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24節

現場處理完畢,開始走訪過程,兩位死者的個人情況也很快浮出水麵,“徐建國,五十三歲,津港人,交通銀行總行的信貸部經理。曹豔茹,二十七歲,河北邢台人,登記信息上沒有職業。哦對,從登記情況顯示,這對老夫少妻結婚還不到一年。這兩人是去年十月份登記的,登記的時候還附了財產協議。內容倒是挺簡單,就是如果在有生之年和徐建國離婚的話,曹豔茹自願放棄一切財產主張。

“徐建國的工作記錄上沒有什麽明顯的紕漏,目前已知他名下至少有六套房,其中四套在三環內。而且他在五大國資銀行都有儲蓄賬戶,已經查到的存款有大概一千四百萬。關宏峰他們還找到了徐建國在深滬兩市的開戶證明。

“曹豔茹從舞蹈學院畢業後曾一度留校任教,去年年初辭的職,和徐建國結婚後,開了個廣告公司,叫做型天廣告。案發車輛是登記在徐建國名下的,曹豔茹名下登記有一輛馬六。但曹豔茹的車也沒在小區裏。據說這兩人的婚姻遭到了周圍親友的一致反對,徐建國膝下那個和曹豔茹同歲的女兒甚至一怒之下出了國。

“曹豔茹的私人財產不多,曾在一個月前把三十萬的存款提走了二十七萬。在他們家裏還找到了幾份典當合同,經手人也是曹豔茹,分別是一條卡地亞的手鏈、一塊經典款的江詩丹頓女表以及一尊紅珊瑚的觀音像擺件。這三樣東西的典當價值一共是十六萬五,半個多月以前,這筆錢已經以現金方式付給曹豔茹了。”

會議室內,周舒桐一邊翻看記錄本一邊道:“我跟關隊去了型天廣告公司,發現三個多月以前,公司因為與城建集團合作的地麵廣告項目,向華夏銀行申請了一筆十萬元的小額貸款。大概在兩周前,銀行批準了。這筆款項自監管賬戶轉至城建集團與型天廣告公司的共管賬戶名下,隨後被型天公司以暫借款用途從賬戶中提走。公司的財務人員告訴我們,這筆錢是曹豔茹讓他提出現金拿走的。”

趙馨誠咋舌:“乖乖……這好幾十萬,她是打算換輛車?”

關宏峰道:“這麽大筆現金,在他們的住處卻沒有發現,也沒有任何記錄顯示她把這筆錢通過儲蓄或匯款的方式轉到什麽地方,或轉給什麽人。大約五十萬,這麽筆錢夠幹什麽?”

周巡道:“當了細軟還抽走了貸款,應該不會是買車……更像是筆應急的錢。”

關宏峰嘀咕一句:“老夫少妻……難道是被勒索了?”

趙馨誠接過話頭:“甭管怎麽說,現在人沒了,錢也沒了。不排除她生前遭到勒索的可能性。韓彬,你覺得呢?”

韓彬正在看著窗外出神,被忽然點名,一愣:“啊?不好意思,剛才沒仔細聽——我是在想,曹豔茹的車去哪兒了?”

關宏峰微微一怔。

這一點提得很關鍵,幸好曹豔茹的車安了 gps ,並不難找。

樓口,周巡、關宏峰、趙馨誠、韓彬、周舒桐五人圍在那輛藍色馬六旁。周舒桐走到車前,看記錄本之後對照車牌照,衝著眾人點點頭:“沒錯,就是這輛了。”

趙馨誠咂嘴:“光找著車沒用啊。誰把它開到這兒來的?”

周巡去門口找保安調監控,韓彬打著傘走到車的左前側觀察,又扭頭看附近的樓,他看了幾個門洞,目光停在三單元的門口。

關宏峰也走到車頭的位置,對韓彬說:“我覺得是二單元。”

韓彬搖搖頭:“應該是三單元。”

周舒桐懵了,左看右看,趙馨誠則聽之任之,似乎覺得很有趣。

關宏峰指了指前方。“這輛車左前輪的泥土說明它是一半騎在拐角處的泥地開過來的。”他說著,比劃著指了指小區的道路,“有路不開,一定要騎到路肩上,說明當時路的另一邊肯定停了車。也就是說,很可能是晚上,小區居民都回家的時候。”

周舒桐瞪大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而壓過那段路肩之後,他卻沒有繼續往裏開,而是拐進這個方向,讓一側車輪騎在馬路牙子上,把車硬塞進來停靠。”關宏峰說著,比劃著路的寬窄程度,又指了指這輛車,“恐怕是因為這裏離他要進的樓門最近。”

他說完,自己也覺得有些困惑,扭頭問韓彬:“不過,為什麽你覺得是三單元?”

韓彬指了指三單元樓門口。“三單元樓門口是個很窄的死胡同,如果停進這個位置的話,沒法掉頭,好進不好出,而這邊卻相對開闊些……當然,還有這個。”他說著讓出半個身子,輕輕敲了敲車左前側保險杠的一處剮蹭,又繼續往三單元樓門口方向走,到了綠地的柵欄旁,指著白色柵欄上一抹藍色的油漆,“我想,他以前吃過這個虧。”

周舒桐和趙馨誠都湊上去看那抹藍色油漆,周舒桐微張著嘴,一臉崇拜。

趙馨誠嘿嘿笑道:“兩位要是能告訴我他的門牌號的話,我就天天燒香供著你們。”

關宏峰不置可否,微笑了一下:“這個……得靠小周了。”

周舒桐忽然被點名,有些不知所措。

幾分鍾後,周舒桐站在四樓門口,一名住戶在門口衝她搖搖頭,她說了聲不好意思,繼續往樓上走。關宏峰等人跟在她身後,趙馨誠一看豎起了大拇指:“這土法子管用,這破樓能有幾層呢?咱就一個個問過去,不信問不出來。”

這時候周舒桐已經上了五樓,正在敲門。

過了會兒,門裏男聲響起:“誰啊?”

周舒桐湊上前去,禮貌地道:“您好,小區物業,樓下有輛牌照是京 n4595 的藍色馬自達,請問是您的嗎?車子把消防通道給堵了。”

過了會兒,門開了,一名高個男子走出來,嘀咕道:“你們那兒也沒寫什麽消防通道啊。”

周舒桐回頭看了眼關宏峰,微微一笑,往後退了兩步。

那男人還在發愣,趙馨誠上前把身子別進門內,亮出證件:“那馬六是你的?”

那男人頓時有些驚恐,支支吾吾的:“啊?什麽?”說著,他本能地往門外挪,但樓梯口站著關宏峰和韓彬,路堵上了。

趙馨誠板著臉,繼續問:“車哪兒來的?”男人含糊地答道:“我……同學借給我的。”

趙馨誠又問:“哪個同學?”很明顯,男人有些緊張,開始冒汗,不答話了。

雨天樓道光線不好,趙馨誠盯著男人看了會兒,注意到他深陷的眼眶和縮小的瞳孔。

趙馨誠往前一步,貼到那男人身前,仰起頭,盯住他的眼睛,然後又反手握住男人的手腕,他先是看了眼男人手指間的位置,然後熟練地撥開他的兩條胳膊,檢查他肘關節的靜脈。那男人很是驚恐,腳在地上蹭了兩下,似乎有些不滿,但是又不敢反抗。

男人想往屋門的方向鑽。趙馨誠腳底一別,用身體把他頂在了牆上:“別動!”

關宏峰走上樓梯,低頭看了眼男人穿著人字拖的腳,對周舒桐說:“檢查他腳趾。”

周舒桐蹲下來,掰開男人的腳趾,腳趾縫裏的針孔露了出來。

周巡和物業的兩名保安站在馬六旁。

趙馨誠、關宏峰等人從三單元帶著那個男人走出來。

趙馨誠衝周巡晃了晃正在響的手機,周巡衝物業的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走了,他又扔了個東西給周巡,周巡伸手撈過來,是把車鑰匙。關宏峰手裏拿著個小皮包,他拉開皮包,檢查裏麵的東西。周舒桐往皮包裏看了眼,露出驚訝的表情。

趙馨誠道:“這小子叫郭燦。自稱是曹豔茹當初在舞蹈學院的同學,車是曹豔茹借給他的。”

周巡打開車,拉開車門看了看車裏,車裏很亂,地上有飲料瓶子、麥當勞的餐盒、零食袋,還有些衣物和雜誌散亂地扔在後座上。周巡回頭問郭燦:“她什麽時候借你的?”

郭燦裝出坦然的樣子:“就……就前兩天。”

周巡指了指車裏:“看著可不像……”說著他上前拉開煙灰缸,裏麵全是煙頭,顯然這個叫郭燦的已經使用這個車很長時間了。

周巡又問:“她為什麽借你車?”

這麽多人圍著,郭燦說話更磕磕絆絆:“她……可能……反正……平時她也不開……”

周巡和趙馨誠同時發出嗤笑,周巡道:“那好,我換個問法,你為什麽要跟她借車?”

郭燦又是一愣,躊躇了半天,答不上來,幹脆微微側過頭,不說話了。

周巡冷笑著扭頭看關宏峰,關宏峰把手裏的小皮包遞給周巡,周巡翻了翻,裏麵是注射器、皮管、勺子、打火機等吸毒工具。周巡將皮包捏在手裏,輕輕拍了兩拍,笑了:“這就好辦了。”

郭燦的個人情況也明朗起來。經過搜查,郭燦家裏的現金隻有一千多,他的銀行卡是透支的。名下也沒有其他儲蓄賬戶。

趙馨誠大大咧咧:“嘿,那就是五十萬都花了唄……現在一克海洛因大概什麽價格?”

關宏峰仔細算了算,回答:“五十萬能買三百多克,也就是半斤多,還是高純度的。”

趙馨誠倒抽口涼氣:“籌到五十萬到現在……隻有兩個多禮拜,都買成海洛因,十個郭燦都抽死了。”

周巡想了想:“錢不在郭燦手裏?”

韓彬靠在窗戶邊,抽著煙扭頭問趙馨誠:“也許,他用這錢來買凶殺人?”

聽了這話,周巡和關宏峰一愣。

這時,審訊室的門開了。小汪從裏麵走出來,身後是鬼哭狼嚎、滿地打滾的郭燦,那慘叫聲響徹樓道。

小汪帶上門,也有些悻悻:“這小子癮夠大的。這還不到倆小時啊。”

周舒桐從樓道另一側跑過來,氣喘籲籲,把手裏的小瓶遞給周巡:“周隊,您要的美沙酮。”

周巡接過美沙酮,在手裏一拋,扭頭對關宏峰說:“老關,這會兒,這玩意比你都好使。”

說著,他推門進了審訊室。

吸毒者其實最好審,周巡這樣的老刑偵,分寸拿捏得極好。

沒幾分鍾,郭燦就全招了。他和被害人曹豔茹是情人關係,曹豔茹為了規避婚前財產協議,和情夫串通,合謀買凶,謀殺徐建國。但不知中間出了什麽差錯,把她自己也搭進去了。據郭燦交待,他們是通過一個叫黃誌強的中間人雇傭殺手。

周巡已經到了現場,正在給局裏打電話:“……我們現在已經對黃誌強實施了監控,算是以專案組的名義協助海港支隊實施抓捕……好,您放心!”

他掛上電話,走到一輛桑塔納邊,車窗搖了下來,小汪探出頭來:“一直盯著呢,剛進去仨,包括黃誌強,別的就沒什麽動靜了。但不知道裏麵還有沒有其他人。小區其他出口都已經封鎖,就等收網了。”

周巡點點頭,走到前麵一輛依維柯旁,上了車。

關宏峰、趙馨誠、韓彬、周舒桐以及另外幾名刑警,都全副武裝,係槍套的係槍套,裝子彈的裝子彈。周舒桐也穿上了防彈衣,手裏還拿了一件,遞過來給周巡。

周巡推開防彈衣,接過槍套別在腰上,伸出手:“給我支九二。”

趙馨誠接過周舒桐手裏的防彈衣。“轄區內的特情剛給我返回消息,泊豪 4 號樓 601 的谘詢公司是個幌子,黃誌強本尊可是道上有名的中間商。除了這起案子,他還至少和另外一起器官倒賣以及兩起介紹賣淫有關,是個老手。”他說著,把剛從周舒桐手裏拿來的防彈衣遞到周巡麵前,“穿上吧。”

周巡搖頭,檢查手裏的九二式手槍:“免了,套上這玩意兒,我就躲不開子彈了……老關,你們別上樓了,小周,你在外圍負責關隊的安全。”

周舒桐明顯對腰上別的槍和身上穿的防彈衣很不適應,一臉緊張:“周隊,咱們……真的不需要申請巡查或者特警支援?”趙馨誠看她滿臉的擔憂和嚴肅,撲哧樂了。

周巡無奈。“兩個地區支隊荷槍實彈地有備而來,再叫增援?人家要笑死了。”他從腰上掏出步話機,摁下按鈕,“各探組疏散大堂及樓層人員,行動。”

周巡朝物業經理遞了個眼色,經理敲敲門。過了一會兒,裏麵傳來不耐煩的一聲:“誰啊?”經理對著貓眼兒擺擺手:“您好,我是物業的,接到通知說咱們樓層的供水出了問題,我來找您核實一下。”

門裏沉默了一會兒,有人回答:“沒出問題啊。”

經理得到示意,道:“是這樣的,前段日子小區調試了水壓,多少都會存在水管裂開的隱患,還是麻煩讓我們給您檢查一下,防患未然嘛。”

門裏的人一邊打開門一邊說:“那你們動作快……”

門剛開一條縫,趙馨誠撇身壓了過去,撞開門之後,一手掐住開門人的喉嚨,邊往屋裏走邊將其拖了幾步,隨後向後一甩。周巡接手,將嫌疑人按在地上。

接著,趙馨誠帶著其餘三名警探隨後衝進裏屋,屋內的三個犯罪嫌疑人分別靠在沙發上,站在屋子中間,坐在椅子上,正在聊天。聽到外麵有響動,都往外跑。

趙馨誠首先衝進屋來,與第一個往外跑的嫌疑人撞了個滿懷。

趙馨誠迅速調整身姿,將其打倒。後麵衝上來的三名警探在一番打鬥後,將剩下兩人製服,他直起身,環視四周,自言自語了一句:“不是說四個……”

他突然意識到什麽,邊將被自己製服的人銬住,邊對外麵大喊:“老周!還有一個!”

外麵傳來打鬥聲,趙馨誠將人往地上一扔,翻身跑了出去。外屋,周巡正在與兩個人打鬥,幾招之間將其中一人擊昏,隨後又把另一個製服。

樓道中,一名壯漢拎著外賣吹著口哨從樓梯間走了進來,正撞上周巡等人押著五名犯罪嫌疑人往外走,愣在原地,正好與趙馨誠眼神相對,接著他猛然驚醒,把東西一扔,轉身就跑。

趙馨誠邊搶身追出去,邊喊了一句:“周巡,這兒交給你啦。”

大堂裏,關宏峰正與韓彬說話,樓梯間的門突然被撞開,一名體格魁梧的男子從門裏衝了出來。他身後的樓梯間裏,傳來密集的腳步聲和斥喊聲。

看到這般情景,大家都是一愣。周舒桐擋到關宏峰身前,想從腰裏拔槍,但情急之下連槍套的皮扣都沒打開。關宏峰忙拉開周舒桐,自己迎了上去,同時喊道:“站住!”

韓彬不易察覺地往後退了兩步,讓開了路。

壯漢無視關宏峰的警告,衝過來把關宏峰推倒在地,繼續往外跑。

趙馨誠從一樓的自動扶梯上翻下來,沒有喊話,也沒鳴槍,一聲不吭地斜刺著衝了過去,在靠近門口的位置,趙馨誠飛身撲倒壯漢,兩人撞碎大門的玻璃,摔到了樓外。

趙馨誠敏捷地從地上翻身起來,壓住對方,給他上了背銬,這時,又有兩名刑警從樓梯口衝下來,韓彬扶起了關宏峰。

趙馨誠拍掉身上的碎玻璃,溜溜達達走過來,衝關宏峰擺擺手:“不好意思關隊,漏了一個。沒事兒吧?”關宏峰一手捂著膝蓋,搖了搖頭。

韓彬指了指趙馨誠的小臂外側,趙馨誠翻過胳膊一看,發現自己小臂外側紮了塊玻璃,滿不在乎地把碎玻璃拔出來,走到電梯口摁下開關,把碎玻璃扔進電梯口的垃圾桶,進了電梯。

下午,支隊審訊室。透過單反防暴玻璃,可以看到裏頭坐著個留著寸頭、有點發福的中年人,一臉玩世不恭的凶橫表情。桌子上放著各色物證,正待分揀。關宏峰站在防暴玻璃邊,看著審訊室裏的動靜。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