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6節

  許澄夜停住了腳步,有些意外地看向他,歪著頭問:“為什麽要我電話?”

  看著她那雙有神的大眼睛,金澤剛剛有點不滿的心情瞬間好了許多,帶著絲絲溫柔的笑意說:“當然是為了……沒事兒常聯係。”

  他拐外抹角,欲蓋彌彰。偏偏許澄夜這人不吃這一套,就喜歡刨根問底。

  她繼續問:“為什麽要跟我常聯係?”

  這難免會把男人問得尷尬。

  許澄夜麵對金澤時,似乎總喜歡把他往牆角裏逼,搞得他捉襟見肘的。

  她好像特別欣賞他尷尬不自然的模樣。

  金澤抬手放在唇邊輕咳了兩聲,微微皺眉說:“其實,我完全可以用別的方法輕易地拿到你的電話,但我不喜歡那樣。我想要的東西就要親自弄到手,還要那個人,也就是你,親口、心甘情願地告訴我。”

  許澄夜微微一笑,繼續:“所以呢,你為什麽要跟我常聯係?”

  ……這女人,真是油鹽不進。

  金澤放下手,專注地看著她的眼睛,幾輛車從身邊疾馳而過,帶起的風拂起了許澄夜的大衣衣袂,她低下頭去伸手按住,再抬起頭時,聽見金澤說:“原因很簡單。我有點想追你,你看不出來嗎?”

  許澄夜這樣的先天條件,造成她從小到大追求者都絡繹不絕。但追求者多,不代表她就很擅長感情問題,也不代表她情商就高。她今年快要三十歲,幾乎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獻給了舞蹈事業。感情,尤其是愛情,對她來說是非常陌生的東西。

  她怔了一下,隨後忍不住朝金澤笑著搖了搖頭,看見她這樣笑,即便她還沒開口說出拒絕的話,金澤心裏就已經開始難受了。

  “為什麽笑。”

  他冷著臉,壓低聲音詢問,總覺得自己正在把臉伸到人家麵前,上趕著讓人家扇一巴掌。

  結果也不外乎如此。

  許澄夜仰頭望著他,放輕聲說:“我就當你是開玩笑,這樣的話不要再說了。”她特別認真道,“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她說完,就不曾留戀地離開了。

  金澤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轉角,這裏是十字路口,車水馬龍,鳴笛聲不絕於耳,但他的心裏卻特別寧靜,裏裏外外就四個字——不可能的。

  慢慢的,金澤抬起手,將披著的大衣慢慢穿好,望著許澄夜離開的方向,微怒道:“不可能?許藏鈞教出的女兒真是和他一樣會氣人。不過沒關係。”他抿唇一笑,自信又執著,“我金澤這輩子最愛幹的事,就是挑戰不可能。”

第9章

  十月的最後一天,是許澄夜的生日。

  她在國外多年,今年是第一次在國內過生日,再加上她這段時間也不和外人交際,在國內除了從小一起長大的王慕周之外,幾乎不和人來往,父母便決定要給她辦一個特別大的生日會。

  許澄夜不喜歡這樣熱鬧,但看母親欣喜又期待地安排,想起自己生病那段時間她的憔悴和不安,可能比起自己,母親更需要這樣一個生日聚會,所以她便隨母親去了。

  金澤知道她生日的消息,來源還有點曲折。

  在距離江城五十公裏,更靠近港城的地方,有一片天然湖,麵積很大,景色優美,金澤打算拿來開發房地產,做那種富人島,每天出門可以選擇自駕走橋梁或者遊艇出行兩種方式,他想朝著世外桃源那種空氣好、景色好的方向打造,可惜想法很好,計劃書也都做好了,就差投標到那塊地了,半路卻出了攔路虎。

  許氏集團也看中了這塊地,但建設目的和金澤完全不同,許氏集團的計劃是在那塊地附近做一個生態環保教育基地,並不興建什麽大型建築,也不破壞湖泊,還有非常政治正確的建設目標,集團財力也不比金澤差,所以許氏集團中標的可能性,反而比他更大一些。

  金澤聽著下屬匯報的消息,真是一個頭兩個大,女副總杜曼青建議說:“金總,不然您和許藏鈞私下裏談談?他做的都是些吃力不討好的項目,我不覺得他是真的想做,我覺得……”略頓,杜曼青直言道,“我覺得他就是想和您作對,讓您不爽。”

  金澤看了看杜曼青,他長舒一口氣,仰頭靠到椅背上盯著天花板上奢華的吊燈,光芒照耀得他眼前一片白茫茫,什麽東西都沒有了。

  周岩見老板這樣,想起前陣子老板的苦惱,猶豫半晌,還是開口說:“金總,我覺得杜副總說的也不是不可行,您和許總一起吃個飯,聊一聊,說不定就能解決很多問題呢?”

  這“很多”問題裏麵,當然也包括個人感情問題了。

  杜曼青不知其意,奇怪地看了一眼周岩,這位的經營理念一直和自己不一樣,居然有一天會附和自己,真奇怪。

  周岩聳聳肩,繼續對毫無反應的老板說:“金總,我倒不覺得許氏集團的項目差,那是個慈善項目,有利於環保,受國家支持,我們就算投標不中,也可以找許氏集團看看能不能共同開發,我們公司目前不缺效益,缺的是社會形象,做做慈善環保也不錯啊。”

  金澤當然知道他們說得都對,許藏鈞要那塊地,一半可能是真的想做環保慈善,另一半呢,肯定也存了讓他吃癟、看他笑話的心思。

  想起對方每次見到自己那種陰陽怪氣叫著“年輕人”的語氣,金澤就牙癢癢。

  良久,他坐直身子,雙手撐在桌上,沉吟片刻,擰眉看向眾人:“除了讓我低聲下氣地去跟他吃飯,就沒什麽別的好辦法了?”

  眾人互看了幾眼,推出周岩發表意見:“和平解決的方法大約就是這個了,要是鬧太僵……我想您也是不想的。”

  廢話。

  他當然不想。

  可是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金澤也不想。

  然而,為難許久,他到底還是妥協了。

  隻不過……他金澤難得示弱了這麽一回,許藏鈞那邊卻完全不理會他,別說吃飯了,連電話都不通,讓助理懶洋洋地丟來幾句話,就把他打發了。

  辦公室裏。

  金澤暴躁了。

  周岩驚悚地看著老板在奢華寬敞的辦公室裏走來走去,一個字都不敢說,噤若寒蟬這個詞可以很好的形容他此刻的狀態。

  金澤來回踱步,到達落地窗前時,指著外麵冷笑道:“CBD這地方,寸土寸金,對麵許氏那棟大廈,又小又寒酸,我現在都不嫌棄他,願意和他吃飯,他難道不該特別熱情地安排地方嗎?居然拒絕我。”

  周岩馬上認同地說:“是的!許藏鈞太不識抬舉了!太倚老賣老了!怎麽能拒絕老板?太過分了!”

  金澤皺皺眉,雙手搭在腰間挑眉看著他:“你那麽激動幹什麽?關你什麽事?”

  周岩一愣,特別激昂地說:“金總,我這是替您生氣,替您感到不平,許藏鈞做的事簡直人神共憤,我當然也會感到不滿了!”

  別人替自己生氣,還生得那麽沒風度,讓金澤不免自省了一下,照著落地窗的玻璃看看自己臉白白的樣子,咳了一聲,轉開臉道:“那你現在告訴我,他拒絕我的理由是什麽?我想不出有什麽事情會比跟我吃飯還要緊。”

  周岩趕緊從口袋裏取出負責對外聯係的員工遞上來的紙條,看了一眼上麵的字,下意識瞪大了眼睛。

  金澤看著他那模樣,俊逸的眸子流露出些許好奇,慢慢走過去將紙條從他手裏搶過來,垂眼看起來。

  而周岩,顯得比剛才更激動了,抓著金澤的休息雙眼亮晶晶道:“金總,月底是許小姐的生日誒,您的機會來啦!”

  是的。

  許藏鈞拒絕金澤的原因是,金澤邀約的時間和他女兒的生日晚宴撞了,那天晚上他沒空,所以就不一起吃飯了。

  金澤看到紙條上的內容之後,心裏那股子氣蕩然無存,聽著周岩的話,他克製、克製、再克製,但最終沒克製住,不爭氣地笑了一下,然後馬上掩飾性地咳了一聲說:“什麽我的機會,隻要我想,任何時間都是機會,根本不用等到什麽特定的時間。”

  周岩看老板笑了,就知道事情有轉機了,馬上笑著說:“對,金總您說得對,這次您可一定要好好準備給許小姐的禮物,這是許藏鈞自己透露了許小姐生日這件事,您可以名正言順地過去祝賀,要是他有什麽為難您,您也有理由反駁他了。”

  周岩這話說得順耳。許藏鈞估計沒想到金澤居然敢肖想他家的小天鵝,順手拿了女兒生日宴做借口,其實即便不是女兒過生日,他也是不打算和金澤一起吃飯的。

  這下可好了,完全成了引狼入室,商場上的人,即便是死對頭,麵上也不會捅破那層窗戶紙,大家都虛偽得保持著官方交際,那麽金澤作為邀約對方吃飯的人,知道對方的女兒過生日,既然想示弱交好,不去祝賀一下怎麽行呢?

  周岩出了門之後,金澤就開始琢磨給許澄夜的禮物了。

  名牌包?她不缺這個。

  大鑽戒?似乎還不到送這個的時候。

  珠寶首飾的話,會不會顯得太俗氣?

  送點什麽才既能體現他的財力,又能體現他的才氣,還能體現他的用心呢?

  金澤再次開始在辦公室裏來回踱步,他走了好幾圈,最後回到了辦公桌後,微微垂眼,瞥見了桌麵上放著的雜誌。

  是關於芭蕾舞的。

  因為投資項目的關係,更因為許澄夜的關係,金澤搞了一大堆跟芭蕾舞有關的雜誌、書籍來看,雖然他每天頂多能看進一頁,大多都是隻欣賞圖片,但這些書卻給了他靈感。

  拿起手邊的雜誌,看著封麵上的芭蕾舞裙,金澤揚起嘴角,畫一樣的俊美的臉上浮現出絲絲得意的笑容。

  很快的,在外麵正工作的周岩就接到了老板的電話,剛按了接聽鍵,還沒打招呼,就聽見老板在電話那頭快速地說:“去,把我前陣子在拍賣行買到的那顆大鑽石準備好,我有用場了。”

  周岩這回總算聰明了一回,知道老板是要把鑽石送給誰,但那麽一大塊,直接送人會不會太……土豪了?

  不過,問題應該不大,畢竟,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女人可以抵擋得了鑽石的誘惑。

第10章

  眼瞧著就要三十歲了,沒有幾個二開頭的生日可以過了,許澄夜的父母就想把她這次的生日宴會辦得越大越好。為此,許藏鈞特地推掉了當天所有的工作,當然也包括跟金澤的飯局,早早的等在家裏,為晚上女兒的生日宴會做準備。

  許澄夜是許家的獨生女,她現在所從事的行業跟家族裏的事業沒有一點關係,未來大約也不會繼承父親公司的,那麽許藏鈞那麽大的事業,會由誰來繼承呢?

  當然是女婿來繼承的份額更大一些。

  僅僅是這一個誘惑,就讓一眾世家子弟們趨之若鶩,即便沒收到邀請,在許澄夜生日當天晚上,也還是找了這樣那樣的理由到場。

  作為主角,許澄夜也該準時到場的,可她坐在車上磨蹭來磨蹭去,就是不願意下車。

  司機一直在陪著,他的手機不斷震動,夫人的短信一直發過來,為難之下,他還是轉頭說:“小姐,您有收到夫人的電話嗎?她在裏麵等您,生日宴已經開始了,您該進去了。”

  車裏黑著燈,外麵倒是燈會璀璨,許澄夜靠在車椅背上望著窗外,單手撐頭,聲音一會兒遠一會兒近:“她給我打過了,但我現在還不想進去,所以沒有接。”

  司機抿了抿唇道:“小姐,夫人和先生為了您的生日宴準備了很久,您就算心裏不願意去,也遷就一下老人的良苦用心吧。”

  司機說的這些,許澄夜當然知道,要不是因為這個,她也不會應下來辦這個生日宴。

  其實她非常討厭熱鬧,與其這麽一大幫人送來並不真誠的祝福,她寧可在家裏自己做個蛋糕,和爸爸媽媽一起簡單吃頓飯。

  可是,事已至此,酒店裏已經熱鬧起來了,她再不出場反而讓父母和客人難堪。

  “我知道了。”

  在心裏歎了口氣,許澄夜下了車,整理了一下灰色的披肩,提著黑色長裙的裙擺,慢慢走上台階,朝生日宴會的會場而去。

  酒店門口有負責接待的人,其中一個帶著許澄夜離開不久,剩下那個便聽見了酒店門口刺耳的急刹車聲。

  穿著精致禮服的服務小姐奇怪地望向門口,正好看見從豪車上下來的金澤。

  為了今晚許澄夜的生日宴,金澤換了十幾套衣服,不要說襯衫和西裝了,連領結、袖扣這些配飾,甚至是……內衣和襪子,他都挑選得非常認真。也因此,他浪費了不少時間,等到達這裏的時候,已經是生日宴開場後好一段時間了。

  腳一落地,金澤便著急地往裏走,周岩從副駕駛下來,安排著保鏢從後備箱取出一個等人身高的大禮盒,邁著大步朝金澤追過去,輕聲喚道:“金總,您慢點走,禮物還沒跟上來呢。”

  金澤頭也不回道:“禮物你帶過來,我先進去,速度快點。”語畢,朝發愣的服務小姐一側身,斜睨著她說,“去許澄夜的生日宴,麻煩您帶個路?”

  金澤的氣場真不是蓋的,三言兩語,便有著讓人不敢置喙的能力,服務小姐根本來不及對眼前看見的一切在心裏做什麽評價,便謹小慎微地領著金澤朝許澄夜的生日宴會場走去。

  會場就在一樓,大門距離大堂也不遠,走了三兩分鍾,拐了個彎,他們的目的地就到了。

  “就是這裏了。”服務小姐低眉斂目道。

  金澤禮貌地道了謝,站在門口整理了一下西裝,係上外套的第一顆紐扣,深吸一口氣,推開了關著的會場大門。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