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18節

  周舒桐看了看左右沒有人,問道:“關老師,我還是想問一下……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我感覺大家看我的眼神……有點不大對?”

  關宏峰沒等周舒桐說完便打斷了她:“怎麽了?你是一個警察,不就是被脫光衣服吊著嗎?這算什麽?以前有個叫伍玲玲的警察還死了呢!”

  周舒桐如遭雷擊,她咬著嘴唇,努力控製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怔在原地。

  關宏峰沒有理會,抬腳上樓走開。他剛剛走到一樓與二樓交接處,就碰見了劉長永。顯然劉長永聽見了剛才的談話,對他怒目而視,突然轉身,一巴掌扇在關宏峰臉上。

  關宏峰也不還手,擦著嘴邊的血跡:“把她趕走,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劉長永氣得無言以對。

  這時,電話響了。

  “齊衛東指縫裏的 DNA 比對結果出來了。”周巡的聲音顯得有些陰沉不定。

  “是你弟弟,他還在這個城市。”

  窗外,下起了瓢潑大雨。

  天色陰暗,大雨瓢潑,周舒桐穿著便服走下警車,打著傘走到曙光四號院門口。門口撐著傘的劉長永與背景融為一體,他正在等周舒桐。

  周舒桐走到劉長永麵前停下,沒好氣兒地冷著臉。劉長永凝神看著她,注意到她的傘有一側傘骨脫扣了,便默默與她換過雨傘,轉身往小區裏走去。

  兩人一前一後三拐兩拐,來到 4 號樓下,劉長永停下腳步,往樓上看,周舒桐也順著他的目光往上看,這座小區呈一片荒涼與破敗的景象。無人居住的小區一戶燈光也沒有,暗紅色的板樓讓小區的氛圍更顯淒涼。

  周舒桐疑惑地看著劉長永。劉長永走到樓門口,收起傘,周舒桐也收起傘,雖然有點兒好奇,也多少有些不耐煩,逐漸放慢腳步。

  劉長永低聲道:“四號院雖說名字不太吉利,但同隔壁的五號院和六號院一樣,當年也都是最早一批實現集中供暖的小區。現在都已經做好了拆遷的準備,隔壁小區已經開始拆了,四號院預計今年五一動工。”

  劉長永朝身後的樓門一指,示意周舒桐跟進來:“這是四號樓。”

  周舒桐探頭跟進去,注意到樓門廳裏的信箱上積滿了灰塵。透過樓門往裏看,隱隱能看見電梯口和樓梯口都拉著的警戒線。

  劉長永繼續道:“五個多月前,大年夜那天晚上,住在 401 的一家五口人,全部被殺。到結案之前,現場將一直封鎖。”

  周舒桐先是一驚,眨了眨眼,隨即領悟,盯著劉長永:“這裏就是……”

  劉長永沒說話,轉身推開樓門,進了樓。

  “凶手大概是在晚上十點多鍾進的樓——因為小區太舊,周圍沒有布設安防監控,這個時間是根據匯總線索推斷出來的……”

  黑暗的樓道裏,劉長永下意識跺腳。樓門廳感應燈失靈,沒亮。周舒桐注意到地麵上積了厚厚一層灰,顯然許久沒人來打掃過。

  “被害的 401 一家戶主叫吳征,對外的職業是廢品收購站老板,但經調查發現,他還經營著一個兜售各種違禁品的地下中轉站,且可能與販毒集團有著密切關係。”

  樓梯前拉著警戒線,劉長永上前扯開,上樓。兩人來到 401 的門口。

  劉長永從物證袋裏取出一把鑰匙,把封在門上的警戒線拽下來,用鑰匙打開門。

  “現場並沒有發現任何強行闖入的痕跡,不出意外的話,是被害人給凶手開的門,他們很可能認識。”劉長永推開門,站在門邊,示意周舒桐往裏走。

  周舒桐邊探頭看向門裏,邊要往裏跨。看清屋裏的情景後,她突然僵在原地。

  屋內還保留著過年時的景象,拉花、福字兒、抱魚福娃、燈籠都還好好掛著,隻是都落了一層的灰。離門口不到三米的地方,門廳的地板上,有個用白粉筆畫的人型輪廓,以及幹涸的暗紅色血跡。

  周舒桐貼著牆走進門廳,以免踩到血跡和輪廓。

  劉長永指著地板上的輪廓:“這就是吳征。屍體被發現的時候,麵衝下,背朝南,說明他是在領凶手進屋的時候背後遇襲的。傷口隻有一處,是自左肩胛骨下刺入,直接貫穿心髒。

  周舒桐看著地上的輪廓,深深吸了口氣,緩緩吐出。劉長永繞開屍體位置,往裏走,來到客廳。

  沙發旁邊的地上有一個粉筆畫的人形輪廓。劉長永停下來,道:“這是吳征年近八旬的母親。她應該是聽到了門廳傳來的某種聲音……也許是吳征的叫聲,於是從沙發上起來,往門廳走。凶手迎麵捅了她兩刀,第一刀卡在第六根和第七根肋骨之間,沒有傷及髒器……第二刀調整角度後,從相近的位置水平刺入,造成了長達十二公分長的貫通傷,凶手將刀抽出來,調整角度又給了她一刀。”

  他邊說邊看著地上的痕跡。周舒桐不自覺地站到離他很近的位置,眼神呆滯而茫然。

  劉長永歎了口氣,語氣黯淡又惋惜:“屍體被發現的時候,手裏還拿著毛衣針和給她孫子織到一半的毛衣。”周舒桐明顯感到不適,她轉開視線,走到客廳的窗戶邊。

  窗外雨勢很大,小區毗鄰著一塊無人施工的工地,工地正中間停著一輛深紅的汽車,在雨中很是紮眼。劉長永走到她身邊,也看了眼窗外,皺了皺眉,繼續往裏走。

  周舒桐肢體有些僵硬地跟了上去,劉長永推開臥室的門,周舒桐望向室內,睜大了雙眼。

  臥室裏隨處可見幹涸的血跡,劉長永站在門口,指給周舒桐看北側牆邊的一個粉筆人形輪廓:“吳征的妻子任靜當時應該正在陪兩個孩子玩,並不知道外屋發生了什麽。”

  劉長永走到牆邊,指著牆上噴濺的血跡:“高亞楠親自對這裏的噴濺軌跡進行了分析,還原了任靜遇害的大致情形。據推測,凶手把任靜頂到牆邊,然後自右至左割開了她的喉嚨,長達二十四公分的傷口導致兩側頸動脈全部被割裂。高亞楠認為,任靜從被割喉到失血死亡,大概間隔了一分鍾左右,而其中至少有三四十秒,她還有意識。”

  劉長永一邊說一邊走到牆對麵的床邊,床上和床下各畫著一大一小,兩具人形輪廓。“而正是在臨死前這殘存意識的幾十秒裏,任靜很可能親眼看著自己七歲的女兒和四歲的兒子死在了自己麵前。”

  周舒桐的雙眼有些微紅,她急促地呼吸,控製不住地去看床邊不到一米的小小的人形輪廓,久久無法挪開目光。她蹲了下來,看見床底有一個沾著灰塵的毛絨玩具。周舒桐痛苦地閉了閉眼睛,然後站起身,看著劉長永:“這就是……”

  劉長永目光炯炯地看著她,斬釘截鐵地道:“沒錯,依據從現場提取到的指紋、 DNA……以及一名近距離目擊證人的陳述,都可以確認,凶手就是關宏峰的孿生弟弟——關宏宇。”

  周舒桐眉頭緊皺。劉長永咬了咬槽牙,繼續說:“關宏宇表麵上是宇通物流的老板,但據我們掌握的線索分析,他的業務也許會跟販毒集團有利益關聯,而且極有可能認識吳征。我推測,兩人表麵上是合作關係,但暗中存在競爭,且吳征很可能掌握了一些關宏宇的秘密,以至於埋下禍根。關宏宇認為,警方掌握了吳征販毒的證據,將要對其實施抓捕,他怕牽扯出自己,前來找吳征滅口,因為在場的還有吳征的家人,所以他決定斬草除根,滅了吳征的滿門。”

  周舒桐緊緊抿著嘴唇,呼吸急促,剛要說話,劉長永已經繼續說了下去:“桐桐,你現在的工作安排放在半年前,我會無條件支持,甚至是欣慰,畢竟關宏峰的刑偵水平放到整個津港市,也是數一數二的。但你更要明白,作為警察,比技術更重要的,是立場。”

  周舒桐張開嘴,但不知道該說什麽。

  看到周舒桐有些觸景動容,劉長永揚了揚下巴,思索一番後,說道:“桐桐,我隻是不想看著你呆在這麽個人身邊。”

  周舒桐茫然道:“怎麽個人?”

  劉長永上前一步,看著周舒桐:“關宏峰脫了製服,離開支隊,現在又分文不取地假裝歸隊協助工作……他所做的一切,隻是為了維護這個人……”

  他泛泛指了一圈周圍,周舒桐下意識有些瑟縮。

  劉長永又歎了口氣:“對他而言,這個親生弟弟比公職重要,比作為一個刑警的正義感更重要。甚至比他們一家人的生命都重要。”

  周舒桐隨著劉長永的動作,不由自主地看著屋裏的一切,眼圈漸漸紅了。

  劉長永最後補上了最有分量的一句:“你告訴我,這樣的關宏峰,是個什麽立場的人?”

  窗外大雨瓢潑,飄窗前的兩人久久相對沉默著。

  “你到底什麽立場?”關宏峰壓低聲音,沉著質問著。

  關宏宇盯著他,並不回答。

  關宏峰懊惱道:“我真是越來越看不清你,感覺你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弟弟了。”

  關宏宇臉上顯出疑問的神色。

  關宏峰壓低聲音道:“你明明跟幺雞認識,而且還知道幺雞跟吳征也認識,為什麽卻對我隻字不提?”

  關宏宇摸不著頭腦:“認識,那也要看看認識到什麽程度啊。我跟樓下賣煙的也認識,這還要特別提出跟你說麽?”

  關宏峰用力擺手:“樓下賣煙的會給你介紹煙絲的特點和區別麽?你聽了毒販模棱兩可的幾句交代,就能判斷出藏毒的位置,不是常與他們接觸,這些經驗從哪來的?你到底還有多少……”他的話頭刹住。關宏宇瞪大眼睛想要辯解,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

  良久,關宏峰一字一頓地說:“告訴我,你也參與過運毒嗎?”

  關宏宇先是大驚,難以置信地提高了音量:“說到底,你還是不信任我!”

  關宏峰沒有說話,隻是看著他。

  關宏宇見他半點不為所動,也急了:“物流公司不好做,想輕鬆點兒,就必須打點這些人。所以我知道幺雞,也認識吳征……公司是和吳征有生意來往,他收了破爛找我運,我不能把人推出去吧?但我不知道運的是什麽,我做的是物流,不是安檢。”

  關宏峰道:“那你是怎麽會知道那兒有毒品?你為什麽對這個東西這麽了解?”

  關宏宇激動地站起來,剛要大聲說話,隨後意識到什麽,趕忙壓低聲音:“誰家倉庫在哪兒,基本是全津港市物流行業公開的信息,我不光知道他們有幾個貨倉,還知道固定的運送時間。所以看了線索之後,我才會聯想到那裏。是,我在社會上混,但沒像你想得那麽不堪!反倒是你,沒想到你作為一個警察還這麽黑!”

  關宏峰愣了愣:“什麽意思?”

  關宏宇針鋒相對:“我問你,昨晚如果周舒桐真的發生意外怎麽辦?”

  關宏峰頓了一下:“我不接受這個如果。”

  “不接受?”關宏宇想起什麽,脫口而出,“那伍玲玲呢?”

  關宏峰顯然沒想到關宏宇會提起這個。他的臉色略微發白,又馬上鎮定下來,鄭重地說:“作為警察,為了維護法紀與正義,必須做好奉獻,甚至犧牲的準備和覺悟。我們是老百姓安全的最後一道防線,隻有我們堅定、無畏,才能保護百姓的安全,所以我們叫人民警察。而且,當時我一方麵是遵照與劉長永的約定,另一方麵,我相信周巡和支隊布控和圍捕的能力。”

  關宏宇沒想到迎來這麽長一段反擊,頓時語塞。

  關宏峰繼續緩緩地說:“這就是事事都先考慮自己的你為什麽當不了警察。你說伍玲玲?我可以告訴你,那天,我希望死的是我。我不光準備好了赴死,也不怕大義滅親,所以最好你對我不要有隱瞞,我現在幫你調查真相,但如果我發現你真的犯罪,就算你是我弟弟,我也會親手把你送進去。”

  關宏宇聽完,眼神裏閃過一絲不安,甚至惶恐。

  突然,外麵響起了響亮的敲門聲。關氏兄弟同一時間收聲,警覺地看向門的方向。

  關宏峰稍顯鎮定,他朝關宏宇壓低手示意別慌。關宏宇緩緩向後退,藏進廚房外的小陽台。

  關宏峰調整了一下情緒,過去開門。

  門外站著的是周巡,他對關宏峰點點頭,隨後大喇喇地走進屋。電視的聲音很響,他一邊進來一邊調侃:“老關,耳聾目盲,邁入老年了啊?”他隨手關掉了電視,然後坐在了沙發上。

  關宏峰狐疑地走過來,皺眉:“你怎麽來了?”

  周巡道:“齊衛東屍檢報告中,他指甲裏 DNA 的信息你看了麽?”

  關宏峰反問:“什麽報告?”

  周巡道:“技術隊把 DNA 放到係統內做了比對,得出結果是關宏宇的。老關,他還在津港。”他說話間緊緊盯著關宏峰,似乎要從他臉上細微的表情中挖出什麽大秘密來。

  關宏峰平靜地道:“那不是他的 DNA 。那晚,高亞楠約在了音素酒吧聊宏宇的事兒,結果碰到了齊衛東,跟他打起來的人是我。”

  周巡看了他一會兒,問:“那當時你為什麽不說?”

  關宏峰冷冷道:“因為我不想告訴你,我和亞楠見麵的事兒。我這個支隊的顧問,畢竟身份特殊。亞楠與宏宇的關係,你也知道。我和她之間雖然聊的是我弟,也沒什麽見不得人的事兒,但畢竟是敏感時期,說出來徒增大家煩惱,而且你不會相信,多說無益。”

  周巡盯著關宏峰看了一會兒,隨後起身四處溜達,語氣輕鬆地道:“得,我還以為關宏宇良心發現,準備回來坦白呢。”

  關宏峰稍稍鬆了口氣:“少來。我弟弟是清白的。”

  周巡指著桌上兩人份的飯菜:“我看你是執念太重,所以飲食沒節製。竟然吃這麽多,不怕中年肥?”

  關宏峰語氣也輕鬆了一些:“我留著喂虎子的。”

  周巡還在廚房裏東拽拽,西看看:“虎子夥食夠好的……你上次那個茶葉不錯,著急走也沒喝成,再給我來點兒唄。”周巡無意識地慢慢走向關宏宇所在的小陽台。

  關宏宇躲在牆後,聽著周巡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目露凶光,右手亮出一把折刀。

  客廳裏,關宏峰有些緊張:“茶葉我來找,你別給我翻亂了。”

  周巡笑眯眯地又溜達回來:“看,執念太重,人也婆婆媽媽的。”

  劉長永和周舒桐兩人各自打著傘,走出小區門口。

  劉長永看似麵無表情,但不時在偷眼觀察周舒桐的反應。周舒桐則滿腹心思,低頭不語。兩人走出小區後直奔停靠在路邊的警車,但劉長永半路一拐彎,向他們剛才在窗口看到的廢棄工地走了過去。

  周舒桐有點出神,直走到警車旁,才發現劉長永沒往這邊走。她緊走幾步,跟了過去。劉長永走到工地邊,周舒桐才趕了上來,問道:“劉……你幹嗎去?”

  工地中間停的那輛深紅色的寶馬 650i ,劉長永看著車,又看了看泥濘、坑窪不平的地麵,踩著一片泥濘走了過去。周舒桐穿著運動鞋,看了看泥濘的地麵,小心翼翼地深一腳淺一腳跟著劉長永,速度則明顯慢很多。

  劉長永從車子的斜後方走近,才發現左後車玻璃碎了,他一皺眉,加快腳步,從破碎的車窗框望向車內,倒抽了口涼氣。周舒桐也跟了過來,她看了眼車裏,同樣一臉震驚。兩人呆在原地。

  半小時後,紅色寶馬周圍已經站滿了穿著雨衣趕到現場的刑偵人員。從破碎的後車窗框望進去,能看見後座上保持著坐姿的一男一女兩具屍體,後座周圍和車玻璃上全是噴濺的血跡。高亞楠帶著助理法醫正在拍照。

  法醫隊小徐從遠處蹚著泥水走過來。“高姐,這種地麵……”他說著指了一下遠處工地邊緣的擔架車,“車推不過來。您看能不能裝裹屍袋裏抬過去?”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