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32節

  他來不及細想方才的不對勁,趕緊出門,摸黑下了樓。

  法醫辦公室內。

  高亞楠等到了他,總算鬆了口氣,關宏宇一言不發,幫忙把關宏峰搬到了屍檢台上。高亞楠也很緊張,用手電上上下下地照著關宏峰的身體:“沒找到傷口,你知道他怎麽回事嗎?”

  關宏宇沉聲道:“應該沒有。是黑暗恐懼症發作。兩年前那個案子落下的後遺症。醫院檢查說好像是類似於某種逆向的感光性休克。有沒有辦法能緩解他的症狀?”

  “不行。”高亞楠俯下身,扒開關宏峰的眼瞼,用手電照了照他的瞳孔,“再這樣下去……可能會引發窒息或者腦血管損傷。”

  她把手電塞到關宏宇手裏,叮囑:“照著他眼睛,先讓他一直感光。”她跑到實驗室,翻箱倒櫃找到注射器和嗎啡,給關宏峰打上。

  關宏宇看著關宏峰一動不動的樣子,也急了:“這什麽?嗎啡?能有用嗎?”

  高亞楠還在推針筒,額頭上也冒出了冷汗:“不好說,但如果是感光性休克的逆反應,降低他的器官反應能力也許能緩和症狀。”

  關宏宇用手電照著關宏峰,高亞楠觀察他瞳孔的變化。約摸過了一兩分鍾,他看起來稍稍緩和了一些,攥了攥關宏宇的手。

  關宏宇大喜,連忙湊近:“哥,我是宏宇。好點兒了麽?”關宏峰還很虛弱,點點頭。

  兩個人同時鬆了口氣。

  一片黑暗與靜謐中,關宏宇的耳機卻傳來崔虎的聲音:“老關,你們是不是燈滅了?你小心點,有人破壞了電路,我看到有兩個人鬼鬼祟祟翻,翻了進去。”

  高亞楠也聽見了,一臉不可置信:“翻牆進了支隊?”

  關宏峰掙紮著睜開眼睛,顯得很緊張但仍很虛弱:“有問題……支隊是有備用電源的,不可能全壞掉……有人搗鬼……”

  關宏宇思忖道:“我去看看?”

  關宏峰:“你不能去!你快……你快走……”

  關宏宇:“我可以用關宏峰的身份去。”

  關宏峰簡直快要急瘋了:“我不知道外麵什麽情況,但既然出了問題,周巡肯定會趕回來的。到時候就捂不住了。你快走!”

  關宏宇焦急地說:“但你現在這個狀態……”

  高亞楠:“你哥說得對,你快走。這裏有我。”

  關宏宇看了看躺在解剖台上喘氣的哥哥,咬了咬牙,對著耳機道:“崔虎,我要走了,幫我盯著點兒監控。”

  樓道內的應急電源開始發揮功效,顯得亮了不少。劉長永不敢再動,一個男人用槍抵住了他的腦袋。周舒桐站在對麵,顯得手足無措。

  她剛走進資料室,就撞見了這一幕,剛給周巡撥了個電話,對方就威脅要開槍,嚇得她隻能丟了槍。那男人似乎也沒把這麽個小女警放在眼裏,低聲喝問劉長永:“我問你呢!這老多案卷,哪知道哪本是關宏宇的啊?”

  劉長永冷汗也已經浸透衣領,但看到周舒桐,還是強自鎮定地安撫他:“你先把槍放下,我帶你去找,萬一擦槍走火……”

  那男人環視四周,箍著劉長永的脖子一步步往後退:“等等!不對吧,案卷要是放在這兒,你還跟我墨跡啥,肯定就開始找了,是不是你怕我發現案卷不在這兒啊?”

  劉長永忙道:“你別著急,案卷肯定放在檔案室。我這就帶你找。”他說著低頭,開始佯裝仔細四下觀看。

  男人略略鬆開了手,一邊狐疑地看著他動作,一邊警覺地回過頭盯著周舒桐:“那小姑娘,你不許動,不許再打電話。”

  他似乎頗為暴躁,等了一會兒看劉長永還沒有找到,忽然就怒了,上去一腳將劉長永踹倒:“是不是跟我倆打馬虎眼呢!屋裏這麽老黑,我都看不清楚字兒,你在這尋摸啥呢!案卷肯定不在檔案室,到底在哪兒!帶我去!是不是讓你放你自己屋了!要不就是放周巡屋了!到底放哪兒了!”他說到這裏,把手裏的槍用力往劉長永的太陽穴上頂了一下。

  那聲響悶悶的,聽上去就很痛,周舒桐隻覺得心被吊到了嗓子眼,急得脫口而出:“我知道關宏宇的案卷在哪兒,我帶你去……你……你別激動。”劉長永看了一眼她。

  男人也盯著周舒桐,他猶豫了一小會兒,當機立斷地舍棄了劉長永,朝周舒桐走去:“帶我去。警告你,別跟我倆嘚瑟啊。”他說著又用槍頭把劉長永腦袋頂了一下。

  周舒桐知道這個時候不能退縮,必須冷靜,她慢慢地轉過身,一步步朝前走。

  她能感覺到,那個男人挾持著劉長永,跟了上來。

  拐角處,藏在牆後的關宏宇看著這一幕,震驚不已。耳機裏,崔虎還在催促他出去,他卻充耳不聞。

  拐角處,高亞楠跑了過來。

  關宏宇看到她,詫異道:“我哥呢?”

  高亞楠急切地道:“你哥沒事兒,你怎麽還在這兒。好像是發生了什麽事,周巡馬上就要趕回來了!”這時,關宏宇耳機裏傳來崔虎的聲音。

  “老關,一輛越野車一路闖著紅燈衝過路肩越過綠化帶最後堵院門上了,哎,從上麵還衝出來一個人。拍美國大片呢?這人是誰啊?來勢洶洶的,你小心著點兒。”

  “周巡已經進來了。”關宏宇看了看高亞楠叮囑道,“告訴他,劉長永和小周被人劫持了,對方有槍。”

  高亞楠大吃一驚:“你說什麽?”

  關宏宇握了握她的手:“再告訴我哥,這個人闖支隊,是為了我的案卷,但我不認識他。你注意安全,周巡來之前不要輕舉妄動。”

  高亞楠低聲道:“好。”

  關宏宇轉身就走,一回頭,就看見走廊的另一頭關宏峰踉踉蹌蹌地走來。他愣了愣,大步向哥哥來的方向走去。

  兩人擦肩而過,對視了一眼。關宏峰一句話都沒有說,邊走邊把口罩和帽子遞給關宏宇,關宏宇一邊走,一邊默契地接了過來。隨後,他邊走邊戴上口罩和帽子,然後脫掉外套反穿,向樓下走去,關宏峰則向高亞楠走去,一起拐彎上了樓。

  關宏宇朝相反的方向走,貼著牆,邊走邊問崔虎:“你剛才說,翻牆進來的有兩個人?”

  崔虎道:“對,肯定是倆。”

  關宏宇忽然收住了聲音,停下腳步,呼吸也漸漸輕緩起來。

  拐角處,似乎有衣服摩挲的聲音,然後同時的,對方似乎也聽到了這邊的響動,那聲音忽然也停下了。兩人不約而同地把手電換到正手位置。

  正在此時,樓梯的方向似乎傳來了一聲輕響,關宏宇和拐角處的人都被聲音吸引,離開了各自隱蔽的位置,向前挪了一步,幾乎撞上。

  關宏宇下意識猛擊對方麵部,隨後沉跨弓身,順勢突進一步,一肘戳中對方。對方抬手防住關宏宇的肘,一翻腕,又把手電換到反手的位置,低聲喊道:“支隊的!”

  關宏宇一瞬間就聽出那是周巡的聲音!怎麽偏偏在這個地方撞上了!

  周巡用大拇指摁下手電開關,手電的光柱迅速掠過關宏宇戴著口罩的臉,立刻意識到這不是支隊刑警。他反應奇快,毫不猶豫地反手掄著手電朝關宏宇臉上砸過去。

  關宏宇抬臂擋了一下,被手電的攻擊頭直接戳中肩膀,立刻弓身上步,用左腿一別周巡,左臂順勢摟住周巡的脖子,試圖把周巡摔倒。

  周巡迅速沉腰,右膝單膝跪地,掙脫關宏宇的左臂,右手的手電狠狠砸在關宏宇的左腿膝窩。

  關宏宇吃痛,也單膝跪地,左手的手電掄向周巡的腦袋,但打在周巡防衛的左臂上。兩人隨即在半跪的姿態下互相掄打,沒打幾下,周巡在黑暗中捋著關宏宇的右臂架住關宏宇的手腕。關宏宇忽然一摁手電開關,強光晃得周巡一閉眼,關宏宇順勢掙脫,滑到周巡身後反手勒他。不想周巡力量奇大,一手卡住關宏宇勒住自己脖子那條手臂的腋窩,忽然起身把關宏宇摔在地上,上前半騎在關宏宇身上,用強光手電的攻擊頭衝關宏宇猛砸。

  關宏宇被砸中鼻梁,發現抵擋不住,幹脆扔掉自己的手電,兩手同時去撥擋周巡的攻擊。

  周巡趁混戰中手電光偶爾能照到關宏宇的優勢,左臂鑽進他的下頜,壓住他脖子,關宏宇想掙脫。周巡右手的手電又砸了下來。關宏宇急忙雙手架住他砸下來的右手,手電筒的光線在關宏宇已經被鮮血浸透的口罩和血紅的雙眼間來回晃動。

  燈光晃過,周巡看著關宏宇的眼睛,赫然驚呼:“關宏宇?!”

  關宏宇趁周巡愣神的功夫,轉身就跑,周巡急忙追了上去。

  就在跑到支隊大門口時,周巡電話突然響起。高亞楠在那頭焦急地大喊:“周隊!你到哪裏了?這邊情況很危險。”

  周巡掛斷電話,衝著關宏宇消失的方向恨恨地看了一眼,然後轉身飛奔:“在哪兒?”

  高亞楠就躲在二樓樓梯拐角處,她掛斷電話,看向走廊盡頭正在與劫持劉長永的男人對峙的關宏峰。供電係統還沒有完全恢複,走廊燈光昏暗。這時,男人已經挾持劉長永來靠近他的辦公室門口。

  關宏峰一邊試著靠近,一邊試著跟他談話:“我知道你不是壞人,一定是受人指使,是威逼也好利誘也好,有什麽難處你說出來,我們都可以幫你解決。”

  男人看見漸漸逼近的關宏峰急了,他大喊:“沒有什麽好談的!別過來!”

  關宏峰也愣了,很少遇見不接受任何談判的歹徒。

  周舒桐縮在一邊,一臉焦急地看著關宏峰,眼淚在她眼眶裏打轉。

  走廊一側,周巡正在趕來,他一聲不吭,舉槍快步向他們靠近。

  男人很警覺,很快便發現了周巡。

  他顯然有些意外,瞬間就顯得有些驚慌,連忙把劉長永拽過來擋在身前,縮到了劉長永身後。

  周巡舉著槍,小心而緩慢地左右移動,試圖尋找能夠瞄準男人的角度。

  關宏峰和周舒桐也發現了周巡,周舒桐向周巡投以求救的眼神。

  周巡神情緊繃,卻又故意用漫不經心的語氣道:“別以為你能全身而退,也別以為挾持了人質就能為所欲為。開槍打死他?請便……你前手開槍打他,後手就會被我打成篩子。”

  男人顯然被周巡的激將法逼急了,他猛地把槍口從劉長永後腦挪開,頂住劉長永的大腿,扣動扳機,砰地一聲槍響貫徹走廊。

  劉長永一聲慘叫,跪倒在地。血立時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男人開完槍,仿佛不緊張了,很快隨著劉長永倒地的姿勢伏低身形,大半身體仍舊隱在劉長永身後。周舒桐淚水奪眶而出,發出壓抑的痛呼,就好像中槍的是她一樣,周巡、關宏峰和高亞楠都怔了一下。

  那男人並沒有給他們喘息的時間,很快拖著劉長永進入辦公室,鎖上了門。

  周巡迅速來到門前,單膝跪地,右手舉槍,左手輕輕地拉了下門把手,發現門鎖了。

  這時,兩側樓道響起了密集的人聲,增援趕到了,走廊燈瞬間全亮了。

  供電係統完全恢複。

  關宏宇從門口疾跑出來,耳邊響起崔虎的聲音。

  “好幾輛車正在衝過來。裏麵發生了什麽?你沒事吧?……等等……我好像看見你了……從門口出來的人是你吧?”

  關宏宇沒有回答崔虎,他看到小汪等人正從院兒門口衝進來,連忙掉頭往後門的方向跑去。

  小汪他們完全沒留意到陰影裏低著頭走出去的關宏宇。步話機裏,傳來周巡的聲音:“匪徒現在持槍挾持副支隊長劉長永,二樓 219 。外圍值守的是哪個探組?”

  步話機那頭有人回答:“四探組、五探組,還有整個北部地區隊。特警已經就位了。”

  周巡道:“好。外圍的人協助特警,幫他們標識匪徒所屬房間的窗口位置。”

  他放下步話機,關宏峰朝他走近了一步,沉聲道:“他是衝‘2.13 滅門案’案卷來的。”

  周巡直勾勾地盯著他:“一定是受人指使,必須抓活的。”

  “我剛才試探了一下。”關宏峰搖搖頭,“他拒絕談判,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周巡繼續看著他:“一會兒不在就出這麽大的事……還是說都瞅準了我不在的時候下手啊。”

  關宏峰正不知怎麽應答,旁邊的一名刑警把電話遞給周巡:“周隊,電話撥通了。”

  周巡瞪了一眼關宏峰,接過電話。

  幾輛警車衝過來,堵住了後門,車上先後下來十幾名持槍幹警,迅速完成了封鎖。

  街對麵,關宏宇戴著口罩故作鎮定地沿著街邊向前走,耳機傳來崔虎的聲音:“周圍全是警察,還好你出來得及時,警察還沒有封鎖外圍,打車走,快。”

  關宏宇一邊壓低腦袋向前走,一邊尋找出租車,一邊對崔虎說道:“對了,剛才說了有兩個人,看一下另一個去哪兒了。”

  隔了一會兒,崔虎發了幾張截圖來,裏麵有個帶著棒球帽的男人:“就這人,帶著那家夥進去不久,就自己出來了,不是裏應外合,是賣隊友的啊。”

  關宏宇把圖片放大,仍舊完全看不清長相,他皺了皺眉,問:“這人後來去哪了?趕緊找到他!”

  崔虎在那頭樂了:“嗨,你還真拿自己當警察啊?行,小爺我陪你玩著,看我再黑幾個探頭,哈哈。”

  關宏宇也不多廢話,攔下一輛出租車,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周巡皺著眉頭掛斷始終無人接聽的電話,看見周舒桐正兩眼通紅地看著自己。他回過頭,對高亞楠說:“先帶她下樓去。”

  周舒桐一聽,卻立刻退了一步:“我……我不走!”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