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33節

關宏峰上前,摟住她肩膀,把她往高亞楠的方向領了兩步,高亞楠上前摟住周舒桐,小聲安慰她。

周巡一臉為難,小聲對關宏峰說:“這怎麽整?丫不接電話,也不提條件。”

幾名特警走了過來,其中一名說:“周隊,關隊,周圍已經全部布置妥當,熱感也顯示匪徒和劉隊在一起。但現在匪徒和劉隊位置高度重合,無法進行狙擊。”

周巡:“難道這孫子一直抱著老劉?”

關宏峰點點頭,看向周舒桐,周舒桐激動地站了過來。

男人打開了保險箱,給裏麵的每一頁案卷都拍了照片,然後把案卷和一些資料都放在抽屜裏,用打火機點燃。做完這一切,他拉起身邊的劉長永,一起走向門口,將門拉開了一道縫隙。

他一甩手,用槍頂住劉長永的頭,大聲道:“外麵的,聽好了! 5 分鍾之內,所有的警察都要離開這棟樓,在樓門口給我準備一輛越野車,不許是警車!加滿油,摘掉車牌,發動好,我會帶著這個人離開,確認自己安全,我就會放他走,不按我說的做,或者在我上車後對我圍追堵截,我都馬上開槍!知道不!”

關宏峰朝周舒桐遞了個眼神,周舒桐來到門前,大聲喊道:“等等!”

她說著脫下身上的防彈衣,扔到身後,又把槍放到地上,踢到後麵:“你手上的人受傷了,需要立刻動手術!我做你的人質,換他出來!”

男人很謹慎,鎖在劉長永身後,緊張地喊:“別動,別再往前走!”

周舒桐刻意將聲音放得很柔,聽上去很舒緩:“你挾持的是我們副支隊長,他是個老刑警,如果反抗,也不那麽好對付。何況他現在腿被你打傷了,你要想挾持他離開這棟樓,行動會很不方便。我是今年剛從警校畢業的,而且是個女的,用我做人質,對你更有利。”

男人卻絲毫不買賬,冷笑道:“人民警察果然有奉獻精神啊……你說的是沒錯。但我手裏的大小是個官兒。你以為這些警察會像在乎他一樣在乎你?”

周舒桐低聲道:“至少你手上的這個官兒會在乎,我是他女兒。”

男人明顯愣了下,居然笑了,問劉長永:“你女兒?”

劉長永虛弱且痛苦地咬著牙:“你聽她胡說!我跟她沒關係……”

男人沉吟了下,冷笑著拽著劉長永退進屋裏,對外麵喊話:“手舉高!不許碰門,慢慢走進來!”小汪探詢地看著關宏峰,關宏峰微微點了下頭。

小汪往前逼近一步,衝裏麵喊:“女的進去,把男的放出來!”

屋裏傳出男人獰笑的聲音:“放心吧,倆人質,我帶著也是累贅。廢什麽話,快!”

周舒桐雙腳有些微微發抖,但她握緊了拳頭,深深呼吸了幾口,走進劉長永辦公室。她沒敢去看劉長永,按照男人的指示,在牆角蹲下了。

男人挪了幾步,將劉長永放在門口,對外喊:“我說進來再進來。”

外麵傳來關宏峰的聲音:“好。”

男人似乎放心了,轉身走向周舒桐:“站起……”

話到一半,一顆子彈穿過窗子,直接命中了他的頭部。

周巡和一群荷槍實彈的特警端槍亦步亦趨走向屋內,首先看見倒在書櫃旁渾身是血的劉長永。

周舒桐迅速撲了過去檢查劉長永傷情,周巡則繼續向裏,他首先看見辦公桌上有一大攤血漬,緊接著他看見匪徒倒在辦公桌下的血泊裏,手裏還拿著槍。在他身旁還有一堆灰燼和一部手機。

手機界麵上顯示發送成功的短信提示。

長夜漫漫,卻沒有人能夠安心休息,大家都開始迅速在辦公室開始勘探、取證。

關宏峰站在周巡身邊看著一堆灰燼,表情複雜,他舉起手機撥出電話,打給劉茜:“對,你查一下,就在之前兩分鍾,有沒有從支隊向外發出某種格式的數據傳輸?

趙茜那邊似乎是去操作了電腦,一分鍾後她打回來:“關隊,有!查到有人用手機向外發送了一個 2.6m 的文件。發送方的號碼不是咱們隊的人,但不知道會不會是其他增援幹警的……”

關宏峰問:“接收方能查到嗎?”

趙茜道:“接收方是一個浮動 ip 地址,可能是某一部處於聯網狀態的手機或者 pda ,要定位嗎?”

關宏峰:“嚐試定位。”

他掛了電話,回過頭去看周巡:“這人死前向外發送了一個文件,技術隊正在定位接收方的位置,必須趕緊帶人去追,對方很有可能就是幕後主使。”

周巡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現場,轉身出門,關宏峰起身跟上去。

走廊那頭,小汪跑了過來:“周隊,關隊。查清楚了,這人叫李鵬程,兩年前在東北殺過人,一直在逃。確實有案底。和這次事件的聯係還沒找到。”

周巡點點頭:“知道了,繼續跟進。”小汪急匆匆走了。

周巡看著小汪的背影,冷不防地道:“我剛才看見你弟了。”

關宏峰頭也不抬,佯怒道:“什麽時候了你還開玩笑!”

周巡冷笑:“不要告訴我你真的不知道。你說這個什麽李鵬程,會不會就是他指使的?毀掉案卷最直接的受益人可是他啊。”

關宏峰也回瞪著他:“那我弟是不是現在進來自首你們都拿他沒辦法啊?案卷丟失你們沒有資格逮捕他,以後也沒有資格起訴,除非一切從頭來過補充偵查。”

周巡道:“你不會真的天真的以為案卷隻有一本吧?”

關宏峰攤了攤手:“但願真的還有另外一本,好讓我有機會替我弟弟討回公道!”

周巡繼續審視著他,一字一頓地道:“恐怕你暫時什麽都查不了了。”

他說完,徑直走向了警車。

外麵風很大,關宏峰站在支隊門口台階上,目送三輛警車呼嘯遠去,表情沉重。

支隊在短暫的不尋常的恐慌後,恢複了緊張而有序的氣氛。

劉長永需要馬上動手術,子彈從股二頭肌射入,九毫米彈頭,可能卡在了肌肉裏,高亞楠幫著去推擔架車,周舒桐在另一邊,手微微顫抖,沒哭出聲,但滿臉都是淚痕。

高亞楠沒說什麽別的話,隻輕輕握了握她的手,在心裏默默歎了一口氣。

這父女倆啊……

技術隊內,趙茜已經恢複了部分數據,調出了李鵬程臨死前發出的照片,那是一張文檔紙頁燒成灰燼的照片。她仍在飛速敲擊鍵盤,麵前的一幅城市地圖上,一個信號點時隱時現。

她全神貫注地看著信號的動向,用藍牙耳機跟周巡通話:“接收方的終端查明是個手機號,目前很難準確鎖定,但根據三角定位顯示,目標在津港心腦血管醫院附近。”

周巡道:“目標可能隨時銷毀手機卡,務必在銷毀之前找到他。”

趙茜雙手繼續在鍵盤上飛速操作,就在信號點最亮的一刻立刻鎖定目標。眾人麵前的 3d 地圖上,畫麵逐漸清晰,一個公共報刊亭呈現在電腦屏幕上。信號點旋即徹底消失。

“找到了,是一個公共報刊亭。”

關宏宇一路催著司機,很快到了崔虎所說的報刊亭,裏麵空無一人。他穩了穩心神,低聲道:“沒趕上,現在在什麽位置?”

崔虎那邊反應也很快:“離開電話亭以後在前麵第二個紅綠燈口上了一輛車。黑色邁騰,沒有牌照。”

關宏宇慢慢皺起了眉,忽然低聲叫出租車司機:“師傅——麻煩您——”

片刻後,周巡也站在了公共報刊亭前,斜對麵就是津港心腦血管醫院,報刊亭還沒下班,老板坐在裏頭,好像在看手機。

周巡左右看了看,徑直走向前,出示證件:“你好。請問就在剛才,大概十幾分鍾前,有人來買過東西,或者在附近停留嗎?”

報刊亭老板想了想說道:“剛才有個人跟我這兒買了張電話卡,還非得要非實名登記的,說是忘了帶身份證。”

周巡急切地追問:“然後呢?”

報刊亭老板道:“買了卡之後他就一直站在旁邊的角落裏,好像是在等什麽電話。後來過了一小會兒也沒其他人來,他就走了。”

周巡低聲道:“那人長什麽樣?”

報刊亭老板:“戴著口罩,頭上還戴著一頂帽子,看不清臉啊。”

周巡想起支隊走廊裏那驚鴻一瞥看到的關宏峰,仿佛正是這個打扮。

他抿了抿唇,把插在口袋裏的雙手拿出來,突然想起什麽似的,走向報刊亭旁邊的垃圾桶,將手伸了進去。

一旁的小汪腹誹:“咱能有一次不翻垃圾桶的嗎……”他一句話沒說完,忽然就頓住了。

周巡已經抬起頭來,手裏拿著一個卸了電池的手機,朝他咧嘴一笑。

無線耳機那頭,趙茜還在繼續:“目標 5 分鍾前在醫院西門往東第二個紅綠燈口上了一輛車,黑色邁騰,無牌,沿著九州路朝北駛去,正在鎖定車輛目前位置。”

又過了幾分鍾,趙茜忽然低聲道:“周隊,對不起,那附近有幾個攝像頭壞了,目標跟丟了。”

周巡皺眉。

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

關宏宇也正對著那頭的崔虎抱怨:“我去?壞了?”

此時的趙茜已經全沒了最初那般從容篤定,明顯有些著急,她的手指在鍵盤上飛速運作,緊接著更多的監控畫麵被調了出來,搜索範圍不斷擴大,電腦顯示屏上不斷彈出更多畫麵,但人影似乎被黑暗吞噬,再也找不到了。趙茜有些頹然地向椅背上一靠,她仰起頭望向天花板,辦公室對講機裏不時傳來周巡在現場布控的聲音。

“一組,新華街從西向東,慢點,看仔細了。二組,香溪路南北向。有情況立刻匯報。”

趙茜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大口,調整了一下坐姿,繼續大海撈針。

突然,她飛速敲擊鍵盤的手停頓了一下,似乎想起什麽,緊接著她退出所有監控畫麵,僅保留其中一個畫麵。她手心全是汗,思緒卻慢慢集中,緊緊盯著畫麵,良久,她忽然對話筒另一端的周巡道:“周隊……我有個想法……”

“也許……我們並沒有跟丟,目標隻是找了個地方喝了一杯。”

她麵前的畫麵裏,是一個霓虹燈閃爍的夜總會。

關宏宇走進夜總會,耳機裏傳來崔虎的聲音:“人就在裏麵,應該沒錯。”

關宏宇點點頭,大堂吧台一個媽媽桑看到他,很快迎了過來。

關宏宇朝媽媽笑了一下,不動聲色地往裏走。他很快到了一間包房門口,透過玻璃窗向裏望去,注意到包間裏除了有四男三女。三個女人從穿著上看顯然是陪酒小姐。

幾個男人當中,兩個在喝酒,有兩個卻正湊在一起說話。

其中一個正是他跟了一路的人,這個時候摘下了帽子和口罩,終於露出清晰的正臉來。

關宏宇覺得這張臉很眼熟,細細想了半天,終於想了起來:

這人正是監控視頻裏拍到過的那個神秘證人安騰!

這個認知讓他吃驚不小,趕緊去打量正和安騰說話的人。從這個角度看不清那人的麵孔,但因為那人側著頭,關宏宇注意到那人的右耳後好像紋著一棵樹。

他沉默地觀察了近 5 分鍾,審時度勢,最後伸手去拉門把手,打算破門而入。

這時,安騰恰好往後一靠,伸手去摟旁邊一個女孩,露出了腰上別的手槍。關宏宇看到他身上有槍,手立刻鬆開,思考了小片刻功夫,剛想要做什麽,崔虎在耳機那頭急促地道:“喂?老關!醒醒,警察來了,南麵有個後門,快撤!”

關宏宇臉色一變,正好看到那個包廂的人也準備出去,向後一退躲到了走廊的屏風後麵。

安騰他們很快出來,順著扶梯往下走,關宏宇在後麵不遠不近地跟著,不想安騰沒有向門口走,而是轉到反方向,順著一樓庫房的走廊出了後門。

關宏宇急忙跟著出去,走了還沒兩步,麵前的小巷空無一人,身後卻響起了手槍拉套筒的聲音。

關宏宇一驚,僵在原地。身後有人緩緩地命令道:“跪下。”

關宏宇舉起雙手,慢慢跪在地上,一支手槍從後麵伸了過來,頂住了他的頭。

剛剛走在前麵的安騰不知道何時轉到了他的後麵,緩緩地道:“口罩摘了。”

關宏宇微微一哂,把口罩緩緩拿下,露出了臉。安騰看到他的麵孔,明顯愣了一下:“你?”

關宏宇狠狠盯著他:“為什麽陷害我?”

安騰笑著踱步到關宏宇身側,搖了搖頭:“我原來也不想搞這麽麻煩,偏偏……哎,當中攪合進了你,更複雜了……”說完,他撥動擊錘,關宏宇意識到安騰可能隨時開槍射殺自己,身體繃緊,打算拚死一搏。

安騰卻沒動手,看了他幾眼,往後退了兩步,撥了個電話:“哎,大哥……你肯定想不到,我正拿槍對著誰呢……非得這樣嗎?好,我知道了。”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