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30節

  關宏峰聽著聽著,終於也露出了惱火的神情,他壓低了嗓門道:“你覺得我沒為你考慮過?我不但包庇了你,甚至和你一起……你知道麽?我們等於一直在犯罪!你不會明白我的苦衷。對你隱瞞……原因很複雜。但這不代表我不信任你。”

  “和我談信任是吧?”關宏宇的聲音一下子又變大了,“在我被冤枉這件事情上,你明明知道的可能比任何人都多,卻一個字也沒跟我說過。現在,要麽告訴我那晚你出現在現場的原因,告訴我一切,要麽就別留我,我自己走出去!”

  關宏峰頹然地坐在沙發上,依然一語不發。

  關宏宇不再多話,沉著臉走進臥室,用極大的聲響打開衣櫃,一言不發地拿著背包收拾行裝。關宏峰猛然驚醒,快步走進臥室,搶過關宏宇手上的包:“你瘋了?出去找死啊?”

  關宏宇用發紅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大力從他手上把包拽回來,上前從筆記本電腦上粗暴地扯下移動硬盤,塞進包裏,拿起包往外走。

  關宏峰衝上去,一把把他推到牆上:“好!我告訴你!沒錯,那天晚上我確實在那裏,安騰看見的人就是我!”

  關宏宇停了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等待下文。

  關宏峰不急著繼續往下說,他轉身坐回到沙發上:“給我一根煙。”

  關宏宇狠狠地把煙扔給關宏峰,又把打火機扔給了他。

  關宏峰點上煙,深吸一口,吐出一口煙,終於開口說話。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接到一個電話,對方告訴我說有伍玲玲遇害的線索,然後我就去了……當時路麵很暗,我到了那個小區附近,經過港美超市的時候,好像是撞到了一個人,這個人,現在想想,很有可能就是安騰。但是當時我正趕時間,完全沒有在意,就在我即將走到指定地點時,忽然接到周巡的電話——他在電話裏告訴我,接到報案,彩虹小區 4 號樓 1301 室,有人入室行凶。

  “我立刻趕到了現場,呈現在我麵前的畫麵觸目驚心。從現場提取到的 DNA 、毛發,最關鍵的是指紋,統統都指向了你。但我知道凶手肯定不是你,這中間一定有什麽陰謀,我必須盡快聯係到你。”

  關宏峰低下頭,看著閃爍的煙頭:“後來的事你都知道了。打電話給我的人,你也應該知道,他就是吳征。”

  關宏宇一臉驚詫地看著他。

  關宏峰稍作停頓接著說道:“吳征表麵上是廢品回收站老板,但他的真實身份是臥底,這是嚴格保密的,這也是我為什麽一直瞞著你的原因。吳征在跟我取得聯係之後慘遭滅門,凶手把這一切又栽贓陷害給你,既殺人滅口,又把我推入深淵……因為你是我弟弟,我至親的人……他們是衝我來的。”

  關宏宇重重地跌入沙發,他雙手抱頭,反複搓揉頭發,努力思考關宏峰說的每一句話,過了良久他抬頭說道:“我真不知道你哪句話真的,哪句話是假的。”

  關宏峰頹然坐下,艱澀地道:“對不起,宏宇……哥一定會想辦法證明你的清白。”

  關宏宇表情痛苦複雜,他用雙手抹臉,努力讓自己清醒,他沒有再說話,徑直走了出去。

  他覺得很無措,很沒有安全感。然後一個突兀的念頭就冒了出來……

  他需要弄一把槍。自衛也好,反擊也好,他得有那麽個傍身的東西。

  他做了這麽長時間物流,三道九流的其實接觸得不少,切口暗門,多多少少也都知道一些。

  下午,過了午飯點,他摸到個地下賭場,引誘人家給他弄把“橫貨”去“摘瓢兒”。

  賭場坐門的叫寶哥,聞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他會兒,打電話叫了個叫辣頭兒的小弟來,帶關宏宇去“拿貨”。辣頭兒年紀不大,頭發有點兒自來卷,身後還跟著兩個人。

  關宏宇走到近前,沒說話,看了幾眼。

  辣頭兒也在看他,半晌咂咂嘴,從隨身的斜跨包裏掏出個布包,打開布包,把一支手槍遞過去。關宏宇接過槍熟練地拉開套筒,檢查槍支,退下彈匣,發現彈匣是空的,皺眉道:“子彈呢?”

  “規矩。”辣頭兒從包裏掏出個盒子,衝他晃了晃,“槍彈分離。”

  關宏宇把槍在手裏掉了個個兒,槍口對著自己,遞回給辣頭兒:“你謹慎我不反對,自己壓上子彈試射一發我看看。”辣頭兒一怔:“你瘋了!開槍叫警察來抓咱們?”

  關宏宇輕描淡寫地說:“用布裹住槍口,沒多大聲兒。這支槍套筒不是原配的,扳機的老化程度也很嚴重,保險還是壞的。從外觀上看,應該是用報廢槍支改裝的。這類貨雖然不吝新舊,但總得能噴火兒吧。”

  關宏宇的話讓辣頭兒和另外兩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三人互相遞了個眼神,辣頭兒接過槍,看了眼樹林外的方向:“行。那也別在這兒,往裏走走。”說完,他轉身往樹林深處走去。關宏宇跟了上去,另外兩人一左一右,尾隨在他身後。

  走著走著,關宏宇左後方的人突然上前勒住關宏宇的脖子,另外一人從腰上掏出把三棱刮刀,向關宏宇後腰惡狠狠地捅了過去。關宏宇身子一矮,單膝跪地,一手伸進脖頸處扒住勒著自己的那條胳膊,左手向後拽住那人的頭發,一個背跨把他摔了出去,右後方那人的三棱刮刀收勢不及,紮在了自己同夥的屁股上。

  關宏宇隨即起身,拿三棱刮刀的伸手又朝關宏宇臉上捅,關宏宇立肘架開他持刀的那條胳膊,然後上步鑽進他懷裏,右手飛快地在他喉結上打了一拳,這人撒手扔刀,後仰倒地。關宏宇轉過身,辣頭兒正驚慌失措地從槍上退下彈匣,想往裏壓子彈。

  關宏宇幾步上前,到辣頭兒麵前卻停住了,臉上掛著一副貓戲老鼠的表情,辣頭兒手直哆嗦,半天沒把子彈壓進去,一顆子彈還掉在了地上。

  片刻之後,辣頭兒幹脆停了下來,放棄抵抗,把手裏的槍和身上的包全扔到地上,自己也跪下來,舉起雙手,陪著笑臉道:“兄弟有話好說。東西你拿走,算我賠不是。”

  關宏宇盯著他冷笑一聲,撿起手槍和子彈,塞進隨身的包裏,頭也不回地走了。他走出小樹林,打了一部車,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撥號顯示的名字是崔虎。

  鈴響了兩聲,有人接起了電話,聲音顯得尤其興奮:“你居然還活著!怎麽才聯係我啊!”

  崔虎是個胖子,信息搜集愛好者,窩在市郊一座小倉庫裏,是早年關宏宇跑貨時候認識的。

  關宏宇一路摸了過來,警覺地左顧右盼,來到倉庫的卷簾門前。屋簷下有個監控器正追隨他的移動而移動,關宏宇剛到門口想要抬手敲門,卷簾門已經徐徐打開。卷簾門自動打開了不到一米的高度,關宏宇弓身鑽了進去。剛一進去,身後卷簾門便自動關上了。

  倉庫不大,隻有三四十平米的樣子,裏麵堆滿了各種電子設備、弓、刀、模型。倉庫裏充斥著各種電子設備運行的聲音。在一堆顯示器和儀器背後一張大臉探了出來。

  崔虎仔細端詳關宏宇,好一會兒才開口:“這些日子你丫死哪兒去了?通緝令上說你殺了人?真的假的?”

  “我會殺人?”關宏宇衝他一攤手,“你信?”

  崔虎捶了他一拳:“那你不早點兒來找我!這段時間你在哪兒蹲著啊?”

  關宏宇熟門熟路地走向冰箱,取出一罐啤酒扔給他,然後又取出一罐,隨手從兜裏掏出打火機,把瓶蓋一別,撬開,灌下一口啤酒。隨後笑了:“管那麽多幹嗎,反正現在不來你這兒了嗎?”

  崔虎打開啤酒也灌了一口,一臉興奮:“那你接下來怎麽打算?要是想出境,我可以幫你弄套手續。”

  關宏宇拿起酒瓶喝了一口,抬眼堅定地看著崔虎:“誰說我要跑了?”

  崔虎疑惑地看著他:“那……你要是打算自首……找我幹啥呢?”

  關宏宇沉聲道:“我要拿到案卷,證實自己的清白!”

  崔虎喝了口啤酒,頗為驚訝地吹了聲口哨。

  關宏宇問:“像我這種被公安部通緝的人,案卷資料在公安部的網絡上會不會有備案?”

  崔虎正喝著啤酒,差點被嗆到:“開什麽玩笑!你以為公安部的防火牆是隨便能攻破的嗎?你知道全世界每天有多少黑客圍著國家安全保密的資料庫轉悠麽?想黑進去,沒門兒!”

  關宏宇聽完,似乎有些失望,想了想,忽然問:“那……監控裝置呢?”

  他光出了一張嘴,崔虎十分敬業地鼓搗了好幾個小時。偏偏這出嘴的還不老實,一刻不停在他身後轉來轉去,隔三差五就要湊上來問上一句“好了沒”。

  崔虎忍不住了,回頭瞪他:“你當這是腦殘電影是不是?敲個回車鍵就看見白宮的廁所了?現在的交通監控係統,防火牆至少都是六十四位加密的,涉及到安防監控甚至可能是一百二十八位加密。這還不算解碼前的電子授權、身份認證……”

  關宏宇不大相信:“不是說現在的黑客隨便敲幾下鍵盤,都能讓提款機往外噴鈔票麽?”

  “哎呦喂祖宗啊。”崔虎簡直哭笑不得,“那哥們早掛了,你期望我也掛一掛是不是?”

  說完,他向椅子後麵一靠,看著屏幕上一個正在運算的電子解碼窗口,慢慢地說:“這設計防火牆的吧,可不是慫人。而且這種公安部門的哪怕僅僅是外圍的防火牆,想黑進管理界麵幾乎是不可能的。”

  關宏宇:“那就發個木馬病毒,黑了他們。”

  崔虎露出了麵對外行的痛苦,強撐著打死他的衝動試圖解釋清楚:“管理界麵的操作終端根本就不通外網。我想往那邊發張蒼老師的照片都不可能。既然不可能黑進管理界麵,那唯一的方法就是滲透進後台。我現在倒是大概搞清楚了交通監控加密算法,但是身份認證這部分還得單獨找台交管局的遠程終端黑一組出來。保險起見,挑個偏點兒的地兒吧,廊平分局或者方山交通支隊一類的。”這胖子不甚靈活的手指在幾台電腦界麵上來回切換,長豐刑偵支隊附近的監控視頻陸續在電腦界麵上呈現。

  關宏宇一邊盯著畫麵看,一邊猛地灌下最後一口啤酒,然後把啤酒瓶往桌上用力一放:“王誌革案子剛剛結案,今晚周巡肯定安排隊裏的人都休息,隻有劉長永在值班,我一定要抓住時機把案卷拿出來。”

  崔虎也挺興奮:“行,我給你盯著。”

  關宏宇點點頭,走出去,撥通了電話:“喂,是我,能幫我個小忙嗎?”

  片刻後,音素酒吧。劉音站在門口,客人都在從酒吧往外走,一邊走一邊抱怨,劉音站在門口跟大家解釋道歉。待客人走完,她站在酒吧門口望向外麵無邊的夜色,沉思了片刻,她把“ Close ”的牌子掛了出來,然後關上大門。

第十章 檔案

  入夜。

  高亞楠坐在電腦前撰寫報告,心思卻全不在這上麵。她偏著頭,時不時去看手裏的鑰匙——鑰匙裏有個活扣,裏頭是有張照片的。她心裏知道那是誰的照片,卻有點不太敢打開來,也不敢多看,隻能在手裏握著,握到終於有了些體溫。突然一股惡心感襲來,她立刻衝到洗手池前,幹嘔起來。

  正在這時,關宏宇已經來到了門口,看著高亞楠的背影,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高亞楠吐得天昏地暗,完全沒留意身邊,等吐完不經意一瞥看見門口的人影,慢慢轉過身來,兩個人的目光就正巧對上了。

  關宏宇努力動了動嘴唇,克製想要衝上去擁抱她的衝動,慢慢走向她,直到走到距離很近的地方才停了下來,盡力壓低聲音叫道:“亞楠……你……”

  高亞楠沒有回答,隻是倚在洗手池旁,低下頭努力控製情緒。

  關宏宇怔怔地站在她身旁,千言萬語,欲說無言。

  高亞楠收起情緒,坐回了電腦桌前假裝工作,但她盯著電腦屏幕,臉上明顯有淚痕。

  關宏宇表情複雜,有愧疚,也有憂慮,他倚在電腦桌上,緊盯著法醫室門口。一陣沉默之後,兩人幾乎同時開口說話。

  高亞楠:“你……”

  關宏宇:“我……”

  高亞楠輕輕一笑:“你先說吧。”

  關宏宇低頭看著腳尖,掩飾愧疚緩緩低聲說道:“我……對不起……”

  過了良久,高亞楠緩緩說道:“跟我說這些幹嗎……”

  關宏宇停頓一下緩緩說道:“亞楠,我沒殺人。”

  高亞楠轉過頭來,眼中略有淚痕:“為什麽不早點找告訴我?是連我都不信任嗎?

  關宏宇低聲道:“開始沒告訴你,是以為這事兒馬上就會過去,後來沒有告訴你是因為……”

  高亞楠打斷:“是因為你哥。”

  關宏宇咬了咬腮幫子,仍有些餘怒未消:“你別提他……”

  高亞楠愣了愣,看了眼關宏宇:“你們吵架了?”

  關宏宇看著門口沒有回答,他頓了一下轉換話題:“我知道你早就看穿了我和他的關係,還一直暗中幫助我們,案卷那一頁……你是怎麽拿到的?”

  高亞楠輕聲道:“我給周巡喝了點安眠藥,偷拿了他的鑰匙……”

  關宏宇沉默了許久,似乎想要握住高亞楠的手,聲音低得幾乎要聽不見:“答應我,以後別再為我冒險了。”

  高亞楠眼睛盯著電腦屏幕,嘴角卻微微露出了一點笑容,關宏宇看著她,目光也慢慢變得柔和:“檔案的事,我自己會想辦法,你放心。”

  是夜,劉長永正在研究案卷,門口突然傳來敲門聲,關宏宇站在外麵道:“能進來嗎?”

  劉長永長吸一口氣,把手頭的卷宗收起放好,才道:“進來吧。”

  關宏宇推門進來,劉長永轉頭假裝看電腦:“忙完王誌革的案子大家都歇了口氣,你怎麽沒休息休息啊。”

  關宏宇一邊在他對麵坐下一邊說:“忙慣了突然停下來還真不適應,過來看看。”

  劉長永也笑了:“我一老頭有什麽好看的?”

  關宏宇一笑,一邊用手指輕擊大腿說道:“老劉,咱們老搭檔這麽長時間了,你覺得我是個什麽樣的人?”

  劉長永被他問住了,一時不知道該怎麽回答,有點尷尬地笑了笑,起身去書櫃泡茶。

  關宏宇趁機很快掃視了一圈辦公室,從書架到劉長永辦公桌,再到辦公桌後的一排抽屜,然後迅速收起視線。劉長永一邊從櫃子裏取出茶葉往水杯裏放,一邊笑答:“我覺得你是一個不會問出這種問題的人……我之前一直都認為你向來雷厲風行,鐵麵無私,對工作認真負責……”

  關宏宇嘲笑了一下:“鐵麵無私?這是誇我還是損我呢……”說這話時劉長永已經端了兩杯茶過來,他把其中一杯放在關宏宇麵前,自己端著茶杯坐回辦公桌後的位置。

  劉長永看著關宏宇接著說道:“我也不大明白,為什麽你在你弟這個案子上總是拎不清。”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