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25節

  周巡扭頭看了眼趙馨誠。趙馨誠坐在桌子上,周舒桐站在他身旁,正要拿紗布給他包紮胳膊。趙馨誠擺擺手:“來塊膠布就行了。”

  周巡看著他,調侃道:“哎呦,這都能落下傷,你真是越來越不濟了。”

  門開了,小汪和趙茜走進來。小汪道:“這是個老油子了。水潑不進,什麽都不肯說。小弟們呢個個胸大無腦,屁也不知道。”周舒桐忍不住一笑。

  趙茜道:“從黃誌強公司和住所裏起獲的現金中有部分連號鈔票,比對之後發現與曹豔茹從銀行提取的鈔票號碼是吻合的。”

  趙馨誠點點頭:“有人證有物證,給這孫子定罪倒不是事兒……問題是哪去找他雇來殺人的馬仔啊?”

  趙茜進屋,拿著個裝在物證袋中的手機,走到關宏峰麵前。她隔著物證袋,在手機上摁了摁,隨後遞給關宏峰:“關隊,這是我們從黃誌強手機中找到,有人在案發後兩小時發來的信息。”關宏峰接過手機看。

  信息內容是:姓黃的,欠命留命,欠債給錢。活兒我們幹得這麽利落,你甭想賴賬!

  周巡湊過來看了眼手機,和關宏峰對視了一下。

  周巡有些不確定;“不會這麽簡單吧?”

  關宏峰從周舒桐手裏接過手機,照著這個號碼撥了回去,邊等待接通邊和周巡說話。

  手機響了沒兩聲就接通了。

  關宏峰打開免提,同時示意屋裏的人都安靜。

  手機裏傳出男人的聲音:“姓黃的,喂?喂?”

  關宏峰壓低了聲音道:“強哥現在不在。你們的事兒他跟我說了,這錢你還好意思拿?”

  那邊倒是很橫:“廢什麽話!我們活幹得這麽漂亮,憑什麽不給錢?剩下那二十萬,一個子兒都不能少。”

  關宏峰語氣不善:“瞎嚷嚷什麽呢?再喊把警察都喊來了。”

  電話那頭冷笑:“切!不能夠!那幫白癡估計正納悶這車震殺手怎麽又殺人了!絕對牽扯不到咱們身上。”

  周舒桐、周巡、小汪等人麵麵相覷,關宏峰情不自禁地念叨:“白癡。”

  電話那邊耳朵倒尖:“你說啥?”

  關宏峰意識到自己失言,轉念一想,道:“你個白癡!誰讓你殺那個女的了?”

  電話那頭道:“可……可是網上說的那個殺手,從來都是殺一男一女,再說了……我們多做了一個,又沒讓你加錢!”

  趙馨誠已經樂得頭快要埋到腿間去了,周巡也憋著笑。

  關宏峰翻了個白眼:“加個屁錢!你把給錢的雇主都殺了!還有臉要錢?”

  那邊明顯愣了:“啊?你……你事先也沒說她就是啊……”

  關宏峰歎了口氣:“甭廢話。這買賣算賠到家了。強哥說了,二十萬沒有,隻有十萬跑路,你們趕緊拿錢跑路,把風頭避過去再說。”

  那邊還想說什麽,被關宏峰喝斷:“別嘰歪了。銀行轉賬容易被查出來,我拿現金給你們。找個安全的地點交接。拿了錢之後,盡快給我離開津港!”

  傍晚, 18 點 13 分。雨停了,關宏宇和哥哥交接完,就趕去了約定現場。

  周巡坐在前麵,扭頭:“老關,買塊膏藥買到爪哇島去啦?”

  關宏宇從兜裏掏出盒虎骨麝香膏,挽起褲腿,露出膝蓋上方的瘀傷,神態很是自然:“大半夜的,藥店不好找。我紮到西四環才找到家金象。”

  韓彬扭頭看了眼,不易察覺地笑笑,從關宏宇手裏接過藥膏,道:“淤血還沒化開,別貼在瘀傷上。”他說著撕開膏藥,貼在關宏宇膝蓋上。

  關宏宇頭往前伸跟周巡說話:“怎麽樣了?”

  周巡道:“有輛銀色的派力奧圍著這兒轉了兩圈,技術隊查了車牌信息,是個汽車租賃公司兩小時之前剛租出去的。車主用身份證做的登記。”

  周巡扭頭衝關宏宇一攤手:“所以我們現在連凶手的名字都知道了。”

  關宏宇把腦袋頂在副駕前座的頭枕上:“總有賊是笨死的……那還不下手?”

  周巡也不急:“小周帶人開車追在後麵呢,而且周圍兩個路口全封鎖了,反正也跑不了。等他們拿錢的時候再抓。”

  正說著,馬路對麵,一輛垃圾車開過來,停在了垃圾桶邊。

  大家都是一愣,周巡見狀,拿起步話機:“‘保險箱’那邊停了輛垃圾車,看到了嗎?”

  步話機裏傳來小汪的聲音:“看到了,會不會有什麽問題?”

  周巡道:“聯係向陽區環衛,把車號給他們報過去,核實這輛車的出勤情況。”

  正說著,一名工人從垃圾車上下來,把垃圾桶架到了垃圾車的滑軌支架上。滑軌支架把垃圾桶運到垃圾車的翻鬥裏,往垃圾車裏傾倒垃圾。

  在他們後麵不遠處的路口,那輛銀色的派力奧拐了過來。

  周巡的步話機響起,小汪:“核實過了,是正常的清理工作,出勤車輛和出勤人員都核對無誤。”他看著那輛派力奧,嘴角微微往上扯。

  垃圾車已經完成了垃圾回收工作,駛離了路旁。隻見一旁的派力奧衝到垃圾桶邊,一個急刹,車裏竄出個穿著黑衣服的人,他扒著空蕩蕩的垃圾桶看了眼,立刻跳回車上。

  派力奧猛地加速,向垃圾車追過去。在派力奧後麵不遠處,拐過一輛桑塔納。

  周巡瞄了眼桑塔納,拿起步話機:“保險箱已經轉移到垃圾車上了。收縮包圍。等他們在垃圾堆裏翻錢的時候,咱們再從垃圾堆裏翻他們。”

  說完,周巡發動車子,也跟了上去。

  垃圾車停在路對麵,車頭橫著那輛銀色的派力奧。

  馬路對麵,看著眼前的景象,周巡扭回頭看向車內的關宏宇等人:“走吧。翻垃圾的活又輪到我了。”

  眾人下車,關宏宇步履輕快地走了幾步。

  韓彬出現在他身後,輕聲提醒:“關隊,小心腿上的傷。”

  關宏宇一驚,隻輕輕側頭致意,腳步放慢下來。

  垃圾車內,一名黑衣人正撲在垃圾車翻鬥的垃圾堆裏,邊找邊嘟囔:“這什麽味兒啊……”他刨了幾下,半轉身朝後喊:“你也趕緊上來找!”黑衣人又翻了幾下,見身後沒傳來任何回應,停下動作,忙回頭看,頓時呆住了。

  在他身後的垃圾車翻鬥下,周巡等一幹刑警圍在一圈正看著他。他的同夥,帶著手銬,跪在人群中間。

  人抓到了,兩個支隊的人回去交接人犯、物證、屍體以及各種相關資料。一個虎背熊腰、領導模樣的人上前和周巡握手,正是海港分局刑偵支隊的主管副局長白局。

  他笑得很客氣:“行,這回讓你們長豐隊受累了。”

  周巡畢恭畢敬:“分內的事兒,白局您太客氣了。”

  白局扭頭,看了眼熱火朝天的交接情況,轉臉對著趙馨誠交代道:“你小子多替專案組賣賣力,我再給你調倆探組過來。”

  周巡望著白局的背影:“老趙,你們這邊暫時不要透露案子已經破獲的信息。”

  趙馨誠看著周巡:“我跟老白商量過了,命令肯定是會下的,可全支隊上下要說滴水不漏……我真保證不了。”

  關宏宇想了想:“那個叫董涵的在什麽媒體來著?”

  周舒桐道:“津港頭條吧。網絡電子版是每天即時更新的。”

  關宏宇問:“案情主要是從他們這邊泄露的?”

  周舒桐搖搖頭:“目前關注這個係列案件的媒體還有很多,但津港頭條往往是第一個披露消息的。”

  關宏宇想了想,扭頭對周巡說:“能不能把這些媒體記者都請過來?”

  周巡一驚,笑笑:“那敢情好,一次拘這麽多記者,市局該直接讓我脫衣服了。”

  關宏宇知道他誤會了:“不……我們不抓人,隻合作。”

  周巡想了想,和趙馨誠對視。趙馨誠道:“話是有道理,不過這幫記者可是無利不起早啊。咱們能給他們什麽好處?”

  關宏宇道:“媒體要的無外乎是新聞,我們可以承諾他們,一旦破案就為他們全麵開放采訪和報道的許可。何況我們想散布的是連環殺手已經歸案,無論消息真假,本身也很有衝擊力。媒體記者不見得會拒絕。”

  周巡思索了一會兒,拍桌子:“小周,一會兒叫劉隊來下我辦公室。”周舒桐震驚地看著他。

  車震殺手被抓的消息很快被放了出去,聽說顧局震怒,劉長永無奈上去頂了雷。

  會議室裏,周巡給關宏峰遞了一摞報紙和雜誌。關宏峰掃了眼,往會議桌上一扔:“媒體暫時和我們保持口徑一致。但估計時間不會太長。案件現在還在死胡同裏沒出來,我們得趕緊尋找新的突破口。大家有什麽思路麽?”

  聽到這話,大家都麵麵相覷,趙茜把四起案件幾乎相同的、沒有留下作案痕跡的信息資料放到投影上,趙馨誠和周巡都是一籌莫展。韓彬在看剛才關宏峰扔在桌上的報紙和雜誌。

  周舒桐盯著投影上的比對信息,小聲地開口:“為什麽都一樣啊?”

  關宏峰看了眼周舒桐:“你說什麽?”

  周舒桐低聲道:“關老師您曾經說過,連續作案的凶手,會隨著作案次數的增加,逐漸完善技巧。可這名罪犯盡管第一次作案後清理現場的時間稍長,但技巧上幾乎沒有任何改善啊。”

  關宏峰愣了愣:“沒錯,凶手自第一次作案起,就已經掌握了非常完備的反偵察技巧,這確實很罕見……”

  周舒桐問:“那會不會凶手之前還實施過其他類型的犯罪?隻是因為沒有傷及人命,所以我們並沒有篩查出來?”

  關宏峰似乎受到了啟發,低頭不語。

  韓彬似有所覺,放下雜誌,看向周舒桐:“當初案件的篩選標準是什麽?”

  周舒桐:“暴雨天氣、約會的男女和清理現場所反映出的強迫症傾向。”

  韓彬眨眨眼:“聽上去隻有第三項屬於犯罪標記。”

  關宏峰對韓彬說:“對,我們沒有把前兩項排除特征列為犯罪標記,隻是給出的條件越明確,篩選起來越方便……是範圍出了問題麽?”

  周舒桐低聲道:“他第一次作案也許和天氣以及目標對象都無關。就是說我們可以嚐試擴大範圍……”

  韓彬點點頭:“隻有第三個條件是最難發生變化的。我們從一開始就錯誤地限定了範圍,已經找到的四起案件當中,並沒有包含他第一次殺人。我們還沒有找到他的第一案。”

  周巡也開始明了,扭頭問:“那你的意思是……”

  韓彬道:“重新篩查,我們要找到這家夥的第一案。”

  周巡電話響起,他打著手機出了屋。

  趙馨誠疑惑:“篩選特征就一條,專家隻有倆。案卷有幾千本。一禮拜都不見得能出結果。”

  周舒桐想了想:“那就加快效率,暫時放棄篩查除命案之外的其他暴力犯罪案件。優先審查 G 字頭卷號的。”

  這時接完電話的周巡回到會議室,沉聲道:“物證鑒定中心在催他們去看那輛捷達車的視頻監控,你們誰跑一趟?”

  關宏峰看了眼韓彬,韓彬站了起來:“我和你一起去。”

  物證中心並不遠,負責接待的男人很高大,正是鑒定中心主任、上回沒見到麵的王誌革。關宏峰主動伸出手,王誌革微微一怔,猶豫了一下,還是和他握了手,三個男人走進大樓。

  王誌革在電腦前邊操作邊說:“首先是那段車內的凶案視頻,支隊上次要求再做進一步成像處理。”他播放了完整的視頻,這次的視頻比之前又清晰了些。

  韓彬沒有看過視頻,饒有興致地站在椅子後麵看了全程。關宏峰則隻在凶手出現、行凶等關鍵點湊了上去。

  “我們已經在技術範圍內盡可能做了處理。”視頻播放完後,王誌革調出了幾幀視頻的截圖,並把其中的一幅截圖放大。被特意放大的是凶手手中握著的紅色物品。

  關宏峰湊近顯示器,盯著凶器上模糊的字母看了會兒,問道:“是個 L 嗎?”

  王誌革攤了攤手,表示無能為力,但用一個 U 盤把部分截圖打包給了他們。

  關宏峰又問:“交通監控……”

  王誌革操作電腦,在電腦上列出了二十多幅視頻截圖,站起身,讓關宏峰坐在座位上。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