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44節

  小汪一路跑到關宏峰扔在路上的夏利車旁,一回頭,周巡已經趕了過來:“人呢?”小汪一指地鐵站西北角路口,周巡顧不上聽他說話,大聲命令道:“找津港站的幹警封鎖地鐵站!通知隊裏,讓增援立刻前往二號線雙方向沿線布控。”

  關宏峰快步跑下站台,看了下雙方向站台的候車人群,又看了下地鐵內的時鍾,往候車人數相對多的一側跑了過去。不一會兒,周巡也追了下來,候車站台兩邊都是熙熙攘攘的人,周巡先是愣了愣,一皺眉,衝進了人潮中。

  通往文昌門一側的地鐵入站了,地鐵停穩,車門打開,旅客們開始上下車,關宏峰被裹挾在人群中上了車,卻不巧被周巡看到了,周巡也立刻登車。關宏峰在車廂裏拚命向前擠,往車廂另一端移動。周巡緊隨其後,一邊撥開人群,一邊大聲喊:“警察,讓一下,警察!”

  與此同時,對麵站台通往寧遠門方向的地鐵也入站了,車廂內響起即將關門的語音提示,關宏峰擠到車廂另一側的門口,抓住時機,從車廂裏擠了出去,回到站台上。

  等到周巡追過來的時候,車廂門已經關上了,周巡懊惱地拍著車窗玻璃,兩個人遠遠地、短暫地對視了一下——地鐵開動了。

  關宏峰微微鬆了口氣,穿過站台,上了對麵前往寧遠門的地鐵。

  站台入口處,葉方舟看著兩側地鐵先後駛離,似乎是笑了笑,轉身離開了地鐵站。

  崔虎拉開一把複合弓,對著倉庫牆上的靶垛射了一箭,看了眼架在一旁的測速儀,上麵顯示的數字是276FPS。他皺了下眉,從桌上拿起一個內六方的扳手,在弓片上擰了幾圈,正要再搭上一支箭的時候,電腦方向響起一串鈴聲。他不大情願地放下弓,來到電腦操作台前,看了下顯示器,立馬來精神了,接通了電腦的音頻電話:“哈羅,美女。”

  劉音焦急的聲音傳來:“出事兒了,他被周巡盯上了。”

  崔虎臉色一變,坐了下來:“哪個?”

  劉音:“大的那個。”

  崔虎:“你們這是被一鍋端了?”

  劉音低聲道:“我安全,但不知道他那邊怎麽樣了。”

  崔虎也有些覺出不對了:“能聯係上他麽?”

  劉音被他問得越來越急:“沒……他應該把手機交接給了小的那個,另一部手機在我這兒,錢包也應該交接了……你趕緊找個安全的方法通知高亞楠吧……”

  崔虎敲了幾下鍵盤,盯著電腦屏幕,皺緊了眉頭:“地鐵二號線沿線都封鎖了,肯定是有人發了協查通告……”

  他的語氣驀然鄭重起來:“按之前說好的,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立刻切斷所有的聯係。我會通知高亞楠和小的那個。你趕緊回去,等我消息,千萬別露頭!”

  劉音似乎呆了呆,隔了半晌,才低聲道:“可,可現在是夜裏,他一旦離開有燈光的地方,就……”

  崔虎長歎了口氣,咬著嘴唇,沒說話。

  關宏峰全城大演貓鼠遊戲的時候,去往江州的火車已經平穩地開了。硬臥的臥鋪車廂裏,周舒桐在上鋪安置好行李,探出頭望向下鋪的關宏宇。

  關宏宇拿著本厚厚的書,斜靠在鋪位上閱讀,還在一旁的筆記本上不時做筆記,鮮有的認真。周舒桐很少看見他這個樣子,好奇地問:“關老師,您在看什麽?”

  關宏宇眯了下眼,似笑非笑地道:“不帶插圖版的足本金瓶梅——要看麽?我和你一起看?”

  周舒桐一撅嘴,又縮回了上鋪。

  關宏宇把書收回身前,封麵上赫然寫著:《證據學在法醫工作中的實踐應用》。

  這趟火車時間不長,周舒桐本打算睡一覺,結果還沒睡瓷實,就已經到地方了。

  兩個人拎著各自的行李下了火車,關宏宇抹了把臉,看了看空曠的站台,問旁邊的周舒桐:“去哪兒落腳?”

  周舒桐連忙道:“哦……我已經預先定好了快捷酒店。周隊說既然不屬於合辦案件,去住江州市局的招待所就不太合適了。”

  關宏宇眨眨眼:“招待所什麽的我也覺得不合適。但就不能換個商務酒店麽?”

  周舒桐有些猶豫地看著關宏宇:“可隊裏給的差旅標準……”

  正說著,手裏的手機適時響起,她忙接起電話:“喂,周隊?我們到了,剛下車……”

  周巡站在警車旁,拿著電話:“你聽著就好,不要讓關隊看出來。這邊出了點事兒。你暫時不用知道具體情況,但要在江州進行相應的配合。首先,你必須寸步不離地跟著關隊,尤其是要注意除了查案之外,關隊還在什麽時間和外界通過電話。如果有可能,搞清楚他在和誰聯係。再者,我們這邊的狀況還不確定,所以有可能需要你們在江州那邊多留一兩天。這部分你可以等我消息。最後就是……”

  周舒桐拿著電話,吃驚地張大了嘴:“什麽?”

  她偷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關宏宇,壓低了聲音:“可,周隊,這……”一旁的關宏宇卻沒有注意到她的神情,隻是低頭看著手機上顯示的信息,上麵隻有簡短的六個字。

  “情況四。方案二。”

  周巡掛斷了電話,一旁小汪走過來,衝周巡搖了搖頭,說:“還是沒發現,從昨晚十點監控拍到他從和平門出站,都已經過去九個小時了,會不會……他已經逃出這個區域了?”

  周巡想了想說:“不要撤控,繼續增派人手,調取各小區的安防監控,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我翻出來!”

  他很快上了越野車,關上車門,發動了車子。就在對麵的路口,葉方舟坐在一輛黑色轎車內盯著周巡,此刻周巡一動,他立刻對著手機說:“應該是還沒找到,先叫兩個人待命。”

  周巡的越野車行駛到路口拐彎,葉方舟掛斷電話,跟了過去。

  關宏峰蜷縮在自助廳的角落裏,隨著天色漸亮,廳內的燈光滅了,清晨的陽光透過玻璃門照了進來。他似有所感,舒展了一下雙臂,從角落裏站起身,走到門口,向外望了望,隔了好一會兒,才推開門,警覺地觀察了下街道兩側,走了出去。路邊,一個起早遛鳥的老人注意到了戴著口罩和帽子、東張西望從銀行自助廳裏出來的關宏峰,臉上滿是狐疑的表情。

  關宏峰走了兩步,看了眼遠處路口警燈閃爍的封鎖卡,想了想,快步走到一家早餐店前,用十塊錢換了零錢,來到公用電話旁,投幣,撥通電話。

  崔虎接到他的電話,吃驚不小:“喂?你沒事兒吧?什麽情況?”

  關宏峰低聲道:“長話短說,我現在在寧遠門,這個地區已經被封鎖了,我身上隻有幾塊錢零錢,沒有手機和交通工具。你們都別過來,周巡肯定親自帶隊正在徹查這個區域,布控一宿都沒撤,你應付不了——其他人怎麽樣?”

  崔虎愣愣地道:“都是按第四種突發狀況執行的第二方案呢……可這樣一來,誰去接應你啊?”

  關宏峰果斷地說:“我會想辦法。當務之急是手機,還需要一個不是實名登記的號碼。能解決麽?這裏是……”

  崔虎快速道:“樹椿胡同。我這邊看得到,很快給你打過去,你先躲好。”

  關宏峰果斷地掛上電話,躲到了路邊的綠化帶後。

  街上,不時有警車駛過。

  “一間?你確定……?”關宏宇饒有趣味地歪過頭,看著周舒桐。

  周舒桐從前台接過房卡,臉紅得簡直快要充血了,結巴了半天才說完整句話:“那個……周隊說,經費比較緊張,所以……隻能負擔我們開一個標間……”

  關宏宇斜眼瞟她,沒說話,看得周舒桐直發毛,他反而一笑:“我懂,盯著我唄。”

  周舒桐咽了口吐沫,小聲辯解:“真的是經費不足……”

  關宏宇也不至於跟個小女孩真計較這個,拎起行李繞過她,往樓上走去,邊走邊嗤笑:“他沒吩咐你開個大床間?”

  周舒桐知道這會兒說什麽都不討好,幹脆閉上了嘴,老老實實跟了上去。

  房間不大,關宏宇在衛生間裏一邊刮胡子,一邊看著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打電話。

  周舒桐坐在床邊,翻著案卷,愁眉苦臉地看著狹小客房裏的兩張單人床,微微歎了口氣,試圖緩和下氣氛,問:“關老師,案卷您看過了麽?”

  關宏宇關上剃須刀,把手機揣回兜裏,漫不經心地說:“兩年前,胡強在江州入室行竊,不曾想戶主在家睡覺,兩人打起來之後,他把人腦袋敲漏了,然後逃到津港繼續作案——給江州市局打電話吧!”

  周舒桐忙掏出手機,去走廊上打電話,關宏宇從床上拿起案卷,翻閱起來。

  關宏峰躲開小區門口的監控,雙手揣兜,低著頭,站在一棵樹後,不時地左右張望。從小區裏走出一個二十出頭的男孩,他看了眼關宏峰,走上前問:“您是……”

  關宏峰一扭頭,看到來人手裏的盒子,說:“哦,我姓馬。”

  男孩很是熱情:“哦,你好!我是您訂購手機的淘寶賣家。您這麽快就來自提了,住這旁邊兒?”

  關宏峰低下頭,從他手裏接過盒子,沒回答賣家的問題,匆匆道謝,兩人分手。

  關宏峰迅速拆開手機包裝盒,扔進路旁的垃圾桶裏,裝上手機卡,摁了一下開機鍵,沿著街道方向向前走去。

  就在他拿到手機的那一刻,周巡接到線報。

  “剛接到市民舉報,說見到一個戴著帽子和口罩的男子,從交通銀行自助廳離開,朝乾坤胡同去了,形跡很可疑。”他沉著臉聽完,把步話機扔在副駕上,側頭看了眼後視鏡,看到遠處跟過來一輛黑色轎車——他久久注視著那輛黑色轎車,微微皺眉,隔了會兒,掏出手機,給劉長永撥了個電話。

  江州分局辦公室,總隊的副隊長孫超與一名刑警還有周舒桐、關宏宇四人圍桌坐定,周舒桐把案卷遞給孫超,大致交代了案情。

  “胡強是湖北黃陂人,據他供述,除了在我市長豐區和宣武區的兩起入室盜竊案之外,他還與兩年前在江州的東花園小區十五號樓201實施過入室盜竊。犯案過程中,由於在家休息的屋主被驚醒,兩人發生肢體衝突,胡強用房間內的一個酒瓶猛擊屋主的頭部後逃脫。我們這次來就是為了核查這件事。”

  孫超點點頭,一邊翻著案卷:“剛才接到你們電話之後,我們查了,總隊並沒有這個案子,應該不會是命案。小王,你去聯係一下淮揚區分局,看看兩年前東花園小區有沒有類似的案情。”

  一旁的刑警起身離開,孫超掏出一盒煙,給關宏宇讓煙:“關隊,嚐嚐我們這兒的‘瘦西湖’?”

  “我不抽煙。”關宏宇看著孫超遞給他的煙,微微一笑,“謝謝!”

  幾分鍾後,孫超抱歉地將關宏宇和周舒桐送到了刑偵總隊門口,他一邊送行一邊說道:“幹嗎這麽急?也不留下吃個飯……”

  關宏宇和他客氣了幾句,和周舒桐往外走去。

  見人走了,周舒桐撅著嘴:“這個胡強,滿嘴跑火車!滿省遛我們玩呢,回去饒不了他!”

  關宏宇邊走邊搖頭:“不好說……”

  周舒桐扭頭看著關宏宇:“總隊沒有這個案子,宏陽分局和區派出所也都沒接到過這起報案,總不能是屋主被敲漏了腦袋都沒人發現吧?”

  關宏宇笑笑沒答,伸手攔下一輛出租車:“到底怎麽回事,我們一會兒就知道了。”他坐進車裏,周舒桐不明所以,隻能跟著坐了進去。

  關宏宇一壓帽簷,開口:“您好,東花園小區。”

  周舒桐有些明白了:“……關老師,您是覺得既然已經來了,我們幹脆還是去現場,走訪一次才是萬全之策,對吧?”

  關宏宇看了一眼周舒桐:“你們審胡強的時候一沒刑訊、二沒逼供,多供述一起案件對他本人定罪量刑並沒有任何好處,他又何必非憑空捏造一起犯罪事實呢?再說了,省、市、區、小區、樓號、門號,包括整個案發過程都說得有鼻子有眼,總覺得不太像是編的。”

  小區其實並不遠,兩個人下了出租,很快找到了地方。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小夥子從樓裏走了出來,身上的製服像是物業公司的維修人員。小夥子長得很精神,連周舒桐都眼前一亮。

  關宏宇上前問道:“您好,您是物業的……”

  小夥子笑道:“我是修管道的,怎麽了?”

  周舒桐問:“您在這兒工作多久了?”

  小夥子皺眉想了下:“三四年了吧。你們是……?”

  周舒桐忙亮出證件:“我們是津港來的,過來查案子。您有聽說過這棟樓在兩年前發生過入室傷害的事情麽?”

  小夥子看到證件,先是愣了一下,想了想說:“入室傷害?沒有啊……沒聽說過。”

  關宏宇見狀,連忙換了個問法:“那住在二樓201的業主……你認識麽?”

  小夥子努力地回想了一會兒:“有印象,是個……四十來歲的男的。叫什麽我不知道。你可以去我們辦公室問一下主管。”

  關宏宇:“哦,暫時不用,他是一直住那兒嗎?”

  小夥子撓撓頭:“這我可真不清楚了……應該是從我來就是他住吧,沒換過人。”

  關宏宇點點頭,謝過這小夥子之後,往樓裏走,一邊走一邊小聲對周舒桐說:“咱打個商量,下次別一見帥哥就亮證件成不?”

  被戳穿的周舒桐嘟囔著:“我那是為了調查……”

  關宏宇沒理她,徑自進了樓。

  關宏峰兩手插兜,不遠處,有輛公交車正要入站,他警覺地四下掃視了一圈,赫然發現周巡正穿過沿街花園,朝車站的方向趕來,但似乎還沒看到自己。關宏峰低頭想了想,正值此時,公交車進站了,早高峰的人流爭先恐後地湧上車,關宏峰被裹挾在人流中,一邊從兜裏掏出手套戴上,一邊跟著眾人上了車。乘客全部上車之後,公交車司機從反光鏡裏看了眼車門的方向,關閉車門,關到一半,一隻手從外麵把車門攔住,然後生生地扒開了車門。

  周巡三步並作兩步,虎著臉上了公交車,一車的人抱怨聲此起彼伏。

  公交車後方遠處的路口,一輛轎車裏,葉方舟撥通了手機:“找到了,還有周巡。他們現在上了604路公交車,正在往高營橋方向走。”

  這邊,周巡正在艱難地撥開人流,四下張望,觀察每個覺得可疑的人。車廂一片嘈雜,周巡一邊忙不迭地道歉,一邊繼續前進,卻始終沒有發現關宏峰的身影。這時車輛靠站。周巡忙擠到車門旁,乘客上上下下,但其中並沒有關宏峰的身影,車門關上,公交車繼續前行。

  周巡微微鬆了口氣,又抬頭看著車廂裏黑壓壓的人群——還是沒有。

  他心中疑惑還未消除,突然覺得腰上一鬆,他伸手一摸,發現手槍被人掏走了。他陡然變色,正要轉身,耳畔響起了手槍打開保險的聲音。關宏峰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戴著手套的手裏握著槍,貼近周巡耳邊,低聲道:“你最好別動。”

  周巡眯起眼,右手緩緩抬起,撐在車門邊的扶手上,整個人像拉滿弦的弓一樣緊繃起來,準備暴起反擊。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