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0節

  等他放下啤酒,擺正臉的時候,就看見許澄夜倉促地收回視線。

  “我不同意。”金澤端端正正地吐出四個字,非常強勢。

  許澄夜眨了眨眼,即便不說話,疑惑也表達得很明顯了。

  金澤直言道:“你不能和他跳,他看起來就不是個好東西,跟誰都眉來眼去,你這麽一朵鮮花擺在他麵前,他肯定會想著法地占便宜,我不允許你和他一起跳舞。”略頓,他強行解釋說,“當然,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要演出的話,上次跟你跳那個什麽……對,天鵝湖。那個男的可以。”

  許澄夜聽著他的話,低頭擺弄著麵前的餐巾,不疾不徐地說:“金總好像搞錯了。我隻是個舞者,和誰一起演出,演什麽角色,都不是我自己可以決定的。”

  金澤推了推眼鏡,鳳眸明亮極了:“意思就是讓我去找林團長提要求,對麽?”

  許澄夜隻是微笑,並不言語,金澤凝視著她,手從桌麵上慢慢朝她放著手的地方移動,嘴上還在談論剛才那個話題:“你們藝術家說話都這麽喜歡拐外抹角麽?要我一直揣測聖意,還不給一點提示,那我猜對了的話,總該給一點報酬吧。”

  金澤喜歡等價交換。

  上次生日宴事件,他也要求報酬,那次的報酬是跟他一起喝杯茶,隻是最後喝的是酸梅湯。

  許澄夜望著他眨巴眼睛,如水的眸子彎起來像月牙一樣美麗,她語調柔曼,像羽毛一樣,在金澤的心上一下一下地撓著。

  “這次你又想要什麽報酬呢?”她問著,是真的好奇,所以專注地看著他深邃的眸子,並沒注意到他放在桌上移動的手。

  等他握住了她柔軟修長的手時,她才突然醒悟過來,下意識想要把手拉回來,但他隔著桌子也握得用力,怎麽都不肯鬆開。

  “這就是我要的報酬。”金澤的眸子隔著眼鏡片直勾勾地盯著許澄夜,“我要牽你的手。”

  我要牽你的手。

  那麽肯定的語氣,不帶任何疑問痕跡,他很霸道,不容拒絕。

  許澄夜保持著緘默,視線從他臉上轉到被他握著的手上,又來到他的臉上,然後突然用空著的手上去摘掉了他的眼鏡。

  金澤的視力很好,根本不需要戴眼鏡,不戴眼鏡的時候,那雙波光瀲灩的鳳眸越發顯得迷人而雅致,被那樣有神的眼睛看著,沒有幾個人會不動容,甚至是……不動心。

  “摘掉眼鏡我也能看見你。”金澤不知道許澄夜意欲何為,自己理解的就是她不想讓他看見她現在有些臉紅的樣子,於是拖長的音調優雅又得意,“忘了我跟你說過麽?我的眼睛沒問題,戴眼鏡隻是為了顯得比較有文化。”

  他說話的時候一直牽著許澄夜的手,這讓他今夜所有的忐忑與惆悵都消失了,現在不管做什麽、說什麽都異常愉悅輕鬆。許澄夜回望他,手心裏慢慢出了汗,她抿唇,笑了笑,對金澤說了一句話。

  “我摘你的眼鏡,不是為了讓你看不清楚我。”

  金澤愣了愣:“嗯?”

  許澄夜:“我是覺得,你不戴眼鏡的樣子更好。沒上過大學沒什麽,你的成就高於很多上過大學的人。努力成功的人,不必因為一些無傷大雅的原因自卑。”

  金澤徹底呆住了。

  許澄夜趁機抽回了手,她站起身離開餐桌,側身對著金澤,抬起胳膊,揮了揮手,這是個告別。

  她就這麽走了,那是她今夜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金澤看著自己空空的手掌,裏麵還殘留著屬於她的溫度,她的手不像她的人看起來那麽冷冰冰的,她的手很溫暖,就和她最後對他說的話一樣。

  一開始也許隻是覺得許澄夜很漂亮,女神範,高冷,難追,很符合他的審美和好戰性格,所以就不知不覺地上了心。

  接觸得越多,了解她的越多,就會發現,她的人並不像她的性子那麽冷,她其實是個很溫暖的人,這樣外冷內熱有些傲嬌的女孩,讓金澤沉迷,也讓金澤慌亂。

  他站起來,繞到桌子另一邊,拿起她剛才擺弄過的餐巾,癡漢一樣放在鼻息間聞了聞,好像還能聞到她身上幹淨的香味兒。

  幾天後。

  江城芭蕾舞團馬上就要迎來胡桃夾子的模擬演出,兩位女主角候選人的訓練也進入了最重要的時間。

  蘇明娜一大早就到了訓練室,換上練功服和軟鞋,她打開播放機,放著音樂,仿佛很認真地開始練習。她不停的轉圈,舞步和手法都非常優美。等到了訓練室左角落一個轉圈結束要停留的位置,她先停了下來,回眸看了一下身後,人都還沒到,偶有幾個,正在換衣間換衣服。

  她深吸一口氣,用腳後跟踩了踩地板,平穩堅固,什麽障礙都沒有。

  就是這個位置。

  她親自跳一遍,就是為了測算這裏。

  不管是她和許澄夜,跳第二幕的連圈時按照標準都該停在這裏。

  說來也是巧,這個位置,恰好是訓練室內攝像頭的一個拍攝盲區。

  蘇明娜一笑,蹲下來不著痕跡地將一根細極了的針使勁按了進去,隨後馬上站起來,試著端住力氣能否停在那裏。

  實驗的結果是,雖然可以停下,但很費力氣,也影響舞步的美感,可她沒辦法,隻能湊合了。

  蘇明娜舒了口氣,擺好姿勢,按照剛才的動作,又轉著圈回到了起始的地方。等她站定腳步,人們便開始陸陸續續到齊,平時最喜歡掐著點到的許澄夜也來了。

  蘇明娜斂起笑意,裝作在認真訓練,時不時和同事打個招呼,餘光注意到許澄夜去換衣服了,便開始在心裏期待一會的訓練。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期待的訓練很快就開始了,因為快要模擬演出了,所以他們今天要進行一次完整的排練,分別由許澄夜和蘇明娜各自擔任女一號來跳一次。孫老師站在最前方數著節拍,放著音樂,將音樂聲控製得當,在挑選先開始表演的人時,蘇明娜自告奮勇了。

  “我先來吧孫老師。”蘇明娜笑吟吟的,心情不錯的樣子。

  孫老師也沒多想,點頭說:“好,那就明娜先。”

  許澄夜並不計較這些先後問題,順從地走到人群裏充當伴舞,安安靜靜地做了一場舞的陪襯。等這一場跳完,下一場就該她和楚洛一起搭了。

  “希望這次可以讓你不那麽排斥和我搭檔。”

  楚洛很紳士地微笑,大約是有前車之鑒,這次他不會那麽靠近許澄夜,保持著還算得體也不影響動作美感的接觸距離。

  蘇明娜混在人群裏伴舞,悄無聲息地注視著許澄夜的舞步,心裏默數著拍子,音樂一點點變得激昂,孫老師臉上掛著欣賞又滿意的神情,那是她跳得時候沒有的。

  不過沒關係,她現在不用擔心這些了,因為她有了別的準備。

  很快的,許澄夜開始轉圈了,她從一個起始地點一點點地轉向另一個靠近窗戶的角落,蘇明娜在心理數著數,在數十的時候,許澄夜剛好要停住舞步,卻也在右腳跟踩在地板上的一瞬間,突然尖叫一聲,右腳生生在地板上一滑,摔倒在了地上。

  蘇明娜倏地看過去,見許澄夜吃痛地摔在那,克製不住地激動與緊張。

  她和其他一起好像很擔心似的圍了上去,然後趁著別人關心許澄夜時,將地板上染血的針拔出來,悄悄藏在了練功服的袖口裏。

  做完這一切,她心跳如雷地看向許澄夜的腳,她的軟鞋上已經滿是鮮血,孫老師趕緊幫她把軟鞋脫下來查看傷勢,隻見她本來光潔無暇的腳心上被什麽東西劃出了一道又深又長的口子,此刻正鮮血淋漓。

第16章

  蘇明娜原本隻是想,讓許澄夜的腳被針紮到,紮得最好深一點,這樣肯定會短時間內影響她跳舞,那麽即將在港城市舉辦的演出,就絕對是由她出演第一女主角了。

  她並沒奢望會給許澄夜造成太大傷害,誰知道許澄夜居然因為這個意外腳滑了,眼前這血淋淋的一幕讓她慌亂又興奮。

  孫老師害怕又擔心地驚呼一聲,推開其他團員快速道:“快、別動她,趕緊打120,快點!”

  許澄夜自從舞團,就深得孫老師的喜愛,孫老師最喜歡那些事少又用功的年輕人,相較於蘇明娜,許澄夜跳舞跳得更好,人品性格也更得孫老師青睞,所以有什麽好機會,都會想著給許澄夜。

  現在許澄夜出這樣的事,她簡直沒辦法接受。

  畢夏匆匆忙忙地打120,被那傷口嚇的話都說不利索了,孫老師恨鐵不成鋼地搶過手機來快速描述了這邊的情況,隨後報出地址,然後便掛了電話,蹲下來安慰許澄夜。

  “澄夜啊,是不是特別疼?你別害怕,沒事的啊。”

  孫老師話是這樣說,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許澄夜的傷口非常嚴重,不知被什麽東西劃出來的傷口幾乎籠罩了整個腳掌,許澄夜睫毛不停顫抖,臉色蒼白,緊緊咬著下唇,足可見那傷口讓她有多疼。她努力伸手想要觸碰一下自己的腳,可好像疼痛已經讓她失去了知覺和力氣,連去觸摸自己的腳都很難了。

  “我……”她紅著眼圈看著那些血,時間仿佛倒轉到了在巴黎的時候,異國他鄉,孤零零一個華人女孩在滿是異國人的舞團裏度日,會被排擠、會被欺負是顯而易見的事。如果這個女孩還特別優秀,成為其他人的威脅,那日子隻會過得更難。

  許澄夜慢慢閉上了眼,眼淚順著臉頰滑落,蘇明娜詫異地看著這樣的她,在蘇明娜的印象裏,許澄夜好像打不倒的自由女神,不管受到什麽傷害都不會示弱,甚至連怯意都不會露出來,她萬萬沒想到,這樣的傷勢會讓仿佛非常堅強的許澄夜掉眼淚。

  她剛剛還在心裏暗自得意,現在忽然停滯了心跳,有些慌亂無措了。

  楚洛緊蹙眉頭,觀察到蘇明娜的神情,眼珠轉了轉,似乎有點猜到是怎麽回事。他抿緊唇,最終是保持了沉默,倒是孫老師,在等待120來的時候,她除了安慰許澄夜,也開始查看地板的問題。

  “奇怪。”孫老師有點焦躁道,“這地板沒事啊?怎麽會滑到,還被劃傷呢?”

  楚洛湊到孫老師身邊,低頭用手檢查著地板的問題,手指觸碰到一個很細小的針眼,他下意識側眸看了看專注睨著他的蘇明娜,蘇明娜的眼中流露出哀求的神色,孫老師恰好在這個時候問楚洛:“楚洛,有什麽發現嗎?”

  針孔很細小,隻有在手摸到的時候才能感覺到一點痕跡,現在這個針孔還被他的手指按著的話,孫老師就更難發現了。

  緘默片刻,楚洛權衡了一下此刻許澄夜和蘇明娜哪個更重要後,直接說:“沒有,孫老師,我沒有發現。”略頓,窗外響起救護車的聲音,楚洛繼續道,“當務之急還是趕緊送許澄夜去醫院,這些問題可以回來再仔細研究。”

  聽聽,前一天還親切地叫著“澄夜”,現在就開始連名帶姓的叫了,真是見風使舵的高手。

  許澄夜慢慢睜開眼,紅著眼睛依次看過楚洛和蘇明娜,那倆概都不怎麽坦然,所以不敢和她對視。許澄夜冷笑一聲,忍著痛讓自己不要再掉眼淚,當著這些人的麵,不但丟臉,也很不值。

  醫護人員很快就趕到了一號訓練室,許澄夜被抬上了擔架,她全程緘默,從受傷到現在,唯一說過的字就是那個“我”。孫老師因為擔心她,直接跟著救護車走了,舞團訓練的事就暫時由他們自己來進行。

  許澄夜這麽一出事,想當然的,胡桃夾子的女一號就落在了蘇明娜身上。站在訓練室內,感受到其他人的視線,蘇明娜故作鎮定地進行著自己的練習,直到楚洛走到她麵前。

  “你……”蘇明娜想說什麽,但被楚洛打斷了。

  他豎起一根手指在唇邊做了個“噓”的手勢,片刻後輕聲又不經意道:“這次我可幫了你個大忙,你可得想想怎麽好好謝謝我。”

  楚洛似乎隻是中意舞團的女一號,這個人是蘇明娜或者是許澄夜,都並不重要。

  蘇明娜並不算聰明,她也有小女孩的幻想,看著楚洛這樣,她臉紅心跳之餘,心裏那點小不安,就被忽視了。

  情勢對她來說一片大好。

  對許澄夜來說,可不算太好。

  到達醫院之後,醫生便開始對許澄夜的傷勢進行診治,因為腳掌的傷過於嚴重,醫生表示很長一段時間內她可能都不能下地,至於是否可以繼續跳舞的事情,她好像還崴了腳,得等片子出來才能做出肯定的回複。

  在等待結果的時候,孫老師拿起手機,看向許澄夜道:“澄夜啊,把你爸爸或者媽媽的電話告訴我吧?你出了這麽大的事,我怎麽也得告訴他們一聲。”

  許澄夜躺在病,臉上毫無血色,雙手無力地垂在身邊,視線沒有焦距地注視著前方,聽見孫老師的話,便冷冷淡淡地說:“不要告訴他們。”

  孫老師怔住,滿臉不解,許澄夜安靜地說:“他們年紀都大了,身體也不算太好,我不希望他們再為我擔心。”

  孫老師一聽這話,心就下來,可憐天下父母心,女兒出了這麽大的事,父母知道了肯定會非常擔心,難免不會影響到身體,許澄夜的考慮在情理之中。

  可是……孫老師無奈地歎了口氣說:“可是,總要有個人在你身邊照顧你呀,老師也不能一直陪著你不是嗎?”

  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舞團的演出在即,孫老師和她非親非故的,可以做到這一步已經非常難得了。

  許澄夜慢慢歪過頭,看著孫老師,本就美麗冰冷的容顏因為這次受傷變得愈發拒人於千裏之外,她沉默了許久,突然開口說:“孫老師,給金澤打電話。”

  孫老師一怔,詫異地望著她,不敢相信地求證了一遍:“你說誰?”

  許澄夜慢而輕地再次重複道:“給金澤打電話。”

  ……她什麽時候和金澤的關係已經好到出了事可以讓對方來照顧她了?

  孫老師對金澤這個人也了解一點的,那是個非常有錢和年輕有為的地產大亨,學曆不高,靠著眼光獨到掌握先機在房地產這一行賺到了大錢,這樣的人,總感覺和許澄夜這樣家世好、又有修養的舞者很不搭調,他們不是該去什麽女明星才對麽?許澄夜和他在一起,真的有共同語言麽?

  然而,不管怎麽樣,那都是許澄夜自己的事,既然她說打給金澤,那就隻能打給金澤了。

  孫老師暫時離開了病房,從林團長那要到了金澤的電話,然後撥給了他。

  金澤這個時候正在開會,他的私人電話鮮少有人知道,所以一旦有人打來,不管是不是熟悉的號碼,他都會接起來。

  說不定是許澄夜呢?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