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白夜追凶

第2節

  高亞楠攤手道:“檢驗分析需要時間。”

  關宏峰似乎勾起嘴角笑了笑,順手拿起旁邊一把手術刀,在指尖上轉了一圈,一刀插入死者已經開始萎縮的胃部。

  周舒桐被這動作驚呆了,高亞楠卻顯得很淡定。她脫下手套,從口袋裏摸出樣東西,塞入嘴裏嚼了起來。這回周舒桐看見了,那是一塊口香糖。她默默地想:這方法好啊,下次我也得帶一包,備著。

  就在她出神的這一兩分鍾裏,關宏峰已經熟練地把那可憐的胃整個剖開了,打趣道:“你看,辭職有辭職的好處,不走流程,不用打報告,還不怕犯錯誤,是吧?”

  周舒桐聞言猛地抬起頭。關宏峰看到她的表情,冷笑了一下:“怎麽,周隊長沒跟你說?我現在充其量就是個編外人員,還有個弟弟,親的, A 級通緝犯,滅了人家滿門的。嚇著沒?”

  周舒桐忍不住退了一步,囁囁道:“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別嚇唬小姑娘。”高亞楠皺了皺眉,回過頭朝周舒桐道:“你也出去休息會兒吧,剩下的我跟關隊來就行了。”

  周舒桐沒答話,慘白著臉,默默垂下頭走了出去,室內隻剩下他們兩個人。

  關宏峰似乎鬆了口氣,湊近死者的胃,聞了聞。

  高亞楠也湊了過來,隔了幾秒鍾,她說:“乙酸?”

  關宏峰搖頭。

  高亞楠沒再說話。關宏峰又聞了一會兒,忽然道:“肝髒給我。”

  高亞楠從盆裏取出肝髒,正要遞過去,兩個人都聽見虛掩的門外傳來輕微的啜泣聲。

  高亞楠瞪著關宏峰:“人家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

  關宏峰一手托著肝髒,努力地嗅著,沒好氣道:“怎麽?我還得兼保姆?

  高亞楠樂了,轉身出門去看周舒桐。

  小姑娘對這裏也不熟悉,不敢亂走,就躲在門背後偷偷地哭,兩隻眼睛都紅了,可憐巴巴地一抽一抽。

  高亞楠帶她到隔壁自己的辦公室,陪她在沙發上坐下來,又給她遞了紙巾。“別看他凶,其實很厲害。”她安慰道,“跟過他的沒一個混得差的——他也就是太低調了,連你們周隊也是他手把手帶出來的,是吧?”

  周舒桐還在抽噎,顧不上說話,隻知道拚命點頭。高亞楠默默歎了口氣,拍拍她的肩膀,站起來去倒水。辦公室不大,布置得幹淨簡潔,周舒桐坐的位置正對辦公桌,那上麵有個相框,裏頭是高亞楠和一個男人的合影。

  周舒桐看了一眼,目光就移不開了。那分明是關宏峰的臉。

  不不不,這不可能是關宏峰,右臉頰沒有那條標誌性的傷疤……

  周舒桐覺得自己心跳得厲害,連忙低下頭,不敢再往那邊多看一眼。

  高亞楠把水放在小姑娘麵前的桌子上,順手拿起相框,輕輕摩挲了一陣,輕聲笑道:“是不是比通緝令上帥?其實本人更帥一點。”

  周舒桐低下頭,又抬起頭,隔了一會兒,才低聲問:“您是在說關宏宇嗎?”

  高亞楠聽到這個名字,似乎略微怔忪了一下,過了會兒,才放下相框,在她身邊坐下了。

  周舒桐連忙道:“對不起……他們兩個長得太像了,我……”

  “孿生兄弟,可不得長得像麽?關隊也是為這個辭職的,和上麵鬧翻了。”高亞楠道,“不過兩個人脾氣性格完全不一樣。關宏峰這人……總是忙忙叨叨的,永遠在趕時間,像是被什麽人追著似的,停不下來。”

  兩個人又沉默了。

  周舒桐喝了一口水,心理建設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問:“關老師的弟弟……我是說那個關宏宇,真的是殺人犯?”高亞楠還沒答話,關宏峰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哭完了嗎?哭完趕緊滾進來,你們讓我一個人唱獨角戲?”

  高亞楠無奈地歎了口氣,拉起周舒桐,兩個人一起進門。

  關宏峰轉頭對拿起記錄本的高亞楠說:“屍塊總重 54.4 公斤,大約是他體重的 60% 。”

  高亞楠吃了一驚:“90 多公斤?是個胖子……”

  周舒桐聽得認真,這時候下意識舉手問:“老師,為什麽一條胳膊一個腦袋就占體重的 40% ?”

  關宏峰沒理她,繼續看屍塊。

  “你已經畢業了,問問題不用舉手。”高亞楠哭笑不得地把周舒桐的手按下來,耐心地解釋,“肢解屍體的時候,流失的血液以及細胞組織液,可能還有部分不見了的小髒器,把這些都打進富餘量裏,差不多就是 40% 。”

  關宏峰沒好氣地打斷她:“你是給她補課來的嗎?我趕時間。”

  高亞楠好脾氣地笑了笑,一邊用顯微鏡觀察屍體腐爛的狀況,一邊問:“工地的相對溫度和相對濕度是多少?”

  關宏峰回頭看周舒桐,周舒桐神色茫然:“啊?”

  關宏峰眉毛上挑,似乎又要罵人,但還是忍住了,提醒她:“現場勘查記錄在技術隊,走廊出去右轉,第一間辦公室。”

  周舒桐這才聽出他的意思,臉又漲紅了,飛快地跑了出去。

  高亞楠擺弄著顯微鏡,看到周舒桐的身影消失在門後,忽然有些心不在焉,似乎隔了很久,才欲言又止道:“關哥……你……有宏宇的消息嗎?”

  關宏峰的左手微不可見地抖動了一下。他不自覺地想起了之前的那一個雨夜,那個熟悉的聲音,以及一遍遍響起在他耳邊的、急促的辯白。

  “你相信我,不是我,不是我幹的!

  “我求求你,別告訴亞楠。”

  他閉了閉眼睛道:“沒有。怎麽?舉報有獎金?”

  高亞楠也急了:“關哥,你得幫幫我,我必須得見到他,我有很重要的事要——”

  她的話語聲被驟然打斷。周舒桐手裏拿著勘驗報告衝了進來,大聲道:“關老師,高老師,現場勘驗記錄案發地溫度 18 攝氏度,相對濕度 37% !”

  高亞楠強自鎮定,接過報告又看了兩眼,皺了皺眉道:“死亡時間絕對超過 24 小時了,具體得做病理測試。”

  關宏峰點點頭,切開胸腔,用擴胸支架頂住屍體兩側的肋骨。

  這個時候,周舒桐的電話響了起來,她趕緊跑到一邊去接起來:“喂?哦,周隊?好的,您說。”

  關宏峰正觀察著屍體的胸腔內部,道:“勒死的可能性很大,但毒物檢測還是要做。胸腔有微小密集的水泡,符合窒息死亡的特征,頸椎錯位,看著很像……還是需要確認一下。”

  兩個人討論得很認真,周舒桐那邊放下了電話,終於找到了個機會插話:“關……老師,周隊說,公園又發現碎屍。”

  關宏峰豁然抬頭。周舒桐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一把扯下手套,掉頭往門外走,走了兩步,又回頭向高亞楠道:“肝髒做個病理切片,紙袋記得要還給技術隊。”隨後大步走出了解剖室,周舒桐連忙跟上。

  高亞楠盯著兩個人的背影,往後退了一步,靠在解剖台上,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

  周舒桐覺得自己這一上午的經曆實在豐富。畢業典禮、出現場、看屍體看吐,看解剖被罵哭,這會兒幹脆是超速被警察追了。關宏峰嫌她開車慢,硬要自己開,一路風馳電掣,終於引來了警車。對方駕駛員一見關宏峰沒有傷疤的側臉,臉色就變了,立刻拿起了呼叫器。

  “1003 , 1003 ,安遠路和田路口,發現通緝犯關宏宇,發現通緝犯關宏宇,現正駕駛一輛黑色道奇,車上有一名女子,懷疑被劫持,請求支援,車牌號……”

  周舒桐臉色慘白,手忙腳亂摸出證件,剛要向對麵喊話澄清,關宏峰一個急刹車拐進輔路,把警車遠遠甩開了。

  此刻,本市第一個免費開放的公園——興盛花苑的一排綠化帶外,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

  周巡一邊指揮著警員拉警戒線,一邊對著步話機喊話:“那是我的車!上麵是關宏宇他哥和支隊民警!你們偶爾有一次不添亂行不行?!”

  公園門口,關宏峰的車正好停下,後頭綴著一溜兒警車,出場簡直自帶背景音,鑼鼓喧天。周巡無奈對小汪打了個響指,小汪連忙迎上去解釋。

  關宏峰特別坦然,大搖大擺地下了車,看到周巡,就徑直向他走了過來,壓根不管身後一幫警察的呼喝。周舒桐覺得整個人都是暈的,下了車,搖搖晃晃地跟在兩人身後。

  就在這個時候,關宏峰的手機響了。周巡立刻回過頭來盯著他看,關宏峰當著他的麵接起了電話:“喂?”

  對方聲音很大,周舒桐隱隱聽見了幾個字:“我是……外賣……工牌是不是……落在您家了……”關宏峰聽了一句就掛斷了,周巡不動聲色地望著他。

  關宏峰毫不示弱地回瞪他,接著幹脆捏住手機一頭,拎在手裏朝周巡遞了過去:“懷疑我弟給我打電話?你自己回撥個試試唄!”

  周巡盯著那個手機,臉色尷尬。兩個人僵持片刻,周巡讓步,避過關宏峰的手,攬住了他的肩膀:“我草,你這瞎說什麽呢!走走走,一地碎屍等著咱們哪。”

  三人繼續往現場走去。周巡猶豫了一下,還是道:“你弟的事,你就別想了,他大概是已經離開津港了,可能正往南方去。”

  關宏峰側過臉:“他的案卷在你那兒不?”

  周巡打了個哈哈,道:“咱回頭說這事兒行嗎?”

  關宏峰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聳聳肩,轉頭去看現場了。

  和上次的紙袋不同,這次裝屍的是一種很常見的黑色塑料袋。關宏峰戴好手套蹲了下來,從裏麵拿出了一截斷臂,皺了皺眉:“又是左手。”

  周桐舒低聲道:“都死了倆了,都是左胳膊,這左胳膊是有什麽寓意嗎?”沒人回答她的話。

  小汪把另一個袋子遞過來,也打開看:“不是不是,還有一隻在這兒呢。倆胳膊都在,這回就這兩包。”

  關宏峰看了一眼,忽然道:“不對。”大家都看著他,他把手臂整個拿起來,“這條也是左臂。”四周一陣沉默。過了會兒,周巡低低罵了一句:“死仨了?”

  關宏峰托起放屍塊的袋子,開始觀察下麵的草坪。未幾,又脫掉手套,下意識地開始咬手。周巡看見他的動作,知道他正在思考,連忙湊過來說:“清潔工說,昨天白天打掃的時候,肯定沒有看見這兩個袋子,八成是昨天晚上有人丟在這裏的。”

  周舒桐學著關宏峰的樣子,也托起袋子,看了看底下的草坪。她看得很認真,過了一會兒,輕輕說了一句:“不對啊……袋子上沒有露水,底下壓著的草坪上反倒有——如果是昨晚扔的,袋子不會這麽幹燥。我覺得,凶手搞不好是白天才來拋屍的……”

  小汪也拿過袋子摸,果然沒有水。他回過頭,驚愕地望著周巡。

  關宏峰看著兩人,似乎是笑了笑,站起來快步離開,周舒桐二話沒說就跟了上去。小汪也想跟上去,被周巡伸手攔了。

  “讓他們去。”周巡低聲道,“沒事兒。”

  關宏峰走得很快,最後在一塊公園的指路牌麵前停下了。上麵是一塊地圖標識,這個公園有正門和後門兩個出口,他抬起手,在兩個門之間點了一點,問:“剛才發現屍體的地方,離正門有多遠?”

  周舒桐想了想道:“大約……三百米?”

  她話剛說完,關宏峰的電話又響了。他的手機款式並不新,就是前段時間比較流行的那種所謂的“老人機”,收聲效果很差,現在這邊周圍也不像之前那麽嘈雜,幾乎可以清楚地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那是一個很年輕的男人,正著急忙慌地說:“喂,大哥?剛才是不是信號不好?我是剛才那個往你們家送餐的,我的工牌好像……”

  電話又被無情地掐斷。關宏峰把手機往兜裏一放,插著手,忽而道:“周……什麽?”

  周舒桐連忙道:“周舒桐,舒服的舒,梧桐的桐。”

  關宏峰道:“對,周舒桐,你去正門問問監控的情況,問完後去後門找我。”

  “監……監控?”周舒桐“哎”了一聲,有些不解,“汪警官不是應該問過了嗎?”

  關宏峰沒說話,輕輕瞟了她一眼。周舒桐隻覺得渾身寒毛都快豎起來了,二話不說,一溜煙地跑了。她一走,關宏峰立刻找了個樹陰隱蔽的地方,撥通了電話,有些氣急道:“我一個小時之內到家,你給我準備好……那家外賣我叫過,對方有我的電話!你知不知道周巡剛才就在我旁邊!行了,那家外賣以後不能再叫了,回去再說。”

  他掛了電話,順手將通話記錄刪了。

  周舒桐的探訪並不順利。正門有個門衛室,門口豎著一塊“機動車禁止入內”的牌子,透過玻璃,能看到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坐在裏頭看報,就在門口上方,有一個可見的攝像頭。老頭軟硬不吃,問什麽都不知道,隻疊聲說攝像頭壞了。

  周舒桐一急往外掏了證件,對方一看,幹脆把門窗都一關,轉過頭到裏間,給她來了個非暴力不合作。她這邊正苦惱呢,電話響了,是周巡。他語速很快地問道:“關宏峰和你在一起嗎?”

  周舒桐不明就裏:“沒有啊,關老師說我們分開問,這樣快一點。”

  周巡那邊沉默了一會兒,忽而道:“周舒桐,現在開始,保持關宏峰在你目力所及範圍之內,一步也不準離開他,做不做得到?”周舒桐猶豫了一下,那頭周巡的聲音斬釘截鐵,“這是命令!隨時隨地跟著他,每天向我報告他的行蹤,跟誰打過電話,接觸過哪些人,和你交談時說了些什麽話……一樣不許落,明白嗎?”

  周舒桐深深地吸了兩口氣,輕聲道:“我明白了。”

  周巡道:“現在立刻去找他,告訴他,足球場這邊發現了屍體的其他部分。”

  周舒桐一路小跑,到後門的時候,關宏峰正站在那裏等她。後門很破落,門口是鐵欄,僅行人和自行車能通過。從裏麵向外望去,是一條喧鬧的小吃街,這個點已經隱隱有香氣飄了過來。周舒桐氣喘籲籲地過來道:“關老師,周隊說……足球場那邊又發現了屍塊。”關宏峰點了點頭,起步就走,周舒桐連忙跟上,“正門監控壞了,看不了。”

  關宏峰道:“不用看,凶手是騎著自行車或電動車,從這個後門進來的。”

  周舒桐第一反應就是抬頭四處看。

  關宏峰幾不可見地笑了笑:“不用找,沒監控。”

  公園不大,兩個人走了不到幾分鍾,就隱隱看到了足球場的綠草坪。

白夜追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白夜追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謝十三  所寫的白夜追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白夜追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