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26節

  “在所有的監控視頻裏,我們挑了這輛車的十個角度,進行了高度銳化的像素處理。點擊任何一幅都可以看到一千兩百萬像素的格式。至於能夠發現些什麽,我們就無能為力了……失陪一下。”

  王誌革離開辦公室後,關宏峰逐幅放大照片,仔細觀察車輛的每個角度,發現車左前側俯拍的照片,捷達車的倒車鏡上掛著的飾物形狀像個鍾,上麵還綴著幾條不同顏色的彩帶。韓彬看了看:“好像是布農鈴一類的掛件。可惜沒有拍到凶手的麵孔……”

  關宏峰打開另外一張車側麵輪胎的圖片:“十八寸的輪圈,應該是原裝的龍骨……”

  韓彬:“車胎呢? Bridgestone ?”

  關宏峰指著輪胎側麵模糊的商標字樣,道:“看不太清,不過格式上更像米其林的。”

  韓彬歎了口氣:“這麽關鍵的部分反倒還原不出來……真是……不過話說回來,這麽一款老舊的捷達車,如果真配了米其林的輪胎,車主肯定是個比較講究的人。”

  關宏峰指著車右側的輪圈道:“目前的清晰度來看,輪圈上沒有在路邊停車時很容易造成的劃痕,車主應該是個很謹慎的人……這也符合我們對凶手的認知。”

  韓彬搖搖頭:“其實不好說,我們還不能確定就一定是米其林的輪胎。即便是,這個品牌的輪胎有很多假冒的仿品,範圍還是太寬泛。”

  關宏峰點頭:“目前也就倒車鏡上的掛飾作為排查線索比較有價值。”

  王誌革回到實驗室,走到正在看視頻的關宏峰身側,問:“聽說這個案子的凶手已經落網了?”

  關宏峰看著電腦屏幕,思索著瞟了眼韓彬。

  韓彬接口道:“是,不過案件的部分細節還是需要完善。我們希望能排除這輛車的嫌疑。”

  關宏峰指了指電腦上的截圖:“那這些……”

  王誌革:“剛才給您的光盤裏都有。如果還有什麽需要我們協助處理的,我們一定盡力而為。”

  回去的路上,韓彬開著車。

  關宏峰掛上電話:“目前隻能把倒車鏡上的飾品和輪胎可能的品牌作為排查特征。但估計對篩選嫌疑車輛的作用很有限。”韓彬道:“關隊在這次篩查的標準上定位還是很精確的。凶手的第一案往往會暴露出更多的線索。”

  關宏峰笑了笑:“要說到定位精確,似乎是你提醒了我。你洞察力相當好,又何必刻意掩飾呢?”

  韓彬想了想,微笑:“畢竟是頂著我父親的名字來協助工作。不過……上次關隊提起你弟弟的事兒,是有什麽需要幫忙的嗎?”

  關宏峰微微一驚,但很快就恢複正常:“也沒什麽,隻是隨便聊聊。”

  他看著窗外的雨,沉默了會兒才開口:“也是因為覺得……你能夠理解。”

  韓彬微微側頭,看著關宏峰:“嗯,我能理解。”

  關宏峰沒再說話,看著車玻璃上來回晃動的雨刷。

  韓彬又問:“恕我冒昧……關隊,你臉上這道傷疤是怎麽來的?”

  關宏峰一愣,沒回答。

  韓彬歉意地微笑道:“如果不是很方便說……”

  關宏峰想了想,呼出口氣:“是大概兩年前辦一個案子……我接到了特情線報,支隊查了三年的軍火走私案那天在宏安碼頭進行轉移。當時和周巡還有一個叫伍玲玲的女警一起。負責指揮的是匪首霞姐,她似乎知道我們要去,轉移速度非常之快,我怕等不到增援趕到他們就會離開。隻得現身幹擾……過程中,我們被打散了……”

  他仿佛又回到那一夜,黑暗中,通道裏,他背靠著牆,兩手死死地抵著對方的手,對方手裏的刀正往他臉上紮,刀一點點紮進他的臉頰。

  車庫入口處,槍聲響起,周巡一路朝上鳴槍,循著關宏峰聲音的方向來。他的槍口亮著火光,槍聲和火光由遠及近。在槍口火光的照亮下,他看到對麵的凶手在耳垂下紋著黑色的罌粟花。就在周巡即將到達他所在的拐角時,凶手拔出刀,撿起他掉在地上的手槍,遁入了黑暗。關宏峰像沉重的沙袋一樣沿著牆滑下來。刀紮透了他的麵頰,血嗆得滿嘴都是。

  不遠處的黑暗中響起汽車發動的聲音,車燈亮了,在車燈照射的範圍裏,伍玲玲在一片血泊中緩慢地爬動,仿佛與關宏峰眼神相對。

  關宏峰和周巡眼睜睜看著這輛車直接碾過伍玲玲,衝出了通道。關宏峰絕望地奪過周巡手裏的槍,衝過去幾步,對著車開槍。其中一槍打爆了車的輪胎,那輛車失控地撞到集裝箱上。

  警方增援控製現場的畫麵、碎玻璃、滿臉是血歪在座位上的霞姐、閃爍的燈、流了一地的血、伍玲玲臨死前的眼睛,從關宏峰的腦海中閃過。他被這些回憶搞得有些失神,直到韓彬叫他,才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失態,微微調整了一下坐姿。

  韓彬問:“後來案子破了麽?”

  關宏峰被戳中了心事,臉色有點暗淡:“破了。”

  韓彬想了想:“印象中,我在新聞中見到過你弟弟的照片……你們是孿生兄弟嗎?”

  關宏峰點頭。韓彬似乎猶豫了一下,沉聲道:“那你有沒有想過,也許那起滅門案,並不是衝他去的?”

  關宏峰猛然抬頭,臉色蒼白如紙。

第九章 定罪

  關宏峰和韓彬快步走進檔案庫。

  周舒桐、趙茜等一幹人都在書山卷海裏疲憊不堪地坐著。看到兩人,周舒桐立刻站起來:“關老師……我們找到一起五年前的案件,沒有發生在雨天,地點不在車內,被害人也並非一男一女,但凶手將現場清理得非常幹淨,整個現場都沒有掃出半枚指紋。”

  關宏峰接過案卷,快速地翻了翻,便遞給韓彬。 ?

  韓彬翻看:“確實很像。”

  關宏峰:“冷卻期吻合。而且衛生間的毛巾和香皂……”

  韓彬:“都使用過,之後又整齊地碼放回了原位。即便在會清理現場實施反偵查的凶手當中,這種特征也是極其罕見的。”

  關宏峰點點頭,招呼大家:“留一部分人把其餘的案卷都篩查完,咱們回支隊,技術隊過去盯著,天黑之前我要看到這個案子所有的物證。”趙茜點頭,和小高等人出了會議室。 ?

  周舒桐站起來走到投影邊。

  “這起五年前的案件,案發地點是杏林路以西的自由行快捷酒店 206 號房間。屍體是第二天上午酒店清潔工打掃房間的時候發現的,從屍檢情況推測,案發時間是前一天晚上八點半左右。”

  “被害人呂四平,男性,四十一歲,戶口登記地是博物館西大街。實際上婚後常年居住在妻子的家裏,無業,曾因賭博和敲詐勒索被西城分局兩次處以行政拘留。”

  幕布上的照片顯示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光頭,陰沉著臉。

  “自由行酒店當時違反治安管理規定,沒有打開視頻監控——很難說這是因為凶手運氣好,還是他刻意作出的選擇。目前掌握的情況基本來源自酒店服務員的目擊證言。據聞,案發當天下午兩點左右,呂四平攜一名穿著時尚,濃妝豔抹的年輕女性來到酒店,用自己的身份證登記開房。但沒有人留意到這名女子的離開時間,根據酒店當天的日程安排,晚上七點到九點間,有一批旅遊團入住酒店。想來有可能是當時人多混亂的狀況下,女子沒有被注意到。

  “死者是被勒頸窒息而亡的。屍體被發現時,麵朝下,俯臥在雙人床與衛生間之間的夾道上。兩臂攤開,左腿伸直,右腿蜷曲。”

  屏幕上是屍體的照片。關宏峰道:“值得注意的是,死者的指甲被清理過,也就是說,死者遇害時,很可能因為反抗而在指甲裏留下了凶手的皮膚細胞。僅憑這一點,就不是一般罪犯做得出來的。不但如此,凶手離開現場時,還清理了房間內所有的指紋,包括被害人的。而且房間內的物品全部被碼放整齊,連明顯有使用痕跡的廚衛用品也被放回原位。我們目前有充分的理由懷疑,這是殺害李地參的凶手第一次實施謀殺。”

  趙馨誠問:“即便能判斷出是同一名凶手作案……可怎麽就能斷定這就是凶手的第一案呢?”

  關宏峰扭頭看韓彬,韓彬從案卷中抽出屍體照片的複印件,晃了晃:“凶手作案後,把整個房間收拾得整潔有序,卻任由屍體像攤爛泥一樣蜷伏在地上,這個細節體現出的是凶手對被害人極度的蔑視和侮辱。也就是說,隻有這一案中,明顯暴露出凶手與被害人之間可能存在某種情感性關聯的線索。所以……”

  周巡的手機響了,關宏峰停住話頭。

  周巡接通電話,那邊說了句什麽,他臉色一變,掛上電話,對劉長永說:“老劉,你去市局跟技術隊他們盯著物證科。”

  劉長永一愣,正要開口說什麽,周巡已經起身離席,沒好氣兒:“市局政治處的來了,估計是追究老關的事兒來的,我先去應付下。”說完,周巡急匆匆出了會議室。

  趙馨誠看著周巡的背影想了想,掏出手機也出了會議室。

  來的是顧局和市政辦公室的一個主任,姓馬。

  這位馬主任一上來就毫不客氣,盯住了周巡:“你們分局應該已經接到通告,要求你們對回聘關宏峰的事情做出情況說明。顧局長沒有告訴你嗎?”

  周巡微微揚起下巴:“顧局第一時間就通知了我,而且我們肯定會在市局要求的時限內呈交書麵情況說明。”

  馬主任道:“那為什麽關宏峰仍在參與刑偵工作?”

  周巡語氣堅定:“關宏峰是目前案件偵破的核心力量。停了他的職,有可能會影響專案的偵破進度。”

  馬主任冷著臉:“現在關於這起係列案件的真假消息四處亂飛,除了媒體胡亂臆測的部分以外,很多都是從你們內部泄露的。”?

  周巡不依不饒,據理力爭:“等案子破了,所有的責任都歸在我一人身上也無所謂。但現在免了關宏峰,相當於放走了凶手。馬主任,要知道從目前已經掌握的案情來看,這名凶手很可能已經殺了將近十個人。”

  他目光炯炯,看著馬主任,馬主任盯著周巡,正要開口時,手機響了,他拿出電話,看了上麵的名字,皺起接了起來:“喂?老白?”?

  一場風暴消弭於無形,周巡回到辦公室,心知肚明地拍了拍趙馨誠的肩。

  趙馨誠趕緊擺擺手:“我也沒做什麽,就給白局打了個電話……關隊,咱能做的都做了,接下來要仰仗你啦。”

  關宏峰看著兩人,道:“剛才我已經布置了,讓大家先尋找關於被害人呂四平的社會背景以及身份信息。關於社會關係……他因為敲詐勒索被西城分局行政拘留的時候,有一個共犯,叫高亮。從筆錄裏看,似乎是他的發小。”

  周舒桐在一旁用筆記本電腦查詢,很快得出了結果:“高亮,去年因為尋釁滋事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目前在津港三監服刑。”

  周巡一擺手:“那得,咱倆探個監唄。”

  關宏峰合上案卷,站起身,突然意識到什麽,低頭看了眼手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

  關宏峰盯著手表皺眉,在會議室另一側,韓彬注意到關宏峰的動作,他也站起身:“帶上我吧。”

  關宏峰看向韓彬,不明何意地愣了一下。

  傍晚,津港三監談話室。桌子後麵坐著個四十來歲、微微有點謝頂的中年男人,他急不可耐地從桌上的煙盒裏拿了根煙。

  “四平跟我是發小兒,這小子屁股哪邊長了痣我都知道,您想知道什麽盡管問。”?

  關宏峰道:“說說你們當初因為敲詐勒索被拘留的事吧。”

  高亮又從煙盒裏抽出根煙,對著上根煙的煙屁把這根煙點著,邊抽邊用手捋了捋腦袋上稀疏的幾根頭發:“嗨……哥倆當初就是冒充聯防,專門抓點兒搞破鞋、打野炮的。”

  關宏峰和周巡對視:“你們……做過幾起?”

  高亮擺擺手:“別提了,一次都沒成,還被舉報了。當時我倆也不懂……08 年那會兒已經開始取消聯防編製了。”

  關宏峰往前探了探身子:“真的一次都沒有得手過?”

  高亮叼著煙,琢磨了會兒,道:“我是沒得手過,不過四平說……他成過一次。有個家夥正跟老同學在車裏打快炮,被四平逮了個正著。他可能怕丟工作或者讓老婆知道,不但把身上的錢都給了四平,連手表都擼下來了。那男的好像還是個什麽老師的……四平後來還跟他要了幾回錢。”

  聽到這裏,關宏峰和周巡都是一怔。

  周巡趕緊問:“那個人開的什麽車?”

  高亮露出努力回想的神情:“這……他好像還真跟我說過,富康還是……”

  周巡緊接上話:“帕薩特?捷達?凱美瑞?”

  高亮手一拍桌子:“對對對,捷達,捷達!”

  從監獄出來,周巡的越野車飛馳在京津唐高速上,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周巡邊開車邊說:“凶手很有可能就是當年被呂四平冒充聯防在車裏捉奸的那個男人。不過……這小子被捉奸,又被呂四平訛了錢,回手殺了呂四平可以看作是報複,為什麽後來又要繼續殺在車內幽會的男女呢?”

  關宏峰在副駕上,死死盯著窗外的路燈,表情和身體姿態都不太自然。

  後座上的韓彬瞟了眼狀態有些不正常的關宏峰,忽然道:“周隊,能麻煩您開下燈嗎?我想再看看案卷。”

  關宏峰一驚,周巡倒是不疑有他,順手打開了車頂燈。關宏峰似乎微微鬆了口氣,但是不敢回頭看韓彬。

  韓彬在後座邊翻看案卷,邊漫不經心地說:“如果像高亮所說,凶手從事司法類工作——當然這和凶手目前掌握的反偵察技巧也十分契合——那麽,他在被抓奸的情況下,肯定體驗到了被權勢威壓的屈辱感。殺了呂四平,隻是種單純的報複,但這不能完全抹去他屈辱的記憶。所以他在其後幾年間尋找車震男女下手,很可能是種情境倒置式的還原體驗。”

  周巡聽得呆了:“啥還原?啥?”

  關宏峰在旁補充:“說白了,他一遍又一遍殺害在車中偷情的男女,是試圖一次次抹掉當初那個屈辱的自我。”

  周巡聽完咋舌:“變態就是變態啊,想法還真是匪夷所思。”

  當周巡說到“匪夷所思”的時候,關宏峰一愣,微微側頭瞄後座上的韓彬。

  這時,車已經到了高速路津港路段的出口。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