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7節

  生日宴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主角剛才也已經到了,所以服務人員便從裏麵將門關上了。

  他們從沒想過,這扇門還會被人從外麵打開,畢竟酒店的工作人員都是走小門進來服務的,為的是不讓大門的動靜打攪賓客們的氛圍和心情。

  當金澤推門進去的時候,裏麵正在進行許藏鈞為愛女做生日祝福的環節,他站在台上,笑容滿麵,特別慈祥和藹,盡管一頭華發,卻顯得精神煥發,神采奕奕,年輕了不少。

  他身邊站著的,就是今晚生日宴的主角,許澄夜。

  她並沒打扮得多麽華貴或者花枝招展,她似乎特別喜歡黑色,有許多漂亮的黑色長裙。今夜,她身穿的依然是一條黑色的裙子,抹胸款,露出漂亮無暇的鎖骨,戴著一條細細的鎖骨鏈,披著灰色的真絲披肩,一頭黑色長發鬆鬆散散地綰在腦後,冷清美麗的臉上掛著官方而疏遠的淺笑。

  金澤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推門進來的。

  他的雙手分別放在門兩邊,輕輕加大力道,門便推開了。

  這樣的響動引起了會場裏所有人的注意,當然也包括站在舞台上正在發言的父女。

  許藏鈞眯眼望著門口,在這裏見到金澤,真是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他心裏雖然不至於驚訝,卻仍然多多少少有些生氣。

  他不希望有人打擾女兒的生日宴,尤其是,這個人還是自己非常不喜歡的死對頭。

  側頭去看女兒的反應,這一看,許藏鈞不免就愣住了,許澄夜望著金澤的眼神和神情,分明是……一副熱絡又熟悉的模樣。

  要說今天在場上的年輕男士,各個都是非富即貴,家世都很體麵,衣著打扮也無可挑剔,幾乎遍地都是紳士。可是,金澤的出現,還是讓那些人的光輝瞬間沒落了不少。

  他沒有好的出身,也沒有高學曆,衣著品味靠得是造型師,這造型師肯定也是花了大價錢請來的,否則的話,怎麽會將他塑造成那麽閃閃發光的樣子呢?

  他今天穿了一件孔雀藍的格子西裝外套,下麵是深棕色的長褲,一雙牛津鞋,走起路來,當真是盤整條順,玉樹臨風。在場似乎有不少人認識他,他走過他們身邊時,有人會主動去打招呼,他都隻是特別隨便地點個頭便作罷了。

  實在是有點囂張。

  等他走過去之後,那些打招呼的人臉色都不太好看,他們互相對視一眼,眼神交匯之後,絕對給不出什麽對他好的評價。

  遠在台上的許澄夜即便聽不見那些人的對話,也能猜測出他們會怎麽說,差不多也就是“果然是個暴發戶,一點禮貌都沒有”之類的吧。

  她歪了歪頭,後撤一步,想走下舞台,好巧不巧,父親這個時候放下話筒,先一步下了舞台。

  許澄夜挑挑眉,正好跟著下去了,兩人走在人群中央,跟萬眾矚目來到這裏的金澤打了照麵。

  “金總怎麽有空過來了。”許藏鈞用顯而易見的調侃語氣說道,“我可沒記得有給您發過邀請?小女不才,大約也不認識金總這樣的大人物。”

  金澤為什麽討厭許藏鈞?就是因為許藏鈞這人自恃身份,從金澤開始踏進房地產這個行業以來,就一直都對他非常不待見,即便他一開始非常誠懇地來尋求項目合作與幫助,許藏鈞也都是以並不欣賞或者讚同為由,拒絕合作甚至是拒絕見麵。

  許藏鈞看不起他,金澤一直都知道,那時候很多人都看不起他,但這些人現在即便心裏惡心得要死,麵上都還是要笑意盈盈地來迎合他,唯獨這個許藏鈞,一直都是那副臭樣子,說話拐彎抹角,陰陽怪氣,藏著一堆的潛台詞,金澤那麽懶的人,特別不愛和這樣的人說話。

  “許總真是年紀大了,有些健忘了。”金澤麵帶微笑,牙根癢癢地說,“您前幾天不是讓助理告訴我的助理,今晚是您女兒的生日宴,所以暫時不能跟我一起吃飯了麽?我想著您都告訴我了,我要是不來,豈不是顯得太沒禮貌?雖然我很忙,還是得照顧老人家的心情,所以今天我不但來了,還給許小姐帶來了生日禮物。”

  說到這裏,他好像終於講到了正題,側頭望向許澄夜,神色柔和誠懇了許多,挑著眉道:“許小姐,幾天不見了,更漂亮了,祝你生日快樂。”

  許澄夜用稀奇的眼神看著金澤。

  這是她第一次看見有人敢這麽明目張膽地和父親作對。

  她從來沒遇見過金澤這樣的人,當著這麽多人的麵,明裏暗裏地不讓父親得了口頭的便宜,真是……怎麽說呢,覺得特別新鮮。

  現在金澤來跟她打招呼,她沒忍住,就笑了一下,許藏鈞立刻皺眉看過來,許澄夜趕緊收起笑容,板著臉跟金澤說:“謝謝。”

  許藏鈞眉頭深鎖,不悅地睨著金澤道:“真意外啊,金總還認識小女?”

  金澤稍稍側頭,一副得瑟的樣子,好看的眉眼每一處都透著讓許藏鈞討厭的痕跡。

  “是的,說來真是好慚愧,我最近在投資一個藝術項目,恰好這個項目就跟許小姐有點關係。”說完話,他拍拍手,周岩一直等在後麵,聽見聲音便馬上上前,由幾個人抬著的等人高的禮盒就這麽擺在了許澄夜麵前。

  “雖然生日禮物大多都是回去之後由許小姐慢慢拆開看,但我這一份實在太大了,就由我先為許小姐拆開吧。”

  金澤已經出盡了風頭,但他覺得這樣還不夠,轉了個身走到禮盒前麵,拉開絲帶,將盒子從側邊拆開,裏麵的禮物便很快暴露在大眾麵前。

  是一件鑲滿了鑽石的芭蕾舞裙。

  白色的、華美的衣架上,懸掛著雪白無暇的天鵝裙,每一寸羽毛都被鑲嵌在裙擺上的鑽石襯得熠熠生輝、價值連城,許澄夜是芭蕾舞者,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金澤送這樣的禮物,顯然是用心良苦,並且花了不少銀子,他們送出的那些禮物跟這條裙子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這就是金澤的目的,他要讓所有人都在自己麵前無地自容,讓許澄夜永遠無法忘記自己與別人的不同。

  隻不過,這個目的雖然達到了,可人一旦心裏覺得自己的東西比不上別人的,就會開始對別人的東西諸多挑剔,所以在這條鑲滿了鑽石的芭蕾舞裙必然要遭人詬病。

  隻見圍觀者們先是尷尬了一下,便開始交頭接耳,用嘲笑的眼神看著金澤,那意思左右不過是覺得……土豪就是土豪,送人禮物都是這麽暴發戶的東西,一點內涵都沒有。

  金澤就筆直地站在那,好像什麽都聽不見一樣,神色坦然地看著許澄夜,輕聲細語道:“怎麽樣,喜歡麽?我特地找人定做的,你看這鑽石的火彩,閃吧?你再看看裙邊,都是金線。”

  許澄夜還沒有發表意見,許藏鈞就嗤笑了一聲,很嫌棄地轉開了頭,顯然他和其他人都一個看法,覺得這禮物實在太壕氣衝天了,再配上他的話,實在是讓人……禁不住的不屑。

  平常的女孩子,看到父親和其他人都這樣的反應的話,就算剛看見覺得好喜歡,現在也會覺得很丟臉,收下會被大家都看不起,所以必然會拒絕。

  但可惜,許澄夜注定不是個平常的女孩。

  看著芭蕾舞裙上璀璨的鑽石,還有站在裙子邊坦坦蕩蕩的俊逸男人,許澄夜抬抬手,工作人員快速走過來,她特別隨和地說:“替把我禮物好好收起來,千萬保存好,這麽貴重的東西,可別被什麽人偷走了,掉一顆鑽石都不行。”

  工作人員趕緊找伴,許藏鈞奇怪地看著女兒,許澄夜則無視父親的眼神以及大家奇異的注視,朝前一步,走到金澤麵前,和他麵對麵、眼對眼,莞爾一笑道:“金總真是會投其所好,我這個人別的愛好沒有,就是喜歡鑽石,越閃我就越喜歡。”她眨眨眼,笑得知趣兒又美麗,大家瞧見了不免有些失望,這樣優雅高貴的女神,居然喜歡那麽“俗氣”的禮物,真是白費了他們一番心思,送那些有“內涵”的禮物了。

  金澤並不這樣想。

  看看許澄夜的眼神,離得最近的就是他,他一眼就看明白了。

  許澄夜不希望自己成為在場那些世家子弟裏眼中的獵物,所以才會對他的禮物表現得如此珍重,還說出上麵那些話,讓大家覺得她沒品味。

  她這是想借著自己讓這場生日宴不要演化成相親宴,金澤環起雙臂思索了一下,看著許澄夜笑意盈盈的眼神,琢磨著自己這是既送了禮物又當了擋箭牌,總得索要點報酬是不是?

  作者的話:首發三萬字,已經更完啦,接下來每天一更到完結哦,麽麽噠大家!

第11章

  許澄夜的生日,也有一些親戚參加,其中就有她年紀還很小的侄女。

  生日宴結束之後,許澄夜便帶著侄女先行離開回家了,父母則在現場送賞臉到場的客人。

  金澤的目標是許澄夜,她都走了,他還留在這除了惡心許藏鈞之外也沒什麽別的事,看許藏鈞那副快吐了的樣子,金澤決定大發慈悲放他一馬,笑吟吟地道了別,跨上車準備離開。

  周岩坐在副駕駛,自覺地對司機說:“送金總回家。”

  現在已經夜裏十點了,也是該回家休息了,可是車子開出去一段,金澤忽然開口說:“不回家。”

  周岩一怔,扭頭朝後望:“金總,難不成您要去公司嗎?”

  金澤這人,開始創業的時候累怕了,那時候一天幾乎隻睡兩三個小時,從基層做到高層,又自立門戶,一直都十分辛苦,所以現在事業有成了,就堅決不加班,想把自己糟蹋掉的健康補回來一點,特別注重養生。現在他說不回家,周岩想到他要去加班的話,還是很驚訝的。

  不過周岩明顯是想多了,金澤直接喊了司機停車,司機和周岩對視了一眼,將車子停在路邊,然後跟著老板一起下車,三個人站在路邊麵麵相覷。

  “老板,您有什麽事要做嗎?我可以代勞的。”周岩特別盡職盡責道。

  金澤揮揮手,瀟灑地扯掉領口的領結,直接朝司機伸出手:“車鑰匙給我,你們倆打車回去。”

  司機老老實實地把鑰匙交出去,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金總,真的不用我開車送您去嗎?”

  金澤不耐煩道:“不用,你們趕緊回家吧,很晚了,家人要等著急了。”

  司機笑著說:“沒事的金總,我今天跟家裏說過了,回去晚一點也沒事。”

  周岩直接拉住司機的胳膊使眼色,這還看不出來嗎?金總明顯是有私事要去做,不便讓他們知道,他們就要老老實實地走人。

  司機瞧見周岩的眼色,趕緊和他一起朝路口打車的地方走,兩人走出好遠才敢回頭,可等他們去看的時候,車子已經飛馳出很遠,連個影子都沒有了。

  許澄夜這個時候已經到家了。

  她抱著小侄女到二樓的客房,把她放到床上之後就去拉開了窗戶透透氣,小侄女看著姑姑說:“姑姑,我想吃冰激淩。”

  許澄夜回頭,不苟言笑地看著坐在床邊晃腿兒的侄女說:“太晚了,今天不能吃了,你要乖乖睡覺。”

  小侄女嬌生慣養習慣了,有一點不隨心就開始哭,這會兒也不例外,直接把許澄夜給哭懵了,難得愣了一下。這丫頭在生日宴上那麽乖那麽聽話,好像還很喜歡自己,吵著要在這裏和她住一晚,怎麽一個不隨心就開始哭了?

  金澤開車到達許家外麵的時候,一眼就瞧見了二樓亮著燈的客房,小姑娘傷心的哭聲從開著的窗戶裏飄出來,他想不注意到都難。

  回想一下許澄夜離開時的情景,她懷裏是抱著個小女孩的,那麽……孩子哭聲傳出來的那裏,她應該也在吧?

  金澤琢磨了一下,果斷下車,把西裝外套脫下來丟到車裏,鬼鬼祟祟地走到別墅的鐵柵欄門外,看著柵欄尖銳的頂部,觀察了一下周圍,深呼吸過後一個騰空,便跨上了一半。

  身高腿長就是好,連做賊都那麽方便,金澤小時候就不老實,常和一個村子裏的玩伴到處跑,翻牆這種事自然不在話下,很快就進了別墅花園裏,然後就有了另一個難題擺在他麵前。

  許澄夜在二樓,那個房間的窗戶還打開著,站在樓下來,依稀還能聽見她說話的聲音。

  金澤仰頭站著,用花園裏的樹遮住自己的身形,等等……樹?

  金澤一扭頭,就瞧見了身後長了怎麽也得有幾年的大樹,茂盛極了,一下子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打定主意,金澤解開了襯衫領口的紐扣,確認了一下許藏鈞並沒在家裏請保安,隻是裝了一些攝像頭之後,放心地開始爬樹。

  說實話,穿皮鞋爬樹真的有點難度,但再難也難不倒金澤,他是什麽人?百折不撓的人,什麽困難放到他這裏都不值一提,隻要他想,沒有他做不成的事,創業是這樣,爬樹是這樣,追求女神,亦是這樣。

  許澄夜現在根本不知道外麵有位今晚替她一擲千金的大爺在爬樹,她還在發愁怎麽安慰侄女,要說許澄夜聰明,什麽事都懂都擅長,但哄孩子,她可真是一個頭兩邊大,完全一竅不通。

  眼看著侄女嗓子都哭啞了,還是沒有要停下來休息的意思,難得耐心十足的許澄夜終於有點崩潰了,她從床上站起來,輕撫著額角說:“小丫頭,我勸你別哭了,不然一會會來把你吃掉的。”

  小侄女哭著哼了一聲說:“姑姑壞,以為這樣可以騙到小孩子嗎?我才不相信呢!”

  許澄夜哭笑不得地看著侄女,正無計可施的時候,就聽見背後響起一個聲音說:“你姑姑沒騙你,她說得很對,我最喜歡吃不乖的小孩,你再不乖乖睡覺,我一定吃了你。”

  此話一出,不單單是小女孩被嚇得尖叫一聲,連許澄夜也沒能幸免,金澤半趴在靠近窗口的樹上看著裏麵,許澄夜膛目結舌地望出來,做夢都沒想到會在夜裏發現這一幕。

  大約是許澄夜的目光太震驚了,又或者是被一大一小兩個女孩的尖叫聲驚到了,金澤腳下一滑,本來站得挺穩當,居然就那麽直接朝樹下摔下去了,許澄夜伸手想去拉一把,但距離實在太遠,心有餘而力不足,隻能眼巴巴地看著金澤摔下去,然後聽見“”的一聲痛呼。

  渾身都疼。

  以上四個字就是金澤現在的感覺。

  他躺在許澄夜家花園裏,周邊都是花徑刺人的月季花,他的褲子真心不厚,感覺花徑的刺都已經紮進去了,後背也是隱隱作痛,更別說摔下來的時候的刮蹭傷了。

  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金澤是真沒心思去關心了,閉著眼睛感覺著身上每一處的疼痛,在心裏哀嚎著,真是丟死臉了,本來想來一出羅密歐和朱麗葉的窗台相逢,結果鬧成現在這樣……一個月之內他是沒臉見許澄夜了。

  然而,越是在他不想見的時候,他才越是可以見到她。

  “你沒事吧?”

  熟悉悅耳的聲音在頭頂響起,金澤不得不睜開眼麵對現實,尷尬地看了許澄夜一眼便轉開視線,僵硬地吐出兩個字:“沒事。”

  許澄夜瞧見他那副別扭的樣子實在很想笑,為了掩飾自己的笑意,她咳了一聲,片刻後才說:“你還可以起來嗎?”

  你還可以起來嗎?

  被女孩子這麽問,沒有幾個男人會說不能。

  金澤這人愛麵子,又特別別扭固執,盡管渾身都不自在,但還是二話不說努力站了起來,期間好幾次差點摔倒,但都驚險地轉危為安了。

  “你瞧,我好著呢。”

  他皮笑肉不笑的,身上昂貴的襯衣西褲已經不成樣子,許澄夜已經不想追究他為什麽要半夜來爬她家花園裏的樹,站在那看了他一會,沉默地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臂,這樣的親密接觸來得太突然,金澤幾乎被幸福衝昏頭腦,茫茫然地就跟著許澄夜走了,連去哪裏都忘記問,等醒悟過來,人已經出了許家的大門。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