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43節

  任迪一聽到自己弟弟的名字,眼淚就流了下來。

  關宏宇靜靜地等著她哭了會兒,胡強看著任迪傷心的樣子,默默地垂下了頭。

  任迪突然抬起頭,把郭朋拽起來,用刀緊緊抵住他的脖子,向關宏宇走來,邊走邊說:“你退後!”

  關宏宇冷冷地看了眼胡強,又將目光轉回任迪身上:“我做不到,除非一換一。”

  任迪已經押著郭朋走到了關宏宇和胡強的麵前,她咬著牙,用刀指著關宏宇,大聲喊:“你往後退,我說了讓你往後退!”

  關宏宇一眯眼迅速靠近,飛快地抬手,一把將任迪手上的刀奪了下來。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郭朋意識到關宏宇已經奪走了刀,立刻掙脫了任迪的控製,往關宏宇的方向跑。關宏宇伸手一拽他,把他拉到身後,手無寸鐵的任迪又驚又惱,無助地後退兩步,靠在機床上。關宏宇不慌不忙地摘下耳麥,把刀扔在任迪麵前,任迪看著刀,疑惑地望著他。

  關宏宇看著她,忽然低聲道:“我說過,這次不會再騙你。”

  任迪驚疑不定地回望著他,慢慢地伏下身,撿起刀,看了眼胡強。

  胡強似乎有所預感,閉著眼睛,低下了頭。

  關宏宇仍舊看著任迪,從她濕紅的臉頰,到布滿血絲的雙眼。他忽然在她身前蹲下來,緩慢而清晰地道:“但你要明白,殺了他也罷,殺了郭朋也罷,你弟弟都不可能活過來了。我知道你恨他,你也恨郭朋,你甚至可能還恨我……是,也許我跟他倆一樣,都有對不起你的地方……”

  任迪拿刀的手止不住地顫,盡管努力控製,但眼淚還是不斷地噴湧而出。

  關宏宇抬起頭,看著任迪:“我不知道……隻是……有時候,你知道,你不可能去怨每一個人。人這輩子,就是在不停地做選擇。無論選對選錯,都不能指望讓別人替你買單。任迪……”

  任迪抬起頭,淚眼婆娑望著他。關宏宇輕聲地、語氣近乎溫柔地說:“我已經記起來了……那天,我們什麽也沒發生……你隻是出於好心,照顧了我——任迪,你是個很好的姑娘,你不應該是今天這個樣子……”

  任迪徹底崩潰了,撒手扔了刀,跪在地上抱頭痛哭。

  關宏宇重新拾起耳麥,說了句話,一分鍾後,周巡等人進來了。

  不知道為什麽,每個人都很有默契的,沒有去看正在痛哭的那個女孩——好像這樣暫時的不打擾,能給她一點點安慰一樣。

  入夜,郭西鄉夫婦圍在被解救的郭朋身旁噓寒問暖,小汪等人把胡強押上警車。周舒桐帶著任迪往外走。

  走到關宏宇身旁的時候,任迪抬頭看著關宏宇,忽然腳步一錯,向他走來。周舒桐本來想要拉住她,卻不知道怎麽,沒能伸出手。

  她就這麽坦蕩蕩地走到關宏宇麵前,瞧著他,問:“如果剛才我真拿刀去殺胡強,你怎麽辦?”

  關宏宇的臉色還是很黯淡:“我跟你說過,每人都得為自己的選擇買單。我也不例外。”

  任迪慘然地一笑,小聲說:“那你可真得多加小心,你們要買的單,實在是太大了……”

  她說完湊到了關宏宇耳邊,極小聲地道:“我知道,之前白天那個不是你。”

  關宏宇臉色一變。任迪似乎是故意的,笑了笑,又說了一句:“不過我相信,你不是殺人犯。”

  她站直身體,看著他一臉驚愕的表情,綻出一個極其耀眼的笑容:“你也不是那種人。”

  她說完就走了,再沒回一次頭。

  任迪走得很瀟灑,關宏宇自己卻一點也瀟灑不起來。

  他一個人坐在吧台前發呆,手裏捧著一杯熱檸檬茶,眼淚在眼眶裏打轉,關宏峰在旁邊看了他很久。從小到大,他很少看到這個弟弟露出這樣的表情來:很無奈,也很無助。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走過去,輕輕攬住了弟弟的肩膀:“雖說有些冒險,不過你這次表現得真的已經很好了……”

  “很好……”關宏宇沒回頭,喃喃道,“死了兩個人,我算做得好嗎?”關宏峰一時語塞。

  關宏宇的聲音嘶啞:“無辜的人被害,好人被抓……我們所做的這一切到底還有什麽意義!”

  關宏峰想了想,平靜地答道:“很多時候,你都會發現你救不了每個人,你能做的就是下一次更努力些,去爭取一個更好的結果。”他說完歎了口氣,上前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轉身剛要走,卻又被叫住。

  關宏宇抬起了頭,眼睛通紅,但目光分外堅定。

  “哥。”他低聲道,“你教我破案吧!”

  他似乎是怕關宏峰不同意,緊接著道:“我知道破案沒那麽簡單,需要法醫學、證據學、心理學、交通、建築、化工……我知道要學很多東西,但我想學,我一定要學會。你知道嗎?那個任波,我見過的,隻有十七八歲,一個半大孩子就要出來做事,他很靦腆,跟人說話還會緊張……但我卻救不了他……我連一個孩子都救不出來,還怎麽救我自己?”

  關宏峰徹底愣住了。這時候,他的手機響起,周巡來了電話,他連忙接起。

  周巡低聲道:“老關,意外收獲,胡強幾年前還在津港和江州都入室搶劫過,這回算都交代了。我說怎麽顯得這麽專業,老手啊。”

  關宏峰皺皺眉:“江州?”

  周巡:“對,江州有一起,津港有好幾起呢。”

  關宏峰:“這樣的話,需要去江州核查吧?”

  周巡道:“是啊,好像還挺麻煩的。好多年前的事兒了,江州那邊一直也沒人報案。我今天就派人過去,嘿嘿,趕在季度審結之前,給哥們漲點兒破案率。”

  關宏峰想了想,試探著道:“不然,核查的事兒我去一趟?”

  周巡:“不至於吧,殺雞焉用宰牛刀啊?”

  關宏峰道:“我是恐怕核查的事兒還沒那麽簡單,明天我們見麵說。”

  這是個豔陽天。

  葉方舟倚在車旁看向支隊大門口方向,隻見周舒桐從大門內走出來,葉方舟立刻迎了過去。

  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袖口上似乎沾著一點血跡,忙把襯衫的袖子向上挽了挽。

  周舒桐站在原地沒動,皺緊眉頭,冷冷地看著他。

第十四章 貓鼠

  夜幕降臨,火車站一層配電室的小隔間裏,兄弟倆正在急匆匆地換裝,同時低聲交換著信息。

  關宏峰隻著內褲,光著上身站著,把幾張紙疊好遞給關宏宇:“這次去江州,核查案子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要趁機查一下安騰。這個安騰真名叫安廷,清江人,但他的身份資料信息屬於軍檔,歸南山軍區。南山離江州隻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找機會去查一下。但如果遇到權限上的障礙……”

  關宏宇係上皮帶,接過紙塞進兜裏:“放心,那邊我有熟人,搞得定。劉音在地下車庫二層等你。遇到中間光線比較差的地方,你可得挺住。”

  關宏峰沒有急著穿衣服,望著弟弟,仍舊是一臉憂慮:“你過去之後萬事小心。小周雖然還是個孩子,但是女性在某些方麵的敏感是超出通常邏輯的。”關宏宇點點頭,拉了拉襯衫的下擺,從關宏峰手裏接過手機,揣進兜裏。兩個人沒有再多說話,互相深深看了一眼,錯身而過。

  火車站人山人海。

  周巡拎著一個旅行包,站在進站口,周舒桐站在他身邊,百無聊賴地環顧四周,忽然在擁擠的人群中看到一個身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葉方舟?”

  葉方舟也看見了她,朝兩人走了過來,先是看了眼周舒桐,然後跟周巡打招呼:“周隊。”

  周巡看著葉方舟:“喲,都跟到這兒來了。”

  葉方舟撓撓頭掩飾尷尬:“知道舒桐要出差,來送送……”

  周舒桐大概也覺得有些尷尬,帶著葉方舟向遠處走了幾步,兩個人低聲交談。

  關宏宇走出來的時候,先不露聲色地打量了一下葉方舟,隨即一把接過周巡手裏的旅行包:“久等了!”

  周巡扭頭看了眼關宏宇:“沒吃壞肚子吧?”

  關宏宇一撇嘴。“別提了,二樓男廁都快沒下腳地兒了。”他說完瞥了眼葉方舟和周舒桐的方向,“啥情況?這倆又和好了?”

  周巡一攤手,表示不知道。

  那邊談話結束得很快,周舒桐已經走了回來,葉方舟沒跟過來,隻遠遠地跟幾個人打了個招呼。

  關宏宇看了眼周舒桐,然後衝周巡一點頭:“行,那我們走了。”

  見關、周兩人都進了站,周巡和葉方舟也不留了,一起坐著自動扶梯下了二樓。

  葉方舟帶著友好的笑容問周巡:“周隊,舒桐他們這次去江州是……”

  周巡不冷不熱,瞟了他一眼:“核查個案子。沒兩天就回來,到不了如隔三秋的份兒。

  葉方舟依舊陪著笑臉:“我就隨便問問,你知道,我和舒桐原來是……”

  周巡語帶嘲諷:“不是早分手了麽?怎麽?回頭草格外香?”

  葉方舟有些尷尬地搓搓手:“嗨,男女交往,分分合合很正常……”

  周巡作勢點頭:“沒錯兒,但因為被未來老丈人抓了個人贓俱獲,就聽(四聲)了自己女朋友,多少有那麽點兒公私不分吧?”

  葉方舟頓時語塞。

  周巡這頭懟得人無話可說,心裏也舒爽了些,居高臨下地隨意掃視著一樓大廳,忽然看到直梯旁侯梯的旅客中,有個帶著口罩和帽子的人,背影分外熟悉。

  他心頭猛地一跳,沒再理會葉方舟,快走幾步下了最後幾級扶梯,向那人的方向走去。

  葉方舟愣了愣,臉色一沉,快步跟上。

  關宏峰從配電間上來,正站在擁擠的人群裏慢騰騰地往前走。

  電梯旁正好有個金屬垃圾桶上,他低著頭百無聊賴地看著垃圾桶裏滿出來的垃圾,卻正巧看到那上頭映出兩個人影,正在往這邊走來的周巡和葉方舟!

  關宏峰一驚,忙低下頭。

  正在周巡逼近的時候,電梯到了,電梯裏的人湧了出來,電梯外的旅客則不顧先下後上的規矩,紛紛往電梯裏擠。關宏峰顧不得體麵,也拚命擠了上去,來到電梯前的周巡被走出電梯的人流拖滯了一秒,等到他擠出一條路,滿載的電梯已經緩緩關上了門。

  周巡來到電梯門前,看電梯往地下二層行駛,轉身跑向樓梯間。葉方舟腳步頓了頓,跑向了另一個方向。等周巡跑到電梯門口,電梯裏下來的旅客已經散向四麵八方,他找了一圈,沒有發現那個人,轉身又順著樓梯向地下二層跑,邊跑邊掏出手機打電話:“小汪?我好像看到關宏宇了。還不確定,你把車開到地庫出口。”

  下麵信號不好,小汪的聲音有些斷斷續續:“什麽關宏宇?喂?周隊……喂?”

  周巡幹脆把手機揣回兜裏,往地下二層追去。

  劉音坐在一輛黃色的POLO轎車駕駛席上,看了看儀表盤上顯示的時間,已經快到晚上九點半了。這時,關宏峰從一側的路口拐了過來,邊快步往前走,邊左顧右盼尋找劉音的車。

  正在這時,關宏峰對麵的路口,周巡拐了過來。兩人走了個照麵,都是一怔。

  關宏峰一斜眼,看到了劉音的車,劉音也看到了關宏峰,推開車門正要衝關宏峰招手。而此時,周巡已經注意到了關宏峰,正小跑著朝他逼近。關宏峰停了半秒,立刻向劉音車子的反方向轉身,鑽進了地庫的車流裏。劉音先是一愣,隨即看到周巡從車前跑了過去,大吃一驚,僵在了那裏。

  兩個人在車流中捉迷藏一般周旋著。

  關宏峰走過一個幾乎要溢出的垃圾桶,看到最上麵插著兩根一次性筷子,一把抄起兩根筷子,叼在嘴裏,同時從兜裏掏出手套,戴在手上。他一邊關注著不遠處跟來的周巡的動向,一邊又拐過一個彎,看到牆上的消防栓櫃子上封著膠帶,又隨手撕下一條膠帶。他拿起兩根筷子,把其中一根掖進後褲兜,另一根掰成兩段,他看了看,留下了尖端比較鋒利而且較短的那一截,用膠帶在那半根筷子上纏了很多圈。這時,他看到車庫中某一處停著一輛老舊的夏利轎車,快步上前拉了一下車門,發現車已經鎖了。

  他環顧四周,不輕不重地對著車門踹了一腳,確認車上沒有安裝防盜報警裝置,然後把那半截筷子塞進了車門的鎖眼裏,後退兩步,衝上前一腳蹬在半截筷子上,一聲輕響,門鎖的鎖芯劈開了。他上前握住門把,用力拽了拽車門,從聲音判斷了一下鎖芯的損壞程度,又用另外半根筷子伸進車門的門縫裏,頂在車門的鎖插上,別了兩下。

  鎖插滑落,車門開了。

  旁邊的一輛越野車後,周巡聽到了動靜,正在往這邊拐。

  關宏峰鑽進車裏,一手帶上車門,整個人伏身蜷縮在駕駛席下麵。幾乎是同時,周巡從車前東張西望地走過去。等到周巡走開一段距離之後,關宏峰微微起身,看了眼周巡的背影,從後褲兜裏掏出另外一根筷子,伸進駕駛盤下麵的儀表盤護罩的縫隙裏,撬開了護罩。周巡一邊尋找著失去的目標,一邊走到通往地下車庫出口的路上。

  這時,手機響了,周巡接通電話。他一邊焦急地四處張望,一邊對那頭的小汪吼:“地庫二層!應該是關宏宇。馬上把車開過來,堵住地庫出口,通知隊裏要求增援……”

  正說著,關宏峰駕駛著夏利車,從拐角處衝了過來,周巡忙閃身躲到一旁,關宏峰駕車衝過收費站,駛出了地庫。

  盡管已經是晚上,但街上車水馬龍,火車站前的道路上擁堵不堪,小汪駕駛著警車,一邊隨車流緩慢移動著,一邊對著手機喊:“喂?喂周隊!你說大點聲,我聽不見啊。”

  這時,前方火車站地庫出口,關宏峰駕駛著夏利車衝了出來,不顧維持秩序的交警的攔截,衝過隔離柵欄,從馬路對麵開了過去。

  小汪看著那輛夏利車愣了下,反應過來,掛上電話立刻下車去追。關宏峰驅車行駛到站前的丁字路口處,被車流堵住了,他當機立斷地下車,踉踉蹌蹌地跑進了西北角路口的地鐵站。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