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41節

  周舒桐一邊說一邊拿出手機,作勢撥通電話:“怎麽說話啦?讓交警過來評評理,看看是你剮了我還是我剮了你!喂?我報案!有一奇瑞剮了我!我們在廣成北路,對,是一輛奇瑞。我開的是寶萊,他的車牌號是……港 GK2356 ,我?我是港 C42638 。好的,好……”她掛上電話,又瞄了眼劉岩,從鼻子裏哼了一句:“嗤,會不會開車。”

  小汪等人冒充的交警到的時候,周舒桐和劉岩兩人已經吵了起來。

  劉岩看到警車,明顯神經緊繃了一下,對吵也變成了周舒桐單向的斥責。

  小汪示意幾人將槍套脫下,留在車裏,率先下車走到周舒桐和劉岩身旁,衝兩人敬了個禮:“你們……這兒怎麽了?”

  劉岩有些緊張,低頭看了眼手表,剛想開口,周舒桐已經在一旁搶著說:“大哥,我開著車正常右拐,他在直行道上也不打燈忽然就往右開,一下就把我車剮了!你看剮成這樣……這車還是我同學的,讓我怎麽弄啊!”

  劉岩又驚又怒:“你……你怎麽張嘴胡說八道?明明是……”

  兩人又吵了起來。小汪和另外兩名刑警上前作勢安撫。

  路口拐角的另一側,停著兩輛車,趙茜坐在第一輛車的副駕上,盯著筆記本電腦的顯示器,嘴裏不停地念叨著:“打電話啊……混蛋,快點打電話啊!”

  小汪看了正在爭吵的兩人一眼,裝作走到正在一旁打電話,說話的聲音很大:“對!順興路路口!不是東向西,西向東!對啊,還得我們去看?你們看一下告訴我不就完了?對,一輛奇瑞,一輛寶萊,都是銀色的……”另外兩名刑警正在裝模作樣地一邊比劃,一邊勘察地上的刹車痕跡。

  劉岩看了幾個人的動作,明顯開始焦慮起來。他低頭看了看表,時間已經過了 12 點 25 分了,他似乎是猶豫了一下,終於掏出手機,撥通電話。

  趙茜一邊盯著電腦屏幕,一邊對手機說話,語氣和神情都是掩不住的驚喜:“劉岩打電話了!已經找到被叫方號碼了。”

  關宏宇扭頭看周巡,周巡舉著手機,說:“把郭西鄉攔下來!備勤探組把車開過來。”

  時已過午。劉岩對著手機,小聲說:“誰知道啊,我盡快……到手之後再通知你……啊?你看著辦吧。”

  他皺著眉掛斷電話,走到小汪身旁:“警察同誌,這還得弄多久啊?”

  小汪一臉勸慰的笑容:“哎,您別著急,這責任該是誰的就是誰的。說心裏話,這種嬌生慣養的小姐胚子,我也瞧不慣。等待會兒監控結果出來了,看她還怎麽狡辯。”

  他說完,小汪拍了拍劉岩的肩膀,走到周舒桐身邊:“同誌,看一下你的行駛本和駕駛本。”

  劉岩運了運氣,兩手揣著兜,急得來回溜達,他走到警車旁,不經意低頭瞄了眼警車的車窗玻璃,忽然看到,車座上似乎放著什麽東西。

  劉岩湊近,仔細看了看,赫然發現車座上放著的是一把別在槍套裏的槍。

  他立刻緊張起來四處張望,目光從小汪和另外兩名刑警身上掃過,又望向車裏,發現副駕腳墊上還扔著一張停車證,頭兩個字是“豐”“刑”。

  這個發現讓他大驚失色,強作鎮定地往自己的車走去。

  這時,小汪從周舒桐那邊走過來,對劉岩說:“哎,同誌,也得看一下您的駕駛本和行駛證。”

  劉岩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答應著,坐到駕駛席上。周舒桐注意到他表情有變化,站直了身子,扔掉了手裏的煙。就在這時,劉岩突然發動了車,小汪剛要伸手去攔,劉岩猛地關上車門一踩油門,從周舒桐的車頭和隔離柵欄之間駕車擠了過去。

  周舒桐二話不說,上車開車就追。

  小汪拿起步話機,對著步話機喊:“醒了,抓!”

  幾乎是同一時間,控製室也接到了趙茜的電話:“找到了!在和元路,離支隊隻有不到三公裏!”

  周巡罵了句:“居然離這麽近!”

  在一所廢棄的變電站門外,停著輛沒有牌照的麵包車。一名刑警靠過來,對周巡說:“特警幾分鍾內就能趕到。”

  周巡脖子上夾著手機,一邊檢查配槍,一邊掛斷電話,對刑警說:“小汪那邊都暴露了,帶人封鎖所有出入口,一組二組跟我上!”

  劉岩邊幾乎是拚命地踩著油門,騰出一隻手,在手機上按了條語音:“跑!”然後甩手就把手機從窗口扔了出去!周舒桐一咬牙,加快速度,在他車屁股上撞了一下。

  劉岩在駕駛席上被撞得一個趔趄,腦袋差點頂在方向盤上,他有些茫然,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眼周舒桐的車。

  就在這時,從右側路口開過一輛車,直接撞在了奇瑞轎車的右側,把整個車橫著頂上了路肩!

  變電站的門外,周巡掛上電話衝門前的刑警打了個手勢,同時拔出手槍。

  刑警用撬棍猛地別開門。周巡帶人迅速衝進去,一幹人衝進變電站屋內,隻見角落裏倒著一個人。幾名刑警迅速圍了上去,其中一人低頭探查,回過頭來對周巡說:“任波。”

  周巡點點頭,舉槍向前搜索。

  變電站內空間並不大,對麵,有一扇門半開著。

  周巡剛想追過去,忽然聽見後麵刑警惶急的聲音:“周隊!人,人質狀況好像不太好!”

  周巡在心裏罵了聲不好,衝幾名刑警打了個響指,幾人迅速地打開那扇門追了過去。周巡自己放下槍,跑回人質身旁,刑警已經摘去了任波的眼罩和嘴上的膠帶,正在給他鬆綁。

  任波明顯處於昏迷狀態,周巡伸手一搭他的頸動脈,發現情況的確很糟糕。

  “是不是有什麽別的問題?”那名刑警也覺得很困惑,“我檢查過了,除了左手小拇指以外,他身上沒別的傷。”

  周巡愕然。

  劉岩捂著流血的額頭,推開車門跌倒在地上,他掙紮著扭頭,看了看撞他那輛車,兩名刑警正在努力地試圖開門出來。

  周舒桐也正搖搖晃晃從車裏剛爬出來,不遠處,小汪的警車和另外幾輛車正在飛速地駛向這裏。劉岩臉色灰敗,拚命站起身,一瘸一拐地穿過路肩的綠化帶,順著便道跑。

  跑了沒多遠,一輛黑色轎車在他麵前猛地刹住。

  副駕的門打開了,看不見車裏人的樣子,但能聽到車裏人低聲喊道:“上車!”

  劉岩驚恐又疑惑:“你……”

  車裏人低聲吼道:“不想被抓就上車。”

  劉岩咬咬牙,鑽進黑色轎車,發動機發出轟鳴聲,黑色轎車飛速駛離。

第十三章 死亡

  醫院。

  “你怎麽不早說他有哮喘?”關宏宇衝進急救室方向的樓道,對著電話近乎是在怒吼。

  任迪的聲音已經帶著哭腔:“我……我……一時……那會兒沒想起來。再說,小波一直隨身帶著吸入劑……”

  關宏宇簡直要氣瘋了:“他嘴都一直被堵著!你以為綁匪會那麽好心給他用藥麽?”

  任迪沉默了一會兒,嘶聲道:“我不管!你們必須確保小波活著!”

  關宏宇恨恨地掛斷電話,在他身後,是一路舉著筆記本電腦,小跑著跟著關宏宇的小高。

  關宏宇電話掛得太快,身後的小高一愣,結結巴巴地道:“哎,關隊,我還沒……”

  關宏宇回頭看了眼他,愣了一下,隨即意識到自己不該掛電話,懊惱地擺了擺手,繼續往裏跑。

  周巡和其他人都站在急救室外,見關宏宇來了,上前道:“是過敏性哮喘。剛才調到了他的病曆,病曆上標注的過敏源包括灰塵、木屑……那個廢棄的變電站從09年就棄用了,恐怕不能指望有多幹淨。醫生說他因為窒息導致腦供氧不足,休克時間已經超過兩小時了。”

  周舒桐坐在過道的椅子上,臉上有一片明顯的擦傷。趙茜從一旁走過來,遞給她一條濕毛巾。周舒桐道了謝,用毛巾敷著臉,疼痛讓她的表情微微有些痛苦。

  趙茜在一旁,輕聲安慰她:“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

  周舒桐怔怔地捂著自己的臉,目光垂落在自己腳尖前的地上,顯得有些悵然:“以前一心希望當警察,以為能懲惡揚善,現在真的做了警察,才知道什麽叫無可奈何、無能為力。”

  趙茜看了她半晌,伸出手,輕輕摟住了她的肩膀。

  周舒桐扭頭怔怔地看了看她。

  “不是的。”趙茜按住她的腦袋,往自己肩膀上靠了一靠,輕聲道,“人啊,本無盡善盡美,隻求無愧於心,對不對?”

  周巡、關宏宇、小高等人聚在樓道。周巡叼著煙問:“這任迪哪兒搞來這麽多手機號?不都已經實名製了麽?”

  小高道:“當初有大批的號段被派發到各類書報亭甚至小賣部,即便實名製已經實施了,還是會有大量沒銷售完的不記名號碼可供購買,實現起來並不難。”

  周巡嘬了口煙:“已經換了三個號碼。這娘們兒跟隊裏呆了兩天,別的沒學會,打個電話扔張卡,反偵察手段倒是掌握了不少。”

  關宏宇問:“那另一名綁匪?”

  “看過了。”周巡無奈地道,“順著變電站裏的地下電力豎井通道跑了,當時太緊迫,根本來不及封鎖。”幾個人正說著話,一名醫生扶住門探進頭來。

  周巡一看認識,忙放下手裏的煙,上去問:“怎麽樣了?”

  醫生看著周巡,滿臉遺憾地垂下了目光。

  周巡先是愣了一下,扭頭望向關宏宇,兩人的臉色瞬間都黯淡下來。

  關宏宇和他打了個招呼,走了出去,找了個機會,用高亞楠的手機給關宏峰打了個電話。

  他的心裏很悶,像罩了一張大網——他不明白,所有的推理過程、抓捕過程都很正確,為什麽偏偏最後就沒能救活任波?

  前夜裏那個青澀而靦腆的少年,就這麽無聲無息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關宏峰聽了始末,低聲歎息:“事已至此,隻能先用任波還在搶救的說法拖住她,爭取時間,找到她和郭朋。其實,如果還有別的方法,我會不建議欺騙任迪。女性綁架犯與男性綁架犯在性別特質上是有明顯區別的。女性本身更敏感,也更感性。他們有可能循序漸進地接受一個不好的結果,但隱瞞和欺騙則是一翻兩瞪眼的事兒,任迪一旦識破,情緒很可能徹底失控,你們要注意。”

  關宏宇道:“可……就算是循序漸進地透露給她任波的死訊,也不可能保證情況絕對可控。我想按我的方法試試。”

  關宏峰:“我真的不建議冒險……”

  正在這時,關宏宇的手機響了,關宏宇看了眼電話,對關宏峰說:“周巡在找我,先掛了。”

  回到病房外麵,任迪的電話又來了。

  周巡等人都聚集在樓道。關宏宇盡量使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平和穩定:“情況基本穩定了,但由於他缺氧時間過長,是否會引發腦損傷還不好說。但肯定已經沒有生命危險。發的照片你也看到了。我甚至不奢求你來自首,但至少先放了郭朋。你也不希望你弟弟後半輩子連個照顧他的人都沒有吧?”

  他苦口婆心,任迪卻明顯油鹽不進。

  關宏宇聽見她深深呼吸了幾下,忽然低聲道:“我要看視頻。”關宏宇和一旁其他在監聽電話的刑警都是一驚。

  關宏宇聲音微微一頓:“怎麽給你看?重症監護病房裏是沒信號的。”

  “關隊逗我呢吧?”任迪嗤笑一聲,“你們警察什麽設備都有。怎麽解決我不管,我說了,要看視頻。”周圍的人都有些驚慌失措地看著關宏宇。

  “好!”關宏宇咬了咬牙,道,“你不要換號,我們現在把他轉到有信號的地方去,但你要保證,一旦在視頻上確認,立刻放了郭朋。”

  他說完掛了電話,回頭對醫生說:“任波的屍體還沒轉移吧?趕緊把呼吸機、吊瓶……該安的全給他安上!小周,看看任波的臉色,跟醫生谘詢,如果需要的話,簡單給他化化妝!”

  醫生也有些惶急:“屍體還留在急救室,除了呼吸機以外,其他設備也都沒摘除……”

  關宏宇點點頭,又對趙茜說:“找個手動的血壓計,把另一頭塞到被子底下,一下一下地捏氣泵。總之,讓任波看上去還在呼吸就行了。”

  路邊,停著一輛白色的保時捷911,副駕上的郭朋仍舊被捆著手腳,捂著嘴,滿頭大汗,徒勞地掙紮著。任迪蜷縮在駕駛座上,抱著膝蓋,抽著煙,看也不看他一眼。

  這時,手機上發來一個視頻通訊的請求。

  她走出車外,接受了視頻邀請,不一會兒,手機畫麵裏出現了關宏宇。

  他皺著眉,沉聲道:“你弟弟已經被轉到普通病房,你自己看。”說完,視頻畫麵轉移到病床前,任波躺在病床上,戴著呼吸機,床邊豎著吊瓶。視頻畫麵給了一個斜側方的角度,讓任迪既可以辨認出任波的麵孔,又能看到任波胸口呼吸起伏的動作。

  任迪看著畫麵,眼淚不受控製地掉了下來。

  這時,視頻畫麵又轉到關宏宇:“好了,我們現在已經滿足你所有的要求了。你弟弟也安全無恙,趕緊自首吧。你隻要馬上告訴我你的位置,自首就可以成立,或至少,按你答應的,先放了郭朋。”

  任迪這時已經明顯放鬆下來,她看了眼車裏的郭朋,又看了看視頻畫麵,眨眨眼,突然把手機拿近了一些,關宏宇身後的背景裏,可以看到一台心率檢測的醫療裝置,而裝置顯示器上,顯示心跳的電子信號是一條直線。

  她盯著視頻畫麵愣了會兒,手機掉在了地上。

  關宏宇的聲音從視頻裏傳出來,顯得格外遙遠:“你聽到沒有?任迪,馬上放了郭朋。”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