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20節

周舒桐急忙分辨:“是劉隊……叫我去看看那個現場。”

關宏峰向後退了幾步,表示無所謂,作勢要離開。

周舒桐鼓起勇氣又追了上去:“關老師,我還有個疑問。”

關宏峰停住身形,算是默許,周舒桐邊思考著措辭邊說:“現在那麽多證據都確鑿地指向您的弟弟,您怎麽還會那麽堅定地相信他是無罪的?是不是您知道一些事情是無法對外言講的,還是說……案發後,您見過關宏宇?”

關宏峰身體僵了一下,緩緩吐出一口氣:“是的,我曾經見到過他……我每天都能在夢裏見到他,夢見他背著不白之冤,饑寒交迫,亡命天涯。他沒辦法自由地享受陽光,沒辦法輕鬆地與人交談。他得不到庇護和祝福,隻能在黑夜中掙紮,向白天的我呼救,我每次都能驚醒過來,但我什麽也做不了。”

他轉過身來,盯著周舒桐:“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再了解他不過了,他有缺點,但絕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兒。我相信他。”

周巡正站在大廳,冷冷地看著門口。

劉長永和兩個人站在那兒,一名刑警把董涵從樓裏帶了出來。一名男子看到她之後,上前和劉長永握手:“給咱們分局的工作添麻煩了。”

劉長永笑臉相迎:“哪裏的話,麻煩您轉告孫書記,我們這也是職責所在,對不住……”簡單寒暄後,董涵等一行三人離開。

劉長永轉身,臉上的笑意還沒散盡,發現周巡正在身後盯著他,愣了一下,上前正要開口,周巡先說話了:“什麽時候你官大我一級了?”

劉長永也無奈:“哎,你這……”

周巡也沒好臉色:“這個姓董的冒充刑偵人員擅闖案發現場,泄露偵查線索,還不提她是不是侵犯了被害人的隱私權。我前手讓轉治安處理已是手下留情,想不到後手你就能把她放了,簡直皇恩浩蕩啊!”

劉長永聽完這話,繃起了臉:“我是沒你官兒大,但人家這是帶著區委孫書記的批示過來要人,有本事你去區裏鬧!”

周巡半點也不客氣,頂回去一句:“不用你提醒我,等案子結了,我還真得去區裏要個說法!”

劉長永剛要忿忿離開,周巡攔住他:“話說回來,這麽嚴重的命案放在眼前,你除了領著閨女參觀曙光四號院樓盤以及跟區領導套近乎,能不能也盡點刑警的本分?”

劉長永咬了咬牙,滿不在乎地一攤手:“行!周隊,您分派工作吧。”

周巡樂了,翹著大拇指往身後的樓道指了指:“第二和第三談話室,兩方被害人家屬都對屍檢解剖很有意見,你這麽擅長搞人際關係,接待一下吧。”

此刻,檢驗科的辦公桌上,鋪著整整一個桌麵的黑色塑料布,屋裏所有的刑警都圍在四周,正拿各種顆粒狀的碎玻璃拚。

每人都掛著滿臉的絕望。趙茜一邊摘手套,一邊走進屋,吸了口氣:“關隊問……”

她說到一半,就看到這個場景和大家的表情,愣了一下,指了指桌子:“就是……這個……怎麽樣了?”

一名技術隊刑警抱怨:“不怎麽樣!這種玻璃一旦破碎,就會變成一堆邊緣是鈍角的蜂巢狀碎片,每片都不超過 0.3 厘米,形狀完全一樣。”

另一名刑警嘟嘟囔囔:“我倒想看看關隊自己怎麽把這堆垃圾拚回去……”

趙茜看著散落在桌子上的玻璃碎片,思索了片刻,低聲道:“關隊要我們還原它,為的是搞清楚車窗是被什麽東西打破的。那既然所有碎片的形狀都一樣,那我們隻需揀選出形狀不一致的、有外力毀損痕跡的碎片,拚出局部的受打擊的破損口,不就可以了嗎?”大家聽完都愣了愣,隨即振奮地忙碌了起來。

下午 13 點 10 分,音素酒吧。

關宏宇進門後就朝吧台方向看去,沒看到劉音,也沒看到其他客人,便信步在酒吧裏溜達。

劉音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今兒還沒開業呢。”

關宏宇轉身,看到她坐在以前耿叔常坐的位置上,麵前放著一個精致的蛋糕,上麵還點著一支蠟燭。關宏宇走過去,坐在劉音對麵:“你生日?”

劉音盯著他:“一個熟客的生日。”

關宏宇想到了什麽,有些慚愧低下頭:“耿叔的事……對不起……”

劉音表情黯淡:“我理解。我隻是覺得有些虧欠他。”

關宏宇突然想到了什麽:“也許付出的人沒這麽想。”劉音有些不解地看著他。

關宏宇笑了笑,道:“我小時候,家境不太好,一直是母親在苦苦支撐。我工作後,母親也病倒了。我和弟弟都想多賺些錢,讓母親的身體早些養好。我情況還好,在支隊有份穩定工作。我弟弟選擇了另一條路。因為如此,我當時每天氣他為什麽不走正道,他也不理解我為什麽老是針對他。現在想,也許是我們兄弟間,都少了一份對於對方所付出的東西的理解。”

劉音點了點頭:“所以,我也覺得你們兩兄弟都很不容易,你也別老埋怨你哥。”

關宏宇震驚地抬起頭。

劉音笑笑:“上次你們在庫房換衣服我就看到了……”

關宏宇隻覺得整個人浸在冷汗裏。劉音輕聲道:“但我不會去告發你們,我相信你沒有殺人。”

關宏宇有些慶幸地鬆了一口氣,窗外響起一聲悶雷。他看了眼窗外,黑雲壓城,一片昏暗。

關宏峰看了看窗外的滾滾烏雲,緊皺眉頭,揉揉太陽穴,又看了眼表,才四點鍾。他思忖片刻,急匆匆地轉身向外走。在幽長的樓道中,他邊走邊掏出手機給弟弟發信息:“天陰得太厲害,恐怕得冒險提前交接一下。半個小時後還要開會,你找個最近的安全地點。”他發完消息走到院門口,步伐有些紊亂,腦門開始滲出汗來。

這時,手機亮了,他拿起手機,上麵是關宏宇發來的信息:音素酒吧。

關宏峰收好手機向外走去。

院門口,一群記者圍了上來,關宏峰一愣。閃光燈此起彼伏,伸過來的話筒幾乎頂到關宏峰臉上。記者們紛紛發問,各色聲音摻雜在一起。

“您好,能介紹一下李地參遇害案的具體情況嗎?”

“您就是半年前從長豐支隊離職的關宏峰隊長麽?請問您什麽時候又複職了呢?”

“請問您對您弟弟被通緝有何感想?”

關宏峰被問得措手不及,莫名驚詫,不自覺地後退了兩步。

隨即,他用餘光看到劉長永正陪同著兩對年齡較大的夫婦走出支隊門口,他清了清嗓子,用手向下壓了壓,示意自己要發言,記者們漸漸安靜下來。

他低聲道:“局裏已經責成劉長永副支隊長與媒體保持溝通,大家的問題,他會一一回答。”說完往劉長永的方向一指。

眾記者立刻擁了過去,閃光燈和話筒把劉長永一行人圈在了中間。

關宏峰快步走到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

下午 14 點 45 分,換好衣服後的關宏峰和關宏宇相視而站。

關宏宇長舒了一口,整理著領口:“其實咱們早就應該換個地方了,周巡這個老狐狸三天兩頭就往咱家跑,早晚得露餡。”

關宏峰沉聲道:“不行,這一次是沒有辦法。家裏總比這兒安全。這裏稍不留神就會被人發現。”

關宏宇無所謂地聳聳肩:“其實,上次來這裏,就已經被發現了。哥,我想好了,咱們以後就在這兒換了。這兒離支隊近,後倉庫又隱蔽,不會有人注意的……”

關宏峰打斷他。“現在地點是次要的。”他說著以眼神示意後麵酒吧,“你憑什麽信任她?”

劉音正好走進庫房,迎著關宏峰還沒來得及放下的手走了一步,把後門鑰匙放在一個箱子上,對關宏峰冷冷地說:“我要是不相信你們,早就報警了。”

周巡抬手把會議桌上的茶杯和煙灰缸全都掃到地上,然後抓起旁邊小汪麵前的筆記本電腦,由於用力過猛,插在上麵的電源線都直接被拽掉了。他把筆記本電腦屏幕轉向外側,往桌麵上重重一放。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個搜索頁麵,對麵,站著臉色鐵青的劉長永。屏幕上顯示,百度搜索李常二人遇害案,新聞與照片的條目已經有十多萬了。

周巡怒不可遏:“這就是你他媽幹的好事兒!董涵被羈押前已經把照片發出去了!如果我們拿住人,至少可以要求媒體把照片交回來。現在倒好,連人帶照片全在外麵!現在去把外麵那一百萬記者全抓回來也封鎖不住消息了!要因為這個破不了案,你丫扛雷是一定的!還得搭上咱們整個支隊!”

劉長永也不幹了:“人家帶著區委的文件來的,現在人已經帶走了。你少衝我發火,有本事去找區裏。”

周巡剛要說什麽,忽然發現一條新聞標題裏有“2.13 滅門慘案”幾個字,周巡一驚,點開新聞鏈接。

這是一段在支隊門口錄製的視頻新聞。新聞裏,是剛才劉長永被記者團團圍住的情形,之後切換到一名在鏡頭前的女記者:“除了案情本身撲朔迷離,在負責調查案件的警務人員中,我們發現了已離職的原長豐刑偵支隊隊長關宏峰,近半年前,關宏峰正是因為其孿生弟弟關宏宇作為‘2.13 滅門慘案’的凶嫌遭通緝而受到牽連。至於其何時回到支隊工作,以及擔任什麽職位,長豐刑偵支隊尚未作出解釋……”

周巡看著視頻,兩眼幾乎在噴火,瞪著劉長永,大聲道:“屍檢和現場勘驗都完成了?老關呢?”

與會眾人麵麵相覷,周舒桐拿著記錄本急匆匆走進會議室,眾人立刻齊刷刷地把目光都投向她。周巡帶著怒意瞪著隻身一人走進來的周舒桐,直接嚇得她站在了原地。

周巡吼道:“關隊呢?”

周舒桐被他凶惡的樣子嚇得沒敢說話。

劉長永微微欠起身:“周隊……”

周巡看都不看劉長永:“我沒問你!”

關宏宇走進門,邊走邊數落周巡兼打圓場:“你有病是吧?就你嗓門大,整個樓道都能聽見。大家全忙活了一天,你就不能體恤體恤?”

周巡一看關宏宇,明顯態度收斂了許多,把筆記本往關宏宇的方向轉了轉:“不是,我……老關你看這……”

關宏宇看了一眼,寬慰道:“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你再讓隊裏炸了窩也不是辦法啊。越早破案,就能越早結束這場輿論風暴。”

他走到周巡身邊,拉開椅子坐下,揮手示意大家都落座:“大家說一下情況吧,亞楠……”

高亞楠攤開桌上的屍檢報告,周巡有意無意地小聲問關宏宇:“你幹嗎去了?”

關宏宇輕描淡寫道:“哦,在門口旁聽了劉隊長的新聞發布會。順便聯係了交管局,調取案發前後時段附近地區的監控。”

高亞楠已經開始發言,關宏宇不動聲色地左手撐著下巴,然後右手從兜裏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手機正處於接通狀態。關宏宇把手機屏幕朝下,扣在桌子上。

這幾天關宏峰在家,做了充足的準備,他先在兩人的手機上做了點手腳,裝了個小電路板,這樣開會時可以打手機,卻不會被發現一直在通話狀態,然後,又給關宏宇耳朵裏塞了個微型耳機——為了怕關宏宇露餡,想得不可謂不周到。

那頭高亞楠開始發言:“經屍檢確認……”

這一邊,關宏峰坐在一個箱子上,把手機開到免提狀態,自己麵前放著一個打開的筆記本電腦,手機裏傳出高亞楠的聲音。

“兩人的死亡時間可以精確在淩晨 1 點 20 分左右,死者的身份均已由技術隊確認。男性死者左後腦枕骨處有明顯戳刺傷,通過解剖確認,該凶器呈三角形錐狀,尖端為 60 度夾角。凶器在刺穿枕骨後,接連穿透小腦和大腦枕葉,造成了嚴重的顱內出血。雖然車內有迷奸藥,但女性死者初步的血檢並沒有檢驗出類似成分。”

關宏宇一手撐在桌子上,托著腮幫子,另外一隻手輕輕敲了兩下手機。

關宏峰低聲道:“看來屍檢和亞楠在現場的初步推斷差不多。繼續讓技術隊介紹情況。”

關宏宇會意,轉向趙茜和小高等人:“你們這邊呢?”

趙茜道:“由於天氣原因,現場周圍無從尋找足跡。但也並未發現有除被害人車輛外,其他車輛進出的痕跡。初步推斷凶手是步行進入案發現場……”

她一邊說著,一邊用投影展示現場照片:“從織物座椅上提取到的三枚血跡指紋均為女性被害人的。身份確認得知,男性死者李地參,二十三歲,著名企業家李善一的獨子,曾因尋釁滋事被我局治安支隊拘留,長期被媒體爆出與多位演藝界名人有不正當關係。投影上顯示李地參生前的圖片,有正常的家庭合影,也有被記者偷拍的,以及與其他女明星的各種露骨照。”

“女性死者常夢冉,也就是近來在網絡上一度高調出位的常艾艾。十九歲,無前科及違法記錄。”投影上顯示出常艾艾的照片,基本都是各種大尺度的真空照、走光照或凸點照,與會眾刑警微微騷動。

趙茜迅速換上常艾艾的無妝證件照:“當然,從現場獲得的最重要的物證是被害人放在前車座夾縫中,用來偷拍的手機錄下的案發視頻。”視頻開始播放,在昏暗的車裏,幾乎什麽都看不見,隻聽見有一男一女的呻吟和喘息聲。

小汪看著視頻,嘟噥道:“這拍得……也看不清楚啊。又沒燈光。”

這時,視頻裏聽到一聲玻璃的爆裂聲,女聲驚呼,其中摻雜著男人的一聲悶哼。

緊接著,車門開了,車頂燈亮了起來。隻著內褲的李地參麵朝下趴在常艾艾的下身,左側腦後的一個傷口流血不止。常艾艾看著車門的方向,先是短暫的沉默,似乎在和凶手對視,隨即開始驚恐地尖叫。

一個穿著黑色雨衣的魁梧身影進入了鏡頭的範圍內,凶手探身進入車內,右手握著某個看不清楚的凶器,直接向常艾艾的頭戳了過去。常艾艾在掙紮過程當中躲了一下,脖子開始往外噴血,血跡噴濺得車裏和凶手身上到處都是。凶手又往前探了探身子,用沾滿鮮血的左手死命摁住常艾艾的腦袋,右手拿著看不清的凶器頂住她的頭。常艾艾抽搐了兩下,不動了。

視頻定格。

趙茜低聲總結:“剛給大家播放的是我們節選之後的部分,之前李地參為錄製視頻一度打開過車頂燈,但在常艾艾的強烈要求下又關掉了。從播放的部分視頻中可以看出,案發時,也就是兩名被害人發生關係的時候,前排座椅是推到最前位置的。而在殺害兩人後,凶手把前排座椅還原了。移動中發生的震動致使手機跌落到汽車儲存箱和副駕駛的夾縫裏。不過從後續視頻裏的聲音判斷,凶手在車裏整理了大約十二分鍾。整個過程中,他本人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直到警方到達現場後,鏡頭再沒能拍到其他有用信息。”

關宏峰在這頭道:“問技術隊左後車窗是被什麽打碎的。”

關宏宇往座椅上靠了一下身體,問趙茜:“車玻璃呢?怎麽碎的?”

趙茜和小高兩人抬出一塊黑色的塑膠展板,放在桌子上,展板上,貼著用幾十塊碎玻璃片拚湊出來的一個不規則形狀,在這個形狀的正中心,有一個明顯是被戳穿的窟窿:“根據您的要求,我們拚湊整合了現場玻璃碎片的局部。從玻璃破損處的形狀初步推斷,車窗是被一個邊長 0.25 厘米左右的等邊三角形錐狀利器打破的。”

關宏峰在耳機裏道:“和凶器形狀一致……等邊三角形錐狀,六十度夾角……真的是破窗器麽?”

關宏宇愣了一下:“和凶器形狀很相似嘛。”

關宏峰又道:“你問,那現場有沒有發現……毛發、織物、脫落或刮落的漆片,或是別的 dna 證據?”

關宏宇下意識重複。

趙茜道:“沒有,車內痕跡清理得非常徹底。”

“凶手清理現場的時候,有沒有特殊清潔劑的殘留?”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