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11節

  遠處趙茜麵對著一班男同事,正溫柔淺笑。她舉止得體,進退有度,漂亮又會說話,很快就和眾人打成一片。她眼角瞥過來,正看到遠處的周舒桐和小汪。兩個人也不知道聊到了什麽,小汪一陣大笑,周舒桐一臉天真爛漫、不諳世事的樣子。

  趙茜眯起了眼睛。她記得這個小姑娘,也是畢業生,在台上的時候,還傻嗬嗬對著支隊長周巡笑。後來也不知道怎麽地,居然就跟著周巡走了,害得她都能沒和周巡搭上話。她的嘴角微微勾起,轉過頭去,毫不吝惜自己的笑容。

  周巡一屁股坐在辦公桌後麵,放鬆了心情,伸了個懶腰。他在桌子後坐了一會兒,拉開抽屜,拿出一疊案卷。燈光下,最上麵一頁赫然寫著: 2.13 滅門案。

  他草草翻了幾篇,很快看到了關宏宇的照片,又翻過去。翻著翻著,他的手突然停住了,來回翻看著其中兩頁卷宗,裏麵似乎……缺了一頁。

  周巡吃了一驚,打起精神,正襟危坐,又將卷宗從頭到尾翻了一遍。

  頁碼中有一部分,前一頁是 9 ,後一頁已經是 11 頁——第 10 頁,去了哪裏?

  他的臉上浮現出思索的神情。

  晚上 8 點 40 分。

  高亞楠展開從案卷中抽出的那頁紙。她看著上麵的內容,眉頭緊鎖。過了很久,她才深吸了一口氣,重新疊起那頁紙,慢慢地放回兜裏。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兜裏還揣著的那副關宏宇脫下的一次性塑膠手套。她的雙手微微顫抖著,把手套拿到鼻子前,閉上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著,她臉上的表情就變了。

  變得既震驚、又欣喜。

  晚上 8 點 50 分。

  大案告破,大家紛紛對周舒桐進入大家庭表示歡迎,每個人臨走前都拍拍周舒桐肩膀。周舒桐還有些不好意思,靦腆地一一謝過。等到辦公室走空了,周舒桐作為新人,很自然地留下來,坐在桌前,開始整理結案材料。

  她把資料標好頁碼,一一歸整入文件夾。就在這個時候,她略微愣了一下。

  快餐店提供的外賣記錄上,標注著一個日期。

  周舒桐順著記錄看,發現正是自己參加工作的那天,也就是陪關宏峰走訪查案的那個中午。高遠曾向關宏峰家的地址送過外賣,而訂餐人一欄,寫著關宏峰。

  那個時候,她明明正和關宏峰一起出現場。那麽那個時候,在關宏峰家訂餐的,又會是誰?

  周舒桐抽出那頁送餐記錄,驚疑不定,似乎不知道應該怎麽辦。

  對麵門口,周巡恰巧經過,看到她對著資料發呆,以為她是太累了,探進頭來,道:“今天看不完就先歇歇,沒這麽趕。”周舒桐捏著資料的手心在冒冷汗,抬頭看著他,欲言又止。周巡看到她的表情,似乎也察覺出了不對,走了進來:“怎麽?有什麽問題麽?”

  周舒桐捏著手裏的那頁送餐記錄,遞也不是,不遞也不是,徹底地當機了。

  關宏宇完全沒料到,高亞楠會在這個時候約他出去。但在這種情形下,這個約他又不得不赴。

  已經接近午夜,他略帶焦慮地倚著吧台,順便警惕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酒吧裏客人不多,音樂聲也並不喧囂。吧手是個看上去就很活潑爽快的少女,利索地調完一杯格蘭菲迪,笑眯眯地用手指推給關宏宇。關宏宇剛喝了一兩口,高亞楠就出現了,看見他就徑直走了過來,盯住他手裏的酒杯,顯出些疑惑來:“我不知道原來你還喝酒。”

  關宏宇壓根沒接這茬兒,直接問:“什麽事?”高亞楠沒吱聲,盯著關宏宇看。

  關宏宇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識地模仿起他哥來:“又為了宏宇那事?”

  高亞楠還是不吭聲。關宏宇伸手去拿酒杯:“我弟的事,隊裏自然會有說法,現在人沒找到,案子也不能算破了……”高亞楠突然按住他拿酒杯那隻手。關宏宇心頭鼓捶般狂跳,強作鎮定,斜過眼用詢問的眼神看她。

  高亞楠低聲道:“我就再問一次,你信他是無辜的麽?”

  關宏宇手心都是冷汗,卻保持著姿勢不動,冷笑道:“你信?”高亞楠垂下頭,半晌後抽回手,關宏宇一時間竟有些手足僵硬。

  高亞楠似乎沒察覺到關宏宇的短暫失態,從吧台上拿起挎包,神色複雜地回頭看了一眼他:“什麽時候你能確信宏宇是無辜的,隨時聯係我。”

  關宏宇心緒複雜,陷入沉思,又有些緊張不安,低頭擺弄著手裏的酒杯。

  女吧手百無聊賴地一邊調酒,一邊默默看著這一切。她看著高亞楠離開,接著關宏宇把杯裏的酒一飲而盡,跟著走了出去。

  走出門時,迎麵正好走來一個男的,關宏宇與對方肩膀蹭了一下。關宏宇正有點失神,低頭小聲道歉:“不好意思。”

  兩人打了個照麵,對方似乎也是一愣,忽然大叫:“是你這小子……”

  關宏宇一愣,回頭,一句話還沒說,就被對方拽著脖領子推了出去。女孩好奇地望了幾眼,聽到聲音越來越大,也嚇了一跳,趕忙縮了回去。

  同一時間,周巡坐在辦公桌後抽著煙,對麵,坐著同樣焦躁的小汪。關宏宇案的案卷就攤在兩人麵前的桌子上,很明顯缺了一頁。

  小汪沉默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道:“頭,這一看就是內賊啊,不會是關隊……吧?”

  周巡把煙一掐,沒好氣地道:“老關腦子跟複印機差不多,過目不忘,沒必要搞這麽低級。再說,單扯走一張紙又不能讓關宏宇翻案。而且我跟他約

第四章 故人

  清晨,一條小巷子裏,一具男屍以臥姿橫呈,周身上下傷痕累累,周圍地麵鋪麵了血跡。高亞楠把屍體翻過身來,周巡趕過來,叼著煙看了眼死者的麵孔,“咦”了一聲。

  恰逢關宏峰和周舒桐走進現場,關宏峰見到屍體,一皺眉,直接叫出了名字:“齊衛東?”

  高亞楠側過頭,悚然道:“認識的?”

  關宏峰點點頭:“他叫齊衛東,是當初梅市口一帶的流氓頭子,後來被捕也是按涉黑定的罪。我記得那時他好像有個老母親剛去世,服刑期間老婆和他離了婚,帶走的那個女兒,現在應該高中快畢業了。”

  高亞楠皺起了眉:“你們很熟還是怎麽的?”

  “是熟。”關宏峰麵無表情地道,“我抓的。”

  那頭周巡打電話去問了,證實齊衛東是昨天早上剛放出來的,也不禁感慨了一句:“也真夠倒黴的,這出來才一天……”

  高亞楠測了肝溫,補充道:“確切地說,一天都不到——死亡時間大概在淩晨兩點左右,瞳孔渾濁與屍僵程度也匹配。打擊傷,刀傷……刀傷中還有戳刺傷和劃砍傷,不曉得是不是同一把凶器,要驗了才知道。這麽多傷口,仇家報複?”

  關宏峰伏下身仔細看了看傷口,斷言:“是不是仇家不知道,不過肯定不止一個人。”他說完這句,就好似嘴上上了把鎖,忽然就閉口不言了。

  周巡抓耳撓腮,把煙屁彈到警戒線外,撣撣手:“行,人歸亞楠,現場留給技術隊。老關,咱倆溜達一圈,重溫下搭檔的光輝歲月,怎麽樣?”

  倆老夥計搭檔的效率讓周舒桐目瞪口呆,他們很快從某家理財公司裏揪出來一個地痞小頭目,叫幺雞,看守所 VIP 客戶,常年扛著清欠公司的招牌放高利貸。

  他們去的時候幺雞正帶著一幫小弟堵人家門,看到兩個人,條件反射地腿都軟了,跑也不敢跑,有什麽說什麽。據幺雞說,昨天就是他去接的齊衛東,接完人就在紅塔西路火鍋店裏吃了頓飯。當時幺雞怕他這位“前大哥”手頭緊,還特意拿了一萬塊錢出來,說是給他先應應急。

  周巡和關宏峰互看一眼,不約而同地問:“他收了?”

  幺雞奇怪地看了兩人一眼,道:“為啥不收?不過飯吃到一半,他忽然說要走。我看他喝了點酒,又不知道他有沒有地方落腳,還派倆弟兄去追他,結果倒好,每人挨了幾拳,都給揍回來了,也不知道後來往哪兒去了。要麽憋太久,去找地兒瀉火了?”

  他說完猥瑣地“嘿嘿”了兩聲,還問東問西,周巡擺擺手,直接上了車。車子發動之後,幺雞在外麵朝周巡喊:“周隊,您要見著齊哥,跟他說混不上飯吃,就還回來找我唄……”

  周巡發動汽車,側過臉沒好氣地道:“滾,犯不著你操這個心。”

  兩個人互相叫著話,關宏峰卻坐在副駕的位置上,從反光鏡裏看著後麵的幺雞。看了很久,略微眯了下眼。

  回去路上周巡接了個小汪的電話。“隊長啊,那個……就是跟您說一下,那個誰啊,他從山西回來了。”

  “知道了。”周巡看了眼旁邊明顯心不在焉的關宏峰,故作輕鬆地道,“帶他去辦公室等著。”

  10 點左右,市局。趙茜在儀容鏡前整理了一下警服,落落大方地走進技術隊辦公室。路過的警員紛紛注目,尤其是男警員們,眼神都有點兒不對了。

  趙茜對這樣的情況顯然習以為常,毫不怯場,微微一笑,道:“大家好,我叫趙茜,今天剛從市局調來,曾參與破獲‘9.15 連環殺人案’‘4.23 持槍搶劫殺人案’‘6.12 強奸分屍案’等重案、要案,經驗有限,請大家多多關照。”

  周巡例行上去與她握手。趙茜立刻笑道:“常聽市局領導提到您的大名,能在您手下曆練是我的榮幸,以後還請您不吝賜教。”

  “哪裏。”周巡被美女捧了捧,顯得也挺高興,“公安管理係的高材生,來我們技術隊可有點兒屈才了啊。”

  正巧周舒桐被高亞楠派下來叫周巡去看報告,看見趙茜,臉上一喜,趕緊迎上去:“哎,茜姐,你來技術隊了啊?”

  趙茜心中不快,倒也沒擺冷臉:“不是每個女生都那麽會把握機會,被分到外勤探組的。”

  周舒桐愣了一下,拉著她的手,繼續道:“茜姐,我一直很想你學習請教,這下可終於有機會啦。”

  “學得再好都不如有個老爸好。”趙茜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說是吧?”

  周舒桐碰了不軟不硬的釘子,尷尬地放下了手,看到周巡要去樓上,連忙匆匆打了個招呼,跟了上去。

  這頭,齊衛東的屍體剛剛完成解剖。高亞楠揭開蓋在屍體上的塑料裹屍布,低聲道:“這老哥死得還挺複雜……左肋下、左肩和右側腮腺與頸動脈交界處都有明顯的打擊傷。刀傷有三十五處,三十四處是劃砍傷,還一處戳刺的貫通傷。”

  關宏峰了悟:“先挨的打。”

  高亞楠沉聲道:“對,你看靠近右側斜方肌位置的傷口,傷口覆蓋的下表皮的軟組織損傷,傷口內側出血情況也符合打擊傷的創傷分布,說明從順序上,打擊傷在前。”

  關宏峰檢查死者胸部傷口,不再說話。

  高亞楠有些奇怪他為什麽話這麽少,但也不好在這裏問,繼續道:“案子的事我不懂,但要是涉黑鬥毆或仇殺的話,這實在是複雜了點。死者先遭受了至少三處打擊,打擊力度很重,但並未造成嚴重的傷害後果。刀傷中,三十四處劃傷都不是致命的,從足踝到膝窩到腹股溝……一直到頸右側斜方肌,刀傷遍布整個身體,其中九處導致靜脈破損,四處導致筋腱割裂,但卻避開了所有的動脈和髒器。當然,即便如此,開的口子實在是太多了,失血情況還是很嚴重的,死者在咽氣之前至少失去了體內四分之一的血液。”

  周舒桐有上一案的碎屍墊底,明顯對屍體的抵抗力提高了,她一邊記錄,一邊學著關宏峰的樣子觀察傷口,低聲問:“就是說有人先打了他,再用刀戲耍一樣地在他身上左劃右劃,最後再……”她比了個一刀切的動作。周巡嘬了下牙花子,關宏峰麵無表情,都沒回答她問題的意思。

  高亞楠來回打量二人,又對周舒桐安撫性地笑了笑。“也許吧,不過最後的致命一刀……”她說著用解剖刀點了下死者胸前的傷口位置,“是從左胸刺入,凶器貫穿了肺葉、心包和左心室,割裂了主動脈、左肺動、靜脈、降主動脈和肺動脈主幹,可以說是無藥可救的致命一刀,從創傷入口位置的形狀來看,凶器是一把寬約三厘米、左右對稱、中脊高、向兩側逐漸變薄的利器。”

  周巡思考了片刻,直接問:“是把匕首?”

  “這不該問我。”高亞楠白了他一眼,“我隻負責描述凶器的形狀,具體是什麽東西,還得靠你們自己去判斷。”

  周舒桐扭頭看關宏峰,也注意到關宏峰似乎心不在焉。

  周巡問:“老關怎麽看?”關宏峰挺淡定地抱著臂,就是不說話。

  周巡也急了,斜眼看了看關宏峰,掏出煙點上,還沒抽,又給掐了:“老關,我說——”

  關宏峰笑了笑,略微側過頭,看著他,用口型說了兩個字:卷宗。

  周巡臉都綠了:“你說這都這時候了,你這……”

  關宏峰幹脆又偏過頭不理他了。周巡徹底服輸,舉起雙手道:“得得得,我答應你,匯報完就帶你去,成不成?”

  兩個大男人互相打了半天啞謎,旁邊的周舒桐一頭霧水,還懵懵懂懂地問:“去幹啥?”

  關宏峰自然沒理他,重新來到屍檢台前:“屍檢情況你也看到了,齊衛東的死,絕不簡單——劃砍傷和戳刺傷所用的不是同一把凶器。”

  高亞楠點頭同意:“顯然不是,劃砍傷口創麵有一致的深淺過渡,是一把刀刃有弧度的利器,比如水果刀一類的,有可能隻是單側開鋒的那種。”

  關宏峰戴上手套,從高亞楠手裏拿過解剖刀,開始有條不紊地翻查傷口:“凶器雖然不一樣,但似乎慣用手都是右手。”

  周舒桐想了想,還是決定問出來:“那就是說,也不能排除是同一名凶手用了兩把刀?是吧?”

  周巡皺了皺眉,似乎有些不悅,想嗬斥又忍住了,最後還是解釋道:“試想你手上拿了把刀,劃了他三十四下,正順手呢,忽然就撂下了,特意跑去換把刀……可能性大麽?——而且前三十四刀都避開了要害,最後一刀卻這麽致命……光是一次戳刺不可能造成那麽多位置並不重合的動脈割裂。從解剖所見,凶手顯然在刺入後還擰動過凶器,增加了體內髒器的創麵。兩種傷口,兩把刀,兩種動機……看來,我們要找的……”他故意頓住了,周巡長出了口氣,連忙接上,“……是兩名凶手。”

  周舒桐好奇地問:“那之前的打擊傷呢?我覺得,很可能是碰到兩名凶手之前還和什麽人打過一架。哦,他可能還喝了酒,一屋子的酒氣……”幾人說完一起脫掉手套防護服下了樓。

  趙茜早已等在那裏,遞上資料。準備好的卷宗從周巡手裏,轉到了關宏峰的手上。

  趙茜沒有多問,十分自然地湊過來,低聲朝兩人匯報:“足跡勘察結果仍在排查,三點前能出來。周邊走訪情況不樂觀。我們在等各外勤探組和周邊派出所交報告——不過第十七頁列了走訪清單,您可以先看看。”

  關宏峰似乎這才稍稍注意到了她,眼睛從案卷上離開了幾秒鍾,看了眼對麵的靚麗的女孩,又低下頭,問周巡:“又一個新來的?”

  “可不是?”周巡笑著拍了拍趙茜的肩膀,“公安管理係的狀元。”

  趙茜回給兩人一個完美無瑕的微笑。

  五分鍾後,周巡和關宏峰順著樓梯往樓上走。周巡道:“咱說好了啊,就一刻鍾,時間夠麽?”關宏峰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十分鍾。”

  周巡的臉色一變,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臉,這才略微放鬆了表情,語重心長地道:“說起來,其實讓你看看你弟的案子也好,搞不好,你真能找出什麽線索來……要知道,當初你和領導翻車的時候,我可是一直挺你的……”

  談話間兩人來到三樓,小汪的聲音隔著走廊就傳了過來:“哎哎哎,劉隊,您是不是等周隊回來……您等等不行嗎?”

  周巡的樣子顯得很驚訝,他向關宏峰做了個手勢,快步走向自己的辦公室。關宏峰盯著他的背影,不緊不慢地跟了過去。

  周巡辦公室的門大開著,辦公桌前,小汪正試圖勸阻一個麵色不善的中年人,這個中年人手裏拿著一本案卷,正不耐煩地扒拉開小汪。

  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劉長永。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