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38節

周巡瞪他一眼:“沒長腦子啊。這張照片顯然是從門口方向拍攝的,看到他身後那堵牆上預留的電源和天線接口了嗎?從戶型設計上來講,這個位置明顯是預留給電視櫃的,旁邊的窗戶采光也很正常,如果有陽台或飄窗的話,則應該在電視櫃的另一側,而不是拍攝的這一側。”

小汪道:“那也有可能是廚房方向的光呢?”

“不,除非是開放式廚房,否則即便門廳旁邊有廚房,與門廳之間也會有牆阻隔。而之前我說過,從這個毛坯房粗糙低質的狀態來看,不像是那種公寓式建築。甚至我們可以更大膽地進一步推測,三棱或蝶形塔樓設計更容易出現這種戶型。老關,你覺得呢?”周巡說完,回頭看關宏峰。關宏峰點點頭。

周舒桐道:“啊,對了,還有……技術隊他們跑了一宿了,北部地區方向結果已經出來,其他三個方向還在篩查中。趙茜拿著篩查結果正在回來的路上。”

周巡點點頭,對小汪說:“安排至少四個探組備勤,帶上槍。”

說罷又對周舒桐伸手指了下郭西鄉:“把他給我叫醒咯。”

關宏宇頹然坐在地上,麵前的煙灰缸裏插滿了煙頭,手機開著免提。

一夜之間,胡茬也冒了出來,他的眼睛裏也帶著血絲,聲音嘶啞:“最快多長時間能出結果?”

電話那頭的崔虎對著好幾塊電腦屏幕,叼著煙,嘖嘖道:“老關!什麽叫站著說話不腰疼!你給的範圍裏有三百多個交通監控探頭!而且間隔還那麽遠!就一輛沒有牌照的麵包車,純粹是大海撈針!再說了,入侵交通監控網絡是犯罪行為!偶爾仗義一把也就算了,你這種行為是逼良為娼你知道嗎?”

關宏宇沉默了會兒,歎了口氣:“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麽?”

這聲音聽上去實在有些可憐。崔虎摸了摸下巴,安慰他:“要依我說,你的心情能理解,但破案抓賊這回事,你還真不如你哥。與其沒頭蒼蠅似的亂撞,還不如幹脆把寶押到專業人士身上——你說對吧?”

事實上,“專業人士”們此刻也很頭痛。

周巡拿著筆在一張地圖單子上勾勾畫畫:“新開盤在售不到兩年,而且是塔樓設計的隻有這三個小區。有這三個小區的平麵規劃圖和戶型圖嗎?”

趙茜:“都找到了。”

周巡飛快地瀏覽過所有的規劃圖,抽出其中一張,看了眼抬頭的名稱,嘴裏嘟囔了一句:“天芳小區?”

他似乎是在計算什麽,好一會兒,才指著規劃圖上的兩棟樓說:“九號樓和十三號樓都有可能。”

剛說完,周舒桐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了過來:“關老師,周隊!快去看看吧!不……不好了!打……打起來了!”

周巡要出現場,關宏峰忙自覺地站起來跟著周舒桐往會議室走。

半路上,劉長永看到周舒桐和關宏峰,先是愣了下,張口說:“哎,關隊,有個事兒……”

周舒桐和關宏峰理都沒理他,風一樣從他身邊跑了過去。

遠遠地,就能聽到任迪撕心裂肺的哭聲:“……你再說一次!是誰連累了誰!你搞清楚!他們本來要綁的就是你兒子!如果不是他非讓我弟弟去開車,他們怎麽可能綁錯人?你兒子昨天晚上還在酒吧繼續喝酒,可小波呢?你知不知道他隨時都有可能……”

郭西鄉氣得滿臉通紅,指著任迪的手直哆嗦,正要發作,關宏峰和周舒桐進來了。

郭西鄉看到兩人,眼前一亮,也站了起來:“我跟你說,關隊長,我這可純粹是出於人道主義配合你們。憑什麽還受這份氣?我要是撂挑子不幹,你們也不能拿我怎麽樣……”

關宏峰冷冷瞥了他一眼,靠在他對麵的桌子上,伸手一摁他的肩膀,俯下身來:“郭總,這件事情您隻需要好好配合我們工作。要能平安救出人質,活兒雖然是我們來幹,最後贏得稱頌的肯定也有你,就算人質救不出來,雷是我們扛,你一樣會被稱頌。所以說,這樣做對你而言有利無害。”

郭西鄉餘怒未消,氣哼哼地盯著任迪:“表揚又不能當飯吃。你當我在乎這個?我跟你說……”

關宏峰壓低聲音,打斷他:“不,是我跟你說——郭總,你是搞房地產開發的,相信你多年來在地產業打拚能有今天的成功肯定也經曆了不少挫折。而我們這裏有個經濟隊,就是專門調查很多暴富公民那段蹉跎經曆的。”

郭西鄉被這語焉不詳的勁兒駭住了,頓時緊張起來:“你……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關宏峰笑笑:“哪能呢郭總?我隻是在介紹我們的一種工作方式。而如果是由於你不配合導致人質被撕票或類似的惡劣後果的話,無論經濟隊會不會對你感興趣,媒體和輿論一定會把這個孩子的死歸罪到你頭上。到那時候,你和你的所有產業,都將是眾矢之的——這才是威脅,你看我說得對不對?”

郭西鄉聽著關宏峰的話,額頭滲出冷汗,正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了過來。

關宏峰盯著郭西鄉,話卻是對周舒桐說的:“看號碼。”

周舒桐看著監控的筆記本電腦屏幕:“是網絡撥號!”

關宏峰起身,一指郭西鄉:“按照教你的說。”他同時轉身繞過桌子,衝任迪做了個“噓”的手勢。

任迪噙著眼淚,點點頭,用手捂住嘴。關宏峰衝著郭西鄉打了個手勢,郭西鄉顫顫巍巍接通電話。

郭西鄉:“喂?”

那頭是個低沉的男聲:“錢準備好了沒有?”

郭西鄉擦著冷汗,道:“已經籌到將近一半了。還差兩百七十多萬……我從深滬兩市的股票裏套了一百四十萬的現金,但是全部到賬要等到明天中午。我還從銷售公司那邊挪了九十萬的土地出讓金貸款,會計正在做手續。最快今天晚上之前就能拿到。剩下的我正在找朋友借。請你理解,這兩年房地產不景氣,我們的現金流也都是時斷時續。為了我兒子的安全,我可以賣房子賣車,但變現都需要時間啊……”

綁匪冷笑:“你當我說話是放屁麽?”

郭西鄉:“哪敢啊!我是說……”

綁匪突然說:“你報警了!”

一屋子人都傻了,隻有關宏峰很冷靜地衝郭西鄉擺了擺手。郭西鄉慢慢鎮定下來:“沒有,真的沒有,我發誓……”

綁匪似乎不想再和他囉嗦:“等著給你兒子收屍吧!”

電話又一次被掛斷。

這個變故讓所有人都大驚失色,任迪更是抓著關宏峰的胳膊,除了流眼淚,什麽反應都沒了。

關宏峰摘下耳機,安撫她:“不會,他是在詐我們,如果綁匪真發現警方介入的話,不會到通話的中後段才提出來。更不會繼續這種交涉的策略。記住,這是綁架,他們的目的是拿到贖金。在此之前,殺了人質,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

任迪還是在哭,其他人也陷入了沉默。

就在這樣的沉默裏,郭西鄉的手機短信提示音再次響起。關宏峰一步跨過去拿起來,發現收到的是一條匿名發送的網絡鏈接。他快速回頭把手機遞給周舒桐:“把地址複製到電腦上,先用模擬軟件打開一下,防止綁匪在上麵掛馬或者設置了強製監視或監聽的陷阱。”

周舒桐拿著手機,在桌上一台筆記本電腦上操作起來,過了一會兒,周舒桐扭頭對關宏峰說:“關隊,鏈接是安全的,是個 youtube 的視頻地址。要打開嗎?”

關宏峰點點頭,對她說:“打開看看吧。”

周舒桐依言打開視頻,大家一起注視著屏幕,畫麵先是黑了一陣,隨即顯示出畫麵來。

任迪捂著嘴,發出一聲含糊不清的哀鳴。

畫麵上的確是任波,他仍舊被綁在椅子上,嘴巴被堵上,正發出意義不明的嗚嗚聲。

然後,畫麵逐漸拉近,好像是拍攝的人慢慢走近了,鏡頭往下壓,逐漸靠近任波,最後對準了任波捆在椅子扶手上的左手。

關宏峰預感不好,正要示意周舒桐帶任迪離開,畫麵伸過一隻鉗子,動作極快地、毫不拖泥帶水地把任波左手的小拇指夾斷了。

第十二章 人質

這一段視頻,像一滴水,掉入了油鍋裏,頓時所有人的怒氣和幹勁都被激起來了。

“所有車輛關閉警報器。我們抵達之後,首先要尋找案發當晚小區的監控錄像,查看有沒有綁匪、人質或那輛無牌照麵包車進出及停靠的畫麵。如果可能的話,聯係小區所屬轄區的派出所,調查一下小區周圍的房屋中介公司,看有沒有一個月內新租賃的毛坯房。戶型可以限定在九號樓 1 字位、十三號樓 5 字位的所有房屋。”

小汪想了想,道:“周隊,如果讓小區物業或樓管提供篩查房屋的住戶情況,會不會進展更快些?或者……查電表?你想……如果綁匪隻是臨時租了個地方用來囚禁人質,那麽水、電、天然氣一類的消耗肯定用得極少,甚至是根本沒怎麽使用過。而且這類儀表設備基本都放在樓道裏,隻要動作輕一點,也不會驚動裏麵的人。”

周巡猛然驚醒,點點頭,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你小子有長進了啊!先查電表!”

他們兩個帶著兩個便衣探組在物業中心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走進九號樓,正要分組上去查看,關宏峰的電話進來了。

“你們抓緊,而且務必要謹慎小心,不要過早暴露。這兩名綁匪具備相當成熟的犯罪技巧,而且就目前的狀況來看,很凶殘。”

周巡神色也認真起來:“好,知道了。”

關宏峰掛斷電話,看了看郭西鄉,兩人相對無語。關宏峰歎了口氣,走到牆邊看任迪。

任迪見關宏峰走過來,上前一把抓住關宏峰的手,整個人跪在地上,哭著哀求道:“救救他!求求你,救救小波……我就這麽一個弟弟!”麵對這樣的任迪,連關宏峰都有些手足無措。

正在這時,郭西鄉的手機又響了。

關宏峰忙打手勢示意郭西鄉先不要接電話。隨後吩咐周舒桐回到工作崗位,最後俯下身,抓起任迪的手,用她自己的手捂住了她的嘴,語速很快地低聲說:“堅持一下,不要出聲,如果這電話是綁匪打來的,很重要。我們已經離得很近了,千萬別暴露。”

任迪盡管已經泣不成聲,但還是聽懂了關宏峰的意思,一麵捂著自己的嘴,一麵竭力抑製著自己的悲痛。關宏峰見她準備好了,忙轉身戴上耳機,指了下郭西鄉。

郭西鄉接通電話。

綁匪平靜無波的聲音又響起:“再拖延,就不止是一根手指了。”

郭西鄉顯然也有些真情流露,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你……你們怎麽能這麽幹?我都說了正在準備錢……”

綁匪完全不聽他說的:“最後的時限,今晚 12 點。按我之前的要求,準備好錢,我會通知你交錢地點。”

郭西鄉看了眼關宏峰,關宏峰點點頭,他忙道:“好,好,沒問題,今晚 12 點,五百萬。”

電話掛斷。

同時,周巡的短信也進來了:“已找到疑似劫匪窩點,不等支援了,我們現在進去。”

關宏峰看完,看了眼幾近崩潰的任迪,回了一條消息。

周巡站在九號樓 601 門口的樓道裏。

小汪低聲道:“監控記錄案發當天的視頻裏,那輛無牌照的麵包車確實來過這個小區。 601 是一家回遷戶對外出租的毛坯房,兩個月前,被一個三十歲上下的男性承租。但是這個人租了這屋之後,既沒有入住,也沒有裝修。不出意外就是這裏。”

周巡點點頭,見另外兩個調取監控的探組也趕到了,低聲交待:“所有人,關掉步話機,手機全部調成靜音或震動。房間內至少應該會有兩名綁匪和人質。一定要在第一時間保護人質的安全。如果遇到綁匪持械反抗,或有傷害人質的意圖,不用猶豫,立刻射殺。”

眾刑警點頭。

周巡一揮手,帶頭往 601 門前的樓道裏走,走了兩步,又轉頭低聲說了一句:“進入房間後一旦需要開槍,盡量保持直線射擊。屋子裏空空蕩蕩的,如果有角度,發生跳彈的幾率太大。聽清楚了麽?”說完,他貼著兩側的牆壁伏下身,衝物業公司的工作人員遞了個眼色,工作人員上前敲門。

此刻,關宏峰的消息也到了。

“拜托你,一定成功。”

周巡看了一眼,把手機放到貼身口袋裏,槍口朝下握在手裏,腳步堅定。樓道裏響起一片聲音不大卻很密集的解除保險的聲音。

留在支隊的眾人,總算體驗了一把“度日如年”的感受。周巡那邊已經展開突襲,但結果怎樣,誰也不知道。

關宏峰盯著麵前的筆記本電腦,電腦屏幕的畫麵上,是已經完成播放的那段視頻——由於播放器設置的關係,一遍播放完成,畫麵就自動回到了最開始全黑的段落。

他皺了皺眉,微微調整了一下筆記本電腦的角度,正好讓任迪看不到畫麵,又點開播放鍵,重新瀏覽視頻。看著看著,他突然抬手把畫麵定格,又把視頻倒了回去,重新播放,又定格,臉上流露出不解的神情。

天芳小區,九號樓 601 。

沒有人應門。

工作人員求助地望著周巡。周巡想了想,示意他離開。等到工作人員退出樓道後,周巡看了眼小汪,小汪小心地移動到門前,把槍收回腰裏,從兜裏掏出兩根撬針,伸進鎖眼,開始撬門。

關宏峰一遍又一遍地看著電腦上的視頻,周舒桐湊到關宏峰身邊,看了看電腦,又看了看關宏峰,不解地問道:“關老師,怎麽了?”

關宏峰小聲嘀咕著:“總覺得哪裏不對勁……”話說到一半,他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跑到窗口一扯窗簾,窗外滿天烏雲,是個陰天。

關宏峰大驚失色,回過頭看了眼周舒桐。周舒桐看到他的表情,扭頭看電腦的顯示屏,才注意到,定格的畫麵中任波所處房間背後窗簾的縫隙中,有陽光照了進來。

小汪蹲在門前擺弄著,這時,門鎖發出一聲輕響。緊接著,小汪轉動兩根撬針。

門鎖打開了。

他回頭,衝周巡比了個 ok 的姿勢。周巡看了眼身後的一幹刑警,正欲起身,有手機發出“嗡嗡”的震動聲。他吃了一驚,扭頭看了看周圍的其他刑警,最後才意識到是自己的手機在震動。

周巡看了看屋門和小汪,想了想,右手舉槍,左手從兜裏掏出電話,看了看來電顯示,一皺眉,躊躇了片刻,手向下摁了摁,示意眾人先不要行動:“老關,你……”

關宏峰聽見他接電話,似乎略微鬆了口氣:“別往裏衝,這是圈套!剛才綁匪發來的那段視頻上傳時間是在 20 分鍾以前,但並不是今天才拍的。如果沒有人應門的話,那麽這個地點很可能是綁匪用做防衛機製的一個陷阱——他們是在試探家屬有沒有報警!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這夥人比我們想象得更狡猾。小周已經聯絡了特警去增援,等特警到場之後找辦法勘查一下房間內的情況。否則我們很可能會提前暴露。”

周巡一聽也急了:“那人質呢?”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