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36節

  關宏峰按捺住火氣,繼續問:“你昨晚在和炫音樂酒吧?”

  郭朋嬉皮笑臉地看他,有點神秘兮兮地道:“阿 Sir ,你們這不是明知……”

  話說到一半,他環顧四周,注意到還有其他人在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衝關宏峰挑了下眉毛:“沒錯兒。”

  周巡:“一個人?”

  郭朋心照不宣地道:“和幾個朋友。”

  周巡道:“你那車鑰匙怎麽會在車上?”

  郭朋仔細想了想,搖了搖腦袋:“可能是給門口的服務生,讓他幫我把車開過來,中間兒……我回廁所吐了一會兒,挺難受的,朋友就打車把我送回家了。”

  周巡在一旁問:“既然你知道把車鑰匙給了服務生,為什麽還說車丟了?”

  郭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喝大了,早起頭暈,腦子亂,沒想起來。”

  郭西鄉連忙道:“不好意思啊警察同誌,一場誤會,給你們添麻煩了,現在看來,既然車已經找回來了,那個綁架電話估計也就是個騙子打來的,那我們就不耽誤……”

  “等等。”周巡伸手一攔,“事情恐怕沒這麽簡單。”他說完衝一旁的周舒桐遞了個眼色。

  周舒桐適時上前一步:“從郭家莊東側停車場旁調取的監控來看,淩晨 1 點 50 左右,確實有人從那裏開走了你的車。剛開出停車場,車子就被兩人攔下,監控裏,這兩人強行上了車,隨後車子掉頭駛離了郭家莊地區。從小橋莊附近調取的監控來看,這輛車在淩晨 2 點 30 左右經過小橋莊路口,隨後有一輛沒有牌照的鬆花江麵包車駛離了現場。不出意外這些人是在那裏換的車。”

  郭西鄉和郭朋麵麵相覷,郭西鄉試探著道:“警察同誌,我沒明白,您的意思是說……”

  周巡沉聲道:“我們認為你接到的那個電話很可能確實是綁匪打來的,隻不過陰差陽錯,綁匪綁錯了人。”

  郭西鄉也懵了:“那被綁走的是誰?”

  周巡道:“這個時間和炫音樂酒吧還沒有營業,我們正在聯係老板,準備核查有沒有工作人員失蹤。但是在這之前,我們必須假設,綁匪還並不知道他們綁錯了人。也就是說,我們需要您配合。”

  郭西鄉一臉驚訝:“配合?要我怎麽配合……”

  周巡走上前,伸手:“您的手機。”

  郭西鄉猶豫了下,掏出手機遞遞了過去。周巡一甩手,把手機扔給周舒桐。

  郭西鄉傻眼了:“哎?”

  周巡語氣嚴肅:“現在開始,就當您兒子真被綁架了。”

  高亞楠從劉長永的辦公室出來,臉色不大好看。關宏峰正巧走過,高亞楠提起精神,跟他打了個招呼:“關隊。”

  她刻意朝旁邊走了兩步,關宏峰會意,兩個人走到了窗前死角,高亞楠低聲道:“劉長永把我叫去,讓我配合調查,說懷疑那天宏宇闖進來的事和我有關。”

  關宏峰“啊”了一聲。

  高亞楠笑了笑:“沒事,他抓不到我什麽把柄。”

  走廊裏有人走過,關宏峰立刻略微提高了聲音:“啊,亞楠……那個安騰的屍檢完成了麽?”

  高亞楠道:“完成了,正在做驗屍報告。”

  她說完也壓低聲音補充了一句:“還有,劉長永知道孩子的事兒,他讓我不要濫用阿司匹林。”

  關宏峰道:“他怎麽知道的?”

  “不清楚。也許是猜測。”高亞楠說完恢複正常聲音,“你等人?”

  關宏峰點點頭:“傳達室說有人找我,我去看看——我等你的報告。”

  正說著,一個年輕的女孩從門外走進來。她身材窈窕,眼睛很大,走到近前對著關宏峰甜甜地一笑,但看到了高亞楠,意識到了什麽,笑容略微收了收,顯得有些矜持:“關隊長,您好。”

  關宏峰微微頷首:“您好,您是?”

  女孩似乎愣了下,狐疑地瞄了眼高亞楠,對關宏峰說:“哦,是這樣,我弟弟昨晚失蹤了,我去找了派出所,他們說失蹤案件至少要等一天之後才能立案。所以,我想找您看能不能幫忙……”

  關宏峰皺了皺眉,剛想拒絕,但敏銳地意識到這姑娘的表情和說話方式都藏著些什麽,話到嘴邊,改口道:“那好,咱們去談話室說一下情況吧。”

  關宏峰領著那女孩往談話室走去。

  高亞楠有些奇怪地看著兩人,跟在他倆身後,往地下一層的方向走去。她不經意地一抬頭,竟看見那漂亮女孩小心而親昵地伸出兩根手指,拽了拽關宏峰袖口。

  關宏峰一無所覺。高亞楠愣了愣,似乎想笑,但還是忍住了。

  關宏峰坐在椅子上,那女孩就坐在關宏峰身旁的桌子上,兩條腿前後輕輕地肆意擺動。

  關宏峰低聲問:“你叫任迪?”

  任迪沒抬頭,幽幽地道:“關隊長處處留情不緊要,別提上褲子不認就行。”

  關宏峰內心波濤洶湧,隻恨不得把弟弟拉出來揍一頓,表情卻一切如常,微笑著看著她:“問題在於,我隻是個前任支隊長,現在這個顧問的身份甚至都不屬於警察的正式編製,我有什麽權力越俎代庖,直接把你弟弟不確定的失蹤在刑偵支隊立案呢?”

  任迪伸出一隻手,扶在關宏峰肩膀上,輕輕地摩挲幾下:“那我不管,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讓我失望的。”

  說完,她衝著關宏峰調皮地眨了下眼,吹了口氣:“就像昨天晚上一樣。”

  關宏峰一隻手放在桌子上,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思索了片刻,輕輕地架開任迪扶在自己肩膀上那隻手,說:“你弟弟昨晚是不是去了和炫音樂酒吧?”

  任迪:“你都知道還問我!”

  正在此時,門開了,周舒桐探進頭來:“關老師……”

  她一抬眼看到關宏峰和任迪這會兒的姿勢,立時驚得目瞪口呆,不知往下該說什麽。

  任迪識趣地從桌子上滑下來,往一旁走了兩步,關宏峰依舊表情如常,問周舒桐:“怎麽了?”

  周舒桐臉一紅,說話也結巴起來:“綁,綁匪又打電話過來了。”

  關宏峰連忙起來,跟著周舒桐跑了出去。

  任迪站在屋裏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會議室裏,所有人都在,關宏峰和周舒桐急匆匆地進去了,任迪跟到會議室門口,正想往裏走,看到郭朋也在會議室,有些吃驚,猶豫了一下,站在了門外。

  郭西鄉的手機已經被連線監聽,郭西鄉這會兒正在一邊擦汗,一邊對著手機說:“我找到紙和筆了,你……你說。”

  關宏峰忙接過趙茜遞來的耳機戴上。

  綁匪的聲音清晰地傳了過來:“五百萬,隻能用五十或一百麵額的,鈔票不能連號,聽清楚了嗎?”

  周巡迅速拿了張紙,寫上“確認活著”,然後把紙舉給郭西鄉看。

  郭西鄉看完,點了點頭,對電話說:“你們能不能讓我和我兒子說句話?我得知道他還活著。”

  郭朋在一旁捂著嘴樂。任迪在門外看著郭朋和郭西鄉,有些看不懂了。

  綁匪又道:“姓郭的,你兒子的命捏在我們手上,輪不著你發號施令。”

  周巡迅速在紙上寫“強硬”。郭西鄉看了眼紙上的話,有些麵露難色,咬了咬牙,說:“不知道我兒子的死活,我憑什麽付錢給你們?萬一你們已經害死他了呢?”

  綁匪那邊沉默了下,突然說:“你是不是報警了?”周巡搖了搖頭。

  郭西鄉哪見過這種陣仗?冷汗都下來了,連忙對電話那頭說:“沒,沒有啊,我隻想破財消災……”

  哢嚓,電話被掛斷了。

  郭西鄉鬆了口氣。剩下的人更緊張了,紛紛摘下耳機。郭西鄉一臉茫然無措的表情,郭朋則幹脆樂出了聲。

  周巡問趙茜:“定位到了嗎?”

  趙茜摘下耳機,看著筆記本電腦的屏幕:“主叫方是網絡撥號,定位不到,用的是一個境外的 IP 地址,應該是用了 VPN……這類代理服務全部是屏蔽 IP 地址的,因為很可能代理本身用的就是境外服務器。”一句話,沒辦法。

  郭西鄉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警察同誌,我配合到這個程度,應該可以了吧?這件事情本來就和我們家沒關係,再這樣下去,保不齊會引火上身……”

  周巡揮手打斷他:“感謝感謝,麻煩你再堅持一下。如果真有人被綁架的話,你協助我們是在做好事兒,就當積德行善了。”

  正說著,郭西鄉的手機收到了一條彩信,郭西鄉打開彩信,彩信裏是張照片。

  郭西鄉愣了下:“這是?”

  周巡接過他的手機,照片裏,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被蒙著眼睛,用膠帶封住了嘴,捆在一把椅子上。人質身著白襯衫和黑色褲子,椅子旁邊的地上還有一頂 GUCCI 的帽子。

  任迪在門外看著關宏峰麵前筆記本電腦上的照片,覺得有些眼熟,但是離得遠又看不太清楚,下意識地往近走想湊近了看。

  郭朋看到任迪,先是眼睛一亮,隨後又看了眼關宏峰,浮現出尷尬的表情。

  這時,門口,高亞楠來到任迪身旁,好奇地看著任迪向屋裏張望的樣子。任迪意識到身邊有人,嚇了一跳,退到門外。 ?

  高亞楠笑了笑:“你是關隊的朋友?”

  “也不是啦。”任迪警覺又略帶敵意地看著高亞楠,“我們昨晚剛認識的。”

  高亞楠顯得有些錯愕。

  任迪看著她,問:“您是?”

  高亞楠道:“哦,高亞楠,我是關隊的同事……很多年的同事。”

  任迪伸出手想要跟高亞楠握手,高亞楠卻根本沒有伸手。兩個人麵對麵站著,氣氛有點尷尬。

  關宏峰和周巡這時都注意到了她們兩個人,抬頭看著高亞楠和任迪,目光在兩個人之間警覺地來回打量。

  任迪對著關宏峰笑了一笑,高亞楠麵無表情,隻有周巡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兩個女人,問:“哎?你們這是?”

  任迪正要開口,高亞楠在一旁冷不防插了一句:“關隊的朋友有事找他。”

  周巡看了眼關宏峰,用眼色詢問:你朋友?關宏峰拚命繃住自己的表情。

  高亞楠把手裏的一本卷宗遞給關宏峰,意味深長地看著他說:“對啊,說是昨晚剛認識的……您要的驗屍報告。”她說完,扭頭就走。

  關宏峰接過屍檢報告低頭翻看,周巡怔在原地,一副“老關你行啊”的表情。

  關宏峰懶得理他,低頭翻看屍檢報告。

  任迪朝他靠過來,小聲問:“郭朋怎麽會在這兒?”

  關宏峰敏銳地抬起頭,看了眼任迪,明顯思索了會兒,反問道:“你弟怎麽失蹤的?”

  任迪道:“哦,昨天他是晚班兒,咱倆往外走的時候,不還碰上他了麽?後來……今天上午我回家給他做飯,結果發現他根本就沒回過家,打他手機也沒人接,打給他的朋友,都說沒有見到他。他本來就沒有什麽交際,天天都是下班就回家的。按說昨天我一夜不歸,他應該會給我打電話才對。”

  關宏峰眯了下眼:“那你有沒有去單位問問?就是那個叫……”

  任迪皺了皺眉:“和炫音樂酒吧啊?還沒開門呢。老板的電話我打了也沒人接,估計還沒起呢。”

  關宏峰不置可否,忽然站起來,一把打開門。

  周巡站在門口,手抬起來,不知道是正想敲門,還是偷聽被發現了隨便擺個姿勢。

  關宏峰沒好氣地道:“你幹嗎呢?”

  這幾天周巡的麵皮也磨得夠厚了,打馬虎眼:“啊……沒有……老關,剛才的情況你看……”

  關宏峰把手裏的驗屍報告一把塞給他:“安騰的屍檢,你先看看這個。”

  周巡接過來,一拍腦袋:“哎對了,技術隊正在處理接收到的人質照片,發現背景裏……”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