話室。

  沒過多會兒,劉長永推門進來,表情如常,看了眼趙茜,問道:“手機號?”趙茜點點頭。

  劉長永狠狠道:“馬上去查!”

  趙茜應聲站起,拿起筆錄紙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忽然扭過頭,對劉長永說:“其實……劉隊,你不是他說的那樣……別太往心裏去。”劉長永似乎沒想到她會忽然說出這樣的話,愣了一下,還是把眼神別開了。

  葉方舟的腳步並不輕鬆。他一邊向外走,一邊刪掉了手機上所有的信息,關閉手機,拆下了手機電池和電話卡。這時,他一抬頭,看到周巡迎麵進了門,他本想滿臉笑容地打個招呼,但卻被周巡陰沉的表情震懾得很不自然,招呼也打得磕磕絆絆:“喲,周,周隊……”

  周巡目不斜視地從葉方舟身旁走過,停了一下,在葉方舟耳邊惡狠狠地說:“送你句話——不作死就不會死!安騰就是最好的例子!”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進了支隊。

  葉方舟微笑的表情僵在臉上,額角沁出了冷汗。

  清晨,東花園小區。

  關宏宇扶著門框站在門口,右手不停地摁著門鈴,周舒桐小跑著過來,臉色不是很好看:“關老師,物業那邊的監控顯示,董乾昨天傍晚五點多就出門了,之後再沒回來過。”

  關宏宇微微皺眉:“給他打過電話麽?”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