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16節

關宏峰和周巡的這頓飯,腸胃舒爽,內心艱難。兩個人吃完去取車,關宏峰先坐進了副駕,自然地打開了車頂燈,繼續假裝看手機。周巡絮絮叨叨又在講什麽他也沒仔細聽,看了會兒手機,忽然似乎想起了什麽:“突然想起來,老虎三天沒喂了,我得趕緊回趟家,別餓死了。”

路口變燈,周巡看著前方開著車,順勢接道:“好啊,我送你,剛好上去喝杯茶……怎麽走來著?”關宏峰的目光在車頂燈、周巡背後的手銬、車門、還有自己的手機上來回掃視,思索片刻後,在手機上開始輸入信息。

與此同時,周舒桐等人已經到了繡春路。

技術辦公室裏,趙茜一邊敲擊鍵盤,一邊盯著電腦屏幕,屏幕上一張地圖上有藍色和紅色兩個點。她湊近耳機,鎮定地遠程指揮周舒桐:“繼續向前,路口右轉。”

屏幕上,藍點向前移動,正在接近紅點。

關宏宇正站在窗邊向外看,手機響了一聲,他低頭看手機,短信顯示:周巡要上來,撤。

他吃了一驚,再看窗外。不遠處,一輛越野車正開進小區。他不假思索,飛快地戴上手套抄起一個垃圾桶,把沒吃完的方便麵、一次性紙杯等各色垃圾全塞進垃圾桶,然後衝進廚房隨手打開一個櫥櫃,把垃圾桶塞了進去。緊接著,他迅速關掉電視、電腦、電源總開關……最後關上燈,開門跑了出去。

五分鍾後,關宏峰和周巡下車走到樓門口。關宏峰瞄了一眼自家的窗戶,沒有燈光,略微鬆了口氣。兩人進了樓,出了電梯,外麵一片漆黑。

關宏峰愣了一下,原本打算往裏跨的腳步一下收住了,周巡見他擋在門口不往裏走,挺奇怪的,輕輕推了他一把:“怎麽了?”

關宏峰的腿不自覺地有點兒抖,手心在出汗,他握了握拳,想要邁步,卻似乎控製不了自己的身體。他假裝手一抖,鑰匙掉在了門裏,順勢蹲下,在地上做出摸鑰匙的樣子。

周巡在黑暗中審視撿鑰匙的關宏峰,好似瞬間明白了。他大步邁進屋,在牆上摸到開關,打開燈:“摸著黑怎麽找啊……”關宏峰撿起鑰匙,強作鎮定地緩緩鬆了口氣,進屋回手帶上了門。

樓道裏,關宏宇躲在樓梯間的門後麵,緊張地注視著這邊。隔了一會兒,手機亮了,是關宏峰發來的信息:在哪兒呢?他趕緊回:樓道。他起疑了?

關宏峰回:可能沒。過了一會兒,關宏峰又發來了一條:找到人了,準備出發布控。

關宏宇想了想,回:我追著你倆,找機會交接。關宏峰回了一條:試試看,萬分小心。

關宏宇把手機放回兜裏,繼續等待。

此時周舒桐已經站在了一棟大樓麵前,樓上霓虹燈閃爍幾個大字:合宜賓館。據趙茜那邊傳過來的信息,電話號碼身份顯示是女性,應該不是本人實名登記。

周舒桐帶著另外兩名警員走向賓館大門,在她身後,一輛車尾隨而至,車光刺眼,也停在了賓館樓下。幾個人極有默契地開始分頭搜索,周舒桐也上了其中一個樓層。

長長的走廊燈光昏暗,她慢慢向前行走,忽然,前方傳來了女子的尖叫聲。

她立時警覺,跑向聲源處。隻見昏暗的燈光下,一名男子正在強行拖拽一名女子。

女孩已經嚇哭了,癱坐在地,奮力反抗,努力發出求救聲,但男子掐住她的脖子,女孩基本發不出什麽聲音。

周舒桐看得心頭火起,一邊跑一邊大聲嗬斥:“住手!幹什麽的!”

男人頭也不抬繼續拖拽女孩。女孩看見周舒桐,就像看見了救命稻草,努力嘶啞著嗓子向周舒桐發出求救:“救命!”

周舒桐一兩步趕到,試圖去拉開男人的手。

男人一把把周舒桐甩開,惡狠狠道:“兩口子吵架,少管閑事!”他說完繼續拖拽,女孩拚命掙紮,表情痛苦。周舒桐也怒了,衝上去照著那人側臉就是一拳。

男人吃了痛,這才抬起頭來。他鬆開拖拽女孩的手,活動了下脖子,轉身一拳打向周舒桐。周舒桐一個下蹲閃開他揮過來的手,一拳正擊中他的肚子。

對方徹底被激怒,從懷中掏出一把刀,獰笑道:“臭娘們兒!活得不耐煩了吧?”

此時周圍已經站了很多圍觀群眾,男男女女,還有酒店服務人員。他們冷漠地看著這一切,沒有人打算幫助兩個女孩,之前遇襲的女孩正蜷縮在角落裏瑟瑟發抖。

男人一刀刺向周舒桐,周舒桐見狀趕忙閃身。正在這時,一個身影突然衝了上來,一把打掉皮條客手中的刀,正是劉長永。

男人見勢不妙,扒開人群想要逃跑。周舒桐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把他撲倒,一邊取出手銬上銬,一邊掏出證件:“警察。”

另外兩名警察也陸續趕到現場。男人還在掙紮:“為什麽抓我啊?我又沒犯法?”

周舒桐一邊將他拽起來一邊冷笑:“那你剛才在做什麽?”

男人狡辯:“現在警察連家務事都管啊?”

周舒桐把他推搡到女孩身前:“認識他嗎?”

女孩驚魂未定,一邊流著淚一邊搖頭。

男人流裏流氣地說:“哎呀,我認錯人了,以為她是我家老娘們兒。”

女孩怒視他。“胡說八道!”她眼淚汪汪地看向周舒桐,“他是個皮條客,剛才以為我是妓女,如果不是你們及時趕來我就……”

“皮條客?”周舒桐饒有興趣地轉過頭來,冷哼一聲,“好極了!找的就是你!”說完她就推著皮條客往外走,路過劉長永時停了一下腳步,看了他一眼,眼神柔和下來,欲言又止,最後輕聲說:“我自己可以搞定的。”

劉長永站在原地,看著周舒桐的背影,沒說話。

周巡一邊開車一邊接電話,車內頂燈亮著,副駕上關宏峰一邊假裝看著手機,一邊不時瞄著倒車鏡。不遠處,一輛出租車始終跟著他們。

周巡掛斷電話,關宏峰問道:“皮條客抓住了?”

周巡挺興奮地道:“抓住了,小周辦事不錯,正在回警局路上,回去審。”

關宏峰低頭想了一會兒,忽然道:“立刻打電話給周舒桐,叫她讓皮條客跟王輝聯係!”

周巡側頭看了一眼他,一臉不解。

關宏峰繼續說道:“王輝患有性欲亢進症,簡單的說就是性癮綜合征,一旦發作,跟毒癮相似,會出現焦慮、煩躁、甚至性情大變的情況。王輝已經四天沒有聯係皮條客了,他現在一定形同困獸。”

他說到這裏低頭看了一下表:“從這裏回警局不堵車的情況下至少要四十分鍾,現在分秒必爭,是引蛇出洞最好的時機。”周巡聽到這裏,一個急刹車把車停下,掏出手機給周舒桐打電話。

關宏峰透過後視鏡往後看。一直跟在身後的出租車停在了不遠處。

皮條客在周舒桐的命令下用手機打開 qq ,點開一個離線頭像,留言:滿哥,最近上了一批新貨,很正,你要試試嗎?兩分鍾不到,之前離線狀態的頭像開始閃動。

周舒桐驚喜,點開,讀到了對方的回複:把人帶來,嶽莊橋,到了聯係。

周巡這邊也很快接到了消息,大喜:“小周先到嶽莊橋,我們在那裏匯合。”

關宏峰一攔周巡,思忖著說:“王輝是毒販,極有可能攜帶槍支,他的窩點裏有多少人也不確定,貿然行動風險很大。咱們應該先回支隊,然後叫增援。”

周巡道:“從這裏回支隊,就算不堵車也要四十分鍾。王輝等半天沒人來,感覺不對勁兒,萬一跑了,再想逮可就難了?現在可是分秒必爭。”

關宏峰想了想:“那這樣,讓小周在現場想辦法穩住王輝,咱倆分頭行動,你送我去現場支援小汪布控,找機會替回小周,你去叫增援——小周,能不能做到?”那邊傳來了肯定的答複。

周巡看著關宏峰,神情也嚴肅起來,他直接拿起步話機,調了一下頻段:“指揮中心,刑偵周巡,嶽莊橋以東布控現場,布控預案編號 xb153 ,請求增援。”

過了一秒鍾,話台傳來女聲:“收到。請具體說明情況。”

周巡:“布控目標可能涉嫌毒品犯罪。請求武裝增援。”

對麵:“收到,布控目標內是否發現了武裝人員?”

周巡:“還沒,但應該有。”

對麵:“9b 收到。請問是否能提供……”

周巡不耐煩了:“有完沒完?十幾個弟兄就我別了把槍,真出來個扛著 ak 的,我們全是活靶子!趕緊叫巡查和特警增援!”

步話機對麵沉默了一會兒,換了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周巡,情況收到了。正通知防暴隊,巡查那邊四輛車已經出發了,治安和附近派出所封鎖周圍路段。巡查的弟兄再有幾分鍾就到,不要輕舉妄動,注意安全……還有,你小子以後給我注意電台紀律。”

周巡衝關宏峰聳了聳肩,攤開手,道:“收到。”

周巡開車很猛,很快到達嶽莊橋,關宏峰看了一眼橋東側還算亮堂的路口,示意周巡停車。兩個人下車,關宏峰注意到剛才一直尾隨身後的出租車從後麵開過去,在前麵一個路口拐彎減速。

他看著出租車消失的方向,很快手機收到一條短信:音素交接,東南角後門入。他心領神會,瞄了眼馬路對麵的音素酒吧,對周巡說:“去趟廁所。



周巡內心警覺起來,順勢答道:“一起吧,我剛好也想去。”

關宏峰瞥了他一眼:“咱倆得留一個人看車,要不你先去?”

周巡愣了愣,擺手:“算了算了,你快去快回。”

關宏峰扭頭望著對麵音素酒吧閃耀的霓虹燈,目光停留在中間那段漆黑的馬路上,深吸一口氣,強裝鎮定邁開腳步向前走。他每走一步,呼吸就急促一分,滿臉大汗,紅著眼圈,眼角上有不知是汗水還是眼淚的痕跡。酒吧後門一開,他實在支撐不住,癱倒在地,大口地喘氣。

關宏宇早已在門後等候,他一把將關宏峰架起,進了庫房,又輕輕關上房門,立刻打開大燈,然後把關宏峰放在庫房內一張簡易床上。

關宏宇低下頭,替哥哥解衣服扣子。此時倉庫門被悄然打開一條縫,一雙眼睛正透過門縫偷窺這一切。

關宏峰已接近崩潰,但還在強撐著說話,語速飛快:“高亞楠已經被周巡監控,今後要格外小心……劉長永答應如果我把周舒桐趕走,他願意在卷宗的事情上提供方便,對他來說什麽事情都沒有他女兒安全重要,這對我們是個機會……跟周巡在大唐宮點了我最喜歡吃的菜,周巡不吃海鮮……周巡開始懷疑我的黑夜恐懼症,但具體懷疑到什麽程度還不確定……”

關宏宇赤著上身,褲子、鞋子已經換上了關宏峰的,他套上關宏峰的襯衫,沒顧上係扣子,先上前幫關宏峰穿衣服。關宏峰繼續說道:“馬上要布控抓王輝……王輝是毒販,很有可能攜帶槍支,貿然闖進去很危險,從他跟皮條客一個月四十多次的通話記錄裏可以分析出這個人有性欲亢進症,現在應該正是性癮發作的時候,也是誘捕的最佳時機。周巡要先去外圍安排治安支隊布控,然後就會回到現場……”

關宏宇已經幫關宏峰穿好了衣服,他兩手扶著關宏峰的肩膀:“我都知道了,放心吧。”關宏峰強調道:“周舒桐現在和皮條客一起,在整個布控的最前線,你等等千萬保證她的安全……”

關宏宇有些吃驚:“怎麽,就她一個人?她一個丫頭片子出點兒什麽事兒怎麽辦?我去了之後下命令給她叫回來。”

關宏峰深吸了好幾口氣,終於平靜了一些:“你現在隻是支隊顧問,沒有領導權……現場有周巡在不需要太擔心……”

關宏宇想到了劉音和耿叔,想要跟關宏峰說什麽,最後話還是留在了嘴邊,沒有說。

交代完的關宏峰深吸了好幾口氣,終於平靜了一些。他向後一仰,癱倒在床上,擺擺手繼續說道:“趕緊去……向東一百米左右,路口對麵……還有,我剛才跟他說是上廁所。”

關宏宇見他狀態有所好轉,點了點頭,打開庫房門,探出頭向走廊看了看,確認沒有人,大步走了出去。

關宏宇走進安全屋,小汪和長豐支隊的刑警紛紛向他問好。

關宏宇向四周點點頭,問小汪:“怎麽樣了?”

小汪:“周隊去確認支援了,皮條客到了王輝說的和興小區門口,馬上與王輝接頭。我要不要讓小周先回來?”

此刻,周舒桐的電話打了進來:“汪哥,王輝跟皮條客說一直沒看到姑娘,怕是起了疑心。要不我先假裝成皮條客帶來的姑娘,進去探探虛實?”

小汪有些猶豫:“這……你進去太危險了吧……”

關宏宇聽到這裏,忍不住了,一把奪過電話:“我關宏峰,你別亂來。”

周舒桐那那頭堅定地道:“關老師,萬一王輝跑了怎麽辦。我也來支隊這麽久了,已經做好了必要時刻以身犯險的準備……”

關宏宇打斷她:“現在不是必要時刻,你趕緊……喂!喂!小周!周舒桐!”

電話直接被掛斷了小汪思索著:“關隊,小周說她去打探虛實,我覺得我們是不是聽她說了屋裏的情況之後再衝進去。”

關宏宇:“那還來得及了麽!監聽設備隨身攜帶,咱們先圍上去,有什麽異常也好第一時間行動。聯係周巡,告訴他直接去小區裏找我們。”

周舒桐掛了電話,穿著高跟鞋深一腳淺一腳地跟著皮條客走下地下室。她不習慣穿高跟鞋,但努力保持著穩定,皮條客也一路走得戰戰兢兢,兩個人都走不快。

地下室過道燈光昏暗,其中有幾盞燈明顯壞了,不停閃爍。她抬頭看了一眼燈,鬼魅的燈光照在她臉上,她緊皺眉頭,用上牙咬了一下下嘴唇,繼續向前,地下室響起了高跟鞋著地的聲音,格外刺耳。

昏暗的燈光下,地下室門牌號上標著 6 ,再往前是 7 。她從沒經曆過這種陣仗,心跳加速,呼吸也明顯急促起來,一旁的皮條客腳步也明顯更慢了。

9 號房前已經是地下室走廊盡頭。皮條客扭頭看了一眼周舒桐,周舒桐點點頭,示意他敲門,這時頭頂的燈忽然一閃,滅了,光線更加黑暗。

昏暗中,皮條客剛要抬手敲門, 9 號房門突然打開,周舒桐和皮條客都愣了一下,一束光從裏麵照了出來,周舒桐感覺刺眼,眯了一下眼睛。

皮條客立刻反應過來,陪著笑:“滿哥,人送來了,不錯吧?沒騙你吧?”

屋內的人沒有搭話,隻是從門內伸出一隻手一把周舒桐拽了進去,緊接著門“嘭”的一聲關上了。

周舒桐被拽進房間,剛站穩,被身後“嘭”的關門聲驚了一跳,但她立刻恢複平靜觀察房間內環境。這是一個開放式的空間,房間裏沒有其他人,裏麵一片狼藉,茶幾上擺滿了吃過的方便麵盒,角落裏放了一台老式的台式電腦,一張簡易的床,在一麵牆邊高高地碼放著一堆雜物,有的用紙箱裝著,有的用布簾蓋著,無法確認裏麵藏著什麽東西。

正在周舒桐觀察之時,王輝給周舒桐倒了一杯水放在了茶幾上,自己坐到了茶幾一角的單人沙發上。他指了指沙發對周舒桐說道:“坐。”

周舒桐局促地坐下了。

王輝問道:“新來的?”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