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15節

  司機想了想:“嗯……好像是個中等個兒,挺瘦的吧……二十來歲,尖嘴猴腮的,看著就不像好人。他也不說去哪兒,我和他嘮嗑,問他手機哪兒買的,多少錢,他也不搭理。哎呀,警察同誌,那 iPhone 是不是他偷的啊?”

  周巡沒理會,追著問:“他最後在哪裏下的車?”

  司機撓了撓頭:“我拉著他滿城繞,開了半個多小時,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兒,直到後來看見路邊一個亮著燈的小店,他就說要下了。”

  周巡道:“什麽店?叫什麽名字看到了嗎?”

  司機道:“是個手機店,叫什麽……鑫龍回收。”

  案情有了突破,周巡很有幹勁,帶著一幫人很快找到了那個手機店,一打聽,果然有個人昨天夜裏拿了個手機來賣。店主也講不清那人長相,所幸店裏裝有攝像頭,他們當即做了拷貝,帶回去給技術隊做分析。

  幾個屏幕上分別顯示一個男人上出租車的背影,下出租車拍攝到的極其模糊的側臉,以及鑫龍手機店攝像頭裏拍攝到的畫麵,畫麵上的男人始終低垂著頭,沒有麵向攝像頭。

  趙茜雙手在電腦鍵盤上飛速運作,屏幕上畫麵正在被層層解析。最後畫麵越來越清晰,露出一個男人的頭像,雖不十分清晰,但已可辨。

  周巡手頭的資料也出來了:“這小子叫王輝,總號稱自己是滿清遺少,其實是扯淡……所以綽號叫‘阿滿’,也就是所謂的‘滿哥’,石家莊人,無業,沒有登記的固定住所。他父母也在津港,但不同住。他很少回去,回家一般就是要錢。初步了解,他曾在塔山那邊的台球廳工作過一段時間,沒幹多久就因為偷店裏東西,被開除了,曾因尋釁滋事和盜竊被拘留過,都是近兩年的事。”

  趙茜在一旁道:“周隊,技術隊一直在聯係,但是王輝的電話一直打不通。”

  周巡立刻道:“把他近期通話記錄統統調出來!”

  關宏峰一直沉默著,此時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一下子站了起來:“塔山?幺雞的地盤?”

  周巡愣了愣,電話響了,是小汪打來的。

  “頭!去阿滿家查過了,沒人。”

  周巡一拍桌子,當機立斷:“外勤都上, 24 小時,給我盯住了!”

  關宏宇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了沙發上。他坐起身來,觀察四周,隻見酒吧裏的那姑娘坐在對麵椅子上,手握木棍,抽著煙,正瞪著他。

  對方見他醒來,首先發難:“你大白天在我酒吧後門鬼鬼祟祟的做什麽呢?”

  關宏宇摸了摸還有些疼的腦袋,確認了一下沒有流血,幹咳了兩聲,故作神秘道:“還能幹什麽,當然是執行任務了。”

  女孩瞬間來了興趣,好奇地問道:“什麽任務啊?”

  關宏宇道:“我剛才正在跟蹤一個販毒集團,不小心被他們發現了,那幫身上都有槍,你不知道當時情況有多緊急,發現了我之後十幾個人衝過來想要把我堵住,我是一般人嗎?一個發力翻過一堵圍牆……”

  關宏宇點起了煙。劉音湊過去吸了一口吐出來,緩緩說道:“我以前有個男朋友……你第一次站在我麵前說你是警察的樣子,和他特別像。”

  她說到這裏,癡癡地笑了一下:“不過我男朋友不是警察,他是個軍人,駐紮在西藏,每年我們隻能見一次麵。”

  關宏宇表示理解:“異地戀很苦吧,他現在在哪裏呢?”

  劉音似乎在緬懷什麽,輕聲道:“那一年,部隊安排家屬組團去看望他們,就在大巴車快要到達駐地的時候,突然爆發雪崩……”

  關宏宇不再說話,怔怔地看著她。

  劉音狠狠地又吸了一口煙:“我們整輛車被壓在了雪下……後來我暈了過去,等再醒來才知道……他死了,救人的時候死的。”

  她說到這裏,已經淚流滿麵。關宏宇不知所措,手忙腳亂地把她攬進懷裏。

  劉音靠著他,平複了一下情緒:“是耿叔救的我,哦,就是你那天請客喝酒的那個人……當時他是我男朋友的上司。他當時救了我,可自己的女兒卻被永遠埋在了那裏。”

  關宏宇不再說話,緊緊抱著她。

  同一時間,周巡直接闖進了幺雞的辦事處。幾個小弟衝進來試圖攔他們,周巡一巴掌抽在當先一個小弟的腦袋上,把人抽出一串趔趄,其他人被鎮住了,紛紛讓開了路。

  周巡目不斜視地直奔幺雞。幺雞一看是他,立刻收起訓斥的臉,剛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就被周巡當胸一腳蹬趴在地上,站在一旁的小弟趕緊上去把他扶起。

  周巡瞪著他:“跟我撂瞎話……有個綽號叫阿滿的,是跟你混的吧?”

  幺雞驚慌的神色一掠而過,捂著被踢的肚子,賠笑:“哎周隊,我哪敢蒙您啊……您是說……”

  周巡把腳一抬,直接衝幺雞肚子再上一腳,罵:“別給臉不要!重新說!”

  幺雞慌了:“別!別!別……您說的那個小滿,其實叫王輝……”

  周巡沉著臉,衝著他的臉又是一拳:“說點兒我不知道的。”

  幺雞涕淚縱流,幹脆閉上了嘴。

  周巡一咧嘴,反倒樂了:“不見棺材不落淚啊!行!成全你!”他從後腰掏出手銬上前銬住幺雞一隻手,又把人拎起來頂在牆上銬住另一隻手。

  幺雞嘴裏還在“哎哎哎”叫著,周巡已經拎起他的手銬往外拖,同時回頭看小汪等人,放大聲道:“上銬子,叫車!全帶走!”

  幺雞的審訊工作緊鑼密鼓地開始。周巡從他本人手裏套不出什麽,決定轉而攻堅他的那批小弟們。關宏峰沒說什麽,自己鑽進了審訊室,開始詢問。

  “那天晚上王輝跟你們在一起嗎?”

  “警察叔叔,都說了無數次了,滿哥是跟我們在一起吃飯的,吃完我們就散了啊。”

  “幺雞為什麽給齊衛東拿了一萬塊錢?”

  “雞哥念舊,講義氣嘛。”

  “幺雞是不是讓齊衛東送東西?”

  “別介警察叔叔,您打聽打聽行情,送什麽東西能賺一萬塊啊?”

  關宏峰冷哼一聲,忽然道:“你賣過粉沒有?”幾個小弟臉色劇變。

  關宏峰絲毫不含糊,開始詐他們:“你們那攤事兒我們已經摸清楚了。給我老實交代!”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個小弟戰戰兢兢地開口:“那天晚上滿哥跟我們在一起吃飯的,吃完飯撤了他說要找小姐,後來也沒找成,雞哥電話把他叫走了……您問幾點?那大概是……一兩點鍾?”

  關宏峰看著他們不說話,嘴角露出一個冷笑。

  幾個小弟頓時覺得毛骨悚然:“我倆沒找,真沒找!就阿滿那小子,恨不得天天都要去找。”

  關宏峰“哦”了一聲,道:“是嗎?他最常聯係哪家?”

  一個小弟趕忙掏出一張印著電話號碼的卡片:“他還真給我推薦過,說這家貨好。”

  幾分鍾後,周巡拿到了審訊記錄,習慣性地拿手指敲了敲桌子:“目前可以拚湊出來的是,案發當天,他們吃完飯後,齊衛東本來從幺雞那裏接了一萬塊錢的活兒,但最後他拿了錢,卻沒接活,還跟幺雞不歡而散。半個小時後,幺雞跟王輝聯係,把他叫走了。幺雞讓他去的拿貨地點,是距他們吃飯地方不到三公裏的嶽莊橋,也就是案發地點附近。再結合發廊那娘們跟我說的,當晚王輝出現過,而王輝又是幺雞的小弟……所以齊衛東、幺雞和王輝,他們之間必定存在某種關聯。”

  他看著看著,忽然一拍大腿:“等等!你怎麽知道他們販毒的?”

  “我還真不知道。”關宏峰笑笑,“就詐他們一下,結果還真是。”

  周巡沉吟道:“所以幺雞最開始讓齊衛東送的就是毒品,齊衛東不幹,幺雞就讓阿滿去了。”

  關宏峰心不在焉地點點頭,低頭看了看手表,這時趙茜帶來了王輝近一個月的通話記錄。她在眾人麵前攤開一張表格,道:“我們發現了一個可疑號碼,通話頻率特別高,一個月內通話四十多次。”

  周巡一邊看著表格,一邊跟之前被審訊的小流氓交給關宏峰卡片上的號碼對照,發現是同一個號碼,低聲咒罵了一句:“四十多次,挺猛的啊!”他轉頭對周舒桐道:“馬上給我把這個拉皮條的揪出來!”

  周舒桐頓時高興起來,回答得尤其響亮:“是!”

  關宏峰叫住趙茜:“死者指縫裏的 DNA 查出結果了嗎?”

  趙茜連忙道:“目前出來的三組結果和第一組 DNA 相同,剩下的結果還沒出來。”

  關宏峰點點頭,借口吃飯休息,就朝外麵走。周巡沒攔,反倒是周舒桐追了出來,期期艾艾地問:“我還是想問您,您是怎麽知道他倆是毒販子的?

  ”

  關宏峰步子猛地刹住,轉身麵對周舒桐,麵色不善:“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你認為我是在吹牛?”周舒桐說不出話來了。

  關宏峰沒再理她,扭頭就走。周舒桐的聲音很小,明顯是受到傷害的感覺:“關老師,您是不是很討厭周隊安排我在你身邊?”

  關宏峰背對著周舒桐,歎了口氣,又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他轉過身,語氣比剛才緩和了一些:“如果你是指周巡派你盯著我這件事的話,沒錯。但這不是針對你個人的。”

  周舒桐抬起頭,正視關宏峰的眼睛:“但關老師,我……我也並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匯報給周隊。”關宏峰瞬間警覺起來,望向周舒桐的目光十分銳利。

  周舒桐正低著頭,沒有直麵他的注視,掏出隨身的記錄本,從裏麵抽出一張紙,是張外賣單。她把單子遞了過去:“這個……”

  關宏峰接過來之後,看見的是上一案自己和周舒桐出現場的時候,高遠往自己家裏送外賣的記錄單據。

  關宏峰盯著單據,開口的時候,語氣卻出奇的輕描淡寫:“什麽東西?”

  周舒桐愣了愣,道:“可那個時候,您在出現場啊……但這個送到您家裏的外賣……”

  關宏峰似乎覺得好笑,抖了抖單子:“查過訂餐電話嗎?”

  周舒桐一愣,繼而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查過……顯示是一串十六位數的網絡撥號。”

  關宏峰問:“想過是為什麽嗎?”

  周舒桐老老實實地搖頭。

  關宏峰道:“因為根本沒有人訂餐。”

  周舒桐愣了一下,微微張開嘴。

  關宏峰不緊不慢地道:“上次結案後,我和周巡都推測,高遠在襲擊我之前,挑了一個我不在家的時間去踩點兒。而他在工作時間外出需要理由……”

  他說著極其自然地將單子遞回給周舒桐:“也就是這次根本不存在的送餐……給周巡歸巻吧。”

  周舒桐下定決心似的,又跟上去:“可是關老師,還有一件事……”

  關宏峰不耐煩地回過頭,皺眉。

  此刻的關宏宇簡直已快要急瘋了。已經是傍晚,天色快要完全黑下來了,離約定時間已經過去很久,關宏峰卻還沒有回家。他想了片刻,最終還是拿出手機,開始撥電話。

  電話響了兩聲,卻被人掐掉了。他愈發不安,站在窗口,焦急地望著外麵。

  關宏峰其實是聽見鈴響的,卻不能去接——因為他剛走出來,就看見周巡正在院子裏,靠著車抽煙。院落裏雖然很亮,但周巡卻站在越野車的陰影裏,看不清表情。

  關宏峰走到陰影的邊緣,停下來。周巡向外邁了一步,衝關宏峰一笑:“能做的事兒都在做了,你也別太焦慮,咱倆好久沒吃飯了,一塊吃個飯唄。”

  關宏峰低頭看了一眼光與暗影的交界線,又抬起頭,強裝鎮定神色如常地繼續說:“沒胃口,我回家煮碗麵得了。”

  周巡坦然地和他對視,走過去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皮條客一會兒就抓住了,沒準兒還得工作呢,別走了,你挑地兒,我請客。”

  關宏峰愣住,周巡已經拉開副駕的車門,做了個請的姿勢。

  車內頂燈還算明亮,關宏峰一邊看著手機,一邊聽周巡念念叨叨。

  “哎,我說,非去那麽遠的地方吃嗎?布控在最西頭,咱得跑最東頭去,回頭還要琢磨案子呢。”

  “是誰非要請吃飯的?”關宏峰懶洋洋地道,“我就好那口。”

  周巡打著方向盤,嘬了一下牙花子,調侃:“窮講——究!”說著抬手,就要去關車的頂燈。關宏峰渾身一凜,下意識伸手擋了擋。

  周巡愣了一下,車剛好停在一個亮紅燈的十字路口前,周巡思索的表情一閃而過,看一眼窗外,笑了:“怎麽著,嫌紅燈不夠亮啊?”

  關宏峰晃了晃手裏的電話:“看新聞呢,上歲數了,眼神不好使。”

  路口變燈,周巡又繼續往前開。此時,關宏峰的手機屏幕上,是一條沒發出去的信息:我跟周巡去大唐宮吃飯,完事找你交……

  晚上 7 點 30 分,技術隊辦公室內,趙茜在鍵盤上熟練操作,周舒桐和另外兩名警員緊盯著屏幕,屏幕上是一張地圖,地圖上一個紅點正被逐漸放大。

  趙茜抬起頭,低聲道:“鎖定目標,在景陽區繡春路一代。”周舒桐一邊盯著屏幕一邊整了整耳邊的藍牙耳機:“好!保持聯係。”她轉過身往外走,兩名警員跟在她身後。

  走廊裏,劉長永看著她的背影,眼神充滿了憂慮。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