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19節

  高亞楠看了眼車裏,搖頭:“還不行。屍體明顯被移動過,現在抬走的話,會破壞現場。”

  距離現場十多米開外的路邊,劉長永打著傘站在警車旁,正指揮刑警在附近拉警戒線。不遠處,周舒桐和關宏峰一人打了一把傘站在周巡的兩側,周巡拽了拽雨衣的帽簷兒,扭頭看向關宏峰。

  周巡打趣問:“現場這德行,你也沒招了吧?”

  關宏峰不動聲色,盯著現場的方向,搖搖頭:“車內還是會留下一些痕跡……先等亞楠和技術隊那邊忙活完吧。”

  周舒桐沒看關宏峰,往周巡身邊靠了一步:“周隊……這麽大的雨,現場周圍的絕大部分痕跡是不是都會被衝掉啊?”

  關宏峰稍微欠了欠身,瞄了眼周舒桐。

  周巡如夢初醒,扭頭看周舒桐:“哎對!你和老劉來這兒幹嗎?”他眼睛大而有神,探詢的目光如同探照燈,簡直讓人無所遁形。

  關宏峰也扭頭看了眼周舒桐,周舒桐被問了個措手不及,看看周巡和關宏峰,支吾著:“就是……正好……今天……”

  周巡看她吞吞吐吐,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扭頭看關宏峰,發現關宏峰正回身望著發生滅門案的曙光四號院 4 號樓。

  周巡順著他的目光,也看了看 4 號樓,歎了口氣:“這地兒風水不好吧。”

  案發現場附近的路邊,停著一輛本田商務車,車裏三男一女,其中那個女的脖子上掛著《津港頭條》記者的胸牌。其中一個男人拿著單反,看上去像個攝影師,正對那女記者說話:“哎,董涵,消息準麽?”

  董涵拿出手機,點開一張照片,正是案發現場那輛寶馬車,照片拍的是車尾部,董涵放大照片,顯示出車牌號碼:“小羅給我發了張照片,我找交管局的姐們兒查了。車主是李地參,死的是一男一女,有什麽聯想沒?”

  旁邊的男記者了然地笑了:“淫少李啊……近來他不正跟網上那個常艾艾打得火熱麽?那女的是常艾艾?勁爆啊!”

  董涵笑了笑,把脖子上掛的胸牌摘下來,拿了把雨傘,拎起挎包,下了車。

  小高等人正在把車右後門車窗碎裂位置地麵的泥往袋子裏鏟,趙茜在用一個小型手提吸塵器吸車內腳墊上的碎玻璃。高亞楠跪在車後座上,倒著從車裏鑽出來,從旁邊的助理法醫手裏接過雨傘,回頭看了一眼周巡等人。

  高亞楠拿下口罩。“一男一女,被同一利器戳刺致死。凶器自男性死者左後腦枕骨刺入,穿過枕骨,刺入腦幹。女的挨了兩下,第一下劃破了左側的頸動脈……”她一邊說,一邊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劃了一下,“造成了車內大範圍的血跡噴濺。第二下自顱頂骨、顳骨和蝶骨的交匯接縫位置刺入,是致命一擊。”她說著又低頭看了一眼手表,“兩人的死亡時間基本相同,都是在淩晨一點到兩點之間。遇害後,兩具屍體都被重新安置過。”

  封鎖線的邊緣位置上,董涵打著傘若無其事地一路溜達。隻見兩名刑警一前一後正進現場,走在前麵的回頭喊:“小鮑,趕緊的……幹嗎呢!”

  小鮑慢慢跟在後麵:“哎,來了!”前麵那個警察急匆匆穿過了警戒線。

  董涵看了一眼落在後麵的那個警察,快步上前:“哎,鮑哥!”她一邊說,一邊從手提包裏掏出了一摞物證袋。小鮑一回頭,不認識董涵,愣了一下。

  董涵揚了揚物證袋:“技術隊呢?他們要的這個……”

  小鮑往現場方向看了一眼,但大雨裏也看不真切,隻得道:“都在現場那邊呢。”

  警車旁邊,劉長永往董涵的方向瞥了一眼,他觀察著董涵的打扮,琢磨了一下,打著傘往這邊走來。

  董涵忙上前一步,把傘打到小鮑頭頂:“鮑哥,你稍微遮著點。”

  劉長永正要開口喊,剛才車裏和董涵說話的三人黨斜刺著跑來。他們舉起攝像機和話筒,把劉長永圍住了。

  男記者:“哎同誌您好!我們是《津港頭條》的記者。請問這裏發生了什麽案件?”

  劉長永被攔了個措手不及:“哎,我們正在工作,你們不能靠近現場的!”

  男記者:“請問是有人被殺麽?半年前,旁邊的曙光四號院剛……”

  他們在這兒胡攪蠻纏,遠處,董涵已經打著傘,跟著小鮑混進了現場。

  關宏峰墊著袖子拉開前車門,收起雨傘,遞給旁邊的刑警,然後脫下一隻沾滿泥的鞋,把鞋套套在襪子上,才把腳邁進車裏,又脫下另一隻鞋,套上了鞋套。進車之後,他在駕駛席上側身半跪,看了眼後座。

  一男一女兩具屍體並排坐在後座上。女的穿著一條短裙,衣著整齊,男的隻著內褲,渾身赤裸。關宏峰探了探身,注意到在車後座到後車窗的空當裏,整齊擺放著一摞疊好的衣服。他又低頭看後座地麵,發現有一雙高爾夫球鞋,整齊地放在腳墊上。

  車外的右側,董涵隔著車頂偷偷觀察另一側的周巡等人,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車內的關宏峰和兩具屍體身上,誰都沒有注意她。她先是從後車窗望進去,看見後座的兩具屍體後,眼睛一亮,忙拿出手機拍照,而且拍完後直接點了發送,看著屏幕上的“已發送”提示,董涵舒出口氣。

  這時,她才注意到車前排座的關宏峰,一驚,手裏的動作都慢了下來。

  關宏峰觀察了一下前排座椅,發現車座椅上都鋪著坐墊,他從懷裏抽出一支筆,輕輕挑起副駕的坐墊,看坐墊的背麵,又微微直起身,檢查駕駛席的坐墊,發現坐墊背麵有血跡。他看著血跡,又重新審視了一番後座上方疊好的衣服和地上擺好的鞋,思索了一下。

  他轉身坐好,扭頭望向車外,趙茜適時地遞上一副手套。

  關宏峰點點頭,收起筆,戴上手套,打開了副駕位置的儲物箱,從裏麵翻出了車輛行駛證,打開看了一眼,隨手遞給車外的周巡。周巡接過行駛證,打開,上麵登記的車主姓名是李地參,他一挑眉毛,情不自禁地多看了眼後座上的兩具屍體。

  關宏峰想了想,退出車,示意高亞楠上前。高亞楠走過來,往後座的位置探身,把手從女性被害人的裙子裏順著大腿伸了進去,一直探到臀部的位置之後,又把手抽了出來。她衝關宏峰搖了搖頭:“真空的。”

  關宏峰坐回駕駛席,掃視儀表盤,把車發動,行車電腦顯示屏亮了,他點開行車電腦上的 GPS 功能,調出導航曆史記錄。 GPS 讀取期間,他把調整駕駛座椅的三個記憶定位鍵都試了一遍,感覺了一下座椅位置的不同變化。 GPS 記錄讀取完畢,他把所有的導航曆史地點查閱了一遍。最後,他打開車排擋後的儲物箱,從裏麵翻出一盒開了封的安全套,還翻出了一瓶藥水,藥水瓶沒有任何標注。他擰開瓶蓋,聞一聞,擰上瓶蓋,擱回儲物箱裏。合上儲物箱時,他發現儲物箱和副駕座椅之間的縫隙裏好像塞著什麽東西。他歪過頭看了看,費力地俯身去掏。

  董涵躬下身,試圖確認關宏峰的麵孔。而關宏峰已經直起身,正拿著一個手機看,手機還處於錄像狀態,關宏峰關掉錄像功能,期間沒有注意到車窗外董涵的目光。

  董涵又偷偷舉起手機,拍下關宏峰的照片。她正要把關宏峰的照片向外發送,一隻手伸過來,搶走了手機。董涵一扭頭,周巡不知什麽時候已經站到了她身後,正冷冷地盯著她。

  董涵一下子嚇傻了,又想從手提包裏掏物證袋:“我,我,我是……”

  周巡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上關宏峰的照片:“不,你不是。”

  他冷著臉,把手機隨手遞給旁邊的小汪:“先帶走。”

  在現場旁邊、警戒線外停著一輛依維柯警車。

  關宏峰和周舒桐先後上車,周巡最後進來,拉上了車門。周巡把濕漉漉的頭發往後攏了一把,咒了一句:“這他媽鬼天氣……”

  關宏峰沉聲道:“這場暴雨對現場的破壞很嚴重,對技術隊和法醫隊後續的取證工作也會造成嚴重影響。”

  周巡想了想,提議:“要不要在現場支棚?”

  關宏峰搖了搖頭:“沒必要了,距離案發已經過去近十個小時了,現場周圍被衝刷得很徹底。留給我們的所謂的犯罪現場就是那輛車了。不如幹脆讓亞楠他們把屍體固定在後座,封死左後車窗,直接把車開回支隊做勘驗。目前來看,兩名被害人應該是在車內發生關係時遇害的。凶手打碎了左後車窗,從裏麵拉開車門侵入車內,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實施了謀殺。”

  他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看了眼周舒桐:“不過……有些古怪。”周巡也看了眼周舒桐。

  周舒桐有些無精打采的樣子,不像原本那麽躍躍欲試衝勁十足,也不做筆記了。

  周巡琢磨了一下,看了眼車外打著傘指揮的劉長永,又看向關宏峰,問道:“古怪?”

  關宏峰不急不緩地道:“首先,凶手在殺害這兩人之後,重新布置過現場。包括被害人的屍體、死者的衣物、坐墊,甚至還移動過座椅。從行駛證上來看,男性被害人應該是車主。而 GPS 顯示,他或他們昨晚應該是去過離案發現場不遠的火宮俱樂部。”

  他說著掏出一個塑料物證袋,遞給周巡,裏麵是一個手機:“這是我從前排座椅和儲物箱中間夾縫裏找到的,有可能是男性被害人之前故意設置的。”

  周巡拿著手機,摁了兩下,全屏顯示出一段視頻,他看了幾十秒,嘬了一下牙花子:“嗬!無碼啊。這要是傳出去,老關……”

  車門猛地撞上的聲音從後座傳來,周舒桐下車了。

  關宏峰哭笑不得,看了眼窗外,一臉無奈:“傷口撒鹽,你最在行。”

  董涵坐在審訊室裏,正在和對麵一個記筆錄的刑警倨傲地講話:“你們知道新聞自由的意義何在嗎?憑什麽扣留我!”她一邊說一邊揮舞雙手,神情大義凜然。

  門開了,周巡頂著濕漉漉的腦袋進了屋,做記錄的刑警把董涵的采訪證、記者證、身份證遞給周巡。董涵斜了眼周巡,注意到他正在用襯衫袖子擦耳朵裏的水:“你是負責人麽?我跟你說……”

  周巡看都沒看她一眼,伸手一攔,把證件扔在她麵前的桌上,又拿起筆錄看。

  這種居高臨下的姿態明顯讓董涵有些緊張,又有些氣憤,她運了一下氣,低聲道:“這位同誌,我是一個由國家新聞總署核準資格的記者,有權了解事實真相,你們無權扣押我。而且我們社和區裏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係……你,你!我要見你們領導……”

  周巡“啪”地一聲把筆錄撂到桌上,兩手撐著桌子,目光炯炯地看著董涵:“冒充支隊刑警進入警戒線封鎖的犯罪現場,泄露偵查階段的重要線索,侵犯被害人隱私,這些就是你理直氣壯的資本?你再說一遍我聽聽?”

  董涵緊張地看著周巡,周巡停頓了一下,用手輕輕敲了敲桌麵,扭頭對做筆錄的刑警說:“轉治安支隊簽個案子,讓他們看著處理吧。”他說完扭頭往外走。

  董涵霍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嗓門比剛才還要大:“你們怎麽敢!這是司法濫權!你們這是非法剝奪我和廣大受眾的知情權……你們要對隱報瞞報的事實做出相應的解釋!”

  周巡本來已經把門拉開了一半,“咣當”一下又甩上了,轉身走回來,眯著眼睛,表情凶狠。董涵嚇得往後退了半步,下意識地抬起雙臂護住胸前。

  周巡冷笑:“從你的這裏,至少發送了三張現場拍攝的照片!你知道一旦把偵查階段的案情通過媒體泄露出去讓凶手看到,他會怎麽做麽?”

  董涵不敢說話了。

  周巡冷冷地盯著她:“我告訴你,他有可能會毀滅證據,有可能會立刻出逃,甚至有可能在你們的宣傳鼓舞下繼續作案。你要是臉皮夠厚,就拿剛才那套說辭去對被害人家屬說!”

  關宏峰雙手插兜,站在車前,看著法醫隊和技術隊的人忙裏忙外。

  周舒桐先是往車邊走了幾步,發現沒有什麽自己幫得上的,就又站回了關宏峰旁邊,但不自覺地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趙茜從車裏鑽出來,手裏拿著指紋刷。關宏峰衝她揚起下巴,露出探詢的表情。趙茜搖了搖頭。

  關宏峰問:“什麽指紋都沒有,對吧?”

  周舒桐一愣,趙茜點了點頭,道:“但是織物座椅墊上有三個血跡指紋。”

  關宏峰麵無表情:“肯定不是凶手的,否則他不會任由它留在現場。”

  他說著,走到車旁邊,看了一眼左後車門,指了指車門把手:“拆下來。”

  趙茜會意,觀察了一下門把手,叫來小高,兩人先是把車門的外側鈑金整個卸了下來,再從裏側拆下門把手。趙茜拿起指紋刷,開始掃門把手的內側。

  周舒桐在一旁忍不住問:“門把手內側的指紋不會被雨水衝刷掉麽?”

  關宏峰道:“如果是汗漬指紋或血跡指紋的話,肯定會被衝掉,試試看能否找到膠漬指紋——隻要是行駛過一段時間的車輛,就難免會有駐停在樹下的經曆,樹木枝葉分泌的樹膠是清理起來很麻煩的東西,門把手內側這種類似於衛生死角的位置,往往有可能積累了大量沒清理幹淨的樹膠。不過我覺得……”

  趙茜似乎從門把手內側掃出了什麽,先是露出了興奮的表情,但隨即愣住,與小高兩人麵麵相覷,趙茜把門把手遞給了關宏峰。

  關宏峰沒接,淡淡地問:“隻有指印?”

  趙茜驚訝:“您怎麽知道……”

  關宏峰笑了笑:“果然,凶手對手指部位進行過處理。”

  周舒桐在一邊謹慎又好奇地湊近了看,發現門把手內側確實掃出來好幾個指紋,但堆疊在最上一層的兩個指紋明顯隻有指印的輪廓。

  趙茜疑惑地道:“手指上塗了膠水?”

  關宏峰搖搖頭:“應該是纏了膠帶,這麽大的雨,膠水容易被衝掉,沾到血跡也有可能被融掉,不靠譜。”

  技術隊另外一名刑警把車裏被害人疊好的衣物取了出來,放在旁邊的桌子上,趙茜起身,去檢查這堆衣物,關宏峰走到她身旁,繼續問:“車玻璃碎片收集得怎麽樣了?

  “正在辦公室那邊做篩選。”

  關宏峰看了看桌子上的衣服:“把玻璃拚出來,我要知道他是用什麽打碎的車窗。”

  他轉過身,從車庫往外走,看似不經意地瞟了一眼周舒桐。

  周舒桐也正好在觀察關宏峰,見關宏峰看向自己,忙低下頭,猶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關宏似笑非笑地看了眼不遠處的劉長永,又扭頭看周舒桐。

  周舒桐被瞧得有點慌亂,連忙解釋:“今天劉隊帶我去彩虹城是……”

  她說到這裏,頓住,像是實在沒有想好解釋的說辭,再看關宏峰笑了一下,才察覺到自己已經說漏了嘴,愈發無措。

  遠處,劉長永也看到了周舒桐和關宏峰,不時往這邊瞟。

  周舒桐一急,更說不清了:“我,我們是去……”

  二人相視無言,關宏峰似乎也覺得有點好笑:“沒事兒我就先走了。”

  周舒桐愣在原地,想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關老師……那天我是不是給大家添麻煩了?”

  關宏峰站住腳步,轉身看著她。周舒桐臉有些紅,不敢看他。關宏峰歎了口氣,嚴肅又不失溫和地看著她。

  “你自己說過,來警隊有一陣兒了,大小外勤行動也參與了幾次。那你應該明白,做刑偵工作,不是一時之勇的事兒。我們行動前,為什麽要經過細致的調查、分析,然後才是布控、行動?這些環節不僅涉及到行動是否能順利進行,還可以確定附近是否有無辜民眾。小到公安,大到整個司法部門,都需要整體協作,所以我們是紀律部隊。紀律是什麽?紀律可以保護刑偵人員的人身安全,也可以保證我們的工作效率。而你的做法,正是破壞了這些。在警校時,你認為的或者影視作品中表現的形象,和實際是不一樣的。那麽實際是什麽?是協作、紀律和執行。”

  周舒桐紅著臉,有些手足無措:“謝謝關老師,我明白了,我還差得太遠……”

  關宏峰點點頭:“還有,你跟父親交流感情,不需要向我解釋。”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