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44節

  金澤很能理解她的心情,也能看出她心裏逐漸翻湧出來的無力和難過。

  於是他在劉昭起了興子的時候潑了一盆冷水。

  “的確有些讓人哭笑不得,下次許小姐大可以讓王爺身邊的暗衛來傳信便可,鎮南王府的暗衛要精明許多,就算大白天出門,也會非常謹慎地穿著夜行衣。”

  大白天出門,穿夜行衣……真的是謹慎?

  這不是怕別人不知道“我有問題嗎?”

  劉昭到了嘴邊的笑意止住了,嘴角揚也不是垂也不是,最後自己把自己逗笑了,氣氛緩和了許多。

  許澄夜視線掃過金澤,很快便離開,兩人看似誰都沒有看誰,但心裏麵想什麽,也隻有他們倆自己知道。

第61章 番外篇古代生活四

  許澄夜費盡心機才見到鎮南王劉昭,她心裏已經打好了千百種腹稿,要如何跟劉昭交談,如何應對他的質疑,恰到好處地表達自己的用意。

  可惜,比起自己,劉昭似乎更看重坐在她對麵的男人。

  言語間似乎聽到,劉昭稱呼他“阿澤”,又有護衛叫他金公子,那他的名字,該是叫金澤。

  金澤。

  哪怕是養在深閨的丞相千金,也聽說過這位京城首富的名號,這醉仙樓也是他名下產業,雖然不了解詳細,但想來這權貴常常出入的醉仙樓,與他這個老板的關係,自然也不會淺,從劉昭的態度就能看出來了。

  許澄夜有些隱約的不耐煩。

  她從未感受過被忽略的感覺,仿佛自從她遭遇不測以來,命運的走向就急轉直下,越來越差勁了。

  在劉昭與金澤交談的時候,許澄夜忽然站了起來,匆匆一行禮道:“既然王爺今日不打算與臣女說些什麽,那臣女也不在這裏久侯了,告辭。”

  劉昭手裏正端著茶杯,聽到她要走也波瀾不驚地繼續著飲茶的動作,倒是金澤起身長臂一伸,攔住了一身男裝打扮卻不掩風華絕代的少女。

  “小姐有些沉不住氣了。既費了那麽多功夫才得見王爺,又豈非不知王爺這是在考驗您呢。”

  男人的話語有著穩定人心的力量,這其實很奇怪,鎮南王劉昭作為男性,不管是身份還是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有他在場,你該關注的自然是他,可許澄夜根本無法忽視金澤,他坐在那裏,甚至要比劉昭更惹人注目。

  她回眸望去,視線定在金澤身上欲一探究竟,男人站得筆直,身材挺拔修長,一身玉色錦衣將他襯得好像精致的冰人一樣,從裏到外都透著冷意,可他看她的眼神卻異常灼熱,從那雙漆黑的眸子裏傳遞來的光幾乎將她灼傷。

  “我自知王爺是在考驗我。”許澄夜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幹脆收回目光努力去看劉昭,這樣平視的姿態她早已習慣了,也不覺得失禮,她本身便身份尊貴,當初作為未來的太子妃,參加宮宴或其他場合時也沒少見過劉昭,兩人之間並不算陌生,這樣也不突兀。

  “但我沒那麽多時間。”許澄夜低聲說道,“我今日出來本就是冒險,實在不能在此地久留,還請王爺看在臣女一片赤誠之心的份上,不要再考驗臣女了。”

  一直沉默的劉昭在這個時候終於開口說話了,他微微一笑道:“也好。那本王便開門見山好了。許小姐來見本王,究竟是想要什麽?”

  許澄夜等這一刻等很久了,心裏百轉千回的那句話終於有機會說出口。

  “我要他和我一樣,嚐一嚐身敗名裂,天旋地轉的感覺。”

  不多時後。

  醉仙樓門口。

  “王爺不便現身,便有在下送小姐回府。”

  金澤站在酒樓門口,長身玉立,吸引了不少路人的視線,近距離看看,他身上玉色錦衣遠看一片純色,其實紋路極為講究繁複,他稍稍抬手,有力光潔的手腕處,衣袖上用銀線繡著栩栩如生的蓮花,明明該是身上滿是銅臭味的尖刻傷人,卻舉手投足皆是斐然風度,比那些自詡飽讀詩書的世家子弟不知好到何處去,甚至比那……讓人恨意叢生的劉慕,都要強上一些。

  “不必了。”許澄夜理智地拒絕道,“我今次出府是男裝身份,你若跟著我反倒惹人注目,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丫鬟就在不遠處等我。”

  金澤望了一眼她指著的方向,沒有說話,許澄夜繼續道:“我人微言輕,也知道王爺肯定不會因為見一次麵便相信我所說的話,或是真的答應做些什麽,也勞煩金公子替我在王爺麵前美言幾句了。”

  這話可真是抬腳,丞相之女哪裏需要一介商人美言?金澤當時便微勾嘴角歉疚一笑,似乎很慚愧自己幫不上忙,但下一刻又鳳目一揚,意味深長道:“小姐吩咐,在下自當全力以赴。若是小姐不嫌棄,在下想冒犯地說幾句話。”

  許澄夜微微側目:“什麽話?”

  金澤上前一步,鑲了金邊的鹿靴踩在地上,一點聲響都沒有。

  “小姐若真想得償所願,該讓相爺來跟王爺說這些。雖此話會惹小姐煩擾,但在這個京城裏,在王爺這樣的人眼裏,小姐說一百句話,不如相爺一個字來得金貴有用。”

  這話真的不好聽,也的確惹人心煩,但是實話。

  許澄夜雖然嬌生慣養,但身為丞相之女,又怎麽可能傻到不知道這些。

  “我自有安排,多謝金公子提醒。告辭。”

  語畢,許澄夜轉身便走,走得那般毫不留戀,當真好像兩人今日真的是第一次見麵一樣。

  金澤找了許澄夜很久,自那日在京郊西巷見過麵,他便為她夜不能寐。

  如今終於有機會私下獨處,他怎麽可能就這麽放她走。

  身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許澄夜反應過來時,男人已經走到了自己的麵前,他身高腿長,走幾步就超過了她,她留步與原地,周圍的路人和喧鬧似乎都在這一刻安消失了,被他用那樣專注的眼神看著時,她好像隻能感覺到他們兩個人的存在。

  “小姐閑來無事的時候,也曾看過不少戲折子吧。”

  不知何意的話讓許澄夜微微蹙眉,金澤輕笑一聲,無暇俊秀的臉上掛著難以言喻的雅致與風度,隻聽他仿若玩笑般澈澈說道:“小姐一定聽過‘以身相許’這個詞。戲折子上,男子救了女子,女子多以‘以身相許’來報答,小姐,你可還記得前幾日在京郊西巷,你我初遇?”

  許澄夜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當時的場麵。

  她那日也是貪玩,瞞著父親出來,未曾帶上多少護衛,因為嫌棄他們礙事。那時候她想著自己不多日便要和劉慕成婚,成為他的太子妃,一心想著要為兩人做點什麽,所以聽說了城郊的月老祠之後就很想過去,將她和劉慕的名字掛在月老樹上,希望兩人可以長長久久一輩子。

  這種小女兒家的心事,丞相是最不願看見的,在他看來,許澄夜是未來的太子妃,將來也就是皇後,是要母儀天下的人,做這等事太小家子氣,所以許澄夜若是告訴父親,帶了護衛正大光明的出去,反而是不可能,丞相一定不準她去。

  然而,她這瞞著出去的一次,便讓她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時,菡萏被打暈,她被歹人用麻袋擄走,也不知過了多久才醒過來,醒來時候,她便開始掙紮,吃了不少苦頭,身上滿是傷痕,她一直記得,自己好容易從麻袋裏掙紮出來,正要再次被那些歹人打暈的時候,就聽見了那個讓她一直無法忘記,夜裏做夢,常常會聽見的聲音。

  是金澤的聲音。

  其實就兩個字,“住手”——就是這兩個字,對於當時處境的她來說,卻猶如天籟。

  一看便價值不菲的轎子落在地上,等人掀開了轎簾,先瞧見的是來人青色的、繡著精致蓮花紋路的衣袖,隨後便是一身青色長衫的挺拔身形,他站在那,手上戴著玉扳指,微微皺著的眉,如花如玉的英俊臉龐,就好像戲文裏說的謫仙一樣。

  當時那些歹人讓他不要多管閑事,凶神惡煞的,若是正常人,怕是都不願意招惹是非,但金澤沒有辜負她,作為她唯一的希望,她令護衛救了她,並護送她重新找到了菡萏。

  回憶在此處戛然而止,隻因回憶裏的男人此刻已經站在了她身邊,稍彎下腰在她耳邊說:“許小姐,你可願以身相許與我?你如今想要的,我都會盡我所能為你謀得,你可會看不起我一介商人,怕是沒有那個本事麽?”

  登徒子。

  許澄夜當時腦子裏就隻有這一個念頭,手都準備好揮上去了,卻在途中別他握住了。

  他們倆肯定不知道,此時此刻他們的舉止在外人看來就像……一對斷袖。

  高閣之上,劉昭淡淡地看著這一幕,身邊的心腹低聲道:“王爺接下來打算怎麽做呢?”

  劉昭收回視線安然道:“要坐到那個位置上去,需要的東西太多了,人,錢,我都需要。恰好我馬上就可以全都弄到手了。”

  心腹垂眼瞧了瞧樓下,許澄夜已經走了,一溜煙兒便不見了身影,金澤倒還在原地,站在那負手立著,正與醉仙樓的掌櫃說著話,以他的武功,即便距離有些遠,也能聽到細微的內容。

  “他們在說最近酒樓的生意很好,比之過去上了幾層樓。”心腹匯報道。

  劉昭彎彎嘴角:“是麽?那看來,阿澤心情不錯,這也說明,事態發展得如我們所預料的那樣。”

  心腹笑道:“既然事態都如王爺所料那般,估計太子爺那邊現在可不好過了。”

  劉昭眨了眨眼,沒有說話。

  東宮。

  太子寢殿。

  太子良娣葉萱立在一邊,太子劉慕看著手中的折子,許久都未曾換過。

  近距離站著的葉萱清晰地看見,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折子上,早就走了神。

  “殿下。”葉萱開口輕喚,“太子殿下。”

  劉慕倏地回神,看向葉萱,下意識喊了一聲:“小夜。”

  葉萱麵目一僵,劉慕立刻冷了臉,淡淡道:“怎麽了?”

  葉萱強撐著說:“該用午膳了。”

  劉慕放下折子,起身離開,不曾留下隻言片語。

  葉萱站在原地握緊了拳頭,明明她已經贏了那個女人,站在這東宮之內的隻有她一個女人了,可為什麽,她好像一點都不高興。

第62章 番外篇古代生活五

  如今的當務之急,似乎是為自己找回閨閣女子的名譽,為自己受過的委屈複仇,讓那些害了自己的人都遭到報應。

  可回到家中,許澄夜卻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

  一連幾日,每日晚上入夢的時候都會忍不住回憶起那天在醉仙樓門口的一幕,“以身相許”四個字好像魔咒一樣,讓許澄夜根本無法專注用心地去做別的事。

  恰好也是在這個時候,丞相許藏鈞一日退朝歸來,便差人來喚她過去。

  “小姐,相爺在書房等您。”侍衛低聲提醒道,“相爺似乎心情不好,小姐有些心理準備。是否需要卑職為您去跟夫人說一聲?”

  許澄夜這陣子是老惹父親不高興,饒是她從小被寵愛到大,侍衛也有點擔心她,畢竟那可是當今丞相,是太子和皇上都要禮讓三分的人,許藏鈞雖然年事已高,但是兩朝元老,接下來可能還是三朝元老,誰能不看這位幾分薄麵呢?

  因為許澄夜的事,許藏鈞和太子劉慕可算是萬全了和善的假麵具,從麵上的同一陣線徹底站到了對立麵,皇上為了安撫老丞相還特地責罰了太子,可即便這些事情看上去都是對相府有利的,相爺的心情卻一日不如一日,似乎有什麽大事要發生,不單單是侍衛,連府上的小廝和丫鬟都能感覺到一絲絲風雨欲來的味道。

  許澄夜思索再三,還是拒絕了侍衛的提議,屏退丫鬟獨自走向父親的書房,書房自古以來都是高官們的府中重地,許丞相自然也不例外,這地方許澄夜長這麽大來的次數有限,每次來都是大事,這次來,也不會例外。

  進門的時候,許澄夜難免有些心情沉重,進門之後,沉重的心情隻增不減。

  許丞相就坐在書桌後的椅子上,手裏正拿著一封密信在看,聽見門響動即可放回了抽屜裏,抬眼見到是女兒,許丞相又放慢了動作,轉作將密信放到桌上,皺著眉頭道:“將門關上。”

  許澄夜立刻照辦,做完之後朝前走幾步,對父親一行禮,規規矩矩道:“父親,您找我有事嗎?”

  許丞相撚須道:“如今倒是看著規規矩矩的,那扮了男裝私自出去見了誰,當做為父不知道嗎?”

  與鎮南王見麵的事已經過去了許久,父親這邊一直沒有反應,許澄夜原以為自己真的瞞過了父親,現在看來還是她太自負了,自己那點小招數,怎麽可能瞞得過當朝丞相?

  “是女兒的錯。”許澄夜直接跪在了地上,低著頭看地麵不說話,雖然嘴上在道歉,語氣裏卻透著一股子不服輸的勁兒。

  許丞相看了女兒一會,歎氣道:“是為父把你慣壞了,慣得你不知道東南西北,不知什麽事該碰,什麽事不能碰!”

  許澄夜雙手絞著衣袖,依舊低頭不說話,許丞相沉默了好一會,將桌子上密信扔給了她。

  “如今看來,你倒是頗有為父年輕時的性子,誰若是負了你,招惹了你,你便要回上三分顏色。也罷,既然你已經動了手,為父便讓你看看這隱在暗處,你看不到的東西。”

  許澄夜聞言倏地抬頭,撿起父親扔過來的密信,拆開看的時候手都有些抖。

  “這是為父的密探發回的消息,太子突然退婚,你那日遭襲本就不是偶然,太子那般心計,怎麽可能不知道你是為那良娣葉萱所害?他之所以不點明,順勢推舟的與丞相府退婚,無非是覺得,為父始終不會真心為他所用罷了。”

  許澄夜耳邊回蕩著父親的話,眼中看著密信上的匯報,心越發沉了下去。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