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37節

  他說著遞了張照片過來,旁邊的任迪一看照片,驚恐地捂住了嘴。

  會議室中,氣氛凝重。

  關宏峰抬手把人質的照片扔在桌子正中央。

  “現在已經得知被綁架的人質是和炫音樂酒吧的一名服務生,叫任波,二十三歲,河北石家莊人。昨晚在和炫當班,目前推測很可能是任波在替郭朋去停車場取車的過程中被誤當成車主,遭到綁架。從照片上看,綁匪用膠帶封住了任波的嘴,而之前的綁架過程中,任波很可能也並沒有得到和綁匪溝通的機會。所以他們綁錯了人,但卻並不知情。我們要盡量先穩定並維持住這一局麵。”

  郭朋湊到桌子前看了看照片,嘀咕:“哦……我說怎麽看著眼熟呢……”

  郭西鄉忙道:“警察同誌,你們……那個,現在情況都搞清楚了,應該沒有我們的事兒了吧?咱們可以走了嗎?”

  周巡厭惡地看了眼郭西鄉,說:“為了人質的安全,我們懇求您繼續協助我們,眼下還不能讓綁匪知道他們綁錯了人。”

  郭朋被留了這麽老半天,老早就不舒心了,這個時候明顯更不爽了,提高了聲音道:“為什麽啊?”兩父子都稱得上一句麵目可憎。

  周巡沉著臉道:“綁匪之所以會選擇你做為目標,肯定對你的背景進行過調查,知道你父親有支付贖金的能力,但如果他們一旦意識到人質的家庭沒有支付贖金能力……有可能會放棄綁架,但如果綁匪心狠手黑的話,撕票也會成為他們的一種選擇——你這麽想看到有人替你去死?”

  一輪問話下來,周巡簡直快要衝上去揍人了。

  出了房間,關宏峰安慰他:“我跟你一樣想痛扁那爺倆,但現在一定要控製好情緒,他們配合咱們工作並不是法定義務,爭取到他們的協助,就是在為營救人質爭取時間。任波的姐姐是和炫的駐唱歌手,家境貧寒,姐弟倆來外地打拚,相依為命的,他們不可能有能力支付這麽巨額的贖金。”周巡臉色略微放緩了一些,沒答話。

  趙茜走了過來:“關隊,周隊,放大照片後,我們在照片背景中看到了暖氣管道、拉上窗簾的窗戶,再有就是……”

  周巡打斷她。“我已經看過了,從窗簾縫隙裏打進的陽光和造影角度看,任波被關在一間西南朝向的屋裏。牆麵沒有做過二次處理,是毛坯房,踢腳線看上去非常新,是複合材質,水泥地麵、窗台用的預製板檔次也比較低,以現在津港的地產情況來衡量的話,作為毛坯房並使用這類低廉材質建造的很可能是五環外的房屋。而不管是綁匪自有的還是租賃的,顯然屋子很新,是個開盤不久的小區。”他一口氣說完,看著關宏峰,得意地說,“我說得對吧?老關?”

  關宏峰點點頭,難得地給了個笑臉。周巡頓時覺得渾身毛孔都舒爽了,揮揮手:“沿這個方向排查一下,列個符合條件的單子給我。”

  趙茜一臉崇拜地點點頭。

  周巡看著趙茜,繼續說:“把照片送物證鑒定中心,做一下銳化處理,人質被捆的那把椅子,可能是固定在水泥地麵上的,如果有更清楚的照片,能夠看到使用的是什麽工具,也許對排查會有幫助。另外,綁匪既然在小橋莊換的車,先重點篩查北五環外的小區。”

  小汪點了點頭,帶幾個人走了。

  周巡湊近問關宏峰:“我們現在除了穩住郭西鄉以外,還有什麽別的出路?”

  兩人在一層大廳停住,關宏峰道:“你覺得有沒有可能讓郭家準備一下贖金?當然了,前提是咱們能保證贖金不會落入綁匪之手。”

  周巡也笑了:“就算對地主老財主而言,短時間內湊五百萬現金也不是那麽簡單的事兒,所以呢,還得指望關大顧問放低姿態,誠懇地乞求他們幫忙。”

  兩人麵對麵,都似笑非笑地看著對方。

  關宏峰注視了老搭檔半晌,忽然道:“安騰的驗屍報告上,除了被你用手槍套筒製造的那個 3 乘 2.5 厘米的開放性傷口堪稱血腥之外,沒有什麽其他亮點。他的隨身物品和夜總會的監控錄像恐怕都被拿去讓技術隊做分析處理了吧?”

  周巡沒說話。關宏峰微微一笑,低下頭。

  這樣的勾心鬥角,顯然讓他覺出些少有的疲倦來。

  “什麽時候打算讓我正式參與,還得麻煩周大隊長多多考慮。”

  晚上,關宏宇滿懷心事又忐忑不安地走進辦公室。下午關宏峰回來的時候,按捺了一整天的怒火全麵爆發,差點沒把他揍一頓。

  “背著懷孕的女朋友去玩 419 ,我佩服你。”

  劉音本來想勸,聽說原委之後也不勸了,背著手在旁邊看了半天好戲,最後幸災樂禍地表示:“我對你今天晚上的處境表示兩萬分的同情。”

  關宏宇深吸口氣,直接朝周巡走了過去:“什麽事兒?”

  高亞楠就在旁邊坐著,他卻不敢正眼瞧她。

  周巡遞過來幾張紙:“之前死在我手上那個,叫安騰的——現在已經知道這是個假名,但在查清他真實身份前姑且先這麽叫吧——他的指紋和 DNA 篩查結果還沒有出來,但他用的那支五四式手槍經過彈道比對與一起懸案的凶器是吻合的。”

  他說著又遞來一本案卷,關宏宇看了下案卷的封麵,皺了皺眉:“西城的案子?”

  “對,死者叫餘鬆堂,是個流竄搶劫的慣犯,經過比對確認,他至少與十一起持械搶劫以及兩起故意傷害、四起盜竊都有直接關係,作案區域主要是在西城、宣武和咱們區。但三年前在小西天後街,他被人給斃了,用的就是安騰那支槍。案子一直沒破,卷我從市局調過來了,裏麵也有驗屍報告,你和亞楠抽空兒看下吧,沒準能發現一些和這個安騰身份有關的線索。”

  關宏宇一皺眉:“三年前的案子,僅僅是因為用同一支槍,我們甚至不能確定開槍殺他的人是不是安騰。”

  周巡聳了聳肩:“老實說,我確實是沒看出什麽來,所以才要拜托你啊……哦對,關於安騰的調查,盡可能對外保密。”

  正說著,劉長永推門進來,看到屋內的四人,劉長永一怔。關宏宇沒再說什麽,拿上案卷,和高亞楠走了出去。

  與劉長永擦肩而過的時候,關宏宇麵無表情,衝他微微點了下頭。

  高亞楠則對劉長永輕蔑地一笑。等兩人出了門,劉長永費解地看著周巡:“這又搞的是什麽名堂?”周巡似笑非笑地看著劉長永,點上了煙。

  關宏宇一出門,高亞楠就已經走得很遠,似乎根本不想搭理他,他心煩意亂,猶豫了很久,還是推門走進談話室。任迪正坐在角落裏,一隻手捧著手機發著呆。

  她的臉很小,五官也精致,這會兒臉上都是淚痕,看上去尤其可憐。

  關宏宇站在她身邊,想了好一會兒,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任迪抬頭看了他一眼,用手背擦了擦臉,輕聲說:“我把手機裏的電話簿翻了好幾遍,甚至找不到一個可以借到錢的朋友。五百萬,也許對郭朋他爸來講,不過是套房子的價錢,但對我們這種人,就是天文數字。”

  關宏宇歎了口氣:“你做駐唱歌手這麽長時間,總還會認識一兩個有錢的客人吧……”話到一半,他自知失言,忙伸手在嘴前揮了揮。

  任迪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對,我認識,還不止一兩個,就像郭朋那樣的。隻要我願意陪他們睡覺,五百萬沒有,五千塊還是能賣得出來的。隻要我去找一千個有錢的客人睡,就能湊夠錢救我弟了,對吧?那你是不是要先給我五千塊。”

  關宏宇被嚇了一跳,忙安撫她。“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他手忙腳亂地扶著她的肩膀,把她帶到桌子邊,讓她坐下,“你別著急,我們會全力以赴的。”

  任迪抓住他的手,淚眼婆娑地問:“你還記得昨晚的事兒麽?”

  關宏宇手足無措,臉色尷尬:“哪……哪件事兒?”

  任迪臉色黯了黯,道:“晚上!我扶著你往外走的時候遇見我弟弟,你醉醺醺地就把郭朋那頂帽子扣他頭上了!要不是你,他怎麽會被誤認為郭朋?又怎麽會被綁架?”

  “全力以赴?”她說到這裏,胸膛微微起伏,一下子打開關宏宇的手,猛地站了起來,“全力以赴是不夠的,你必須保證把他救出來!”她說完,就起身走了出去。

  關宏宇怔在原地,一臉愧疚,等反應過來,他立刻站起來跟了上去。

  “你不能走!你得留下來給我們提供更多的線索。”

  任迪冷哼了一聲,一邊故作平靜地向前走,一邊道:“我在這兒也幫不上什麽忙,不如回去上班,多少能幫我弟湊點贖金。運氣好的話,沒準還能釣到一兩個有錢的客人,你說是不是?關大隊長?”她個子不矮,腿也長,腳步不停繼續下樓,走得飛快,正麵撞上了從一樓上來的高亞楠。

  關宏宇一下子愣住了,有些無措,任迪哪裏知道這裏的彎彎繞,毫不客氣地走遠了。

  高亞楠輕輕瞟了他一眼,道:“還不去送送人家?”關宏宇幹脆閉上了嘴。

  他深諳一個真理:這種時候,啥解釋都不管用。高亞楠強忍怨氣轉身走開。關宏宇看了眼她的背影,麵露難色,最後還是跑向任迪離開的方向。

  周舒桐正送郭朋到支隊門口,門口停著一輛奧迪轎車,一個保鏢模樣的人打開了車門。

  周舒桐心裏吐槽了這富二代一百遍,麵上卻還是很客氣的:“感謝您和您父親的配合,希望您最近也注意安全,盡量減少在公共場合出入。”

  郭朋自以為很有魅力地衝她一笑:“您放心,周警官……能不能給我留個電話?等回頭有機會一起出來坐坐。”

  周舒桐努力維持著假笑,說:“您如果有事直接打電話到支隊找我就可以了……哎,關老師?”

  關宏宇正陪著任迪走過來,郭朋也是個典型喜歡作死的,看到任迪,樂顛顛地還想上前諂媚,被關宏宇一個冷眼嚇住了,訕訕地朝周舒桐擺了擺手,轉身往車的方向走去。

  關宏宇轉過頭對任迪說:“放心吧,有進展我會隨時聯係你。”

  任迪沒好氣兒地說:“我說過了,你必須把小波救出來,這是你欠我的。關隊長,不勞遠送了。”

  說完,她往郭朋的方向緊跑幾步,喊了句:“等一下!”

  正打算進車的郭朋得此殊榮,愣了。

  任迪上前說:“我要去上班,順路的話能帶我一段麽?”

  郭朋看了看關宏宇,又看了看任迪,笑得很勉強:“呃……當然,順路,順路。”

  任迪二話不說,直接上了車,郭朋沒敢再看關宏宇,低著頭也上了車。

  車開走了,周舒桐莫名其妙地看著一臉無奈的關宏宇,很是不明就裏。

  淩晨,音素酒吧,劉音打開後門,關宏宇閃身走了進來。

  劉音故意做出一副驚訝的樣子調侃他:“哎呦喂,活著回來了?恭喜恭喜!”

  關宏宇對此充耳不聞,麵色凝重,徑直走向庫房,推開庫房門。關宏峰拿開蓋在身上的一條毯子,從箱子上站了起來,說:“怎麽?路上沒被跟蹤吧……”

  他這時候抬起頭,才看到關宏宇臉上的表情,頓時停住了話頭。

  法醫實驗室內,高亞楠站起來,給自己倒了杯熱水,舉著杯子回到寫字台旁。

  寫字台上,攤放著餘鬆堂的案卷。她伸出手,翻了兩下,又合上,大概是真累了,坐在那兒發了會兒呆。關宏峰推門進來,關上門,徑直走到寫字台前。

  他看了看高亞楠,輕輕歎了口氣:“這話本不該我來說,不過如果事情沒那麽急,你別總一宿一宿地熬著不睡。”

  高亞楠自嘲地笑了下:“除了你也沒人會跟我說這種話。”

  關宏峰繞到高亞楠身旁,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壓低聲音:“亞楠,我覺得宏宇和任迪之間並沒有真發生什麽……他那臭毛病也不是一天兩天,你知道的。別太往心裏去。出了這事兒,他也很自責。”

  高亞楠被他說得鼻頭有點發紅,偏過臉去,示意不想再談這個。看她這副油鹽不進的樣子,關宏峰也無奈了,隻得轉頭看桌上的案卷。

  高亞楠想起了正事,這才收斂情緒,向前湊了湊:“驗屍報告我看過了,這個餘鬆堂一共中了三槍,第一槍在左膝,打碎了膝蓋骨和半月板。第二槍和第三槍都是自後腦射入,他身上沒有發現防衛性傷口,也沒有……”

  關宏峰翻看著案卷裏的現場照片,說:“現場勘驗你看過嗎?”

  “還沒……”高亞楠愣了愣,不明白他為什麽忽然這麽嚴肅,搖搖頭,“我隻看完了驗屍報告。”

  “哦。”關宏峰斜了她一眼,“那看來剩下的五個多小時你都在生悶氣?”

  高亞楠被關宏峰冷不丁問得一愣,隨即轉怒為笑,撲哧樂了。

  關宏峰見她情緒好轉,也稍感欣慰,舉起案卷裏的照片說:“第一槍是從斜上方射入的,第二槍是他倒地後補射的。”?

  高亞楠想了想說:“被處決的?”

  關宏峰:“確切地說,很專業,如果是安騰做的,那麽為什麽?”

  他似乎也並不期待一個答案,隻是望著手裏的卷宗,陷入了沉思。

  早上九點多的時候,任迪來了。小姑娘眼睛仍舊紅紅的,布滿了血絲,估計前一天晚上又要上班,又擔心弟弟,完全沒有睡好,這會兒樣子尤其憔悴。

  關宏峰帶著她去了會議室,周巡和周舒桐也在,郭西鄉披著外套趴在桌子上睡覺。

  見關宏峰帶著任迪走進來,周巡一愣。

  關宏峰擺擺手:“叮囑過了,綁匪來電話的時候,她會控製好情緒的。 ?”

  周舒桐上前,遞給關宏峰一張 A4 大小的照片:“關老師,這已經是物證鑒定中心能處理的極限了。”

  關宏峰盯著照片仔細地看,任迪在一旁探頭看了眼之後,默默地把臉別開了。

  周舒桐在旁補充道:“還是很難看清楚他們是用什麽把椅子釘在地上的。”

  關宏峰又把照片舉得離自己遠了些,看了看,問周舒桐:“這張照片的色差和對比度調整過嗎? ?”

  周舒桐很肯定地回答:“沒有。隻是清晰化處理了原圖影像。”

  周巡湊過來,指著任波斜前方地麵上說:“這個地方是不是更亮一些?”

  周舒桐也仔細看了一會兒,點點頭。周巡道:“如果人質背後那扇窗戶是西南朝向的話,這個位置沒有道理會更亮——會不會是拍攝角度一側的牆麵上也有一扇窗戶?而且……是一扇很小的窗戶?”

  小汪趕緊插嘴:“有沒有可能是門、走廊或者陽台什麽的?”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