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12節

  周巡走進門,先是一愣,隨即笑了笑,親熱地攬住了對方的肩膀:“喲,老劉,聽說你得勝而歸啊,我這剛回隊裏還找你呢,晚上找地兒給你接接風去唄?”

  劉長永也不好在這種情況下同上司嗆聲,回報了一個極其生硬的笑容:“沒事,我聽說剛發生了命案,你正忙活,我也別給你添亂……”他一抬眼,裝作剛看到關宏峰的樣子,急忙迎了上去握住他的手:“哎,關隊啊……非常感謝你回來支持我們工作,別看都幹了這麽多年,真碰上疑難案件,沒了你,還真不行!”

  關宏峰麵無表情地和他握手,眼睛卻始終落在劉長永死死捏在手裏的案卷上。他意味深長地回頭看了周巡一眼,嘴角勾起了十分淡漠的笑容:“你們先聊,我下去會議室了。”

  關宏峰一出門,劉長永的笑容就消失了,湊近了周巡,聲音裏也帶上了怒意:“你這完全是瞎胡鬧!”

  周巡似乎早有預料,攤了攤手,用調侃的語氣道:“領導批的,你衝他去啊。”

  劉長永氣急:“你當我傻呢?我問過了,這事就是你牽的頭!”

  周巡瞧了他一眼,滿不在乎地道:“我牽的頭怎麽了?老關能破案,破案就是救人,救人有錯?我有錯?”

  劉長永顯然講不過他,舉著手裏的案卷,沉聲道:“那你想過沒有,關宏峰為什麽願意回來做顧問?他必定有目的!你現在給了他機會讓他隨意進出支隊,萬一關宏宇的案卷被他偷走怎麽辦?”

  周巡笑了:“這個你大可放心,他比咱們更擔心案卷丟失。”

  劉長永也急了:“你怎麽能確定?”

  周巡望著他,目光更加咄咄逼人:“老關統領支隊這麽多年,對咱們隊的平均智商是心裏有數的,案卷一旦丟失,你們會在第一時間把嫌疑人的標簽貼到他腦門上。他會犯這個傻?”

  劉長永強壓著惱怒:“不管怎麽說,案卷暫時由我保管。”

  周巡冷笑了一下,道:“成,沒問題啊,順便這案子也移交你負責好了,萬一你抓到關宏宇,咱倆就該互換官銜了呢。

  劉長永沒吭氣,拿著卷宗往外走去,回到自己辦公室,他關上門,坐下來仔仔細細看了遍手裏的卷宗,並沒有發現什麽異常。

  他歎了口氣,將卷宗放入了抽屜裏。

  劉長永的到來,隻是一個小插曲,分析會議照常進行。會議桌周圍坐著高亞楠、周舒桐、小汪,趙茜也跟著技術隊的隊員小高來了,刑偵支隊的各地區隊長、探組組長全部列席。關宏峰頭也不抬地在首席的位置整理材料,周舒桐拿著記錄本坐在他身邊,已經準備好了記錄。關宏峰還是沒理會周圍的情況,自顧低著頭看卷,高亞楠看著周巡和關宏峰之間冷戰的氣氛,眼中閃過一絲笑意,趙茜則偷眼盯著周舒桐。

  關宏峰尋了個空隙,壓低聲音問坐在身邊的周巡:“周隊,是真君子還是偽君子啊?”

  周巡也毛了,低聲辯解:“這……不是……我……我跟你抖這機靈幹嗎啊我?”

  關宏峰的眼神轉回到麵前的卷宗上:“在劉長永手裏?”

  周巡故作懊惱地道:“我上哪兒知道他這當口回來啊?你放心,我一定給你個交代。”

  關宏峰抬頭看了他一秒鍾,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站起了身。

  所有人立刻都安靜了下來。

  關宏峰道:“今早在體育館南側居民區發現的男屍,初步確定是曾因涉黑犯罪的刑滿釋放人員齊衛東,他是在昨天上午 9 點 30 分左右被釋放並返回長豐區的……

  “通過屍檢我們目前可以了解到死者生前至少受到過三次攻擊,第一次在他身上留下了三處打擊傷,第二次留下了三十四處劃砍傷,第三次、也是最致命的一次,留下了一處戳刺傷。僅從傷口初步推斷的話,凶手至少有兩人,至於是結夥作案還是先後實施的目前還不好說。在死者身上留下刀傷的是兩把明顯不同的凶器,造成劃砍傷的很可能是一把單側開鋒、博伊刀型的利器,造成戳刺傷的則是一把兩側對稱開鋒的直刺類利器。這兩種刀雖然都屬於管製刀具,但在實際生活中很常見,而且,現場及現場周圍並沒有找到凶器。從屍體被發現時的情況不難判斷,無論是先後受到侵害還是被多人同時攻擊,整個侵害過程持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死者大量失血,即便沒有最後的致命一刀,如果不能得到及時救治,死亡也是一定的。下麵請技術隊說一下現場勘驗情況吧。”

  趙茜連忙起身發言。與會的支隊探員紛紛側目,目光紛雜,驚豔者有之,驚異者有之——漂亮的新人,總是更容易引起大家的注意。

  趙茜卻絲毫不在意這些,發出物證照片,有條不紊地開始簡述:“死者隨身攜帶了一個挎包,裏麵裝有刑滿釋放證明書、過期的身份證、現金兩百七十九元六角,其中那六毛錢是兩枚硬幣,白沙牌香煙一包,還剩餘七隻煙,墨綠色一次性打火機一枚,鑰匙三把,蘇寧電器商場發票一張,金額是七千四百九十九元,沒寫具體項目,現場也沒發現對應的物品,開票時間是昨天。還有薄荷糖兩粒,像是飯店贈送的那種。”

  她旋即抽出一張材料遞給了周巡:“現場發現的死者隨身物品都在這裏了,清單、照片都有編號,您看一下。”

  周巡回身看關宏峰,周舒桐小聲嘀咕:“身上少了幾千塊錢啊……”

  小汪也點頭隨口附合:“哦,搶劫殺人啊?”

  關宏峰瞥了他一眼,跟著一塊兒點頭:“有道理,齊衛東身高將近一米八,體重超過八十三公斤,一身上下全是地攤貨,滿臉橫肉還噴著酒氣。我要是凶手,我也樂意找這麽個打劫目標。”

  小汪露出個得意的表情,朝周巡擠了擠眼。

  周巡毫不客氣地瞪了他一眼:“你腦子被驢踢了啊?正反話都聽不出來。”

  小汪頓時啞炮,周舒桐想笑,拚命忍了。

  趙茜倒是沒笑,繼續道:“案發地點在本區胡泉路以西的平房區,這一代建築格局錯落,不能以通常意義上的道路來理解‘出入口’這個概念,凶手可以翻牆,走後門,穿過院落……有很多其他方式可以在這片區域裏移動。一條南北走向的胡同內,離最近的南側主幹道約七十五米,向北側延伸有三個出口,胡同路口均有固定的障礙樁,可以排除有機動車進出的可能。經初步走訪,該地區為民居區域,其中約一半房屋已出租給外來人員。劃片兒派出所今晚會把地區人口登記送來。”

  關宏峰抬手示意趙茜坐下:“亞楠,被害人身體上發現防衛性傷口了麽?”

  高亞楠道:“很難分辨……不過手上……”

  關宏峰打斷她:“傷口照片都給我。”

  高亞楠遞過一摞照片,然後又抽出另外兩張遞了過去:“被害人全身創傷分布照片你也看看吧。”關宏峰接過照片,低頭看照片,右手指了指趙茜。

  趙茜會意,起身繼續發言:“案發現場半徑三百米內一共有五個監控裝置,基本覆蓋了自案發現場向外延伸的四個出口方向,其中包括兩個交通監控攝像和三個安防監控錄台,監控資料已在調取中,應該很快就會送到隊裏,不過交通監控還在協調交管局方麵,需要進行時段切割,有可能明天才能送到。派出所還在走訪目擊證人,目前還沒有進展。建議根據物證信息還原被害人遇害前的路線和途徑場所,擴大走訪的範圍,爭取找到目擊線索。”

  關宏峰示意她可以結束了,站起身,向眾人道:“以被害人齊衛東的屍體狀況結合周隊走訪的情況來看,我們目前可以得知齊衛東昨晚先是和原來一個叫‘幺雞’的小弟喝了酒,據說當時喝得不算多,隨後他和至少兩個人發生了肢體衝突,時間是在他遭遇真正的襲擊前,但我不認為他身上的打擊傷是那個時候落下的。”

  他說著舉起一張屍體手背的局部圖片,圖片上顯示出手背指關節的擦傷:“這是他打人留下的傷,從傷痕的程度不難判斷,幺雞那兩個小弟被打得比較慘。”

  他又依次舉起另外三張被害人身受打擊傷的特寫照片:“這是他挨打所受的打擊傷,分別是左肋、左肩和麵部右側的神經叢三角區。其中左肩處可能是一處防衛傷,而另外兩處都是要害處遭受打擊,也就是說,這三處打擊是一個比齊衛東更強悍的技擊好手留下的。”

  周巡在下麵發言:“說白了,幺雞派去追他的那兩個小弟確實是被齊衛東揍了,但之後齊衛東自己也挨了打。打他的人是個行家。不過……那,用刀的那個……”

  關宏峰接口道:“也是個行家,三十四處劃砍傷裏,僅有兩處看起來像防衛傷,也就是說,齊衛東在麵對這名凶手的時候,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周巡點了點頭:“同意剛才技術隊的建議,跟進齊衛東的遺物可能會有一定價值,各外勤探組走訪調查期間務必結合物證信息,爭取找到突破口。”

  “哥們兒加把勁!”他環顧四周,一拍麵前的檔案,道:“散!”

  大家都明白,越是這種可能牽扯激情犯罪的個案,調查起來越困難。出乎意料的是,齊衛東的家屬很快來辨認屍體了。高亞楠揭開裹屍布,女人冷漠地點點頭,就算是結束了。

  周舒桐覺得這個場景莫名的刺眼,揉了揉眉心,推門走了出去,靠在牆邊。一個坐在辦公室角落的女孩靠了過來,關心地推了推她,道:“你……你還好麽?”

  周舒桐壓根沒注意到辦公室內還有人在,先是愣了愣,隨即有點局促道:“……沒事。”

  她打量著麵前的女孩。女孩看上去二十多歲,年齡不大,但感覺氣質上卻相對成熟。周舒桐理了理思路,也明白了:“你是被害……你是齊衛東的女兒?”

  那女孩兒點了點頭,在她身邊坐下來,歎了口氣道:“想不到隔了這麽久第一次見爸爸,居然是在這裏。”

  周舒桐注意到她的臉上並沒有流露出什麽悲傷的神情,但還是禮貌性地安慰道:“對不起,請你節哀。”

  女孩兒勉強笑了笑,道:“謝謝你……我是不是該表現得難過一點?畢竟是我爸,對吧?”這話把周舒桐噎住了,不知該怎麽回答。

  女孩兒向後靠在了椅背上,抬頭看著屋頂,喃喃道:“你有過這種不真實的感覺麽?這個人啊,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到今天忽然又出現,卻是用這種方式——不能動,也不能說話,仿佛他從來就沒真正在我生活裏出現過一樣。”

  周舒桐也出了會兒神,低聲道:“真要是不曾在生活裏出現過,也許還好些吧……”

  兩個人齊齊歎了口氣。周舒桐回過神來,伸手指了指裏麵:“要我陪你進去看一眼?”

  女孩兒搖了搖頭:“我媽看了就行了。”她安靜了一會兒,忽然問,“你爸爸對你好麽?”

  周舒桐被這突然一問搞得不知所措,她下意識的把手腕上的割腕傷痕藏了一下,垂下頭:“我也不知道……”

  女孩兒笑了笑,輕聲道:“據說爸爸都和女兒親呢……”

  周舒桐沒有回答,她始終低垂著頭,幾乎不敢抬頭。

  那邊女孩兒嘲諷地一笑,繼續說道:“這些年來,他一直在給我寫信,他說等他出來要帶我去玩,說給我買禮物,說他出來要做個好人……結果呢?哈哈,他到死都還在撒謊,這樣的結局我都想到過無數次了。”

  周舒桐看著她,咬著下嘴唇,努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天色漸漸昏暗。

  關宏峰趕在這個時候回了家,兄弟兩人一邊熟練地在客廳互換衣服和隨身物品,一邊說話。

  關宏宇笑嘻嘻道:“幺雞我認識,七八年前他瞎混的時候我也在瞎混。”

  關宏峰道:“現在麻煩的是,卷宗落到了劉長永手裏。”

  關宏宇一邊係襯衫扣子,一邊問:“劉長永?誰?”

  關宏峰道:“他是隊裏的老官僚了,我當小兵的時候,他就是隊裏的二把手了,我當了隊長他還是二把手,屬於那種不會幹事,幹人一門兒靈那種。按說我離開之後,順理成章劉長永應該升任一把手,但不知局裏怎麽考慮的,反而提了周巡。”

  “哦,懂了。”關宏宇了然,“他截我的案子……也是衝著周巡去的?”

  關宏峰沒好氣地道:“他倆的目標都是你,誰都不想讓我看到卷宗。但周巡是隻老狐狸,他就是想把案子扣到劉長永手裏不讓我看。”

  關宏宇嗤笑一聲:“呦,我都糊塗了,你們這是警局呢,還是鍾粹宮呢?”

  兩人換好了衣服,關宏峰還是不大放心,又道:“這事兒你就別管了,交給我,白天行動比晚上方便……對了,要加倍留心高亞楠。”

  關宏宇愣了愣:“她怎麽了?”

  關宏峰皺了皺眉:“我也不知道,反正有點兒怪怪的……你盡可能離她遠一點。還有,技術隊今天新來了個女孩子叫趙茜,市局調過來的,業務水平相當精湛,腦子不比周巡差,而且這姑娘……野心不小,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案子,要特別提防這個人。”

  關宏宇很快見到了哥哥口中這個“野心不小”的趙茜。

  她正站在走廊裏和周舒桐講話,利落的劉海垂在眉尖,十分靚麗。關宏宇看到美女,不自覺地眼睛一亮,又很快收斂了表情,看了眼垂頭不語的周舒桐,然後目光停留在她拿的技術隊資料夾上,幹咳了一聲:“派出所和監控的匯總情況到了麽?”

  趙茜笑道:“我正要拿給您……我給您送到會議室吧?”

  關宏宇在心裏讚了一聲這美女識趣,口頭隻不鹹不淡“嗯”了一聲,徑直走向了會議室。周巡、小汪等幾人已經坐著了。

  小汪看了眼關宏宇,臉色有些古怪:原因無它。他今天受命開始監控高亞楠的手機,順便調取了前兩天她的通話記錄,結果好巧不巧發現就在昨天晚上,她和關宏峰通過一次電話: 7 點 39 分,通話時間 21 秒。他立刻警覺,匯報了周巡。周巡斷言這通電話不是用來交流信息的,隻夠說個時間地點的。這倆人分明就是私下見過麵了!這麽偷偷摸摸的,可不蹊蹺嗎。

  他疑惑歸疑惑,到底也不敢在明麵上擺出來,正巧趙茜進來,擺弄了一陣投影儀,開始播放一段監控錄像。錄像裏,一名男子走進了齊衛東遇害的小巷。

  趙茜解釋道:“這是安防監控拍到的,淩晨 1 點 17 分,齊衛東走進了案發地點。”

  錄像快進了一段,定格,又一名男子走進了齊衛東遇害的小巷。

  “這是 12 分鍾後, 1 點 29 分,另一名男子走進了案發地點——監控拍攝目標位置的路燈壞了,由於燈光問題,視頻很不清晰,我們已經盡可能做了技術處理,但效果還是不甚理想。”

  關宏宇點點頭,示意道:“快進,看後者離開的時間。”

  趙茜依言換了一段錄像播放:“2 點 08 分,在胡同西北出口路口處,交通監控拍到的這個人離開,暫不確定是否同為一人。”監控錄像在一幀畫麵停下,定格突出顯示一名男子走出來,在路口攔了輛出租車,乘車離開。

  周巡脫口而出:“和案發時間倒是吻合的。”

  關宏宇微微頷首:“應該也是同一個人。監控錄像上看不出具體樣貌,但可以確定是男性,一米七五左右,偏瘦,寸頭,穿淺色 T 恤或襯衫,外加深色外套,走路的姿態像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出租車的車牌號呢?”

  趙茜很快調出了畫麵:“這次是角度問題,車牌為港 B81xx3 ,中間有兩個數字看不清,因為這輛車並沒有違章,所以監控沒有觸發閃光燈拍攝。”

  關宏宇指著鏡頭:“把這個號段發給交管局,看能不能分發到各出租公司,查一下這個號段都有哪些出租車,再逐一篩查。”

  趙茜認真地點頭:“是,不過,這需要些時間……”

  周巡卻攔住了她:“不用這麽麻煩。沿這輛車出發後可能的行進方向,調取其他路口的監控,總會有適合拍到的角度。快去!”趙茜領命,快速收拾材料離開。

  關宏宇低下頭,有一搭沒一搭地翻看著齊衛東的案卷,突然看到齊衛東的屍體麵部特寫照片,大驚,又翻了幾頁看到齊衛東服刑期間的檔案照,確認了這就是昨晚在音素酒吧門口與自己發生衝突的人,頓時僵住了。

  周巡一回頭就看見關宏宇一副見了活鬼的樣子,趕緊道:“老關?怎麽了?有什麽不對?”

  關宏宇強作鎮定,迅速應變,咬住手指,過了一會兒又放開:“我想再去案發現場轉轉。”

  周巡不以為意,站起身:“行,分頭走,我也去,讓小周跟著你。”

  眾人紛紛起身離席。

  周舒桐極其自覺地跟在關宏峰後頭出門,正巧劉長永從另一側拐了過來,雙方走了個對臉。劉長永一開始也沒在意,習慣性地要打招呼,卻一眼看到了關宏宇身後的周舒桐,臉色頓時變了,指著周舒桐,道:“你,你怎麽……在這兒?”

  周舒桐其實也早看見了他,卻裝作沒看見,沒表情,也不答話。兩個人就這麽在走廊中間僵持著,搞得其他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周巡見狀,連忙折回來,插到兩人中間,笑嗬嗬地道:“哦?老劉啊,我介紹介紹哈,這是咱們隊新來的應屆畢業生小周,現在是老關的助理。小周,這是咱們隊的副支隊長劉隊,他可是咱們隊數得上的老資曆了……”他說的話劉長永一個字都沒聽進去,直接朝他怒目道:“周巡!你!你,你這搞的是什麽名堂?!”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