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23節

  關宏宇支吾了半天說不出什麽。

  關宏峰看了他半晌,歎了口氣,道:“對了,海港區支隊那個叫韓彬的顧問,你要特別留心,他人很敏銳,而且有些古怪……總之,你警醒點。”

  關宏宇沒精打采地應了一句:“知道了。”

  他從倉庫出來,問吧台的劉音要了一杯酒,打算出去前喝一杯。這時,酒吧門口的迎客鈴一響,董涵推門進來。

  關宏宇看了看她,沒什麽反應。

  董涵倒是認出了他,眼睛一亮,直奔吧台,一屁股坐在他身邊,看了看他麵前的酒杯,笑了:“關隊長,工作期間可以喝酒嗎?如果被曝光,恐怕你在領導那邊不好交代吧。”

  關宏宇直接把杯子推到吧台另外一側,給了劉音:“澄清一下,我隻是外聘的顧問。不屬於公安幹警編製。”

  董涵伸手,把杯子又推回關宏宇麵前,笑著又道:“您別有這麽嚴重的對立情緒呀,我們隻是跟蹤報道案件的進展。這樣會讓老百姓明白你們一直在努力工作……哪怕沒能立刻抓到凶手。”關宏宇白了她一眼,伸手掏煙,掏到一半,又想起,重新塞回兜裏。

  董涵挨過來,低聲問:“關隊長,你們在物證鑒定中心分析的視頻,是凶手自己拍的嗎?”

  關宏宇皺眉:“那隻是案發周邊路段的監控視頻。”

  “哪能呀?”董涵神秘地一笑,“監控視頻是今天送到隊裏的,而物證鑒定中心的視頻昨天就送去了。關隊長……何必在這種小事上蒙我們呢?而且,我們現在已經知道有這樣一段視頻存在,如果您不介紹一下情況的話,隻可能引發更多的猜測,公布出來沒準反倒會對破案有幫助呢……您說是不是呀?”

  關宏宇沒再理她,轉身跟關宏峰發了條短信提醒他別出來,然後就起身走了。

  等關宏宇回到刑偵支隊的時候,出去探訪的趙馨誠已經回來了,正在跟周巡說話,兩個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關宏宇迎上去,問道:“還是沒進展?”

  趙馨誠攤了攤手:“十七輛車的車主我給你找到十三輛,另外四個還在摸,不過基本都已經排除了。如果說嫌疑最大的是那輛遮擋牌照的銀灰色捷達,恐怕這些都是無用功。韓彬正在裏頭對那些車主問話。”

  正說著,門開了,韓彬和小汪以及車主從談話室出來,小汪和車主寒暄,道別。

  韓彬衝這三個人走過來,搖搖頭。走到關宏宇身旁的時候,韓彬飛快地上下打量關宏宇,沒說話。

  周舒桐此刻從樓道裏跑過來,看到幾人,立刻走了過來,道:“捷達車的監控視頻已經送去物證鑒定中心了……鑒定中心問,在銳化成像方麵有沒有特別的要求?”

  周巡扭頭看關宏宇,關宏宇冷不防被問懵了。

  韓彬轉過臉看了眼關宏宇,接過話頭:“主要還是車身細節吧。比如加深對比度,看看車輛是否燈光齊全。其他還包括車身是否有剮蹭類的事故痕跡。前後保險杠有沒有經過二次加固,以及輪圈尺寸。對車輛經過泥濘路段的畫麵,可以清晰化處理一下地麵上的胎印,排查輪胎品牌,也能縮小一定的範圍。”

  周巡看著韓彬,韓彬把話遞回給關宏宇:“關隊,您看還有什麽……”

  關宏宇連忙接上:“還有車尾右側能否找到用以識別車輛具體型號或排量的標誌……應該就這些。盡量利用車身的細節,縮小範圍。”周舒桐轉身去轉達了。

  小汪從走廊另一頭走了過來:“周隊,門口這堆記者……堵得實在太死了,現在車輛進出都很不方便,您看能不能……”

  關宏宇在一旁聳了聳肩:“咱們對這幫記者還是手軟。你那天扣的那個董涵,到現在還纏著我不放呢。”

  周巡看了看關宏宇:“不是吧?你沒說什麽吧?”

  關宏宇笑了:“她能套出我的話?你信麽?”

  韓彬皺著眉頭,似乎也很厭惡這種行為:“媒體這樣大肆宣揚甚至渲染案情,可能會導致其他惡性結果……實在太不負責任了。”

  剛說完這話,劉長永急匆匆跑過來,後麵跟著周舒桐。

  周舒桐講話都有點結巴了,似乎碰上了什麽為難的事:“周,周隊……”

  她手裏抱著筆記本,很快將電腦打到了投影上。《津港頭條》的電子版出現在屏幕上,電子版首頁標題十分醒目:《車震殺手疑持破窗器行凶,警方獲案發視頻秘而不宣》。

  趙馨誠和周巡看著標題,麵麵相覷,倆人都傻了。

  趙馨誠愕然:“這幫記者直接跟咱們大腦聯網了吧?”

  周巡也納悶:“他們怎麽知道我們有視頻呢?”

  劉長永到底老成一些,微微一思索,道:“是不是我們去物證鑒定中心的時候,被跟蹤了?”

  周巡道:“不對,那破窗器呢?”

  劉長永也糊塗了,反問:“什麽破窗器?”周舒桐也是一臉困惑。

  “等等。”趙馨誠發現了其中症結,“這個破窗器的說法,最早從哪兒來的?

  韓彬推了推眼鏡,道:“是我和關隊在法醫實驗室討論過的。”

  周巡危險地一眯眼:“那知道破窗器這個說法的都有誰?”

  趙馨誠想了想,用手指開始點數:“你,我,高法醫,還有這兩位。”說著指了指韓彬和關宏宇。

  周巡看了眼劉長永和周舒桐,最後問關宏宇:“去物證鑒定中心前後,你跟他們提過破窗器的事兒麽?”三人均搖頭。

  周巡皺起了眉頭:“那消息是從誰那兒漏出去的?我沒和別人說過,高亞楠一整天都沒離開支隊,也不是她。”

  他轉過眼看趙馨誠,趙馨誠連忙道:“韓彬今天一整天都跟我在一塊兒,不是咱倆啊。”

  所有人都一起去看剩下來的關宏宇,表情都有點兒尷尬。

  周巡小心翼翼地問:“老關,你剛才跟那個董涵……真的沒說什麽?”

  關宏宇心裏翻起驚濤駭浪,臉上是全然的無辜:“我真沒有!”

  韓彬在旁邊適時插話道:“現在的媒體,想象力都很豐富,而且你看標題裏用的也都是‘疑持’‘案發視頻’這類比較模糊的表述。”他這個圓場打得有些蹩腳。

  周巡顯然並不大滿意,但最後隻是歎了口氣:“現在媒體跟我們掌握的信息基本一致了……再這樣下去,咱們就可以讓他們來指導專案組了。”

  大家都沉默了,關宏宇似乎感覺到了大家目光中的責備,很是不自在,他垂下手,無意地用手指敲擊著膝蓋。韓彬的目光停在了他的手指上。

  沉默了會兒,趙馨誠似乎想起了什麽,轉向韓彬:“哎對了,剛才你說媒體瞎嚷嚷有可能會導致什麽惡性結果?”

  韓彬幅度很小地搖了搖頭,意味深長地道:“我們最好一起祈禱這種結果不要出現。”

  關宏宇回到家,關宏峰聽了事情的始末,也沉默了許久,默默地看著弟弟。

  關宏宇被盯得挺委屈,舉起雙手來,低聲道:“我真的什麽都沒說!你別和周巡他們一樣冤枉我!”

  “冤枉”這個詞好像觸動了關宏峰的神經,他沒再說什麽,默默地繼續穿衣,隔了一會兒,才低聲換了個話題:“關於監控,我倒是有個新的想法……你有沒有考慮過,年三十那天,曙光四號院雖然還沒有布設安防監控,但如果同樣擴大監控的調取範圍……”

  關宏宇愣了會兒,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你是說——那個叫安騰的證人有可能會出現在監控裏?”

  關宏峰道:“對,不管他的真實身份是什麽,我們都有通過監控找到他的可能。他在目擊證言中提到的物美便利店聖誕促銷廣告之類的細節,具有很明顯的時間標誌。如果不是在年三十當晚看到了這個廣告,他不敢這麽說。我判斷,他當天一定在那裏附近出現過!”

  關宏宇道:“那……咱也不知道這家夥長什麽樣兒啊!”

  關宏峰耐性給他解釋:“大年夜, 10 點到 11 點左右,外出的人很少,出來的也基本是大人帶孩子放花炮。這個時候還單獨在外遊蕩的,多少有些突兀。我們不妨再樂觀一點。那個時間,街麵上已經基本沒有出租車了。而像彩虹城小區這種相對偏僻的地點,不通地鐵,公交車也過了末班,如果他是自駕車,監控更有可能拍到他的車牌,我們就可以通過牌照號和車輛特征,找到線索!”

  關宏宇聽完,琢磨著,忽然想到了什麽,猶豫著道:“哥……那家人確實是在 13 號當晚被殺的?”

  關宏峰:“怎麽?”

  關宏宇低聲道:“我沒有殺他們,但確實有人去殺了他們……”

  關宏峰愣了一下,隨即也反應過來:“凶手……”

  關宏宇接著道:“……當然也有可能出現在這個視頻裏!”

  他們被這個發現聳然一驚。茶幾上的手機響起,關宏峰還有些出神,沒接電話,關宏宇上前,接起了電話,那邊很急促地說了什麽。

  關宏宇沒有答話,回頭看著燈光下的哥哥,他的表情僵硬、憤怒,似乎有什麽很不好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第八章 再犯

  暴雨,警戒線後,巷子盡頭,停著一輛前車窗被打碎的黑色卡宴,車內是一男一女兩名死者。

  法醫隊和技術隊已經開始工作,關宏峰打著傘,鑽過警戒線走進現場。董涵隱沒在人群中,正伸著脖子往裏看。關宏峰看完現場,和韓彬交換了意見,一抬頭正看到混在記者群裏的董涵,湊到周巡身邊說了句什麽。

  周巡點頭,往警戒線的方向走了幾步,用手一指董涵,示意在警戒線旁負責值守的刑警:“放她進來。”

  董涵被意外放行,有些驚喜,又有些忐忑,猶猶豫豫地走到周巡麵前。

  周巡走到她跟前:“我不對你動粗,不是因為你的記者身份,隻因為你是個女人。跟我來。”

  董涵的驚喜頓時消失殆盡,她表情僵硬,小步跟上周巡。

  周巡帶著董涵走到車邊,一指車裏,冷笑道:“想看麽?看個夠!你們泄露消息,渲染案情,甚至還給他封了個‘車震殺手’的美名……你想到過這類輿論會對凶手產生什麽樣的刺激嗎?一年一案?現在是三天兩案!你們是不是想鼓勵他一天一案?”

  關宏峰看了眼周巡和董涵,跟韓彬交換了個眼神,然後走到嚇呆了的董涵身邊:“記者同誌,周隊是在為接連有群眾遇害而感到焦慮,目前,不管是因為什麽原因,該係列案凶嫌突然加快了作案的頻率是不爭的事實。”

  董涵聽出關宏峰話裏有值得報道的信息,從包裏掏出個小本,開始記錄。

  關宏峰低聲道:“從現場的初步情況來看,被害人的身份、凶器的形狀、現場的環境以及作案手段基本與之前四起案件完全一致。我們會盡全力偵破,避免類似的悲劇再次上演,也希望媒體今後能盡量如實報道,少些憑空的猜測。現在我們要固定現場,其他的細節問題,稍後劉長永隊長會繼續向您和其他記者同誌們解答。”

  該說的話說完,董涵很快被送了出去。

  趙馨誠也湊了過來。周巡低聲問:“確定是模仿犯?”

  關宏峰看了眼韓彬,隨後一指車的方向:“非常明顯,幾個特征都不符合,打碎的是貼了膜的車前窗,工具是木柄鐵錘,凶器乍看很像,但之前幾案中凶手使用的凶器不管是不是改造過的破窗器,用於戳刺的部分長度應該不超過九厘米。而這次死者的傷口中,最長的貫通傷縱深超過了十二厘米。還有——兩個被害者也不是在搞什麽車震,並且在事後,並沒有重新整理。”

  趙茜邊封口物證袋邊說:“從被害人隨身攜帶的證件來看,男的叫徐建國,女的叫曹豔茹。兩人就住在北側的小區裏。大概是回家之前來這裏停車——是一對夫妻。”

  周巡了然地道:“我們現在利用媒體,對外宣布這是同一案犯所為,是希望這兩名凶手都能放鬆警惕?”

  關宏峰道:“既然不是那個連環作案的凶手所為,那麽作為目標的兩名被害人很可能是帶有某種指向性,也就是和凶手之間存在某種關聯。所以……”

  他看了看東西兩側的路口,注意到兩邊路口都沒有監控:“也許這案不難破……”

  趙馨誠衝著周巡一揚下巴:“既然不難,捎帶手給辦了唄。”

  周巡看了看關宏峰,麵露難色,他還沒說話,關宏峰搶先開口:“別誤會,他是擔心目前咱們這個專案組的管轄權問題……我看這樣吧,今天咱們都全力以赴,調查跟進所有的案件線索和涉案人員關聯背景,能查到多少算多少,真能確定嫌疑人就抓人。不管進度如何,到晚上,咱們把案子移交給海港支隊。那樣也省去向市局遞申請的麻煩。”

  趙馨誠一點頭:“行,關隊,仗義!”

  關宏峰道:“那這樣,從兩名死者查起,尤其是他們的工作、家庭關係、社會背景以及財務狀況。不出意外,凶手的動機就隱藏在這其中。”

  周巡、趙馨誠和關宏峰三人站成了小小的圓圈,比劃著討論起分工問題。韓彬往後退了兩步,站在了討論圈之外。高亞楠忙完,從車裏出來,大概又覺得有些惡心,靠在警車邊上,微微地喘氣。

  趙茜估計是想到那天看到的阿司匹林,有點擔心,趕緊給她找了甁水。

  關宏峰和幾個人談完,走到了韓彬身邊,笑道:“你這種水平不做刑偵工作真是可惜了。”韓彬謹慎地笑笑,搖搖頭,不置可否。

  關宏峰想了想,試探道:“你知道我弟的事兒吧?”

  韓彬抬起頭,波瀾不驚:“有耳聞。”

  關宏峰沉默了一會兒,低聲問:“那起案件……你覺得有什麽疑點嗎?”

  韓彬似乎有點兒警覺,沉默了會兒才回答:“案件的細節我不清楚。”

  關宏峰道:“不是因為那是我弟弟……隻是我覺得那起案件有些說不通的地方。”

  韓彬依然是停了會兒才回答,語速也不快:“關隊跟我說這些是什麽意思?”

  關宏峰意識到韓彬的謹慎,笑笑,沒再問下去。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