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45節

  前朝的事,閨閣女子本就不了解,如今看了密信才知道,盡管自己已經與太子定了婚事,但父親也有他的原則,不會因為這一層關係便萬事偏向太子,在原則問題上,還是秉持著他的處事準則,尤其是幾次大的意見上兩人相左,父親甚至支持了鎮南王,這樣雖然遂了皇帝和鎮南王的心思,卻讓太子倍受打擊,哪怕有著自己這一層關係在,太子也該仔細考慮是否要繼續下去這根本無用的聯姻關係,事情到了最後,可能還會連累到他,既然父親不為他所用,那還不如……

  徹底毀掉。

  許澄夜忽然想起小的時候,有次見到劉慕,他當時正在撕毀一幅畫,那畫是當世名作,千金難求,許澄夜十分心疼,上前詢問他我什麽這麽做,劉慕當時是怎麽說得來著?

  “這不是孤的畫,既不是孤的,又畫得如此好,看著著實礙眼,毀了也罷。”

  不是他的,這東西越好越是讓他礙眼,那便不如毀掉。

  許澄夜忽然渾身發冷,許丞相見此也知道時候差不多了,起身走到她身邊壓低聲音道:“既你已向鎮南王投誠,便也代表了為父,這麽多年以來,太子行事越發囂張狠辣,便是都對他有所保留,也許……鎮南王隱忍籌謀,的確是個比太子更適合輔佐的人。”

  許澄夜紅著眼眶抬頭道:“父親,您和女兒說這些事關重大的事……不怕女兒一時感情用事,或是說漏嘴,或是做了錯事嗎?”

  許丞相緊蹙眉頭道:“傻丫頭,我們是一家人,你是我許藏鈞的女兒,你的性子我還不了解嗎?你既已下定決心,為父便助你一臂之力又如何。左右我許家就咱們三口子,我素來也不是什麽貪爵的人,隻要可以為你出了這口惡氣,便是到了最後要告老還鄉,拋開這錦衣玉食的日子又如何?”

  父親的這些話,在進門之前,許澄夜是想都不敢想的,聽到這裏,她再也止不住眼淚,父親肩頭哭泣不止,許丞相看得也是心疼,轉念一想,又說了一件別的事。

  “還有一件事。”

  許澄夜眨了眨眼,忍著淚水道:“還有何事?”

  許藏鈞暫時放開女兒,又走回書桌邊坐下,從抽屜裏拿出一個拜帖冷臉道:“這紈絝是怎麽回事?你什麽時候與他有了幹係?這廝居然還敢遞上帖子要見為父,何其大膽!”

  許澄夜趕緊起身走上前去看了拜帖,一入眼便是極為端肅有力的字體,言詞之間盡是仰慕與善意,用詞也極為考究和有禮,許澄夜一眼轉到結尾處的署名上,瞧見“金澤”二字的時候,心又開始詭異地亂跳了。

  “這金澤,便是為父也有所耳聞,京城最大的酒樓醉仙樓便是他的產業,士農工商,商人是最底層的人,他就算日子過得再好,家中產業再豐,也始終是個商人,給不了你體麵的日子。”許丞相雙眼老辣,看見女兒的表情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十分無奈道,“而且,他與鎮南王關係不淺,若為父得來的消息無誤,鎮南王此次邊關大捷,他出的力可不小,這小子的手能伸到那麽遠的地方,甚至越出了我周朝的國界,著實膽大。”

  難怪上次見麵時,鎮南王對金澤那般看重,原來兩人有這層關係。金澤的“買賣”都做到邊關和鄰國去了,如父親所說那般,的確是有些危險了。

  “你是如何向的?”許丞相放緩聲說,“難不成自暴自棄,太子不成,便要將要求降到如此之低,換做嫁一個商人嗎?”

  許澄夜慢慢握緊了拳頭,在腦海中回憶著與金澤相識至今的每一幕,她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連和他認識以來,每一次見麵他說過的每一句話都記得清清楚楚。

  哪怕是他細微的表情,都活靈活現地刻在她的腦子裏,一絲一毫都沒有忘記。

  於是,在最後的最後,許澄夜開口跟父親說:“……那日,是他救了我,如若不是他,我便也就真毀了,此生哪裏可還有選擇可言。”

  名節這東西對女子來說,幾乎就是評判好壞的標準。

  名節受損便罷了,還是被那些歹人所毀,又是被太子爺不要的人,哪怕是丞相的女兒又如何?娶她也要看太子爺的臉色,太子隻要有一天還是太子,就肯定比丞相的位置來得重,那可是皇家人,未來的儲君,相較之下,丞相又如何呢?

  許藏鈞看著女兒沉吟許久,才合起拜帖道:“為父知道了。我會見他。”

  許澄夜看向父親,眼中滿是感激,表情十分複雜,許丞相最後拍了拍女兒的肩膀,疲憊道:“你且退下吧,為父還有別的事要做。”

  許澄夜抿抿唇,輕聲道:“父親,您……保重身體。女兒不孝,讓您操心了。”

  聽到唯一的女兒說這樣的話,饒是許藏鈞也紅了些眼眶,無言地揮揮手,讓她離開了。

  許澄夜走出父親的書房時,仰起頭看著天,就發現今天的天色極為蔚藍,一朵雲彩都看不見,漫天無邊無際的藍色,讓人的心情都振奮了起來。

  她稍稍鬆了口氣,神不守舍地朝內宅走去,期間遇見相府裏的下人,皆是萬分恭敬,雙眼都不敢直視一眼的。許澄夜早就習慣了這些,匆匆回到了內宅,途徑花園的時候,忽然有漫天的金燕子從高牆外“飛”了進來,她愣了愣,仔細定睛一看,哪裏是什麽“金燕子”,隻是人用金線繡了邊的假燕子,它們一隻一隻地飄進來,她一伸手便拿到了一隻,燕子身上好像還寫了什麽,她隨手拆開,看到上麵有人用她方才才看見過的端肅字體寫道:幾日不見,如隔數秋,甚為思念矣。

  單單是看到這字體,便知道這燕子是出自誰手,這人想來也真的有些本事,居然可以在守衛森嚴的丞相府附近如此“胡作非為”,許澄夜幹脆一隻一隻將金燕子打開來看,每一隻燕子身上都寫著不同的話,說是“淫詞豔曲兒”都不為過,年少時那些話本子裏瞧見的情哥哥好妹妹全都撞進了腦子裏,許澄夜慌張地將拆開的金燕子都扔到了地上,菡萏聽到響動過來,著說:“小姐,您走得好生快,奴婢都有些沒追上。”略頓,她看著地上的東西疑惑道,“這些是什麽呀?”說著話,就要蹲下去查看。

  許澄夜趕緊出聲阻攔道:“不要看了,將這些東西全都收起來燒掉。”

  菡萏動作一頓,立刻便說“好”,開始撿那些拆開的金燕子,當真是一眼都沒看,全都了袖口,收拾好了就說:“那奴婢先燒了,小姐稍等片刻。”

  許澄夜點點頭,目送菡萏離開,可菡萏還沒走出幾步,她就忍不住道:“等等。”

  菡萏回眸看來,見她家小姐沉默許久忽然伸出手道:“不要燒了,都給我罷。”

  高牆之外。

  因著侍衛間隙偷偷放了金燕子,如今正遠離高牆的男人坐在轎子裏,用折扇推開轎子的窗簾朝外看,恰巧瞧見了街邊的熟人,於是揮了揮手說:“停轎。”

第63章 番外篇古代生活六

  摘花樓。

  名字聽起來很文雅,卻是座。

  金澤坐在摘花樓花魁的香閨之中,身邊美人環繞,在場除了他之外,就隻剩下另一個男子。

  男人上了些年紀,麵相頗為陰柔,穿著打扮都很普通,與錦衣玉帶的金澤比起來,顯得太過樸素了。

  “公子。”男人開口說話,語調和人一樣也有些過於細膩,不像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其實不僅僅是語調,他的舉止形態都透著一股習慣中自然而然的女氣,倒不是說他是女人,他的喉結不像作假,但言語之間實在太乏男子氣概。

  金澤本正在飲茶,聽他開口便微微一笑,放下茶杯,隻抬了抬手,不見他開口說什麽,身邊的美人們便十分有眼色地行禮退了出去。

  待人都走光了,隻剩下他們兩人的時候,男子才再次開口說:“公子會再找奴才,實在讓奴才非常意外。”

  金澤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裏,好一會兒才漫不經心地說:“公公是最了解我的人,這個世上的人隻知道我叫金澤,隻曉得我是個低微的商人,一身的銅臭氣,終成不了什麽大事。唯獨公公不同。公公知曉我的來處,亦知道我的去處。我以前不願見公公,是因為我常常覺得,如今的日子這樣過下,便也足夠了。偶爾見識上那幾分該和我有關的東西,是圖個新鮮而已,可我近幾日忽然覺得,或許我不該如此……”

  說到此處,他頓了一下,轉過頭來細看著那被稱作“公公”的男人,沉吟片刻才道,“便像公公之前說得那般,我不該如此胸無大誌,知足於此。”

  男人聽了金澤的話顯得十分激動,起身走到金澤身邊直接跪下說道:“公子,您若是真的有老奴猜到的那層意思,可真是我大周之幸啊!一直被那賤人蒙在鼓裏,我與將軍蟄伏已久,就等著公子您有朝一日想通,好奪回這本該屬於我劉家的天下!”

  這一串話說下來,可真是蘊藏了驚天的秘密,若是有心人在一旁聽見,說是會天下大亂都不為過。

  好在,這摘花樓正是金澤的產業,若不是因此,他也不會帶人在這地方談論如此危險的話題。不說這房間,怕是這一整層的摘花樓,此刻都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

  “王公公是大內總管,是身邊的紅人,您一向是最小心的,怎麽今次這麽激動。”

  金澤將王公公從地上扶了起來,看著老淚縱橫的公公,半晌才道:“其實……我從出生起就沒見過我的親娘。我的養父母也隻說我是撿來的。若不是公公告訴我一切,讓我看見了那些留存的證據,我絕對不會相信那些。”

  王公公聽了這話忙想說什麽,金澤直接按住他的肩膀說:“今天這樣危險的見麵,今後我們不必再有了。我以前不覺得現在的日子有什麽不好,但我忽然想到,外人可能不那麽覺得。我想要保護我喜歡的人,讓她不受人欺負和瞧不起,甚至說……幫她複仇。所以我想,那個身份,我可能真的想要。”說到這,金澤莞爾一笑,當真是和記憶中那位已經逝去的先皇後一模一樣,單單看金澤的模樣便英俊非凡,仿佛畫中人,足可想到那逝去的先皇後該是何等絕色。

  也對,如若不是那般絕色,又怎麽會如今還念念不忘呢?

  如若不是那般絕色,又怎麽會引來殺身之禍呢?

  當今天下百姓隻知道如今這位皇後,完全不曉得在潛龍時的第一位太子妃,在皇上登基那天,本該被冊封為皇後的太子妃難產死於宮中,連生下的孩子都變成了死胎,皇上到如今仍然不能接受那一幕,悲痛罷朝數日,十幾年仍牽腸掛肚,隻是他絕對不知道,他曾經見過的那個死胎,根本就不是他的皇子,而如今在朝上作威作福的太子劉慕,也根本就不是他的兒子。

  這一切秘密,都掌握在大內總管王福喜和定遠將軍陸烜的手中,隻是,那位安逸多年的皇後完全不知道這些。

  從摘花樓裏出來,金澤難得沒有乘坐轎子回府,反而屏退了身邊的侍衛,想要獨自走回府邸。

  他很少如此,因為他一直覺得,身份地位擺在那,便是你故意不奢,也會有人說你奢,還不如奢個痛快。而且,富貴人總是容易有這樣那樣的災和難,未雨綢繆,半分錯處都沒有。

  如今,獨自一個人走在街上,即便知道暗處肯定還是有侍衛在跟著,心裏麵的感覺卻依然不一樣。

  這條街是長安街,是京城最繁華的街,他第一天來京城的時候,背著簡單的行囊,身上揣著養父母去世留下的幾百兩銀子,本也足夠他在遙遠的村落簡簡單單過完一生,可他知道,那樣的一生不是他要的一生。

  所以後來,他有了這一整條街的產業。

  若說長安街上的店鋪全都是金家的,倒是有些寬敞。但沒有十成,也有五成。

  這樣顯赫,上麵的人知道也不會放心,所以金澤早就做好了準備,所有店鋪均有著名義上的掌櫃,除了醉仙樓之外,其他對外都與他無關。

  雙手附後,金澤微微仰頭走在平頭百姓之中,他看著那些人落在他身上猜疑與豔羨的目光,還有姑娘們傾慕的視線,他始終反應平淡,嘴角微微揚著,卻不是在笑,仿若還有些傷感。

  三日後。

  丞相府。

  今日是金澤前來作客的日子。

  內宅裏,許澄夜有些慌亂。

  丫鬟菡萏歸來,勸慰她說:“小姐,金公子早晚要走這一趟的,若是他真的可以說服相爺,那您便白白操心,若是金公子不能……那您便是錯付了心,他連說服相爺的本事都沒有,您也大可不必再在他身上浪費心思了。”

  許澄夜皺著眉道:“你這小丫頭倒是懂得這些了?”

  菡萏扁扁嘴道:“奴婢隻是替您不值。”

  許澄夜問道:“為何不值?”

  菡萏轉開頭不開心道:“您本該是做太子妃的人,那般尊貴,可現如今,一介商人竟然也敢來肖想您了,當真是……”

  許澄夜聞言,並沒反駁什麽,隻是坐在那一言不發,然而有時候,沉默已經是一種回應。

  見許澄夜不為所動,菡萏有些著急了,拉著她的胳膊說:“小姐,您怎麽能這麽自暴自棄呢?哪怕太子爺誤會了您,您怎麽也該去為自己辯解一下,至少努力恢複自己的名聲吧?您怎麽能就這麽不清不楚地準備下嫁給一個商人呢?就算他再有錢又如何?不過是一介商人罷了,一輩子不能出仕,怎麽能讓您在那些人麵前抬起頭呢?”

  這事情,許澄夜怎麽可能沒有想過,但有些事不是菡萏一個丫鬟能知道的,許澄夜隻能有些不耐地說:“你不必再說了,我既已經決定,便不會更改心意。我不是自暴自棄,我想得很清楚,這就是我要走的路,那個男人,也是我要的男人。”

  菡萏愣愣地看著堅決的小姐,仿佛不認識了一樣,好像認定了她此去便是不歸路,便是跳火坑,若不是身份不能進宮,她可能早就衝動地跑去東宮,哪怕是拚死也要見到太子一麵,為自己家小姐向太子解釋清楚,將那葉萱的假麵具揭穿。

  是啊,你怎麽能勉強一個小丫鬟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呢?饒是許澄夜之前都想不明白的事,要讓她想明白,的確是為難了。

  許久許久,菡萏隱忍多時,終於好像憋不住了一般生氣道:“小姐,您若執意如此,那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訴您。”

  許澄夜本已經要離開,想去探聽一下前宅金澤與父親的談話如何了,菡萏的話讓她拉回了神智。

  “什麽事?”她回眸問道,步搖微微浮動,當真是美人天然去雕飾,不施粉黛亦比那些庸脂俗粉強上太多。

  菡萏歎了口氣,鼓起勇氣說:“奴婢……奴婢前幾日出門替您辦事,在路過摘花樓的時候,見到了金公子。”

  “摘花樓?”

  作為閨閣女子,許澄夜不知道摘花樓情有可原,菡萏卻知道,也沒少聽那地方的八卦。

  她紅著臉半晌才道:“就是……!”

  許澄夜一怔,許久沒有說話。

第64章 番外篇古代生活七

  許丞相久為官,早就養成了朝中重臣通身的一股氣派。

  若是普通的平民百姓見了他,亦或是那些稍微有些小成績的官員見到他,通常都會帶著十二分的卑微和恭順,好像隨時準備聆聽教誨,俯首稱臣一樣。

  許丞相早就習慣了這樣,所以當金澤被人帶進來時,他才會那麽驚訝。

  讓他驚訝的事情有兩點。

  一點是,金澤麵對他不卑不亢,禮數周到,衣著打扮沒有一絲失了分寸。

  另外一點是……他的模樣,實在有點熟悉。

  “草民金澤,見過丞相大人。”

  這一說話,便更讓人覺得熟悉了,金澤五官精致,如畫中人一般,一身謹慎的靛青色長衫襯得他身材挺拔頎長,領口和袖扣繡著繁複的銀線蓮花,蓮花……蓮花,讓許藏鈞想起一個人。

  那個人還在世的時候,可是最喜歡蓮花了,今上曾經為了討她歡心,特地移植了極為珍貴的蓮花到京城,可惜那蓮花不適應京城的氣候,沒多久便全都凋謝了,那個人因此難過了許久,也讓皇上傷心了很久。

  其實傷心的,也不僅僅是皇上了。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