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42節

  關宏宇在一遍遍地撥打電話。周巡在一旁焦急地看著他。

  周巡:“沒糊弄過去?”

  關宏宇扭頭看著病房裏設置的一切,嘴裏念叨著:“沒道理啊……”正說著,他忽然看見了那台心率監測裝置,臉色刷的變了。

  這時,周舒桐從門外衝了進來,急匆匆地說:“關老師、周隊……任迪打給郭西鄉了!她說她知道……任波已經……她說,要郭西鄉或者咱們在24小時之內交出綁匪……!”

  周巡有些氣急敗壞地一攤手:“咱們都還沒抓著綁匪呢,交個屁啊!要麽幹脆……一騙到底,再找倆人扮演綁匪,捆成粽子給她送過去?”

  “這大概不行……”周舒桐怯生生地說,“任迪要的不是綁匪……”

  周巡和關宏宇都一愣。周舒桐咬了咬下唇:“她讓我們交出……綁匪的屍體。”

  周巡和關宏宇全呆住了。

  最壞的情形終於發生了,幾個小時後,那輛白色保時捷911被發現,車上沒有人。

  周巡掛上電話,急得滿頭大汗:“附近車站也問過了,除了進站和出站口以外,其他位置沒有監控。但她也不一定坐了長途車……當然,還有小公共汽車、出租車,她甚至有可能是坐三蹦子走的。我就是想不明白,棄車之後,一個女孩兒如何才能挾持郭朋隨意移動卻又不暴露行蹤呢?”

  關宏宇咬著下嘴唇,低著頭看著桌上的地圖,忽然道:“她用不著移動。”

  周巡疑惑地看著關宏宇:“你說什麽?”

  關宏宇搖搖頭:“她跟咱們這兒學了一半兒,還跟綁匪學了一半兒。她跟人質是分離的——她根本沒有帶走郭朋!”

  他說著指向地圖,在山區劃了極大的一個圈:“隻要捆綁得當,在能夠完全限製郭朋行動能力的情況下,她可以隨便把郭朋往哪個山溝裏一扔,那樣,她一個人行動起來就很方便了。而這崇山峻嶺的,我們能搜到郭朋的幾率,很低。”

  周巡的眼神有些發直,長長吐出口氣:“得,我總結一下啊,現在有三個各自亡命天涯的綁匪在逃。我們需要幹掉其中兩個,把屍體送給第三個,才能救出那個下藥迷倒自己的富二代。”

  周舒桐在一旁看著筆記本電腦:“恐怕不光是我們在找……”

  她說著把筆記本電腦轉向周巡和關宏宇:“郭西鄉在網上發布了懸賞,一人五百萬。”

  周巡氣得夠嗆:“這老小子,緊要關頭添什麽亂!”

  他正說著,自己手上的手機響了,他接通電話,對方說了很久,他的麵色一點點陰沉下來。

  關宏宇看他臉色:“怎麽了?”

  “找到劉岩了。”周巡皺著眉道,“在向陽公園東門附近,發現了劉岩的屍體,是被槍殺的。”

  他沉著臉,又補充了一句:“從傷口的火藥灼燒痕跡以及血跡、組織噴濺的情況來看,應該是抵住後腦一槍,倒地後又補了一槍。怎麽樣,耳熟不?那邊說劉岩死的時候手指斷了八根,應該是被拷問過,對方應該是問他同夥的下落?……我倒真希望那人把剩下一個綁匪也搞定了,咱拍兩張照片發給任迪,把那富二代弄回來。”

  “對了。”關宏宇想了想,忽然抬頭問,“前不久跟咱們打過交道的那個記者……叫董什麽?”

  周巡:“董涵啊?老劉跟她關係好像搞得不錯。怎麽了?”

  關宏宇站起身,笑了笑:“把媒體請過來,幹脆讓消息散播出去吧。”

  市局。

  顧局坐在辦公桌前,桌子對麵,關宏宇、周巡、劉長永、高亞楠等所有部門大小領導排排站。

  老局長合上報紙,往桌上一扔,報紙上的標題是《千萬懸賞引來江湖追殺,一名綁匪臨街受刑被殺》。

  他清了清嗓子,目光轉向眾人:“周巡,自從你接手之後,不但破案率穩定提高,案件的曝光率和支隊的出鏡率也是一路飆升啊。照這麽表現,估計市局快準備把我調去宣傳科養老了。不過你放心,上陣父子兵,我要被沉到宣傳科,鐵定把你們都要過來給我幹活兒。”

  一幹人麵麵相覷,都不大敢接話。

  幸好關宏宇比較厚道,主動上前一步:“顧局,餿主意我出的,所有正規的偵查行動都在同步進行,但假設劉岩在被殺前已經透露出另一名綁匪的行蹤,趕到凶手下手之前利用媒體對綁匪施加壓力,很可能會收到效果。況且這樣做,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任迪失控的情緒。”

  顧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把杯子往桌上一放:“小關啊,咱們當初在一起也那麽些年了,你能回來幫忙我很高興。可你現在無官一身輕,既不用寫檢查,也不用做匯報,更不必擔心降級調職受處分脫製服,這總是花樣翻新出奇招,多少也考慮一下我們在編同誌的承受能力吧?”

  關宏宇正色道:“對不起顧局,我也不想連累大家,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換取人質的安全。請您相信我們。”

  顧局沉吟了下:“沒錯,為了人質的安全,你們做什麽都可以,但人質的安全不是拿來賭博的,之前在醫院……”

  周巡也硬著頭皮上去:“那個……領導,醫院那事兒,是……是我批的。”

  顧局一擺手:“甭充仗義了,你沒那腦子。小關,我記得你原來也不這麽辦案啊,怎麽?不穿製服就可以不受限製了?不錯,另辟蹊徑有可能收獲奇效,但如果像在醫院那樣失敗,怎麽辦?好,就說這次押對了寶,成功了,皆大歡喜,那是不是就等於在鼓勵今後所有的人質家屬都去懸賞買綁匪的腦袋?你想想,是不是這個理兒?”

  顧局說得關宏宇啞口無言,周巡聽完,瞥了眼關宏宇,若有所思。

  高亞楠在屍檢台前,把一摞文件遞給小徐,說:“趕緊把報告做好,周隊他們急著要。”

  等把小徐打發出去,她長長舒了口氣,四下看了看,關上門,掏出手機,撥通了關宏峰的電話。

  “劉岩的死亡時間出來了,大概在淩晨2點30到3點之間。郭西鄉的懸賞信息肯定是天亮之後發出的,時間上並不符合。”

  關宏峰沉默了一會兒:“宏宇怎麽樣了?”

  高亞楠有些疲憊地按了按眉心:“外表看上去……還好。不過他一直不和你交接,肯定還是處於比較情緒化的狀態。查案的事兒我也不是很懂,但他現在接連做出的決定看上去確實都有些欠妥。真要由著他這樣下去,局麵可能會越來越失控。還是換你來更踏實一些。”

  關宏峰歎了口氣:“你都勸不動他,我總不能生闖進隊裏找他換班兒吧?有什麽進展隨時通知我,盯著點兒他,多打打掩護,別讓周巡他們瞧出破綻。”

  正說著,小徐推開門,叫了一聲:“高主任。”

  高亞楠不動聲色地掛了電話,回過身:“怎麽了?”

  小徐顯得有些緊張:“是這樣的,周隊讓咱們縫合劉岩的屍體,最好再整理一下他的麵部,一會兒有人過來認屍。”

  “哦。”高亞楠整理了一下頭發,站起來準備幹活,“家屬過來了?”

  小徐神色古怪:“不,是另一名綁匪。那家夥……投案自首了!”

  隔著單反的防爆玻璃,可以看到審訊室裏,綁匪戴著手銬,蜷縮在椅子上。

  劉長永雙手扶案大罵:“你們這倆笨蛋!就不知道問問那孩子是不是郭朋?但凡讓他說句話,也不至於害死他!甭管是不是你們動手殺的,人質死亡是多嚴重的後果你知道麽?”

  隔壁屋裏,周巡推門進來,說:“這小子叫胡強,是劉岩的老鄉……甭管怎麽說,老關,這次算大獲全勝。”

  關宏宇直勾勾地看著隔壁的胡強,說:“還沒到彈冠相慶的時候,胡強是落在咱們手上了,可他還活著呢。”

  周巡聳聳肩:“你不會真打算斃了他去換郭朋吧?”

  關宏宇搖搖頭,自言自語地念叨:“說到底,任迪並不是職業罪犯……”

  周巡沒聽清:“你說什麽?”

  關宏宇長舒了口氣說:“沒什麽,她跟郭西鄉聯絡了麽?”

  “還沒,不過董涵那裏已經把胡強落網的消息發出去了。郭西鄉隨時都有可能接到任迪的電話。”

  10點15分,郭西鄉的手機響了。

  會議室裏眾人快速而無聲地戴上耳機,周巡衝郭西鄉點頭示意,郭西鄉顫顫巍巍地接通電話。

  任迪上來就問:“另一個人呢?是不是還活著?”

  關宏宇衝郭西鄉擺擺手,示意讓他把手機遞過來。

  郭西鄉一怔,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把手機遞了過去。

  關宏宇拿起電話:“任迪,是我。”

  任迪略微沉默了一會兒:“原來你們和他在一起,那你應該也很清楚我的條件。”

  關宏宇沉聲道:“我現在拿把槍放桌子上,也沒人敢拿著它去一槍打死胡強。這是謀殺,沒有人會明目張膽這麽做的。何況現在人犯關押在支隊,更沒有人敢這麽做。”

  任迪顯然已經徹底失去理智:“我不管,我已經說了……”

  關宏宇突然打斷她:“沒必要再爭執這個問題,我考慮過了,這樣吧,我們拿胡強跟你換郭朋。至於交換之後怎麽處置胡強,在我們抓到你之前,你都可以自己決定。不錯,你可以繼續給我們施加壓力,或者去逼迫郭西鄉,但就算是救子心切,要他自己動手去殺人也不現實。你可以再花上幾個小時和我爭執這件事,讓我們有更充分的時間搜捕到你,也可以把郭朋撕票,那樣就徹底失去了手刃仇人的機會。現在能給出的方案就這一個。”

  任迪沉默了會兒:“我要你一個人來。”

  關宏宇愕然:“我一個人?”

  任迪道:“對!就你一個人。你,押著胡強,找我來做交換。”

  關宏宇歎了口氣,說:“那不可能。我可以保證在交接的一定範圍內沒有其他人。但自始至終隻有我一個人是不現實的。就算我答應了,支隊也根本不會批準這個方案。”

  他說到這裏頓了頓,繼續道:“在醫院騙了你,我很抱歉。我和你一樣,希望能把他搶救過來。真的……真的對不起。我們都盡力了。這次我不想再騙你了。”

  這時,電話掛斷了,周巡看著趙茜,趙茜看了看筆記本電腦,對周巡搖搖頭。

  周巡懊惱地摘下耳機,扔在桌子上。

  郭西鄉慌亂地站起身來,無措地看著眾人,嚅著想要說些什麽,卻最終沒有開口。

  關宏宇垂下頭,念叨著:“她會同意的。”

  正說著,郭西鄉的手機響了一聲,他打開手機一看,是條短信:

  “好。”

  與任迪約定的地點在一個廢棄的工廠外,眾人沉默地在外準備著,周巡走過來,遞給關宏宇一個耳麥,關宏宇戴上了。

  周巡還有些不放心,叮囑他:“特警已經就位,一旦發現她的位置,立刻通知我們。”說完他又從腰上抽出手槍,也遞了過去,“雖說是個丫頭片子,還是有備無患。如果她持械攻擊你,總得有個防身的家夥。再說……萬一這倒黴催的劫匪想跑,你也可以一槍斃了他。放心吧,槍是我的,出了事兒我給你兜。”

  關宏宇接過槍,想了想又把槍塞了回去:“算了,我不想再死更多的人了。在接到我信號之前,不要發動突襲。”周巡盯著關宏宇看了會兒,勉強地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關宏宇上前一拎胡強的背銬,押著他,一步步走進了工廠。

  周巡望著他的背影,往左右看了看,注意到兩隊特警已經從工廠大樓兩側潛入了。他立刻摁下步話機,低聲道:“所有人員待命!沒我的命令不準行動。”

  他說完一招手,帶著小汪和周舒桐等人繞過工廠的院牆,往工廠後方跑去。

  關宏宇押著胡強一路往裏走,胡強這會兒膽子卻一點也不大,嚇得已經快要哭了,不停地在旁哀求:“警察同誌,你們不能這麽做啊,我投案就是為了活命,你們這不把我往火坑裏推麽……”

  關宏宇看都沒看他,冷冷地說:“再廢話就把你嘴封上。”

  正說著,三樓空曠的廠房內,傳來一陣嗚咽聲。關宏宇小心翼翼地押著胡強,繞過了機床,終於見到了任迪和郭朋。

  郭朋手腳都被捆著,嘴也被封死了,坐在一個箱子上,任迪就站在他身後,手裏拿著一把折刀,抵著郭朋的喉嚨。

  關宏宇小聲地說:“三樓,東側,第二排車床。”樓道裏,周巡等人聽到耳麥裏的信息,衝身後一招手。一行人躡手躡腳地順著樓梯向上走。

  關宏宇向前幾步,押著胡強走到任迪麵前不到十米處,一腳踹在胡強的膝窩上,胡強吃痛跪倒在地。關宏宇沒理他的求饒,對任迪道:“人在這兒,放了郭朋。在其他警察衝進來之前,你大概還有幾分鍾的時間,怎麽處置他你隨便。”

  任迪用紅腫的雙眼死死盯著關宏宇:“行,你先把他交過來。”

  關宏宇一攤手:“那你也得讓郭朋過來。否則他倆都到了你手上,你一人捅一刀,我就沒得交代了。”任迪聽完之後,明顯有些猶疑。

  胡強仍跪在一旁不停哀求,關宏宇扭頭大吼一聲:“你給我閉嘴!”

  他的這聲吼叫讓耳麥那頭的周巡震耳欲聾,周巡一把摘下耳麥,低聲罵了一句,他身後的其他人聽到廠房裏回響的怒吼聲,表情也很是驚愕。

  周巡長出了一口氣,戴上耳麥,招呼大家繼續向裏走。

  那頭關宏宇低聲說:“你不是這種人……”任迪沒留意:“你說什麽?”

  關宏宇伸手一指胡強,說:“他是這種人,我可能也能做到,但你不行,你不是這種人。你可以為了弟弟做任何事。但你絕對不會是一個殺人犯。”

  任迪噙著眼淚,抵在郭朋脖子上的折刀收緊了些,大聲衝關宏宇喊:“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

  關宏宇趁她心神不定,又走近了一步:“我沒說你不敢。我隻是說,我覺得你不會這麽做。如果任波還活著,他不會希望你殺人。”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