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29節

  關宏峰沒再理會其他人,大步走出了車庫,獨自回到了會議室,桌子上攤放著各種各樣的物證。他盯著筆記本電腦,電腦上正一遍遍反複播放著李地參和常艾艾被殺的時候車內錄的那段視頻。 ?

  趙茜走進來,拿了個物證袋。她把裏麵的房卡和幾張指紋檢驗結果遞給關宏峰:“關隊,當年在房卡上檢驗出了四組不同的指紋,但是……?”

  關宏峰道:“沒有王誌革的對吧?”趙茜點頭。 ?

  關宏峰無奈歎氣,緊接著,周舒桐和周巡走了進來。關宏峰抬眼看周巡:“服務員做完指認了嗎?”

  “做是做完了,”周巡苦笑,“服務員指認出,五年前是小汪入室殺害的呂四平。要不是王誌革還在押,我真有心直接把小汪送進去。”

  關宏峰微微一笑。周巡停頓了會兒,咬咬牙:“沒關係,咱們還有一天的時間。海港支隊所有人都撒出去了,走訪、查找當年和王誌革搞破鞋的那個女人,沒準……”

  關宏峰抬頭:“找到了又能怎麽樣?能證明是他殺了呂四平,和其餘的那四對兒?”

  周巡側著腦袋想了會兒,不耐煩地在會議桌旁走來走去:“那咱們總得幹點啥吧……說實話老關,你確定那線頭真是你昨天晚上不小心掉在車裏的?”

  關宏峰瞟了眼在旁邊的周舒桐,她原本正在看著周巡,話題轉換到車裏的線頭,她立刻低下頭。

  關宏峰轉過頭,冷冷地看著周巡:“你確定我們為了給他定罪可以不擇手段麽?”

  周巡又被噎住了,他咬著牙想了半天,最後不耐煩地擺擺手,出去了。

  關宏峰轉過頭,沉聲警告周舒桐:“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用這種方式給他定了罪,萬一——我是說萬一有一天,我們發現真凶不是他,那該怎麽辦?”

  周舒桐目光閃爍,猶豫地回應:“關隊,我隻是覺得這麽做……”

  關宏峰鄭重打斷她:“幾年前我們有一位優秀的同事,在麵臨同樣情況時,也選擇了這麽做,並且在自己覺得正確的執法方式上越走越偏。後來別說執法,連警察也做不成。”

  趙茜麵露驚訝之色,周舒桐的表情則顯得有些黯淡。

  關宏峰輕輕敲敲桌子,繼續沉聲說道:“回到這個案子上來,我們確實應該給他定罪,但要通過正確的方式,以及合法的途徑。王誌革是個比較少見的個案,他之所以能多年來連環作案,很大程度得益於他參與物證鑒定工作所完善的反偵察能力。但洛卡爾物質交換定律告訴我們,隻要進出犯罪現場,就一定會發生犯罪人與案發現場之間的物質交換。他也不例外。”

  說完,他的目光回到電腦屏幕上,敲了下空格鍵。屏幕畫麵定格在凶手血淋淋的左手上。

  關宏峰把畫麵截圖,將圖片不斷放大:“說起來,這麽高清晰度的視頻還原,還是出自王誌革之手。真有點諷刺是吧?”

  畫麵放大到王誌革手的局部,他指著血淋淋的左手,問周舒桐:“你看這像什麽?”

  周舒桐貼近屏幕,仔細地端詳,注意到在他左手無名指的位置上,有個非常非常小的,與整隻手上血色略有不同的色塊。 ?

  周舒桐不太確定地道:“這是……他戴的結婚戒指?”

  關宏峰笑了笑:“對,戒指。”他說完站了起來,正要往外走時,他回頭看了眼趙茜擱在桌上的房卡,想了想,把房卡和那幾張指紋檢驗結果也拿了起來,走出了會議室,周舒桐忙跟了上去。

  王誌革坐在審訊室裏——在看守所關了半宿之後,他看上去很疲累,眼色晦暗,正與周巡對峙。關宏峰推門進來,坐在周巡旁邊,兩個人一同凝視著王誌革。

  王誌革戴著背銬,一縷頭發垂在眼前,但依舊很沉穩,頭低著,微微翻著眼。

  關宏峰起身麵對他,聲音平靜、篤定:“五年前因為被勒索,給你的心裏烙下創傷。你開始了不斷強迫性地殺人,以驅逐自己心中抹之不去的屈辱感。這些年來,你的屈辱感是否抹去我不得而知,但你殺人的手法越來越熟練,並利用專業上的優勢,消除線索甚至留下誤導性質的信息,導致你犯的案件成為了懸案。這讓你的內心越來越興奮,越來越膨脹,同樣也讓你的內心感到越來越空虛,所以當你看到媒體把李地參案件鬧得滿城風雨時,依然確信沒留下破綻的你,為了尋求刺激,向警方挑戰,親手把證據提供給了警方甚至媒體。沒想到歪打正著引出了模仿犯。這一切讓你更加興奮,你的心裏越癢癢,你就越想戳我們的痛處。你的心裏是不是認為你足夠聰明?認為你做的一切都天衣無縫?認為就算你公布了足夠多的線索,引來我們的懷疑,也沒辦法給你定罪?我可以告訴你,你的如意算盤已經全部落空了。因為我們已經確定,你就是九件命案的真正凶手。”

  沉默良久,王誌革的聲音嘶啞而沉穩:“證據呢?”

  關宏峰道:“解開手銬。”?

  周巡一愣:“什麽? ?”

  “我說。”關宏峰道,“解開手銬!”

  周巡上前,解開了王誌革的手銬。 ?

  關宏峰:“摁住他左手。”

  周巡雖然沒明白關宏峰想幹什麽,但還是照做,隨手把王誌革的右手熟練地銬在椅子上,然後把他的左手摁在了桌子上。

  關宏峰看了眼周巡:“要是我這次錯了,可就真得牽扯國家賠償了。”

  趙茜已經在桌上打開了工具箱。關宏峰拿著把很小的尖嘴鉗子,走到王誌革麵前,單獨捏住王誌革左手的無名指,看了眼上麵的結婚戒指,然後定定看著王誌革:“結婚十年,你摘下過婚戒麽?”

  王誌革聽到這話,先是不明就裏,呆呆地望著關宏峰。短暫的對視之後,他猛地回過神來,拚命地掙紮著。

  周巡看到他這種反應,一下子來了精神,死死地摁住了他,關宏峰拿著鉗子,從他的手指上掰斷戒指,把戒指摘了下來。

  趙茜立刻上前,用棉簽在王誌革左手無名指戒指曾經遮住的地方擦了一圈。

  趙茜看了看棉簽,搖頭:“好像沒有什麽殘留。”

  關宏峰衝她舉著已經掰斷的戒指的內圈,那上麵有隱隱的汙漬。他微微一笑:“這裏麵呢?總不可能是生鏽了吧?”

  戒指被送進技術處不久,結果就出來了。戒指內圈裏有被害人的血跡——這證據已經不能再瓷實了!

  劉長永道:“市局那邊給我打了電話,對咱們專案組的效率很滿意。老實說,關隊,有你在和沒你在確實不一樣。”雖然是在誇人,但劉長永的表情有點別扭,甚至還特意轉過了臉,沒看關宏峰。

  這時,一名刑警帶著董涵從門外走進來。周巡上前,和董涵握手寒暄,半回過頭,看著劉長永:“老劉,還是你接待一下吧,確保咱們董記者所在的《津港頭條》能發布第一手的案件新聞。”

  劉長永帶著董涵走進樓道,大廳裏隻剩關宏峰、趙馨誠和韓彬。

  趙馨誠依然難掩興奮:“行,關隊,那我們先撤了。老周說專案報告他會去寫。弄完了我直接簽個字就行。這回能有機會跟您一塊兒查案,我也是受教了。希望今後有機會能常來往。”

  他和關宏峰握完手,往門外走,韓彬也走了過來,特意和關宏峰握手:“這次跟關隊學到了很多東西,謝謝您。”

  關宏峰意味深長地看著他:“說到感謝,大概是我得感謝你吧……咱們有機會再聯絡。”?

  韓彬衝關宏峰笑了笑,跟在眾人後麵走了。

  周巡走過來:“放心吧,這回的專案報告,我一定從頭到腳把你誇成朵花。而且聽老劉說,市局對這次你在專案中的作用一直有所了解,態度已經緩和多了。那個姓董的記者也答應在媒體上支持咱們。走走走,咱倆吃個飯去。”

  關宏峰:“先等等。”? 周巡一愣:“等……等啥?”

  關宏峰看了眼周巡:“一個不太確定的推測。”

  周巡疑惑地看著關宏峰,但關宏峰沒有繼續的意思。

  正在這時,周舒桐和趙茜正送王誌革的妻子唐瑩往樓外走。走到關宏峰身邊的時候,關宏峰出聲叫住了她。 ?

  關宏峰:“唐女士,請等一下。”

  唐瑩停下來,哭得紅腫的雙眼疑惑地看著關宏峰。

  關宏峰從兜裏掏出個物證袋,裏麵是張房卡:“在您愛人實施的第一起案件中,我們找到了一張房卡。”

  唐瑩迷茫地點頭,眼神沒有聚焦。關宏峰道:“他雖然清理了整個現場,但這張房卡是呂四平開門後就插在電源插槽裏的,您丈夫勒死呂四平後離開房間時,顯然並不需要把房卡拿走,所以這張房卡一直留在電源插槽裏,成為了整個現場中他唯一沒有清理過的物證。這張房卡上,我們找到了四組指紋,沒有任何一組和您丈夫的指紋吻合。甚至沒有任何一組指紋是屬於呂四平的。”唐瑩聽著聽著,有些渙散的眼神逐漸集中起來。

  關宏峰接著說:“依據酒店服務員的描述,呂四平那天是和一個女人開的房。呂四平是用自己的身份證做的登記,但接過房卡的卻是那個女人。對於那起案件,我一直有一點很想不通。那就是,誰為您丈夫開的門?”

  這時,唐瑩的表情已經變了,之前所有的委屈、難過都已經消失了,她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僵硬,眼神也逐漸冷了下來。

  關宏峰微笑了一下:“所以,我在這裏等您,也是不揣冒昧。請您留下指紋,做一下比對。”

  唐瑩盯著關宏峰的眼神流露出一絲惡毒和怨恨,身體卻不受控製地顫抖起來。

  一旁,周舒桐和趙茜雖然是一臉的驚訝,但卻進入了防備狀態。

  周巡眯起眼,重新審視唐瑩。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這個嬌小的女人身上。

  唐瑩慢慢塌下了肩膀。

  不遠處的戶外停車場,趙馨誠發動車子,韓彬饒有興致地看著關宏峰的所作所為,然後抬頭看看天,雨停了,陽光慢慢照了下來。韓彬鑽進車內。

  顧局和周巡兩人站在辦公桌前,正在向領導匯報。辦公桌後的領導手裏拿著書麵報告,聽取著匯報,餘光卻不停地掃視著攤在寫字台上的報紙標題——

  《五案九屍凶手難逃天網——市公安局集結精英終破案》

  《基因檢測新技術助力“6.21”殺人案告破》

  《“6.21”殺人案火速告破——公安精英大顯神威》

  《“6.21”殺人案告破,凶手五年間數次犯案背九條人命》

  市局領導露出滿意的笑容,聽著顧局和周巡的匯報,頻頻點頭。

  辦公桌對麵,周巡看著市局領導的表情,暗自鬆了口氣,關宏峰站在他身邊,背過身去,用手機悄悄發了一個短信。

  關宏宇坐在沙發前盯著電腦,手機響起,他打開短信,短信內容是:案子破了。他的目光轉到庫房箱子上擺著的筆記本電腦,跟筆記本電腦相連的,正是他從交管局拿回來的移動硬盤。

  電腦屏幕定格在一幀監控畫麵上,右上角的時間顯示是 2 月 13 日的晚上 21 點 21 分。

  監控畫麵上拍到了一個男人的右半邊身形。

  雖然沒有看到左臉的傷疤,但關宏宇很清醒地意識到,監控畫麵上出現的,絕不是他自己。

  關宏峰是下午回來的。

  茶幾上放著筆記本電腦,他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看視頻,電腦上插著交管局送來的移動硬盤。關宏宇靠在拉著窗簾的窗戶旁,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關宏峰,眼神有些異樣。

  關宏峰看著視頻,皺起眉,並沒發現關宏宇的反常:“不是跟你說不要在家裏抽煙了麽?”

  關宏宇沒搭腔。

  關宏峰從監控畫麵裏看到了什麽,湊到屏幕前,點了暫停鍵,然後往回倒了一段又重新看,再度暫停,把監控定格在一幀畫麵上,招呼關宏宇來看:“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個安騰!你看……”

  關宏宇把煙頭扔進杯裏,把杯子擱在旁邊的櫃子上,漫不經心地走到關宏峰身旁。

  監控視頻裏拍到的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戴著毛線帽,圍著圍巾,穿著件黑色的羽絨服,身上斜挎著一個包。視頻上顯示的時間是夜間 11 點 42 分。

  關宏宇隻瞄了一眼屏幕,全然沒有關宏峰的專注。隨即,關宏宇麵露嘲諷之色,盯著關宏峰。

  關宏峰沒注意到他的表情,依然在念叨:“應該是他,一定是他……”

  關宏宇直起腰,語氣有點兒陰陽怪氣:“你怎麽能確定他就是安騰?”

  關宏峰還是沒抬頭,盯著畫麵,似乎在思索什麽:“這段視頻是港美便利店南側的一個監控拍到的。時間也符合證言中的描述。看來他當晚確實曾經自港美便利店門口經過,然後出現在案發的四號樓樓下。”

  關宏宇坐在他身旁:“你真是這麽推測出來的?還是說……”他忽然湊近,手指在鍵盤上敲擊了幾下,打開了九點到十點時間段的一組監控視頻。

  關宏峰麵露詫異之色。

  21 點 12 分,視頻畫麵裏,出現了他自己。

  關宏宇定格視頻,冷冷地接著道:“還是說那天晚上,其實你也在?”

  關宏峰的臉色立刻變得鐵青。

  關宏宇站起身,逼視著他:“不管安騰的身份是真是假,但他不一定做了偽證。那天晚上,他是看到了人,但他所看到的——其實是你,對吧?”

  關宏峰罕見地流露出一絲驚慌,過了很久,他才開口,尷尬地尋找措辭:“你不明白,當時的情況很複雜……

  “哥,那一家五口不是我殺的,我相信也不會是你。”關宏宇站了起來,盡量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但你要告訴我,為什麽那天晚上,你會在那兒附近?”

  關宏峰咬著牙,躊躇了半晌,似乎生生把想說的話咽了回去。

  關宏宇慢慢難以抑製自己的情緒,低聲道:“我原以為你隻是有些不信任我,但現在看來,是你一直在瞞著我什麽事。我冒著隨時可能被捕的風險,配合你一次次進出刑偵支隊,甚至幫你破案抓人。但你卻……”

  他越說越激動,也越來越煩躁,來回左右踱步,最終走到關宏峰麵前:“我為你一次次冒險,而你卻瞞著我這麽重要的事情,到底那天晚上你在那兒做什麽?你肯定去過案發現場,所以你認得安騰,對不對?”

  關宏峰低著頭,沒有看他。

  關宏峰這樣的態度徹底激怒了關宏宇,他又逼近一步,咬牙道:“你知道咱倆輪流冒充同一個人這件事,我有多大壓力麽?你就是關宏峰,所以你作為關宏峰出現在周巡他們麵前的時候,是不需要刻意掩飾什麽的。但我不是你,刑偵支隊是你工作了很多年的地方,周圍這些人也是和你相處了很多年的同事,那裏對你而言跟自家後院沒什麽區別。但對我而言,就是龍潭虎穴!我每一分鍾、每一秒鍾都在提心吊膽!我生怕我們的自作聰明最後成了自投羅網,我更擔心一旦露出馬腳,會毀了你的一切!但你有為我考慮過麽?!”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