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22節

  這時劉長永從車庫外麵走進來:“送來的監控視頻裏查到一輛車。”

  大家都看看他,周巡率先跟上他,往技術隊辦公室走去。

  韓彬連忙周巡:“我先不過去了,法醫隊怎麽走?我想去看一下屍體。”

  周巡剛要說話,關宏峰已上前一步:“我帶你去。”

  法醫辦公室,韓彬為人顯然嚴謹而認真,話不多,但大多很有用。他俯身看完屍體,直起身,皺眉道:“傷口有九厘米深,這應該就是凶器的長度了吧?”

  關宏峰道:“確切地說,凶器至少有九厘米長。”

  韓彬頷首表示明白:“向陽那本案卷我還沒看過,但是海港區這兩起,被害人的傷口深度都沒超過九厘米。試想,凶手想用利器戳穿有顱骨保護的頭部,必定會用盡全力。而一旦凶器穿過顱骨,力量慣性自然會導致貫通到底的結果。”

  關宏峰想了想,覺得有道理,補充道:“但凶手不一定是用身體力量實施的傷害。視頻裏雖然看不清凶器,但他的持械手臂不像是發力的姿態。”

  韓彬正拿著兩張屍檢的 X 光片,對著燈看,忽然問:“視頻裏凶手是用什麽東西抵住被害人頭部了麽?”

  關宏峰回憶了一下:“差不多。”

  韓彬思索了一會兒:“應該是某種能單手持握的壓力裝置……而且不止能使用一次,大概是某種電子壓力裝置——能判斷凶器的開封角度麽?”

  高亞楠搖搖頭。

  關宏峰道:“從屍檢上看不出來,但我們還原了被凶手打碎的車窗,從視頻上來看,凶手並沒有更換作案工具的時間……如果打碎車窗的和凶器是同一種工具的話,那應該是個夾角六十度的三棱錐狀頭。”

  韓彬放下手裏的 X 光片,看著關宏峰,皺起了眉:“六十度角……倒是符合破窗器的規格。”

  關宏峰道:“我也這麽覺得。而且,凶手很可能把破窗器改造成了用電子壓力裝置驅動的突刺錐。”

  韓彬搖搖頭,把 X 光片放在桌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可惜這對排查似乎也沒什麽幫助。”他似乎還在考慮案情,有些心不在焉,但還是禮貌地向高亞楠道了謝,退了出去。

  高亞楠看著關宏峰,過了幾秒,確定韓彬走遠才開口:“還有一件事。”

  她臉色有些蒼白,繞過屍檢台,走到關宏峰身邊,遞給他一個不透明信封:“關隊,這是李地參的屍檢總結。”

  關宏峰接過信封,疑惑:“幹嗎給我?這給周巡不就完了?”

  高亞楠盯住他,咬字刻意加重,添了一句:“有用的東西,還是給能用得到的人看為好。”

  關宏峰瞬間明白了什麽。他扭過頭,睜大了眼睛,看著高亞楠,高亞楠深深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關宏峰隻覺得雙手在微微顫抖,他走進隔間,打開信封,拿出兩張紙,打開第一頁,看到頁眉“2.13 滅門案卷宗”和頁腳“第十頁”的標注,吃了一驚,又連忙去看第二張紙,結果比看到第一張紙還驚訝,他思索片刻後,當機立斷地將第二頁紙撕碎,然後扔進了馬桶衝走。

  眾人正圍在電腦前看監控視頻,韓彬和關宏峰從外麵進來,一進屋就看見屏幕上定格了的一幀幀的小畫麵。

  先是 12 點 47 分,東北側路口,一輛黃色雪佛蘭,按時間跳到下一格,又一輛車被定格,是一輛黑色的奧迪 A6 。

  大家都沒說話,趙茜記完了所有可疑車輛的車牌信息,也站了起來:“就是這些了,從夜裏 12 點到淩晨 2 點在案發現場周邊的路口經過的車,一共是十七輛。”

  關宏峰沒注意聽周巡說什麽,在咬指甲,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韓彬注意到關宏峰的動作,但關宏峰並沒有察覺他審視的目光。

  周巡看了一會兒,覺得毫無頭緒,隻好回過頭問關宏峰:“有沒有哪輛覺得特別像或者嫌疑特別大的?”

  關宏峰驟然被問到,嚇了一跳,過了一會兒才道:“不好說,都先做一遍初步排查。”

  趙馨誠在旁邊道:“要不這樣吧,把目前登記到的車輛信息都給我,我帶人去做走訪。”

  趙馨誠也是個雷厲風行的角色,立刻開始打電話:“東部隊調兩個探組, 20 分鍾後在官然橋匯合。”他的人都很自覺地站起來,跟著往外走。

  韓彬走在最後,回過頭來問:“監控有拍到被害人的車輛嗎?什麽時候進入現場的?”

  趙茜愣了愣,馬上回過頭來:“還沒有查到,可能在 12 點之前就進入現場了。”

  韓彬沒再說話,很快走了。

  關宏峰想了想,忽然道:“如果凶手是隨機選擇目標,那他就應該會尋找一個目標人群聚集的場所,確定目標後再跟蹤,而不會四處亂逛碰運氣——所以,我覺得,凶手可能從後宮俱樂部就開始跟著他們了。既然凶手謹慎到會清理現場,那麽他即便開車,也不可能大意到在案發時間把車開到有監控拍攝的區域裏來。”

  周舒桐想了想:“那我們把調取監控的範圍擴大,同時專門調取後宮周圍的監控呢?”

  關宏峰道:“不管怎麽樣,我們在監控裏先找被害人的車,如果凶手跟蹤他,那麽我們循著被害人生前駕車的路線就有可能找到凶手的蹤跡。”

  劉長永電話響起,他接通電話,那邊說了句什麽,劉長永回過頭,道:“物證鑒定中心那邊有進展了,我過去看看。”

  關宏峰目光閃動,跟了上去:“老劉,我跟你去。”他跟上劉長永,周舒桐站在原地,有點不知所措。關宏峰走出兩步,回頭一招手。周舒桐隨即跟上,她看了兩人一眼,訥訥道:“我……我先去開車。”

  劉長永和關宏峰打著傘站在雨裏。劉長永東張西望,看著兩邊路口,念叨:“這幫記者要是知道這兒還有個出口,咱們以後就隻能翻牆了。”

  關宏峰笑了笑:“可惜,高牆易走,心牆難翻。”

  劉長永搖了搖頭,苦笑:“你想說什麽?”

  關宏峰也不客氣,沉聲道:“小周是警察的好苗子,正直,敬業,能動性很強。如果我是父親,我會默默支持她,希望她獲得快樂,也希望她在這個行業裏施展她的抱負。”

  劉長永冷笑:“那是因為你沒做過父親。”

  兩個人沒機會繼續拌嘴,周舒桐已將車開了過來。劉長永伸手要拉副駕的門,發現周舒桐沒往他這邊看,猶豫之後,他鬆開手,坐進了後排,關宏峰神態自如,也上了車。

  一路無話。

  三人走進物證鑒定中心辦公室,一個年近四十的女人迎上來。“劉隊長您好,我是中心研究員範立雲。”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裏側一張空著的辦公桌,“學校開會,王主任剛走。”

  她也不多廢話,一邊說一邊帶三人來到電腦前:“我們對視頻做了高解析度的銳化處理,還進行了像素整合……在音頻處理上,我們排除了暴雨的環境音。你們自己看吧,我對這個還是有些不適應。”她說完,坐到了較遠的一把椅子上。

  劉長永想了想,對周舒桐說:“你也出去吧。”

  周舒桐微微一哂,擺了擺手:“證物是警察不能回避的。”她邊說邊利落地上前操作機器,開始播放。

  視頻明顯比原來清晰了不少,尤其是當常艾艾血跡噴濺的時候,凶手手上和雨衣上的鮮血看起來鮮亮寫實。沒有雨聲之後,聲音也比原來清楚,利器破窗和入肉的聲音都更為真實。三人目不轉睛,把視頻看完。

  關宏峰點了點鼠標,又重新播了一遍,劉長永和周舒桐都看著他。關宏峰咬著指甲,臉上隱隱約約露出失望的神情。

  在背景音的慘叫聲中,關宏峰扭頭,對範立雲道:“能給我們一份拷貝嗎?”範麗雲點點頭,去拷貝了。

  關宏峰低下頭:“我剛才注意到視頻裏凶手手持的凶器好像是個深色的盒子。”

  範立雲道:“跟車內環境的顏色對比我們推斷,應該是紅色。”

  關宏峰點點頭:“盒子表麵好像有文字,也許是商標一類的。您看有可能還原出來嗎?”

  範立雲看著進度條,仔細想了想:“目前整體視頻效果已經是我們處理能力的極限了。這種局部還原要等王主任回來之後探討一下,看有沒有可能找到一幀相對清晰的畫麵,做靜態模擬。但結果不好說。”她說著取出光盤,遞給關宏峰。

  關宏峰連忙道了謝,拿著光盤,若有所思。

  幾個人剛走出大學校門,周舒桐便接到電話。

  那輛尾隨的車,找到了。

  約摸 11 點的時候,被害人車輛離開後宮俱樂部,一輛銀灰色捷達尾隨其後,捷達前後牌照都遮擋了。這車型實在太普遍,幾人下意識回頭一看政法大學門口的停車場:

  得,一眼望去,好幾十輛銀灰色捷達。

  大家麵麵相覷。

  關宏峰歎了口氣:“如果那真是凶手的車,這家夥也實在太聰明了。”

  劉長永也覺得難辦,建議道:“幹脆讓技術隊把尾隨車輛的視頻也送過來。看能不能找到什麽排查特征。”

  關宏峰點頭,周舒桐連忙打電話,傳達他們的意思。

  劉長永看著關宏峰,歎道:“這也太難了,擦去指紋、不留足跡,車輛又沒有特征、遮擋牌照,凶手還身披雨衣、一年一案……什麽線索都沒有。該怎麽辦?”

  關宏峰像是回答劉長永,又像是自言自語:“不對,他這次搞砸了。”

  周舒桐打完電話聽見了他的話,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是因為被拍下了視頻嗎?”

  “不,”關宏峰喃喃道,“不止是視頻。”

  關宏峰等人開車離開不久,不遠處的一輛車裏,董涵走了下來,往物證鑒定中心的大樓走去。

  傍晚,音素酒吧倉庫內,關宏宇上下瀏覽著案卷單頁,顯得有些失望:“就這一頁?沒了?”

  “一頁已經說明問題了。”關宏峰點點頭,“目前整個案件中,貌似最無懈可擊的證據,就是這個叫安騰的證人的近距離目擊陳述。”

  關宏宇忿忿將那頁紙拍在桌上:“那孫子純屬胡說八道!再說了,不是還發現了我的指紋和 DNA 什麽的,目擊證言就算不上什麽了……”

  關宏峰搖了搖頭:“不,指紋和 DNA 都有栽贓的可操作性,相比之下,目擊證據反倒更顯得無可辯駁。我猜高亞楠也正是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才會專門抽出這一頁。”

  關宏宇重新拿起那張紙。“你不會真相信他說的吧……”他低下頭,將那證詞讀了出來,“11 點左右,我正趕回家過年,在樓門口,迎麵出來一個男的,急匆匆的,手和衣服上都沾著血。就是您剛才給我那組照片的第三個人……”他越讀越來氣,低聲咒罵,“胡說八道!我壓根就沒去過那個狗屁小區!”

  關宏峰把那張紙拽過來,掃了一眼:“可這人硬是能從十二張照片中指認出你,巧合?”

  關宏宇冷哼一聲:“就算他從一萬兩千人裏認出了我,也是瞎扯!這上麵不是有住址麽?我找他問問清楚去!”

  “他留的地址,就是案發的 4 號樓。”關宏峰一把按住他,“他當初是租戶,案發之後沒多久就搬走了,現在整棟樓都已經空了,你打算上哪找去?”

  關宏宇楞了:“那……那直接查他身份證或戶籍登記信息?”

  關宏峰抬起頭,表情有些莫測:“這也正是我要跟你談的……”他故意頓了一下,語氣也很奇怪,關宏宇也緊張起來,抬起頭來盯著他。

  關宏峰一字字地道:“壓根就沒有安騰這個人。”

  關宏宇大吃一驚,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關宏峰又加重了語氣:“我查過,這個人是不存在的——他提供的身份證是假的。我通過公安部的聯網查詢,查到全國有 177 個叫安騰的,其中 148 個是男性。再用年齡,籍貫等等其他條件逐一排除,沒有一個符合的。”

  關宏宇急喘了兩口氣,目光炯炯道:“也就是說……這麽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人,留下了一份所謂無所辯駁的目擊證言之後,就人間蒸發了?”

  關宏峰敲擊桌麵:“重點是,他為什麽會消失?或者說,他為什麽自一開始,就使用了假身份?是不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做的是偽證?如果是,那他為什麽要做偽證?”

  關宏宇一拍腦袋,恍然大悟:“難道就是這孫子在陷害我!”

  關宏峰沒有立刻下定論:“就算不是,他也和真正陷害你的人存在某種關聯。”

  關宏宇明白了,但隨即又有些泄氣:“也沒有照片,信息是假的,要怎麽把他揪出來?”

  “別急。”關宏峰笑了笑,“你可以注意一下他對案發當晚一路進入小區過程中各種細節的描述,包括小區門口的物美便利店還開著門,聖誕節的促銷廣告還沒撤……這說明了什麽?”

  關宏宇又想了想,再次恍然大悟:“你是說……案發當晚,他可能真的去了曙光四號院?”

  關宏峰終於點了點頭:“可能性極大……我們一定得找到這個人。”

  關宏宇大喜:“這回你終於相信我了吧!”

  他拉住哥哥的手,有些喜不自勝,卻聽見他哥沉聲又加了一句:“明天我們不要在這兒交接了。”

  關宏宇一愣:“又怎麽了?!”

  關宏峰思索片刻,似乎在想怎麽開口,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些艱澀地道:“亞楠為了你,冒了很大風險……”

  關宏宇被他的語焉不詳搞瘋了,開始扯頭發:“這跟交接地點有什麽關係!”

  關宏峰冷冷瞥了他一眼:“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麽選在這兒。”

  “你覺得我現在還能有那花花腸子?”關宏宇被氣笑了,“我告訴你!什麽時候我都對得起亞楠!”

  關宏峰半點不為所動,皺著眉看他:“你還在外麵沾花惹草,這叫對得起人家?”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