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45節

關宏峰貼近他的耳邊,低聲說道:“勸你別,車上有這麽多人,我怕走火。”

周巡一驚,繃緊的態勢慢慢放鬆下來,恨恨說道:“關宏宇,你不可能次次都能跑掉的!”

關宏峰壓低聲音道:“我就沒想跑,否則你怎麽還會在津港見到我?”

周巡微微回過身,咬著牙問道:“你到底想幹什麽?”

關宏峰:“我告訴過你,是有人陷害我,而且我現在已經查出眉目了。”

周巡道:“放下槍,老老實實跟我回支隊,你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慢慢講你的調查進展。”

關宏峰冷哼一聲,沒接他的話,繼續說:“被你殺的那個安騰,應該和陷害我的人有直接關聯,之前被你們開除的刑警葉方舟,很可能和安騰也是一夥兒的。我建議你們最好跟進一下這條線索。”

周巡警覺地問道:“那王誌革呢?”

關宏峰頓了頓:“王誌革更像是被臨時征召的,應該不屬於固定成員。”

周巡愣了愣:“臨時征召?”

關宏峰繼續說道:“你和我哥前不久破獲的那起綁架案,新聞上不是說死了一名綁匪麽?”

這時,車輛又一次進站,乘客上下車之際,一對夫婦上了車,妻子挺著大肚子,明顯是有身孕。兩人走到周巡身前,旁邊的一個小夥子起身讓出座位。夫婦兩人道謝後,丈夫扶著妻子坐了下來。周巡盡量避開了些,皺眉:“死了一個又怎麽了?”

關宏峰道:“事後你聽說有人去找人質家屬領過懸賞嗎?”

周巡若有所思地琢磨了一下:“你到底想說什麽?”

關宏峰道:“我是想告訴你,存在這樣一股勢力!”

周巡的語氣仍然充滿質疑:“你是說……這股所謂的勢力既處決了那名綁架犯,又殺害了吳征一家五口,然後栽贓到你頭上?”

關宏峰恨恨地道:“沒錯!”

他走近一步,更貼近周巡耳邊,沉聲道:“而且,我已經知道吳征的身份了。”

周巡的臉色鐵青。

關宏宇和周舒桐站在出事的201門口,周舒桐正要敲門,門從裏麵開了。一個四十出頭的中年男人拎著個公文包,看上去正打算出門,見到關宏宇和周舒桐兩人,一愣:“你們……”

關宏宇瞥了一眼周舒桐,嘴裏念叨:“該亮證件的時候不亮。”

周舒桐窘得不行,忙不迭地掏出證件:“您好,我們是津港來的。想找您調查核實點事兒。”

屋主聽完他們的話,明顯放鬆下來,低頭看了眼手表,挺好脾氣地道:“今天上午我還有兩節課,不過應該來得及,兩位先請進吧!”

三人先後走進屋裏。

關宏宇不動聲色地環顧四周:這是一個兩室一廳格局的屋子,整潔有序,家具陳設偏中式,客廳裏放著黑色的藤椅,紫紅色的茶幾,牆上還貼著灰色的牆紙。他一邊往裏走,一邊說:“您是老師?”屋主點點頭,向他伸出手:“董乾。”

兩個人握了握手,董乾笑道:“我一直在江州職業技術學院任教。”

關宏宇也道:“關宏峰。不好意思,耽誤您工作了。這位是周舒桐警官。兩年前的一樁案子,想找您核實一下,兩年前,九月十五號,您這兒是否發生過什麽不尋常的事件?”

董乾把沏好的茶放在茶幾上,嘴裏念叨著:“兩年前?”

周舒桐手裏舉著案卷:“是的,您對那天的事兒還有印象麽?”

董乾坐下來,露出努力回想的表情:“印象肯定是有。每年九月十五號那天都是校運會,我那天應該也是一早就去了學校。沒記錯的話,這幾年我都是充當田徑項目的裁判。運動會一般都是晚上四五點結束吧,不過我從來沒有呆到過那時候,上午田徑項目一結束,我在學校吃完午飯後一般就溜了,當給自己放半天假吧。”

周舒桐:“那您中午離開學校後……”

董乾回答得沒什麽猶豫。“前年我應該是去了史可法西路那邊的古玩市場……”說到一半,他還停下來笑了一笑,拿起桌上那把古色古香的茶壺,“我記得很清楚……因為淘到了這個。雖說是仿品,不過做工倒是精致。”說完,他又給周舒桐倒上茶。

周舒桐一手扶著茶杯,道過謝之後,繼續問:“那您大概是幾點回的家?”

董乾向後靠了靠,吸了口氣:“這……我可記不太清楚了,但肯定是在7點以前,我有看新聞聯播的習慣。”

周舒桐聽到這裏,明顯愣了一下,董乾有點不好意思地一笑:“江州是個小地方,我又沒有上網的習慣,想知道點兒天下事,這不,就隻能看看新聞了。”

關宏宇插著兜,正在看客廳櫥櫃裏的各類擺設,冷不丁地問道:“董先生聽口音不像是江州人啊。”

董乾笑道:“哦,我老家是沈陽的,不過搬來這裏也有六七年了。”

周舒桐做完記錄,抬頭問道:“那您那天回來有沒有發現家裏有什麽異常?”

董乾疑惑地皺了皺眉,思索著:“異常……沒有啊。也不光是說前年的九月十五號,在這兒住了這麽多年,我不記得家裏有什麽異常情況啊,哎,兩位,你們可別嚇我,這是出什麽事兒了嗎?”

周舒桐微微張開嘴,似乎不知道往下該問些什麽了,她求助似的望向關宏宇,關宏宇站在一個酒架旁,背對周舒桐,正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

董乾雙手交叉,放在腿上,看著周舒桐:“說了這麽半天……不知道方不方便問,您二位是來查什麽的?這房子,不是有什麽問題吧?”

周舒桐道:“哦,我們在津港破獲的一起案件中,嫌疑人供述前年九月十五號曾經在江州實施過一起入室傷害案。”

董乾睜大了眼睛,滿臉驚訝:“入室傷害?我的天,這麽大的事兒,別說是我這兒,整個小區都沒聽說過。會不會是他記錯了?不是咱這兒啊?”

周舒桐被問得一怔,再次望著關宏宇求助,關宏宇還在低頭輸入信息:

“這邊的案子有問題。暫時回不去。務必想辦法全力救他。”

信息打完了,他也壓根兒沒看周舒桐,對她的求助渾然不覺。

周舒桐得不到幫助,無奈低頭檢查了一遍本上的記錄,收起筆記本,看了眼麵前低頭看表的董乾,扭頭要說什麽,關宏宇卻正好轉過身,指了指酒架上的一排紅酒:“董先生在這方麵很有品位啊。”

董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謙虛的語調裏透著一點兒得意:“就為這麽點兒小愛好,幾乎把積蓄都搭進去了。不過,說來也丟人,別看收集這些,其實我酒量很差的。”

關宏宇也笑了。“擅長牛飲的,那叫酒鬼,可也就談不上什麽品位了不是?”他說完對周舒桐點點頭,“問完了麽?別耽誤董先生上課。”

周舒桐其實滿腹疑惑,但關宏宇已經發話,她也隻能起身:“感謝您的配合,那我們告辭了。”

董乾連忙也站起身:“您留了我電話,還有什麽要問的,隨時打給我。我上課時雖然不能接電話,課後會給您回過去。”

寒暄中,董乾將關宏宇和周舒桐送出了門。兩人順著樓梯往外走,等出了董乾的視線,周舒桐鬆了口氣:“果然是那個胡強在瞎說……”

話到一半,她想到了周巡說要在這裏多呆兩天的叮囑,改口道:“不過關老師也是第一次來江州吧?周隊說這邊的工作結束後,不用急著回去,讓我陪關老師在江州玩兩天。”她說完扭頭望著關宏宇,卻發現他麵色格外凝重。

“還有心思玩?這案子明顯有問題。”

周舒桐一愣:“哈?有問題?”

兩人已經走到了樓門口,關宏宇站定,道:“董乾酒架上陳列著一排他收藏的拉菲。有零五年的、零三年的、零零年的,八二年的、甚至還有六一年的,全部是羅斯查爾德拉菲酒莊葡萄出產最好的年份。你知不知道,一支八二年的拉菲要多少錢?”

周舒桐一頭霧水,說道:“拉菲好像是那種很貴的紅酒吧?一瓶……五千塊?”

關宏宇冷哼了一聲:“八二年的拉菲底價在五萬以上,六一年那瓶,價格更不會低於三十萬。”

周舒桐聽完,一愣,也反應過來:“他的收入有問題!”

關宏宇接過她的話說:“可也不排除他家境殷實,花幾十萬搞紅酒收藏不算事兒,對吧?”周舒桐立刻點頭。

關宏宇又笑了笑:“不過依照他的收藏標準,他的藏品中少了一瓶九零年的。那也是葡萄出產最好的年份之一。而且價格比八二年以前的可便宜多了,他為什麽不收?”

周舒桐看著關宏宇眨眨眼,若有所思地說:“胡強供述說,他是用一個酒瓶子擊打了被害人……您是覺得,之所以會缺少九零年的那瓶拉菲,就是因為……”

關宏宇打斷她:“還記得你在警校參加的最後一屆散打比賽麽?”

周舒桐明顯被問得有些措手不及,結結巴巴地說:“呃,記得呀……是……六月……多少號來著?不對,好像是五月底……”

關宏宇語速飛快地追問道:“幾點開始的?”

周舒桐有些猶豫了:“嗯……上午9點。”

“幾點結束的?”

“下,下午兩三點鍾吧?”

“結束之後你去幹什麽了?”

“我……可能回宿舍了。”

“然後你又離開宿舍了麽?”

周舒桐徹底噎住了:“呃……”

???

關宏宇見她答不上,又拋出一連串的問題:“後來是在學校吃的晚飯麽?吃完晚飯之後,是回宿舍了,還是出去了?”周舒桐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關宏宇結束了追問,眯著眼注視著周舒桐。周舒桐回過味來,有點茅塞頓開的感覺:“董乾不應該對兩年前那天發生的事記得那麽清楚!”

關宏宇點點頭,很肯定地道:“胡強恐怕沒說謊,兩年前的九月十五號,201一定有什麽事發生。”

此刻,公車仍在行駛中,車廂內響起車輛即將入站的語音提示。

關宏峰在周巡身後低聲說:“姓周的,那天晚上在樓道裏撞見你,沒想到你反應還挺快,身手不錯啊,我是希望……你隨時隨地都能保持身手敏捷的狀態。”

車輛進站,慢慢減緩速度。就在此時,關宏峰在後麵猛地一推周巡,把周巡推向坐在他正前方的那個孕婦。周巡收勢不及,又生怕碰到孕婦的腹部,隻得一手撐住孕婦的肩膀,另一手胡亂去抓身旁的其他乘客,刹住自己的去勢。站在一旁的丈夫不幹了,上前一把拽住周巡的脖領子,把周巡拉到一旁,大聲嗬斥著:“你幹什麽呢!”

車輛停靠,車門開了,關宏峰隨著人流下了車,把掏出證件試圖解釋的周巡留在了圍觀人群裏。

周巡不甘心地伸長脖子,望著關宏峰離去的背影,試圖撥開人群,但關宏峰早已下車走遠了。

那個丈夫還在不依不饒地喊著:“警察了不起啊!”

關宏峰順著路邊走,邊走邊把周巡的手槍拆散了,把彈匣、套筒及其他零件扔進路旁綠化帶裏。他身後不遠處,黑色轎車繞過了還沒出站的公交車。

葉方舟坐在車裏,從斜後方瞄著關宏峰,眯了眯眼。他打開扶手箱,從裏麵掏出了一把折刀,把車靠在路邊,攥著沒有打開的折刀,下了車。

突然,兩輛轎車從斜後方猛地衝了過來,一輛橫在他車前,一輛攔在他側麵。車上下來好幾個人,為首的一人,赫然是劉長永。

葉方舟一驚,向車門的另一側退了一步,餘光注意到腳下有一個下水道排水地漏口,他的右手自然垂在身側,一鬆手,把折刀丟進了下水道。同時,他調整出一個笑容:“喲,劉隊!好久不見。”他邊說,邊瞥了眼關宏峰剛才走的方向,關宏峰早已過了拐角的路口,不見了。

劉長永等人上前,也不多廢話,默契地圍住葉方舟。劉長永平日的官腔絲毫不見,暴露出一絲罕見的凶狠:“葉方舟,虧得周隊給我打電話,來吧,跟我們走一趟。”

葉方舟還待辯解,兩名刑警上前,一架葉方舟的胳膊,把他帶上了車。

這時,後麵的公交車上,周巡神色狼狽地跑下了車,劉長永看見周巡,迎了上去:“我已經……”

周巡根本沒顧上劉長永要說什麽,直接跳上劉長永的車,開著車朝著關宏峰離開的方向衝了出去。劉長永有些莫名其名地站在原地看著周巡駕車消失的方向,完全沒有注意到,又有一輛灰色轎車跟上了周巡。

關宏峰從一個小區裏穿過去,邊走邊從兜裏掏出手機撥號。突然,在前方的路口處,一輛灰色的轎車停住了,車上走下兩名男子,其中一人繞過車頭,警覺地環視著四周,另外一人則徑直向關宏峰走來,邊走邊把手伸進懷裏。關宏峰微微皺眉,改變路線,左拐,一路小跑到小區的圍欄旁,狼狽地翻過柵欄。跟過來的那名男子衝車旁的人一擺手,那人鑽進車裏,開車離去,而跟著關宏峰的男子則敏捷地翻過柵欄,繼續跟著關宏峰。

關宏峰沿著馬路一邊跑,一邊舉起撥通的電話,急匆匆地說:“喂?我關宏峰,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是走投無路,也不想麻煩你……”

正說著,關宏峰抬頭看到迎麵那輛灰色轎車包抄了過來,再回頭,身後跟來的那人也在逐漸逼近。他沒有猶豫,迅速右拐,倉皇跑進一家農貿市場。他快速穿過熙熙攘攘的市場,順著街一路小跑,邊跑邊不時地回頭看,隻見路口拐過一輛灰色轎車,徑直向他追來,同時,前方不遠處,一輛白色的桑塔納猛地在馬路對麵刹住,周巡推開車門,衝下了車,留意著過往車輛,試圖穿過馬路往關宏峰這邊跑。

後有追兵,前有堵截,關宏峰掃視了一圈,發現路旁有一家二手車交易市場,他猶豫了下,一頭鑽了進去。周巡率先穿過馬路,追了上去,灰色轎車緩緩停在路旁,車上下來的兩名男子互相嘀咕了幾句,也跟了進去。

交易市場內,一排排停著上千輛二手車輛,關宏峰在車流中鑽來鑽去,卻始終無法擺脫另外三人的包圍和追蹤。這時,他兜裏的手機發出震動聲。

他猶豫了一下,接通電話:“喂?我在……”

就在二手車交易市場院內營業廳二樓的一扇窗前,可以看見一個男人的背影,他舉著電話,俯視著整個二手車交易市場,對著電話那頭的關宏峰道:“不用慌,繼續向前走。在前麵那輛紅色本田的車尾處右轉。”

關宏峰依言走到一輛紅色本田轎車後麵,往右拐,緊接著,紅色本田的車頭方向走過一名跟蹤他的男子。

窗前,從那名男子的視角,可以看見周巡一邊走一邊對著手機說話,他微微轉身,看向另一頭,二手車交易市場外,兩輛警車正在往市場門口的方向開,顯然是周巡呼叫的增援已經趕到。那人的視線又回到關宏峰的身上,他對著電話說:“蹲下。”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