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13節

周巡皺著眉,一臉純良無辜:“老劉,你說什麽呢?”

劉長永瞪著他,“你……你……”了半天,但似乎又無從發作,最後估計是氣瘋了,拂袖跳腳地走了,連句整話兒也沒來得及撂下。劉長永走後,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周舒桐身上。那目光若有實質,小姑娘難堪地垂下了頭,表情複雜。

關宏宇注意到一旁的趙茜似乎察覺到了什麽,嘴角噙著微笑。這個時候、這樣的笑容,忽然讓他心裏莫名有點不舒服起來。他沒多想,伸手推了一下周舒桐的肩膀,故意大聲道:“愣著做什麽?開車去呀。”

周舒桐眼圈微微發紅,感激地朝他看了一眼,握緊鑰匙快步向門口走去。

她的感激之情在五分鍾之後消失殆盡。因為她無語地發現,她又被帶到了一家酒吧門口!酒吧名叫“音素”,離案發地點倒是很近——但是誰說走訪調查就一定隻能去酒吧?這難道是什麽探案的……怪癖?周舒桐一邊認命地解頭發、收拾衣服,一邊不大樂意地盯著關宏宇。

關宏宇也感受到了她幽怨的目光,樂了,不過最後還是大發慈悲地解釋道:“齊衛東和幺雞一起吃飯時,酒喝得並不多,否則也打不動幺雞那兩個手下。但是屍體被發現時,齊衛東血液中的酒精濃度按醉駕都夠抓他八次的了。 so……”

周舒桐服氣了,朝他豎了個大拇指。

兩個人並肩走進了酒吧,找了個位置坐下,周舒桐很自然地從隨身提包裏掏出齊衛東的照片和記錄本。

關宏宇趕緊壓下來:“哎,放回去放回去。上來就這架勢,誰樂意跟你說實話呢?你先熟悉下環境嘛。”說完把自己手裏的酒單推過去,壓住了本子和照片。

不是吧?又來?周舒桐眼睛都瞪大了,半晌回過氣兒來,義正辭嚴地表示:“關老師,根據公安部五條禁令……”

關宏宇哭笑不得,用手指點點單子反麵:“行行行,人民公仆,沒讓你喝酒,點飲料,點飲料。”

周舒桐翻過來,故作一本正經地看。

關宏宇看她認真的神情,覺得頗有趣,假裝不經意地問:“你和劉隊怎麽回事?”

周舒桐低頭不語。

關宏宇裝出一副驚訝得不得了的神情:“難道你們……你不是吧?口味這麽重?”

周舒桐狐疑地抬頭。“什麽口味重?”然後她看見關宏宇的表情,臉都綠了,趕緊澄清,“瞎想什麽呢……他,他是我爸!”說完又垂下頭,補了一句,“曾經是……”

關宏宇也怔了一下:“哦,曾經是,怪不得連姓都改了,哈哈。”他隨口一問也沒料到這茬兒,見小姑娘腦袋耷拉了下來,看上去很難過也不想說話的樣子,更不知道怎麽安慰了,幹脆就從她手裏抽出齊衛東的照片,朝吧台走去。

吧台處坐著的少女早就在注意他們兩人了,看到關宏宇在吧台坐下,也湊了過來,朝著遠處的周舒桐挑了挑眉毛:“看不出來啊,換得夠勤的。”

關宏宇笑笑沒有回答。姑娘照例調了杯格蘭菲迪給他,倒完酒她從吧台裏拿起打火機,點了支煙。關宏宇注意到她手裏的一次性綠色打火機,和齊衛東遺物裏的一致,再環顧四周,果然在旁邊一個玻璃碗裏發現了免費發放的薄荷糖。

他作勢看了看門外的方向,回頭盯著女孩,笑著問道:“你是對所有客人都印象深刻,還是就對我這樣啊?”

女孩顯然慣經這種場合,半點也不怵,湊近了在他耳邊嗬氣,道:“我要說隻對你這樣,你信嗎?”

關宏宇笑了笑沒答話,稍作停頓,拿出齊衛東照片放在吧台上推過去,道:“見過他麽?”

女孩拿起照片,愣了一下,抬頭看關宏宇:“你……”

關宏宇故意板起臉,低聲道:“其實……我是一個警察。”

女孩收起剛才的戲謔,臉色凝重起來。關宏宇看出她仍有疑慮,朝遠處周舒桐擺擺手。周舒桐放下酒單立刻跑了過來,關宏宇示意周舒桐拿出證件。

女孩看了看周舒桐手裏的證件,然後盯著她看。周舒桐被盯得有點局促,躲了一下眼神。關宏宇小聲叮囑周舒桐:“你先回去坐,一會兒跟這些熟客試著搭搭話兒。”

周舒桐一臉不情願地離開吧台,一步三回頭。

關宏宇重新坐了下來,喝了一口,道:“他來過?”

女孩抽了口煙,把照片舉到眼前,仔細端詳起來,過了一會兒,才確定地道:“其實昨晚,你剛走沒多久,幾乎是前後腳,他就來了,進來時候已經有點醉了,好像剛和人打過架,脖子上還有淤青,一進來就坐那兒。”

她說著指了指吧台旁邊的位置,接著道:“抓了把糖,還灑了一地,誰看他,他就瞪誰。要酒的時候可凶了,還罵我是不是看不起他,怕他沒錢給。”

關宏宇笑道:“你也挺能忍的啊。”

女孩也笑了:“嗨,既然是開門做生意,總會遇到個別鬧酒炸的……隻不過,後來,快關門的時候……我去跟他說我們要打烊了,他一下子就炸毛了,跳起來就朝我這兒……”

她說著偏過臉,想要給關宏宇看:“一個巴掌就呼上來了。”

“是挺倒黴的。”關宏宇盯著她的臉看,“還疼嗎?”

女孩無所謂地笑笑:“人在江湖嘛。”

關宏宇:“那他給錢了嗎?”

女孩道:“當然給了,對這種客人我們從來都先收錢。”

關宏宇低頭琢磨著她的話。

女孩想了想,忽然道:“對了,昨天你別看他喝那麽大,都要走了……隨身東西還沒忘了,那個挎包裏吧,裝著個袋子,他打開挎包拉鏈仔細檢查了半天,我看見裏頭有個蘋果專賣店的袋子。”

關宏宇立刻想起了齊衛東的遺物中那張蘇寧電器的發票,就是說,齊衛東那天很有可能是去買了某樣蘋果產品?他思索了一會兒,突然看見在酒吧非常不起眼的一個角落裏坐著一個人,年紀不輕了,什麽也沒做,隻是呆呆地坐在那裏。關宏宇打量了那個人一會兒,注意到他皮帶扣上有武警部隊的標誌。

周舒桐已經開始抱著資料對酒吧的客人進行詢問。好幾個客人不耐煩地揮手,明顯做出轟她走的姿勢。

關宏宇在吧台邊遠遠地看了看周舒桐,然後一隻手推著吧台上整瓶的格蘭菲迪和自己的酒杯,往角落那人那邊走去。直到關宏宇走到身邊,那人才微微側過頭,麵無表情地看著關宏宇。

關宏宇在他身邊坐下,自來熟地道:“老哥,哪個軍區的?”對方愣了一下。

關宏宇用食指輕輕彈了一下他的皮帶扣:“山寨貨和配發的真貨區別還是很明顯的。”

對方低頭看了眼皮帶扣,又抬起頭看看關宏宇,皺眉。關宏宇適時笑道:“配發的還不如山寨做得精致呢。”

男人釋然,兩人相視一笑。關宏宇趁機拿起酒瓶:“試試純麥威士忌?”

男人接過去喝了幾口,也放下了戒備,開口道:“西南邊防軍區的,你呢?”

關宏宇正給耿叔倒酒,聽到他反問自己,開玩笑地也學著他一皺眉。

男人肯定地道:“受過咱們這種訓練的,行站坐臥,動作都和常人不一樣。”

關宏宇想起哥哥並沒有受過軍事訓練,心下一驚,倒酒的動作慢了下來,趕緊打了個哈哈:“我是警察,您是軍人,也算是一家人吧。”男人沒有回答。

關宏宇拿出齊衛東的照片遞給他:“這個人你昨天肯定見過吧。”

男人看了看,有點疑惑地點點頭:“我見過啊,你昨天我也見過呢。我看見那家夥在門口把你揪出去了,後來怎麽了?出事兒啦?”

關宏宇愣住了,他手心攥了把汗,好一會兒才低聲道:“嗨,冤家路窄,七年前我親手把他送進去的,能不記我仇嗎。”兩個人又喝了一杯,關宏宇的手機響了,是周巡。

周巡的心情很糟糕。

他帶隊出來的時候,被劉長永堵了個正著,一口咬定他故意將周舒桐弄進隊裏來針對他。周巡沒搭理,劉長永跟上幾步,用官話壓他:“還有——咱們支隊是要講原則立場的,尤其是你身為支隊長,不能為了破案就不擇手段,甚至把案犯的親屬拉到公安隊伍裏來!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職責所在!”

周巡聽了這話不幹了,猛地轉身走回來,幾乎和劉長永臉貼著臉,低吼道:“職責所在?你還記得我們的職責是什麽?!告訴你劉長永,我們的職責,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保護轄區內群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在這個職責麵前,無論是關宏峰和他弟的關係,還是你和你女兒的關係,全給我靠邊站!你要有這天兒琢磨人的工夫多琢磨琢磨案子,也算對得起自己一督的警銜!”他的聲音克製過,音量不高,不過振聾發聵。

周巡罵完舒服了,也不管劉長永在後麵跳腳,帶著人就走了。

一行人一路出去坐上了車,小汪發動汽車,低聲道:“要這麽說來……您給劉隊的女兒安排了這麽好一機會,他發這麽大火做什麽?”

周巡抽著煙,看著窗外,哼了一聲:“怕事唄。”

小汪側過頭,看了周巡一眼,道:“那說來,這周舒桐既是埋在關隊身邊的眼線,又是劉隊的軟肋,您這一石二鳥,高啊。”

周巡白了小汪一眼,搖開車窗彈煙灰,沒好氣地嘀咕了一句:“這會兒起急了,他姓劉的當初拋妻棄女找小三兒的時候,怎麽不想想他的寶貝閨女呢?”

小汪八卦心理得到滿足,登時來了勁,一邊開車一邊看著周巡,道:“真的假的?哎,這事兒是不是得保密啊?”

周巡冷笑了一聲:“保個屁!紙能包住火嗎?”

幾個人很快到了現場附近,周巡帶著小汪和另外三名刑警在胡同裏走。

小汪邊走邊抱怨:“這黑燈瞎火的,都睡覺了,走訪的是門神還是鬼啊?咱都逛了快一小時了。”

周巡手插在口袋裏,半點也不見疲色:“廢話,齊衛東被害的時間就是後半夜,這時候沒睡的,才有可能是目擊到案發情況。”

正說著,他們見到前方不遠處的胡同裏,有一個還亮著燈的小發廊。周巡示意穿製服的刑警留在外麵,他對穿著便衣的小汪使了個顏色,示意讓小汪走在前麵,兩人推門進了發廊。

發廊裏迎上來一個三十歲上下的女人,體態豐腴,穿著超短裙,紋了兩條很細的高挑的眉毛。見小汪和周巡進來,她趕忙迎上前去熱情招呼道:“兩位大哥按摩?”

周巡沒答話,環顧著四周。細眉毛見他們沒有要走的意思,趕忙去沏茶,用的茶具比較簡陋——暖水瓶、一次性紙杯子和散裝的不知名茶葉。

周巡坐下,衝身後的小汪翹起大拇指:“給我兄弟解解乏。”

小汪看看細眉毛,又看看周巡,露出一臉痛苦的表情。細眉毛則喜笑顏開,上前拉著小汪就往裏屋走,一邊走一邊熱情招呼道:“大哥,我按摩技術可好了,您是哪裏不舒服呀?”

裏頭掛著簾子,有張床,細眉毛讓小汪趴在床上,拉了簾子開始給他按摩,一邊眉飛色舞地說話,略帶東北口音。

“大哥知道不,旁邊……今天早上出事兒了,死了個人,還是被亂刀砍死。”

小汪被按得有些痛:“你咋知道的?”

細眉毛:“我也是聽人跟我瞎嘮……”

小汪:“誰跟你嘮的?”

細眉毛:“還啥誰跟我嘮的,大街上都傳開了,誰不知道啊?”

聽到這裏,一直坐在外麵的周巡突然掀簾子進來,直接問道:“問你個事兒,昨天晚上一點多到兩點多這段時間,你這兒有沒有接過什麽客人?”

細眉毛也不是傻的,立刻反應過來:“問這麽多幹啥啊?警察啊?”

周巡亮了一下證件。細眉毛傻笑:“哦真警察啊!”她又看了眼小汪:“你也警察啊?我這兒開了這麽多年頭一回來警察啊。”

周巡拍了拍床沿:“正經點兒。”

細眉毛趕緊移走正要按向小汪大腿根的手,一邊按一邊說:“正按呢,多正經啊。”突然想起什麽用力一拍小汪大腿,“哦我想起來了!”

小汪疼得叫出聲來,周巡示意他閉嘴,小汪隻得長大嘴巴硬生生憋了回去,揉著大腿。

細眉毛回憶說:“昨天啊,一天沒啥客人,就要關門的時候突然來了一個人。啥都不說就往裏麵衝,我叫他,他也不理我,就躲在那門口聽外頭的動靜。哦,我看他手裏拎著個蘋果手機塑料袋,還以為有油水呢,結果沒過幾分鍾,他開門往外看了看,直接跑了——你說這不有病麽?”

周巡神色嚴肅起來:“你看見他往哪個方向去了?”

細眉毛朝東向指了指。

周巡聽完,騰地躥了出去,一邊走一邊拿起了對講機:“往東 5 公裏以內垃圾桶給我挨個翻,一個白色的蘋果手機塑料袋。”

20 多分鍾後,袋子找到了。垃圾堆旁邊漆黑一片,幾名刑警打著手電照明。周巡正展開一個揉皺了的塑料袋子,袋子上有蘋果的商標。

關宏宇和周舒桐接到電話直接從酒吧趕了過來。

周巡看著那蘋果袋子,道:“老關,你還記得齊衛東的遺物裏,有張蘇寧電器的發票麽?”

關宏宇:“七千四百九十九塊那張,對吧?”

周巡眉毛一揚:“看來是個 iphone7 。那家夥怕太紮眼,把袋子扔了,拿走了手機——不過留下了這個。”他從塑料袋裏拿出一張卡片遞過去,關宏宇打開卡片看了上麵寫的字,周舒桐也湊上前來,看見卡片上的內容後,周舒桐表情微妙,似有觸動。

淩晨。高亞楠正在辦公室裏在吃東西。她抽屜裏一堆零食,話梅、無花果什麽的,還有魚片。趙茜來了,兩個人打了個招呼,趙茜立刻道:“齊衛東指甲裏殘留的皮膚細胞,檢驗結果出來了。”

高亞楠有點奇怪:“這個應該給周巡他們吧?”

“嗯。”趙茜道,“開會的時候關隊說,齊衛東死前受到過不止一個人的攻擊。而這份樣本裏,也隻檢驗出一個人的 dna 。”

高亞楠點頭,看著趙茜。趙茜道:“所以我想,是不是再來多拿幾份檢材,看有沒有可能找到不同的 dna 。”

“有道理。”高亞楠接過趙茜那份檢驗結果,站起來,“跟我一塊兒來吧。”兩個人一起走進了隔壁的法醫實驗室。

高亞楠從低溫檢材儲樣櫃裏拿出皮膚細胞殘留的培養皿,打開,把一個試管架拉過來,上麵有十個試管。她從培養皿裏用滴管取樣,點在十個試管裏。然後把十個試管封好,放進試管搖勻儀裏,打開機器開關,搖勻儀轉了起來。

高亞楠聲音比剛才大了一點:“先拿這些,如果檢驗出不同的結果再來跟我說,剩下的還夠再做幾次。”趙茜連忙點頭。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白夜追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勾魂兒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
  作者:謝十三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