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46節

  許藏鈞心裏有些異樣的情緒,許久沒有回應金澤的話,金澤始終保持著行禮的姿勢,似乎早就做好了被刁難的準備,一點要起來的意思都沒有,也絲毫感覺不到累。

  等許藏鈞回過神來,就看到年輕的男人站在那裏,恭敬地保持著行禮的姿勢,即便他走神太久,他依然沒有任何不耐煩。

  莫名的,本來百般瞧不上這個膽敢肖想他女兒的低賤商人許丞相,忽然就對金澤改觀了一些。

  “起來吧。”他清了清嗓子,讓金澤收起禮數,對下人道,“備座。”

  下人立刻為金澤準備了座位,金澤順從地坐下來,他的模樣是真的生的好,哪怕是丞相府裏訓練有素的丫鬟,初初見到他的時候也難免不驚豔一下,尤其是他落座時會十分尊重有禮地對下人笑一下,這是他們在重臣府邸接待同樣身份不菲的主子時完全沒有享受過的待遇。

  也就是那一刻,奴婢們突然覺得,小姐似乎也沒有選錯人吧……

  等丫鬟們都退下了,許藏鈞才不疾不徐地開口,好像已經沒有最初的驚訝和猜疑了。

  “你對著本相府裏的丫鬟便那般輕佻,本相如何能放心將自己的女兒交給你?”

  這話說得金澤稍稍一怔,片刻後,他嘴角微勾,斯斯文文道:“既然丞相大人早就知道草民的來意,草民也不兜圈子了。丞相大人肯見草民,草民便覺得已經勝利了一半。至於跟您府裏的丫鬟輕佻,實在是相爺誤會了,草民以為,那是對人最基本的尊重。”

  “尊重?”許藏鈞冷淡一笑,“還的確是下等商人才會有的東西。你若不尊重別人,別人怎麽會給你生意做呢。”

  金澤絲毫不覺得被侮辱,誠懇說道:“相爺教誨的是。”

  一拳頭打在棉花上,許藏鈞心裏多少有些不爽,看金澤的眼神也越發不友善,他終於意識到這是個想要搶走自己女兒的家夥,若說是太子爺便罷了,至少可以給他女兒母儀天下的後位,可這金澤呢?

  許藏鈞這樣想,便直接這樣說呢。

  “你說本相答應見你,你便成功了一半,實在有些猖狂。”他冷哼一聲道,“本相就明明白白地告訴你,本相的女兒本該是成為太子妃的人,以後還會成為皇後,如果本相如今答應你們的婚事,豈不是讓天下人恥笑本相的女兒一下從天上到地下,徹底失了眼色?”

  來之前,金澤已經料到許藏鈞會說這些,他想過許多完美的回答,可到了這裏,他忽然覺得,做太多的承諾和修飾都沒什麽用,最緊要的,隻有一件事。

  “我會對她好。”

  金澤慢慢說道:“太子不能給她的,我都可以給她。太子欠她的,我也都會給她。我會讓她從今往後都高高興興,再也沒有煩心事,就像相爺著十五年來對她的保護那般。”

  不得不說,他的回答出乎許藏鈞的預料,他愣了一下才不屑道:“你好大的口氣,本相是丞相,自然可以保護她,可你呢?不讓她在那些朋友和親戚麵前丟臉就不錯了,又如何能讓她沒有煩心事?”

  金澤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上前幾步站在許藏鈞麵前,麵色淡淡道:“相爺,您若是如此說,便沒有意思了。想來草民來之前,相爺早就把草民的家底翻得清清楚楚了,您又怎麽會不知道,草民真正在做些什麽呢?”

  許藏鈞微微凝眸,盯著他說:“說到這個,老夫倒有些驚訝。老夫也不避諱你了,老夫確實查了你,隻是……查到的那些事,恐怕都隻是你願意讓老夫看見的。”略頓,丞相輕聲道,“你這小子,也還真有些本事。”

  金澤並未接受這樣的嘉獎,這在許藏鈞那來說也絕對不是什麽嘉獎。

  他隻是始終如一地說:“我會對她好,絕不會辜負她。相爺三思。”

  許藏鈞皺起了眉,三思三思,他的確應該三思。

  這一日,他與金澤的談話許久才結束。

  許澄夜等了很久,才在書房等到了父親。

  當時,她趴在書桌上睡著了,也不知道父親什麽時候來的,醒過來的時候書房裏已經點燃了燭火,一身便服的父親站在牆邊,盯著牆上掛的一幅畫。

  那幅畫,許澄夜從來沒有見過,上次來父親書房的時候那裏還隻有一麵牆,如今竟然掛了一幅畫,很難不吸引她的注意。

  她不由自主地靠近了一些,等能看清楚那幅畫的時候,不免有些驚訝。

  “是不是覺得很熟悉?”許藏鈞這時候開了口,用回憶的語氣說,“還真是許久沒有看這幅畫了,我竟都有些忘記她的模樣了。若不是今日瞧見金澤那小子,我可能還不會想起她。”

  畫中人是個女子。一個美貌無雙的女子。

  從畫中她的衣著打扮來看,是未出嫁之前,那眉眼之間,赫然與金澤有八分相似。

  “這……是誰?難不成和金澤有關係?”許澄夜不解地問道。

  許藏鈞站在那撫弄著指間的扳指慢慢說道:“有沒有關係,為父也說不好。但為父可以告訴你這個人是誰。”他轉過頭,對許澄夜介紹道,“這邊是今上在做太子時的太子妃。”

  許澄夜恍然:“是哪位在皇上登基之日難產而死,被追封為皇後的太子妃?”

  許藏鈞微微頷首。許澄夜困惑道:“那她和金澤又會有什麽關係呢?她已經去世多年,金澤如今還年輕,若說是做她的兒子,年紀怕是也夠了……”

  許澄夜不自覺的話讓許藏鈞渾身一凜,眸色慢慢暗了下去,許澄夜喚了他好幾聲他才開口說了一句:“時候不早了,你該回去歇息了,走吧。”說完,便揮了揮手。

  許澄夜怎麽可能就這樣走?她的問題還沒有得到答案。

  她張口欲語,許丞相卻直接回答了她:“你和金澤的婚事,為父已經答應了。你可以回去準備你的婚事了,我記得你之前親自給自己繡了嫁衣,但那是繡給太子的,如今也該繡給現在的夫君了。”

  許澄夜難免被父親說得臉紅,許藏鈞看著女兒這樣,心裏忽然想到,如果金澤真的是那個人的兒子,那麽……他的女兒能和她的兒子在一起,便也算是他們另一種意義上的結合,此生,再無遺憾了吧……

  得到了心中想要的女子,便一定要做到自己許諾給她父親的事情。

  金澤一下子開始變得很忙,忙得連自己人都很少見到他,所以更不要說本來就不方便見到他的許澄夜了。

  許澄夜一直對那日菡萏說的事情耿耿於懷。

  她試過了許多方法和金澤見麵,卻每次都撲了空。

  她還派出了心腹去打探金澤的行蹤,結果竟是一無所獲,這家夥到底是不是普通的商人,連相爺的暗衛都不能查到他的行蹤?

  最後,許澄夜實在等不下去了,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都萬分阻攔的決定。

  是夜。

  金府內燈火通明,隻因主人剛剛才回府。

  金澤一身玄衣,風塵仆仆地走進來,身邊跟著數個帶著鬥笠的人,從踏雪無痕的腳步聲來判斷,便可見對方功夫高深。

  “你們便按照我說的去做吧。今夜夜已深,餘下的事明日再議。”

  進了正堂,金澤便屏退了所有人,獨自一人前往內宅休息,這條路他走過成千上萬次,再熟悉不過了,所以哪怕下人不提著燈籠在前麵帶路,他也依然能準確地回到臥房。

  他進門的時候,一切都如常,他也沒多想,進去了便端起桌上的茶杯,倒了茶便一飲而盡,下人知道他的習慣,所以茶壺裏的水總是溫著的,喝下去剛剛好。

  喝完了茶,金澤便朝床榻的方向走去,站在屏風邊自己更衣。

  他先脫掉了長衫外的重紗長袍,接著開始解領口的盤扣,解到第三個的時候,身後一點動靜響起,一把精致的匕首便橫在了他的脖子前,一股熟悉無比的香味兒飄到了他鼻息間,他微微眯起眼睛,垂眼透過匕首的寒光看到了它主人的模樣。

  “別亂動,否則現在就殺了你。”

  聽著那每夜魂牽夢繞的聲音,金澤十分欠揍地說了一句:“便是小姐不殺我,我怕也是要幸福死的。能在夜裏見到你,這樣夢中才有的事,我還以為要等到我們成親之後。”

  來人正是許澄夜。

  聽著他油嘴滑舌,想起他可能做過的事,許澄夜憤怒地將匕首抵在他喉結上:“我隻要輕輕一動,你便會沒命,金公子如今還要開玩笑嗎?”

  金澤微微凝眸,想側目看她,卻被拒絕,於是他隻好輕聲說道:“你怎麽了?為何這樣氣?”

  他越是這樣問她越是生氣,語氣凶狠道:“我怎麽了?金公子自己難道不清楚嗎?金公子當真覺得自己做過什麽事,沒人能知道麽?”

  她知道了什麽?金澤警惕地眨了眨眼,還不及他說什麽,便聽見她繼續道:“金公子竟然會去摘花樓那種地方?虧我還以為你是個正人君子,想不到你竟和那些登徒子是一丘之貉!”

  ……原來是因為這個。

  金澤此刻真是有點……哭笑不得了。

第65章 番外篇古代生活八

  現在的情形不太安全。

  金澤的位置,隻要許澄夜稍不留神,就能在他白皙的肌膚上劃下一道血淋淋的刀子,而餘光看她此刻絲毫不專注的神色,真是讓無比惜命的金澤越發擔心自己的年輕英俊的生命來。

  “把刀子放下說話吧。”他刀,現想想,應該就是這把了。”

  許澄夜一怔,她其實根本沒想到這些,隨便摸了一把匕首就過來了,一直都揣在懷裏,到了這裏才拿出來,現在看看,可不是麽,那是劉慕送給她防身的匕首,說是邊關人進貢來的,蠻子的東西,華美中透著一股子猙獰,倒算是件好東西。

  “我那日去摘花樓是生意上的事。”金澤也不看許澄夜,將匕首插回它的鞘裏,淡淡道,“你不必多想,我生而為人至此,從未與你之外的女子有過任何糾纏。摘花樓在外看來與我無關,卻是我個人的產業,你應知在京城中生意做得太大也不是好事,如今我們既已要結為夫妻,還請娘子為為夫保密了。”語畢,他將手裏的匕首遞回去,凝著許澄夜道,“畢竟你也不想還沒成親,就做了寡婦吧。”

  這是玩笑話。

  但也解釋清楚了他為什麽去摘花樓。

  也不知為何,許澄夜總是莫名的相信他,他解釋了她就信,一點懷疑的意向都沒有。

  既已得到答案,許澄夜轉身就要走,手腕卻被人拉住了。

  身後傳來金澤戲謔的聲音:“我的事情說明白了,可娘子的事還沒有。”他一把將許澄夜拉回懷中,扳住她的下巴讓她看著自己,一字一頓道,“怎麽,我這張臉比起太子,應當更為英俊才對吧?一個負了你的人罷了,難道還要看著我,想起他麽?”

  許澄夜莫名有些喜歡,紅著耳根道:“我沒有。”

  “狡辯。”金澤根本不信。

  他直接低下頭,吻在了她的唇上,許澄夜愕然地站在原地,這樣的事情,哪怕是跟劉慕,她也從未做過。

  夜裏回府的時候,許澄夜的心已經完全亂了。

  她根本無暇去想金澤與那位追封皇後的關係,也無暇顧及他到底在做些什麽,她現在滿心都隻有一件事。

  她要成親了。

  等了這麽多年,她每一年為成親準備的東西都是照著劉慕而來,如今要換一個人,也應該全部換掉才算真心。金澤不但救過她,對她的感情也不像有假,若她還因此糾纏過去,實在太過分。

  她開始認認真真地準備自己的嫁妝和嫁衣,金澤這時候,卻在忙著另外的事。

  婚禮的事,當然也重要,但那可以吩咐下人去準備,朝著最好去辦便是,而有些事,不能假人之手。

  鎮南王府,一戴著鬥笠的人走了進去,一住便是七天,東宮太子聞言伺機而動,想要搞清楚到底是什麽人,是否與鎮南王如今在朝中的多種異動有關。

  又數日之後,一男子由鎮南王護送進宮,麵見聖上,當日便宿在宮中,聖上與之交談至深夜,這樣的消息不得不讓劉慕慌亂。

  “太子,您的腰帶還沒係好。”

  葉萱急匆匆地跟著上去幫太子更衣,劉慕根本不理會,自己隨便係好了腰帶,帶著人快步離開了東宮。

  鎮南王送了一個人進來,這人還是分討皇帝喜歡,如今還夜宿宮中,實在很難不讓太子緊張。

  太子連夜趕到了那人宿住的宮殿外,仰頭看著宮殿的匾額,那是他搬進東宮之前的住所,曆朝曆代以來,都是皇後和皇上的嫡長子所居住的地方,從這地方出去的,基本上都是太子,如今皇上讓一個來曆不明的人住在這裏,到底是什麽意思?

  劉慕沉吟片刻,對下屬道:“去,跟裏麵的人說,孤聽聞父皇請先生入宮,珍重待之,故來一見。”

  其實他來這一趟實在衝動,外人若是知道了必然要覺得他腦子摔壞了,可劉慕從小到大受盡萬千寵愛,不管犯下什麽錯皇帝都可以原諒,他早就無所顧忌了。

  他以為這次也一樣,可當宮門打開,他看見裏麵走出來的人時,他忽然意識到,也許真的要變天了。

  他的太子之位,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岌岌可危過。

  劉慕作為皇子,當然知道父皇心中的那個人,也知道自己和母後的模樣和那個人相似,所以才備受寵愛,可他們也知道不該去和一個死去的人爭,因為你永遠爭不過。

  可現在看看,眼前這個人,簡直和那個人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也就不難想出,為什麽皇上會那麽激動,還將他留在宮中了。

  劉昭安的什麽心思,劉慕現在已經完全清楚了。

  可清楚歸清楚,在如此震撼的情況下,可以保持理智是很難的事,劉慕幾乎是下意識就抽出了下屬懷裏的佩劍,直接朝那人刺了過去,那人站在那微笑,一個字也不說,隻是安靜地看著他,明明仿佛恭順的,在他看來卻十足嘲諷。

  就在劍即將刺進他的心口時,一聲怒斥響起,劉慕手中劍掉在地上,看見了匆匆趕來的皇帝。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